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合体双修 > 第683章 你是我的王后!

第683章 你是我的王后!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奴印?你有办法掌控一个准帝生死?”宁凡皱眉问道。

    “当然!我可是司苍转世,司苍一脉都是我的仆从,我可一言决定他们生死的!甚至可以操控他们的一切行为!哼哼,我厉害吧!”小明雀得意道。

    “此话当真?你的仆从,可就在我的身旁...”宁凡犹有些不相信。

    “在你身旁?好吧,若饼哥哥不信,我就演示给你看嘛,接下来,我会让那仆从满地打滚...打滚!”

    明雀隔着元瑶界,对太乌下了一个命令。

    她的声音是传音,唯有宁凡可听见,太乌是听不见的。

    但太乌却在一瞬间,身体不由自主地伏在云海上打滚,老脸之上满是无奈表情。

    他哪里不知,是自家小祖宗在折腾他。

    堂堂一个准帝,却当着宁凡的面在云海满地打滚,真是,真是...哎...

    宁凡无语了,他信了明雀的话。

    若一个准帝真的对明雀图谋不轨,大可用别的办法夺走明雀,不必自降身价、满地打滚...

    这种颜面扫地的事情,融灵修士都不会去做,更何况是统领明雀一族的大长老...

    抚了抚元瑶玉,将明雀放出,并让明雀解除命令,别让太乌继续丢人了,太乌毕竟是有尊严的...

    他对元瑶界中的诸人传音,示意危险已经过去,让思无邪等人稍稍放心。

    明雀俏立在宁凡身边,莫名其妙地看着太乌,“这个打滚的老头就是我的妖奴?长得好丑...停!”

    明雀一令之下,太乌终于不用满地打滚了。

    他苦笑不已的站起身,惭愧地看看宁凡。

    目光落在明雀身上时,却带着崇敬,二话不说。抱拳一拜。

    “属下太古,参见吾王!”

    明雀没有理会太乌,她侧过目光,看着宁凡,贝齿咬唇,眼中满满都是心疼。

    宁凡伤的好重,好重...

    这一刻的宁凡,仿佛多说一句话都吃力,却还强自站立着。

    只是他站的并不稳,身体不住颤抖。似随时会跌下云头。

    明雀小心扶住宁凡,眸中忽然露出滔天杀意,威严之极地看着太乌,“你,伤了他!”

    “吾王容禀!他的伤势非属下造成,而是葬仙族的古葬始祖,此人已被属下灭杀!”太乌满头大汗,匆忙解释道。

    “不是他,是他救了我们。”宁凡艰难地抬起手。拍了怕明雀的小脑瓜,微笑摇头。

    自灭七情之后,他每每露出笑容,都非发自本心。

    理论上。失了七情便应该再无任何表情,只是谁规定不开心就不能笑,不悲伤就不能哭?

    只是谁规定了,失去七情就感觉不到悲伤?感觉不到愤怒?

    心或许感受不到。但灵魂深处,却如何感受不到...

    “哦?原来你还是个好老头,救了我家饼哥哥?”明雀这才露出笑容。赞了太乌一下,“不错嘛,虽然长得丑点,但还算有点用处。”

    “呃...”太乌满头黑线,他自问年轻之时也曾是冥轮妖陆俊朗青年之一。如今虽然老了,却也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落在明雀眼中,竟然会很丑...

    好吧,丑就丑吧,他可不敢跟自家主人顶嘴的。

    “呃...”宁凡忽的双目血红,魔念又在作祟,他目光一黯,表情十分痛苦,已处在失控边缘。

    明雀一下子就急哭了,她从来没见过宁凡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

    他怎么了,他怎么了...

    “吾王休要惊慌,此子不过是被魔念噬心罢了,不碍事,不碍事,没个百八十年死不了。”太乌呵呵赔笑道,一句话,却不小心点燃了明雀心中怒火。

    不碍事,不碍事!人家饼哥哥都要死了,你还说不碍事!

    “大胆!我饼哥哥都这样了,你还敢笑!”

    “吾王息怒!”太乌大惊,连忙收起笑容,哭丧着脸道,“其实属下有办法帮他暂时压制魔念的,活个千年没问题...”

    “不行!我不许他死!千年也不行!你是不是能救他,是就马上救他!”

    “呃...属下最多只能助他封印魔念千年。魔念生之于心,必须灭之于心,最终还是要靠他自行化解魔念...而且封印魔念,需要用到我族太古冥轮的力量,我族族规,非我族之人,不可借冥轮之力施救...”太乌苦笑道。

    “谁说他不是我族之人!我是王,他是王后!”

    明雀一急,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宁凡苦笑,他大好男儿,竟成了明雀小丫头的王后...

    拍拍小丫头的脑袋,示意小丫头不要继续呼喝太乌了。

    微微将手臂抽出明雀的怀抱,宁凡对太乌一抱拳道,“因为一切缘故,明雀虽是贵族王女转世,却童心未泯,得罪之处,还望前辈不要怪罪。”

    “呵呵,她是吾王转世,老夫岂敢怪罪。我为王之奴,一切打骂责罚,都是理所当然。便是为王舍去性命,也是心甘情愿...不过王身上的变故,老夫也看出了一些,有了少许猜测...似乎有小辈算计了吾王啊,小友可知是谁干的!”

    太乌眼中一霎阴冷,他如何看不出,明雀是司苍与丹魔的结合体。

    且这一结合体,是人为造成的!

    以他的眼力,依稀可以判断出,算计明雀的,是一个渡真境小辈!

    哼!区区渡真境,敢算计太古冥雀的王,简直是找死!

    “此事容后再说,前辈可否助我封印魔念...”宁凡客气道。

    “当然可以...王的命令,老夫哪敢不从。”

    太乌一卷袖袍,众人已降落在地面上。

    “小友且闭上眼,尽力将魔念收拢于心,老夫会以我族冥轮之力,助你封印魔念千年。千年之内,你可一点点化解魔念。以你碎虚六重天的修为。最多一二百年,便可化解魔念的。”

    太乌言罢,隔空一指点在宁凡胸口,催动冥轮之力,徐徐助宁凡封印魔念。

    宁凡闭上眼,配合着体内冥轮之力聚拢魔念。

    明雀则在一旁紧张兮兮地看着二人,并不时对太乌威胁道,“臭老头,你要是封印不了饼哥哥的魔念,我让你在这里打滚一辈子!”

    “吾王请放心!王所看中的王后。属下自当全力相救!”太乌呵呵一笑,说出的话,让明雀满意地点点头,却让宁凡脸色铁青。

    又是王后...

    时间一点点过去,宁凡体内的魔念渐渐收拢于心,被冥轮之力所封印。

    此冥轮之力可维持千年,宁凡只需在千年之内一一化解这些魔念即可。

    “小友,从今日起,那式剑术不可再动用了。若再令魔念爆发,可不一定还能遇上老夫这种级数的强者助你的。”太乌目光凝重地提醒道。

    他从始至终跟着宁凡,自然看到宁凡如何疯狂的兵解自身、拼死灭敌。

    此事可一而不可再,从今日起。宁凡必须舍弃兵解式,直到他修为高到不惧魔念的那一天。

    “不能再使用兵解式了么...”宁凡苦笑。

    若非万不得已,他怎么会以兵解式搏命。

    魔念已然压制,宁凡体内却仍是十分虚弱的。

    太乌取出一颗九转之阶的疗伤丹药。送与宁凡。

    接着取出不少数十万年份的灵药,给明雀吃。

    而后摇身一变,变出一头百万丈巨大的太古冥雀。载着宁凡、明雀朝第一层飞去。

    离去之前,宁凡将化为黑冰的古葬之尸收走...那怎么说也是一个命仙之尸。

    如果给孽离吃,孽离的修为恐怕会获得不小提升。

    “哇!老头你飞得真快!”

    见宁凡暂时脱险,明雀心中一松,一面啃着稀世灵药,一面看着周遭急速变幻的风景。

    只十个呼吸,他们便已从第二层飞出古天庭!

    太乌的遁速高出宁凡太多!

    返回碎域上层,太古变回人形,助宁凡炼化丹药之力疗伤。

    宁凡盘膝于地,一面疗伤,一面将丹宗宗主算计明雀之事告知太乌。

    听闻之前袭击明雀的散仙常山便是丹宗之人,太乌勃然大怒!

    听闻丹宗宗主竟妄图将自家王女炼制成一颗丹药,太乌眼中寒芒闪烁!

    “东天仙界,丹宗!若非我冥雀一族是妖族巨擎,为四天公敌,不可擅入四天,老夫必入东天,将那丹宗一宗屠尽!”

    明雀听说自己竟被人屡屡算计,鼓着小嘴,包满灵药,惊讶地合不拢嘴。

    “什么!我竟然被人算计了,我竟然从来都不知道!”

    宁凡无语地看着小明雀,心中暗道,你就是个小吃货,知道才怪了。

    他想了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罗盘。

    那罗盘,是从常山储物袋中寻得。

    “这个罗盘,似乎就是丹宗宗主所制作,貌似可找出明雀所在方位...”

    宁凡将罗盘递给太乌,太乌手持罗盘,眼中杀气越来越盛。

    他没有多言,一把按碎罗盘,妖力一催,罗盘重凝。

    重凝之后的罗盘,功能已经变化!

    可逆向寻找丹宗宗主的下落!

    “只要手持这个罗盘,便能寻到那丹宗宗主的方位。这个罗盘,小友要不要!”

    要,就是接下了替明雀报仇的任务,借罗盘之力,寻丹宗宗主报仇!

    毕竟太乌身份特殊,若潜入东天,很可能还没走到丹宗,就被东天之内的仙帝所灭。

    能报仇的,多半也只有宁凡了。

    不要么...太乌也不会勉强宁凡。

    “要。不过如今的我,并非那丹宗宗主对手,这个罗盘,恐怕很久之后才能用到。”

    宁凡没有多言,接过罗盘收起。

    太乌忽然言道,“我想将王带回明雀族内,小友意下如何?”

    不待宁凡回答,明雀没好气地瞪了太乌一眼。“切,我才不想回去呢...除非,饼哥哥也去!”

    明雀满是希冀地看着宁凡,宁凡却笑着摇摇头。

    “我暂时不准备去妖灵之地。”

    “那我也不去!臭老头,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明雀摆摆手,一副打发太乌离去的模样。

    太乌苦笑不已,看着宁凡,示意宁凡帮他说说话。

    宁凡眸色一深,沉吟不语。良久,对太乌道,“如今的冥雀族,可是由司苍一脉执掌?”

    “是!”太乌如实道。

    “司苍一脉,有多少人?”

    “全族三分之一!真仙之上的强者的话,九成都出自司苍一脉!”

    “是么...明雀能一念操控他们生死么?”宁凡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自然!王若归来,全族无人敢伤害王半分的!”太乌保证道。

    他已看出,宁凡有些心动,想让明雀回归太古冥雀族。

    宁凡不得不心动。他心有担忧。

    丹宗宗主始终是一个定时炸弹,窥觑着明雀。

    宁凡无法保证,能在每一次丹宗来人之时护住明雀。

    且宁凡若是飞升,恐怕也无法带明雀同去。

    飞升问题他深思熟虑过。

    他不准备去古魔渊。也不准备去妖灵之地,多半要去四天某一天的。

    他身怀扶离祖血、魔罗祖血,如今修为不足,若去了妖魔横行之地。难保不会因为祖血一事惹来大祸。

    相比之下,去四天还是稍稍安全一些的,当然。西天仙界赞不考虑,那里是古魔修士的坟冢。

    若去四天,岂能带明雀同行?明雀是太古冥雀,是四天公敌,她去了,会不会被仙帝灭杀...

    若宁凡自己飞升,却将明雀留在下界...他岂能安心。

    “小雀儿,你真的不想回冥雀族看看么?”宁凡笑着抚了抚明雀的小脑瓜,第一次用上如此亲昵的称呼。

    明雀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心扑通扑通乱跳。

    她是明雀,也是司苍,实话说,她确实也想回冥雀族看看的。

    点点头,想了想,看着宁凡,又不舍的摇摇头...

    她才舍不得离开饼哥哥呢。

    “你不是喜欢吃丹丹饼么?我只会炼制六转丹丹饼,冥雀族内,想必连九转丹丹饼都有不少的,你不想去吃么...”

    “是丹饼饼好不好!你好笨,一次都说不对!”明雀撇了撇嘴,一想到冥雀族内有九转丹药可以吃,口水哗啦啦地就留下来了。

    吃了八转、九转丹药,她一定能很快变强吧,强的匪夷所思...哼哼!谁让她的体质这么逆天呢。

    只是...

    明雀不舍得看了看宁凡,咽下了口水,摇头道,“他们做的饼,没有你做的好吃...”

    “怎么可能...”宁凡摇头失笑。

    “就是没有!就是没有!反正我不走!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所以赶我走!”

    明雀一瞬间就要哭了。

    宁凡眼中愧色更浓,轻轻将明雀拥入怀,拍拍背哄道,“这里太危险...”

    他不知该如何向这小丫头解释,她有多么危险。

    丹宗宗主此次没有将明雀带回,定会继续派人捉拿。或许,丹宗宗主还有别的办法查出明雀的下落...譬如,利用卜算之术。又譬如,他还有其他罗盘、秘宝...

    若他亲自下界呢,若他请强援出手了,若他派数百散仙降临雨界呢...

    宁凡死也不愿看到明雀被人捉走的那一幕。

    他可以为明雀拼上性命。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拼上性命就能改写结局的。

    “我有危险,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你会一直保护我的,对不对!”明雀信任的看着宁凡。

    她知道,无论她有什么危险,宁凡都会拼死相救的。

    “对!”

    宁凡沉默了,他再也说不出让明雀离去的话语。

    太乌无奈地叹息连连,他如何看不出,自家的王已对宁凡情根深种了,只是当事人似乎根本不知情为何物。

    “王,你有所不知。就在刚刚,这位小友为了保护你,差点死在古葬老祖手中...”

    “什、什么!”明雀小脸瞬间失了血色。

    她根本不知,当她躲在元瑶界中时,宁凡已在外界萌生了拼死的想法,点燃了祖血、元神。

    “若非老夫出手,这位小友已死。如今还有一个四天真仙盯着你,在打你的主意,若你留在小友身边...”

    太乌话未说尽,明雀已知其意,她不笨,只是有些纯真而已。

    明雀露出怔忡的眼神。

    若她继续留在宁凡身边,会害了宁凡,是么...

    “不会!”

    宁凡一眼看破明雀心思,果决道。

    他冷视太乌,他不喜欢此人误导明雀的言语,他不想让明雀愧疚、不快乐。

    太乌讪讪一笑,避开了宁凡的目光。

    明雀轻吸一口气,忽然一笑,看着宁凡,“饼哥哥,下一次换我保护你,好不好?”

    “我的修为好弱,一点都帮不上你。我想回冥雀族,我想吃掉冥雀族所有储藏,我会变得比这个臭老头更强大,我要帮护你,你是我的王后!”

    咳咳咳...

    宁凡干咳几声,面对明雀的豪言壮语,竟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我的王后...你是我的王后...

    他是男人好不好,干嘛要去当别人的王后。

    不过宁凡倒是相信,以明雀的变态体质,吃光准帝坐镇的太古冥雀族,说不准直接就突破仙帝了...

    冥雀之王,加上放在丹魔里都算百万挑一的丹魔体质...丹宗宗主究竟知不知道,他创造了一个何等变态的强大敌人...

    “我决定了,我要回冥雀族!不过不是现在,什么时候饼哥哥飞升,我什么时候走!这段时间,我要多陪陪树阿公...对了!”

    明雀忽然望向太乌,腹黑一笑,“你叫太乌是吧...小乌乌,你这么厉害,有没有办法让一个树化的散妖树精重新恢复行动能力!”

    “呃...这个有点难...”太乌满头大汗,他有一种预感,明雀又要给他安排苦差事。

    “有点难,就是可以办到了?太好了!阿公可以摆脱树身,恢复行动能力了!”

    明雀喜笑颜开,木罗照顾她长大,她将木罗当成最亲的人,能助木罗脱离本尊树身的桎梏,真是太好了。

    “对了,小乌乌,还有一件事...”明雀眼睛一亮,太乌立刻满头大汗。

    “王还有何事吩咐?”

    “你有没有办法,让死去多年、残魂寄于竹中的人复活?”

    “复活...做不到啊。”

    “让她残魂稳固,恢复行动自由,可自由脱离竹林呢?”

    “这个...很难...”

    “好!就这么定了!嗯,等等,小乌乌,你这个储物袋,不错嘛...送给我好不好。”明雀笑嘻嘻道。

    “当然可以,若王需要,属下便是将性命交出,也是心甘情愿!”金乌老眼一凛,将储物袋解下,交给明雀。

    “很好。”

    明雀嘻嘻一笑,下一刻,将储物袋递给宁凡。

    “准帝的储物袋,喜不喜欢?我好不好!”

    宁凡一怔,太乌则傻眼了。

    都说女心向外,这也太外了吧。

    明雀拿了他的储物袋,直接送给宁凡,这,这...

    虽说这个储物袋只装了一点点东西,重要东西都放在族内,但是这一点点东西,是对于准帝而言的。

    对宁凡这个碎六修士而言,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是不是太珍贵了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合体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合体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