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六十五章 复宠

第六十五章 复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宁熙帝询问,赫连氏回答:“是嫔妾发上擦的发露,是不是冲撞了皇上?”

    当年在蒙奴国的草原上,第一次遇见赫连氏,吸引宁熙帝的除了她的容貌,也有她身上的香味,那时,她正在采鸽子花,浑身盘绕着鸽子花的幽香,后来,赫连氏被指定为和亲的人后,也随太子兄长伺过几次宴,宴上,头插过雪白的鸽子花,仍是幽香满绕身,也让年轻的宁熙帝着迷。

    如今重新嗅到这花儿的味道,已过中年的宁熙帝竟然勾起了年轻时的浪漫情怀,本来就有点儿犹豫到底去不去常宁宫,这下,干脆将茶盅一放,微微一笑:“怎么会冲撞?”话音一顿,起了变化,眼神微微发赤,有些动情,声音也浓沉起来,“玉烟,朕今晚上瞧你,竟像十几年前那个小姑娘一样,那日,你就这么像草原上的兔子一般,跑到了朕的眼里。”

    “皇上居然还记得。”多少年了,宁熙帝都没喊过自己的闺名了,赫连氏红了眼圈,这一哽咽,半真半假。

    除了感怀宁熙帝还记得旧情,她更是舒了一口气,这场灾劫过去了,只要自己好,世廷也会好。

    没料到,最关键时候,竟是皇儿送来的发露发挥了作用,阻了皇上的脚步……赫连氏心中暗中一动,已叫章德海去查过了,做这发露的是兵部左侍郎云玄昶家的嫡长女,世廷一向深居简出,就是有女子贴上来,一副脸也能将人家给冷死,怎会与那位云小姐相识?连人家的私制小物都收了,两人关系肯定不浅。

    赫连氏正在沉吟,宁熙帝眼神更是浓敛,笑意蔓延:“玉烟在想什么?晾着朕不管了?”

    赫连氏这才强颜一笑,迎了上去。

    不管怎样,这次若重获圣宠,幕后功臣,便是那云侍郎的女儿。

    帘子外的总领大太监姚福寿一看,知道了,今儿晚上,皇上不走了。

    这赫连贵嫔,经过今夜之后,恐怕翻身了。

    姚福寿扭头出去,朝银儿道:“走吧,回去禀报你家主子,皇上今儿歇在萃茗殿。”

    银儿是宫中大红人的奴婢,自然性子大胆,还不相信,伸长脖子往里面看。

    姚福寿已经一个拂尘甩了过来,将她打退了两步:“胡闹!说了走走走!”

    等姚福寿再进去时,帘子内,已是有些浓情蜜意的衣裳摩挲与男女缠绵声,登时老脸儿羞红,打了个手势。

    殿内人统统退了下去。

    *

    侍郎府,主院。

    白雪惠听到宫里妹妹托人传来云家的口信,先是喜出望外,又是愤愤不平,恨不得要找慕容家拼命。

    喜的是霏儿终于有了归属,那天杀的慕容家终于要了!

    愤愤不平的是,那慕容家竟还在讨价还价,到头来,竟跟自己个儿当初一样,是个妾!

    听完传话,白雪惠拳头一扎:“不成,当妾有个什么用,还是个奴婢!”

    来侍郎府带口信儿的是女官所一名年近四十的管事嬷嬷,姓李,瘦削脸庞儿,一对眼儿精光雪亮,活灵活现,穿一身孔雀蓝缠枝大花暗纹对襟比甲,带着两名小太监。

    这李嬷嬷是白令人的下属,经常出宫给宫里的贵人办货,出入民间和宫廷向来方便,与白令人在宫里交情不错,加上白秀惠是皇后身边的大红人儿,哪个不想巴结,这次趁着出宫,特地上门,为白秀惠带话。

    见白氏咬牙切齿的,李嬷嬷奉劝:

    “云夫人,二姑娘那事儿,老奴也曾听说过。老奴同白令人熟稔,交情好,不怕劝您几句,您别嫌老奴我说话难听啊,二姑娘闹出那样大的丑事,就算嫁个平民百姓当正妻,清白一点儿的人家都还不愿意呢,何况是归德侯府,慕容家已经松了口风,愿意让二姑娘进门了,虽说是个妾吧,但还是有奔头的不是?又说个不中听的话,云夫人您,当初不也是从偏房起来的么?二姑娘长得貌美,与慕容二少又有感情,先嫁过去,牢牢占了二少的心,再霸住他的人,再想法子慢慢熬嘛,指不定哪一日就跟您一样,翻了身呢?就算那二少再迎娶了正室妻子,二姑娘也是先进门的,她年资比正室夫人长,想想办法,还是能将正室捏在手心儿里,压在脚底下!所以说,还是有希望的嘛,可要是您死活不愿意,将二姑娘留在家里,那可真是什么都没了。”

    白雪惠被李嬷嬷一张巧嘴说得渐软,虽百般不愿意,想想也极有道理,叹了口气,客气福了个礼:“好吧,我是没问题,就不晓得老爷那边答应不答应,做妾,这不是丢人的事儿么,我再去劝劝吧。那劳烦李嬷嬷回宫替我跟白令人说一声,叫她费心了,今后,我尽量少麻烦点她。”

    她知道,妹妹这回帮霏儿讨个慕容家的亲事,肯定下了不少的手段,毕竟归德侯府不是什么一般门户,那慕容老侯爷更不是什么善茬儿、

    后宫和民间不方便来往,白雪惠这些年都没怎么与妹妹来往了,本来只是试试,没料还真行,看来,妹妹在宫里的奴才当中,果真是混得风声水起,以后,可算是有保障了!

    “呵呵,云夫人这话说的,白令人与云夫人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她还总跟老奴感慨,当年在乡下闹瘟疫,你们家中孩子一大群,您这当姐姐的对她最疼爱,只将口粮留给她吃,后来又不怕被拖累,带她一个小孩子进城谋生,若非如此,只怕她都已经饿死在乡下,重新投胎了,哪能进宫享荣华富贵啊,什么以后别麻烦了?有什么事儿,有什么烦心的人,白令人说了,叫您今后都得告诉她,可别一个人受委屈!她拼了命也得帮您这个亲姐姐。”

    白雪惠听了这话,先是一惊,又是一阵暗中狂喜。

    当年家乡瘟疫,饿死了不少人,亲爹妈也没了,留下几个弟弟,还有白秀惠这个妹妹,爹妈重男轻女,几个弟弟平时特别受宠,白雪惠这当老大的总是受欺压,一直就心怀嫉妒和愤恨,见爹妈死了,成了家中能做主的老大,故意偏心,每天等自己吃饱了,便将剩下来的一点儿菜叶杆子和杂粮窝头全给了妹子,根本不管弟弟,最后几个弟弟因营养不良,相继饿死,没料那丫头竟还记得清楚,一直以为姐姐是最疼爱自己的缘故!

    至于进京时带上妹妹,白雪惠其实更有个说不出的阴暗心思,根本就不是怕妹妹在乡下饿死,这妹妹长得还不错,万一在城里没法儿立足,她便将妹妹卖给烟花地或者大户人家当婢妾,这么一来,就能有银子防身了。

    倒没料到,妹子竟混得比自己还发达,还将自个儿当成了大恩人,对自己巴心巴肝。

    想来,白雪惠眼角掩不住笑意,看来自己这好日子还没过完哇,擦了擦眼角,对着李嬷嬷哽咽:

    “我是当姐姐的,怎能叫妹妹受苦?当年我就下定决心,就算自己饿死在路边臭了烂了,也不会叫秀惠吃一点儿苦。李嬷嬷也帮我带个话儿给令人,就说我这些年一直牵挂她,可惜,宫墙就像山,难得见一次啊,每次想到咱们姐妹二人在一块儿的时光,我,我就……不瞒您说,我如今就她一个血亲了,每次想她一次,就得痛哭一场哇。”说着,又挤出两滴眼泪,这话自然是故意叫李嬷嬷过给妹妹听的,感情牌还是要打一打,这关系,不能断。

    李嬷嬷感叹着:“不枉费白令人耗费心血,拼命为云夫人解决麻烦,云夫人真生是对妹子好啊。”

    白雪惠连连擦泪点头。

    两人拉扯了一通,李嬷嬷带完了口信,转身离开了白雪惠的院子。

    从正门要出去,正碰上散了衙的云玄昶。

    云玄昶一见李嬷嬷和两个小太监的官服,清楚是何人,一讶,迎上去,施了一礼。

    李嬷嬷偏了身子,对着一家之主还了一礼:“云老爷。”

    云玄昶得知对方是来找白氏的,明白是宫中那名当差的亲戚,既然是宫里来的,倒也圆滑,:“嬷嬷与两位公公要不去正厅喝过茶,用过点心再走。”

    李嬷嬷记起白令人的提醒,若是遇到她这姐夫,也得提点一下,摆了摆手,意味深长地说道:“多谢云老爷,可惜老奴在外办差,不方便逗留久了,还得赶着回去交差,就不多坐了,云老爷若是没事儿,便多陪陪云夫人罢,白令人说了,她就只这一个娘家人,姐姐对她也有大恩大德,若是姐姐过得好,她在宫里也安心,若是姐姐在家里被人蹬鼻子上眼儿欺负了,她恐怕也……”说着一福身,匆匆带着小太监走了。

    云玄昶原地一怔,晓得这是那白女官带给自己的话,想来想去,还是去了一趟白雪惠的院子。

    方姨娘去庄子上料理云菀沁那事了,明儿一行人才回。

    得知云菀沁没事,白雪惠着实是遗憾了一把,可今儿李嬷嬷带来个好信,心头早就又乐坏了,此刻再看到老爷来了,更是心花怒放,运气总算是回来了。

    云玄昶因为看在白女官的面子,态度温柔体贴多了,加上白雪惠刻意逢迎,两人很是柔情蜜意了一会儿。

    半晌,白雪惠说了归德侯府要将霏儿纳进侯府为妾的事。

    意料之中,云玄昶最开始鼻子都气歪了:“什么话!欺人太甚!若是做妾,哪个人家都成,何必给他归德侯府去做妾!”

    白雪惠将李嬷嬷的话,原封不动地跟他分析一遍,才叫他勉强消了些气,又抹了下泪花子:“老爷,我这回可是罄尽了全力,拼死拼活叫我那妹子帮忙,霏儿若是嫁出去了,就算是妾,至少比现在要好些,叫别人都知道,侯府还是承认咱们女儿的。我还争取了一个贵妾,除了正妻,谁都坐不到她头上,以后,我再叫宫里的妹子打点一些,对那侯府继续再施点儿压,凭霏儿的姿色与悟性,何愁当不上平妻,甚至抬上正妻,扶个正?”

    这话既在说她在拼命挽救云家的名声,又在暗示自己有个得势的亲戚。

    云玄昶心中度量了下,见她说得梨花带雨,连哭带着喘,握住她粉拳:“我晓得你操心了,这些日子我也是气急了,忽略你了。霏儿那丫头犯的错,也不能叫你一个扛上,是我的错。你放心,我再不会那样对你了,行了,我见你病也差不多了,若是身子撑得住,就重新主持中馈吧,等月蓉回来,叫她陪你一起打点霏儿的出嫁事儿,虽是贵妾,却也有手续文书聘礼,一堆琐事。”

    “老爷……”白雪惠哭得柔情款款,连连点头,心中长嘘一口气,脑袋一低,偎进男人的怀里。

    那趁机跳脚的小妾狐媚子,那喜欢找死的嫡长女?

    一个个等着吧,自己好日子还没完呢,想骑自己头上?想得美。

    *

    云菀沁从庄子回京的第一天,听说了云菀霏已被爹放了出来,还有与归德侯府的亲事。

    云玄昶还是有点忌惮二女儿的名声,不准她出外,只可以在家中走动。

    云菀霏一听说能嫁入侯府,喜不自禁,虽说是妾室,可总比关在房间不见天日的好上百倍,再说了,娘讲了,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娘不是从妾室变成了填房么,况且还有姨妈做主呢,这般一想,乐开了花儿,成日在房间里哼着小曲儿,挑选衣服首饰与嫁妆下人。

    受了一两个月的压抑,云菀霏脾气越发的火爆,加上嫁给慕容泰当妾,本就委屈了,说什么也要给自己挑最好的,每次准备的东西一个不顺心,就马上跳起来,非打即骂。

    回来第三天,云菀沁正经过二妹院子,又听到里面摔摔打打,乒乒乓乓,还夹杂着翡翠的哭声。

    “还当是迎去做夫人,原来是当小妾,还学着人家做正妻的准备十里红妆?叫人看到都笑掉大牙!”妙儿嗤笑。

    初夏刚想要嘘一声,免得被那二姑娘听到了,又找麻烦。

    云菀沁笑眼制止了初夏,任妙儿去说。

    说起来,上辈子真是不喜欢妙儿的性子,嘴太快太毒,过于率性,不顾礼法,说话做事有时不顾后果,可到头来,她这个隐忍沉着,总在顾后果的人,结局好吗?还是悲惨。

    所以这辈子,妙儿倒是很合她的胃口,前世她忍耐得太厉害了,这一世,面对那些讨厌的人,也没有忍着偷笑的兴趣了,想嘲笑便直接嘲笑出声,何必压着藏着躲着?!

    反正丑的那个,又不是自己。

    果然,妙儿的话被云菀霏院子门一个丫头听到了,进去告诉了还在哭泣的翡翠。

    翡翠刚刚因为不小心将二姑娘陪嫁的一段绸绫给熨皱了,挨了二姑娘一耳光,又被勒令跪在走廊下,正愁没机会转移主子的怒火,一听那丫头的话,正好,马上含着眼泪冲进去,对着二姑娘,将妙儿的话添油加醋了一番。

    云菀霏本来就跟妙儿有新仇旧恨,还记着她那天勾引自己出门去侯府的事儿呢,一听毛焦火辣,丢下嫁妆,出了院子。

    云菀沁、初夏和妙儿三人听见脚步声,看过去。

    云菀霏禁足一两月,瘦了许多,两个颧骨明显凸出来了,眼皮底下挂着两个乌青乌青的黑眼圈儿还没恢复,皮肤很是干燥,兴许是为了掩饰容貌上的憔悴,妆容很浓,涂了厚厚的胭脂和唇脂,衣服还没来得及裁制新的,以前的衣服挂在身上空空荡荡,可人倒是精神十足,一出来便猛的一喝:

    “小贱人,敢背后说主子的闲话!”

    妙儿反唇相讥:“主子?奴婢的主子是大姑娘,咦,奴婢可没说过大姑娘的半句闲话啊。”

    云菀霏只晓得,这妙儿打从在祠堂被家法处置后,就成了云菀沁的人,而且还有些动不得了。

    她被爹爹放出房间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找爹爹哭诉,说那天是妙儿害了自己,爹爹却不吭一声,只说妙儿已经挨过一鞭子了,又叫自己别再跟个下人计较。

    这会儿云菀霏见着妙儿,简直就是双重怨气:“翡翠!你过来对质!看是不是这死丫头在我院子外说闲话!”见翡翠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呵斥了一声:“你个小蹄子怕什么,就把你刚刚说的原封不动说一遍!说,那个贱丫头在我院子外,是怎么糟践我!……怎么,不吭气儿?我还比不上妙儿这小贱人地位高?你怕她不成?”

    翡翠自然不是怕妙儿,而是怕妙儿身后的那个人,正在这时,大姑娘仰了下颌,含笑道:“二妹这话说的,将自己跟个下人比,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了?你可是马上要嫁进归德侯府的人了呢。”

    翡翠不傻,一听这话,恍然醒悟,二姑娘再厉害,也马上要离开侍郎府了,是泼出去的水了,人一走茶就凉,可,大姑娘还没出嫁呢,到时二姑娘一走,大姑娘给自己穿几次小鞋可不得了!

    翡翠吸了一口气儿,吞吐:“奴婢刚……也是听院子外的一个小丫头传话的,没仔细辩真假,不知道是不是那小丫头信口开河,或者……听岔了。”

    “你——”云菀霏气得一巴掌扇过去,“滚!胆小怕事的家伙!再给我多跪两个时辰!今儿不准吃晚饭!”

    翡翠哭哭啼啼地捂着肿高了的脸颊,进屋了。

    妙儿与初夏正一左一右,准备伴着大姑娘离开。

    云菀霏受了气,看着她们羞辱完了自己就这么走了,不甘心,抖了抖衣裙,弭了怒容,恢复平常神色,涂着鲜亮口脂的娇嫩唇儿一撇,娇声一喊:

    “姐姐,留步。”

    云菀沁扭过半边粉颊。

    云菀沁继续:“——就如姐姐说的,妹妹不日就要嫁入慕容家了,再难天天见面,姐姐既过来了,怎么不多说两句话,急着走干嘛。”

    云菀沁笑意盈盈,十分平静:“看妹妹与身边的奴婢都恨不得快窝里斗了,没料到妹妹还心思与姐姐聊天。”

    云菀霏心中一紧,脸色却更是宽缓,若按原先的性子,早便与她闹个你死我活,她是嫡长女,自己何曾不是,只不过少了个“长”字,自己还有个亲娘荫罩着呢,她呢,亲娘都躺坟里不知道多少年了,谁比谁大,还不一定!可经历了侯府那场打击,再加上关了这些日子,好歹长了些心性儿。

    云菀霏抚一下额前碎发,莲步轻移,走近了些,声音一低,语气充满着得意的挑衅:“云菀沁,你应该以为我从此不人不鬼,再也难出这侍郎府,从此孤老一辈子,被爹爹关到死吧?可料不到,最后我还是风光嫁进了侯府,——得到泰哥哥的还是我呢,说起来,你会不会有点儿遗憾?”

    云菀沁直视她的眼睛,笑道:“风光嫁入侯府?原来妹子到这会儿还在自欺欺人,妻是嫁娶,妾通买卖,货物一个,可卖可弃可赠,噢,对,姐姐忘记了,妹子是贵妾呢,跟一般的妾还是有点儿区别的,那么——应该是稍微贵重一点儿的货物?”

    “咯咯——”妙儿毫无忌惮地笑起来,初夏也是抿嘴一笑。

    云菀霏目光若是刀,早就将眼前一群人的身体捅出无数个洞,却扬起颈项,不紧不慢:“那又如何,那可是侯府,我既然有机会进去,就有本事上位。就怕有的人,丢了好亲事,以后还赶不上我嫁得好。”云菀沁今后就算嫁作正妻,夫家怕也很难与归德侯府的地位品齐。

    “在朱门大户当伏低做小、看人眼色的妾,原来好过在平实人家当名正言顺的当家嫡妻,妹妹果然是志向远大啊。”云菀沁讥讽一句,懒得再与她多说,正要转身,云菀霏的性子终是按捺不住了:

    “云菀沁!你得意什么?就算你日后成了谁家的妻,我是侯府的妾,我俩见面时,还指不定谁给谁磕头呢!你到时可别后悔!泰哥哥心里有我,爹娘帮我,还有我姨妈后面是哪个大人物,不必多说,我如今在侯府取当妾,你认为真的只会一直是个妾室?”

    云菀沁唇角一动,心中清明了。

    归德侯府当时咬死牙关不准云菀霏进门,连爹亲自登门拜访都被轰了出来,短短时间,却又松了口风,早就怀疑是背后有人在交涉,原来竟是那白雪惠的亲妹妹——蒋皇后身边的女官白令人?

    那就难怪了……慕容老侯爷再重家声,必定也会卖皇后的几分人情,再怎么不甘心不情愿,皇后既有这意思,就算是个破烂,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收了!

    想当初,这白雪惠想要从妾当填房,也是找的那白令人,如今,丢了闺誉的女儿想要塞个下家,又是找的白令人——

    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

    看着振振有词,充满希望地描述着未来的二妹,云菀沁情不自禁暗下摇了摇头。

    不自量力,痴人说梦,连妾都还没当上,就异想天开想被扶正当妻!

    那慕容老侯爷军功起家,沙场上最是强悍的,如今因着皇后的面子,同意将云菀霏纳进自家,尽管表面不说什么,想必心里肯定——糟心透了!若白令人有威胁之辞,对于慕容老侯爷来讲,肯定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这么一个在朝臣中声明赫赫,说一不二的归德侯,因为强权压迫,被硬塞了这么个名声丧净的女眷,从此可能在臣子间抬不起头,就算勉强接受了云菀霏,日后在家中,老侯爷怎么可能看她顺眼、给她好脸色?

    只要老侯爷一日不死,云菀霏想被扶正,难于上青天。

    白令人大事上尚可帮着外甥女,待云菀霏入了侯门,就是关上门的家中私事,就算受了天大的委屈,白令人又怎么好再插手?

    这个云菀霏,脑子还真是拎不清!想得太浅!还抱着奔向美好生活而去,其实那归德侯府,很可能是她的人间炼狱,比在娘家还过得不如!

    思及此,云菀沁浅浅一笑:“嗯,那就希望二妹如愿以偿,在侯府好好过啊。”说着,裙裾翩翩一飞,领着妙儿和初夏,扬长而去。

    一路,云菀沁沉浸思绪中,料不到白雪惠竟找到宫里的妹妹,搬出这个背景。

    难怪,这次一回来,爹对白雪惠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儿,原本她以为是因为云菀霏的归属事解决了,爹对白雪惠的脾气消了,现在看来……

    或许,多少因为忌惮着白令人的关系。

    想来,云菀沁一边走,一边启唇:“爹爹这几日散了衙,都没去方姨娘那儿了吧?”

    初夏一怔,答着:“好像还真是的呢,那天奴婢见阿桃捧着一沓男子衣裳鞋袜去锅炉房涮洗,一瞧,都是老爷的,看来老爷又开始在夫人房间过夜了。”

    “大姑娘,昨儿奴婢瞧见方姨娘同三姑娘在后院坐着聊天,”妙儿想起个事,补道,“聊了一下午呢,要是方姨娘像前段日伺候老爷,哪儿有功夫与三姑娘说话啊。”

    “讲什么?听到没?”初夏顺嘴问道。

    妙儿料还没爆完:“就听那方姨娘哭着说,前儿从庄子上一回去给夫人请安,被立了大半日的规矩,腿脚都站僵了,这是夫人故意报复呢,去告诉老爷,老爷也不像以前那么维护她了,还骂了她两句,说怎么能背后打夫人的小报告!大概就是这些事儿,对着三姑娘抱怨了一下午。”

    初夏一蹙眉,望一眼云菀沁,细声道:“看来这段日子不在家,那白氏的功夫下的不少呐。她如今病好了,重新主理中馈,今日给方姨娘脸色,改明儿不会就给大姑娘下绊子吧?不成,还是得防防,大姑娘,乔哥儿还关在后院柴房里,您瞧瞧,要不要现在就把那兔崽子揪出来,在老爷面前,揭发白氏?!”

    在佑贤山庄修理得那么厉害都不说,如今回家了,有了重新掌权的白雪惠当靠山,那乔哥儿更不可能坦白了。

    云菀沁摇了摇头。

    妙儿本就是个急性,见状跺脚:“难不成真的眼看着她重新坐大,再欺压咱们姑娘?”

    考虑片刻,云菀沁目光一闪:“妙儿,下个月若家中有下人要回泰州,你叫她递个口信。”

    “给泰州递口信?”初夏与妙儿异口同声。

    “大姑娘要送信给谁?”初夏奇问。

    云菀沁乌黑葡萄籽是的眼仁儿一转:“祖母。”

    老爷那位一直居住在泰州乡下的寡母?

    初夏与妙儿俱是一愣。

    云玄昶当年在京中入仕定居后,曾也接过老母童氏。

    可童氏的乡土观念很重,习惯了泰州乡村生活,死活守着夫家主屋,不愿离开,与长子一家——也就是云玄昶的大哥大嫂住在一块儿。

    云老大是普通庄户人家,云玄昶见老母不来,便出银子,将兄嫂的祖屋修缮了一番,只希望寡母晚年光景生活条件能好一些,后来公务繁忙,又因妙儿那事,回去得越来越少,为免得人说自己不顾寡母,吩咐家丁每隔几个月代自己回乡慰问一下。

    妙儿问:“大姑娘带什么口信给老太太?”

    初夏灵光,也更熟云菀沁的心意,猜到了*:“大姑娘是想将老太太请到京城住下呢。”

    “可……老太太倔得很,老爷当初亲自去接,她都不来,总说城里住不惯,旁边没熟悉的乡亲,又怕祖屋的东西没自己看管被人窃了,应该很难……请来京城吧?”妙儿为难。

    云菀沁倾身附过去,贴住妙儿耳珠,细语了一番。

    妙儿听得一愣,连连点头,马上去操办了。

    *

    回盈福院时,有个小厮在门口,似是等了许久。

    初夏过去问了两句。

    云菀沁见她从那小厮手中接过什么,脸色微微一变,严厉交代了几句,小厮连连点头,然后小跑离开了。

    两人进去,初夏才将那东西从袖口里拿出来,递给云菀沁。

    是一张卷成小轴的纸,云菀沁打开,上面是熟悉的字迹。

    寥寥数字,飘逸俊秀,倒是跟主人有些相似:

    侧门巷内无人,恳求一见,不见人,不散场。

    落款:慕容泰。

    “嘁,这人可真是够厚的脸皮啊,”初夏关上门骂,“干出那种事儿就不说了,现在都快把那二姑娘迎进门了,还对着大姑娘纠缠不放,要不要脸啊!敢情,吃不到的饽饽才香啊,以前跟那二姑娘婚前通奸胡混,怎么没想过大姑娘?”

    还什么“不见人,不散场”呢!恶心不恶心啊,这是威胁着非要大姑娘出去跟他见面,不然就一直站在外头,反正他一个男子,名声丢了也无所谓,要被人发现是找大姑娘,还是云菀沁吃亏。

    初夏撸起袖子,要去侧门将慕容泰暗中轰走。

    云菀沁道:“哪里用你亲自动手。”举着那张纸条儿,放进初夏怀里,说了几句。

    初夏眼珠子一亮,咚咚转去了西边云菀霏的院子。

    云菀霏刚吃了一肚子的气儿,回了闺房里,又将翡翠刮了两耳光,正在继续对着绣花样选被套被单,挑来择去,想着妙儿方才的奚落,说自己十里红妆越是搞得热闹,越是叫人嘲笑,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绣花样子一拍,气呼呼地哼了两声,眼光一扫,忽然看见门缝下有个纸条儿。

    她叫翡翠去拿来一看,惊喜万分。

    什么坏心情都消了。

    是泰哥哥!

    泰哥哥还是惦记自己的!

    本来她确实还有点儿担心,打从发生侯府那事后,就再没见过慕容泰,对自己不闻不问,现在虽是能进侯府了,可谁又知道他那冤家心里怎么想的,眼下一看,他到底对自己还是有牵挂的!兴许前些日子他被老侯爷困住了,暂时脱不了身,不方便出门吧。

    云菀霏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对着梳妆台扑了两道粉,换了身鲜亮提肤色的衣裳,兴奋地问翡翠:“怎么,我这样子,可能见人?”

    关了这么久,容貌身材多少有些受损,她也是晓得的,现如今难得见一次慕容泰,只恨不得用最完美的状态去面对。

    “二姑娘美得很。”翡翠想起几耳刮子还肉疼,哪里敢说不好。

    云菀霏喜滋滋地带着翡翠,去了侧门。

    侧门外,被慕容泰提前清了场子。

    那天巷子内一顿好打,叫慕容泰恨恨歇了一个月。

    那伤势不见头脸,半点儿青淤肿胀都没有,叫外人看不出来,净是伤在筋络上,叫人酸痛无比,站不起来,坐不端正,走路行动更是难。

    不能对外宣称是谁下的黑手,慕容泰只能叫画扇帮着瞒骗。

    幸亏画扇那丫头灵活得很,又有祖母邢氏有心包庇,加上伤势不显眼,并没捅到祖父那里。

    等伤势一好,祖父那里就传来信,竟是要替他将云菀霏迎进来,做贵妾。

    慕容泰知道,这样一来,与云菀沁恐怕就彻底断了!

    迎娶的时间越来越近,他越是不舒坦。

    原先想要靠近云菀沁,一来为报复,二来看中她与秦王认识,如今知道她与自己渐行渐远,不知道为何,慕容然竟是无比的失落,吃喝不下。

    一听到女子纤巧零碎的脚步声,他一喜,侧身暂时先避在门后。

    只当她绝对不肯见自己的面,原来——口是心非。小踩碎步子湍急如水流一般,走路带着风,不知道是有多心急!

    压着心头激动,慕容泰从门缝里见着个年轻女子的声影,似是穿着家中的碎花齐胸丝绸小襦裙,身高、身型与云菀沁接近,更加大喜。

    门“嘎吱”被里面推开的一瞬,他一个虎扑,双臂一开一勾,将人反抱在怀里,捂住她口,又将脑袋一栽,埋进她香喷喷的颈窝里乱亲:“沁儿!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不要我,是不是!”

    女子一听,马上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乱挣起来,却怕引来了家人,不敢叫。

    慕容泰趁这机会,多抱一会儿是一会儿,不肯放手,想想那天巷子里不慎扯开她衣襟,眼前到现在还有一片奶酪似的冰肌雪骨,不禁意乱情迷,记起前世她还是光明正大的侯府少奶奶时,与自己初婚时的缠绵景象,更是不撒手,脚背却被人一踩,才疼得松开手。

    女子一回头,竟是云菀霏。

    慕容泰惊讶,又恼火极了:

    “怎么是你!你来干嘛!你姐姐呢!”说着还朝门里探头,望了一下。

    云菀霏一脸的愤怒,慕容泰想要见的是姐姐,那纸条是给姐姐的,气得攥紧粉拳,看见自己居然还一脸嫌弃,更是恨得直打哆嗦!

    勉强压下来,她才咬着唇:“我也不知道为何泰哥哥的信为什么会送到我那里去,兴许是姐姐根本不想见你,你何必一个人自作多情呢。”

    她居然将自己的信推到了云菀霏那儿,这比叫下人直接赶走自己还要无情,说明自己根本就不值得她耗力气。慕容泰错愕,心里不是滋味,推开前面的云菀霏便要走。

    云菀霏心中一痛,拦住他:“你这样就走了?”

    “不然呢?”慕容泰剑眉一挑,今儿来是见云菀沁,不是她。

    这么久没见,为他吃了多少的苦,他来找姐姐,不找自己就罢了,如今看见不是姐姐,竟掉头就走?

    云菀霏忍不住了,压低声音忿道:“慕容泰,你就不问问我这些日子被我爹怎么罚,受了多大的罪?你我马上便要成婚了,你就这样对待我么!”

    “成婚?”慕容泰皱眉,表情有些怜悯,不是怜惜,云菀霏到底是他喜欢的女子,若是她像之前那般柔顺懂事听话,他仍旧会喜欢,将她如同小猫儿小狗似的圈养着也是可以的,所以现在叫他说些太伤人的话,有些说不出口。

    可是,有些话终究不能不说,叫她提前明白一些原则也好,免得到时不懂分寸,不知道自己的位份。

    慕容泰伸出一只手,爱抚了一下她的秀发,眯起一双能叫女子动心的柔情凤眼:“霏儿,我们两个人不是成婚,你是被纳进侯府,娶亲才算是成婚,你,只是我慕容泰的贵妾,懂吗?是妾,而已。”

    这番话,每一个字宛如一把尖刀,重重戳进云菀霏的心肉,直到插得血肉横飞。

    “……你日后乖顺一些,不吵,不闹,不想那些出格逾矩的事儿,我还是会疼你的,但你若是像今日这么喋喋不休,那就休怪我……”

    说到尾梢,慕容泰语气一抑一凉。

    眼泪珠子一颗颗吧嗒流下来。

    云菀霏脸色苍白,滑了下来,坐在门槛儿上,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若能与慕容泰成婚,是个怎样的琴瑟和鸣的美好场景,可如今看来,竟真的是个无底黑洞,老侯爷夫妇不喜欢自己就算了,若是连夫君都不维护自己,对一个出嫁的妇人来讲,在夫家还能过得好吗?

    再云菀霏抬起头,想要再跟慕容泰讲个明白,狂乱地四处张望,男子的身影早就不见了。

    *

    走出大街,慕容泰心头也是烦乱得很。

    没有见到想见到的人,反倒被云菀霏弄乱了心情,重重失落一点点地压过来。

    肩上有人一拍,慕容泰还未回过头,腰脊后,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给抵住了。

    ------题外话------

    谢谢janech的月票!么么哒!又收到一张月票好开森!TA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