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在古代遇见鬼! > 第28章 中计(四)

第28章 中计(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孰料,张珑月闻言倒是反而笑了起来。

    “若我说我杀这些女子是为了救命,公子觉得又当如何?”张珑月对着我道。

    “……”我闻言愣了一下,想了想说:“即便是为了救人,伤害其他人的性命也肯定是不对的!”

    张珑月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地道:“所以我才说我跟公子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难道你觉得这是对的?”就算是为了救人也好,伤害无辜人的生命也是天理难容的事情,我蹙眉看着面前的女子。

    “不,珑月自然并非此意……”张珑月将身后的手下挥退,走到一旁的一张木沓上坐下,随意地撑着下巴看向我:“我也觉得公子所言是对的。”

    “那你为何还要做这种事情?”这不是明知故犯么,那么多的人命债就算是以命抵命你也是偿还不过来的,更何况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慈悲心吗,虐杀无论在何时都是比单纯的杀人更让人齿冷的事情。

    “我知道何公子定认为我是个心肠歹毒之人,”少女缓缓道:“因为珑月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知道杀人是错,而虐杀那些女子更是罪大恶极,然则却依旧死不悔改不知回头是岸……”张珑月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面色平静地叙述着自己的罪行:“而所做的这一切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救珑月的这条命而已。”

    “我本应是早夭之人,生下不满三岁便会阳寿耗尽而亡,”张珑月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之所以能够活至今日是因为我爹用禁忌之法在每年生辰将至之时为我续命。”

    “何公子想的不错,就是将其他适龄少女的性命过祭给我,”张珑月面色冷漠地对着愣愣然地我道:“不过此法也有缺陷,那就是即便不停地用活人献祭,我也依旧只能活到十六岁而已。”

    “而且我爹的身体也因此而受到了极大的反噬,阳寿恐怕也……”少女垂下眼眸,神色难辨地道:“幸而我们在此时又寻到了另一个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此事的方法,那便是用四十九个少女惨死时的怨气一同炼制,将我身上的死劫彻底破除。”

    “然而这些女子死前的怨恨之气又岂是吾等寻常之人能够承受,是以,必须要有一个能够同时破解这种凶煞气的方法才可,而这位林姑娘的魂魄则刚好是能够用蜀山派的天罡之力将前面所有少女的凶煞一举化解,”张珑月起身道:“否则我们也不会冒着被蜀山派追杀的危险,将几位道长请来此处了……”

    “珑月这条命早就该死,可事到如今我却反而不能去死,”张珑月走到我的面前,在我发毛的目光中幽幽道:“何公子你听了这么多,不知又是否满意?”

    “……”我僵硬地看着面前微笑地对着我的张珑月,果、果然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就算张珑月之前真没想把我怎么样,现在姐知道的这么多大概也要交代在这儿了。

    可是不问我真的忍不住好奇咩,就算死也得让咱死个明白不是!

    “……”张珑月抬起自己玉色的手臂,脸上尽管依旧笑着却明显比方才看起来的时候阴森了不少。

    林晓雨惊叫着摇晃面前的铁栏,我感到一只微凉的手掌缓缓掐到了我的脖颈上。

    “何公子又何必如此执着,”张珑月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感慨地道:“那些少女之事实属无奈之举,珑月并非嗜杀之人,若是公子当时能直接离开的话,我也便不必对你下此杀手……”

    “……”被对方掐得脸色发紫,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狂翻白眼,你当咱愿意回来不成,要是不被那些妖魔鬼怪像狗追肉骨头一样的缠着,咱至于跟着蜀山派的诸位高徒跑回到这里找虐来吗!?

    我不由感慨自己之前撞了那么多次的鬼都没有死成,没想到最后竟然惨死在同类的手里了,果然是造化弄人啊,如果姐变成鬼的话,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穿回老家将顾柏那个混蛋砍成个十七八段,以祭典自己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嗝屁在了妖魔鬼怪杀人狂手中惨绝人寰的青春!

    而就在我青紫着脸,双眼翻白着马上就要窒息而亡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打心底开始泛起一股冷彻心扉的寒意。

    我:“……!”

    刺骨的阴寒逐渐将我的浑身完全覆盖,紧接着,我便听到一个冷得直往下掉冰碴子的声音自我的喉间缓缓涌出:“小姐,我死得好惨啊……”

    我这回是真的被惊到了,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声音,但却确实是从我的嗓子里发出来的,而且更要命的是那个女声听起来幽怨飘忽的厉害,完全就是教科书般再标准不过的冤魂索命的声音啊!

    他奶奶个腿的哪只鬼竟然敢附老娘的身!我正暴躁得想要抓狂,忽然想到目前正在这个房间内的唯一一只女鬼不就是我腰间挂着的青娘了吗,仔细一听好像还真是对方的声音诶!

    “……”我感觉正卡在我脖颈上的那只玉手明显得抖了一抖,下一秒就松开了对我的钳制。

    然而“我”却好像失去了痛觉一般,只是呆呆地立在柱子旁一脸阴沉地盯着对方:“……”

    我觉得自己此刻的样子大概挺吓人的,连林晓雨都抱着脑袋蜷缩到了一旁的墙旮旯里,只是露出一双眼睛紧张地偷瞄着这里的状况。

    “……”张珑月脸色复杂,眉头紧锁地看着“我”,半晌,启唇道:“你……”

    “小姐……”那个幽怨无比的声音继续自我的喉咙里涌出,“我”依旧直勾勾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女:“我自八岁入张府,同小姐相伴七载,没想到小姐到最后还是没有放过阿青……”

    “并非我不想放过你,只是后患不得不除,”张珑月望着我眯了眯眼睛,拂袖道:“你若是当初选择站在我这边的话,我自然不会动你……”

    然而“我”,或者说青娘闻言,只是叹息般地道:“青娘只是不愿助纣为虐,做那违逆天理之事罢了……”

    “呵,天理?”张珑月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冷哼一声,半晌又忍不住秀眉微颦地迟疑了下:“你不是已经被打散神识了吗,为何会……”

    为何会魂魄完整的出现在这里?张珑月警惕地盯着“我”的方向。

    青娘却是没有回答,而是用我的脸孔诡异的笑了一下,幽幽道:“不知小姐可相信因果报应……”

    “小姐身上的罪孽太重,即便逃得掉一时,早晚也都会遭报应的,”青娘看着眼前面色不善的张珑月,叹了口气道:“还是不要再徒增杀孽的好……”

    “报应,你当我会怕么?”张珑月冷笑:“既然已经惹下此等祸事,我便早已无路可退。”

    “今日我便暂且放过你们,不过并非因我害怕天理果报,只因即便放过了你们一时,尔等也无法逃出我的掌心罢了……”言讫,张珑月又看了眼我和附在我身上的青娘,便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出了房间。

    ………………………………………………………………

    “呼……”

    直到张珑月的身影在眼前的囚牢中完全消失,我才终于心惊肉跳地缓缓松了口气。

    身体上的感觉正在逐渐恢复,那种如跗骨之蛆般的阴寒也慢慢消散开去,姐终于又重新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

    不过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咱就是撕心裂肺的一顿狂咳,张珑月刚刚下手可绝对不清,那是真的打算要送我到阴曹地府跟阎王爷报到,我这小脖子差点都被对方的纤纤玉手给掐成两截了。

    “何姑娘你怎么样了?”林晓雨在铁笼里担心地望着我道。

    我冲对方摇了摇头,咱好歹从张珑月的禄山之爪下幸存了下来,成功地保全了自己革命的火种!

    待缓过气来之后,我看向已经从我的身体中飘出去,正有那么点莫名心虚状地站在我旁边的某只女鬼同志。

    “我说阿青啊……”我眼神幽幽地看向自己面前血淋淋的女鬼。

    “什、什么事?”青娘立刻立正站好,同样用幽幽的眼神回望着我。

    “无论如何这次多谢你救我一命。”我顿了顿冲着对方道,我是听张府的家仆说过张珑月身边曾有一个叫阿青的贴身丫鬟,没想到竟然就是对方……

    “不过下次可千万别不提前说一声就搞什么鬼附身之类的东西了……”我心力交瘁地道,被附身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简直不是一般的糟糕,这一次是事态紧急,阿青要是不来这么一下我说不定就直接交代在张珑月手上了,不过这种经历一次也就够了,我一点也不想再来第二次!

    阿青闻言连忙小狗一样地对着我点头保证。

    “这么说你已经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吗……”我看着面前的阿青思忖道,真是太神奇了,张珑月不是说对方的神识被打散了吗,也就是说我在林子里见到的那个呆呆傻傻的就是之前神识丧失状态中的青娘,可是对方为什么又突然回忆起来了呢?

    “我也不知是何缘故,”阿青也是一脸疑惑状地道:“在跟你一同进了张府之后我的意识便开始逐渐恢复……”

    “而直到小姐她方才想要杀你,我才终于完全回忆起对方就是杀死了我和那些姑娘们的凶手。”阿青缓缓道。

    “那你现在能从这里出去吗?”虽然还是搞不清楚原因,不过现在恐怕没时间让我细想其中的缘由,我对着阿青道。

    如果对方能够离开的话,那么我们至少能够向某位君道长或者其他蜀山弟子报信,不过鉴于君道陵和陆掩此刻的状况不明,这信还当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报才好。

    “这里已经被张珑月和张老爷下了禁制,我的话是没办法从这里出去的。”阿青摇头道。

    “那刘巧儿的鬼魂是如何从这里离开的?”我问。

    阿青闻言想了一下,然后道:“巧儿姑娘应该是因为在被杀之后,魂魄便立刻逃离了这里,没有被张珑月抓到,如果神识没有被小姐剥离过的话,那么对方是不会被小姐的禁制控制住的。”

    我闻言点了点头,忽然想到当日我们为张珑月驱除附在身上的鬼魂时,那只女鬼便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她大概就是被张珑月剥离了神识之后的那些受害姑娘中的一个,对方在魂飞魄散之前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只可惜直到最后也终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活着的时候被人用无比残酷的手段杀害,死后还要被人打散神志加以利用不得超生,无论张珑月一开始抱持着的是怎样的目的,对方的手段都实在太过残忍。

    出不去,我又试着让青娘帮我解开身上的绳索,然而那绳索竟然也像被下了什么法术一般,任由青娘努力了半天也无法解开。

    我们不由一同沉默下来,君道陵那里轮不到我们操心,毕竟我们这里的情况可不比对方那好上多少,真要担心的话还不如担心张珑月之后会如何料理我们。

    而在这里被绑了没多长时间,张珑月便再一次带着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们要做什么?”我疑神疑鬼地看着去而复返的珑月姑娘,以及那几个正在压着我和林晓雨一起往外走的对方的座下走狗,一脸警惕地问。

    我们这也算是彻底撕开脸了,张珑月没有一家伙掐死我已经算是法外开恩。

    “何公子放心,我既然答应过便不会这么快再动你们,”张珑月看了我一眼,摇着扇子掩唇轻笑着道:“只是换个地方而已,相信何公子应该不会让珑月为难的吧……”

    换地方,我不由疑惑,换什么地方?

    然而还没等我狐疑完,一出了牢房的大门,我便看到一口骨白色的石棺当当正正“砰”的一声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

    尼玛棺材,又见棺材!对方如此频繁的出场频率不禁让我深深怀疑,其实你们古人最通用的交通工具根本不是骄子而他喵的就是棺材吧!

    否则为什么姐每次一被人转移阵地最先出场并占得头筹的始终都是对方!?棺材同志你终于无比光荣地稳稳地拉住了姐的仇恨!

    “其实我还是走得动的……”我僵硬地将头转向张珑月的方向,我一点也不想让一口棺材成为自己以后的招牌坐骑,就算是11路也好过对方一万倍了好么!

    “那自然是——不行!”张珑月笑望着我道:“何公子就不必推辞了,放心,珑月绝不会把何公子你丢在路边随手埋掉的。”

    “……”本来不担心,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反而担心起来了!==

    无法,我和林晓雨最后还是被张珑月的手下押着塞进了面前的棺材里。

    我不清楚对方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总不会又是那片乱葬岗吧,我发现自己跟那里真是非常的有缘,每次一遇到什么倒了八辈子血霉的事情,事发地点肯定就在那里!

    不过这一回显然没有按照事情以往的尿性程度去发展,我们被人用棺材抬着没走多久便抵达了目的地。

    “何公子在这里歇息吧,珑月就不打扰了。”张珑月在深深看了棺材里的我一眼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因为手脚还被人捆着,我蠕动着用脑袋将棺盖顶开一道缝隙,小心地偷眼向外面打量——我觉得这已经成为了我最近所掌握的最为炉火纯青的一项技能,而且此技能的熟练程度俨然还有向着更高级别继续发展的趋势……

    而这刚一抬眼望出去,我就跟自己对面某个正同我刚才一样被五花大绑在一根柱子上的某人对了个正着,而我们唯一的区别是对方的嘴巴上还被人用布条给死死地堵了起来……

    我:“……”

    陆掩:“……”

    陆掩:呜呜呜……qaq

    报告长官,蜀山小分队遗失队员一号君陆掩同学已经被成功发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在古代遇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危生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危生物并收藏我在古代遇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