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1124章 鲛人泪

第1124章 鲛人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鱼老送来的好东西不少,大都是有助于加快水行修炼的宝贝。

    【江露草】,五十根,可在一定时间内,提升五成水行修炼的速度。

    【寒潭蒹葭】,五十根,可在一定时间内,提升八成水行修炼的速度。

    【海灵霜】,十瓶,可在一定时间内,提升一倍水行修炼的速度。

    【月蚌珠】,五颗,可在一定时间内,提升五倍水行修炼的速度。

    这堆宝贝当中,最好的东西自然要数那月蚌珠了,据说月蚌一族也是十一路的界河水族,常被其他水族斩杀,猎取蚌珠。

    杀戮是异族的天性,便是本族族人之间都充满厮杀,更何况是不同族群了。为了修炼而猎杀其他族群,在界河水底乃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不受任何道德制约。

    有了鱼老送来的好东西,宁凡炼化天勾玉的速度,无疑更快,只一日过去,便凝聚出了三枚天勾玉。

    又一日,天勾玉的总数达到七枚!

    第三日,宁凡的天勾玉总数达到十枚,修行遇到了瓶颈,无法继续令天勾玉数目提升。

    他所获得的修炼法门,只是天丛圣卷的第一卷,唯有获得第二卷,才能继续修炼十枚以后的天勾玉。

    “怪胎!此子简直是个怪胎!前后一共六天,他竟修完了天丛圣卷第一卷的所有天勾玉内容!要知道就算是许多第二步命仙,也未必能修够十枚天勾玉的!此子竟然已经有资格开启第二卷的修炼了!”

    透过禁制感应,鱼老把握着宁凡的修炼进度,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震撼之后,是狂喜!他捡到宝了!

    他要把宁凡养得更加茁壮,他要让宁凡修炼出更多天勾玉,然后再…杀了宁凡,取其修炼成果!

    “来人!将这一枚传承鱼鳞送给下等城区十四水道四九二六号鱼舍!”

    有侍从被鱼老唤至,一看鱼老又要给宁凡赏赐,皆是冷笑,嘲笑着宁凡的命运。

    “那个名叫四九二六的小鬼,应该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吧,说不定还在为获得鱼老青眼沾沾自喜呢?”

    “愚蠢的四九二六!”

    “看来此子此生都没有机会突破碎虚,踏足第二步了!”

    侍从们口中所说的四九二六,正是宁凡加入天丛鱼族之后,所获得的编号。低等族人,不配拥有姓名,这是所有水族的规矩。能有一个万名以内的编号,已经足以说明鱼老是何等重视宁凡了。

    可惜啊,不会有人羡慕宁凡被鱼老重视的。因为身处勾玉城,谁都知道鱼老最爱残害同族,鱼老越是对谁好,便越是要算计谁。宁凡数日之内,接连被鱼老赏赐数次,这等优待,并不是幸运,而是倒霉…

    第二枚传承鱼鳞不必宁凡要求,便送到了宁凡的鱼舍。

    宁凡有些失笑,这个鱼老还真是‘好人’啊,都不用他开口,就把他想要的东西送来了。这么配合他,他都有点不忍心在事后将对方铲除掉了…

    宁凡吞服了传承鱼鳞,获得了天丛圣卷的第二卷内容。

    第二卷的内容,除了包括元婴期至碎念巅峰的修炼功法,更包括了天勾玉十枚以后的修炼法门。

    功法倒也罢了,第二卷天勾玉修炼法门,正是宁凡所需之物。

    借着第二卷的内容,一日后,宁凡的天勾玉总数达到13枚。

    十日后,其天勾玉总数达到49枚。

    一月之后,其天勾玉总数达到100枚,再次遇到修炼瓶颈。

    只一个月而已,第二卷的天勾玉内容,竟也被他修炼完了!

    “一个月!此子仅用了一个月,便将第二卷的天勾玉全部修完了!”

    鱼老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要知道,放眼整个天丛鱼族,也没有几人能将第二卷的天勾玉全部修完的。天勾玉数目超过一百的,全族也只有那六七十人而已,且无一不是真仙之上的强者,苦修数十万年才能达到这一地步。

    宁凡却只用了一个多月,便完成了旁人几十万年的修行,这等速度,怕是唯有传说中的圣血天丛鱼,才能媲美!

    “莫非,莫非…此子修为虽低,却是我天丛鱼族几千万年才能诞生一个的圣血天丛鱼?”

    “如此说来,若我宰杀了他,岂不是有一丝机会,夺其血脉,进阶成那圣血天丛鱼!”

    “养大,此子必须养得更大,再吞噬!来人,将这枚传承鱼鳞送给四九二六!对了,他的灵药似乎快用光了,再给他送一批…

    “不,不对,你拿错了!这一次不送上次的灵药!第三卷修炼难度更大,需要更高阶的灵药才能加快修炼,来,你过来,拿我的腰牌,去族库调用一批五百万年灵药…”

    “不用通知三名仙尊大人,大人们忙着修炼,不要打扰他们!”

    开玩笑!鱼老才不想让族内仙尊知道,他正在算计一位圣血天丛鱼。

    这可是他的私人猎物!若是让那三个仙尊老大知道此事,定会和他抢猎物的,哪还有他的份…

    不多时,在宁凡似笑非笑地目光中,又一批侍从,给宁凡送来了修炼之物。

    首先是包含了天丛圣卷第三卷内容的传承鱼鳞。

    其次是一大批品阶更高的天材地宝。

    【月蚌珠】,五十颗,可在一定时间内,提升五倍水行修炼速度。

    【水蛭珠】,五十颗,六倍速度。

    【龙息珠】,二十颗,七倍速度。

    【仙尊鲛人泪】,一颗,八倍速度…

    鱼老这一次给的东西,明显比之前更好,不过宁凡的关注点不在那些东西上面,而在鲛人泪上。

    鲛人泪?

    古有传说,鲛人泣泪,可化珍珠,原来竟是真的…只是没想到,鲛人泪对于水行修炼速度的提升,竟然这么高,仅仙尊等级的鲛人泪,都能令水行修炼速度提升八倍…

    宁凡微微沉吟:他的玄阴界里,貌似关了一只鲛人仙帝呢,不知道若是把那个女人弄哭,会不会哭出眼泪,化作珍珠…

    若是可以,貌似可以量产仙帝品质的鲛人泪呢。

    这个玩笑般的念头只一起,便被宁凡抛诸脑后,因为他觉得修炼天勾玉十分容易,没有必要做这种惹哭女子的无聊实验。

    可谁料,天勾玉的修炼到了第三卷,居然变得十分困难,进度远比之前缓慢。

    宁凡使用月蚌珠来辅助修炼,一日之内连吃五颗,却连一枚天勾玉都没有修出。

    靠五倍速度的月蚌珠来修炼,宁凡用了四日,才修炼出一枚天勾玉…

    而后是水蛭珠…水蛭珠花了宁凡三日半,才修出另一枚天勾玉。

    再之后是龙息珠,却也用了三日,才修出一枚天勾玉。

    慢,太慢了!

    之前修炼天勾玉,可都是一天修出好几枚呢,怎么到了第三卷,速度竟慢了这么多。

    宁凡对眼下的修炼速度十分不满意,却不知他表现出的修炼速度,已经让鱼老震惊到无以复加了。

    看到宁凡迈入第三卷后,居然还能保持数日一枚的修炼速度,鱼老已经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宁凡的妖孽程度了。

    要知道,天丛圣卷前两卷只是基础功法而已,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谁都能修炼成功的,差别无非是需要的时间长短。

    然而从第三卷开始,天丛圣卷的修炼极其考验修士悟性,百人之中,往往只有一两人可以修炼成功,余者限于悟性,连修炼资格都没有;且便是能够修炼的人,修炼速度也不会太快。

    从第三卷开始,天勾玉的修炼速度已经不仅仅与血脉等级挂钩了,更重要的影响因素,反而是修士的悟性。

    即便是传说中的圣血天丛鱼,到了第三卷,也需要数月乃至数年才能修出一枚天勾玉;似鱼老这种血脉等级、资质,每隔万年,才能通过第三卷法门,修出一枚天勾玉,他活了几百万年,都还没将第三卷修炼完,可见此卷有多难修炼了。

    然而宁凡是什么速度?到了第三卷,居然还能保持数日一枚的修炼速度,这已经比圣血天丛鱼更妖孽、更逆天了好吗!

    血脉等级姑且不论,单说此子的悟性之高,恐怕放眼天丛鱼的历史,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按照此子的修炼速度,若灵药供给充足,此子多半能在十年之内修炼完第三卷的全部内容;即便没有灵药供给,他也能在百年之内修完第三卷…”

    “我族族库虽然丰富,可老夫的权限却十分有限,不可能调用太多珍贵灵药给此子修炼第三卷。还有一点,若是过多调用珍贵灵药,必定会引起族内三名万古仙尊的注意,届时老夫便不可能独享此子了…嗯,还是应该徐徐图之,便给此子百年时间,来慢慢修完第三卷吧。百年之后,老夫再灭杀此子,夺其血脉,并正式冲击万古仙尊的瓶颈!哈哈哈!再有百年,老夫便能成为万古仙尊了!哈哈哈!”

    宁凡并不知道,此刻的鱼老是何等的狂喜。便是知晓,他也不会关心的。

    第三卷的内容,包含了天勾玉修炼至一千枚的全部法门,按照眼下的修炼速度,宁凡估摸着自己修完第三卷内容,最快也要六七年才行。

    六七年?抱歉,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呆在勾玉城,谁知道那些异族仙帝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再次出水,去寻自己的晦气。

    宁凡决定动用唯一一颗的鲛人泪,来辅助修炼了。

    这是仙尊鲛人的珍珠泪,对于水行修炼的提升效果虽然强于龙息珠,去也强的有限。

    即便用掉了这颗鲛人泪,宁凡的修炼进度也没有加快多少;他本还想等等,看看鱼老会不会再给他拿点更好的修炼物资,可惜这一批物资以后,鱼老再没有送来任何珍贵灵药;便是送,也只送一些普通灵药了。

    “看来不能光指望天丛鱼族提供物资,供我修炼了…”

    宁凡大鱼之身忽然闭目假寐。

    看起来像是修炼得疲惫,睡着了,实际上,宁凡是元神出窍,元神瞒过了鱼老的感知,悄悄飞入了玄阴界。

    他没有过多时间,浪费在界河河底,如此一来,便需要有更好的东西帮助他提高修炼速度,尽快完成第三卷的修炼。

    他终于还是将主意,打到了阿芙洛的身上。

    此刻,阿芙洛被囚禁在忏罪宫的单独囚室之中,被魅术锁链锁住手脚,封印修为,无法动弹。

    她压抑着体内难耐的魅术煎熬,白皙的脸庞布满不正常的潮红,不断扭动着鱼尾,檀口一张一合,呼出热气,并不时发出一两声娇吟。

    难受,太难受了!

    那该死的宁小贼,居然如此折辱她,倘若让她逃出生天,一定要让宁小贼好看!

    嘎吱一声,囚室大门打开了,宁凡元神飞入囚室,飞至阿芙洛身前。

    阿芙洛虽然没见过宁凡的元神,却哪里认不出这便是宁凡,压抑着难耐的娇吟声,对宁凡骂道,

    “卑…卑鄙…如此…折辱…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

    “卑鄙?你等水族勾结我的同伴,引我入圈套,并集结了十六名水族仙帝、上千名水族强者来围攻我,我都没说你们卑鄙,你倒是先说我卑鄙了。呵呵,若是对敌人残忍些,便是卑鄙,那么我便是卑鄙了,又有何妨?且你算什么女人,我折辱的不过是一只鱼罢了,你连腿都没有,给我当鼎炉我都嫌弃无从下手…”

    “你才是鱼!你才是鼎炉!我是高贵的鲛人,是比你们紫斗后裔更高等的存在!”

    阿芙洛气得够呛,愤怒之下,反而头脑清醒了些,口齿都伶俐了。

    她能不气么!宁凡居然将她和低等的鱼相提并论,更将她称作鼎炉…真是该死,这个男人太可恨了,真想将他千刀万剐!

    见阿芙洛生气,宁凡露出满意地微笑。若是平时,他自然不屑于和敌人多说废话的,但他今天过来,是专门来欺负阿芙洛的,自然不吝于言语,想要辱一辱、气一气阿芙洛。

    能气哭她最好,气哭了,不就有鲛人眼泪了么?

    可惜,堂堂仙帝哪是那么容易哭鼻子的,自然不可能被宁凡三言两语一激,便扑簌簌掉眼泪。

    宁凡继续拿言语挤兑阿芙洛,阿芙洛虽然生气,却索性两眼一闭,眼不见为净,彻底不理宁凡这个烦人精了。

    哪有半点要哭的模样?

    见状,宁凡无奈地摇摇头。

    通过文明的方法,看来是无法把阿芙洛挤兑哭了。

    那么,就只能通过不文明的方法,来让阿芙洛流眼泪了。

    当然,若是此女肯自觉哭出来,送他一些鲛人泪,他也乐得省事。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他还是打算和阿芙洛商量一下。

    “你是叫阿芙洛对吧,我学习了水族语言以后才知道,原来阿芙洛的意思,是【水域最美的女人】。嗯,很美的名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宁凡,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情。”

    “…”没有任何回应。但阿芙洛的内心,却被宁凡的话语吓到了。

    这个男人在说什么胡话?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涵义!

    他学习了水族语言?

    这怎么可能!谁教他的!

    要知道水族便是死,也不会将自己的语言传授给东天修士,这等同于抛弃了自己的荣耀!但这个男人为何懂得水族语言?莫非水族之中竟出了叛徒…

    “是这样的,我需要一些鲛人眼泪,用于修炼。你是仙帝,你的眼泪,想必对于水行修炼帮助很大。你我虽是敌人,我却还是愿意给你一个选择的,你是自愿哭一些眼泪给我,还是逼我动手,把你弄哭。”

    “…”仍然没有回应。

    但阿芙洛却忽然睁开了双眼,不可思议地审视起了宁凡。

    这一审视,不要紧,她竟从宁凡身上感觉到了天丛鱼族的天勾玉气息!

    一瞬间,她明白宁凡为何要向她索要鲛人泪了!竟是为了修炼天勾玉!

    “你是如何练成琅琊天勾玉的!要知道我等水族宁可死亡,也不会将祖宗的本领传授给的敌人!天丛鱼族虽然弱小,却也绝不可能做这种数典忘祖的事情!难道天丛鱼族竟背叛了祖先誓言!”

    “我是如何修成天勾玉的,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哭一哭,给我一些鲛人泪便是了。”

    “不可能!我乃高贵的鲛人,不可能做出资敌的事情,你休想得到我的眼泪!”阿芙洛硬气道。

    “果然,商量无用是么…看来只能我自己拿了。”宁凡目光一眯,有些许寒光闪过。

    “你便是对我使用酷刑,我也不会流一滴眼泪给你,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阿芙洛不屑冷笑。

    鲛人一族有两件事情,最为世人称道。

    一是眼泪可化珍珠。

    二是鲛人的铮铮铁骨。

    鲛人流血不流泪,想要获得鲛人的眼泪,极难。今日就算宁凡将她凌迟处死,切成生鱼片,她也自信不会流下半滴眼泪的!

    “我听说过鲛人的传说,若只是疼痛,大概不会让你流眼泪吧。既如此…”

    宁凡元神飞近了些,小手慢慢抚摸上了阿芙洛的手背。

    被宁凡抚摸,阿芙洛顿时花容失色,她知道宁凡要如何取她的眼泪了!并不是打算对她上酷刑,而是打算羞辱她的身体!

    高贵如她,从未如此被男人摸过,宁凡虽是元神之身,触感和真正的人体不同,还是让她白皙的手背,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内心顿时生出一股被侵犯的耻辱!

    该死,该死!

    她是高贵的鲛人,更是鲛人一族的女神,怎能在此地,被一个卑鄙的东天蝼蚁侵犯!

    “你敢!你敢!不准摸!拿开你的脏手!否则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才只是手背而已,你居然就有这么大抵触,难道你从未和男子触碰过?”宁凡笑道。

    “哼!我可是高贵的鲛人,懂得礼义廉耻!和你们卑微的东天女人不同,不会随便和男人触碰!自然会有抵触之心!”阿芙洛自傲道。

    “不会随便和男人触碰么,那现在,触碰你的是什么,是鬼么…”

    宁凡的元神小手慢慢抚摸着阿芙洛的手,这真是一双完美无瑕的手,每一根手指都被宁凡抚摸过了。

    阿芙洛感到了巨大的羞耻,她本是高洁的鲛人,但此刻,却成了宁凡手中的玩物,她的纯洁,正一点点被玷污…

    “不要再摸了!你要如何,才停手…”被宁凡囚禁一来,阿芙洛竟第一次服软,仅仅是因为不愿被宁凡触摸肌肤,哪怕那肌肤,只是手掌。

    “很简单!只要你哭一下,给我一些鲛人眼泪修炼,我便不再辱你,甚至可以让你的囚牢生活稍稍改善。”

    “不可能!你是紫斗后裔,我不可能给你眼泪!你这是痴心妄想!”对于资敌的拒绝,阿芙洛意外的固执。

    真是个油盐不进的女人!

    宁凡目光一寒,元神小手开始沿着阿芙洛的手臂,向上抚摸。

    阿芙洛轻轻吸了一口冷气,随着宁凡的抚摸,那种酥麻的感觉,沿着手臂,一点点向上移动。

    她本就中了宁凡魅术,此刻被宁凡一摸,自是气息大乱,立刻就发出了轻轻的喘息声。

    “这才只是手臂,你真的不给我眼泪么。你是我的敌人,你可知,对于敌人,我是绝对不会留情的!”

    “别、别废话了…我是不会…不会给你眼泪的…啊,你、你在摸哪里,这里不可以…”

    “还不哭么?我要掀开你胸口的贝壳了。”

    “你、你敢!你要是敢掀开。我就…啊!你竟然真的敢掀开,不要捏!不要捏!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把你的脏手从我脸上拿开!”

    “再摸我的唇,我就把你手指咬断!”

    “不准摸我的耳背!这里、这里是禁区!”

    …

    半个时辰后。

    “居然还不屈服,不得不说,我对你有一些佩服了,可惜你我身为敌人,我是不可能对敌人手下留情的。你真的不打算给我一些眼泪么?”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听着阿芙洛如痴如醉的娇吟,宁凡感觉脑袋都大了。

    这该死的女人,怎么越摸越习惯了,就没有一点身为囚徒的自觉么?

    原来这阿芙洛眼见无力逃脱宁凡的折辱,索性放开了身体,任宁凡玩弄,并渐渐享受到了其中乐趣。周身酥酥麻麻的抚摸,竟好似成了世间最美妙的接触。原来男女之间还有这等乐事,该死,她以前居然不知道!

    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竟美妙如斯!

    想凭这种美妙的触摸,让她投降,更是没有任何可能!

    你杀了我也好。

    你羞辱我的身体也好。

    为了祖先的荣耀,我一定不会将珍贵的鲛人泪,交给紫斗末裔的!

    怎么样,你拿我没办法了吧?当我连最后一丝羞耻心也放下,我已经无坚不摧,没有任何弱点了!

    “啊…啊…好舒服啊!愚蠢的紫斗后裔,你摸的我好舒服,来呀,来点更刺激的,让我更舒服,难道你就只会用手吗!可我就算更舒服,也不会给你眼泪的。咯咯,愚蠢的紫斗后裔,你还是放弃吧,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的!”阿芙洛一面娇吟,一面得意道,身体不时扭动,迎合着宁凡的抚摸。

    “你确定你还想来得更刺激的?”宁凡目光阴沉道,元神小手猛地一停,没有继续揉弄阿芙洛了。

    约摸对方越高兴,完全无法让对方屈服,再摸又有何用!

    难道真的要来点更刺激的…宁凡开始沉思。

    见宁凡吃瘪,不再继续折辱自己的身体,阿芙洛更加得意,以为自己逼得对方束手无策了。

    “咯咯,再刺激的手法,你也弄不哭我,何必呢?”阿芙洛讥讽道,媚眼如丝得看着宁凡,美艳不可方物。

    倒不愧被人称作水底最美的人,确实有其姿色的。

    可这绝顶姿色配上讥讽笑容,却怎么看怎么让宁凡感到刺眼。

    “…”宁凡懒得和阿芙洛废话了,他本想给这个女人留些余地,但看起来,对方将他的心软,当成了无能啊。

    霎时间,宁凡元神小口猛地一张,直接朝前方的柔软咬了下去。

    阿芙洛正自得意,很然感到胸口传来湿热的触感、舔弄感,顿时花容变色,羞耻无比。

    原来宁凡已不屑于揉弄她了。

    竟然,竟然敢…

    “不许吸,不可以,啊…啊…你松嘴,不要,不要…你再吸这里,你就是我儿子…”

    宁凡目光更阴沉了,这阿芙洛嘴真臭,活该被惩罚!

    “啊!你居然还敢舔这里,那里是肚脐,啊,不准舔我的尾巴,那里太敏感了,不要…求你,求你啊…不要,不要…”

    啊!

    不多时,一声舒爽无比的娇吟传彻忏罪宫,阿芙洛如入云端,喘息难止。

    达到巅峰的阿芙洛,陷入了美妙的余韵当中,两眼挂着满足的泪痕。

    那些泪珠滴落到地上,化作一颗颗浑源剔透的透明珍珠——鲛人泪。

    且不是普通等级的鲛人泪。

    这是一名半步准圣的鲛人泪,更因为是情欲之泪,颇有几分特殊。

    宁凡拾起其中一颗鲛人泪,略一感知,顿时大喜。

    若他感知不错,这颗鲛人泪起码能加快数百倍的水行修炼速度,远非当初那颗仙尊鲛人泪可比!

    “呵呵,见你心志如铁,我本都放弃从你这里获得鲛人泪了,却不料…你巅峰之后,竟会流泪…”

    宁凡不得不感叹造化神奇。

    他的女人不少,其中就有一些达到巅峰之后,会无缘无故哭泣的。

    那哭泣并非是伤心,而是一种个人生理反应。没想到,眼前这个名为阿芙洛的鲛人,居然也有这等生理反应。

    被他一番唇舌服侍后,居然达到了巅峰,并流下了四滴鲛人泪…嘴上说不给鲛人泪,身体却很大方呢。

    “流泪?你莫非是傻了,我怎么可能流泪。我舒服都来不及,我怎么可能…”

    阿芙洛讥讽地睁开美目,咯咯娇笑。她的美目带着余韵,湿得柔得可以滴出水,说不出的动人。

    但当她看清宁凡元神小手之中握着的鲛人泪时,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流泪了!

    她怎么会流泪呢!

    她的道心硬如铁石,再多的惩罚也不能让她屈服,让她感到痛苦,她不可能流泪才对!

    但为何,为何…

    “你的眼泪,我收下了。等这四颗鲛人泪用完,我会再来的。”

    言罢,宁凡满意离去。

    囚室中,只剩阿芙洛满面潮红,愣在原地。

    她羞愤难耐!

    她都放下尊严、放下节操了,居然还是流泪了,便宜了宁凡!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如此一来,她苦苦忍耐宁凡的玩弄,岂不是通通成了笑话!

    “宁凡!宁凡!宁凡!”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不准你拿我眼泪修炼,我不准!啊啊啊!气死我了!”

    …

    宁凡没有理会阿芙洛的愤怒。

    对于这个敌人,他自认为已经十分容忍了。此刻获得了鲛人泪,他心情极好,便也不计较阿芙洛的气话得罪了。

    他所获得鲛人泪,并不是普通的鲛人泪,居然能提升数百倍的水行修炼速度,这在界河水底,其实是十分罕见的!

    阿芙洛半步准圣的修为,只是这些鲛人泪药力强大的部分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这些鲛人泪并不是普通泪水,而是雌性鲛人达到快乐巅峰之后,所流下的【情人泪】,故而药力才会异于寻常地强大。

    若只是普通眼泪,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药效的,即便是阿芙洛所流,大概也只能提升一二十倍水行修炼速度的。

    这四滴情人泪,极为难得,不过宁凡是不知道其中区别的。

    他只知鲛人泪到手,他便可以再度开始修炼天勾玉了。之前数日才能修出一个天勾玉,此刻使用了阿芙洛的眼泪,他只一天,竟修出了十四枚天勾玉!

    第二日,天勾玉的总数达到133枚。

    第三日,147枚。

    第四日,163枚。

    情人泪十分不耐用,一天就得用掉一滴,四滴眼泪,只用了四天便用完了。

    宁凡没有办法,再一次元神出窍,进入玄阴界,来到阿芙洛的囚室。

    当看到阿芙洛形容消瘦,昏死在囚室已经数日后,顿时大吃一惊!

    这女人,竟不知为何,营养缺失,气血虚弱,昏迷不醒了!

    “莫非此女供给我四滴眼泪,竟损耗了大量气血?”难怪那四滴鲛人泪药效那么大。

    一瞬间,宁凡有了些许负罪感,当然只是些许而已,阿芙洛是他的敌人,他对敌人狠辣,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老魔教他对敌人狠,他从来都是这么做的…

    但…此女…

    宁凡眉头一皱,若他不出手救治阿芙洛,以阿芙洛的异种真灵,或许不会死亡,却绝对会境界跌落,损伤根基。

    短暂的犹豫后,宁凡决定耗费丹药,救一救阿芙洛。

    待阿芙洛被救治得面色恢复红润后,宁凡才将她放至囚室的石床上,有些头疼得叹了口气。

    今天还是让这只鲛人休息休息吧,等她气血复原,再来取鲛人泪好了。且日后就算取鲛人泪之前,也应该先给此女补补,免得完事后此女气血亏空…

    宁凡沉吟着,离开了囚室,在他元神飞出囚室的瞬间,阿芙洛虚弱地睁开双眼,眼中有了一丝困惑。

    她不明白。

    以卑鄙无耻著称的紫斗后裔,为什么要救她。

    她若是修为跌落,不是更容易被他掌控么?

    不明白,好困,算了,先睡一觉吧,哎,这该死的囚徒生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