69书吧 > 穿越之异世田园 > 第三十九章 卖鹿

第三十九章 卖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云旗听到他答应了便放下心来大包大揽道:“爷爷您还不相信我么?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说着就差猛拍胸口表决心了。

    萧良笑道:“行,既然决定要建了,咱们就要抓紧找好地方,然后看看怎么个建法,这南方地区不太适合建地窖,总要好好规划才是,不能才建了一般就塌了,那还不如不建呢。”萧云旗问道:“爷爷,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建?”

    萧良沉吟半晌后道:“明天咱们上山去打猎的时候多打一些值钱的猎物,一次性多买些钱,然后在围猎之前咱们都不上山了,围猎的时候集市上卖的猎物便多一般的也买不上什么价钱,咱们那时候也专挑一些值钱的珍贵的打再赚上一笔这个冬天就不再上山去了。”

    萧云旗和萧牧对于萧良的决定都没有异议,最后便如此决定下来。

    晚上吃过了晚饭,因为第二天还有事要忙所以萧云旗便按捺住了心里的躁动老老实实睡觉了,第二天便精神抖擞的起床准备要去打猎的东西,今天要在山上待一天,该准备的食物、水和火石都是不可少的。

    准备完毕后萧云旗便跟萧牧和萧良拿着武器出门了,萧云旗还是第一次跟自己祖父出去打猎,心里便有些小激动,到了深山里后萧云旗跟着萧良,萧良一边打猎一边顺手教教他,才教了一会儿萧云旗便觉得受益匪浅。

    果然有个好师傅是很有必要的,萧良教他那么一小会儿就够他受用消化好久的了,果然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啊,自己这种愣头青跟他简直就是没法比的,那在树林里蹿得飞快的红狐狸一进入他们的视线萧良立马果断搭弓射箭。

    才一箭出去那狐狸便被射中钉在地上动弹不得,萧云旗便狗腿的在萧良身后帮他捡猎物,那箭钉在地上他居然还要使些劲儿才能拔得出来。

    三人在林子里还碰上了一群鹿,鹿这种动物警觉性高,跑得还快十分不好打,逼急了还有攻击性,但是鹿的价钱相对于其它猎物是卖得比较高的,特别是活鹿,有些富贵人家就算不用来煮了吃,放在花园里养着也是难得的一景。

    他们所处的这片山林是平县和邻县万县的交界处,三人不动声色的跟在鹿群后面一直到接近了邻县的地界才逮到了两大两小四头鹿,可惜有一只大的被射死了。

    他们在邻县的山林里遇见了其他的猎户才知道他们追着鹿已经离开了平县的地界到了万县,萧云旗便干脆提议直接去万县的县城将今天抓到的猎物买了,毕竟现在他们能不去平县县城最好就不要去了。

    问过那猎户知道此地离万县的县城不是很远之后,萧牧和萧良都很赞成在万县县城卖猎物,三人便直接去了万县的城区,到了城门口,因为三人都没有带银子,萧云旗便在城门口用他随手打来的两只肥肥的野兔跟一个看起来衣裳无补丁,看着像是富农的中年人换了半吊铜钱。

    本来那人看到萧云旗想换铜钱怕被骗也不想换的,但是直到萧云旗说只卖半吊铜钱就赚个进城费和饭钱,且他摸了摸萧云旗从背篓里拿出来的兔子还有些体温,而且还在滴着血便觉得捡到了大便宜当下便答应了。

    萧云旗得了铜钱,教了三人的进城费用后虽然已经过了正午很久了但是他们吃过干粮也不觉得肚子饿,便打算先去将猎物卖掉,萧牧和萧良都有些担心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卖掉怕是不容易。

    但是萧云旗想了个好办法,有钱人的住宅区他们进去会被人怀疑图谋不轨,直接带着猎物去敲人家的们卖也不好,他打算先大摇大摆的牵着鹿在酒楼多的地方晃一圈,酒楼多的地方有钱人多,而且有些喝多了的男人都比较容易激动,没准还能高价卖出去。

    因为萧良年纪大了走了太久的路也乏了,他便在小茶肆点了些小点心喝着茶等着,萧云旗就跟着萧牧一个扛着死鹿一个牵着一大两小三只鹿在街市上大摇大摆的往酒楼聚集的地方走去,结果还没有到那个酒楼云集的地方两人就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街道被人拦住了。

    一个驾着马车的小厮在马车上下来拦住了他们,萧云旗跟萧牧停下来有些警惕的看着那个小厮,结果他却从马车上扶下了一个娇俏的女子,那女子下车后轻蔑的看了因为打猎而有些狼狈和汗味的两人后便直接跟两人道:“我家小姐看上了你们两手上的东西,你们开个价吧。”

    说完还用手上的帕子捂了捂鼻子,萧云旗和萧牧看着她这番做派便不想理她,但是那马车看着用料比较讲究两人也不好得罪,萧牧也不墨迹便直接道:“你们家的小姐想买是全都要吗?”

    那丫鬟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只要活鹿了,那死了的还能有什么用?别废话了,说吧要多少银子。”萧云旗看她那样子十分不爽但是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硬邦邦道:“三只一口价两千两。”

    那丫鬟一听便瞪大了眼睛道:“两千两,你这是抢钱呢?”萧云旗嘴一撇作出一副要走的样子道:“我这可是三头活鹿呢,那两只小的正好一公一母,这个价钱已经很划算了,姑娘你若是不买就别当着我们的道了,我们还要去找别的买家呢。”

    那在马车里待着的小姐见自己的丫鬟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搞定便有些不耐烦了在车里扬声道:“柳儿,怎么这么久,你就是这样办事的?我一会儿还要去参加一个诗会呢,万一耽误了你担待得起吗?”这话看着是在骂那丫鬟但是话里也将萧云旗和萧牧一起算进去了,这是在暗示萧云旗和萧牧识相点不要耽误了她的事儿呢。

    那丫鬟听了车里那小姐的话急忙道:“小姐息怒,我马上就能办好了请您再柳儿一次机会。”车里的人听到那丫鬟的话只是哼了一声便没有说话,那丫鬟柳儿一贯是仗着主家的势嚣张贯了的因着办事不力被小姐训斥了又看到萧云旗说的话如此不客气便恼了。

    她指着萧云旗的鼻子怒道:“你别不识抬举,我们小姐可是县太爷的嫡女,跟你买鹿那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今天我这里只有二百两不卖也得卖。”

    萧云旗在进城之间就打听过了这万县的富贵人家不少,这里的县令因为跟当地富绅和一个回乡荣养的朝廷老臣不和便经常受到打压和狭制,所以他听了那柳儿的话并不惧她,在心里骂着:妈的智障,但是回应的时候只是冷哼一声面无表情道:“二百两,你这才是在抢吧,说了一口价两千两没有我就走了。”

    说着也不等那丫鬟再说话拉着父亲转身便想走,那丫鬟气急便让护卫的家丁围住他们将他们拦下,萧云旗和萧牧看着这阵势还在想着该怎样才能最快的突围。

    路的另一边便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哟,这不是县令家的庶长女玲舒小姐么?怎么禁足结束了?今天居然有闲心出来逛街?”萧云旗转过头看往声音传过来的地方便见到了一个身段窈窕的女子带着面纱扶着丫鬟的手正从马车上走下来,心想这些小姐怎么都扎堆来了?

    还好这里比较偏僻不然堵住了街道就得让人当猴儿瞧了边走着还边继续道:“哦!我想起来了,今天是县里举行赏菊诗会你这是要去找存在感了吧?”

    说着也不等马车里的那个县太爷家的小姐说话便自顾自的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萧云旗看着这突然又冒出来的一个小姐心里很郁闷,今天真是用错方法了,早知道先去酒楼找到买家了再带人来看猎物了。

    萧牧看着现在估计是不能马上去卖猎物了,便在一边找了个茶肆将自己扛着的那只被射死的鹿,在茶肆里要了一壶茶优哉游哉的无视自家儿子谴责的小眼神儿,喝着茶看着萧云旗应付那两拨人。

    那突然冒出来的小姐带着丫鬟兴致勃勃的围着萧云旗和那几头鹿转悠,萧云旗本来还以为这回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脱身了,但是看着那后来的小姐的神色发现情况也许没有他想的那么难办。

    他想了想,看刚才戴面纱的小姐嘲讽县太爷家小姐的样子可以判断她们俩的关系并不好,而且她敢嘲讽那县太爷家的小姐那么她的身份必然不必县太爷家的小姐身份低,想到这里看着那带着面纱的小姐对着他的鹿饶有兴致的表情他便想直接问她要不要买。

    要是她买了这三头鹿的话他一头卖三百两便好,刚才说两千两是因为那丫鬟毫不掩饰的对着他们父子俩不屑的眼神,不过还没等萧云旗开口那戴面纱的小姐便先开口了。

    她看萧云旗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却不能掩盖其身上的独特气场,这种感觉跟她还在京城里住的时候看到的一些大家公子身上的气质有些神似,她思考了一下便说道:“这位公子,刚才你说这鹿几只鹿卖两千两是么?”

    萧云旗刚张嘴想要回答车里的县太爷家的小姐便按捺不住了急忙下车道:“温怡悦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先看上的。”温怡悦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看着萧云旗等待着她的回答。

    萧云旗觉得这温家的小姐对人还算是有礼貌,特别是有了县太爷家的小姐吴玲舒做对比更衬得温家小姐懂事识礼了,萧云旗便也没有理那县太爷家的小姐直接跟温怡悦道:“我只是一个猎户当不得公子之名,不过我看这位小姐是个温和有礼的人,便跟您结个善缘,两千两三头活的一头被射死的还有两只红狐狸就都给你。”

    吴玲舒看到萧云旗对着温怡悦这么好说话便怒道:“你这刁民这鹿明明就是我先要买的,刚才三头鹿就要两千两现在怎么给她这么多?”

    萧云旗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这位小姐请你搞清楚,我的鹿刚才并没有卖给你,而且我天宸王朝有律法规定:买卖自由,不得强买强卖,我卖给谁自然是□□。”

    说完看吴玲舒气得跳脚也不再理会她,温怡悦笑道:“这位公子说的好,买卖自由。”说着便给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便会意去了马车上拿下了好几张银票,递给萧云旗,萧云旗拿过来数了数发现多了三百两变想将多出来的银票还回去。

    温怡悦看到他的动作忙道:“这多出来的银票不用还回来了,我祖父喜欢鹿,过几天正好是他的生辰你这鹿来的正好,这些多出来的银子便当是给你们辛苦打猎的奖赏和给你们的谢礼吧。”

    萧云旗见她这么说便不再坚持了,心里打算一会儿就将所有猎物都给了她算了,剩下的其他猎物不止这个价钱但是今天得了两千多两已经不少了,多出来的就当是给这位姑娘帮他解围的谢礼吧,两人很有默契的无视了在一边抓狂的吴玲舒小姐。

    萧云旗将手上拴着几头活鹿的绳子都递给了温怡悦的吓人,然后让他们稍等片刻自己便走到了茶肆里跟萧牧说清楚了状况然后将银票都给萧牧保管后父子俩便将所有的猎物都给了温怡悦,行了一礼便继续无视目瞪口呆的吴玲舒直接走了。

    反正他们不是这个县里的,一会儿卖完了东西就直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城回家,因为温怡悦正是那个跟县太爷不和的退休老臣的嫡长孙女。

    吴玲舒奈何不了她便将想要让家丁把萧云旗父子俩拦住给他们一点教训,但是温怡悦直接就让自己的人拦了下来直到萧云旗和萧牧走远到再也看不见,温怡悦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才转身走上马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越之异世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空山澜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山澜月并收藏穿越之异世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