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1180章 黑魔派

第1180章 黑魔派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凡悄然来到纯阳星,待临近此星一定距离后,忽然展开手段,召唤出一座六道传送门,一步踏入其中。

    纯阳星地核位置,本有无数准圣难破的高深禁制,可阻挡外人进入。

    然而宁凡凭借六道传送门的传送之力,居然无视禁制,直接出现在了地核内部!

    入目处,是一座建在地心岩浆中的青铜地宫。

    宫殿内,纯阳祖师正在古棺内呼呼大睡,忽然感应到宁凡进入地宫,顿时大吃一惊!

    “这,这怎么可能!我布置在地宫周围的禁制,蕴含了极为庞大的封号之力,就算是二阶准圣想要闯入这片地宫,也至少需要数月时间,才能破开这些禁制。此子居然能在不破坏禁制的前提下,直接传送到我的地宫内部,手段简直骇人听闻!”

    “他使用的传送门,很像古魔魔腔,但只是形似,其中蕴含的传送原理,远远高于古魔魔腔!从神通契合度,此神通居然是他自创!他居然能创造超越古魔魔腔的传送术!”

    “…五成一的胜算,比上一次的胜算减少了不少!此子不过将法力纯度提升到四劫仙王而已,居然强了这么多!”

    纯阳祖师内心震撼不已,才刚刚飘然飞出古棺,就看见鬼面银发的宁凡目露笑意,进了地宫内殿。

    “呵呵,道友好手段,真是让贫道大开眼界!道友这式自创传送术,居然能轻易突破贫道的防御禁制,恐怕末法时代单论传送术,没有几个人能超越道友了。就算是封魔巅那群性格自负的古魔,其魔腔恐怕也大大不如道友的传送术吧。”

    “纯阳道友谬赞了,雕虫小技,不值一提。”宁凡不打算在六道传送门上多谈,这让纯阳祖师微微遗憾。

    “道友今日前来,可是想购买炼纯诀的后续口诀?”

    “是。”

    “天道金可带足了?”

    “带足没带足赵某不知,不过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赵某想问道友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得知,赵某身上持有天道金银的?”宁凡大有深意道。

    “哈哈!问得好!老规矩,一个问题五百两天道金!”纯阳祖师漫天要价,显然是不打算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宁凡。

    他并不认为宁凡舍得花五百两天道金,换区区一个问题。

    实际上,纯阳祖师虽然能隐约感知出,宁凡持有大量天道金,但却无法感知具体的金银数量。

    末法时代,天道金银稀少。

    在纯阳祖师看来,宁凡能有一千两天道金就了不起了,不可能持有更多。所以他压根想象不到,宁凡其实持有两万九千两天道金。

    “五百两,真贵啊…”

    宁凡假装皱了皱眉头,好似犹豫了很久,终于掏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了纯阳祖师。

    “道友所言极是,五百两天道金确实有些贵了。这等钱财足以请动北天某些一阶准圣,为你出手一次了。哎,想必你是提不起这个问题的。你递给贫道的储物袋,多半是空的吧。贫道可不信你舍得花五百两天道金,只为询问贫道的底细…”

    纯阳祖师漫不经心地结果储物袋,百无聊赖地神念一探。

    然后,他惊掉了下巴!

    “居然、居然是真金!这是真正的天道金!整整五百两!一文不少!此子居然舍得花五百两天道金提问题!他究竟身怀多少天道金!两千两!三千两!还是更多!似乎有些低估此子了!不过此子花钱时又显得极为肉疼,显然他天道金虽比我猜测的要多,却还没多到离谱。乖乖你个无量天尊,这下发财了!”

    纯阳祖师毫不掩饰脸上的贪婪,匆忙将五百两天道金设下重重禁制收好,似乎是担心宁凡夺回此金。

    “哎,钱都花了,现在道友可以回答赵某的问题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赵道友,啊不,赵贤弟!实不相瞒,愚兄之所以能感知出贤弟身上的天道金,是因为愚兄身怀某种特殊的仙界封号,对于金钱一类的物品感知异常敏锐。虽说贤弟身上的天道金银藏得足够隐秘,但还是瞒不过愚兄的封号感知。”

    纯阳祖师前一刻收了宁凡的钱财,下一刻就开始和宁凡兄弟相称了。

    宁凡脸上继续装穷,内心则十分无语。

    果然如他所料,这个纯阳祖师是个视财如命的人!稍微给个五百两天道金,就能让此人待如兄弟,此人简直毫无底线,毫无节操!

    此人自称“不认父母,只认钱财”,原来并不是虚言相欺啊。

    “封号?看来小弟之前猜错了,小弟本以为纯阳兄是因为卜道修为超绝,这才感知敏锐,没想到是与封号有关。小弟曾遇到过一个佛修,此人同样继承了封号。他的封号为弥勒,却不知纯阳兄的封号是什么?”宁凡向来脸皮厚,纯阳祖师主动和他兄弟相称,他干嘛拒绝?便也和纯阳祖师兄弟相称,一点也不觉得不妥。

    一听宁凡还有问题,纯阳祖师大喜,“第二个问题,还是五百两!”

    宁凡“大吃一惊”,而后露出“为难之色”,“太贵了!不能便宜点吗?”

    “哎,贤弟还请谅解一二,封号乃是大事,是愚兄身上最大秘密,一旦被外人所知,后患无穷。考虑到回答问题需要冒的风险,愚兄开出这个价位已经十分良心了。”纯阳祖师无耻道。

    “好吧,小弟对封号一事实在是感兴趣,罢了罢了,贵就贵吧,再花最后五百两提问便是!”

    宁凡墨迹了差不多一炷香,才又取出五百两天道金,“犹犹豫豫”递给纯阳祖师。

    递到一半,宁凡好像后悔了,不想问了,想要把手收回来。

    纯阳祖师眼疾手快,哪会给宁凡反悔的机会,一把将储物袋抢了过去,哈哈笑道。

    “我辈修士言出即法,一旦做出决定,岂能犹豫反悔!道兄现在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小弟这便回答道兄的问题!不让道兄的钱白花!”

    什么叫见钱眼开?这便是了。

    宁凡给纯阳五百两,纯阳喊他贤弟。

    宁凡给纯阳一千两,纯阳喊他大哥。

    宁凡十分怀疑,如果他舍得把一身天道金全部送给纯阳,纯阳是不是都愿意喊他爸爸,喊他祖宗。

    身为一个临近突破二阶准圣的人,纯阳祖师居然如此见钱眼开,唯利是图,宁凡也是醉了。

    当然,表面上宁凡还要装出痛心疾首的样子,财不露白的道理,宁凡还是懂的。他越是有钱,越不能露富!

    “罢罢罢,钱都已经被贤弟装进口袋了,为兄再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你快给为兄说说,你是什么封号?”宁凡“叹息”道。

    他也不跟纯阳客气。既然纯阳喊他大哥,他便喊纯阳小弟。

    “嘿嘿,小弟的封号是财神,身为此代财神,小弟对于金银财帛的感知天生敏锐,更能通过消耗金银,使用一些特殊秘术…具体都有哪些秘术,道兄就不好多问了,就算给钱小弟也不会说的。”纯阳还是知道轻重的,没有将秘密全部吐露给宁凡。

    宁凡微微沉吟:原来纯阳祖师是封号财神…

    佛宗既然有弥勒封号,肯定还有其他种类的佛修封号。

    仙家既然有财神封号,肯定也有其他种类的仙家封号。

    封号和掌位一样厉害,也和掌位一样稀少。

    难怪纯阳祖师给宁凡的感觉十分强大,原来是一个封号准圣啊!知道了纯阳祖师的底细,万一宁凡和纯阳撕破脸,可以针对性地战斗,好处不小,这钱花的不亏。

    “嘿嘿,道兄还有没有其他问题?不再问问吗?”纯阳祖师一脸期待,他还想赚宁凡更多天道金。

    宁凡却不想再问问题了,摇头道,“不了,再提问,就该买不起贤弟的后续炼纯诀了。”

    一听宁凡不打算继续提问,纯阳祖师大感遗憾。不过,宁凡一提炼纯诀的交易,他又神采奕奕了。

    “小弟与道兄一见如故,这炼纯诀自然不会多收道兄的钱!这一点,大兄大可放心!仙王五劫的纯度口诀,五百两金;仙帝六劫的纯度口诀,一千两金;七劫口诀一千五百两金,八劫口诀两千两金,九劫口诀两千五百两金,一阶准圣口诀三千两金,二阶准圣口诀三千两,三阶大修口诀三千两…”

    纯阳祖师乐得眉开眼笑。

    什么叫狮子大开口?这便是了。

    如果宁凡傻到买下全部口诀,他可以再赚宁凡一万六千五百两天道金!

    不过纯阳祖师并没有太过乐观,根据他的一番观察,宁凡花钱时多有犹豫,显然所剩钱财无多。

    花了一千两金以后,宁凡大概只剩两三千两金了吧。

    “不把你小子身上所有天道金赚光,贫道枉为封号财神啊!”

    果然,如纯阳祖师所料!

    宁凡一番犹豫后,最终只买下了五劫、六劫的完整纯度口诀。

    又花了一千五百两金。

    “道兄不买七劫口诀吗?”纯阳祖师大有深意,试探道。

    “这,且容为兄考虑考虑…”宁凡犹豫道。

    在犹豫了整整一个时辰后,宁凡终于告诉纯阳祖师,他暂时不买七劫口诀。

    “暂时不买,说明此子剩下的钱,还够买七劫口诀,但也只够买七劫口诀了,否则他没有必要犹豫这么久…当然也有可能,此子是在故意迷惑我…”

    纯阳祖师眼珠一转,心中已有诸多猜测,但面上还是对宁凡和颜悦色,一口一个道兄,一口一个小弟。

    当宁凡离开地宫青铜殿时,纯阳祖师甚至“洒泪相送”,不舍道,“赵道兄,有时间记得回来看看小弟,若你改了主意,想买七劫口诀了,为兄随时欢迎你来买。”

    “哎,七劫口诀的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宁凡无奈长叹,而后告辞纯阳祖师,离开了纯阳星。

    宁凡前脚走,纯阳祖师后脚便擦干了分别的泪水,嘿嘿怪笑。

    “发财了,又发了一笔横财!只一次交易,便赚了此子两千五百两天道金,若是以财神封号之力吞噬这些天道金,我可以在十年之内暴涨两百五十劫法力!希望这小子能早点回心转意,回来买走七劫口诀,让我再赚一笔…”

    …

    同样的,宁凡一飞离纯阳祖师的神念感知范围,脸上患得患失的表情顿时一改。

    “我演得这么吃力,也不知那纯阳祖师信了我几成…”

    宁凡一直在装穷。

    这份演技未必能真正瞒过纯阳祖师的眼,但也足够令纯阳祖师将信将疑了。

    “此行一共花了两千五百两天道金,还真是被纯阳老儿痛宰了一刀。若我不装穷,而是稍稍露富,纯阳老儿恐怕还会宰更多。也因如此,我不能一次性买走所有口诀,即便我有这份财力。以纯阳老儿的无耻性格,若知道我钱多,绝对做得出当场涨价的事情…”

    “封号财神…此人之道似乎与金钱有关。我曾得到【落宝神光】的模仿神通,并将此模仿神通卖给了通天教,赚得三万金。若我拿出此术,多半可以吸引到纯阳老儿,即便纯阳老儿材料不足,无法修成此术…”

    “若我将落宝神光反过来卖给纯阳老儿,不知道能否从他手里赚回一些天道金…”

    “算了,在没有绝对碾压纯阳老儿的实力以前,还是不要和他过多接触的好。万一被他知道我身怀两万多天道金,又是麻烦…”

    星空中,宁凡翻看着完整的五劫、六劫炼纯口诀,若有所思。

    四劫炼纯诀,只要仙料足够,在哪里都能修炼。

    五劫以后的炼纯诀则不同,居然需要寻找极火之地,才能进行修炼。

    极火之地…难怪纯阳老祖整天待在纯阳星的地底岩浆之中,想必也是为了修炼炼纯诀,不断凝练法力纯度。

    宁凡取出搜宝罗盘,一搜之下,罗盘上出现了数百个大小不一的火红光点,每一个光点都代表一处极火之地。

    光点越大的地方,火元力越强,越适合修炼炼纯诀。

    其中,小光点有四百多个。

    中光点有十二处,纯阳宗便是其中之一。

    大光点只有四处。

    让宁凡始料未及的是,其中一个大光点指示的方位,居然是黑魔派的星球方向。

    除黑魔派所在星球外,其他三个光点都十分飘渺难寻,显然即便有搜宝罗盘,宁凡也很难到达目的地。

    “既如此,便去一趟黑魔派吧。说起来我还是黑魔派第972代掌门呢,既然来了北天,理当去看看真正的黑魔派,是何模样。正好此去还可以提纯法力,两不耽误。待修成了五劫、六劫口诀,再去找纯阳祖师买七劫口诀…”

    “说到黑魔派…我居然有点想念师父了,虽然师父总是为老不尊…”

    宁凡目光一柔。

    隔着时空,他似乎又看到当年的老魔,一边唱着难听的歌,一边种植着道果。

    而后宁凡目光又一冷!

    他想起了涅皇,想起了白魔宗!

    当年白魔宗利诱涅皇,令涅皇背叛了老魔,暗害了老魔。

    涅皇早已伏诛,白魔宗却还没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不好,很不好!

    对于年少的宁凡而言,白魔宗是天上的超级势力,只可仰视。

    对于如今的宁凡而言,白魔宗,不过蝼蚁!

    以宁凡的速度,不多时,便来到了两仪星。

    两仪星是黑魔派的主星,根据老魔的描述,在他全盛之时,黑魔派香火鼎盛,宗内有四万八千化神,七名命仙,又有老魔这位渡真真仙居中,放在北天也算不弱的势力了。

    然而现在呢…

    宁凡微微一叹。

    他只神念一扫,便感知出黑魔派的近况。

    命仙,已经只剩两人!

    宗内修士,加起来居然连一万人都不到!

    黑魔派没落了!

    自老魔沦落雨界,黑魔派日渐衰微,曾经的黑魔七大命仙,已有五人死在了修真路上。

    宁凡深信,黑魔派之所以没落,里面肯定少不了白魔宗的手笔!

    于是他雨念一扫,在数个星域外,找到了白魔宗。

    白魔宗欺过老魔,以宁凡的性格,本打算顺手将白魔宗覆灭。

    他是这么打算的。

    但不待他动手,白魔宗之内,忽有一道死气沉沉地准圣气息,从无尽地底传出。那是一名一阶准圣,神念带着极致地阴冷,朝宁凡所在星空扫了过来。

    宁凡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冰冷的神念!神念的主人,似乎不是什么弱小准圣呢!

    可惜的是,当那道准圣神念扫过星空时,宁凡已经不在了。

    “古怪,本仙怎么感觉被人窥探了,且还是从黑魔派的方向传来的,难道是错觉…”那神秘准圣摇摇头,继续在白魔宗地底的避天棺中沉睡。

    此刻,宁凡在哪里呢?

    在那名准圣神念散出探查的瞬间,宁凡解除了鬼面,藏到了两仪星上,和两仪星的本土修士混在一起。

    来到这两仪星,宁凡好似来到了主场!

    不知为何,身为黑魔派掌门的宁凡,只要立足于两仪星,则就连那神秘准圣的神念,都看不破宁凡的真实修为。

    也因为感受到了两仪星的古怪,宁凡没有继续陪戴鬼面。现如今北天万古以上的圈子,恐怕早已传遍了“鬼面银发,大修赵简”现身北天的事情。

    若是戴了鬼面,反而容易被那神秘准圣看穿身份,所以宁凡解开了鬼面。

    “古怪,为何只要我立足两仪星之上,便能感受到一股浩瀚力量加持己身…这两仪星,似乎有问题…不,不是似乎,是肯定有问题。小小的黑魔派,所处的两仪星为何会是北天排名前四的极火之地?此事师尊根本没有和我提过…”

    “更古怪的是,小小的白魔宗,居然有准圣在避天棺沉睡!白魔宗本身知道这个消息吗?还是和纯阳宗一样,压根不知道自己拥有准圣!”

    “白魔宗只是渡真势力,为何会有准圣…这不合理…”

    “我记得师父说过,黑魔派最初不叫黑魔派。四溟宗联盟内部,曾有某个古老宗门分裂为二,一是黑魔派,一是白魔宗,此为黑魔派前身…看来黑魔派的历史,并不像我想象地那么简单。师父有很多事情都没告诉我呢,不,不是师父不想告诉我,而是师父当年全盛时,也不过刚刚渡真的修为。很多秘闻恐怕连师父本人都没有资格知晓,如黑魔派的渊远历史,又如白魔宗地底沉睡的准圣…”

    “之前没料到白魔宗的水居然这么深,如此一来,短时间内想要覆灭白魔宗,倒有些不切实际了…”

    “看来我有必要,先弄清楚黑魔派、白魔宗的历史…”

    “先是纯阳宗,后又有白魔宗...北天准圣可还真是不少,不愧是四溟宗的总部所在。有避天棺延长寿命,北天的隐藏实力明显远超东天...这会是北天被封魔巅重点进攻的原因吗...”

    宁凡正自沉吟,忽有一道激动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道友是何人!为何在我黑魔山下闲逛!莫非你是来投靠我派的!”

    一名黑魔派碎虚老者降落到宁凡身边,兴高采烈打量着宁凡。

    此刻宁凡表露的修为,只有碎虚层次。

    于是,这名黑魔派碎虚,理所当然得将宁凡当成了远道而来的破碎虚空之修。

    随着黑魔派日益没落,已经很少会有高手主动加入黑魔派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老者当然很开心。

    “其实我是…”其实我是黑魔派的972代掌门!

    宁凡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不过他打住了。

    黑魔派、白魔宗的背后,还有很多谜团没有了解,在搞清楚这些问题前,宁凡不打算贸然暴露身份,以免引起那名白魔宗准圣的察觉。

    表面上,那名白魔宗准圣没有找到窥探他的人,便收回了神念。

    但宁凡何等感知!他隐约感觉到,那神秘准圣只是表面上收回了神念,暗地里还有部分神念锁定着两仪星,锁定着黑魔派,锁定着此地的一举一动。

    “嗯,在下确实是来加入黑魔派的,不知贵派还收不收碎虚弟子。”

    “收,当然收!哈哈,因为遗世宫三宫之争又起,北天宗门大战在即,我派正苦于无处补充战力,道友能在此事加入我派,解我派燃眉之急,我派必定会给道友一份满意酬劳的。”老者高兴道。

    “遗世宫三宫之争?北天宗门大战?那是什么?”

    宁凡本能得皱了眉头。

    如今北天正遭遇亘古未有的大灾难,遗世宫居然还在搞什么三宫之争,北天居然还在搞什么宗门大战。这些玩意,一听就像是在内部人争权夺利,自相残杀…

    若真是如此,遗世宫和那些参战的北天宗门未免也太不识大体了,非得挑这个节骨眼自己人搞事情吗?

    又或者,这里面还有自己所不知的内情…

    “道友居然不知道三宫之争?不知道宗门大战?在北天,但凡踏入碎虚境界,可很少有人不知道这些事情…莫非道友才刚刚突破碎虚不久?刚刚踏入碎虚的圈子?”老者诧异道。

    宁凡刻意表露的修为,是碎虚一重天。

    碎虚一重天中也有强弱,有可能宁凡已经在一重天待了成千上万年,也可能宁凡才刚刚突破碎虚不久。

    二者实力差距相当大!若宁凡只是刚刚碎虚的菜鸟,带给黑魔派的帮助会小很多。

    念及于此,老者有些失望、颓唐了。

    想当年黑魔派强盛之时,参加宗门大比的人,修为最低都是散仙、散魔。

    如今倒好,连刚刚碎虚成功的人,都要派上比武场了,何其悲哀。

    哎,多一个碎虚总是好事,聊胜于无吧。

    “道友请随我来,我带道友去见副掌门,副掌门会给道友安排一个合适洞府居住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