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三十七章 易容去王府

第三十七章 易容去王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氏病逝后,棺椁被运回云家墓地中安葬,待云玄昶百年以后,再一同夫妻合穴。

    可许泽韬知道妹妹已对妹夫心灰意冷,怎么愿意妹妹在死后还跟这男人相对?

    于是许泽韬自掏腰包,在云家墓园中单独葺了一座大坟给妹妹独葬。

    坟茔比地面低三十尺,内设机关,防腐防湿,分为里外两层,里面一间存放许氏的主棺和陪葬品,外面一间灌满了水银,又注射了毒瘴气来。

    许泽韬说是为了防盗墓贼,其实相当于彻底封死了坟墓,阻止云玄昶百年后进墓与妹妹合葬。

    一个埋死人的坟墓,丢进个的活生生的人,就算不被吓死,也得被里面那水银和瘴气给熏得溃烂流脓。

    而这个过程,又不是一天两天…

    这便是大姐说的,要陶嬷嬷向许氏阴灵忏悔!?

    云菀桐终于明白为何姨娘白了脸。

    *

    月黑风高。

    泰州,郊外,云家祖坟。

    苍穹下,白色大理石打造的奢华墓穴,泛着叫人汗毛直立的冷白光泽,野外乌鸦啼叫着,气氛阴森可怖。

    家丁将人拖下马车,墓穴外门已开了,宛如张口嘴的恶兽,马上要吞人入腹。

    “呜呜……”口中塞着帕子的陶嬷嬷见到白森森的墓碑和坟包,屁滚尿流,再见家丁的举止,明白了要禁受的恐惧和折磨,小腹一疼,吐了几口。

    家丁闻到一股异味,嫌恶地皱皱鼻子,还以为陶嬷嬷尿失禁,再一瞧,金黄液体,微微泛绿,气味很苦,这老婆子,竟然吓破了胆,胆汁都流出来了!

    “快点,别磨叽!”坟墓门前的家丁这次的管事人,催促,“里面的瘴气是西南沼地的,厉害着呢,我光站在门口就有点儿头晕脑胀,猫爪挠心了,赶紧的,将人丢进去!”

    家丁加快脚步,将陶嬷嬷往墓里推,冷笑:“别说大小姐狠心!墓穴里面,还给嬷嬷留了水和食物。”

    她是不让自己那么早就死,在死人墓穴中多受折磨!陶嬷嬷牙齿打颤,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最后一次呼吸到尘世空气,余下的生命便要被活埋在里面!再也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却还活在这世上,还有比这个更恐怖的吗!?

    合上墓穴外门的前夕,陶嬷嬷自知挣扎无用,脸上露出阴涔涔的笑:“麻烦帮奴婢转个话给夫人。”

    管事人疑惑上前。

    陶嬷嬷眸如坟场中的绿幽磷光,瘆人地狂笑:“大姑娘啊大姑娘,你别以为你娘就是什么好货色!有件事藏在奴婢肚子里多年了,连白氏都是不知道的……老爷冷淡先夫人,除了白氏夺宠,还有另一个原因呢……”说完,附在管事人耳边,声音如同山谷幽魂。

    陶嬷嬷虽然恨白氏没救自己,可更恨云菀沁,她要要让白氏利用这件事狠狠打击云菀沁!

    管事人越听越头皮发紧,狠狠将陶嬷嬷推入墓穴!

    伴着一声与人世隔绝的惨叫,墓门哐啷合上!

    “这婆子叫你转告夫人什么?”另一名家丁奇问。

    这事可大可小,不知是真是假,管事人还有点分寸,跨上马车:“带给夫人的话,你有什么资格问?快赶路回去!”二人再不多说,上车绝尘而去。

    不远处的槐荫后,施遥安立刻翻身上马。

    寿宴那天之后,夏侯世廷下了命,暗中注意云菀沁的举动。

    注意?施遥安苦笑,云大小姐是高门大院里的小姐,难不成要自己天天施展轻功、越过侍郎府?只能在府门口徘徊,随时观望。

    前天黄昏,他见云家下人带着个老婆子上车出城,听说是云菀沁下的命令,有些怪异,尾随而来,见这老婆子被活埋于坟墓中,本以为是普通的惩治家奴,没想到还有后情!

    ——那老婆子临死前,似乎抖出了什么秘密?

    *

    两更时分,云府两个家丁刚出了泰州城门,经过一片浓荫小道,一名年轻男子跨坐马背上,挡在前方。

    管事人以为是绿林上的劫匪,停住马,客气地抱拳苦笑:“这位爷,咱们就两个粗陋的汉子,只是大户人家的奴才,不是什么美貌女子,出来是给主子办事,身上也没带银子……”

    “爷不劫财,更不劫你们的色,刚刚那老婆子对你说了什么。”施遥安开门见山。

    管事人目瞪口呆:“你是是什么人,你跟踪我们?我又为何要告诉你……”

    施遥安跃下马,懒得多说,将他衣襟一抓,拉下车,亮出腰际一块玉佩。

    京城官宦人家的家奴见识不少,许多达官贵人的信物都见过。

    紫绶,龙纹,是夏侯皇族的标记!

    管事人大惊:“大人的主子是皇室宗亲中的哪位?”

    施遥安好笑:“废什么话?不管哪位,都能将你碾成尘埃。”

    管事人一愣,只得乖乖和盘托出。

    听着听着,施遥安眉头蹙紧,稍一度量,抽出一袋鼓囊囊的银袋甩到他怀里:“从今后,不要再在京城出现!”

    袋中的银票和元宝,是五辈子都难赚到的!管事人大惊,却从施遥安眼中读到了不容反驳,咬了咬牙,抱着银袋背朝马车,在夜色中头也不回的跑了。

    施遥安眼光落到后面那名并没听到陶嬷嬷遗言的家丁身上,抽出金鞘跨刀,在手腕上比划了两下:“自己回去还是要我送你?你这个同僚……回去后,可知道到时怎么说?”

    家丁也看到了那面玉佩,惹着皇家不是好玩儿的,看管事人都跑了,慌着点头:“小的自己回去!小的明白怎么说!”

    *

    侍郎府,正厅。

    两个人去办事儿,一个人回,管事人还是中途落水身亡,尸体都冲不见了?

    这要多蠢的脑子才会相信?云菀沁目光如霜,盯着回来后汇报情况的家丁。

    刚送走了一个触犯家法的婆子,家丁已领会到这大小姐的厉害了,三两句盘问下来,终于道出一切。

    云菀沁大脑一转,整理出以下几点。

    一,陶嬷嬷临终有话带给白雪惠。

    二,那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听上去,跟娘有关,对自己也不利。

    三,皇家神秘人从管事人口中逼问出,将管事人赶走了。

    “那人长什么样?”云菀沁眼眸沉下来。

    家丁哼哼唧唧地描述了一番,初夏脱口而出:“小姐,这相貌……好像在哪里见过?”

    果然,是寿宴上见过的,——为秦王挡过魏王的一个侍卫。

    背后人不必说,便是秦王了。

    云菀沁将家丁打发下去,回了盈福院,坐在玉镜台前,沉吟片刻,手一举,拆掉玉簪,秀发流水一般倾泻而下。

    “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初夏讶异。

    “给我去拿一套男装,再将锦重屋里的男子发冠和发箍拿几个来,还有,找几个布块,我塞靴子里垫身高!”云菀沁笃定吩咐,“我要去北城的秦王府。”正好,前几天她将白雪惠曾给自己购置的寡淡衣裳都收了,重新采买了一批更适合自己的女衫,当时心眼一动,偷偷多买了几套男装,以便不时之需。

    初夏:“……”

    云菀沁前日刚看过一本易容录,眼下正好练手,已拿起梳妆台上的眉黛,一点点地染起来,原本柔美纤细的眉形在巧手勾画之下,英姿勃勃了许多,又将几种粉调和成比自己肤色深一号的颜色,扑了扑脸颊,转头催道:“愣着干嘛?你说,是扮个清秀小生,还是邪魅公子?反正威猛大汉我肯定是扮不来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