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八十一章 三爷失控

第八十一章 三爷失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子们在水榭的玉阶下拜过贾太后。

    贾太后见了皇孙,喜得合不拢嘴,朗声:“给王爷们赐座。”

    撷乐宴本就是贵人们私聚的小宴,并没有那么多规矩,还没到正午,主菜没上,贾太后手一挥,便叫众人先自行吃喝,垫垫腹。

    太子与皇子们的座位正在云菀沁一行人的斜对面,几人依位份掀袍坐下,没过多久,又来了几名皇子与公主。

    比较起席位中的世家公子们,刚来的一群皇子们,显然更让人注意。

    娇娇贵女们的目光云集在龙子凤孙身上,满脸彤云地窃窃私语,暗中评论,一会儿说那三王爷最挺拔俊朗得逼人,身上还有中原男子没有的英武之气,果然不负千金圈中的那三句歌谣,只是面容淡冷了一些,像是不大好接近,扣了些分数。

    一会儿说太子爷的容姿比上次见面更添几分风采,仍旧没什么储君架子,倒是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儿。

    又说那八皇子燕王虽才十四,但手脚修长,个头修拔,相貌也好,来日又是个美少年,前途亦是不可小觑……

    千金们叽叽喳喳,撷乐宴热闹不已。

    贾太后安排撷乐宴,最大目的就是为了给皇室与贵户家的男女牵姻缘,对于大户小姐们的评论,自然也并不以为然,持着默许态度,甚至还有几分怂恿和自傲,毕竟都是夸奖夏侯家的男儿,当祖母的当然欢喜。

    不一会儿,贾太后也面朝几名皇孙,笑着一个个地体恤:“太子近日协理皇上做政事,顺不顺利啊。”

    “回皇祖母的话,“太子笑得一如既往的绚烂,”父皇理政清明决断,经验丰富,儿臣在身旁观摩,日日都收获不浅,若有不懂之处,问一问内阁大臣和郁宰相,也就通了。“

    “好,好,”贾太后满意地点头,对国之储君的指望,无非就是是能好好修习为政之道,又转头朝向秦王:”

    “秦王呢,日前身子可好,刚刚换季,天气骤凉,旧患没有发作吧,哀家瞧你,脸色似是又白了几分。“这个孙儿三岁身染毒伤,被送出宫去居住,贾太后虽与他感情不算厚,但是每次想到堂堂一名皇儿,长这么大,竟没有住过几天宫廷,开牙建府后,那秦王府也建得偏远,不在京城中心,贾太后心里总会有些怜惜。

    夏侯世廷恭敬应道:“多谢太后体恤儿臣,王府中下人精心,儿臣也时刻铭记禁忌,不会让自己身体有损,以免叫母嫔操心。”

    “嗯。”贾太后慈和一笑,“秦王也是懂事了许多。”继而又问了燕王、景王、汾王与几名公主,几名皇子皇女亦是一字一句地乖巧答应着。

    宴中,气氛融洽。

    末了,贾太后头一转,又看向另一边的名门子女。

    果然郁柔庄在宫中的贵人心目中地位不低,贾太后头一个点了她的名字:“几个月没见,柔庄又添了几分倾城容光。”

    郁柔庄起身,绿水牵着她曳地长裙,将小姐送出席外。

    她来到红毯中间,款款伏地行了大礼:“多谢太后夸赞,柔庄祝太后日月昌明,松鹤长春,古柏参天。”

    “好,起身吧。”贾太后在正宴上受百官朝拜恭贺,已经听了许多祝寿词,可眼下红裙美艳美人儿赏心悦目,这贺词虽然了无新意,却也四平八稳,挑不出毛病,抬了一抬手,示意平身,“赏玉如意给郁小姐。”

    “是,太后。”贾太后身边的太监朱顺下去搬赏赐物了。

    郁柔庄在众人的艳羡目光下,坐回原位,宴会还没开始多久,便能得太后的夸赞和赏赐,世家女儿中,还能有谁能与皇家亲密到这个地步?秀美绝伦的凤眼中散出斜睨的清傲光芒,环环一扫,正落到了云菀沁身上。

    云菀沁仿若未察,从落座到现在,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人不止一个人,有点儿应接不暇,除了郁柔庄,还有另一个……那目光炽热得微微发烫。

    贾太后望着郁柔庄风华绝代的身影,不觉动了一些心思,郁文平的这个女儿,迟早是夏侯家的儿媳妇,如今成年的皇子中,除了大皇子、二皇子已经成婚生子,就属秦王最大了,太子比秦王还小两岁,虽然也还没立正妃,东宫好歹有了几名侍妾,可秦王却是连个侍寝的姬妾都没有。

    宁熙帝一早也与贾太后商议过,将郁柔庄配给秦王,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贾太后心忖,今儿不如先暗示一番,宴后再叫皇上下旨正式赐婚?每年的撷乐宴上,总要撮合一两对,这样一想,就这么定了,今年便将秦王与郁小姐送做堆!

    贾太后定了计划,脸上笑意更盛,暗示:“不知不觉,柔庄都这么大了,也该成亲了,不过啊,哀家看你的仪态,每年在撷乐宴上都是第一的风头人物,一般的官家少爷,哪里敢娶你啊。”言下之意,就是只能与皇家匹配了。

    “太后再这样夸柔庄,柔庄便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撷乐宴上的佳丽多得很,柔庄不算什么的。”郁柔庄抬袖遮了半边脸。

    “谦虚什么?”贾太后笑道,“本就是第一,什么叫不算什么。你说说,除了你,还能有谁一来,便惹得世家公子统统排长队套近乎。”

    郁柔庄脸上娇羞一红,再不退让什么,摘星楼里的怨气,总算扫空。

    众位官宦千金虽然承认郁柔庄容仪出众,可见太后将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侧面也证明其他女眷没存在感,好像全都是那郁柔庄的陪衬,个个还是有点儿吃味和嫉妒,却不敢说什么。

    席位中,沈贵人一心想叫妹妹沈子菱找个好婆家,可妹妹参加了几年,却都没得什么重视,今年见妹妹最铁杆儿的闺蜜,那云侍郎的千金也一起参加,听说在摘星楼还挺受欢迎,此刻眼珠一转,笑了笑,开声:“太后,可别说,赫连贵嫔这次伴宴的云小姐,倒是很厉害呢,颇有几分郁小姐的风头,听说一进摘星楼,许多世家公子都派下人去问个没完呢。”

    云菀沁一听,身子一倾,悄声对隔壁的沈子菱,低低道:“你姐姐这是要把咱们两个捆绑销售?”

    沈子菱也明白了,一听,姐姐这是想要自己沾沾云菀沁今儿的光,增加嫁出去的机会呢!这个姐姐,还真是……

    贾太后一疑:“云小姐?哪位云小姐?”

    蒋皇后看了一眼云菀沁,禀道:“回母后的话,是兵部左侍郎家中的长女。”

    赫连氏暗中将云菀沁裙衫一拉。

    云菀沁立刻伶俐起身,垂首莲步出席,拜伏于地:“云氏菀沁,家父兵部左侍郎云玄昶,天大福分受邀今年撷乐宴,恭祝太后,芳龄永继,笑口常开。”

    达官贵人的千金太多,美貌聪慧的也如过江之鲫,贾太后见那沈贵人提出来,也就是随口问问,问完了便叫她下去,没料这女孩儿的祝寿词倒是不一样。

    一句“芳龄永继,笑口常开”叫她一怔,其他人都是些宏伟正统的祝寿词,什么鹤寿添寿、奉觞上寿、海屋添寿、松林岁月……好是好,却总像是缺了点儿烟火气,这女孩儿的祝寿词,却正搔到了她的心坎上。

    是啊,芳龄永继,笑口常开,尽管朴实无华,却又真挚,是世人真正想要的。

    贾太后不觉道:“你抬起头来。”

    云菀沁抬头,粉雕玉琢的香腮微微透红,却没有半分迟疑。

    要说第一次见到大宣最尊贵的老人,完全不紧张?那是骗鬼!虽然比人家活多一世,但她前世也没见过太后。

    她只当贾太后是家里的童氏,这么一想,倒也松弛了不少,两个笑涡也是徐徐绽开。

    贾太后见她年龄虽然不大,相貌也不见得是自己见过最美的,但气态动人,笑得甜美,完全不怕自己,尤其一身打扮和妆容,倒是新奇,心生好感:“你那祝词甚得哀家欣喜。”

    云菀沁灵光一现,笑意盈盈:“除了祝寿之词,臣女也为太后备了寿礼。”

    前天夜里,章德海来邀请她进宫赴宴后,她就考虑过,要不要准备寿礼,那撷乐宴虽然不是正经的寿宴,可毕竟是寿宴之后举办的私人聚会,沾了贾太后寿诞的光,于是她花了一天,准备了几样寿辰贺礼,先安置在皇城外,由守城宫人看管。

    贾太后一听,很有几分惊喜,这些年,收够了臣子与外邦那些大阵仗的礼物,还不知道一面之缘的小丫头片子能送什么呢,倒是来了兴趣:“好啊,哀家就等着瞧你这丫头的礼。”又叫朱顺去帮忙拿。

    郁柔庄轻嗤一声,太后什么东西没见过,这些年最大的一件寿礼,还是西域邦国进贡的一座城池,用寿礼来巴结人?你爹爹俸禄有限,看你又能送出个什么金山银海!

    说巴结也不是,云菀沁进宫是抱着一种到别家做客的心理,只觉得既是做客,空手而去,不成礼数,再说自己还是第一次去,更不能失礼,先准备礼物总不会出错,这会儿既与太后有缘对话,何必浪费了那礼物?这般一想,昨儿准备的礼物当中,有一件,正好适合太后,吩咐太监朱顺几句。

    朱顺听了云小姐的话,领着几个太监和大内侍卫下去了。数刻之后,两名太监抬了一座东西上来,像是一块板子,高约半人多高,宽约五十来尺,下面露出两个脚,外面罩着一层红绸子,不知道是什么。

    “这是……”贾太后身子板竟情不自禁往前一挪。

    云菀沁款款上前,素手一伸,“刷”的将红绸扯了下来,一座小屏风伫立在众人面前,顿都一呆。

    郁柔庄脊背本来挺得直直,此刻嘘一口气,靠了回去,唇角浮出一丝讥嘲之意,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竟拿太后当成了乡下婆子?一扇屏风竟然当做寿礼!喜欢出风头,也得看有没有那个能耐,要是不抢这个风头,指不定还能留个好印象呢。

    席间的世家男女们见那寿礼是一面屏风,面料质地乍虽精贵,但也不是什么天下一绝,图案是什么就更是懒得仔细看,并没多放在心上,却听上座传来声音,语气还含着欣喜:

    “咦,这个……”

    贾太后站起了身子:“……快,将屏风拿近点儿,让哀家仔细瞧瞧。”

    朱顺连忙招手,两名太监将屏风移到水榭内的凤目下。

    屏风为蜀绣所织,色彩有着蜀绣独有的鲜艳靓丽,细腻工整,每一处针脚都几乎天衣无缝,几无破绽,又结合大宣时下流行的双面拱形绣法,就是图案呈现立体状。

    屏风上,是一副“四季长春百花齐放图”,牡丹、芙蓉、月季、桂花、芍药以及梅兰竹菊四君子齐齐葳蕤盛开,富丽明艳,栩栩如生,花朵儿饱满又真实,从那屏风的绸缎面子上微微鼓出,几乎以假乱真!

    贾太后这辈子有枯草热的毛病,几乎不能接触花卉,可是一般正常的女子又哪里有讨厌漂亮花儿的呢,毕竟是个遗憾。

    这会儿一见,正正是将她求不得的送到眼前,比送她金山银海还要惊喜。

    贾太后亲自从案后走出来,伸出保养得极好的手,细细的,一点点的触着屏风上的花,啧啧叹道:“好美,真是好美,哀家这辈子都不曾一气儿见过这么多花,一年四季的花儿,都看到了,往日先皇在世,生怕哀家犯病,从不许哀家栽培花儿,如今圣上孝道,打从前年犯过一次病后,也是将哀家宫殿旁边的花儿都拔得干净!……”

    朱顺一顿,云小姐这次可真是下注成功了,顺着太后的心意,扬声笑道:“还是云小姐深通太后心意啊!”

    赫连贵嫔见云菀沁主动献寿礼,还有点儿后怕,万一没对准太后心意,可不好收场,这下一见,不仅松了一口气,还大喜过望,这小丫头,果然如自己所想,天生就不是个低调的人,合该是要出头的。

    席间众人也自然顺着太后的意思,纷纷惊赞起来。

    贾太后赏完了那张四季长春百花齐放图的蜀绣屏风,叫人好生抬去慈宁宫,这才端坐回位,笑着道:

    “礼尚往来,云小姐既然能有这个心思,哀家又怎么能薄待,”之前不知道还有这么个灵光小人儿,没准备,干脆手臂一抬,竟是拔掉了发髻上的一柄簪子,放到朱顺手上:“朱顺,赏云小姐。”

    举座哗然起来。

    贾太后竟将私人佩戴饰物当做赏赐,给了云菀沁,这比刚才给郁柔庄的玉如意,又不知贵重了多少!

    慕容泰坐在人群里,从云菀沁被贾太后叫上前说话,胸中已经有些悔恨,这会儿更是心里纠结得很,不时,坐在旁边的刘世子与几个世家子还凑过来玩笑:“二少,原来的这个,挺能耐啊。”慕容泰听了,牙关一咬,一杯水酒接一杯地闷头焖着。

    那一边,夏侯世廷也没料到她第一次赴宴,竟能惹得太后关注,目色更是深了几许,可说真心话,他并不大想要她在宫里出现。这宫里,不算是个好地方。

    席中贵户子女们也都是将目光刷刷投向云菀沁,瞬间忘记了刚刚还在风头上的郁柔庄。

    郁柔庄捏住衣衫角儿,在手心揉着,尽力忍着胸口这股气,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阴魂不散,乡土出身三品官员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跟自己相提并论,为什么别人会青眼于她?都瞎了么!自己才是真正的正统名门,路边的野花再香,一脚踩过去便零落成泥!

    虽然才与太后攀谈几句话,但显然,整个宴会的主角已经变了人,成了云家的小姐,郁柔庄到底几代元老国戚的千金,被夸赞被赏赐,不算稀奇,可这云小姐今儿第一次出宴,便直戳贾太后的心意,那才是本事!摘星楼内,几位世家子弟本来就还没问出个子丑演卯,这会儿更是蠢蠢欲动,预计等宴会之后,再继续叫人去查看,见沈将军家的小姐与云菀沁相熟,又先派仆人去找沈子菱探风,想要套个近乎,一时之间,沈子菱那边儿也是热闹了不少,聚集了不少目光,沈贵人默默看在眼里,喜不自禁,倒也正合推销自己妹妹的心意。

    云菀沁叫妙儿接过朱顺手里的簪子,轻捻裙侧,小步小步,走回席位后面。

    夏侯世廷见云菀沁在太后面前乖乖生生,就连走路都是像个顺毛的兔儿一般,眼色禁不住又敛沉了,这丫头,倒是把对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做给太后看啊,还真是挺会装的,却是唇角又不自觉浮动一下。

    云菀沁一坐稳,有目光悬空飞来,凝住自己,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身子一紧,深呼吸一口沁凉秋风,端起酒盅,慢饮细品,当不知道。

    夏侯世廷见她并不回望自己,俊颜微微酡红,还没饮酒就已经涨出了颜色。

    刚刚在摘星楼的楼下远远一望,不过是雾中看花,水中望月,看得并不清晰。

    现在,才看得真切。

    她扭过头去,与母嫔谈笑风声,斟酒承欢,母嫔面上有着从没有过的欢畅之意。

    “三爷。”施遥安低头耳语,笑道:“云小姐不仅得太后欢心,似乎也很得贵嫔娘娘的欢心。”

    何止是母嫔。还有摘星楼的那些世家子弟。夏侯世廷凝住不放。

    真如章德海说的,是个巧人儿。夏侯世廷的指尖在翡翠杯身上划过,眸子色泽微微暗沉。

    对面人儿并没理会他的心潮起伏,跟宴会上其他人一样,笑如春风,时而双手捧盏,对着母嫔敬酒,飒爽英姿,时而托腮听人说话,尽显娇憨,时而轻抚额前碎发,竟是透露几分少女罕见的风情妩媚……

    突然,她纤腕一抬,露出一截儿藕白腕子。

    距离不远,他又是百步穿杨的锐利视力,只觉那一截儿腕子上的腻白感,震得自己一弹。

    那股子口干舌燥复卷而来,他胸膛烧热感,一下子窜到了鼻梁,浑身是深秋凉风也解不了的燥热,前天夜晚那件羞耻事终是憋不住,又在脑海里回放了一边——

    那晚,不知道怎么,夏侯世廷睡得很不宁神,怎么都嫌热。

    他有些无奈,却也知道,是正常男子的生理反应在作祟。

    十五左右开始,这种反应偶尔会困扰他,但是多半能控制得住,一来,他自幼在相国寺,耳濡目染清修戒律,本就比一般男人要清心寡欲,二来因为伤毒不能亲近女色的缘故,更加自我克制。可那天晚上,不知为什么,竟翻来覆去,死活都睡不着。

    脑子里,一直盘桓着高家村那夜,将她搂在怀里的触感,还有碰上她香唇的柔嫩感。

    在心火的炙烤中,他终于撑不过去,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那股没有释放的紧绷感慢慢松弛了,浑身的贲张肌肉也逐渐软化了些,睁开眼,榻前有一道倩影,双臂撑榻,扭过半边头,一双眉眼宛似春水秋山,娇娇地低着小脑袋,望着男人。

    那背影,他怎么会不知道是谁,明知道是梦,却仍是忍不住,嘎然着嗓音,唤了一声:“宝贝儿……”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也会喊出这种浮浪的称呼,这应该是那些市井风流之徒或者沉溺女色的贵族男子喊出的……惟有梦里,他好像才能这么大方直白。

    美人身穿薄纱寝衣,如今天在摘星楼看到的一样,曲线玲珑,让男人让人心慌气短,然后,美人儿回过头,笑靥如花,媚眼如丝,花瓣一般柔软的唇儿一开一合,似乎在说“你醒了”,然后如一片纱一般,伏在他英挺年轻的身体边。

    她一只手臂撑着香腮,另一只手则向他的胸膛滑去,纤长的手指轻划开他的微敞的中衣,然后在他胸前的疤痕上柔柔作画……就跟那天她跑来王府,代替药蛇,为自己吸毒液一样。

    睡前的心魔被她再一次惊醒,他哪里控制得出,一把捏住她手,重重喘几口——

    她在梦里却与在现实中一样,很不听话,似乎知道他抓自己的手想做什么,头一低,将他矫健的小腕轻咬一口,印了两排细碎的贝齿印子,然后身子一滚,跨坐他腹上,纤臂撑在他两肩边,英姿飒爽,宛如骑马,却又盈盈而笑,笑得他心肉瘙痒难捱。

    妖精。她是个妖精!

    他再难控制,喉间嘎然一响,终于使出蛮力,强横地将她的小手成功扯到那里……

    醒来时,哪里有她的影子,再掀开被子,果然,已经一塌糊涂……。

    这一闹,还未纾解的火气,又腾腾冒了起来。

    那晚上的结果就是,夏侯世廷很是颓废地洗了个凉水澡,又连灌三大缸子凉白开,才算消停。

    次日早上,蕊枝进房间为主子收拾时,看着床单的复杂表情,让他暗中面红耳赤,又忿忿不已。

    这是第一次,夏侯世廷完全失了控。

    又喝了几杯凉茶,再避开前方斜对面的美景,他才从那股烧热中拔出来。

    摘星楼内那些仕宦公子怎么对他献殷勤,夏侯世廷几乎不用想象了,因为就是现在的她,都攫走了不少在座男子的目光。

    八皇子燕王素来是三哥肚子里的蛔虫,将三皇兄情状尽收眼底,突然凑过去:“叫皇弟用马球图来勾走那些公子哥儿,原来是……”

    一拐子擂过去,燕王努努嘴,再不敢做声。

    正这时,贾太后忽然开声,倒是帮心虚又心慌的某个孙子打破尴尬:“怎么老五还没来啊。”最近因为青河山铁矿的事儿,魏王被人举报说违反朝廷律法,聘请旷工,私下开采矿产,从而牟取暴利,这事儿,贾太后也是听说过,这会儿见他迟到这么久,不大高兴,眉毛也皱了起来。

    朱顺忙道:“许是什么事儿耽搁了吧,奴才刚刚已叫人去雕兰阁请去了。”

    “能有什么事儿耽搁?”贾太后叹了口气,摇头,“不就是仗着皇上宠么,日渐的目中无人了。”说这话时,无形瞟了一眼韦贵妃。

    韦贵妃就算再狠辣,也不敢跟太后作对,正在高声说笑的人,一下子将声音吞咽下去。

    云菀沁闲着没事儿,正在到处看着四周的环境,这一幕尽收眼底,看来不管民间和皇家,婆媳关系都是个问题,皇家怕是更加复杂,看得出来,贾太后对这个宠冠六宫的贵妃并不算抬爱,甚至还有些不满,估计连带韦贵妃生的魏王,都不大喜欢了。

    半刻钟头左右,刚刚去皇子所请魏王的小太监回来了,脚步有点儿慌乱,在人群背后匆匆跑到朱顺身边,汇报了几句。

    云菀沁看见朱顺的脸色刷的变了,提了一口气,半天没呼出来,心中登时重重一跳,似是有些预感。

    贾太后精明着呢,看见那唤人的小太监回了,再见朱顺变脸,将他喊过来。

    朱顺瞒不过,对着太后耳语了几句。

    贾太后一听,眉头一跳,蹙得越发的紧,竟是瞪了一眼韦贵妃。

    又过了半刻左右,云菀沁听见宴席入口处传来急促脚步声,伴着太监尖利而悠长的通报声:“五皇子魏王到!”

    魏王脚步凌乱,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在一群下人的陪同下,进入宴席中,俊美的脸上泛着可疑的潮红,眼神雾朦朦的,就像是瞌睡刚醒,身后的宫人中,还有步履不稳,同样酡红未褪的云菀桐,衣衫虽然齐整,可发上的饰物却跟刚进宫时有些不一样了,像是重新插过。

    “大姑娘。”妙儿一惊,蹲下身,“三姑娘怎么……怎么跟魏王在一起?他们两个……”

    云菀沁倒不震惊,这不就是云菀桐今儿进宫的目的么?誓死也要攀个豪门,只没想到,竟是与魏王搭上了。不过她不是被秦王叫去了么,怎么又会跟魏王在一块儿?

    云菀桐远远一看大姐的神色,依大姐的心眼儿清明,见自己与魏王一道而来,应该明白自己干什么去了,虽有些脸红耳赤,却心底又鼓了鼓气,自己若是出了头,还怕她作甚。

    刚刚雕兰阁里,太后这边的小太监过去叫人,魏王身边的公公见二人迟迟没出,便去敲门,无人应答,只怕有事儿,推门进去,这一进去,正看见魏王与一块儿游皇宫的小侍女趴在一堆,衣衫不整,睡得正是酣!

    魏王迷迷糊糊地被宫人喊醒,见到眼前一幕呆住了。

    云菀桐药性小,其实早就醒了,这会儿见人都到场了,该瞧的都瞧到了,也装作被吵醒,揉揉眼睛,睁开,顿时嗓子一扯,娇娇滴滴抽泣起来。

    小太监深吸一口气,原来魏王顾着在皇子所寻欢作乐,忘了时辰,一看情形不对,赶紧丢下一句“太后催请五皇子,还请五皇子收拾一下赶紧过去,免得太后发怒!”,说完,就先回去给太后禀报了。

    等魏王清醒过来,怄得一脚蹬飞了椅子,指着云菀桐:“是不是你阴本王!”却让云菀桐哭得更是大声。

    魏王又不是个白痴,无端端聊着聊着便酣睡如泥,肯定是有问题,可那茶盅和茶壶里的茶水早就被云菀桐提前倒个干净,她也是一副受害人的姿态,打死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模样,魏王又踟蹰了,毕竟晓得自己在宫内宫外都专横跋扈,仇人不少,鬼知道是谁捉弄自己,一时之间哪里能查清楚,幸亏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再加上太后那边不耐烦地在催促,魏王只能先装作没事儿,匆匆带着人先去藕香榭。

    这会儿,魏王领着人直奔到水榭外,跪下来行礼:“儿臣琐事缠身,来迟了,求皇祖母恕罪!”

    身后跟着的一群太监宫女儿也齐刷刷跪下来行礼。

    贾太后虽然年纪不轻了,可老眼精亮,脑子也清明,见魏王衣领子印着个朱红色痕,像是女子的唇脂,再一扫,身后几名跟着的女子当中,其中一个因为打扮跟其他宫女不一样,格外的枪眼,身子簌簌发抖,脸上尚有泪痕,再一看,女子唇上的口脂颜色鲜红明亮,正与魏王衣领上的唇脂印颜色一模一样!

    贾太后明白了,这个怕就是方才在皇子所与魏王厮混的女子,顿勃然一怒,指着魏王:“琐事缠身?哀家看你是玩物丧志吧!”

    席间宾客俱是屏息,不敢出声,却都在相互打探和议论中,猜出了一二,只是顾忌着皇家的颜面,全都装聋作哑。

    魏王颜面无存,头埋得低低,声都不敢吭。

    贾太后鼻子一哼:“方才与魏王在一块儿的人是哪个啊!”

    云菀桐紧张到心都快蹦出来,移了移,露出身子。

    贾太后仔细打量她一番,皱眉:“你不是宫里头的人。”

    云菀桐双手伏地,垂泪:“回太后的话,奴家是今儿进宫赴宴的良家女子。”

    呵,看来这方氏母女的心还真够大。

    云菀沁倒是小瞧这两个人了,原本在家里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的云菀桐,哪里想过她为着攀富贵,竟彻底甩掉名声,又有胆子闹到了太后眼皮底下!看来还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

    得主动出个声了。云菀沁已经看到郁柔庄幸灾乐祸地看了自己一眼,香唇一动,随时要开口了,与其等别人说云菀桐是自家的,不如自己先占个上风,深吸一口气,叫妙儿同赫连贵嫔解释一下,自己则几步上前,跪伏于地:“太后,这女孩儿是臣女今儿带进宫的。”

    “噢,”贾太后头一偏,语气稍稍绵软了一点,“是你的婢子?”

    云菀沁眼脸一垂:“回太后的话,是家中姨娘所出的庶女,女孩儿中排行老三。家父怕臣女一人进宫,紧张出错,便叫她随行伺候臣女,臣女也就带上了,都怪臣女在摘星楼顾着应酬,没有多看着庶妹,才叫她不小心误了宫规,冲撞了魏王。”

    赫连贵嫔虽然不喜云玄昶擅自做主,多塞了一名女儿进宫,可见对面的夏侯世廷望过来,目光中尽是恳求,自然开口帮腔:“太后,嫔妾允过的。”

    贾太后本就对云菀沁深有好感,这事本就不关她的事儿,她却很有几分长姐的风采,将这事儿揽在自己身上,更是心存怜惜,柔声道:“怎么能怪你呢?你父亲本来叫你庶妹进宫照料你,她没有时刻跟在你身边伺候就算了,怎么还能叫你分心去照顾她?现在你倒还帮她担起责任来了。快,快起身。”

    云菀沁这才缓缓起身,脸儿一抬,一双美目笑中含泪,笑是感激,泪是羞愧,看得贾太后心思一酸一软,更是添了几分爱惜,夸赞:“孝顺父亲,又维护庶妹,满身都是嫡长千金的大气风范,实在是大宣闺阁女子的榜样。云玄昶能教出你这个女儿,也算是不错了。你们啊,都一个个得学着。”

    众女纷纷点头应着。

    云菀沁擦一把眼泪:“太后过奖了。”

    太子挥挥手,把身边小宦官招过来,小声说:“等那云小姐回座位,帮孤去问问,她那说哭就哭的演技是哪里学来的,孤得记着,学一学。”

    这边,贾太后再反观云菀桐,脸色又变了,摇了摇头,甚是不喜:“你身为家中庶女,敬让嫡亲长姐是个本分,加上你父亲又叮嘱过你,叫你好好伺候姐姐,你却私自离开,此乃毫无教养的表现!”

    云菀桐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

    贾太后骂归骂,可既然是个官家的小姐,总得有个安排,就算没有跟魏王真的怎样,毕竟被人看见二人同在一屋内躺在榻上。

    反正老五的王府姬妾多,不差一个。

    贾太后叹了一口气,撷乐宴上每年都会凑几对儿,却没料到今天第一对,却是这样糊里糊涂又丢丑地凑在一起的,想着,心里拿定了主意,轻轻启唇:

    “魏王府邸侍妾虽多,晋了明位的,却只有一名侧妃和两名庶妃,去年还病没了一个,一个个的,更是无所出,倒是挺急人的。今儿,也算是云家三姑娘与魏王有缘,哀家来做个主,就将云三指给咱们的魏王,填补之前侧妃的空位,倒也匹配,”说着转头朝向蒋皇后与韦贵妃:“你们看可好啊,皇后,贵妃。”

    蒋皇后自然顺应贾太后。

    韦贵妃因为儿子被责骂,正狂怨着云菀桐,心忖难不成是这女子使的手段,若真是,事后一定叫她好看,现在见太后发话,竟将云三赐给了魏王,还是个仅此正妃的侧妃位,心里不满,可哪里敢说不,虽然不大喜欢云菀桐当儿媳妇,只能点头:“太后拉的姻缘,向来哪有不好的!”

    贾太后心情这才渐好了些。

    虽然只是个侧妃,夫主却是当朝的皇子,今天的局势,显然已经超过云菀桐预期,大喜过望:“多谢太后!多谢贵妃!”

    魏王却是心里憋屈得很,至今府邸中的一侧妃两庶妃,都是为了掩人耳目才纳进来的,平日根本不碰,定期还要严加叮咛她们几个女人不得外泄,去年,侧妃因为守不了活寡,想着一辈子,要葬送在一个龙阳之好的夫婿身上,一天女人的乐趣都享受不了,竟哭着回家要找娘家!

    那侧妃娘家是高官,这一回娘家,万一那侧妃的父亲闹上朝去,自己包小倌儿、玩弄男子的那些事儿岂不是都被宁熙帝知道了,急怒之下,失手掐死了这名侧妃,最后伪装成病死,剩下的两个庶妃,才噤若寒蝉,再不敢做声。

    贾太后一指婚,王府又弄进了个女人,就是又多了个包袱,魏王怎会不头疼,可也没法子,只得郁闷道:“儿臣到时回府就准备。”

    云菀桐一听,更是心中喜得像小船儿在浪花上翻来覆去,侧妃,魏王府的侧妃,从此富贵荣华,还有这般俊俏的王爷,就都是自己的了,一直回到云菀沁身后,仍是喜不自禁,只差哼小曲儿了。

    魏王与云家三姑娘的事一妥,贾太后趁热打铁,目光又落到了秦王身上,然后瞟了一眼郁柔庄。

    郁柔庄心里明白太后是什么意思,秋波婉转,直勾勾瞟了一眼对面男子,之前,她只觉得嫁给秦王不值,自己嫁太子都够格的,可瘦田无人耕,肥田抢着耕,现在多了个云菀沁,她就是不甘心,凭什么秦王能青睐她?

    这下好,太后一赐婚,秦王没什么理由能挡!

    就叫那云菀沁败得彻底!

    夏侯世廷听了太后的话,却只淡然拿起茶盅,将杯沿靠近唇际,似在品茗,并没什么反应。

    顿了一顿,贾太后轻道:“说来,秦王也大了,若非身子缘故拖了几年,早就该娶妻了,其他几个皇子虽然有的也没立正室,但到底还有侧妃和庶妃,再不济也有侍妾,可秦王你心性寡淡,身边也没什么女人。前几日,圣上与哀家喝茶时,还说过柔庄与老三无论年龄,还是品貌,都是一对璧人,今儿一看,确实如此。不如,今儿哀家就——”

    重头话还没说出口,皇子席位那边一阵骚动。

    ------题外话------

    谢谢hyx760215、kyrayang、jchlchxq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