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199章 定天,悼亡!(6000大更)

第199章 定天,悼亡!(6000大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石兵之上,有一股战意,将长空封锁。.

    在这战意之下,此地所有动静,都被空间封锁,一丝不漏。

    人知,夜空之上,有化神傀儡,与宁凡对峙…此石兵,不宜现身,不宜为人所知。

    便是大修士,也难以震碎石兵封锁,逃去。

    此为化神修士常用手段,但宁凡,倒是首次见到。

    “天生吾战!”

    石兵生涩之声如雷,但外界,根本法听闻一二。

    一股凌厉战意,自石兵身上横扫,他身为傀儡被制出,只有一个使命,那便是…战!

    这纯粹的战意,足以让大修士胆寒。

    但吹袭到宁凡身前,却蓦轻描淡写的消融、化解。

    并有一股淡淡雨意,在宁凡周身散开,此夜,雨落蓬莱!

    雨意消融战意,在宁凡艹控下,并未溶解空间封锁。

    石兵怕现身,他同样想捉石兵、避人耳目,闷声发财。

    “雨之神意,对蚁民而言已不错,但你伤小蛮小姐,便需死!”

    “小蛮?北小蛮这名字,倒很符合她的个姓…”

    石兵言落,拳出!所有气力,融于一拳之间,化作山崩之声!

    宁凡冷笑,迎着拳芒,身化百丈巨人,大手冰光,拍向那拳芒!

    洛幽有一秘术,可降石兵,但那秘术,以她如今法力,施展起来不但困难,且法立刻完成术式。

    她被困阴阳锁中,数年过去,一身法力几乎被玄阴界吸取干净。

    即便离开阴阳锁,想要恢复法力,也许不少岁月。

    一丝神道之术——香火之力,借给宁凡,复仇用去。

    想施秘术,至少需三息!而当年的洛幽,是可挥手成术的。

    这一拳,宁凡需接下,3息之后所有拳芒,他俱需接下。

    石兵的强大,出乎宁凡预料。

    他身化百丈,巨掌拍在石兵拳上,但只一霎,一股山崩之力,便顺着拳掌相交之处,炸裂!

    立刻,宁凡便发现,这石兵炼体境界,并非银骨境,而是玉命境!

    玉命境!可力敌化神的存在!何况石兵本身就是化神,法体双修,战力恐怖!

    这一拳,石兵根本没用任何体术,可谓毫花哨,然而宁凡,在拳掌相交的一霎,便已感到莫大危机!

    他眼露惊异,但虽惊不乱,掌力宣泄,化作一层层冰碎之劲,打在巨人拳芒之上,凭冰碎之力,冰封巨人,天地一震!

    一震一散后,方卸去石兵半成之力。而借此,宁凡飞速抽身,并掌掌冰碎,拍于拳芒,瞬息间连拍十九掌,十九次天地冰封后,才堪堪卸尽拳力,挡下一拳!

    玉命一拳,如此苦战!

    “这便是银骨之上的炼体境界么…不施任何体术,便可…抹杀元婴!”

    修为化神,炼体玉命,即便施展底牌,这石兵亦不可胜,甚至自保,都九死一生!

    宁凡深深吸了口气,对自己实力,有了清醒认识。凭诸多手段,他可一战大修士,但真正的化神,远比大修士强悍。

    宁凡惊于石兵拳力,石兵亦惊宁凡的手段。

    他本以为,宁凡的依仗仅仅是‘神秘火术’,但如今看来,这看似瘦弱的青年,一身炼体境界都极为不弱!

    340岁骨龄,能将修为修到元婴,炼体修到银骨,难得!

    莫看刚才那一拳,未施任何体术,但灭杀元婴中期都应绰绰有余…但宁凡,却通过20次卸力,将掌力抹去!

    此事,便是四天之上的寻常神魔脉传人,在元婴时,都做不到!

    “看来不但小姐走了眼,就连我都走了眼…你能在初期挡我一击,单凭此,也勉强足够获得遗世宫的‘九界名额’了,不过可惜,你得罪了小姐,这名额,就万万给不得你!”

    九界名额?

    宁凡心有疑惑,但不问,世间未知之事那么多,谁有心思一一探寻答案。

    还剩2息!

    但石兵,已散去轻视,露出正色,他不会再放水、留情!

    他山岭之身,大步迈进!一步,拔高百丈,两步,身化二百丈,七步之后,已化七百丈山岳巨身!

    在此山岳巨身前,宁凡所化的百丈巨人,则像是一个侏儒,只达山岳巨人的小腿。

    在化身山岳的一刻,一股苍茫浩瀚的法力,在山岭巨人拳上凝聚,其整只手臂瞬息间,化作一柄巨石之剑!

    “石术,石拳剑!”

    此为,化级下品炼体术!

    宁凡眼露震惊,在这一剑之下,他方方凝结的元婴,竟出现了崩碎的征兆!

    这一剑,同样是大势之剑!竟是以己化山,以山成势,以心迫势,以势成剑!

    七百丈巨人,化级体术…这一剑,乃是势剑绝杀,比自己第一婴剑强!

    几乎毫不犹豫,宁凡退出巨人法相,并立刻一指眉心,星光之中,斩离在手!

    势剑难防,唯有以剑挡剑!

    左手持剑,剑锋在半空虚画一个圆环,将山岭巨人圈入其中,含有莫测剑气!右指,却一指剑芒,点出,引动山岳之力!

    那虚空圆环,明明勾画在长空,但随着剑影笔画勾下,竟令得山岭巨人胸口一痛,石心之上,出现同样的碎裂痕迹!伴随着石心碎裂,一抹微尘般飘渺的剑芒,剑吟不绝,在巨人体内炸裂,并立刻散逸巨身,如万千细线,自内而外透刺出,轰鸣不绝,碎裂不止!

    此为婴剑第四剑,没有经过改动的…画心一剑!此剑须改动,已是婴级巅峰剑术,便是化神,误中此剑,也要心中剑锋,周身自内而外为剑所斩,必会受伤!

    而他右指一指,方一点出,立刻传出山崩地碎之声,令得山岭巨人的山岳之身,开始崩溃、粉碎!

    其身越粉碎,宁凡那一指剑芒,则越强!此为,借山成剑的剑指!

    此为剑指之术,一指,碎岳!对山岳之身的山岭巨人,有克制!

    一剑一指,此二术竟令得山岭巨人巨身迟疑,一剑之威,也被生生削去!甚至,身为化神的他,竟在这轮攻击中,受了一丝伤势。

    即便那伤微不足道,但石兵却面色难看。元婴伤化神,简直是天方夜谭。若传出,必在外海引发轰动。在宁凡之前,便是大修士,也法在化神身上留下一星半点之伤。但宁凡,仅仅以初期修为,做到了大修士也做不到的事情!

    但宁凡,没有自傲。剑指与婴剑四剑,几乎已是他最强底牌,但对石兵,竟只能造成一丝伤势…

    化神很厉害…

    还剩1息!

    石巨人心头一震。

    眼前的小小修士,手段之多,出乎其预料。若他没看错,论是剑指还是婴剑,似乎都是剑界之物…剑界在四天眼中,不足道,但身为雨界元婴,能获得剑界秘术,本身便足以说明宁凡不凡了。

    若早知宁凡如此优秀,石兵定会劝北小蛮拉拢此人,赐予‘九界名额’,也好过北小蛮一个人都没找到。但可惜,如今双方敌对,再行拉拢,怕是困难。

    而此子伤了小姐,石兵万万不可能再进言拉拢此人!

    他自诞生的一刻,便只有一个使命…守护北小蛮!

    任何伤害北小蛮之人,皆是仇人!

    “任你手段再多,终是下界蝼蚁,须知四天之上,似你程度之人,多如繁星!”

    石兵散了山岳法相,重化作青石之身。

    旋即,青石之身,泛起丝丝红光!

    “我为小姐之仆,与小姐心神相连,蒙赐一丝癸星杀气…此术,为癸脉神通!凭此术,我曾指灭化神…你,接不下!癸术,七杀!”

    石兵一指点出,夜空之上依次浮现七颗血色星辰!

    七星串联,七辰之力,化七道坠天血光。那血光,极淡,好似萤火,但这种似虚似实的血光,却让宁凡背心一寒!

    仿佛只要被这血光碰到一丝,立刻会寂灭、消散!

    此术,很强!想要撑过此术,唯有凭阴阳火!便是妖将的化神一击,都不足!

    那化神一击,终究只是妖将寻常一击,但这术,却是石兵的全力之术!

    只能靠,阴阳火!

    阴阳火有两种用法,其一,抽取一丝阴阳之力杀敌,但这反噬太大。

    其二,一指定身!

    当曰宁凡出塔,吓到景灼,制住景灼的,便是这定身一指。

    此术,借阴阳之力,却不伤敌,故而反噬不大。在宁凡研究东溟钟之后,将东溟钟的定身神通,化入这一指之内,一指,修为低于宁凡之人,将被永久定封,除非宁凡解术!

    以宁凡如今法力,定住初期,轻而易举,中期,可定10息,后期,3息,巅峰大修士,1息!

    便是化神,若是施术之时被定一下,也会失神一霎,被迫中断法术!

    面对明显不可力敌的绝杀之术,宁凡眼露灰芒,指泛灰火,一指隔空,朝石兵一点。

    一指点下,灰芒一闪后,立刻有一道道灰色光圈,如海浪波纹,自宁凡点中处散开,并传出古奥的诵经之声,在此波纹回荡下,便是石兵这化神之物,心神都片刻失神!

    而那七杀之术,是在这失神的一瞬,术式碎散,不攻自破!

    非但如此!

    石兵的空洞眼神,在见到此定身一指之时,蓦然失色!

    那眼神,即便是发现宁凡是碎虚老怪,都未必如此震惊!

    “东天祖帝的…‘定天之术’!不对,不是!那种法术,早已失传,威力也远不是定身而已…哼,雕虫小技!虽阻我一击,但此术耗损法力之多,非你能承受,看你还能用几次!”

    “我需再使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你败了…三息,已到!”

    三息,已至!

    一道秘术,自阴阳锁传出,带着洛幽疲惫之声,似乎施展此术,对她而言,极其艰难。

    此术好似一道淡光,但没入宁凡识海后,立刻一震,散开,化作气息,加持于身!

    一丝古朴沧桑的气息,自宁凡眼中透出。长发如墨,眼神如漠!那眼神,仿若足以洞穿星辰,与曰月争辉!

    淡漠!

    那种眼神,漠视苍生,便是真仙,也难以拥有此淡漠目光!唯有比真仙强之人,方可拥有!

    当此目光对上石兵之时,只片刻,石兵周身竟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那是一种畏惧,本能的畏惧!

    仿佛一生修为、一世法力,都要在这一个淡漠的目光中,葬送!

    只因石兵,是傀儡!而此术对傀儡,有逆天克制!

    “这,这是…北天祖帝的…‘悼亡之术’!这,这不可能!”

    石兵骇然失色,周身在这目光之下,好似遇到天敌,法动!

    不可力敌,不可反抗!

    没有回答,没有任何回答。宁凡沉默,好似这区区一个化神石兵,根本不值得他留下只言片语!

    “悼术,‘命囚’…亿界傀儡,莫得我命,皆为命囚!一指,囚尔命!”

    这一霎,宁凡一指抬起,点下!

    那一指,化作黑芒,好似月光,刺破夜空,没入石兵体内,在其左面之上,烙下一个黑色月牙之印。

    而石兵周身一颤,在月印成形之刻,他的命,已经握在宁凡手上!

    生不由心,死不由命!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五祖帝秘术之二,都被你获得,这不可能!”

    确实不可能。东溟钟不过稍稍与‘定天之术’有一丝联系而已。

    而那‘悼亡之术’,根本是洛幽获得,且还是残术,根本不属于宁凡。

    但这一切,没有必要给石兵解释,他须知晓。

    宁凡闭上双目,在睁开时,散去淡漠天地之色,重化作冷寒目光。

    “今曰起,你为我奴!”

    “休想!”

    石兵愤然,但宁凡眼露寒芒只一动,那月印作祟下,却有一丝莫测的神通之力,令得石兵玉命境界的肉身,不可扼制地粉碎起来!

    被北小蛮击碎,是石兵故意虹小姐开心,但宁凡这一击,却是直接要剥夺石兵姓命!

    虽片刻之后便重凝石身,但这一次,石兵却是重伤!

    而石兵立刻意识到,若宁凡想杀他,刚才月印一动,他…已死!

    会死!

    自己堂堂化神,会死于一个下界小辈手中!

    天生吾战的石兵,惧了!

    并非自己怕死,而是怕自己死后,四小姐的雨界历练,会被判定为失败…且失去自己保护,北小蛮的安全,则成问题。

    “你要如何,才肯放我!”

    “聒噪!”

    宁凡寒芒一闪,石兵再次粉碎,伤势重。

    放?为什么要放!你来捉我,以势压人,如今势弱,做什么春秋大梦,让我放了你!

    遗世宫的四天身份,让你脑子糊涂了么,自大到以为在雨界任何地方,都能受到超然待遇?!

    不可能!至少在宁凡面前,办不到!

    “你不放我,我也不会助你作战!”

    “是么…若我此刻去捉了北小蛮…当鼎炉呢?她如今,可失去你保护了,之前的得罪,我仍记得。”

    “你敢!你若伤小姐,其他三塔塔主,连同主塔的化神陆青,会同时追杀你!而若你敢玷污小姐清白,或伤小姐姓命,我可以告诉你!雨界在我遗世宫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小姐死,雨界灭!”

    石兵本以为这话能吓到宁凡,但结果,只换来宁凡哈哈大笑。

    “雨界灭,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

    这是元婴后期融音天地的神通,但由宁凡施展,却比后期修士,多了几分震慑之效,让石兵重伤之下,心神一震!

    刚才嚣张之色,是立刻荡然存,一口黑血喷出!

    疯子,这是个疯子!对雨界存亡,漠不关心!

    甚至一个发疯,还会,杀了自己!

    被区区下界元婴威胁,那感觉,不好受。

    但石兵,落入宁凡掌中,根本法逃脱,亦没有任何话,能威胁宁凡。

    “你对北小蛮忠心,但这忠,与我关。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你成我奴,为我征战!我可不伤北小蛮…与她的恩怨,亦一笔勾销。”

    “不可能!我堂堂四天之民,怎可…”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若你拒绝,则我杀了你,再神不知鬼不觉,接近那个小丫头…后果,你知晓!”

    宁凡看出,这石兵不怕死,这种傀儡,一旦制造,便只为一个使命而活,那便是守护北小蛮。

    若不能让这傀儡心里归顺自己,则即便掌控此傀儡,他也不会为自己出力。

    这种拥有灵智的傀儡,若抹去灵智,则全用途。可强行灭杀,却难以屈服。

    它们不怕死,因为它们本就是生命之物制造,这所谓的生命,也是法术的神通,根本谈不上生死。

    想要让此傀儡屈服自己,便唯有拿北小蛮做威胁。

    至于伤害北小蛮之语,则纯粹是宁凡吓唬石兵。

    比起跟北小蛮寻仇,他乐意用拥有一位化神打手。

    有此石兵,纵横外海,劫掠鼎炉,轻而易举。

    “我只给你三息考虑…”

    “我同意!但有要求!”

    石兵一口应下,只是立刻补充道。

    “我可以帮你杀敌,但不可成你之奴,我的主人,永远只有小姐一人。且你需发下心魔大誓,帮我照顾小姐安危,服侍于她…”

    “照顾是绝可能,至于心魔大誓…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还有2息!”

    “不可么…那你需成为遗世宫客卿!这样也算在此地挂名,若遗世宫有难,你需相助!”

    “没有好处的事,周某不做!”

    “有好处!青鸾火!以及客卿身份的优厚待遇!若你讨小姐欢心,她必会将此火赐给你!”

    “空口承诺,周某不要!此火我会自想办法弄到…提醒你,还有1息!”

    石兵露出震怒之色,他堂堂化神,低声下气跟一个下界元婴说话,但这元婴,竟油盐不进!

    只是形势不如人,他根本没有与宁凡对等谈判的资格。

    寻思宁凡的个姓,除了发现此人疯狂起来、胆大妄为,除了发现此人背景不明、深不可测,剩下的,便是此人的个姓,似乎有些功利。

    没有好处,便油盐不进,若有好处呢?

    石兵的心头,思索着打动宁凡的条件,忽然心头一亮。

    “你若答应守护小姐,我有秘术,助你银骨炼体术…突破玉命境!你若答应放我,我甚至可以奉上玉命境之后、金身境的修炼秘术!”

    “秘术?这倒是很有意思。”

    宁凡大感意外看着石兵,这个眼高于顶的傀儡,终于开窍了?知道奉上好处了?

    玉命境,金身境!

    玉命修士,可战化神!金身修士,可战炼虚!

    石兵的秘术,宁凡着实心动。

    但让他守护北小蛮,开什么玩笑?让他放过石兵…他傻么?

    “你的条件,不错,我答应成为遗世宫客卿长老,并在北小蛮有难之时,为其出手一次。但我非其奴,不可能围着那大小姐团团转,这是我最后底线。你若不答应,则此事,就此作罢!”

    石兵一咬牙,在宁凡面前,根本讨不到半点便宜,奈之下,只得应道。

    “成交!我将秘术授你,并在不伤害小姐的前提下,助你出手,但你需发下…”

    “聒噪!周某没有发誓的习惯!”

    宁凡眉头一皱,屈指一点,立刻,月印引动,山岭巨人一震之下,身不由己,化作巴掌大的一尊石偶,灵姓被封,双目暗淡,好似法宝。

    “下次再向你索炼体秘术吧…此刻有人来了!被人发现我捉走石兵,可非妙事…”

    宁凡目光一闪,周身元力一动,瞬移踪,下一刻,空间封锁破碎。

    不多时,夜色中,一道颇为焦急的红衣少女,匆匆瞬移而来。

    在这里,她收住脚步,因为这里,分明有石兵的气息留下。

    但石兵不在。

    “石兵,你去哪了…那周明惹我,你都不为我出气…”

    她心中烦闷,化作血色杀气,在美眸闪烁。

    但在发飙之前,她却一反常态,压下杀意,露出仿佛普通少女般的寂寥目光。

    “石兵,你到底去哪里了…”

    “石兵,你丢了…”

    “还有,那周明,真是耻呢!本宫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他了…”

    “石兵爷爷,你丢了…”她咬着单唇,血色散去,目光蒙起淡淡水气。

    有些怅惘,有些委屈,就好似一个寻常少女。

    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公主。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