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九十一章 鹿茸调经,婢子开脸

第九十一章 鹿茸调经,婢子开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菀桐夜闯瑞雪楼,反被魏王一巴掌拍熄了火,顿时就五雷轰顶,更料不到他拿染了自己血的帕子当做落红帕去应付宫人,——这是碰都不想碰自己么?

    夜南风也是个得寸进尺的,见王爷为了自己,连新纳的侧妃都不给面子,早停了哭泣,掖了掖眼角,撇撇嘴,用胜利的目光得意地剜过去一眼。

    云菀桐被夜南风一望,一时之间火冒三丈,忘了疼痛,手脚蜷成了一团,狐媚子,若是自个儿连个男人都拼不过,还活着干什么,这么一想,只忍下来,被鸳鸯搀着回了新房,暂且按下不表。

    云菀桐入王府后,云家也没歇下气儿,准备回门宴,按大宣新婚回门规矩,寻常百姓是三天回门,皇室嫁娶则是七日回门,云家头一次迎接侧妃,不敢怠慢了,装潢厢厅、布菜备酒,调教下人,七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间还是很紧张的。

    正逢云玄昶兵部尚书的任职状下来,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下打点,几日泡在衙署里面,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干脆将回门宴一干事务交给了童氏,怕老太太一个人忙不过来,本叫方姨娘协助童氏,可那日的一口气还没消,便叫云菀沁帮手童氏,反正这女儿之前持家过,也有经验了。

    童氏在宅子里卖个婢子罚个小厮,倒是没多大问题,叫她一个人负责这么大的一场回门宴,毕竟接待的是王府中人,只怕没弄好叫人贻笑大方,所以处处都与孙女儿先商量一道,包括云菀桐回门时什么时辰提前去门口等,安排多少个奴婢等门,准备几桌酒席,每一桌几素几荤,王府陪同归宁的下人每人给多少赏银合适等等事无巨细,全都要过孙女儿那边一道。

    这样一来,说是童氏做主,倒成了云菀沁拿主意。

    云菀沁提前联系了一些菜农和屠户,下了订金,陆续提前几天将新鲜菜肉蔬果送到府上,又专门儿在城里找了个曾在宫里当过差、后来年龄大了出宫的中年嬷嬷,挑了几名干净灵光的婢子和家丁,配了统一的衣裳,由中年嬷嬷教了几样基本的宫中规矩和礼节,负责迎门接送王府的人。

    婆孙两个正是忙得不亦乐乎,方姨娘却是在春霁院气得不浅,回门的是自己肚里出来的女儿,本以为回门宴这事儿,自己也会参加料理,这么一场酒席下来,随便蹭都能蹭不少油水,可如今老爷竟是扔给那大丫头也不给自己,想来在屋子里不知道撕了多少条手绢儿。

    婢子不免劝着主子:“姨娘还愁什么呢?三姑娘都好好地嫁过去了,这个家里,你的好日子算是来了,再将那老爷好好哄哄,何愁日后不坐大。”方姨娘听得这才勉强舒心一些,想想再过几天女儿回门,到时叫他们一个个好好看看。

    同时,方姨娘又后悔起来,这阵子一心只系在三丫头身上,怎么就得罪了老爷呢,赶紧叫人去打听老爷那边的情况。

    次日,方姨娘听说云玄昶回来的早,正在主屋,忙叫婢子去了一趟,说老爷几天没来自己这边了,想来请个安。

    云玄昶这两日气儿消了些,过几天三丫头回门,免得叫方氏不快活同那女儿哭诉,坏了他与王府那边的姻亲情分,挥挥手:“叫她过来吧。”正值怜娘在旁边伺候,眼皮子一动,却什么话也没说。

    方姨娘这边一听,喜出往外,对着镜子描眉涂粉,敷得白白净净几层厚,又换了一身簇新的撒花洋绉裙,柳眉儿一挑:“这样可耐看?”

    “耐看,耐看极了。”那白粉擦得就跟砖墙似的厚,别说皱纹和斑点被遮了,就连蚊子不小心进去恐怕都得夹死,姨娘这梳妆的手段还真是……婢子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奉承。

    方姨娘扶着婢子摇着屁股出了院子。

    正巧路过后院厨房的天井边,隔着篱笆墙,方姨娘听见里面七嘴八舌,十分热闹,脚步一停,多望了几眼,才知道是下人得了吩咐,今天刚从市集上抬回一口肉猪,说是准备回门宴酒席的,街头的张屠户也被喊到了家中,正准备杀呢,下人们看到杀生猪,个个都跑过来看热闹。

    方姨娘一听是回门宴的配菜,嗤了一声,搀了婢子暂且停了脚步,站在门口,斜睨进去。

    天井内,生猪被张屠户捆在木头条凳上,嗷嗷直叫,四个蹄子乱挣,张屠户正蹲在旁边的地上磨刀。

    方姨娘在门口揪着手帕,不阴不阳,明知故问:“这猪是谁做主买的呐。”

    “是大小姐今儿早上吩咐下去的,说是提前先杀一头,肉腌着,尽味儿。”有家丁回答。

    方姨娘进去几步,绕着嗷嗷叫唤的生猪走了一圈儿,叨咕着挑刺,不是说猪太瘦,就是说不够精神,太秧了,不知道是不是有病,又摇头小声嘀咕着:“到底是没出嫁的办事,哎——”

    下人们知道那这方姨娘没负责回门宴,不顺气,这几天时不时就寻刺头儿,不敢说大小姐和老太太,只能对着奴才们指手画脚,不是说这儿布置得不好恐怕王府的人会嫌寒碜,就是说那儿门开得太窄,王府的人不好进,今儿倒好,连猪都得罪她了。

    下人们并不做声,只当没听见的。

    那张屠户不是云家的人,又是头一次来侍郎府厨房帮忙宰猪,哪里知道这妇人是指桑骂槐,只听见有人说自己的猪不好,脸上横肉一转一弹,见不远处站着个脸上擦着厚粉的妇人在那儿叨念,一下子说自己的猪不好,一下子又说有病,登时便蹭蹭起身,粗声粗气儿:“有病?你才有病!老子这猪壮壮实实,做了几十年的金字招牌,就没人说老子养病猪!瞎了眼吧你!”

    张屠户嗓门大惯了,就算是寻常说话也像是骂街一般,方姨娘没回神儿,登时就愣住。

    云家下人连忙叫那粗鲁的屠户拉了一边,劝:“这是咱们家的姨娘,你休得无礼,还不赶紧去磨你的刀,宰你的猪。”

    张屠户见是这云家的半拉主子,语气缓和了一下,嘴巴里却还在叨着:“……明明就是她乱说一气儿,这要是传到外人耳朵里,不是在砸我的饭碗么……”

    方姨娘气得够呛,摆起主家架子,懒得搭理这粗陋的屠户,只叉起腰教训起奴婢:“便是个杀猪的,也得找些懂礼数的货色,嘴巴不干不净的,怎么能随便放进侍郎府来?!以前就罢了,咱们云家今后可是王爷的亲家——”

    刀口舔血、成日杀生的人,能是什么善茬儿么,张屠户一字不落听进耳里,明里不好说什么,暗中却是“呸”了一口唾沫,将袖子卷到膀子上,提了刀走近凳子,往下一划,隔断了绳子,又噗一下,故意在那口猪的肉背上划了一刀子,顿时鲜血直冒。

    猪受了痛,又没了绳索的束缚,纵身一跳,从长板凳上摔下来,摔得一“啪”,又噔起蹄子站稳了,往门外发了狂似的跑,张屠户也没拦住,眼瞅着那皮开肉绽滴着血珠子的猪朝出口处奔去。

    几个下人看得目瞪口呆,哪里反应得过来。

    方姨娘在门口正教训得来劲儿,只觉一阵牲畜的嗷嗷惨嚎逼近,还没来得及回头,“啊——”一声还没叫完就大仰八叉地与那头猪撞了个正着,一个趔趄,掀翻在地,猪撞懵了头,疼得仍是满地儿打转,一身的血蹭在方姨娘脸上、衣服上。

    张屠户这才几步上前,将那半死不活的猪拎起来,笑着道:“嗳哟这位夫人,不好意思了,猪也有性子,冲撞了!这种下人的地儿您就不该来!”重新放回条凳上宰去了。

    方姨娘身上血呼啦天,擦得跟面团子似的脸上也掉了一层粉,血迹斑斑,狼狈不堪,被婢子连拉几下都爬不起来,还没从惊吓中缓解。

    就在那生猪乱发狂、与方姨娘撞个正之际,天井外一个秀美人影儿一晃,见着这一幕,提了裙子先跑回了主院,先吸了一口长气,一进门便换了一副惊慌失措的脸色。

    却说方姨娘这边好容易回了神魂,婢子气呼呼:“这张屠户太不像话了,连个猪都牵不好——”

    若是往常,方姨娘早就捶胸顿足撒泼大骂起来,这会儿却忍吞了下来,之前在家闹腾吵得老爷不高兴,也不敢继续胡搅蛮缠耽搁了,眼看自己这一身,只当晦气,她哼了一声:“走,回去赶紧换一套!”刚一转头,只见那云玄昶不知几时过来了,望着自己,一脸厌弃:“你又在搞什么鬼!”

    “老爷——”方姨娘一惊,想过去又怕冲撞了,又羞又恼。

    云玄昶眉头蹙紧,方姨娘脸上一块儿黑,一块儿红,浑身脏兮兮,近了一嗅,还散发着一股猪臊味儿,天井内犹有几名下人掩嘴偷笑又不敢笑出来,一下子火冒三丈,在宅子里对着下人作威作福就算了,跟个屠户也能吵起来!

    云玄昶拂袖气道:“还不赶紧回你的屋子去!再别出门了!也别过来了!丢脸!”说着转身离开。

    方姨娘悔恨得牙齿痒,却也无奈,只得先回去了。

    话说云玄昶带着气恼,回了主院坐下来。打从白氏被软在家祠旁边的佛屋里,后院就越来越不像个样儿,那方氏丫头出身,不懂人情世故又不识字,女儿得了个好归宿就坐不住了,添了骄性儿,完全没点沉稳相,怎么能由她主家?

    开始还觉得她伏小做低,会伺候人,却禁不起夸赞,时间一久就露出马脚,越看越厌,前阵子的好感都没了。

    这方氏,解语花当不得,要她帮忙打理后院也不成,要不是生了个嫁进王府的女儿,这会儿已是将她踹走了。

    怜娘见老爷气势汹汹回来,方氏没曾跟来,晓得只怕今儿再不会过来了,心中一宽,捧了清茶过去,又说了几句舒心话儿来宽慰。

    云玄昶见着怜娘娇香软玉一般的脸儿和轻呵慢语,心情舒缓下来,喝了两口热茶,干脆将那怜娘小手一摸,拉进了怀里。

    怜娘晓得他要做什么,一慌,这会子正大白天的,只怕别人得说自己,可既老爷有这个心思,也不好拒绝,并没有任何反抗,只嘤咛一声,举起双臂,圈住家主脖颈。

    **

    当天黄昏,云家在前厅用饭时,主院那边老家丁来给老太太禀报,只说老爷今儿不过来吃了,等会儿吩咐厨房再将饭菜热了,送去主屋。

    童氏一疑,那老家丁上前,凑前耳语了句句,童氏面皮儿一动,皱起了眉,鼻梁竟还红了几分,却没说什么,只唔了一声,拿起筷子:“大家伙儿起筷吧,天冷,凉了吃伤胃。”

    众人齐齐起筷。

    云菀沁见祖母问都没多问半句,转过头,偷偷叫初夏去主院那边看看,拿起筷子,脸上恬恬,佯装柔和:“爹近日早出晚归,这么辛苦却还是陪奶奶一块儿用膳,今儿怎么没出来?可是哪里不舒服?待会儿沁儿便去瞧瞧。”

    童氏悬在半空的筷子一凝,笑了笑,却显得有点儿尴尬,又有点儿皮笑肉不笑:“别,不用去了。你爹那么大个人,怎么会不知道照顾自己,兴许是今儿公务带回家了,脱不开身吧。”

    老太太当家中的男丁像块宝,连听到一声咳嗽都赶紧要请大夫来看,今儿怎么会这么不经心?云菀沁没多说什么,柔道:“是,奶奶。”

    一餐饭吃得各人各怀心事,好容易盘干碗净,各自散了,云菀沁目送祖母先离了前厅,又轻手踮脚跟了上去。

    只见着童氏被黄四姑搀着,在厅外廊角的拐弯儿处站定,正对着那个刚才来叫人的老家丁,似在埋怨:“不像话,哪里有大白天的……居然连饭都不过来吃了。方才你一说,我心里臊得慌,生怕被饭桌上的闺女儿小子们听到了,叫老二丢了脸。你们当奴才的,又是老二身边多年的老人儿,以后可得提点提点,切莫再这么放纵,他不是一二十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又是当官儿的人了。”

    那老家丁一脸无奈,耷拉着脊背:“老夫人,这种事儿,咱们当奴才的怎么好说啊。”

    童氏想想也是,没多指责那家人了,脸上表情百味杂全,复杂不堪,半晌才叹口气:“那老爷这会儿还好吧?”

    “好了一些,没事儿了。老太太勿挂念。”老家人道。

    童氏眉头仍是紧紧,挥挥手:“得得得,去照料老爷吧,我得空再去说说他。”

    云菀沁收回头,匆匆回了盈福院,一路心底已经猜到些什么,果不其然,一进屋子没多久,初夏后脚打听回来了,将方姨娘今儿与张屠夫吵嘴的事儿到老爷回屋以后的事儿都说了一遍,毕竟是没成亲的丫头,越说到后面,脸越红:“……听说老爷被方姨娘气得回了屋子,不多久,就关了房门将怜娘收用了,这也就罢了,一下午没出门,晚间家人唤老爷出来时,老爷只说腰疼,竟是下不得床榻……怜娘也在跟前服侍,主屋子那头的下人闭口不提,忙着给老爷用热毛巾敷,又去拿膏药贴,这才没来前厅吃饭呢!啊呸,那怜娘,也忒不要脸,大姑娘果然是慧眼,人不可貌相啊,这胚子居然勾得老爷白日宣淫……听说方姨娘与那张屠户吵架时,怜娘也在旁边看着,只怕老爷都是被她喊过去的呢。这小模小样儿的,鬼心思还够阴险!”

    早料着那怜娘迟早跟云玄昶有一腿,只没料到这么快,而且还是大白天,闹出这么个荒唐事儿。难怪祖母脸色垮得跟什么似的,说都不好说。

    那怜娘上辈子一度是专房之宠,却也算精明,低调无争,不动声色,这辈子开头就爆了个猛料,大白天的厮混,弄伤了家主的腰,闹得全家皆知,祖母也不高兴,却并不见得是个好事儿,云菀沁并没多说什么,提起张屠户,不免问了妙儿几句:“回门宴的四牲都备齐了吧。”

    “嗯,备齐了呢,”这几天都是妙儿在外面帮忙跑,回应着大姑娘,“今儿早上张屠户抬了猪过来,全羊也从德兴斋刚刚送来了。”德兴斋是全京城最大的珍品食肆,海鲜山珍、家禽野味,样样俱全,从北方运来的牛羊直接进店后剥皮斩肉,外送和堂食的生意很齐全,除了京城本地的百姓,还引得不少外地食客和京城的皇亲贵族差人来来,一来二去,名声越做越大。

    云菀沁点点头,妙儿话却还没说完,一低头,神秘兮兮:“除了羊,奴婢还从德兴斋回来带了别的。”拎出个蓝花瓷珐琅保温食盒。

    妙儿捏了圆头帽子,揭开盖子,一阵热腾腾的白雾腾腾冒出来,是一碗羹汤。

    云菀沁仔细一嗅,三分辣热,七分香咸,又有一点儿中药味儿,却不冲鼻子,很是香甜,再用调羹一捞,汤汁浓稠而细滑,汤上面浮红枣、小人参、花椒、海马,竟还有几段切得细细的鹿茸。

    鹿茸?梅花鹿上头顶还没长出的嫩角儿,当做中药滋补的效果,绝了,可效果好,自然也是天价,尤其梅花鹿多产自边城深山老林,邺京根本没多少梅花鹿。

    偌大的京城,吃得起的没多少,就算皇帝老子想吃新鲜的,也得从边城调运过来,德兴斋汇集珍贵食材,饕餮大宴,可因这鹿茸造价贵,在京城稀缺,每年进的也并不多,起码需要提前一个月预订,新鲜鹿茸送来京城后,德兴斋再进行清洗晾晒烹制。

    “妙儿,这是哪里来的?”云菀沁一讶。

    “是德兴斋的掌柜给奴婢的,说是有人早就订下了,做成了这道新鲜鹿茸海马羹,今儿正好奴婢来了,就给捎回来了。”妙儿嘻嘻一笑,也不客气,“那人托掌柜转告大姑娘,立冬滋补身子,是全年效果最好的时候,鹿茸对女子的经行腹痛症最是有用,这个时候连着饮用几个疗程,明年再不会犯老毛病了,这一壶是三天左右的量,等大姑娘喝完了,奴婢再去取。不过,奴婢倒是奇了,是哪个居然连大姑娘这毛病都能知道……”笑意浓浓,显然是明知故问。

    初夏一听,也知道是谁了,原先总觉得皇室的男子没有不薄情的,见大姑娘与那秦王私下交往,从侯府寿宴开始,就有些防范,立冬夜见秦王驾车来带大姑娘姊弟出去过节,更是忐忑了大半夜,就怕云菀沁遭了他的骗,被别人骗尚好,被个王爷骗色骗人,喊冤的地儿只怕都没有?如今一看这秦王这般的体贴,倒是心中一动,松弛了一些。

    她怕大姑娘难为情,频频使了眼色,妙儿这才收起笑脸,呵呵地倒出一碗,递给云菀沁。

    妙儿倒是跟初夏的想法不一样,初夏只在侯府那天远远见过秦王一面,后来基本没怎么打交道,对秦王基本都是靠自己的想象,可妙儿跟在大姑娘身边倒是见过好几次秦王,还跟他说过话,大概知道是个什么人,心里踏实一些。

    这样说来,他至少一个月前就去德兴斋订好了。约莫一算,差不多就是从高家村回来后的日子。

    云菀沁舀了一调羹羹汤,测过身子,只当看不见初夏同妙儿的表情,一勺勺落肚。

    先不管人如何,汤倒是烹得不错——不吃白不吃!

    却说怜娘一被开了脸,没几日便被云玄昶收进房里,拨了小院子,抬了姨娘,还拨了个名唤冬姐的小家生丫头贴身照料,住的厢屋就在主院背后,原先本是云玄昶的一所书房,还亲自题了名刻在月门上,唤作皎月阁,后来书房迁进了主院,那小院子才改扩了一下,滕空了。

    现在这小阁给怜娘住了进去,家里人倒是都惊奇,原先只当她不声不响的,哪里知道竟这般得老爷的宠,连个通房丫头都不过度一下,直接便拔成了姨娘。

    怜娘刚搬进去时,好几个下人跑到皎月阁外面套近乎,拉关系,那怜娘倒也不驱不傲,只笑着一一接应了,有人道喜,她还拿点小回礼给人家,不像方姨娘一得势就忘记自个儿叫什么。

    童氏虽有点儿忌讳怜娘第一天就让儿子失态,担忧女色误人,可想想后院多了个人,就是多了开枝散叶的机会,到底也还是喜欢的。倒是方姨娘一听说怜娘开了脸,气得哼哼了几声,转日再听怜娘被抬了妾室,住进了皎月阁,更是后悔不迭,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不住的叹,那天若是自己个儿去了,哪里又轮得她勾了老爷!

    方氏的婢子见着自家姨娘恼火,不免心底犯嘀咕,便是凭着那怜娘已经伺机埋伏在老爷身边,再凭着您这大咧咧的性子,她被老爷收用了,也是个迟早的事儿。

    怜娘抬了姨娘的第一天,一早除了去童氏那儿请安,回头又去了春霁院。方姨娘在房里闲来无事,正在做女红,绣到一半,没想到怜娘居然来了,惊了一下,再见她这几天被滋润得丰盈饱满,娇滴滴的花儿一般,褪去了少女姿态,颇有些少妇的风韵,又是妒恨,一时之间,方姨娘想打她也不行,不打心里又怄,拿着绣花针半天杵着不动。

    怜娘眼睛珠子一转儿,倒是先扑过去,柔柔唤了一声:“姐姐。”又将桌子上的绣花绷子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会儿,笑着说:“哟,姐姐这绣品都完工了呢,这是绣的什么花呐,可真是好看,姐姐女红真生厉害,不知道能不能送给妹妹。”

    伸手不打笑脸人,怜娘摆出这么个伏小做低的样儿,口口声声地以姊妹相称,方姨娘心里再怨,也不能吼打她一通,何况她正是新人儿,老爷的心头肉呢,只没好气地懒懒道:“女红好有什么用?你现在啊,随便绣个什么,老爷都喜欢到心坎儿上了。我这随手绣的残花杂草也能进你的法眼啊,喜欢便拿去吧。”

    怜娘只将那绷子递到冬姐怀里,叫她好生收好,又笑道:“姐姐送礼给我,妹妹也得礼尚往来。”怀里一摸,掏出个精美的丝绸手绢儿,双手奉过去:“怜娘在雅致楼帮刘妈妈赶私活儿时,也攒过些私财,这丝绸手绢面料好,送给姐姐倒也配得起,尤其上面的图案,怜娘觉得很合自己对姐姐的心意,今儿便送给姐姐。”

    方姨娘一瞧,丝绸手绢上面是一对并蒂双姝姊妹花儿,两多花儿扎在同一个粗壮的根茎上,这怜娘,在奉承讨好呢,说二人同气连枝,同长在一根之上,今后要相互提携。

    方姨娘不觉轻笑,自己个儿到底是云家的老人,是结发原夫人身边的人,许氏亲自托付给老爷的,与那些买进来的妾侍还是有些区别,这个怜娘再得宠,无非也是个新人,还是瘦马馆里出来的,还能跃过自己?倒是有点眼力劲儿,知道规矩啊,怕得罪了自己。

    方姨娘将那帕子收了下来,心头对怜娘的敌意也少了一大半,慢慢道:“得了,你的心意我懂了。”

    怜娘亦是面露喜色,声音越发娇柔:“那可好,姐姐。”

    云菀沁这边听说怜娘倒是会做人,将那方姨娘的怒气打灭了下来,不仅让方姨娘没私下对她刁难发作,竟还收了她的礼物,平日见面更姐姐妹妹地叫,只是笑了摇头。

    怜娘,倒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个几分。这方姨娘,亲生女儿当了侧妃,反倒把她自己给当傻了?不知道这是将火苗子越催越大了吗。

    那头,云玄昶听说怜娘主动去慰问了方氏,还送了个并蒂双姝同根的手绢以示友好,更是打心眼儿的喜欢这新妾室悟性强,不用人说,就大方庄重懂礼节。

    抬了新人后,云玄昶更是将皎月阁当成了主卧,夜夜宿眠,就算这阵子再是忙碌,回去也不忘先去怜娘那儿。

    日子一晃,云菀桐回门日来了。

    魏王因为禁足期,这次归宁,由云侧妃一人前往。

    归宁是日,天光一亮,云家下人洒水扫地儿,开门迎人。

    卯时左右,云菀桐乘坐了王府马车,带着仪仗,抵了娘家门口。

    除了禁闭于佛屋的白氏,云家一干人都在门阶上等候。

    下人们喜气洋洋地站在家主身后,私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猜测三姑娘今儿是个什么排场,穿什么衣裳,做什么打扮,是不是还真成了个王妃样子。

    童氏也是激动得很,毕竟云家还没有嫁得这么好的闺女,那可是王子侧妃啊,夏侯家的儿媳妇,喜得心头砰砰跳,天不亮就爬了起来,同大儿媳领着几个孙儿站在门口。

    云玄昶因为迎魏王侧妃,亦是在兵部告了半天的假,领了方姨娘与怜娘、云锦重等人在门口迎接。

    云菀沁因负责回门宴酒席,领着妙儿与初夏在里面忙碌,暂时并没出来。

    时辰一到,有小太监提前骑马来递帖传报:

    “云大人,侧妃车马已到了巷子口!”

    过一会儿,又有人来报:“车马已进了巷!”

    直至魏王府的车驾轮廓显露,一摇一晃地踏过青石板过来,是双辔驷马紫盖璎珞大车,四个王府太监模样的下人在前面骑马开道,引着后面的车子过来。

    气派得紧。

    方姨娘抹了几层厚粉的脸颊只差写着“那里头是我的女儿”几个大字,惊喜地揪住帕子,挺起鼓鼓的胸脯,开声:“哎呀,老爷,老夫人,你们瞧瞧,桐姐儿的车子呢,多漂亮!回来了,回来了!”

    童氏笑得皱纹连连,托住云锦重的手:“看,锦重,那是桐姐儿呢!现在是侧妃哇!”

    云锦重眨了眨眼,努努嘴,中意姐姐的那个管家大哥虽没有魏王的权势,姐姐日后当不了侧妃,但当个王府大管家夫人,倒也不错。

    云玄昶高喝了一声:“快迎侧妃!”

    被训练过的几名下人齐齐下阶,跪了一溜儿,口里喊着问安词。

    王府马车停定,云菀桐被鸳鸯搀着下来,上了阶。

    云家人见她一身粉紫艳朱,珠光宝气,胸前挂着赤金盘缡璎珞圈,外披着价值不菲的银鼠大氅,周身辉煌锦丽,宛如神仙一般,哪里还有昔日当闺女时候的怯生生,此刻奴婢左右拥簇着,俨然一副贵妇人的打扮,一众人既激动又欢喜,再一抬头细看,见她戴个大大的帷帽,将脸儿遮了一半,头部更是掩得严实,又有些奇怪。

    侧妃省亲归宁,正大光明,合情合律法,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戴个什么帷帽!尤其今儿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不憋人么?

    众人腰一弯,刚行了礼,云菀桐匆匆一抬手:“免礼,外面风大,进屋再说。”三步并作两步,径直朝门里走去,旁边的鸳鸯紧紧跟着。

    云家人见侧妃急匆匆就像赶场子似的,面面相觑,只得也跟上前去。

    童氏年纪大,耳朵聋,并没会意过来,凑前几步,眉开眼笑:“云侧妃恁般贵气,果然魏王府乃皇气地儿,风水养人——”

    谁想云菀桐脚步没停,见祖母贴过来,似是想要搀抱自己,生怕那帷帽掉了,条件反射,一手掩住帷帽一角儿,一手竟是挡住了老太太。

    童氏被她用手挡住,脸色一变,这是什么意思,当了侧妃便不认得人了么,竟是对娘家长辈这样无礼!

    云玄昶亦是一愣,那方姨娘也是不知所以然。

    那茂哥见奶奶吃瘪,孝顺孩子给奶奶出气儿,眼疾手快,一把扯下云菀桐的帷帽。

    众人大吃一惊,云菀桐的额头上贴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明显沁出血渍,额头边缘露出淤青色,煞是触目惊心,一看就是摔打过的伤痕!

    云菀桐狠狠瞪一眼茂哥:“作死的小兔崽子!”将帷帽罩回头上,头也不回,加快了步伐,冲进家门。

    鸳鸯环视了一圈儿云家人,也不好说什么,先匆匆跟上自家主子。

    ------题外话------

    谢谢繁花似锦的紫色天堂和z雯雯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