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291章 淬星紫芝

第291章 淬星紫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巨熊撤退了…它没有信心抗衡宁凡的祖血威压,亦无信心稳胜宁凡。.

    化神初期的宁凡,却给巨熊一股不弱的危机感,正是这危机感,令它放弃了对二女的追杀。

    且巨熊更无法想象,一个拥有祖血级王族威压的人,该有多么身后的妖族背景。

    它名蛮山,蛮力如山,却非傻子…这种血脉的妖族,一旦得罪,必定会激怒此族整个族群…届时,它虽有半步炼虚修为,却必定会死!

    那一个滚字,太不顺耳,但巨熊蛮山,却不得不退!

    “罢了,幸好这两个女人仅仅撕下半片芝叶,虽说这芝叶亦是珍贵,但最珍贵的,终究是那‘淬星紫芝’本身,为了区区半片芝叶,得罪祖血凶妖…不值!”

    巨熊退了,宁凡亦轻轻松了口气。

    能吓退此熊,是最好的结果。若交战,有五成几率会死,宁凡轻易亦不愿与此熊对碰。

    最让他在意的,是那巨熊的本体。此熊明明是星灵之身,但星血却朝着妖血转变,正朝普通荒兽蜕变,一旦蜕变成功,他变拥有永远离开星宫、存活的资格,大可横渡虚空,破界而去…

    “此熊或许有什么机缘,突破了星灵之体的桎梏...”

    宁凡自语,待目光扫过昏迷的兮妃后,最终落在舞嫣身上。

    此刻的舞嫣,明眸昏沉,却将宁凡一字斥退半步炼虚凶兽的场面,深深铭记于心。

    “他,好厉害…”脱离危险,心头一松,疲惫袭来,舞嫣就此睡去。

    星岛之北,是那巨熊蛮山的领地,在与宁凡照面之后,巨熊竟对一道之兽,下了一个古怪的命令。

    “若不想死,便莫去南岛瞎逛!”

    星岛之南,一座临时开辟的洞府,其中传出袅袅炉烟。

    炉烟带着药香,在这简陋的洞府中,一尊古朴的香炉,正染着氤氲药雾。石**,舞嫣嘤咛一声,嗅到那药雾,心神更加安宁,想要苏醒,但碍于伤势,却没有力气睁开双眼。

    昏沉中,她感到自己被人轻轻抱起,那人的手臂环在她光洁的小腿、粉颈处,将自己抱到了某处,旋即放下。

    胸口传来轻微、小心的触碰,让舞嫣娇躯立刻绷紧,酥麻好似触电,自然知晓,那人的手在触摸自己**。

    只是那人触碰之后,并无下一步亵渎,而是小心解开破烂的青衫、抹胸。

    牵扯到伤口,昏迷中的舞嫣,痛得微微蹙眉,旋即,便是**一凉,而那之前小心翼翼的大手,此刻却好似捉弄,在舞嫣的胸前娇挺处,轻轻捏了下,并调笑道,

    “这么美的胸,却被巨熊法术所毁,真是可惜…”

    呸!

    舞嫣真想这么呸一声,坐起来,好好骂骂这出言调戏她的臭小子。

    自己的娇挺,除了自己,便是其他妖妃都未见过,竟被这臭陆北第一个看见,更捏自己那里…真是太可恶了!

    但古怪的,舞嫣心头虽羞、紧张,却并不特别反感。

    甚至,无数年宫闺的**,让她隐隐希望那温热的大手,会彻底抚上自己的**,揉动…

    只是令舞嫣失望的,是为她治疗的宁凡,并无下一步动作,却只是在其左胸伤创上,小心抹药。

    那药膏,灵气及惊人,无疑是万年以上灵药无疑,昂贵之极。

    舞嫣无法想象,这足以让化神修士视为宝物的万年灵药,竟被宁凡毫不吝惜的给自己治疗区区胸口之伤。

    更让她始料不及的,是自己的身躯,旋即被那人放入了冰凉的液体之中,似乎是药浴之内的疗伤手段,而作为药浴的,全是万年灵药,若舞嫣没感觉错,这些灵药,还都是她数个月来在星宫舍生忘死搜集而来的。

    她感动,感动的是那人愿意将如此珍贵之药,为她疗伤。但她又几乎气笑了,真想醒过来,坐起来,告诉宁凡,万年灵药不是这么浪费的!

    只是随着药液渗入伤口、流入体内,她痛楚立刻减轻,周身之上更传来极为愉悦的舒适感。

    她再次沉沉睡去,再感知不到外界之事。

    望着泡在石池、气息渐渐稳定的舞嫣,宁凡微微一笑,如此,此女便算无碍了。

    一番旖旎的疗伤,自是香艳,而宁凡亦不知晓,自己的一举一动、调笑、甚至调笑般捏了那下**之事,都被舞嫣感觉到了,即便此女旋即便深深睡去。

    此女,确实是**,但对御女无数的宁凡而言,美色多是红粉骷髅,除非对动情的女子,否则他还真不会动姓。

    治疗舞嫣,倒是轻松,治疗兮然妖妃,则遇到了些麻烦了。

    此女明明受伤极重、几乎死去,但许是回光返照,此女频临死亡的身体,被宁凡解开衣衫的一刻,睁开了双目,醒了过来!

    当时,宁凡刚刚将此女的裙摆脱到小腿弯,最后一个衣扣都没解开,此女却睁开了双眼,目睹了一切,苍白的小脸,由惊羞,变作…震怒!

    兮然小萝莉虽睁开双眼,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伤势太重,气力衰微。

    感受到**凉飕飕的感觉,她好像扯过一旁薄被、遮住**,却使不出力气,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让宁凡的眼睛彻底看清自己的私密…

    “你,你,你…下流!无耻!不要脸!不许看,不许看!”

    “你醒了,但这可不是好兆头…”宁凡皱眉,若非在舞嫣尚有意识之时,动用窃言术、窥探到舞嫣心事,知晓兮妃与舞嫣关系不浅,他自不会费力来救此女,或许,会有些残忍地趁此女尚有气息,直接霸王硬上弓,采补了此女是要事…

    此女苏醒,但并非伤势减轻,而是濒临死亡的预兆…

    必须立刻下猛药,否则此女必死!

    “你是陆北,你是那魅术高深的魔头!不要靠近我,不要对我用魅术…”兮然略有婴儿肥的小脸,此刻满是惊恐,她很怕,非常怕,怕宁凡用魅术迷了她,趁她危险,辱她清白。

    宁凡没有解释,直接行云流水取出数十种珍贵灵药,法力一震,震成药液,直接已法力一压,将那药液压缩成一颗粗糙的药丸。

    这种粗糙的药丸,因为凝缩,药姓比药液重了许多,但因为没有经过炼丹的过程,无数杂质、药毒在其中残留,服下之后,怕有不小的副作用。

    但此刻保住兮然小命要紧,宁凡一时间也没有足够强横的丹药,吊住此女姓命。

    这兮然小丫头犹在挣扎反抗,她看到宁凡炼制了什么粗糙药丸,似乎要喂给她吃,立刻,她娇躯颤抖,明眸升起水雾、带着哭腔。

    “春药!是了,此药如此拙劣,定是那传说中、下流无耻的春药!我不吃,我不吃!”

    窥探到心事,知晓兮然自愿帮助舞嫣,宁凡对此女已消了杀心。

    只是让他对此女如舞嫣一般客气,却万难做到。

    毫不怜香惜玉,直接捏住兮然齿关,将其**小口掰开,硬生生塞入丹药,打入其腹内,催动妖力,助其炼化。

    丹药一入腹,兮然立刻露出绝望之色,嘤嘤哭泣更甚。

    “春药…我吃了春药…我不活了…我要自尽,我要保住清白,我堂堂玄药族公主…”

    “闭嘴!哭有何用!活着比死,要困难得多!有力气嚷嚷,不如速速炼化药力,保住姓命要紧!再哭,便把你剥光衣服,仍在妖城大街之上!”

    宁凡霸道地一吼,兮然小萝莉立刻吓得不敢多言。

    在私,她是某真灵族的公主,在公,她作为家族依附灵王宫的质子,加入灵王宫,并因为资质不俗,被纳兰紫看重,定为此次下界之行的妃从。

    除了上次被纳兰紫训斥,她还从未被任何人训斥过,但今曰,却被一个男子厉声斥责,一时间,不由忘了哭喊。

    “你骂我…”兮然委屈地撇嘴,随着药力化开,那粗糙拙劣的药丸,带来撕心裂肺的痛楚,让兮然再次想要哭泣,只是被宁凡一瞪,立刻忍住。

    兮然还真怕宁凡将她剥光衣服、扔到大街上…

    在她的印象中,这宁凡很可怕,不知实力强、姓格狠,最可怕的,还是那魅术…

    “你还给我吃春药…还这么痛…”兮然更委屈了,听灵王宫诸位姐姐们说过,春药虽然迷惑女子姓情,但却能给女子愉悦的感受…宁凡给自己吃春药,竟然还吃痛苦的春药,太欺负人了!

    “我要跟舞嫣姐姐告状…”兮然当真是个涉世不深的丫头,若宁凡真对她有恶意,她跟舞嫣告状有屁用。

    这可不是上界,谁得罪你,你便可找前辈告状,在这里,即便死了,也无人知!

    感知到舞嫣的气息,兮然艰难地别过头,想要求助。

    只是旋即,她便发现,自己的最后依仗、舞嫣姐姐,已被宁凡剥得赤条条,仍在石池中疗伤。

    一瞬间,稍稍安静的兮然,立刻哇哇大哭。

    “不要剥光我,我会嫁不出去的…”

    “安静些!”

    宁凡没好气地一指点在此女眉心之上,采阴指力没入,令兮然意乱情迷,痛楚稍减,昏沉过去。

    帮此女彻底疏导药力之后,宁凡再不管此女。

    此女与舞嫣大为亲近,自己看在舞嫣面子上,暂时倒不宜动此女的。

    若不能收为鼎炉,对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小姐,宁凡根本毫无兴趣。

    将兮然的衣服剥光,抱着赤条条的小萝莉,直接放入药池,疗养伤势。

    看光便看光,此女嫁不嫁得出去,关自己何事。

    旋即,宁凡独坐石床,稍稍调息之后,端详着身前两个储物袋。

    其中一个,是舞嫣所有,治疗二女的万年灵药,大都是自舞嫣手中所取,宁凡倒也没亏。

    另一个,是兮然所有,一看此储物袋,宁凡一怔,始料不及。

    这兮然,难不成是个小富婆?

    化神后期修为,确实不弱,但从兮然的姓格来看,此女一不会偷,二不会抢,三不会杀人,根本不应该有多少钱。

    似宁凡四处杀戮、惹是生非,最多之时也不过有数亿仙玉而已。

    但此女储物袋,便有十亿仙玉!反观舞嫣,则只有七千万仙玉而已。

    除了十亿仙玉,更有25颗道晶,此物宁凡曾在欢魔拍卖上见过,是仙人货币,兑换仙玉的比例,是500万比一,而因为稀有,对下界修士而言,500万往往只是起拍价…

    除此,各类法宝、丹药,更是数不胜数。

    甚至,从此储物袋中,宁凡更发现数种足以重伤不死的贵重五转伤药。

    若早知此女身怀此等宝药,宁凡倒不必多此一举,给她吃下杂质药丸、令其痛楚恐惧的。

    “此女应该不仅仅是灵王宫妖妃,或许在妖灵之地,有另一个不低的身份。”

    宁凡颇为无语,他也只能如此推测。自己一身宝贝,大多杀戮而来,放在无尽海是富有,放在雨界八百修国则算得上富可敌国。

    但区区一个傻不拉唧的兮然,竟和自己同等富有…此女来头,定是不小的。

    收,收,收!

    舞嫣的东西,宁凡不动,但兮然的东西,都归宁凡了!

    有了这十亿仙玉,自己定可制作足够的阵盘,第三件太古神兵,可彻底完成最后一步,凝阵入宝!

    这第三件太古神兵,仅仅仙玉,便耗费了数十亿…这笔财富,足以颠覆整个上级修真国,此宝,自不容小觑的!

    兮然的储物袋中,好东西不少,唯有一物,让宁凡感到陌生、不解。

    那是一片芝草的叶子,带着一丝星光,颇为剔透,好似透明,可看清丝丝叶脉。

    这芝草之上,留有一丝巨熊气息,看情形,这片草叶便是巨熊追杀二女的原因。

    只是宁凡不明白,这一片草叶,分明是一种名为太玄芝的灵药,太玄芝这种品种,最多可生长到五千年药龄,作为四转丹药的药材。若地脉灵气特殊,也有可能生长到万年,用于炼制五转丹药。

    对寻常化神而言,炼制五转丹药的芝草,却是价值不菲,但对于兮然这种小富婆,应该不足以诱使她为此芝草深入巨熊巢穴吧?

    而那巨熊,堂堂半步炼虚,更无可能为区区一种万年芝草,不遗余力、死追二女…

    此草珍贵,毋庸置疑,但珍贵在哪里呢?

    “此草到底有何玄妙…””

    宁凡苦笑,自己辨识灵药的能力,已渐渐不好使了。乱古记忆的帮助,越来越小,曰后自己定会遇到更多无法识别的好东西。

    “这兮然,姓格软弱、娇柔,如此软弱个姓,却敢冒险入巨熊巢穴,摘取此草,必定是看出了此芝草的珍贵…能令一个坐拥十亿仙玉的小富婆都觉得珍贵,此草自是不凡的,而能看出此草不凡,这兮然对灵药的辨识能力,或许更在我之上的…此女之前说,她是玄药族的公主…玄药族…”

    宁凡眉头一缓。

    待兮然苏醒,自己一问,便可知此草有何珍贵。

    有窃言术,宁凡也不担心撬不开此女的嘴巴。

    “如此,在二女昏迷疗伤之时,我可趁机炼制阵盘、提升‘定星盘’的阵力…之后探探兮然口风,若这芝草当真珍贵、并于我有用,对此草、我自会争夺一番!此草被那凶悍巨熊所看守,我与那巨熊,则势必会有一战!且看此宝,届时能否防住那巨熊之攻!”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