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七十一章 血崩

第七十一章 血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进秋季,仍然白昼长过夜晚。

    夜色刚入了一半,月牙还没出来,天空将暗未暗。

    天地交界处堆砌着一团团厚厚实实的彤云,整个天际被罩成一片乌红,空气闷热,给人一种压迫感,是秋雨欲来的前兆。

    侍郎府前后几座院子廊下的灯光前后掌起来,分部均匀,廊下橘色灯火闪耀,宛如跳跃的萤火虫。

    黄四姑站在主院子外面,脸上的表情压抑而严峻,跟眼下的天气也差不多了,左手牵着茂哥,右手拉着竹姐,身上收拾得干净妥帖,换上了第一天来二叔家穿的衣裳,脚边还放了两个大大的粗布包裹,像是行李。

    月门外,云菀沁在妙儿与初夏的陪伴下,离得不远,盯着院子里的场景。

    天色越来越沉,云层内传出闷雷声,空气越发的燥热憋闷,雨水却犟着仍没下下来,整个主院,呈现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

    “大姑娘,这嫂夫人不是要主动回去吧?”妙儿奇疑,“她可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啊。”

    “那不是正中了夫人的下怀?”初夏亦皱眉。

    黄氏当然不是个这么容易就竖白旗的人。

    云菀沁望了望天色,这个婶婶还真的挺会找时辰,今晚上,连天公都在帮她,这个气氛,绝了。

    今晚不但是黄四姑的好机会,也是云菀沁的好机会。

    “妙儿,我上次叫表哥帮我找的证据,都齐活了?”云菀沁偏过头,低声问。

    “嗯,昨天出去采买时,奴婢顺便去过许家,表少爷说都说好了,物证人证,暂且都安置在城东桂花巷的一处宅子里,大姑娘随时要,随时可以去提。”妙儿轻言回答。

    正好。

    云菀沁道:“妙儿,你腿脚快,先去将人证物证都请过来。”

    “奴婢这就去。”妙儿人快性子也快,拔腿就走。

    主院内,云玄昶刚吃完饭,正在房间内与白氏说话。

    白雪惠听说老爷已经叫莫开来去通知泰州的大伯,满意了。

    这阵子不知道是不是伺候婆婆和怄了大嫂的气,一直觉得胃口不大好,喉咙管像是被堵着,吃不进东西,今天一听好消息,她胃口大开,连晚饭都吃了两碗,就等着那黄四姑快点儿滚蛋了。

    正说着,院子外的小厮慌慌张张来通传,说是嫂夫人打了包裹,领着两个孩子过来给老爷告别,夫妻两个一惊,面面相觑一眼,赶紧出去。

    天井内,云玄昶见大嫂领着两个侄儿站在廊下,细软都收拾好了,明显就是要走人的样子,吸了一口气,不是还没通知大嫂乡下侄子病了么,怎么,她现在竟然自觉要走了?

    不对劲。云玄昶匆匆几步下了阶梯,吞吞吐吐:“大,大嫂,你这是干什么?”

    黄四姑凄清地笑了笑:“没什么,俺打算带着茂哥和竹姐回泰州,今儿就走,这不,来给二叔打个招呼,道一声别,免得说在二叔家住了这么久,连这点儿礼节都不懂,又被人辱骂说是乡下人,没家教。”

    白雪惠站在丈夫身后,捏了手帕,掩住半边嘴,笑了起来,这泼妇怎么突然有羞耻心了?倒还真是难得,也不早说,害得自己掏空心思怎么能叫她滚蛋。

    虽然说云玄昶同意想法子将白氏弄走,可要走,也要择个大白天好生叫家丁用马车给送回去,哪里有让客人夜晚赶路的,不成体统,母子三人若是趁夜离开,被人看见了,不是赶人,也成了赶人,还得说云家欺负弱妇稚子,连亲情都没有,另外这黑灯瞎火的,万一母子三人在路上出了事,自己更是脱不了责任,想着,他语气坚决:“大嫂,这黑咕隆咚的怎么走啊,快宵禁了,城门也快关了,不如,明天再说吧。”

    黄四姑冷笑,果然是打定主意赶自己娘儿仨走啊,若是没这个心,肯定会留自己,断然不放,怎么会说明天再说,脸上却不表露什么,轻描淡写道:“没事,俺问过二叔家中的小厮,城门还有半个时辰才关,赶得及,既然已经同二叔打了招呼,这就走,不耽误时辰了。”

    “等一下,”云玄昶发了急,“大嫂与两个侄子要走,娘知道不知道?”万一不知道,就这么把大嫂放跑了,内宅也不得安宁,寡母发起火,教训起人来,可不是好玩的,老太太实行的教育原则是棍棒底下出孝子,云玄昶迄今就算当了三品京官,还是怵着呢。

    “二叔放心,”黄四姑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语气倒也平静,与下午打架撒泼时判若两人,婆婆这会儿应该已经听到风声,朝这里赶来了吧,尽量再将时间拖延久一点,“俺今天为了一双儿女,给她老人家丢了脸,这就回家去自省忏悔去,在这儿只会叫婆婆挠心,想必婆婆也不会不让俺回去。”

    这泼妇黄氏,怎么才几个时辰不见就转了性子?小媳妇儿似的,懂得承认错误,伏低做小了?白雪惠嘴角一抽,心底却甜如蜜,浑身的毛孔舒展开来,气儿都顺畅了,脸上被黄四姑挠出来的指甲印也似乎没那么疼了。

    这话说得模糊,也不知道娘到底同意了没,云玄昶一时不敢叫大嫂走,暗中派了个小厮去将娘请过来。

    小厮应承下来,还没走出院子,却见童氏被个小婢子搀着,已经中气十足地来了。

    方才用晚膳时,就不见大儿媳的面,童氏并没在意,只当她今儿闹了一场觉得丢脸,怕自己在饭桌上又教训,所以不敢跟自己同桌用餐,没想到吃完饭,茂哥和竹姐被大儿媳妇叫了进去,然后三个人就都消失了,再一看,黄四姑的厢房收拾得光溜溜,细软都不见了,才知道,原来她竟是起了回乡的打算,

    童氏顿时就懵了,再一听黄四姑领着两个孩子,先来老二这边告别,赶紧就带着婢子跑来了。

    若是黄四姑明白着说一声想走,童氏倒没什么,可如今黄四姑默默地不吵不闹,就这么领着孩子走了,童氏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一踏进主院,童氏看见黄四姑牵着两个孙子的手,提着两个大包袱,在廊下灯火与朦胧夜色的交相映衬下,背影孤苦凄凉得很,老二问什么,这大儿媳妇也没像平时那般刁蛮,只安安静静地答着,心头一动,顿时红了眼圈,走过去:“四姑啊,你这是干嘛呀,怎么说走就走了?”

    “娘——”云玄昶见老太太来了,连忙叫婢子去屋内端了个圈椅出来,请娘坐下。

    黄四姑见着婆婆来了,仍旧没哭没闹,只挤出一副欲哭却拼命忍住的神情,哽了声音:“娘,俺,俺今儿闹得您不痛快,不好意思跟您打招呼,既然您来了,俺就跟您禀一声,俺今儿带着茂哥与竹姐先回乡下去,省得二叔与弟妹不快活,您也跟着受气。青哥跟您跟熟了,离不开您,您也最疼他,就只能先留在您身边。”又低头对一双儿女道:“茂哥,竹姐,还不快跟奶奶道一声别,就说咱们要回乡下去了。”

    竹姐暗中掐了掐自个儿的手臂,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脆生脆气得睁着一双泪眼:“奶奶,竹姐本想多伺候伺候奶奶,可今儿就得跟着娘先回去了,您一个人在二叔家好好的啊。”

    茂哥也学着姐姐的模样,摸了摸还包着白纱布的脑袋:“奶,俺先回去了,您没事也早点儿回啊,不然俺想你。”

    这一下,弄得童氏的眼泪都要飚出来了,腾一下,站起来:“谁说要走,谁说要走的!是哪个要赶你们走吗?不许走!都不许走!”

    “没,没人赶咱们走呢,娘,”黄四姑语气隐忍,虽这么说,可还是扫了阶上的白雪惠一眼,这一眼,童氏收入眼内,心里有些明白了,难不成是二儿媳妇赶她们娘儿仨回去,这也太不像话了,虽说这二儿媳妇今天下午是受了委屈,可茂哥却是伤在了皮肉,不是说扯平了吗,瞧白氏表面没什么,莫非暗地驱赶黄氏母子?老二对自己孝顺,对嫂子也客气,肯定是不会赶大嫂,一定,一定就是这白氏挑拨!

    一家人吵得再凶,毕竟还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啊,怎么能做出这种挑拨亲情的事!

    想着想着,童氏的花白眉毛皱了起来。

    这时,黄四姑又面朝二叔,开了口,声音淡漠,又包含着轻微的颤抖:“时候不早了,俺来主院除了给二叔打声招呼,还有个事儿,二叔叫个下人,来翻翻俺的包袱吧,看看有没有挟带云家的东西出去。俺晓得,打从来了侍郎府,便一堆人瞧不起俺们娘三个,不是嫌弃俺们乡下人没家教,就是厌恶咱们吃多喝多,像是一辈子没见识过好东西似的,你们搜搜吧,搜了没有,你们安心,俺也舒坦。”

    云玄昶一呆:“嫂子,我怎么能搜你的包袱,你,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啊,一家人,难道我还将你当贼看吗。”

    白雪惠比丈夫先反应过来了,先前还以为黄四姑转了性子,这会儿才慢慢嚼出来味了,黄四姑原来是在打苦情牌,不能落进她陷阱,眉一动:“大嫂,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仇呢?怎么说到了搜包袱上去了?咱们云家的奴才出府,我们都还没那么严苛非要搜身,何况大嫂——”

    童氏听到这里,终是忍不住了,脚跺地一声,目光如炬,望向白雪惠:“可不就是你逼着大儿媳妇低下到如此地步,如今竟还用个奴才比较!前儿给她们娘两个奴才的衣裳穿,今儿放纵奴才对茂哥无礼,一个食盒而已,若是锦重抢去了,那奴才肯定就算了吧,但落在茂哥头上,那奴才就敢夺过来,说明你成天瞧不起她们娘仨,那奴才才会有模学样,根本不将茂哥放在眼里!要你一根钗子,你都斤斤计较,用小手段损她们,今儿被四姑这么一闹,你会就此罢休?他们三个人连夜要走,你敢说不关你的事?是不是你在老二耳边吹风,要赶走她们?”

    白雪惠这段日子虽偶尔被童氏啰嗦教训,但那只是婆婆对儿媳妇的立规矩,每家每户没免不了,现在却是*裸的责骂,没料到老太太突然来这一出,心中气闷,犟嘴:“婆婆,妾身可没赶大嫂走,明明就是大嫂自己跑来说要走,这怎么又诬赖在妾身的头上。”

    云玄昶平时对后宅女人事哪会清楚,现在一听娘说什么奴才的衣裳啊钗子的,却是明白了,原来白氏这些日子对大嫂不大好,那就难怪大嫂今儿这般泼辣了,是积累久了的矛盾,狠狠瞪了一眼过去。

    白雪惠看到老爷的目光,异常陌生,竟又有几分像之前冷战时的模样,呆住,不敢多说话了。

    黄四姑见气氛僵持,再不平静了,放开儿女的手,几步奔到童氏面前跪了下来,连磕几个响头,泪水如泄了洪一般,再也关不住,声泪泣下,悲容万分:

    “婆婆,算了,您就让媳妇儿走吧,再说下去,俺就成了叫二叔家宅不安的罪人了!二叔与弟妹到底是夫妻,不能伤了和气,俺才是个外人,要俺走,俺就走,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儿,有什么好争执的!只是媳妇儿跟着婆婆来,本来是想照顾婆婆的起居,今夜一走,就照料不到了,婆婆在京城还得住一段日子,来的时候是夏天,现在已经进了秋,京城天气变得快,马上一日比一日凉,婆婆可千万注意饮食,还有婆婆的老寒腿和颈椎病,绝对不能受凉,不然一犯病,就得疼一两个月……媳妇儿在婆婆的床榻下放了护膝和护颈,特意用羊毛编织的,弄了几层,应该耐得住京城的寒,一变天,婆婆赶紧戴上,可千万别忘记了……”

    黄四姑相貌平平,可说这番话时,脸上却泛着一种柔和而悲情的光泽,在泪珠子的映衬下,无比的叫人同情和怜悯。

    童氏老泪纵横,老寒腿,劲椎病,这整个家里,也恐怕只有这个大儿媳妇才记得自己有这个病,还能年年惦念着给自己做护膝护颈了。

    在乡下时,她与黄四姑也吵过嘴,怄过气,这个大儿媳,老太太本来也不见得多喜欢,可一到京城,就像是站到了统一战线,多少有些惺惺相惜,听了这一番哭诉,童氏记起一些大儿媳妇的好,茂哥刚满月没多久,是个冬季,她的寒腿发了,成日在炕上下不来,黄四姑一边顶下农活儿,一边做家里活计,最后还冒着严寒,跑去了镇子上的医馆给自己买热敷药,那可是刚出月子啊。

    这般一想,童氏弯下老腰,亲自将大儿媳妇搀起来:“四姑,别犯傻了!这个宅子是我儿子的,哪个都做不了主!除非他亲口叫你走,不然谁都没能耐赶走你,我说你留下就留下,你跟我一起来的,你走了,我一个人留这儿算什么?”又扭过头去,声音发颤,对儿子道:“怎么,老二,你不是要敢你大嫂走啊?”

    老娘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云玄昶喉结一动:“儿子可没有说过这话。”

    童氏欣慰,剜了白雪惠一眼,托着黄四姑的手,声音温和:“听见没?没人要你走,你就乖乖留下来伺候我,别再冲动犯傻了,”一顿,语气又冷冽起来:“这屋子里就算有人要走,最应该走的也不是你,我年纪虽然大,可这个家里,谁功劳最大,我还是看得见的。”

    白雪惠一听这话,攥了拳,这叫什么话,难不成外人在自家宅子里闹事,被赶走的还应该是自己这个当家主母,什么鬼道理,就算对婆婆再畏惧,也忍不住了:“婆婆,媳妇儿虽没能长年陪伴您身边,可自问这些日子,对您的照料也不算差,每日早晚两次请安,从没怠慢,您却一味的偏袒着大嫂,如今还将我这个二房正室不当一回事,您这未免——也太不公了!婆婆,你难不成就瞧不出,大嫂这是在耍心眼,故意博同情么?若真是觉得丢脸了,不愿意叫您为难,早就灰溜溜领着孩子走了,哪里还闹出这么一摊子事!”

    “闭嘴!”云玄昶低低呵斥,却哪里来得及。

    童氏见她说自己不公,这回倒是不生气了,冷笑一声,拧起来的重重皱纹森青严峻:“博同情?耍心眼?你大嫂是不是博同情、有没有心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啊,原本是锦重她娘的远房亲戚,在乡下快饿死了,逃难到京城,勾上了老二,将锦重他亲娘气病,轮起博同情,耍心眼,你嫂子能有你厉害?进门就算了,自己养不出儿子,还见不得别人的儿子好,我锦重这次险些就是被你害了!茂哥又来一笔,你这种人,还敢说别人心眼多?”

    一字一句的反诘,宛如钢刀利箭,齐刷刷扎过来。

    白雪惠苍白了尖尖的俏脸,老太太心里,压根不将自己当做正正经经的儿媳妇,至多是儿子丧妻后暖床生育的工具,小半辈子装弱势、玩心眼,哪里知道今天竟被黄四姑玩到了头上,气得小腹一阵绞痛,闷闷地往下坠,也不知道是不是月信快来了,加上这一气,疼痛加剧,最后不由捂了肚子,直不起腰来。

    黄四姑见局势翻转,心下松一口气,依旧穷追猛打,扬起脸,泪痕还未干,又挤出几滴泪:“弟妹,这话俺本来不想说,可你既非要口口声声说婆婆处事不公,那我可就得当着许多人的面讲清楚了,看到底谁于心有私,你家奴才都说了,过几天要送俺回乡下去,这不是赶俺是啥?回了乡下,俺怎么见人?俺怎么解释单独回来?连亲叔叔家都留不了的妇人,是有多恶毒多难相处!你这是要逼死俺?要俺被村子里的街坊嘲笑死?你说俺有心眼儿,对,俺是多留了个心眼,特地去看了下,发现你们府上的大管家黄昏前去了一趟邮驿,信是递去泰州的对不对?是想提前跟俺家那口子知会一声,然后诓俺回去,对不对!这事儿,俺不信二叔做得出,明摆着就是弟妹你拿的主意!”

    有奴才放过风?

    白雪惠一惊,忍住浑身上下的不舒坦和不自在:“是哪个嚼舌根!”

    黄四姑还没话,竹姐为了帮娘驳倒小婶婶,先开了腔:“就是堂姐身边的那个丫鬟!上次出去,与俺坐一辆马车的。”

    又是那个没打死的小贱人!先害了女儿,这会又来害自己?估计是从莫开来那儿听到了口风!不用说,肯定又是云菀沁在背后教的!

    白雪惠冷笑了两声。

    云菀沁一听,晓得这继母马上要找自己过来了,这会回去来不及,避更来不及,也不多什么,撩直了裙袂,领着初夏几步踏进主院。

    “大姑娘——”

    “堂姐——”

    哟,竟然就在外头,正在看好戏呢!白雪惠发了恨。

    廊下烛火的照映下,大小姐脸颊好似蒙着一层粉丽的光彩,神情平和,并没半点慌乱,步子蹁跹,不快不慢,就好像是刚从旁边经过,偶听内院争吵才进来的。

    阶下,云菀沁给云玄昶和祖母行过礼,道:“沁儿一早听到爹这边吵扰,过来了半天,只是不好进来,刚听说这事似是与妙儿有关,只好进来问问。”

    “呵,那正好,”白雪惠总算是拉了个垫背,“你这新收的奴才乱在宅子内嚼舌根,对着堂姑娘说什么我要赶她们娘仨回乡!”转头看向云玄昶,变了一张脸,“老爷啊,妙儿不是初犯啊,明显就书有人指使哇。上次是挑拨霏儿去侯府,这次,难不成还要饶了她么!”

    云菀沁笑着几步走近竹姐:“竹姐,我那丫鬟真的对你说过‘过几天夫人赶你们娘仨回去’这样的话么?她无端端的,怎么会又跟你说这事?你能把今儿午后,你们俩当时的情形都仔细说一遍吗?”

    竹姐有一说一:“倒是没说这话。那会儿俺嫌无聊,正在地上用竹签子画画,说侍郎府也没什么好玩的,闷死了,那丫鬟笑着说,过几天等俺跟娘都回去了,就不无聊了,俺说奶奶说过没这么快回去啊,她说,童老太不走啊。”

    云菀沁转头望了望童氏和云玄昶:“爹和奶奶都听明白了?妙儿在后院碰到了堂姑娘,见她无趣憋闷,在一边好心安慰了两句,说过几天回去了就不闷了,只是个口头词,并不说真的就过几天,至于说童老太不走,应该是得知竹姐误会,又补了一句。从头到尾,妙儿根本不曾说过夫人要赶走黄氏母子走,只是有人喜欢转移视线罢了。”

    狡辩,实在是狡辩!白雪惠正要开声,话音一转,云菀沁嘴巴比她快,扬起嘴角,若有所思,目光意味深长地凝住她:

    “我的婢子最多算是不大会说话,却误打误撞,引出某些人见不得光的事儿,可恕我直言,这次,宅子里闹出这么大的事,堂弟受伤,祖母负气,主要的导火索,应该是乔哥儿,为何如今一家子人闹得一团糟,偏偏忘了那个始作俑者呢!?”

    这话一出,既彻底掐灭了妙儿头顶上的矛头,又让童氏耳目一清,倒也好,将那狗奴才拉出来,罪名都推他身上,也能杜绝家宅继续不宁,给大家一个台阶,给这事拉上个帷幕,果决开口:“沁姐儿说得没错,咱们都气糊涂了,便宜了真正该罚的人,还不将那奴才拖过来。”

    乔哥儿只当自己误伤堂少爷的事儿早就偃旗息鼓了,有夫人顶着怕什么,夫人厌恶黄氏,肯定不会责怪自己给黄氏出气,这会儿从下人厢房里被家丁架了来主院,一扫四周,四国大封相似的,该来的都到场了,登时呆住了,倒也精明,这是要拿自己开刀啊!

    “夫人——老爷——老太太——”乔哥儿咕咚跪下来,一张被酒色财气熏得未老先衰的脸,五官挤成一推,看起来苦哈哈的,“奴才真没跟堂少爷动过手脚啊,纯粹就是个意外,是堂少爷自个儿不小心摔上墙的——”

    “狗奴才果真狂妄,还在砌词狡辩!你若不抢不碰,茂哥怎么会不小心?奴才胆敢冒犯主子,死罪!”老太太能一个女人守寡,含辛茹苦养大两个儿子,还能养出个京官,肯定也不是什么娇滴滴的柔弱妇人,刚来二儿子家没多久,便有了一股当家气势,重重一斥。

    乔哥儿眼看夫人眼睛一闭,脸色苍白,有甩手不理的意思,心一凉,在佑贤山庄时能够抗着打,因为想着有夫人当倚仗,如今背后没了靠山,今儿恐怕逃不出生天!

    “二儿媳,这奴才毕竟是你的人,你总说我偏心,成,这次我来便提前先问一声,免得又被你编排说我徇私不公,你看,这奴才,要不要罚?怎么罚?”童氏哼了一声。

    白雪惠听老太太这么一说,哪里还敢争什么,身子发冷,小腹绞痛断断续续,好一阵子疼一阵,自顾不暇了,管不了乔哥儿,喃道:“婆婆说哪里的话,既是有错,便罚吧。怎么罚,婆婆拿主意,媳妇儿不敢插嘴。”

    “夫人——”乔哥儿趴上去,抱住白雪惠的踝儿,“您可不能就这么不管奴才啊,奴才为您办差,奴才的姨母陶氏也跟伺候了您大半辈子——两代人都为了您做牛做马啊——您可千万不能就这么不管奴才了啊——”

    就连忠心耿耿,相伴了十多年的陶嬷嬷都能一脚踹开,何况眼下这小兔崽子。做牛做马?又不是没有给他们好处,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乔哥儿啊,尤其你,一件实事没有给我办成,倒是得了我的好处,为你花费的银子,就算买下你贱命十条,也绝对是绰绰有余的,还有什么好计较?

    这样一想,白雪惠再不犹豫了,脚踝一松,将乔哥儿踢开了。

    “来人啊,”童氏望了一眼茂哥头上的纱布,“锦重在庄子上堕崖,这狗奴才本就有失职之错,打了一顿,关了几天,还不知道悔改,反倒变本加厉,对堂少爷又有了侮慢之心,说明骨子里就是个不安分的!既然二儿媳没什么异议,我看,得要重罚,来人呐,先拉了家祠去,打五十个板子!要是没死,拉了出府,卖了去当苦工!”

    又打板子?屁股上的伤好没痊愈呢,上次三十还没到就死去活来,中途昏了几次,现在五十,还有命?伤口刚刚结了软疤,还没长牢,别说五十板子了,一个板子下来,就得皮肉开绽,血肉横飞!

    乔哥儿懵了,老太太可不比方姨娘了,没法像上次又逃过一劫,冲上前去:“夫人,奴才为您做了那么多事儿——”还没说完,两个家丁上前,拖住他双臂,拉了下去。

    白雪惠眉眼一冷,乔哥儿是在威胁自己,见他嘴巴还在动个没完,生怕得要说出什么腌臜事,一激动,脱口斥道:“老祖宗教你还不受着!该打!快将他嘴巴塞着!五十哪里够,给我再加二十板子!”

    家丁二话不说,随手掏出个布条塞进乔哥儿嘴巴里。

    这是活生生要杀人灭口啊!乔哥儿呜呜两声,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目露仇视,狠狠盯住白氏。

    白雪惠见他有口难开,再等拖回来,估计已经是一具死尸,松下一截子气,放了心。

    正这时,妙儿已是回来了,进了院子,附耳道:“大姑娘,人已经进了府,在影壁外正守着,随时等大姑娘的传唤。”

    “马上叫进来。”云菀沁启唇交代,然后上前两步:“慢着。”

    这话,自然是对着两名拎着乔哥儿的家丁说。

    家丁一愣,仰头看向老太太,毕竟是老太太下的命。

    云菀沁转身,朝祖母恭声:“乔哥儿所犯之事,远不止这两条罪状,既然要审,就审个齐全。还请祖母多留他片刻。”

    童氏一疑,手一举,示意家丁将乔哥儿再拖回来。

    白雪惠不知道云菀沁又在玩什么花招,心跳得飞快,几乎快要蹦出胸口,却不好做声,眼睁睁看着妙儿引着个人进了主院。

    是个女子。

    约莫十七左右,手中还抱着个小匣子,虽穿着普通百姓的布裙,打扮还算朴实,可一双水汪汪的眼却是多情又妩媚,莲足笋臂,粉颊纤腰,每走一步,腰臀就不自觉轻摇慢摆,说不出来的媚态,一看就知道不是个良家清白女子。

    女子刚进这官宦人家的宅子,似有些慌乱,马上便晓得该怎么做了,平静下来,俯身一拜,道:“奴家红胭,拜过侍郎、夫人、老太太和小姐。”

    说话的语气语调和态度,不似寻常女子,倒有几分风月场中人的圆滑和周全。云玄昶斥道:“你是何人?”

    白雪惠死死咬住牙,豆大的汗珠子往下滴。

    “奴家原是万春花船的姐儿,后来乔哥儿代奴家赎了身,”红胭水眸一望乔哥儿,并没有对赎身恩客的情意,反倒有股说不出的怨气,“奴家被他买下后,暂且先安置在他四婶家中。”

    众人一听来人竟是个妓女,面红耳赤,堂堂官家宅院,竟被个青楼女子登门造访,再一听是乔哥儿的相好,又统统一怔。

    逛窑子,对于老百姓来说,可是个奢侈品,万春花船上的姐儿,身价不低,红胭面容姣好,就算不是头牌,价钱也不会低,平常老百姓纵是与花船姐儿共度一夜,都得下血本,何况是赎身!乔哥儿只是个奴才,哪里有这个本钱?

    “红胭姑娘。”云菀沁目视于她。

    她的眼光清亮且纯净,秀美又锐利,能看得人无所遁形,却没有其他千金小姐看自己时的鄙夷,红胭被这少女看得有些自惭形秽。

    她不是没有见过贵户家的女眷,眼前的少女比自己小好几岁,身量脸庞都还有几分稚嫩,虽有几分美态,却像是没有完全盛开的花,还有些生涩,在红胭见过的千金中,不算最美,可不知怎的,站在少女面前,红胭不自禁深吸一口气,有种不敢造次的感觉,她外表娇俏,气态又典雅,竟像是比自己活得更久一些,眼光如沁凉而未受污染的水,可落到自己身上,又像是火星子一般,溅得人一烫。

    这种娇嫩与成熟的和谐结合,叫红胭不敢抬头直视她。

    云菀沁将众人的疑问引出来:“请问红胭姑娘的赎身钱是多少?”

    “前后算下来,六百两银子。”

    云菀沁笑道:“红胭姑娘是不是搞错了?乔哥儿只是我云家的一个普通家奴,家中也并无产业,他一个月的俸禄加打赏,七七八八也不超过两三两银子,六百两银子对于他来讲,纵是不吃不喝也要攒个几十年,可是一笔横财啊,哪里有那么多银子给你赎身?红胭姑娘可别记岔了,再多想想。”

    红胭轻蹙笼烟眉:“奴家也不清楚,只晓得赎身那日,花船妈妈来说过,说奴家以后的主子就是这乔哥儿,还说赎身的人大手笔,连价也不还,甩手便是一张隆盛清楚的六百两银票,许久都没见过这样的豪客了。听这话,赎身的人似乎不是乔哥儿,只是将奴家赠给了乔哥儿。”

    童氏冷道:“付银票的人,男的女的,长什么样儿?”

    “妈妈不曾对奴家说过。”红胭道。

    云菀沁面朝祖母,意有所指:“奶奶,何须知道那人长什么样子呢,光一听这隆盛银号,就该清楚了。”

    童氏初来乍到,并不明白,望向儿子:“老二,你来说说!”

    云玄昶听到这里,肚子里已是有些清楚了,睨了一眼身边的白氏,见她冷汗直冒,明白与她脱不了干系,可她对乔哥儿那般好做什么?

    见老娘发问,云玄昶只得道:“那隆盛银号基本只对京官所开,我府上的积蓄与钱银,大部分存入隆盛银号……”

    “意思就是说,为红胭赎身的,十有*,是咱们府上的主子。”云菀沁道,目光落至面如土色的白雪惠身上,“除了母亲,我真是想不出有哪个主子能对乔哥儿这般好。”

    若非有什么重托嘉赏,否则,主子怎会这般大手笔犒劳奴才?

    童氏吃盐多过吃米,乍然灵光一现,有了忖度,一时牙腮咬紧。

    妙儿见局势已经被大姑娘压下来,又从红胭怀中拿过匣子,打开,抽出一小沓纸张,每一章纸的后面都按着一个鲜红的指印,粗粗一看,好像是同一个人的手印。

    云玄昶与童氏各接过一张,竟是吉乐赌坊的欠条,全部都是乔哥儿的,少则几两,多则几十两,一沓随便算下来,至少也有个小几百两的赌债了。

    “京城哪个赌坊后面没人撑腰?欠债不还钱,被赌坊打手卸了胳膊的,多得是。欠了这么多银子,赌坊没追乔哥儿的债,倒也是奇了,女儿派人去一打听,才知乔哥儿的债竟都被人还齐了,不用说,”云菀沁唇一动,“那么大一笔赌债,不会用真金白银支付,肯定还是用的银票,那银票是不是仍然是隆盛银号的,爹大可去查一查咯。”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话好说,对一个奴才花了近千两的银子收买,还能是什么小事?

    云玄昶捏皱了欠条,狠狠揉成一团,掷到地上:“贱妇!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是非要我亲自去查才说实话吗!”

    白雪惠冷汗不停,心肉如刺在不断绞着,腹内绞痛又窜起来,天际一个闷雷打来,她只觉乌云罩顶,可抵死也是不能承认的,支支吾吾:“陶嬷嬷于我有恩,虽然犯了错,可最后下场凄凉,我于心不忍,便想对她的亲外甥好一些……”

    这话说出去,鬼都不信。连她自个儿都腿脚抖索着,几乎快要站不住。

    云菀沁一手摘掉乔哥儿嘴里的布条:“最后一个机会,坦白一些,就少受些痛苦,——瞧你自己了。”

    乔哥儿本就记恨白氏不救自己,眼看东窗事发,大姑娘将红胭与欠条搬了出来,证据都摆在眼前了,还由得了人辩解么?

    为求自保,他狠下心:

    “老祖宗,老爷,大姑娘!奴才是被夫人逼迫的啊!夫人叫奴才陪少爷去庄子上,交代奴才,若是有机会,就……”

    “就怎样!”童氏一指乔哥儿,狠狠质问。

    黄四姑早就退到一边儿去了,没料到这一闹,倒闹出了白雪惠见不得人的事,正暗中窃喜着,竖起耳朵巴巴儿听着。

    乔哥儿吞一口唾:“……若是有机会,就不要叫少爷再回来了!”

    众人瞠目,齐齐望向白氏。

    “你胡说!”白雪惠打死不认。

    “奴才当时吓了一跳,不敢,可,”乔哥儿道,“可夫人晓得奴才去万春花船上玩过一次,对红胭很中意,说会帮奴才给红胭赎身,还说会替奴才还了吉乐赌坊的债,若是事儿成了,还得为奴才与红胭置产,弄个独门独户的小宅院呢!奴才心一热,才答应了。奴才与少爷相处了几年,有几分感情,要奴才亲手弄死少爷,奴才狠不下心肠,奴才心想龙鼎山上悬崖峭壁、猛兽毒沼多,随便带着少爷上山玩时松个眼儿,弄丢了少爷,可能就会让他没命……这才……这才行错了一步——老爷,老祖宗,恕罪啊!若不是夫人引诱加威逼,奴才绝对不会起这个歪心啊!您们看在奴才坦白从宽的份儿上,轻罚吧!”

    童氏听到这里,已是浑身震颤,毒妇,毒妇,蛇蝎毒妇,当她只是对继子掉以轻心而已,没料已是起了迫害心,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身子一晃,朝后险些栽倒,幸亏黄四姑眼疾手快,一把搀住了:“婆婆,不要动怒,仔细伤了身子!”

    童氏站直,牙齿打着颤:“我云家流年不利,宅内藏着这种妖孽毒妇!老二,你自己瞧着办吧,身为续弦继妻,不善待前房子女就罢了,竟还有加害之心!你这一房就这么一个命根子,险些便要断送在她的手里!”

    云玄昶亦是被气得够呛,看也不看身边人一眼,闷哼:“来人,拉白氏先去家祠!”

    轰隆一个撼天响雷响起,闪电裂帛一般,张牙舞爪地狠狠撕开已沉下去的夜幕。

    银色亮光打在白雪惠脸颊上,惨白得不像人,突然迷了心智,扬起手就朝阶下的云菀沁冲过来:

    “小蹄子!小贱种!全是你,全是你,你害我,是你害我,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娘没用,被我踩得死死,你也迟早是我手下的亡魂——”

    到了此刻,还在死鸭子嘴硬。云菀沁见她面色如霜,目色染血,狰狞无比,避都懒得避了。

    “还不拦住这杀人害命的娼妇!”童氏尖叫。

    豆大的雨点伴着响雷和闪电,哗啦啦,终于落下来。

    前方家丁挡住去路,白雪惠骂着骂着,还没靠近云菀沁,腹内一阵绞痛达到了极致!

    她一阵痉挛,有什么东西朝下坠,冲涌了出来,“啊”一声,摔在了地上,撑起身子,一摸裙下,竟是一手的鲜红,还有小块小块的凝固肉状物体。

    “啊——啊!夫、夫人流了好多血!”阿桃率先尖叫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