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527章 太古渔蓑图!

第527章 太古渔蓑图!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生方死两名老者各自踏立虚空之海,气势有若神明。

    晋君气息奄奄,抬头看着两名老者,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激动之色,“二位殿主,速速救我!我对六皇子还有大用,二位可不能对我见死不救啊!”

    “闭嘴!”

    副殿主方死冷哼一声,漆黑如墨的法力朝晋君一镇,交织成一条条黑色的鱼线,密密刺入晋君四肢百骸之中,在其身体之上刺出一个个极其细密的血洞。

    黑色鱼线也不知有何等神通,从晋君体内抽出一缕缕诡异黑气,竟压制住晋君垂危的伤势。

    殿主方生则面无表情,探手朝晋君隔空一抓,一丝丝白色法力立刻交织成一张玄奥的巨大渔网。

    方生一抖渔网,朝晋君方向一撒一收,便隔着万丈距离将晋君凭空摄离原地。

    再看时,晋君已不知如何出现在巨网之内,被方生摄至身边,随手一扔,连人带网扔在身后的几团仙云之上。

    “素衣侯!你既然想取晋君性命,便先与我二人一战!”

    二人冷冷望着宁凡,气氛剑拔弩张。

    宁凡眼神一凛,方死的鱼线十分诡异,具体神通无法看破。

    方生出手极快,渔网也十分诡异,若非宁凡目力惊人,几乎看不清他如何催动渔网摄走晋君。

    仅片刻间,宁凡已确信,这幽天殿正副殿主皆非易与之辈,是十分强劲的对手。

    同时,宁凡有些怀疑这二人的来意这二人,似乎并非是为救晋君而来,而像是别有图谋。

    二人表面上是想保护晋君、与宁凡一战,但言行却又有些自相矛盾。

    二人明明已救走晋君,却随手将晋君丢在一边这不合情理!

    若真像二人说的那样,晋君对六皇子有大用,重要到了非救不可的程度,这二人救下晋君之后,首要任务应是带着晋君离去,将保全晋君性命作为第一要务,而不应仍旧逗留此地,与宁凡纠缠不休,令晋君置身险地。

    二人的话亦有商榷之处,什么叫‘想取晋君性命,先与我二人一战’?

    这话就仿佛在暗示宁凡一般,若胜了他二人,便可随便斩杀晋君若想斩杀晋君,便必须与他二人一战!

    这二人似乎想用晋君当作诱饵,诱使宁凡与他二人一战

    “这二人之所以现身露面,是冲着我而来的么?”宁凡眼神微眯,隐隐有了猜测。

    他没有立刻与二人交手,反倒退后数步,一副冷眼旁观的表情。

    “既然此人对六皇子有大用,我便给六皇子一个面子,不杀他了,你们带他走吧。”宁凡故意指着晋君言道。

    “呃”

    方生方死二人一愣,显然没料到宁凡竟会放弃斩杀晋君,这与情报所记录的宁凡性格完全不符啊。

    按理说,宁凡被他二人屡次威胁之后,应该不顾一切大打出手才对,为何竟会退让?

    若宁凡不和他们一战,他们的计划岂不是无法完成了?

    如宁凡所猜测的那样,他二人之所以会现身此地,并非是为了救晋君,而是奉了六皇子云幽牧的命令,为寻找某物前来试探宁凡

    确实,幽天殿之所以扶植晋国,培养晋君,是因为晋君对六皇子有些用处。

    但那只是小用处,可有可无,绝对没有此次试探宁凡重要!

    六皇子令方生方死与宁凡一战,并于战斗中试探一些事情。为了这个计划,就算舍弃晋君也无所谓。

    方生方死并不知道,宁凡已经怀疑他二人动机不纯。

    眼看宁凡放弃斩杀晋君,二人再无理由与宁凡一战,方死冷哼一声,直接一步迈出,拦住宁凡退路,气势化作一座黑色巨岳,朝宁凡当头镇压而下,。

    “素衣侯何必急着走呢,老夫幽天殿副殿主方死,久闻素衣侯神通广大,今日特意前来讨教一番,道友不战而逃,是怕了老夫么!”

    方死明明已救下晋君,却执意要与宁凡一战,果然别有用心!

    宁凡眼神一眯,他假意说放过晋君,仅仅是试探两名殿主的动机而已。

    此刻他已有十成把握确信,这方生方死出现于此地,正是对他有所图谋!

    说什么救援晋君,只是借口而已!

    既然方死要战,宁凡何惜一战,他倒要看看,方死究竟有何图谋!

    “既然要战,便出手吧!”

    宁凡眼露寒芒,气势刺霄而起,如古剑悬于苍天,将方死的气势黑岳斩碎成无数碎石!

    这方死确实很强,但对如今的宁凡而言,却未必不可战胜。

    方死老眼微微一震,并未料到自己的气势会被宁凡随手破去。

    原本对宁凡的半分小觑之心全部打消,方死亦意识到宁凡是一个强劲对手,不再留手,腾空而起,向长空祭出一宝。

    “太乙五行轴!”

    方死没有留手,一出手便祭起五卷古老画轴,乃是他于某个密地寻得的古修士法宝。

    五张画轴之上分别画着不同画图,代表五行。

    五张画轴迎风展开,浩瀚的五行之力破图而出,化作五色极山,分别是金青蓝赤黄五色,朝宁凡当头镇压。

    每一座极山都有万丈之高,法力浩瀚,足以镇压问虚修士。

    五山合一,便是普通冲虚修士都可镇压!

    临水城中所有修士,都被方死的恐怖法宝可吓到了。

    若是让五座极山砸下,整个临水城方圆十万里都将被夷为平地,寸草不留!

    纸鹤、蓝眉、白鹭三女亦坐在越国席位之上,望着宁凡各怀担忧。

    宁凡望了望四周的芸芸修士,微微叹息。

    此地有不少修士都是故人,更有他挚爱的女子在此,无论如何,他不可能避开方死的攻击,只能与方死一战,绝不可以让五座极山砸落,伤害到那些倩影!

    “黄龙七令!”

    宁凡踏天飞起,骤然祭起七重黄龙令,演化七重黄天,以大法力托起七重黄天,逆苍升起,与五座极山轰在一处!

    五座极山一一崩碎,七重黄天也接连碎了五重,对轰的声势惊天动地,摧垮了一处处临水城的城墙,甚至有成片的宋国山脉在这对轰之中崩塌。

    见黄龙七令挡下五座极山,宁凡还未有半点放松,忽然目光微微一惊。

    却见那碎裂的五座极山之中,各自射出密如雨点的黑色鱼线,轻易便刺破了剩下两重黄天!

    在那黑色鱼线的攻击之下,黄龙七令忽然好似腐朽一般,一一粉碎,化作尘埃寂灭!

    “这黑色鱼线究竟是何神通,竟如此诡异,可令法宝腐朽!”宁凡损失黄龙七令,并不在意,这类法宝他要多少有多少。

    但方死的黑色鱼线神通,却着实让宁凡有些忌惮了。

    宁凡的肉身虽强,若是被那黑色鱼线击中,怕也要肉身腐朽的。

    就算是二星神兵,也未必能抵挡那鱼线的腐朽之力。

    宁凡眼中的惊异之色并未瞒过方死的观察。

    “哼!名震天下的素衣侯不过尔尔!”方死嘴上说着狠话,心中却十分失望。

    “此子似乎并不认识我这鱼线神通,那惊讶表情绝不似作伪难道他懂得舍兰宗的共死之术只是一个偶然?难道此子并未得到舍兰宗的道统传承,并不知晓那‘太古渔蓑图’的下落么?”

    方死微微摇头,不论如何,仍需再试探一番。

    他再次朝着太乙五行轴一点,催动此宝第二重变化。

    这太乙五行轴是一件古修士法宝,因为损毁严重,只相当于凡虚上品法宝的威力,但神通绝对不容小觑。

    此宝的神通变化共分三重,分别为五山五海五龙。

    之前方死借助此宝释放出五座极山的攻击,便是五山攻击。

    此刻他要施展的,是五海攻击。

    “疾!”

    随着方死一指点出,五卷画轴之中各自散出五行之力,化作五色之海,海浪卷天,将宁凡瞬间淹没。

    宁凡立身于海浪之中,忍受着五色海浪的五种攻击。

    水之冰寒,火之炎灼,木之吞噬,土之碾压,金之斩切

    只顷刻间,宁凡身上已落下不少伤口,血流不止。

    宁凡毫不犹豫召出元雷之甲,并借由黑星之术自愈伤口,总算挡住五色海浪的攻击。

    他踏着海浪,无视海浪的攻击,精气贯于双臂,仿佛有翻山覆海之力,双手猛然一撕,直接将海浪从中撕开!

    “嗯?他那元雷之甲倒是不弱,竟挡住太乙五行轴的第二重攻击了?但这又如何,凭他如今雷甲之威,可挡不住太古鱼线的腐朽之力。即便老夫所学得的只是太古鱼线的残术,但这残术便是太虚修士也未必可以接下!”

    方死法力飞速流泄,猛然掐诀,那碎散的五色海浪之间忽然涌生出无数黑色鱼线,朝宁凡密密麻麻刺去。

    宁凡毫不犹豫召出黑火八翼,一面疾退,一面取出几件凡虚法宝,向那鱼线抛去,以法宝消磨鱼线的威力。

    几件凡虚法宝一触及鱼线,纷纷被刺破,化为腐朽。

    饶是宁凡退得极快,元雷之甲都被那黑色鱼线腐朽出不少缺口。

    对这黑色鱼线的威力,宁凡再次有了清晰认知。

    除非他修为突破太虚,否则很难正面接下这些鱼线攻击

    “他果然不认识太古鱼线之术罢了,再以第三重攻击最后试探他一次吧。”

    方死最后一次催动太乙五行轴,五张画轴的五行之力化作五头巨龙,翱翔于苍天之上!

    炎龙,冰龙,土龙,木龙,雷龙!

    每一条巨龙都有六千丈之大,单独一条巨龙都有问虚无敌的实力!

    五龙合力攻击,便是冲虚修士都难以挡下合击!

    更重要的是,方死还会在攻击中夹带那可怕的黑色鱼线,偷袭宁凡。

    在方死看来,宁凡绝对接不下这一击!

    方死并没有斩杀宁凡的意思,毕竟宁凡对雨皇有用,没有雨皇的命令,谁也不敢动他。

    这一击,充其量会让宁凡受些伤势。方死最初的目的,只是试探宁凡而已,别无敌意。

    “不必看了,此子绝非老夫对手,此轮攻击结束,我们便带着晋君返回幽天殿,向六皇子复命吧。”

    方死对方生传音道,一副必胜的口气。

    伴随着他一指点下,五头巨龙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喷吐着五色龙光,只待五光一吐,宁凡起码会重伤!

    宁凡不躲不避,面对五条巨龙,只是闭上眼,心思飞转。

    想破去这五龙合击不难,就像破去五山五海一样简单。

    难的是如何应付藏在五龙攻击中的黑色鱼线。

    “那黑色鱼线,我看着有些眼熟,就像是那日送宁孤转世之时看到的白色道线一样那白线是生之道线,这黑线与生之道线类似,但力量相反,难道是死之道线?!”

    “不,不是真正的死之道线。方死施展的黑色鱼线,虽说类似于死之道线,却似是而非。他的鱼线之中,并无道力存在,只是刻意的模仿不会错,这黑色鱼线,定是模仿死之道线!”

    “如此说来,那方生之前施展的白色渔网,应该便是模仿生之道线的神通了小幽儿说过,生死道线是命仙才可掌握的神通,这二人能模仿命仙神通,难怪那黑色鱼线如此难以对付”

    宁凡睁开眼,抬起手掌,看着手中掌纹上一丝丝白色道线,若有所思。

    “方死只能模仿死之道线,我去看得到生之道线,以生克死,或许能破那黑色鱼线的神通”

    宁凡望着五条呼啸的巨龙,猛然催动扶离妖血,掐诀施术。

    天空之中依次浮现五座巨大的黑色墓碑,每一座墓碑之上都缠绕着黑龙虚影。

    五墓葬龙之术!

    方死召出的五色巨龙分属五行,五墓葬龙之术却专破五行!

    五龙死,黑龙生,五行死,五墓生!

    宁凡指诀一变,五座墓碑骤然砸向五条巨龙,将五条巨龙砸得吐血坠下长空!

    尤其可怕的是,五座墓碑忽然生出黑龙封印之力,将五条巨龙所含的五行之力全部封印至了墓碑中。

    五座墓碑继而砸落无数黑色碑影,轰在太乙五行轴之上。

    那飘扬于长空的五卷画轴,全部被墓碑击碎,全部毁灭!

    “老夫的太乙五行轴!”方死面色大惊,他万万想不到宁凡可以击毁他的至宝。

    第一轮惊讶还未消逝,第二轮惊讶却更猛烈的袭来!

    伴随着五龙封印,方死藏在五龙之中的无数黑色鱼线破出墓碑,如雨点般势不可挡刺向宁凡。

    这一次面对黑色鱼线的攻击,宁凡不再躲避,他抬起手掌,模仿着方死的黑色鱼线,抽出无数白色鱼线,洒向长空,与黑色鱼线对轰一处。

    滋滋滋!

    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响,只有诡异的滋滋声。

    两种颜色的不同鱼线,诡异地彼此抵消!

    方死的黑色鱼线之术,被正面破去!

    “怎么可能!”

    方死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十分确信,宁凡抽出的白色鱼线与太古渔蓑图绝无半点关系,只是现学现卖的法术!

    他无法置信的,是宁凡抽出的白色鱼线之中,含有极其可怕的道力存在,他根本不知道,那白色鱼线是何物凝聚!

    以方死的境界怎可能知道,宁凡抽离的白色鱼线名为生之道线!

    方死失神的一瞬,宁凡却震动黑火八翼,强袭而来!

    宁凡将一身法力、精气全部灌注在一掌之中,朝着方死隔空拍下一百零八重掌印。

    刑戮魔掌施展地越来越纯熟,以宁凡如今修为施展刑戮魔掌,竟然给方死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

    “不好!此掌不易接下!”

    方死望着刑戮魔掌的巨大掌印,目光大震。

    他最强神通,无疑是那太古鱼线之术,却被宁凡以生之道线给抵消掉了,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重凝鱼线。

    而他最强法宝太乙五行轴,则被宁凡的五墓葬龙术击毁

    以方死掌握的其他法宝神通,并无足以抵挡刑戮魔掌的手段!

    仓皇间,方死祭起一个青色小盾,挡在身前,并立刻化作遁光后退,试图躲避那魔掌掌印。

    青色小盾乃是一件凡虚中品的防护法宝,但只一瞬便被刑戮魔掌击成飞灰!

    方死遁光不满,但掌印的速度却更快!

    此刻的方死哪里还有之前操控鱼线的从容,只想拼命躲开魔掌攻击,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躲开。

    “啊!”

    一声惨叫当空响起,方死眼中带着浓浓的震惊,重伤吐血,坠落长空!

    他堂堂幽天殿副殿主,堂堂冲虚修士,竟败给了宁凡!

    望着如断线风筝坠下的方死,宁凡没有追击,只是立刻服下一颗恢复法力的丹药,冷冷望着长空之上某个方向。

    “阁下窥伺已久,还不现身么?”

    啪!啪!啪!

    长空之上无人之处,忽然响起一连串鼓掌之声。

    而一个身着黑色蟒袍的青年,忽然浮现而出。

    这青年长发扎在一侧,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双眼始终眯着,带着难以捉摸的笑意。

    此人明明在笑,却给宁凡一种发自骨子里的阴冷感觉。

    此人,很危险!

    “呵,素衣侯好手段,明明只是窥虚境界,却仗着古魔神通,击败了冲虚境界的方死,着实让本皇子惊讶不已”刀疤青年仍在微笑。

    “小心!此人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且其体内蕴有生、死二气,分明是领悟了生死道线的征兆此人不容小觑!”玄阴界内,洛幽提醒道。

    宁凡当然知道刀疤青年不容小觑,毕竟他能从此人身上感到极强的危机感。

    此人会出现在此处,宁凡已隐隐猜到此人身份。

    “赤天殿主宁凡,见过‘毒云皇子’!”

    毒云皇子名为云幽牧,在七位皇子之中排行第六,正是执掌幽天殿的皇子。

    宁凡心思飞转,暗暗思忖着云幽牧的来意。

    从方死的种种举动中,宁凡能猜出方死是奉了云幽牧的命令试探于他。

    具体试探什么,宁凡不知,但看云幽牧似无敌意,想必他们没有从自己身上试探出想要的东西吧。

    在宁凡思索之时,云幽牧忽然睁开双眼,幽绿的瞳孔闪过毒蛇般的寒芒,取出一副古老的画图,在宁凡面前展开一晃。

    “你从前可见过此物!”那语气,不容任何人撒谎!

    宁凡未料到云幽牧会有如此怪异的举动,却也没有任何异色,目光淡淡扫过那卷画图。

    毫无疑问,那是一卷刚化出不久的画图,墨迹还未干。

    画卷中,一个身着黑色蓑衣的渔翁,手持黑色钓竿鱼线,身旁望着白色渔网,正坐在江船之中,独钓寒江雪

    “没见过。”宁凡没必要撒谎,表情自然也无任何作伪。

    “是么,原来是一场误会,失礼了。”云幽牧再次眯起眼,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

    却忽而拔出腰间一柄幽绿的佩剑,出手如电地朝方死、晋君连斩二剑。

    斩向晋君的那一剑,直接将晋君斩成肉泥,元神都未逃出便一命而死。

    斩向方死的那一剑,则斩去方死一条左臂。

    “六皇子这是何意?”宁凡面无表情地问道。

    “素衣侯是赤天殿主,方死却只是幽天殿副殿主。今日方死对素衣侯出手,可算作以下犯上,故而本皇子出手,稍稍惩戒他一下,算是对素衣侯的补偿,希望素衣侯不要因为方死的些许小错,连带怨恨上本皇子”云幽牧仿佛永远只会眯着眼微笑。

    “当然,本皇子还可以给素衣侯其他补偿,只要素衣侯提出来,本皇子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宁凡沉吟不语,凝视着云幽牧,似要看破此人真意。

    此人行事全无章法可言,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在宁凡思考云幽牧来意之时,玄阴界内,洛幽却在看过那副图画后陷入深深的震撼之中。

    “太古渔蓑图!不会错的,这云幽牧所持之画,是仿太古渔蓑图的画作!太古渔蓑图那可是传闻中藏有‘生死道轨’的远古四图之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