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七十四章 合股经营,大殿出糗

第七十四章 合股经营,大殿出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红胭不肯放弃,雪亮眼珠一转,眨了眨睫,走近:“老板,那人是哪家的老板,住在哪里,叫什么?”

    胖老不傻,知道她是想去找那人谈判,笑着摇摇头:“想找那位客人将铺子转给你?我怜香惜玉,瞧你算是个美人儿,免得你白费力气,不怕告诉你,下订金的人一来就丢了一张银票,银票上的订金是业界的五倍,五倍啊,又千叮咛,万嘱咐,要上门瞧铺子,显然,那位客官早就瞧中了我这个铺子,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会让我别再让别人给你?再说了,就算让给你,你有五倍的定金付给人家吗——”

    红胭美目一沉,细腰儿一扭,满满都是风情,半嗔半怒着:“你这人,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我问什么,答什么!啰嗦个什么劲儿。”

    胖老板这才撇撇嘴:“来付定金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长得比我大概英俊那么一点儿,高那么一点儿吧……没报主子名字,反正下午申时三刻,他约我在城北的惠东茶寮,付余下的银子,我将准备好铺子的纸契和转让契书带给他。”

    红胭考虑一会儿,转身走了。

    眼下之计,只有去找那个神秘买主,看能不能求求情了。

    那买家既然这么大的手笔,肯定不是一般的普通商人,怕一个人压不住场子,看看时辰,离申时还早得很,红胭想了想,去了许府。

    许少是云小姐的表哥,又是京城皇商家的少爷,估计深谙商业谈判,账也算得清楚,到时在场,肯定能够帮一把。

    红胭到了许家,上阶敲门。

    门口的下人打开门,见一名身穿红衣的艳丽女子站在门外,眉目颇有几分风情,像是出嫁的妇人,但装扮和头饰,又是闺中女儿,瞌睡都醒了,将自家少爷喊了出来。

    许慕甄今儿本与太子约了去打马球,却被父亲逮住了,摁在房间里看了一天的账本,看到最后,账本上的字认识他,他不认识账本上的字,两个眼睛正冒金星,一听有人找,总算有了个理由,账本一丢,浑身灌满了力气,管来找自己的人是男是女,箭般冲出去。

    说起来,与许少也不过一面之缘。那日初初一见,正好是晚间,红胭与许慕甄站在庭院讲话,只知道对方是个俊美无匹、衣着富贵的公子哥,尽管这三年,花船上接待过许多同龄俊俏的公子,却无一人及得上。

    今儿是第二次见面,红胭站在许家门槛外,只见许少风一样大步出来,青天朗朗,明媚阳光下,才心中一动。

    男子恣意随性,桃花眼眸泛波光,身着家中的银白轻绸便服,印出明显的身型,几乎能看得清楚矫健而年轻的胸腹肌肉。

    若是一般的姑娘家,早就得呸一声放荡,然后转脸过去。

    红胭却不是一般的姑娘家,花船上的一些小动作犹未完全改过来,眼一弯,抬手捻帕捂了半边樱唇,显得风流万状,咯咯笑起来:“许少何必这么急切,穿好衣裳再来,红胭等得起。”

    上次妙儿来许家给大姑娘借书,许慕甄也听她提过,表妹收下了红胭,在为她奔波外面的铺子,没料到今天来的是她,罢罢罢,不管是谁,只要将自己从账本堆里扒拉出来的,都是大恩人,一时激动,双手搂住她两边玉肩:“一听见有人来了,别说衣服,连裤子都来不及穿了,快说有什么事,是不是救我出去——”

    红胭只觉男子气息逼近,双肩被人压住,花船上遭乔哥儿欺辱记上心头,条件反射,一个素手掐住许慕甄的爪子,一运气,朝后一甩。

    许慕甄哪知道她有些功夫,一个踉跄扑空,红胭马上醒悟过来,自知犯错,见他要摔倒,连忙顺手将他的腰肢一掐,拉了回来。

    二人一个反弹,紧密镶贴住,许慕甄嗅到一股兰香,情不自禁埋进女子白皙颈窝子内,轻吸一口,眼眸一扬:“好香。”

    红胭若单纯只是个将门虎女,早就几巴掌揍得许慕甄爹娘都不认得,此刻却媚眼如丝,纤手伸进他发间,一抓,将他的脑袋不轻不重地拽起来,一手叉腰,略歪玉颈,语调婉转如歌:“那就再摔一次?”

    许慕甄乖乖松开,退了几步,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整好衣裳,又接过小厮送来的外袍,三下五除二套上,挥手在窄腰系了个飞鸾结,早忘记了刚才的暧昧动作。

    红胭却不知怎的,心头忍不住蹦蹦乱跳起来,直到许少声音飘来:“是不是表妹有什么事啊?”

    红胭平静下来,将来意说了一次。

    许慕甄皱皱眉:“是哪个混球,竟敢跟我表妹争铺子,走,跟你一起去看看。”红胭见他愿意帮忙,与他一去出了府。

    两人到了惠东茶寮,时辰还早,铺子的胖老板与幕后买主都还没到,先找了个靠角的桌子,叫了一壶极品好茶,先边喝边坐着等。

    申时三刻左右,红胭眼睛一亮,在桌子下,小靴子尖儿勾了勾许慕甄:“喂喂,来了,来了。”

    先到的胖老板坐在靠窗一张桌子,此时站起身来,似在迎接人。

    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走过去,与胖老板面对面坐下。

    看样子,应该就是胖老板早上说的那个付定金的男子,身型矫修,穿着虽然是便装,却是质地上好的细锦滑丝,映着深刻暗纹,颇有几分贵气,不似一般门户。

    胖老板接过对方的余下银票,脸上笑成了皱巴巴的大菊花,又将已经去官府盖过印的店铺转让手续文书,推了给对方,最后喜滋滋地走了。

    许慕甄俊眉一耸,这人,怎么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呢,可就是死活想不起来……不管了,自己交游广阔,认识的人多,谁知道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而且,这人还奇怪得很——

    那人付了全额银子,已经拿到了店契,什么事都干完了,却并没像胖老板一般离开,反倒稳稳坐着,慢慢地品着茶,晒着窗外的秋阳,就好像在等谁。

    很久过后,并没人来,可他也依旧没走。

    许慕甄正在琢磨,红胭耐不住性子,已经走过去了。

    走近桌边,红胭便开门见山了:“公子可是买下进宝街店铺的人?小女子有求,不知可坐下相商。”

    手一抬,男子做了个请便的动作。

    红胭朱唇开合,字句如落玉坠盘,清脆悦耳:“不瞒公子,公子看中的店铺,正是我早就看中的,并且已与那老板谈了好几天,没料到最后,竟是被公子拿到了手。我看得出来,公子的主人,必定是个气派之人,家世与财富,肯定都是咱们没法比的,一间小小的店铺而已,何不成人之美,让给我?我本钱有限,可能无法给公子高价,但必定感恩戴德,我是做脂粉生意,若是贵主人日后家中女眷有任何需要,脂粉一定长年免费供应!”

    “你家主子找你来谈生意,倒是没选错人。”男子不吝惜赞赏,好一个伶牙俐齿,将人抬得高高,然后又摆出好处,一看就知道是个有历练的女子,“只可惜,我家主子家中没有女眷。”

    红胭一愣,从头到尾只说是自己选铺,并没说过背后还有主子,云菀沁交代过,这铺子今后对外以她的名义做主,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对外说还另有东家,更不要说出她的名字,红胭一直铭记于心,绝不敢有半句多言。这男子,为何一猜就中?

    “公子误会了吧,我就是这铺子的主人。”红胭辩解。

    男子并不打算与她争辩,轻笑摆手:“哦,是吗,姑娘既然是老板,看中这个铺子,肯定提前算过成本吧,那能告诉我,凭你卖胭脂水粉,一个月的净利润是多少,毛利润是多少,打算如何使用店面,去牙行聘用多少佣工,平均粮饷多少,然后……大概多长时间能回成本啊。作为老板,不可能完全不清楚吧。”

    就像是雷在头顶一个个丢下来,红胭卡了壳儿,这只有云菀沁心里有数,她哪里知道,瞄了瞄许慕甄,幸亏带上了许少,他商户出身,多少懂一些,随便唬弄两句,应该能应付过关吧?

    许慕甄也听懵了,自觉地拖了一下板凳,咳了两声,头偏向一边。

    红胭咬咬唇,想起数刻之前他还为了脱离看账本而欢欣,这才醒悟,这个表少爷,根本就是对商业一窍不通的!

    红胭瞒不住,再瞒下去只怕对方认为自己不诚信,误了云菀沁的事,只得暗示:“既然公子慧眼,那我也就不瞒了,我确实是替人办事。我家主子很喜欢这家店铺,也挑了很多家,惟独这一家合心意,又谈了好多天,若是不行,又得重新再找,很耗时间。还求公子成全,我与我家主子肯定会感恩不尽!”

    男子摇头,云淡风轻:“感恩不尽有何用?这是个虚话,我家主子喜欢实在的。”

    实在的?红胭不明所以。

    男子盯着眼前的女子,笑意加深:“我家主子若说好说话,也算是个很和蔼的人,若说不好说话,八个快嘴大状来也不管用,你既然这么想要这家铺子,就请你家主子——告诉我家主子,为什么要转让?若是理由充分,能让我家主子获利,他肯定会酌情答应。”

    这……若说周旋一下人脉,红胭还算行,要她玩这种脑力活动,尤其又是不擅长的领域,实在太为难了,想了想,道:“那我便回去给主子禀一声,要个答复,要不,明儿这个时候,咱们再在这里见面?”

    男子放下茶银,起身离开。

    回去路上,许慕甄见红胭不理睬自己,知道她意识到受了欺骗,正在恼怒,也没多逗弄,只是快分开,才站定,幽幽叹了口气。

    红胭本还在生气,听他叹气,情不自禁扭过头,咬唇道:“许少还叹气?你这是利用我出来放风吧!明明不懂,还给我去撑场子,差点叫我被人看笑话。”说着就要走。

    许慕甄手臂一举,撑在墙上,将她圈在里面不放行:“这方面我是不怎么懂,也懒得懂,其他的某些地方我厉害啊!”

    “许少还真是脸皮不薄……”红胭见他拦着自己,动作亲近,神色暧昧,嗔了一声。

    许慕甄道:“不信,改日咱们去骑马射箭打马球,你看我厉害不厉害。”

    原来是自己想歪了。红胭脸一红。

    许慕甄陪红胭跑了一趟茶寮,见时辰不早,这会儿还赶得上与太子汇合,也不耽误了,打了个招呼,闪人了。

    红胭望着他的背影,发了会儿怔,然后朝侍郎府走去。

    红胭现在若有事找云菀沁,基本在侧门将妙儿或者初夏叫出来,再传达,云家几个主子都认识自己了,晓得自己原是万春花船上的姐儿,怕云菀沁被家人刁难。

    后门处,红胭叫出妙儿,与她说了店铺被订,然后与那付订人的茶寮见面的前后对话,又补道:“明儿那人就要大姑娘的回复,我瞧他们那主子,不是好应付的,你记得叫大姑娘好好琢磨一下。”

    妙儿字句记下,然后回了盈福院,与自家小姐说了。

    得知店铺被人抢订下,云菀沁一讶,再听说有转机,又将下订人的话酝酿了一遍。

    说白了,那位神秘老板,就是要得到好处,才肯松手让店。

    可对于这种订金都能摔出五倍以上的豪客来讲,她能有什么优势,总不能还他十倍叫他让出店吧!

    若是有充足的银子,也不必叫红胭跟胖老板讨价还价好几天了。

    既然买铺子,十之*是个商人。

    看起来,这商人不是一般人,手笔这么大,付出的订金就连御街上的店铺都能买了,何必买进宝街一爿普通掉小店面?真的不怕亏本吗,又真的赚得回来吗?这么奢侈,买哪里的店面不能买,怎么非要就跟自己争地盘呢,完全就是*裸的以本伤人!

    云菀沁唇一抽,真是忍不住咒了那幕后老板几句。

    不过,商人都是利字当头,那就只能用利来勾引了。

    云菀沁稍一想,铺了一张白宣纸,提笔洋洋洒洒勾画着,不消半刻,墨迹占满了白纸,随后将纸卷成个小轴子,塞进牛皮信封,交给了妙儿,又吩咐了一番。

    妙儿出去,将信函交给等了半天的红胭,又将云菀沁的话传达了。

    第二天午后,同样的时刻,红胭赶往惠东茶寮时,男子早已经到了。

    男子见红胭过来,嘴角一扬:“你家主人可有什么答复。”

    红胭不紧不慢将信函拿出,抽出纸张:“这是我家主子对新铺一年间的预计评估,包括各项利润与开支、成本,能够解疑您昨天问的每个问题。”

    男子长指一动,摊开纸张,稀奇,如今的账本格式,都是密密麻麻一大堆字再附上日期,一个月三十天,每天哪怕花一页,记录一个月的账务,起码也需要一个本子,她竟能一张纸就可以搞定。

    纸上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大的田字格,田子格里面又被竖线和横线隔开,划分成不少小小的田字格,上面横排是日期,左边的竖列是项目,例如人工开支,货物成本开支,额外支出,杂役支出等等。

    虽然乍一看有点儿眼花缭乱,像是小孩子涂鸦似的,但仔细看下去,看出了门道,确实比普通的账册格式要清晰简洁多了!

    红胭见男子泛出笑意,试探道:“公子,如何,我家主子的规划并不算糊涂吧。”

    “心里还真是有一笔账,看起来,这生意倒是稳赚不赔,极有把握的。”男子合上纸张,打算回去给主子看看。

    红胭一听,莹莹美目水光一漾,噙了笑意,头颅朝前一倾,搬出云菀沁的交代:“做生意,无非就是讲个稳妥,既然公子觉得我家主人是个明白人,这生意也有发展前景,愿意不愿意一起搭个伙?”

    男子沉思,原来她是想用这个办法来得到这个店铺,呵呵,倒算灵光啊,拼银子,她自知肯定拼不过,若是能合作,既能得到铺子,说不定连买铺子的银子都不用出了。

    “搭伙?”男子轻声一笑。

    “敢问一句,”红胭并没先回答问题,嫣然一笑地反问,“公子的主人买下进宝街的这个店面,准备用来作什么。”

    男子深吸一口气,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下手臂:“随便吧,或许成衣铺,金银铺,也指不定茶楼酒馆,若是能找官府要到许可牌照,可能开个妓院、赌坊也未可知。再不行,就先空着放着,有机会再租赁出去,吃租子吧。”

    果然如云小姐想的,这幕后老板是吃饱了饭没事儿干,钱多了烧得慌,如今大宣不少有钱佬便是到处置产,然后空置,想必这一位差不多!

    红胭不易察觉皱眉,脸上却笑得越发灿烂:“这样说来,公子家的主人,只是走一步算一步,并没计划,进宝街这家就算买下了,定然也不会亲自打理,还是得要请人来管,那么正好与我家主子不谋而合,眼下不就有个现成的,可以由我家主人全权操作,但我家主子并不属于聘用的帮工,因为我们也会注资一部分,相当于是跟你们合股,利润四六分,年底分红。”

    “四六?我家主子是花钱买店铺的人,应该算是大股东吧?才得六?”男子眯了眯眼。

    “非也,”红胭见他误会了,摇摇头,“我家主子六,你家主子四。”

    男子凝视红胭:“你们主子,是不是也太霸道贪心了一点。”

    红胭笑眯眯道:“公子家主人什么事儿都不用操心,只需要每季每年坐在家里拿分红,赚的多就拿得多,赚的少就拿得少,可我家主人却得耗心血打理生意,留住客户,破旧创新,发展店铺,辛劳更甚,若不用银子做激励,怎么会有劲头为公子家主人想办法多赚钱?”

    “这也是你家主人的原话?”男子手指在案上一敲一击。

    红胭颔首:“我传达的,全部都是主子的原意,就看公子这边如何了。”

    男子思虑片刻:“你们等信吧。”

    红胭一听,知道有戏,连忙问:“还没问你家公子姓甚名谁,是哪家商户呢,日后若是合作,总不能连股东都不知道叫什么吧。”

    男子笑着睨了红胭一眼:“你家主人叫你出面打理生意,她却在背后不出来,还不是弄得神神秘秘,你家主人既然都不愿意透露身份,我家主人也无须。我家主人的产业多得很,也不一定每一处产业的帮佣都晓得东家的名字,今后熟了再说吧。若是有意,我会直接找店铺原来的老板传信给你。”

    不出两天,云菀沁这边得了好信。

    胖老板去荷花巷找了红胭,那幕后大东家与他交代了,店面纸契上多补了一张契书,将店铺的操作全权交予红胭手,随时能开张。

    契上除了一些基本事项,标注得很清楚,委托红胭管理店铺,他人一概不过问。

    云菀沁看过合同,没问题,一波三折,最后总算敲定。

    幕后老板不肯表露身份,云菀沁开始有点儿好奇,合同上,这边以红胭画押,那边则是以胖老板为中间牵头人,对方仍是一点儿痕迹都没露出来……

    但想来也没什么太稀奇,大宣商业经济繁荣,这种豪商巨贾很多,有时信手买个店铺,指不定转个头就忘了,哪会那么上心,交给人打理,十多年不去看一眼的都多得是。

    就连许多臣子也喜欢经营点儿买卖,谋点儿油水,有时并不方便直接出面,自然是打着别人的名义,若遇到分红什么的,银号能汇银款,连面都不用见,方便得很。

    最大头的一件事儿搞定,云菀沁吩咐红胭去牙行寻帮佣,一开始,她只打算请一男一女,小厮负责跑腿,女帮佣在铺子内帮红胭的手。

    红胭在外打滚多年,识人看相的眼光自然出挑,不下半天,在牙行挑中个老实伶俐的小哥儿,叫做阿朗,今年虽才十五,又刚从乡下来,但红胭看中他人聪明,悟性强,学东西快,最重要的是,刚进城,人很单纯勤快,没有其他小厮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如今新开铺子,什么都不重要,最关键是员工要实诚。

    至于另一名女帮佣,想来想去,红胭与云菀沁商量了一下,直接用了祝四婶。乔哥儿一死,祝四婶就再没有任何亲人了,四婶那天听说乔哥儿死了,黯然落泪了一场,可也明白,都是这侄子自作孽,怪不得别人,反而还叫红胭带话给云家大姑娘,为这个侄子的错事赔礼道歉。

    红胭与她相处了这么些时光,看得出来这老人是个能辩是非的,说老,也不过五十出头,身子很健壮,在店铺帮手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样一来,人手订下来了。

    柜面都是上一任东家留下来的,仍是簇新结实,油一道新漆,直接拿来用即可,再换上招牌,搬了货样进去,便大功告成。

    就偏偏难在了最后一步,招牌。

    红胭就等着大姑娘来个话,便能够随时去牌匾行打一块金漆好匾,择个吉日给挂上去了。

    可大姑娘那儿迟迟没放话。

    云菀沁也是有些头疼,既然是招牌,肯定就得取个名字,时下有名的零售脂粉铺有天香斋,皓蓝阁,丽颜阁,包括许家在佑贤山庄的汇妍斋……各式各样的名字都有,倒也不是没有参考,可就是因为参考太多,云菀沁更想有个独一无二的招牌。

    这可是门面。她是新人,就靠这门面来挣些人气了,所以思前想后,宁缺毋滥,宁可暂时空置着,也不想随随便便叫铁匠打几个字上去当招牌,反正这会儿也是试运营,还未正式开张,不急。

    红胭先带着阿郎与祝四婶,开始整理店铺,并顺便试着营业,一开始的大部分货物库存先调用汇妍斋,使店面看得丰富饱满一些,毕竟,空荡荡的店铺,没人愿意进去,然后,云菀沁将几个已经做得得心应手的粉脂去铺里,作为主打推荐,一开始太标新立异,只怕客人觉得古怪,不敢轻易尝试,所以基本都是胭脂、头油、香露等大路货色。

    倒还真是歪倒正着,也不知是不是无字招牌引起了人主意,第一天,倒还真是吸引了好些客人进店,虽然没有买什么,可带动了人气,已经算是个好开始。

    云府这边,云菀沁忙得如火如荼,要么与红胭互通店铺的情形,要么便是关在房间里继续看书做笔记,研制各色方剂,期间,郁柔庄身边的绿水还来了一次。

    这次,绿水的态度竟是一百八十大转弯,脖子也不仰得高高,眼神都柔和了,好像那天来盈福院,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只说香发散好用,找云小姐多要两盒,临走前又多了拿了些别的花膏香露。

    初夏对这对主仆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可云菀沁倒是没什么,若她真是十四五的小女孩儿,兴许还能持着一股心气,傲慢清高地将绿水赶出去,可核子里,她早过了愤世嫉俗的叛逆年龄。

    五花八门的客人多了去,难不成见着不喜欢的就轰走?

    那天生就注定吃不了这碗饭。

    她不喜欢郁柔庄,可妨碍不了她喜欢银子。

    人家上门来取货,她没理由赶客。

    妙儿将绿水要的花膏香露递出去,约好香发散三日后再来取,绿水接过东西,道谢过后,离开了云家。

    云菀沁忙下来,几乎顾不得家里前阵子那些鸡飞狗跳的事了。

    白雪惠仍锁在家祠边上的小屋子里,童氏暂时领着方姨娘理着家务。

    而云玄昶近来更是忙得连府都难回。

    再过几天,秦立川会在早朝上正式递致仕折子,提出告老还乡,然后鸣谢天恩,下朝后,按着老臣致仕的规矩,宁熙帝会召集兵、户、吏、礼等几部长官及其副手,加上几名内阁大臣举行会议挑拣人才,填补秦立川的空缺,最后的兵部尚书人选,一般都是从这个朝后聚会中选出来。

    会上,首先是前任兵部尚书将举荐名单给圣上,这是第一印象,若能上这个名单,便大大的加分,圣上裁夺后若没什么意外,十之*,名单上的被举荐者就是继任长官。

    可,经女儿八字一事后,云玄昶基本上对秦立川没什么指望了,不临走前踩自己一脚报复一通都算谢天谢地,只能在其他几部的官员中奔走,用人脉与银子疏通关系,看能不能让他们在那天帮忙推举一下。

    如此一来,他正是焦头烂额,忙得团团转,哪里还管得了家祠边的白氏。

    云菀霏过门侯府没两天,那边就有些不好听的风声传回娘家,说云菀霏并没进归德侯府,直接被送进侯府背后的一所小宅院,一个人过活儿。

    那宅院也是侯府的房产,长年空置,以前基本是侯府供给家奴的亲戚六眷居住。

    这消息一传回云家,就像是巨石掉进了平静的湖内,起了轩然大波。

    那日黄昏,云玄昶难得回来得早,因为今儿疏通得不大畅快,心情本就不是太好,明天朝后,秦立川便要递举荐名单了。

    自己这次上去的机会怕是微乎其微了!

    想着,云玄昶胸口发堵,吃一口,停下来半天,毫无食欲。

    云家阖府在正厅吃饭,云菀霏的那件事被人从外面传来,云菀沁看见爹的脸气紫了,指腹掐着筷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风雨欲来的架势,方姨娘领着云菀桐,只顾着埋头夹菜,往嘴巴里塞菜和白米饭,大气儿不敢出。

    青哥这两天因为天气转凉,有点儿闹肚子,黄四姑这会儿陪着儿子在西院喂饭,没出来跟大家一起用饭,不然指不定又得大惊失色渲染一下气氛,童氏则跟儿子一样,闷声不语,脸上的表情却比儿子还要变幻莫测。

    全家宛如风中残烛,要么怒气勃发,要么胆战心惊,惟独云菀沁悠哉乐哉地给手边坐着的弟弟夹了一筷子红烧鱼肉,舀了一小碗汤,云锦重嚼了两口饭菜,含糊着小声问:“姐,是又要吵架了么。”

    云菀沁轻轻“嘘”了一声,附耳过去:“看戏,看戏。”还未放下手指,果然,云玄昶已经暴跳如雷,将筷子一把飞掷出去:“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慕容家完全不拿我云家当回事儿!”可也心里清楚,慕容家迎霏儿,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早又与自己撕破了脸皮,又何必把自己当回事儿?

    骂完,云玄昶刚咽下的两口米饭仿若膈在胸口,胸前两条肋骨之间的部位绞痛胀满,打了个嗝儿,却吐不出来,顿时脸色发紫,用手揉起来。

    云菀沁使了个眼色给弟弟,云锦重放下筷子便喊下人斟了杯热茶,搀住爹,为他揉着两肋间。

    云玄昶呡了几口热茶,打出几个嗝,顿时觉得胸膛的气顺了,舒服多了,脸色恢复红润,想来还是儿子懂事,亏以前疼爱霏姐儿并不比前妻儿子差,到头来,最给自己啪啪打脸的,一次又一次,都是她,想来叹了口气,随口道:“锦重啊,这什么茶水,喝了舒服多了。”

    “姐姐酿的玫瑰佛手茶,干玫瑰花和佛手用沸水泡的,既简单,又能够理气解郁,和胃止痛。”云锦重乖乖道。

    云玄昶望了一眼女儿,目中升了几分欣赏,前些日子见她在院子里边憩小花圃,搭园子,也知道她在闺房中捣鼓些东西,若不是方姨娘在旁劝说,其实还是有些不满的,如今瞧着,倒还真是有些用处。

    胃里的气儿虽然消了,心里的恨还是消不了。

    云玄昶脸色又变了:“不成,这丢人的事儿,我定要去姓慕容的说个清楚——”

    童氏半天不发声,这会儿,僵冷许久的脸终于嗤出一声讽笑,在老二家中住久了,云菀霏在侯府寿宴那日发生的事也听说了,难怪啊难怪,是奇怪,为什么本该是沁姐儿嫁过去当正妻,变成了霏姐儿过去当贵妾,原来其中有这么个曲折,也听老二说过,多亏白氏在宫中有个说得上话的奴才妹妹,侯府才答应要了霏姐儿。

    筷子一拍,童氏冷冷:“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更别提还是个妾,要打要杀,你能怎样?……什么都别怪,只怪这丫头自己不争气,为了进侯府,婚前不顾贞洁,闹得满城风雨,我要是侯府的长辈,对她也不会有好脸色。要我说,霏姐儿随便给哪家当妾,都比硬性塞给侯府要好!全怪那白氏擅自做主,强行将霏姐儿与侯府牵线,这下好了!我虽然是个乡下妇道人家,却也知道,若是皇上听说你有个女儿给人家当妾,还这般糟践,肯定是不喜欢的吧?老二,你不是一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包着金丝襁褓的官宦少爷,奔到这一步,不容易啊,现如今,也不知道对你升官有没有影响!眼看着那白氏的血早就止了,霏姐儿也出阁了,你也该有个决断了,我晓得你对她始终还有些旧情,可她这次错犯得太大,你可不要叫人说你后院混乱,纵容错妇!”

    云玄昶听得出娘亲的暗示,对于那白氏的处置……本来真还挺犹豫,毕竟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夫妻,想当初,也是极眷恋她温柔乡的,可这一下,再不迟疑,摔下屁股下的椅子,先进去了。

    一桌子女眷也不敢走,更不好吱声,先慢慢地细嚼慢咽着。

    一顿晚膳,就像吃年夜饭一样漫长。过了大概半刻钟,帘子一掀,云玄昶回来了,手指间夹着一张纸,上面隐约见着墨迹未干,还有个拇指印。

    “娘,”云玄昶眸中坚决,又是冷冷的薄情寡义,宛如失温的硬石头,“如今后院都是娘在打理,劳烦娘帮儿子操劳了。”

    童氏接过儿子手中纸条,瞪大了老花眼看了一圈,可惜认不得字儿,将那纸条往身边的茂哥眼皮底下一伸:“来,给奶奶瞧瞧,是什么字?”

    茂哥虽不大,却已在乡下读过两年私塾,基本的字是认得的,一看上面最明显的两个字,嘹亮地读出来:

    “休——书!”

    满桌子女眷和孩子屏住呼吸。

    正合童氏的意思,喜滋滋将那休书折好了放进袖袋里,举起筷子:“老二,还不吃饭,生完气,饭还是总要吃的。明儿不是说还有个极重要的朝会么,赶紧好好出完去早些歇息。”

    吃完饭,众人们各自散了,走出正厅,几日连绵不绝的秋雨早就散尽,空气清朗凉爽,晚霞满天,云菀沁踏在鹅卵石短径上,身边伴着妙儿与初夏一左一右,一边回院子,一边顺便饭后消食。

    妙儿与初夏在厅外听说休妻文书都写好了,步子轻快,话也多了,你一言我一语,说些恶人自有天来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话,夫人吃香喝辣十多年,哪里会想到短短不几个月时光,先是爱女下降为妾,遭夫家羞辱,遗弃在家门外,再是流产,被人夺了私产,遗弃于孤屋,现在还净身出户,遭了休弃。

    云菀沁但听不语,却不见得有两个丫头现下这么高兴,事儿真的能这么顺利?

    白氏真的就这么玩完了么?

    那个宫里的白令人便就这么容许她的同胞姐姐被扫地出户,成弃妇么?

    上辈子的经历告诉她,事情没到最后,永远不要先高兴得太早。

    果然,第二天的到来,印证了她的想法。

    *

    次日散朝后,身穿官服的云玄昶手持玉色笏板,在总领太监姚福寿的引领下,与其他几部的臣子,忐忑不安地走出金銮殿,绕过朱红色九弯曲廊,进了议政殿。

    刚出金銮殿,秦立川回过头,哼笑一声。

    笑得云玄昶背上汗水直流,不到一盏茶功夫的路程,走得云玄昶头重脚轻。

    宁熙帝早就褪去朝服,卸下九龙旒冕,换了一身湛蓝色的宽松常服,腰系矫龙云纹宝带,比朝上要随意多了,此刻正坐在四足龙椅上。

    臣子面前置着红木条案,小太监们鱼贯而入,在每张条案上放了茶点,然后手持金丝鹤咀茶壶,在后面伺候着。

    每一张条案后,都有一名小太监,不时为前面的大臣蓄水。

    众臣子坐定,饮了几口热茶,又说了一阵子的朝事,宁熙帝朗声开口,拉上了正题:

    “秦爱卿为朝廷效劳半世,此去致仕,你倒是能去悠哉享受田园之乐,却抛下朕,叫朕失了一员好将。”

    这话一出,气氛轻松了不少,众人呵呵笑起来。

    同时,大伙儿也警醒起来,要开始为尚书位置厮杀了!

    秦立川拱手笑道:“臣人虽不在朝,却为皇上精心择了后起之秀,到时必定能接微臣的棒,协助皇上,继续创我大宣千秋盛世!”说完,扭过头来,意味深长地望了对面的下属——左侍郎一眼。

    那目光,自然是讥讽,打压,得意。

    云玄昶掌心出了热汗,心里扑通直跳,心里骂了句老不死的。

    秦立川手滑入袖内,正想掏出举荐折子,腹内忽然一阵绞痛,有想出恭的意思,本来想忍住,可哪里忍得住,肚子里排山倒海,咕噜咕噜直响,似乎随时就要喷薄而出!

    “秦爱卿?”宁熙帝见他脸色骤变,关心问道。

    秦立川冒了几滴冷汗,冒死站起身,抖着唇:“皇,皇上,老臣死罪,突然腹痛如绞,许是今儿天气凉快,早上吃了个冷馒头……”

    臣子们以袖掩嘴,偷笑起来。

    云玄昶暗中解了一点气儿,呸了两口,老不死的,公报私仇,叫老子升不了官儿,活该,最好拉死你,溺死在恭桶里别回来了!

    宁熙帝不大高兴了,皱眉:“你这老家伙,怎么搞这种名堂!还不快去!仔细玷污了殿堂。要不看你快致仕,朕可得重罚你!”

    秦立川深吸一口气,连走带跑,由身后小太监引着,先到议政殿后面的净房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