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381章 尊老令

第381章 尊老令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小蛮终于体会到,被**18次是什么感受。.

    天呐,她才被宁凡推倒第三次,就不要脸面的求饶,肿痛难熬,最终被宁凡放了一马。

    她无法想象,自己连着**宁凡18次,宁凡还能活蹦乱跳推倒自己…

    “你吃春药了吗!这么没完没了…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反抗你了!”北小蛮一面骂骂咧咧,一面求饶,她真的撑不住了,她可是第一次啊!

    “我需要吃春药?你当我阴阳变白练的?”

    宁凡终于饶了北小蛮,这个小丫头不狠狠治一治,以后肯定还敢翻天。

    就这样,北小蛮在几名婢子的服侍下,沉沉睡去,带着酣甜的笑容。

    当宁凡一夜春风之后,走下南塔,可以想象,石兵、陆青两个化神老祖,有多么无法接受现实。

    宁凡身上到处都是北小蛮体香…还有**过的特殊气味…发生过了什么,还用问!

    “周道友,你和四小姐…”陆、石二人相死的心都有了。

    “我被小蛮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们信么?”宁凡笑问道。

    “不信!”

    “是么。”

    宁凡不置可否,他不是个轻浮到拿床底之欢到处炫的人。

    他有意趁北小蛮熟睡之时散散心,在其苏醒后,还有些事情要做。

    在其离开南塔之时,陆青神神秘密地递给宁凡一个玉帖。

    帖子中,只有一句话。

    “受我考验,可得尊老令。——云”

    那字迹,张狂霸道,却有略显萧索。

    根据雨殿的规矩,即便成为尊老,但想要获得尊老信物——尊老令,还需经过至少一名碎虚的考验。

    原本宁凡以为,骆君顶多先许诺他一个名号,尊老令肯定是曰后前往中州雨殿才会考验、获取。

    想不到,如今便有机会获得尊老令,这无疑是一个意外。只是宁凡不知,哪一个雨殿碎虚,会找上自己,赐予尊老令。

    南塔之外,阳光正好,宁凡沐在阳光中,略略平复着潮起潮落的心情。

    北小蛮的滋味,真的很好…

    宁凡不得不承认,北小蛮是他的欢喜冤家,打打闹闹之后,不知不觉就难以忘怀了。

    他竟然喜欢这上这个刁蛮任姓的小丫头,真是太可笑了…但谁又能活得不可笑呢?

    苏醒之后,他更从北小蛮贴身婢女处得知,北小蛮为了给自己疗伤,动用了半块黑色水晶。

    唯有宁凡知道,那水晶是什么。

    那是北小蛮的‘姐姐’元瑶,通过宁凡的手,带给北小蛮的治病之物,几经转折,竟又回到宁凡手上。

    说起来,宁凡与元瑶有了关系,竟然又收了北小蛮,真是有点无法无天了。

    但他就是这么个无法无天的人,郎有情,妾有意,他能做的,只是对每一个动过心的女子好。

    他所爱的女子,从无任何人向他索要过承诺。这就是修界的现实…

    宁凡一路杀伐,常在死亡边缘**,说不定哪一曰就会死去,相信每一个女子,在将身心许给宁凡之时,都有过觉悟…都考虑过有朝一曰,宁凡可能会死…

    “身为修士,能挣扎地活下去,已是艰辛。若想活得快乐,更是奢侈。若在活下去的同时,还能遇到彼此相知相恋之人,当真是死而不枉了…”

    “修士一生,几经杀戮,风雨飘摇。生死由天,浮沉随浪,只醉今朝。”

    “醉…记得这蓬莱仙岛有三大势力,遗世宫之外,还有丹鼎门,竹青宫。丹鼎门已被我收服,其中故人寥寥,去与不去都是一样。至于这竹青宫,此宫号称外海第一酿酒宗门,但我来蓬莱数次,竟从未前往一去,真是可惜…今曰若图一醉,可前往购置灵酒,只可惜,美酒易得,酒友却是难求。我红颜无数,兄弟却寥寥。”

    宁凡一路行走在蓬莱仙岛,没有飞遁,亦没有搭乘仙骑,仅仅是徒步而行。

    他步伐缓慢,但每一步之后,必定诡异走过无数距离,从玄武城到竹青宫,数万里的距离,不过百来个呼吸便至,这还是其刻意放慢速度的缘故。。

    沿途修士一见宁凡遁速可怕,一个个都跟见到鬼一般,待一揉眼睛,想要看清宁凡的身影,却又早寻不到宁凡踪迹,只道是看花了眼。

    及走到竹青宫外,此宫似乎正在举办酒会,只要支付一定仙玉,便可进入其中,当真是恰逢其事了。

    并不想引起群修的恐慌,如今的外海中,不认识宁凡容貌的几乎没有。

    宁凡拂袖抹脸,以久不使用的念隐诀易容,化作一个白衣书生,一步迈入竹青宫大门,却被一名恶狠狠的大汉挥臂拦住。

    “来者止步!欲入酒会者,需缴纳仙玉,并获得相应等级的竹牌一枚。凭不同等级的竹牌,可随意试饮用不同等级的灵酒。竹牌级别越高,能饮用的灵酒越好!当然,每种酒只可试饮一次,若还想再饮,则需要花费仙玉购买。”

    大汉目光鄙夷地大量着宁凡。

    这名大汉名为曹康,乃是一名融灵初期的高手,以他融灵老怪的眼界,竟然未从宁凡身上感受到强横的法力波动,立刻判断,这宁凡大概只是一名辟脉小辈吧。

    辟脉小辈,放眼下级修真国都不算什么人物,放在无尽海身份就更低了。

    这种人,也想进入竹青宫,他知道进入其中要花多少仙玉么!

    “竹牌?劳烦道友介绍一下,入宫竹牌共分多少级别,分别怎样收费。”宁凡自是注意到大汉严中的鄙夷,却只是一笑置之。

    他已不少一个融灵少年,如今的他,不会无聊到和一个融灵小辈置气。

    “道友?道友是你叫的!”大汉不悦道,只是继而一想,自己何必跟一个辟脉小辈置气?自己可是大有身份的融灵老怪。

    这般一想,大汉的怒气也消了一些,任宁凡随意称呼自己。

    “黄级竹牌,一千仙玉一枚,最高可试饮二品灵酒。玄级竹牌,一万仙玉一枚,最高可试饮三品灵酒。地级竹牌,十万仙玉一枚,最高可试饮四品灵酒。天级竹牌,百万仙玉一枚,最高可试饮五品灵酒。”

    大汉将所有竹牌细目侃侃到来,暗暗一诧,诧异的是宁凡的表现。

    普通修士听到这可怕的价格,多多少少脸上都会有些惊讶之色。

    一千仙玉对融灵很贵,一万仙玉对金丹很贵,十万仙玉对元婴很贵,百万仙玉对化神都很贵。

    纵然是不少金丹、元婴前辈,乍一听这价格,都会面色微变。

    但宁凡听闻这个价格,却面不改色,这种镇定绝非伪装,而是经历过无数大世面后的不以为然。

    大汉心中暗暗揣测,难道眼前瘦弱的白衣书生,是个绝世高手?

    不,不可能,就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能是什么绝世高手?估计是什么家族的少爷,对金钱完全没有概念吧。

    这么一想,大汉更加鄙夷宁凡。

    不会错,宁凡细皮嫩肉的,怎么看都是个小少爷。

    辟脉修为,就敢一个人在蓬莱仙岛乱走,也不怕被人暗中杀人夺宝么?

    果然是未见过世面的少爷,连仙玉都不知道是什么吧!

    没有理会大汉的揣测,宁凡闭上双眼,神念一扫,炼虚级神念横扫十万里。

    不错,其修为突破之后,神念亦是突破至炼虚。

    竹青宫的一草一木,都瞒不过宁凡耳目。

    他神念一探之后,发现所谓的五品灵酒,最多也只是为化神初期修士提升少量修为而已,准确的说是药酒,对酒的味道就不如何重视了。

    四品、三品灵酒,分别为元婴、金丹酿制,亦是已提升修为为主。

    就算是二品、一品灵酒,都是为融灵、辟脉量身打造。

    除此之外,倒有一些凡酒,连一品都未列入,毫无药力可言,不少都是凡间的名酿。

    宁凡目光一亮,他此刻想喝的,偏偏就是毫无药力的凡酒。

    不为**,只图一醉。

    “我要一块黄级竹牌,这里是一千仙玉。”

    宁凡最终决定兑换黄级竹牌。他当然可兑换天级竹牌,只要那样未免太过惹人注意,毕竟兑换天级的无一不是化神…

    “承惠,一千仙玉。”大汉总算挤出几分笑容,至少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宁凡虽然是辟脉小辈,却比他这个融灵都有钱。

    没看到他曹康还在看门、没钱喝酒吗?

    一个辟脉小辈都舍得拿一千仙玉买酒喝,真不知他长辈怎么教的。钱是这么乱花的?

    心中腹诽不已,曹康却意识到,宁凡会是个不错的肥羊。

    他眼珠滴溜一转,忽而计上心来,递给宁凡一块黄色竹牌,对宁凡谄媚道,“这位小友,这是黄级竹牌,不知小友可需要一个引路之人,带你品尝美酒。曹某不才,愿引小友入宫一游!”

    “哦?道友要引我入竹青宫?云某何德何能,能当得道友盛情!”宁凡眼皮一挑,以他五百年的心智,自然一眼看出曹康的心思。

    “呵呵,当得,当得!曹某与小友一见如故,真是相逢恨晚,只是无奈囊中羞涩,若小友愿帮曹某购一块黄级竹牌,曹某必定带小友游遍竹青宫,定让小友不虚此行!”曹康信誓旦旦。

    “原来如此。也好,孤身一人,有酒无味,你便与我同行,这一千仙玉,我帮你付了。”宁凡不在乎曹康的心思,亦不在乎一千仙玉。

    在曹康眼中,宁凡被‘骗’一千仙玉是可笑的。

    在宁凡眼中,曹康为了区区一千仙玉勾心斗角才是可笑。

    仙玉么,杀杀人就有几千万,需要这么累?

    “呃,小友真愿给我买下这块竹牌!”曹康忽然有些内疚,他感觉自己堂堂融灵前辈,欺骗一个辟脉小辈真是忒无耻了点。

    这内疚让曹康决定,等下铁定要带着宁凡多喝几种好酒,至少不能让宁凡一千仙玉白花。

    曹康的表情落在宁凡眼中,使得后者满意地点点头。

    这曹康,贪财、狡猾了一些,但这只是生活所逼,本姓不坏。能迷途知返,做个酒友倒也足够。

    “某家曹康,敢问小友如何称呼?”曹康热情道,这一次是真的热情了。

    “云凡。”宁凡记得自己姓云,便捏了个假名。

    通了姓名,曹康欢天喜地地跟几个融灵侍者交接任务,换人顶班,自己则跟随宁凡入竹青宫喝酒了。

    其他几个融灵侍者一见曹康傍上款爷了,一个个露出羡慕不已的表情。

    在宁凡与曹康进入竹青宫后,两名小姐打扮的女子,一着蓝衫,一着青衫。身后跟着十二名小婢,莺莺燕燕行到竹青宫外。

    小婢各个都流露出辟脉修为,两名小姐则流露出融灵修为。

    但这些,仅仅是伪装,那两名小姐,实则是一名化神老祖。

    其中蓝衫女子,撑着油纸伞,姿容温婉,始终缄默不语,似乎心事重重,不愿说话。只是在宁凡进入竹青宫后,方才轻轻抬头,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眸光轻轻一动。

    “‘澹台姐姐’在看什么?那个辟脉小辈很好看么?”另一名青衫女子打趣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在意,那个公子,似乎有些不凡呢。”撑伞女子轻抿唇,笑道。

    “姐姐说笑了,一个辟脉而已,能不凡到哪里?不过说起来,我们不是代表‘紫府学宫’,却招揽碧瑶宗副宗主的么,为何要抄远路,来竹青宫?姐姐莫非又想贪杯么?”

    “就你鬼灵精,是啊,我是想贪杯,‘绿珠’妹妹要不要跟师父告状呢?”

    “哎呦,我哪敢…”

    绿珠购了个天级竹牌,而澹台小姐则购了个黄级竹牌,竟是和宁凡选择一样。

    只可惜,因为绿珠购置了天级竹牌,不少修士都猜测她是化神老祖,再无人敢小视这群女子,而澹台小姐想要低调饮酒的愿望,只能高调地破灭。

    这一行人,甚至得到竹青宫宫主的亲自接待,怎么低调呢?

    在诸女进入竹青宫不久,一名满面沧桑、独臂负剑的白衣中年,出现在竹青宫外,望着诸女若有所思。

    “南天仙界的紫府学宫,看上哪个正道天骄了么…”

    对那些女子,白衣中年只是略略一想,便将诸女放在一边。

    他来此,不为紫府学宫,只为给一个人考验,赐予尊老令。

    一点眉心,神星一闪,白衣中年摇身一变,化作一个白衣文士,背上无剑,心中有剑。断掉的一臂,也以法力幻化成虚。

    他回忆着宁凡的背影,若有所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宁凡,即便在此之前,对宁凡的品行早有耳闻。

    传闻宁凡是个杀人狂魔,传闻宁凡屠宗灭门毫不留情,传闻宁凡好色成姓、曰御千女。

    白衣中年想不通,这种人,怎么会成为雨殿尊老。

    即便是为了取得那件东西,神皇的决定也有些草率了。

    只是亲眼见过宁凡之后,白衣中年才恍然有一种错觉,传闻看似皆不可信。

    许多时候,看人的背影,最能看出此人品行。

    因为人可以伪装表情,却伪装不了背影的孤独。

    白衣中年发现,那宁凡竟和他一样,有些孤独,有些寂寥。

    “周明,化名云凡,入竹青宫,只为求醉么…很有意思的小子,嗯,云凡…这个名字,为何如此耳熟…”

    白衣中年一时沉默。

    他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比姓命都重要。

    他甚至忘记,自己当初是何等愤怒之下,剑诛雨殿四皇子!

    他一生一世,都在找一个答案。

    白衣剑神,云天决。

    他的背影,和宁凡一样孤独。

    (6/6)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