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436章 意境圆满,斩忆道剑

第436章 意境圆满,斩忆道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赤岳剑派,位于雨界下级修真国——赤国,为赤国第一剑宗。

    宁凡立在赤岳山下,身旁则跟着傻兮兮的小纸鹤,一路欣赏沿途风景,心情愉悦不已。

    木海棠容貌变为纸鹤后,性格也一丝丝变化,最终几乎与纸鹤如出一辙。

    宁凡不管此梦是真是假,有他在,纸鹤无人可伤。

    他占用的是周臣的身体,修为亦是周臣16岁的水平。

    辟脉3层,着实很弱。

    幻梦之中,宁凡没有继承本尊任何修为、炼体境界,不过,意境力量还在。

    宁凡闭上眼,一片片黑色雪花在掌心凝聚。

    每一片雪花,都是意境力量,他的回忆意境,是以七梅风雪的形态存在。

    有回忆意境的力量在身,纵然宁凡只是辟脉3层,但放眼区区下级修真国的赤国,可以横行无敌。

    下级修真国,最强者为金丹,但宁凡,抬手可以回忆之冰雪冰封化神!

    除此,他还有陷仙剑意,亦可伤敌。

    “有我在,纸鹤无人可伤。只是据我所知,如今的雨界八百修国之中,并无赤国,似乎在万年之前便为人所屠灭…”

    “周臣的悲剑第一式,名为十年生死,如此说来,这残梦之中会流经十年岁月…”

    “想要破去此剑,离开幻梦,必须令我十年之内,不染任何悲伤。这场幻梦,最大的悲伤,自然是木海棠之死,给周臣留下无数痛楚。我只需护纸鹤十年,令其毫发无损,十年无悲,此梦可破!”

    许久之后,宁凡收了心思,领着木海棠登上山阶。

    赤岳山很高。有万丈,且是险峰,遍布虎豹虫蛇。在凡人眼中,赤月山便是绝世高山,不可攀登。

    木海棠只是一介凡人女子,气虚体弱,半日功夫。才爬上千丈高度,已是气喘吁吁。

    宁凡回眸一瞥,见木海棠香汗淋漓,蹲身将其背起。

    木海棠美目一阵恍惚,伏在宁凡背上,忽而露出大梦初醒的表情。

    “凡、凡哥哥。我又梦见你了!”很好,这木海棠的存在彻底抹消,幻梦将木海棠彻底替换成纸鹤。

    “醒了?”宁凡语气变得温柔,目光却是凝重起来。

    梦,果然十分玄妙,捉摸不透。你以为梦中一切是真,但醒来之后一切成空。只是镜花水月。

    但若说梦中都是虚幻,偏偏,纸鹤又总能一次次与宁凡梦中相会。

    梦中生死,是真、是假,真的很难说清。

    但宁凡愈加确信,纵然是在梦中,他也要守护纸鹤,不可令她在梦中受伤的。

    “凡哥哥。我好想你…”

    “我知道,你先休息一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宁凡心有千言万语,却只能苦笑,他一生奔波,杀人如麻,他也渴望早已返回越国。只是他有太多事还未完成,无法回去。

    山路间,只剩纸鹤叙叙的言语,宁凡侧耳倾听。偶尔有凶兽自山林窜出,拦在山路上,宁凡往往一个凶煞的眼神,便能将飞禽走兽吓得鸡飞狗跳。

    他的煞气魔威,同样还在。

    半日后,抵达山巅,已是夜半,月明星稀。

    恢宏的琼楼玉宇,带着氤氲灯火,漂浮在山巅云端,好似仙境。

    云雾间,一个个青年男女御剑往来,俱是剑修,这赤岳剑派,不愧为赤国第一剑宗。

    如此美妙的夜景,纸鹤却无心观看,早已困倦睡去。

    “来者止步!”

    忽然间,六名守山弟子拦在宁凡身前,挡住前路,每一人都有辟脉7层以上修为,人人负剑,英武不凡。

    目光飘过宁凡,一看后者只是辟脉3层,皆目露不屑。

    再瞟向纸鹤,一见纸鹤秀丽的容颜,皆恍然一怔,目光闪过惊艳之色。

    好美的女子!

    “吾为守山执事余威,你是何人!为何带一少女擅闯我赤岳剑派!”

    六名守山弟子之中,为首的一人出声,他有着辟脉8层修为,气势略略散开,朝宁凡震去,带着震慑之意。

    “我是,周臣!”

    宁凡随手拂袖,袖中生清风,震散余威气势,神情依旧古井无波。

    但六名守山弟子,却被宁凡拂袖一震的力量,震得齐齐吐血倒退,目光震撼!

    纵然是在梦中,宁凡也不会被辟脉小辈震慑,且他对六人窥觑纸鹤的目光着实不喜,略施惩戒。

    嘶!

    所有守山弟子包括余威在内,俱是倒吸一口冷气。

    眼前云淡风轻的负剑少年,竟是周臣!且这周臣,不过区区辟脉3层的修为,却可挡下辟脉8层的气势,抬手震伤六名执事弟子,手段着实惊人!

    “原来是周臣师兄,失敬,失敬…掌门早已下令,收周臣师兄为徒,为赤岳剑派大弟子,师兄若来宗门,可直接前往剑烟阁,闭关悟剑十年…十年之后,师兄若得百宗剑比前十,可自由离宗,无人可干预。”

    余威等人望向宁凡的目光,隐隐带有畏惧之意,不单单畏惧宁凡身份,更畏惧宁凡抬手伤人的恐怖实力。

    再无人敢多看纸鹤一眼,生怕触怒宁凡。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实力为尊的。

    “下不为例。”

    宁凡留下一句警告,背着纸鹤,进入山门。

    一路知客弟子,已被余威吩咐,恭谨为宁凡引路,左曲右折,最终抵达一座灵气极浓的楼阁,正是剑烟阁。

    阁中有12名仆从,每一人都有辟脉5层以上修为,都可算门中精英弟子,却被派来服侍宁凡。

    而那所谓的掌门师父,自始自终没有露面,收周臣入山门,亦无任何宗门考核。

    周臣从少年时代便是剑修天才,被赤岳掌门看中,早在山村之中并通过考核,故而入宗之后无须任何考核的。

    “我等见过周臣师兄!掌门已算到师兄此夜会至,令师兄早些歇息。明日会亲自前来剑烟阁,为师兄传功!”12名仆从面上恭敬,眼神深处却有不屑。

    “知道了。”

    “这名女子不可入剑烟阁!剑烟阁是开宗老祖所留阁楼,若无掌门之令,外人谁都不可进入!”几名仆从望着纸鹤,目露鄙夷,霸道阻拦。

    “她是我妻。我带她入剑烟阁,并无不妥,我所修者,是有情剑,师尊会明白。尔等若在阻我,死!”

    宁凡言罢。一股惊人煞气散开,震得众仆从弟子唯唯诺诺,再不敢有鄙夷、异议。

    他们无法理解,为何区区一个辟脉3层小辈,会有如此惊天的煞气!

    周臣少年得志,自是风光无限,但这所有的风光。在十年之后,都会化作彻骨的悲。

    纸鹤睡的安详,宁凡坐在床榻,守护其身边,盘膝打坐。

    他目光时时从这剑烟阁扫过,隐隐从这剑烟阁中感到一丝残损剑意。

    那剑意,是赤岳剑派开宗老祖留于阁中,并未凝聚成功。只能算半成品剑意。

    传闻那赤岳老祖,只是元婴修为,能摸到剑意边缘,已是难得,没有彻底凝聚剑意成功,不足为奇。

    宁凡闭上眼,体悟这一丝残损剑意。那剑意,飘渺如烟,令剑如烟,令烟如剑…

    手指轻抬。一丝飘渺如烟的剑光,徐徐从指尖升起。

    一夜,宁凡都在领悟这剑意,渐有所得。

    这飘渺如烟的剑意,与周臣的剑意,颇有相似。

    多半周臣日后的剑意,便是从这剑烟之中所悟。

    还需在幻梦等待十年,十年无悲,修炼此剑意倒是不错的选择。

    房门外,忽然飘来一道阴恻恻的冷笑,打断宁凡悟剑。

    “周臣,你倒是小心,离村拜师,竟还带着木海棠,虽说老夫未能在山村之内将其诛杀,今夜杀她,也是一样,必可破你有情道,毁你前程!”

    一名黑衣遮面的负剑道人,骤然潜入剑烟阁,指法融灵剑光,朝酣睡的纸鹤斩去。

    宁凡目光一沉,心有猜测,这藏头露尾的道人多半便是杀害周臣挚爱的元凶,令得周臣一生悲哀。

    他可杀周臣之妻,却休想伤宁凡之妻。

    “找死!”

    宁凡探手,虚空一抓,一股难以想象的剑意化作丝丝缕缕的剑丝,将负剑道人席卷,瞬息斩杀成血雾。

    道人怒目圆睁,带着无法置信的惊恐。

    他至死无法理解,为何一名辟脉3层的小辈,可抬手将他堂堂融灵灭杀!

    他想要求饶,但在宁凡手中,他连求饶都无法做到,只有死!

    死不瞑目!

    宁凡拂袖,袖中生清风,将道人死后的血雾散尽,不留一丝痕迹。

    以他的修为,若想对一个融灵杀人灭口,谁又能知。

    此夜,赤岳剑派副掌门命牌粉碎,莫名死亡,一宗大乱,无人怀疑是宁凡所为。

    宁凡斩杀此人,木海棠便不会死,如此,宁凡便不会有十年之悲,周臣的悲剑,伤不得宁凡!

    翌日,赤岳掌门前来剑烟阁,留给宁凡大量丹药、功法,随后匆匆离去,似是去追查副掌门身死之事。

    那是周臣恩师,对周臣极为不错。他的死,对周臣而言,是另一个悲伤。

    十年之内,宁凡足不出户,始终呆在剑烟阁,守护纸鹤。

    丹药有求必应,一些剑修功法也是准备周全。

    宁凡从未系统修练过剑术,在周臣的残梦之中,他从一介辟脉剑修开始,苦修十年。

    他的气息,早已是融灵后期,但对外宣扬的,只是辟脉10层。

    十年之内,纸鹤睡多醒少,偶尔醒来,亦是昏昏沉沉,但有宁凡守护,她从无任何危险。

    第十年,纸鹤的身影徐徐飘渺,消失于梦中。

    而一丝丝原本属于周臣的记忆,也在这十年之中,被宁凡夺得。

    宁凡护了纸鹤十年,直至纸鹤离开残梦,无人能害她。宁凡没有遗憾,自无悲哀,不会被悲剑所伤。

    只需在第十年,破去周臣的最悲一剑。则可败周臣。

    按周臣的记忆,他应是拜师赤岳、悟剑十年,十年之后剑比第一,方才获得离宗资额,返回山村。

    但周臣返回村中,却发现挚爱早已死去十年,造化弄人。直至那一刻。所有的荣耀都化作尘埃,所有的情都破碎,他斩去村中唯一剩下的垂丝海棠,削成木剑,苦修百年,只为报仇!

    宁凡没有参加剑比。直接化作一道剑光,离开赤岳,返回山村。

    周身的幻梦,都出现崩溃的动静,这是剑术被破征兆。

    轰!

    延续十年的残梦,在宁凡踏入山村之时,轰然崩碎。

    山村如十年前一般。平安喜乐,没有为人所屠,没有悲。

    木海棠在宁凡的保护下,亦没有死,没有悲。

    没有悲,悲剑便不是悲剑。第一式,十年生死,破去!

    梦中的十年。在外界只是一个眨眼。

    在这十年之中,宁凡打下了修剑的基础,倒是弥补了剑道的些许不足。

    受了周臣一剑,倒是受益匪浅。

    破去幻梦,现实之中的宁凡骤然睁开眼,目光精光一现,震碎周臣所有剑意。

    “你这第一式剑意。对我无效!”

    “什么!”雷臣阁外,三名窥虚眼见宁凡竟睁开双目、破去剑意幻境,皆是目光大变,就连红衣都微微诧异。

    纵然是问虚乃至冲虚老怪。被周臣一剑迷惑,都要沉沦于幻梦中,不可自拔。

    但宁凡,却直接在第一式时便破去剑意,苏醒过来!

    周臣目光露出一丝敬意,他一生与剑修斗法,能在第一式剑意便苏醒过来者,只遇到过三人,云天决、剑界剑皇、四天散仙,宁凡是第四人!

    他果然没看错,宁凡是一名剑修奇才,甚至单论剑道天赋,更在他周臣之上!

    “老夫一剑,分化四式,你虽在第一式苏醒,但四式剑意,可还未就此完败!第一悲,十年生死!”

    这一刻的周臣,与宁凡斗法,已不求胜败,只为切磋。

    宁凡点点头,示意周臣可全力出手,与周臣对阵,他的剑道亦可相互印证,大有提高。

    周臣剑锋一转,一股浓浓的悲哀,将宁凡淹没。

    “老夫16岁拜入赤岳剑派,与海棠诀别,却不知,那一日后,便是天人永隔,她死于孽徒之手,老夫却不知晓,待老夫知晓她死之时,已是十年之后,天人永隔…十年!老夫期待着与她重逢,期待与她长相厮守,期待了十年!等来的,却是我生…她死!这悲剑第一式,含有老夫毕生追悔,无法弥补,无可诉说,无法遗忘,无法回头!这一剑之悲,可杀斩窥虚!”

    嗤!

    犹如潮水的悲意,席卷雷臣阁。三名窥虚一见此剑,俱是深深畏惧。

    宁凡立在剑意中心,岿然不动,他只会被剑意闭锁心神一次,不会有第二次。

    心中传来一阵阵绞痛,那绞动,是无法守护挚爱的悔恨。

    宁凡目露感叹,若他所爱女子身死,而他十年后才知晓,必也会有这种绞心止痛、彻骨悔恨。所以,他之一生不可走错一步,决不可留下任何悔恨。

    所以,他宁负天下恶名,也要此生无憾!

    “崩!”

    他道心坚固,不为悲伤动摇,他张口一吞,将周臣十年生死的悲伤全部吞噬。

    他回忆着十年残梦中对那剑烟剑意的领悟,如同周臣一般动作,随手朝一旁木椅一抓,木屑粉碎,凝成一柄木剑。

    弱剑,强意!

    一股与周臣如出一撤的悲伤剑意,在木剑之上凝聚!

    “这一剑十年生死之悲,我也会!”宁凡语气平淡,似诉说一件不经意之事,却令得周臣目光震惊。

    他的最强剑意,竟被宁凡偷学了去!

    三名窥虚愈加无法置信,宁凡能破周臣第一式剑意,已是匪夷所思,还能学去周臣剑意,这如何可能!

    “此子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剑道天才,竟可一个照面偷学三长老剑意!”

    三人惊呼道,他们自不知晓,宁凡不是一个照面偷学的剑意,而是历经十年悟剑,从那残梦之中沿着周臣的修剑轨迹。将剑烟剑意领悟。

    而后,如周臣一般,融悲伤入剑烟之中,修出第一式悲剑。

    红衣冷眸微微动容,宁凡又一次出乎她的预料。

    周臣剑锋横削,凭第一式剑意无法战败宁凡,则需动用第二剑。

    “老夫拜入赤岳剑派。十年修至辟脉10层,得知挚爱身死,知仇人为融灵老怪,叛出赤岳,苦修百年,百年之后。结成金丹,血屠赤岳!我忍受思念之苦,百年独坐洞府,如坐枯禅,日日悲哀。十年生死,可斩窥虚,百年孤寞。可斩问虚!”

    宁凡猛然抬头,黑发狂舞,木剑亦模仿周臣之剑,在十年生死的基础上,延续百年孤寞。

    宁凡亦有孤寞,他的孤寞不是独守悲庐的寂寞,而是修真血海独自面对的孤独。

    他的孤独与周臣不同,但周臣的悲。他可以体会。

    立身于剑意之中,宁凡毫发无损,目光却越来越深邃。

    “第三式,千秋交错!第四式,万载漂泊!老夫灭赤岳,自那孽道人手中得到海棠一丝精魂,将那村头的垂丝海棠树。削成木剑,将她一丝魂魄,封入剑中,日日相伴。她成了我的剑!万载漂泊。唯她一剑相随,伴我生死,虽悲不弃!剑在我在,剑亡我亡!”

    “老夫无法突破冲虚,只因意境无法进一步提升,并非做不到,只是我不愿…老夫的悲哀,连老夫自己都会沉沦其中,只需舍弃所有悲哀,忘掉与她的所有过往,老夫可晋入冲虚,但我不愿!”

    “若突破修为的代价,是将她遗忘,我宁可舍弃修为!”

    周臣目露悲哀,他资质绝佳,若非舍不下将木海棠遗忘,此刻的他定然已是碎虚高手。

    但他舍不得…他放不下…

    一重重的悲之浪潮,没有给宁凡任何喘息,便再次将之淹没。

    周臣的悲意已催动至极致,他悲伤之中,有他的回忆,有他的道。

    越来越多的悲哀没入宁凡心头,宁凡的心反倒越来越坚牢。

    从一开始,他便不曾为周臣悲哀,如今,亦不会。

    他以回忆意境,窥探周臣回忆,周臣每一丝悲哀,他都知晓得清楚明了。

    十年生死,人鬼茫茫,百年孤寞,故坟凄凉。千秋交错,撕碎肝肠。万载漂泊,舍情入狂。

    宁凡闭上眼,好似如周臣般,在失去挚爱后,经历了万载千秋,一丝丝沿着周臣的记忆轨迹,却明悟他的剑意。

    悲剑四式,宁凡一一明悟,他眼中似有泪低下,仿若悲周臣感染,一旦泪落,则心悲,则万剑穿心。

    他睁开眼,回忆意境加身,渐渐无悲无喜,所有刺入心头的悲哀,皆被回忆意境一一吞噬。

    宁凡摊开掌心,一丝丝黑色的雪花,正徐徐凝成一柄黑色小剑,闪烁着诡异的大道光泽。

    这一柄黑色小剑,是以回忆力量吞噬周臣悲哀剑意所凝成。

    他的回忆意境,从大成,突破至圆满境界!

    宁凡吞了周臣剑意,却凝出属于自己的意境之剑。

    “十年生死,百年孤寞,千秋交错,万载漂泊,一切悲哀之回忆,并非不可斩断!我从你回忆之中,悟出一剑,此为…斩忆道剑!或许,可助你突破冲虚境界。若无法舍弃她的记忆,便扫去自己心中的悲伤,只铭记与她喜乐厮守的过往,亦可冲虚。斩!”

    宁凡抬手,黑色小剑腾掌飞起,一剑将所有悲意劈开。

    周臣只觉识海一痛,所有的悲伤回忆,但凡被这诡异的小剑劈中,俱都一一消逝。

    咚!

    他重重跪倒在地,眼露震撼。

    震撼的是宁凡借助其悲剑四式,凝出一剑,而此剑,可斩人回忆!

    周臣的所有悲意力量,都来自往昔的痛苦回忆。若回忆被斩去,则悲哀亦不复存。

    “你,败了!”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周臣,抬手收回黑色小剑,张口吞入腹中。

    今日接下周臣一剑,借助周臣万年悲哀,使得回忆意境圆满,凝出斩忆道剑,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收获!

    此剑在手,宁凡定睛细看,发现此剑有两大能力。

    一可抹灭他人记忆,二可斩灭他人意境。

    若还有人似周臣这般,以意境与宁凡对决,宁凡可凭斩忆道剑,一剑败之!

    “那黑色小剑,究竟是什么剑,竟能一剑攻破三长老所有剑意!”

    “看不透,看不透!此剑太过玄妙,非老夫可理解!”

    “老夫好似从某本古籍之中,见过此剑类似的传闻…此剑好像是…好像是…是什么来着…”

    三名窥虚震惊于黑色小剑的威力,喋喋不休。

    唯有红衣,血瞳闪过震撼之色,柔掌紧握道,

    “此乃意境道兵,古籍记载,唯有掌握第二步意境之修士,可在意境圆满之际,凝意境之力为大道之兵,有莫大神通伟力。”

    “什、什么!此黑剑,是道兵!这便是说,这周明所领悟意境,为第二步虚之意境,且更在化神之时,便将意境修炼至圆满境界!”

    “第二步意境!且不论此子领悟的第二步意境是什么,九界之中,几乎没有几人领悟第二步意境,纵然在四天仙界,能领悟第二步意境之人,绝大多数都是真仙!”

    “意境圆满!一般而言,唯有太虚老怪才能修至意境圆满,将虚字彻悟,此子尚未炼虚,意境便已圆满,前途不可限量!”

    三名窥虚眼中,露出深深的震撼之色。

    周臣半跪于地,眼中悲哀渐渐散去,露出一丝颓败之色。

    “小友不但接下老夫一剑,更反手一剑,破去老夫所有意境,单论意境强弱,老夫败给了小友…稍后老夫会取来40株十万年灵药,交给小友。请小友稍等片刻,老夫先自废一臂,向小姐谢罪。”

    “不必了,速去取药!”红衣言语冰冷,目光不悦、不耐。

    她可没说过,要斩周臣一臂,都是周臣自说自话。

    “呃…”周臣老眼一怔,大感困惑。

    当年的红衣,若有人违反其令,必杀之,斩一手臂都是轻的。

    如今的红衣,竟也会体恤属下,真是让人惊讶。

    “主人性格…有些改变!”周臣目露担忧,但愿红衣性格改变,是向着好的方面。

    目光再次瞥向宁凡,周臣深深一叹。

    宁凡吞其悲意,凝出黑剑道兵,着实让周臣震撼。

    “此子有让主人倾力招揽的价值,有获得十万年灵药的资格!日后,必会是主人复仇的有力援助!”

    (4/5)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