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章 发毒誓

第一百章 发毒誓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养心殿。

    午后的阳光照在殿顶的青色琉璃瓦上,反射到朱色鎏金铜环大门,金光闪烁中又弥漫着闲适的气息。

    宁熙帝坐在一张螺钿玛瑙雕饰的鱼戏采莲紫檀木御案后,换下朝服,换上一套锦丝常服,一改朝上的威严与尊贵,焕发着一股子散漫而悠闲的风华,很有几分文人的高雅和随性。

    宁熙帝一字一句听着秦王的话,手指在在御案上轻微地点着,末了,英眉一耸:“老三,这破天荒的,你倒是难得想要出门。只是去祜龙围场一趟,一来一回得要十来天近半个月的时间,天气一天比一冷了,围场那边还在北边,你身子受得了吗。”

    夏侯世廷站在下首,穿着绣有五龙图案的紫袍,腰系蟒带,藻井边天窗射进来的阳光打在人身上,笼上一层淡淡的黄色金光,显得身型笔挺玉立,更加高大,平日略苍白的脸红润了几分,纤薄而线条清晰的唇际噙着几分闲淡:“回父皇的话,儿臣近来身子并没大碍,府上的应大夫为儿臣瞧过,出远门并没问题,此去也会带着应大夫。”

    宁熙帝知道那应大夫是秦王府的医官,这些年专门给秦王贴身病,脸色松弛下来,再没多说别的,转而又是淡道:“也好,反正郁文平家的千金也是要同去的。”

    姚福寿一看皇上的脸色,清楚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叫三皇子与那郁小姐有个相处的机会,指不准还能趁着秋狩的机会直接将婚旨下了,马上笑道:“秋狩还有几日不到,那秦王便回去好生安排一下人手吧。”

    夏侯世廷应下,说了几句,离开了养心殿,出门刚下了回廊,迎面走来一名被宫人和扈从簇拥着的中年男子。

    男子年约五十上下,身着华服,腰佩金鱼袋,面色白净无纹,保养的很好,蓄着浓黑长须,一看就是贵户出身,气质清傲,一双眼精明却略显沉着,让人看不清楚思绪。

    一块儿陪着进宫的施遥安低声道:“三爷,是宰相。”

    郁文平今儿过来养心殿面圣,是来跟皇帝商量秋狩的有关事宜,没料正碰上秦王世廷进宫,也刚好从殿内出来,脚步一滞,手缓缓举起来,打了个手势,示意簇拥着下人停下。

    他一个人几步上前:“秦王殿下有礼了。”

    嘴巴虽是说有礼了,可并没行大礼,语气更是不卑不亢,一股大家之风的做派。

    施遥安见郁文平一副傲慢的举止,倒也不奇怪,郁家在大宣根深蒂固,建国初期的郁家祖是大宣功臣,帮夏侯皇家打下江山,与高祖皇帝交头换颈过命的交情多么深厚不用多说,后代子孙封官赐爵,更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到了郁文平这一代,几乎是巅峰之盛,在外姓臣子中,无人出其右。

    这个宰相,与宁熙帝平日私下见面都是被颁椅赐座,除了对太子客气些,对一般皇子压根不放在眼里,何况自家平日默默无闻,不理朝事的主子,像今儿这样,打一声招呼,倒还算是少见了,只听主子淡淡对着郁文平回应一声。

    郁文平默默端详秦王,皇上有意撮合柔庄与这三皇子,他跟女儿一样,开始也是有些不大满意,只是皇上既然这么打算,他也不能说什么,想来想去,只得勉强接受这个有异族血统的皇子,可如今他发觉,他接受了,对方却不一定里领情,这个三皇子,对自己这个未来老丈人,并没有半点巴结,就像今天,两人撞见了,也没什么额外的亲近言语,似乎还有些敷衍。

    家中长女嫁的是宁熙帝长姐安珺公主和驸马的独生子,次女嫁的是贾太后娘家的亲外甥,这两名姑爷,身份地位都不差,后台并不比这三皇子弱多少,却都巴结自己,丝毫不敢怠慢,因为他们都知道以郁家作为姻亲,绝对是一棵可靠的参天大树。

    如今轮到了这个三皇子,却是压根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夏侯世廷见郁宰相半天沉默不语,似是心绪不宁,眼波一晃,笑着说道:“郁宰相还有什么事?没事本王就走了。”

    郁文平眼皮一动,有些不甘心,轻微摆了摆袖,没话找话:“秦王刚见过圣上?”

    “嗯。”语气不淡不咸。

    气氛微微凝滞,几乎能听着空气流动的声音,这问一句答一句的架势,令郁文平素日高高在上的尊严有些撑不住,眼一眯:“秦王难得进宫面圣一次,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祜龙围场的秋狩,三爷会随行。”施遥安已经看到了三爷脸上的不耐与疲倦,替主子应答。

    郁文平目中亮光转瞬一闪,捋了捋保养得油光水润的美髯:“唔,臣家的柔庄,这次也得了宗人府的通知伴驾同去,到时应该会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

    蒋皇后这次也会跟随宁熙帝一通前往祜龙围场,邺京由太子世谆监国,郁文平等七位内阁大臣辅政。

    施遥安瞥了一眼主子的表情,嗯,脸上的不耐更加深了几分,偏偏郁宰相仍在继续叨咕着:“……这几天照例会提前在皇城边的荀兰马场练一下骑行,届时若是秦王也去,还能顺带教导一下小女,夏侯马上得天下,皇室子弟的骑射能耐,个个都是天下翘楚,秦王一定也不赖……”荀兰马场位于皇城墙外五里地之遥的一片空旷地,大宣贵人好骑射,马场是朝廷修葺和兴办的,供给王公贵族骑练,平日有御马监的太监专门调去马场负管理。

    夏侯世廷微微一笑,俊眉深眸内却又像是淬着粒粒冰粒子,活生生能够冷到了人的骨头里:“郁家千金不是第一次去伴驾秋狩,基本骑功绝对没有问题,荀兰马场里更是有太监和侍卫们照应,哪儿需要本王来教导?相反,倒是本王成日坐在府上,许多年都没练什么骑射了,”头一低,似笑非笑:“到时把郁宰相的宝贝千金摔着了,本王可负责不起。”

    郁文平眉毛一挑,自己来主动套近乎,他居然不停敷衍,一而再再而三地推却自己,自己郁家女儿怎么是配不起他么。

    郁文平到底老成持重,捺住性子,轻声喟叹,望着秦王:“哎,说到小女,撷乐宴那天回去后,小女回去便染了病,不大舒服,只说心口嘈杂,每天连饭都吃不下。”

    在名门闺秀中丢了脸面,被贾太后斥责,怎能不病?怕是心病大过于身体上的病吧,对三爷说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指望自家三爷上门去慰问一下?施遥安只听身边男子淡淡道:“生病自有太医可去望闻问切,依父皇对宰相的厚爱,派个御医去都是不成问题的,郁宰不用急。正好今天进宫,能够顺便请旨。”

    看似客气的一通话,饱含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郁文平语气轻缓,也不跟他绕圈子了,直接明白无误地提示:“柔庄与秦王的亲事,年底之内,圣上只怕就要安排了。”

    言下之意是,郁柔庄即将是你明媒正娶的妻房,他郁文平是你的未来老丈人,就算不关怀几句就罢了,也不能这么冷淡,总得要有些眼色。

    夏侯世廷凝视郁文平,眸子里晃动笑意,昂长上躯倾前几寸,凑近郁文平,阴涔着俊脸,一个字一个字:“这不是——还没安排吗。”

    郁文平的一张脸顿时就像是吞了苍蝇,说不出一句话。

    施遥安默默摇头,心底苦笑,三爷从来最厌的就是鼻孔朝天的人,因为三爷自个儿就是个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您跟他比傲,这不是鸡蛋碰石头,不是你死,就是你亡吗!

    这会儿功夫,养心殿内已经有守门太监过来了:“皇上请郁宰进殿觐见。”

    郁文平不好多逗留了,只道:“回禀圣上,臣这就来。”眸子不无深意地望了一眼秦王,大半是不满,小半是轻视,甩甩袖,先进去了。

    夏侯世廷眼皮一动,浓修的睫毛一扇,齐刷刷的,在眼睑下落下一片阴影,看不清思绪,旁边的施遥安不禁低声:“这个郁文平,一家子都是这样。我瞧除了皇上,他们郁家就没把几个人放眼里。”

    郁家先祖协助地方节度使长官的夏侯家打下江山,郁家当时的官职并不比夏侯家低,若论功劳,两家各占一半,说得白一些,大宣的开国皇帝,若不是夏侯家,就只有郁家可担当了。

    开国初,民间甚至还流传童谣:“郁夏侯,均天下。”

    意思就是按照郁家的功劳,与夏侯家平分天下都是可以的。

    郁家屈居臣子已经够委屈了,给夏侯家后代的皇子皇孙甩个脸色,又算什么?

    夏侯世廷目光淡漠地看一眼郁文平的背影,转过头,却见红墙下,不远处,赫连氏正被蓝亭与章德海的左右簇拥着,站在红墙琉璃瓦下,注视着自己这边,蓝亭举着伞,给贵嫔遮着午后的阳光。

    赫连氏显然将皇儿这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了,素来温婉而谦逊的美眸很有些冰凉,与温暖而明亮的艳阳呈现鲜明的对比,充满着不解和埋怨,夹杂着责怪,分明就是怪皇儿不该漠视郁文平,甩了郁文平的脸。

    “三爷,贵嫔娘娘……”施遥安一讶,低声道。

    夏侯世廷被母嫔逮个正着,慢悠悠迎了过去:“诶,母嫔怎么到养心殿这里来了。”

    施遥安跟在后面,歪了歪嘴,自家三爷这心思素质,妥妥的,做贼倒是不赖。

    赫连氏并不说话,只继续盯着儿子,半晌,“唰”的一甩袖子,转过身子,朝前走去。

    章德海使了个眼色,示意主子正在生气,叫秦王自求多福,小心为上。

    夏侯世廷跟了上去,安静跟在赫连氏身边。

    母子二人沿着高高的红墙走了小段儿路,经过一条素净无人的白玉甬道,赫连氏方才叹了口气,瞥一眼儿子,开口:“我站在殿外的时候,还在想你这次为什么要参加今年的秋狩,再一看你刚刚跟郁宰相说话的口气,不用你说,我也是猜到了。怎么,又是嗅到味儿了,奔着那云家的女儿去的?”

    秦王在宗人府当差初,赫连氏放心不下,早就在宗人府的岗位上买通了官员,随时帮自己盯着儿子,宗人府那边一出秋狩名单,她前两天便知道云菀沁上了榜。

    施遥安忍俊不禁,贵嫔娘娘这般矜持典雅的性子,骂起自个儿最宝贝的儿子,倒是也不心慈手软,竟生生将儿子比成了犬类,再看看三爷,鼻梁也是微微飞上一抹酡,喉结一动:“纯粹是儿子不喜欢郁文平,与他人无关。”

    赫连氏转颈看了一眼儿子:“不喜欢?再不喜欢,也是你的未来岳丈,就算不是,到底是堂堂宰相,连圣上都不无重视,你对他这么敷衍和冷淡,有好处吗?”

    “母嫔,我是皇子,他再高的权位,只是夏侯家的奴才。”夏侯世廷纠正。

    赫连氏玉腮一紧,突然来了气儿,脚步一停:“皇子?皇帝的儿子,太多了。得罪权臣,划算吗?世廷,咱们娘儿俩在这里生活,太不容易了,你被人下毒弄得到现在还没痊愈,这就忘记了么?茵萝的父母死得不明不白你也忘了?全因为咱们没个依靠,那郁家势大,若能得到郁门的倚仗,对你有益无害!世廷啊,你是个男子,绝对不能妇人之仁,为了个女人昏了头,我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你要是遇着喜欢的人,我怎么会不高兴?可是那人决不能害了你……你若是为了那个喜欢的人误了自己的前途,那母嫔巴不得你那喜欢的人——不存在!”

    不存在?施遥安脊背莫名有些凉气,这是拿云小姐的命威胁三爷么。他其实看的出来,贵嫔对那云小姐印象不错,还算是喜欢的,可,再喜欢能抵得过儿子?一牵涉到儿子的利益和牵扯,再喜欢估计也成了排斥。

    连章德海和蓝亭二人亦是一讶,对看一眼,这是对秦王撩了狠话。

    “……秦王妃的位置,必须是郁家小姐!我要你现在就向我发誓,对我作保证!”赫连氏见皇儿不说话,发了急,趁热打铁,连逼带呛。

    贵嫔很少发脾气,这一教训,声音虽然不大,却宛似落玉滴盘,哐当掷地有声,不容置喙,叫章德海、蓝亭和施遥安三人都不自禁垂下头,不敢喘气。

    母子分开得太早,赫连贵嫔并没有很多机会教诲儿子,今天难得碰上一次,就逼得三爷发誓这么大的阵仗,依三爷这么孝顺,怎么会不答应?可三爷那正妃位置,心里早就有人了,哪里愿意真的娶郁柔庄为正妃……这可真是两难啊。施遥安捏了一把汗。

    夏侯世廷倒也没考虑什么,声音在逼仄窄长的白玉甬道小径内来回回荡:“今后儿子对郁宰相客气些就好了。”

    “你发誓!”赫连氏穷追不舍,并没被儿子打岔过去,也不知是真还是假,说得急了,还咳了几声,蓝亭连忙上前替主子抚了抚背。

    夏侯世廷举起两根修指,悬在俊脸旁边,依意行事,慢慢悠悠:“儿子发誓,一切谨听母亲的意思,不然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语气自在得不像是发誓,倒像是在回答今儿吃了什么。

    这誓发的——也太毒了吧。施遥安吞了口唾,脊背汗毛一竖。

    赫连氏见儿子发誓发得这么重,也是吓了一跳,还没等他说完,连忙将他嘴巴一捂,将他的手也放下来,不过既然发这么重的誓,肯定也是下定决心回心转意了,哪里还有不放心的?

    赫连氏气儿顺了,脸色恢复过来,心情好多了:“呸呸呸!什么天打五雷轰!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我就知道世廷一定是个孝顺的。好了好了,有你这句话,母嫔就放心了,再也不多问了,你喜欢谁便去喜欢,母嫔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只要正事儿不耽误,其他不过是由着儿子高兴罢了。

    夏侯世廷得了夸奖,也不多说什么。

    母子沿着甬道又走了一截儿,走到了尽头,方才分道扬镳。

    目送赫连氏神清气爽地离开,施遥安才忍不住了:“三爷是当真的?从今后与郁文平交好,到时候老老实实接下婚旨?”

    耳边只飞来轻嗤一声:

    “对郁文平低头下脸的,那才是妇人之仁。”

    施遥安一愣:“那,您刚才那对贵嫔发的毒誓——”什么天打五雷轰啊,这话还余音绕耳呢!

    男子双手背在袍子后面,睨他一眼,轻飘飘:“发誓的人海了去了,也得看老天爷有没有那么多雷劈下来。”

    发誓?他从来不信。发誓管用,要衙门要朝廷干嘛!作奸犯科的统统去发个誓就得了!

    不过是叫母嫔得个心安,别将怒火迁到宫外人圣上罢了,说罢,拂袖朝正阳门走去。

    这三爷,对自己还真是够狠。

    施遥安醒悟过来,飞快小跑着,跟了上去。**

    云玄昶召集家人的次日,宗人府又来了信儿,只告诉云玄昶,依照圣意,云家姐弟若是得闲,可以与其他世家子女一样,前去荀兰马场练一下骑行。

    云玄昶大喜,连忙叩谢皇恩。

    与此同时,云锦重从国子监的同窗口中打探了一些关于秋狩的小道消息,迫不及待就带回家中给姐姐说了。

    云菀沁从弟弟口中得知,这次秋狩的队伍与往年一样,阵仗不小。

    皇上带队,蒋皇后与韦贵妃二人伴驾侍圣,率领文武百官各三十余名,皇子六名,皇女三名,其他皇室宗亲子女如郡王郡主等,加起来统共不下二十人,朝臣子女,例如自己与云锦重之类的,七七八八只怕有五六十人。

    加上沿路伺候的宫人、奴婢、侍卫那就更多了。

    按照往年的日程安排,到了祜龙围场,白天会在围场内狩猎、用膳。

    到了晚上,帝后二人会住在围场边的开元行宫内,其他皇亲、臣子随着官阶的高低以行宫为中心点,渐次分布在旁边扎营帐居住。

    而京城这边,由太子夏侯世谆暂时监国。

    当天下午,莫管家安排家丁准备了车子,将两个主子送去了荀兰马场。

    荀兰马场占地面积约莫近千亩,在寸土寸金的京城,算是难得宽阔的地皮,乍一看过去,绿油油一片草地修整得十分整洁,一字排开的人工马厩足足有一里长,木栅栏内全是人工养殖的马,个个膘肥体壮,油光水滑。

    一下马车,轻风拂面,空气洁净,马场内传来马蹄噔噔不停的声音,估计已经有人在里面操练了,云菀沁嗅到一阵仿似来自草原的清新气息,明明是在人山人海的拥挤京城,却像在郊外一样。

    马场大门处一名年轻男子约莫二十七八,身穿绿色宫装,头戴锦帽,是内务府派出管理马场的阉人,得知云菀沁姐弟是新晋尚书的一双子女,两日后要一块儿陪同秋狩的,上前迎接:

    “小的宋瑞,是御马监的掌司太监,也是奉命管理荀兰马场的,贵府管家已经提前来过马场打过招呼了,请云少爷和云小姐随小的进去,到时会有下人随行照料,牵了马后供两位小主子练习。”

    云菀沁莞尔:“有劳宋大人了。”云锦重也是跟着姐姐一同施了礼,鹦鹉学舌:“有劳宋大人。”

    宋瑞见云家姐弟对自己客气,心中印象好了许多,正要伸手引路,只见那云家小姐暗中将自己袖口一拉,塞进什么硬邦邦又滑不溜秋的一个冰东西:“宋大人辛苦了。”

    宋瑞一摸,不用看也知道是一锭足称金,顿时笑开了花儿:“好说,好说,云小姐,云少爷,请这边走,先随小的去马厩挑马。”这云家姐弟,看起来年纪不大,又是头一次来马场,没想到竟然这么会做人!

    因为得了云菀沁的好处,宋瑞对姐弟二人自然照顾得体贴入微,来了马厩,先细心询问了一下两个人骑过马没。

    云菀沁笑着答道:“舍弟倒是学过,基本骑术是没问题的,小女子是个半桶水,小时候舅舅抱着我骑过两回小乳驹而已,最多只是控制个缰绳罢了。”

    宋瑞听了,亲自挑了两匹骟过的成年马匹,一匹通体雪白,一匹浑身枣红,浑身几乎没有杂毛,蹄圆腿矫,屁股肥硕,不懂马的人都瞧得出来是好货色,骟过的马,性情一般也很温顺,不认生,不暴躁,不会伤着人,就算第一次骑也容易驯服。

    选好马,宋瑞便抱拳笑道:“两位小主子先跟着下人去草场那边练习会儿,若是渴了累了,或者有什么事儿,随时叫小的。”

    马场下人牵着两匹马儿往马场走去,云锦重在后面边走边是小声嘀咕:“姐,我听杨谨他们说,这荀兰马场的官员个个眼界儿可高了,没料杨谨是骗人的,我看这个宋瑞态度好得很,还给咱们亲自挑马呢。”

    云菀沁瞟一眼弟弟:“银子好罢了。”这御马监的人,官儿说大不大,可他要是想使绊子,暗中给自己挑个暴戾或者迟钝的马,自己跟弟弟哭也没用。

    正说着,两人走到了草场边,马场下人将绳子放下,先退到了一边。

    云锦重骑行不赖,今儿一身箭袖裤装,十分利落,拽了缰绳,马镫子一踩就提跨上了鞍,手腕子勾住马儿,原地先转了两圈,步子稳当,一派潇洒,勾勾手:“姐姐,还不上你的马!”

    云菀沁走到那匹雪白骟马旁边,顺毛摸了摸马背,先得搞好关系,正拉紧了绳子要上马,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