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零二章 挑拨

第一百零二章 挑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菀沁正有些疑惑,宋瑞也是凑近,哈着腰儿:“郡主,郁小姐,奴才已叫人从马厩里牵了两匹西域好马,看二位现在就上马还是……”

    永嘉郡主眼波流转,从云菀沁身上收回目光,声音轻柔:“这一路奔波,我先歇一歇吧。”目光落到云菀沁一行人刚刚休息的凉棚下,“宋瑞,你搬个椅子到凉棚下面。”

    宋瑞连忙带着小太监下去搬了张锦缎大圈椅,放在凉棚底下,正挨着云菀沁的位置。

    郁柔庄哪愿意与云菀沁呆一块儿:“郡主,那柔庄就先过去练会儿。”

    永嘉郡主笑吟吟,语气也随和:“好的,你去吧。”

    郁柔庄睨一眼云菀沁,领着绿水和马场的几名下人离开了,沈子菱低声凑在云菀沁的耳边:“瞧她那样子。”

    永嘉郡主似是听到沈子菱说话,笑意未改,只看了一眼郁柔庄苗条窈窕的背影,主动开声:“云小姐与郁小姐的关系好像不大好?柔庄这人,出身大家,自然有些小姐脾气,还望云小姐不要多心了。”

    郁柔庄出身大家,别人就合该是她脚底下的泥,看她的脸色行事?被她诬了害了还不能说?沈子菱想来发气。

    云菀沁却是暗下将她的手一碰,这个永嘉郡主既然与郁柔庄一块儿来荀兰马场,想必关系也不差,只笑应:“谈不上关系好不好,平日也见不了几面。”

    沈子菱却是抓住永嘉郡主的话,不大甘心:“出身大家的千金多得很,郡主不也是金枝玉叶的出身?却没有半点傲慢。这个还是得看人的。”

    永嘉郡主嫣然一笑:“你是沈贵人的妹妹吧。沈二小姐与贵人有几分像呢。”说着转身走到凉棚下坐下,又抬起酥酪一般嫩滑的白玉手儿,招呼:“站着说话多累,来,你们坐下来吧。”

    沈肇见郡主来了,外男也不好近身,带着云锦重便朝着东边,上马继续练习骑行去了。云菀沁和沈子菱见郡主这么说,过去坐在她身边。

    虽然坐在棚内,两名侍婢仍是一左一右撑着伞,给郡主遮阳,不时有婢子上前给郡主奉上,又有婢子轻摇薄扇,赶草坪边的蚊虫。

    永嘉郡主坐定后,转了玉颈,轻声开口,语气就像是在随意闲谈:

    “其实云小姐撷乐宴上跟郁小姐的事儿,我约莫也是听说过,说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柔庄为什么结下梁子,但柔庄那次做得确实不合适,竟利用花船上的姐儿来糟蹋云小姐的名声,幸亏关键时刻,云小姐扭转了局面。不过云小姐也别气恼,柔庄也受到了惩罚,这些日子都是不好意思出门,后来进宫跟我提起这事儿时,柔庄还有些不甘心,私下里曾抱怨过,我也曾告诫过她,大家都是臣宦子女,以后不要再锋芒相对,更不要再中伤彼此了,想来,柔庄应该再不会做出那种事儿。”

    云菀沁刚刚看永嘉郡主和郁柔庄同行来马场,又看两人说话十分随意,本来以为两人关系是不错的,可听了这一番话,倒是有些起疑了,——要是没听错,这话,不像是在给自己的好友打圆场,怎么倒像是——生怕这事儿不消停,在继续挑拨她和郁柔庄呢?

    云菀沁神色一凝,委婉道:“郡主跟郁小姐的感情应该不错吧,劳烦郡主居然亲自来为我们两人解疙瘩。”

    永嘉郡主见这云小姐心思纤尘毕现,被问得瞬间一怔,转而唇儿一扬:“柔庄自幼就总跟着华国夫人进宫,我自幼又住在宫里,经常见面,私下更是偶尔以姐妹相称,感情当然不错。”说着,温柔的目光落在沈子菱身上,“就跟云小姐与沈二小姐一样。”

    是吗?可是……若沈子菱丢了丑,云菀沁不认为自己转个头,背地里会对着她的敌人去埋汰她。

    不过,这么说来,永嘉郡主和郁柔庄是不折不扣自幼一起长大的小姊妹、手帕交。

    那么,兴许是自己多疑?毕竟,永嘉郡主这么做也没什么意义,她的语气更是恬然安静,流淌着几分甜美,更不像是个挑拨离间的。

    云菀沁收回思绪,不想继续跟永嘉郡主讨论关于郁柔庄的问题,可也不能装哑巴不回话,只得将话题拉远,胡天满地瞎侃天儿:“以前就听说过郡主养得一身好皮肤,今天一见,名不虚传,平时应该极会养护,不知道有什么法子。”

    永嘉郡主一笑:“云小姐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我听太后说过,云小姐有个得天独厚的小技艺,连美容方剂都会亲手调制,也听绿水说过,柔庄曾经用过云小姐亲制的香发散,效果也是不赖,云小姐如今说我会养护,这不是叫我班门弄斧,羞煞了我么。”话虽然谦虚,嘴角已是悠悠抬起,十分的得意,显然对这一声冰肌玉骨不是一般的自傲,身边的一名举伞的婢子年纪约莫二十四五,看样子,应该是郡主的心腹侍女,见郡主的表情,笑着代替主子答道:“永嘉郡主从懂事起便不吃酱醋等黑色佐料,也不吃辣椒等刺激辛物,油和盐亦是很少沾,平日出来,一年四季都是敷上宫中御医特制的粉妆遮面,尽量少晒阳光,冬季也不例外,如此一来,便能防止晒黑,又避免让皮肤提前衰老,如此,才能养得一身的美白肌肤。”

    按着时下大宣闺阁女子的常识,若是要美白,无非是涂脂抹粉啊洗花瓣浴,却极少有人晓得防晒白肤的道理。

    这永嘉郡主懂得用防日晒来美白,逢出门就擦上粉避免阳光照晒,还有阳光催人衰老的理论,倒是走在时代的前端,让云菀沁不得不有些小讶异,这个防晒理论,在大宣朝并不流行,她之前也是在一本中原绝了版,不知道是哪个西方国土和哪个朝代传来的美容医经孤本上看到过,当时将这道理转述给妙儿和初夏听,两人还嘻嘻笑着不大信。

    如今,从深居深宫,年岁不大的永嘉郡主口里蹦出来,云菀沁自然心中有些揣测,却也不好多问。

    沈子菱之前听姐姐沈贵人说这名郡主说些话做些事儿,有些与众不同,很得圣上的欢心,所以平日也是娇惯得很,才在后宫嫔妃中得了个“瓷娃儿”的绰号,又听说永嘉郡主特别的有心思,很会自保,就算是很不喜欢这永嘉郡主的公主,也别想对永嘉郡主使绊子,占着好处。所以,沈子菱只当这永嘉郡主很不好相处,没料今儿一见,永嘉郡主对自己和云菀沁都还算随和,尤其与一起来的郁柔庄比较起来,更是显得温柔善良,平易近人。

    云菀沁对着永嘉郡主谈不上喜欢和不喜欢,只觉得她行事有些独特,今儿见面,整个作陪谈话中,不时转过头,有意无意地用一双美目滴溜溜地看着自己,不时那种与人说话时的顺势凝视,而是——端详,将自己从头到脚看得清楚的端详。

    几人坐了会儿,随意说了几句闲话,云家家丁通过荀兰马场的下人传话进来,时辰不早,请小姐和少爷回去了。

    云菀沁叫人将弟弟喊回来,正好沈氏兄妹也差不多要走,四个人一块儿拜别了永嘉郡主。

    永嘉郡主见几人要走,也不强行挽留,只亲自站起来,走前几步,在众人的讶异下,竟将云菀沁的手一拿,握在手中,声音又柔了几倍:“本来正跟云小姐谈出了兴味儿呢,真舍不得叫云小姐走。不过既然云小姐家规严,我也不多留你了,横竖再过两日,咱们便又能在祜龙围场见着了,倒是若有机会,咱们两个再好好谈天拉地。”

    云菀沁见永嘉郡主这样亲近,柔声应了几声,便与沈子菱等人转身离开。

    永嘉郡主站在原地,并没立刻坐下,只带着微笑目送着一行人。

    走在出门的小径上,宋瑞在前方引路,旁边是沈肇和云锦重。

    云菀沁与沈子菱二人在后面,边走边说话,临到大门,沈子菱才笑着道:“今儿跟你永嘉郡主见了一面,原来为人还挺不错的,比我想象中要亲和得多,比那宰相千金好到不知道哪儿去。”

    “会不会太亲和了点儿?”云菀沁被沈子菱这么一提,语气淡淡,仿若是不经心地随口:“你看见她刚进马场时的举止,并不像个好相与的人。在宫里的作风你也是知道的,连几个公主都不是很待见她,说她天生便喜好霸宠。这样个眼高于顶的金枝玉叶,对咱们这么亲和干嘛?”

    沈子菱沉思会儿,琢磨道:“永嘉郡主刚才也讲了,听说过撷乐宴上的事儿,兴许是知道你得了太后的欢心,出了风头,所以才态度和善?”玩笑地轻蹭一下云菀沁的肩,“人红了,哪个不想蹭一把?”

    云菀沁淡淡一笑,也没多去想了。

    荀兰马场前,四人道了别,便分别上了自家马车离开。正好今儿有机会出家门,云菀沁心想要离京十来日,先指示车夫去了进宝街,顺便巡一下铺子,也能跟红胭打一声招呼,免得她不知道,有什么事儿找自己白跑一趟。

    到了香盈袖时,红胭正在柜台后面扒拉着算盘子儿,见云菀沁姐弟来了,脸上一舒,高兴地下阶来迎。云锦重第一次来香盈袖,只晓得这老板娘是姐姐的友人,东摸西看的,却有些拘束,红胭估计云菀沁还没告诉小少爷铺子的来历,只笑着说:“小少爷,这店铺若不是你姐姐,也盘不下来,你就当是自家的。”说着便吩咐阿朗领着云锦重到处看看。

    云菀沁将离京秋狩的事儿一说,才知道红胭前几日已经知道,祝四婶在旁边笑着说道:“是许大少过来说的。”

    云菀沁估计表哥从太子那儿得了自己要参加秋狩的信,提前过来告诉了红胭,只心思一转,转头先拉了祝四婶到一边,私下偷偷问:“怎么,红胭跟我表哥合好了?”

    祝四婶掩嘴,小声说到:“也不知道算不算。许大少那天不是在铺子里突然莫名生气走了么,咱们都以为再不来了,结果过了几天,还是灰溜溜来了,每次就趴在柜台上就眼巴巴瞅着老板娘,老板娘倒也没什么,该做事儿就做事儿,该说话就说话,就像公事公办。每次许大少回去的时候,都是……”

    “都是怎么样?”

    “就跟泼了一脸血似的。不过第二天,还是照常来。哎,这两个人,也不知道在闹什么。”

    云菀沁还没说什么,那边红胭已经喊了起来,只得先过去忙正事。

    问了几句香盈袖最近的营业情况,哪些货卖得最好,云菀沁一边听着红胭讲,一边翻了翻账本,到了一页却忽然停下,素指一移,指着其中一项:“咦,这两个月有几项商税怎么没有看到支出?”

    因为开铺子的缘故,云菀沁对税律基本了然于胸,如今的大宣,对于商业经济还是挺支持的,但商业上的苛捐杂税还是不轻,这也是她开这铺子最头疼的一个问题,总算明白了什么叫重税猛于虎,如今店铺刚起头,赚的利润不多,因为宁熙帝的金字招牌,好容易有了点儿生意,赚的那么一点儿,基本全都堵税金去了,要不是这铺子的幕后东家不是自己,她留了一大笔周转资金,压根是撑不过来的,真是当了家才知道柴米油盐贵,开店前,她什么都算过,惟独税金名目没料到会那么多,跟红胭抱怨了好几次,也是两个人说得最多的问题。

    有几样商税一向月底缴纳,还不能拖延,便是那些气势汹汹的税官不找上门,也得亲自去衙门缴,否则论三倍罚,这个红胭,可别漏掉了,罚起来,可不是小事儿啊。

    红胭眼神儿一晃,笑道:“这事儿还没来及跟大姑娘说呢,衙门税官那日来过一趟,说整合成季度缴纳。”

    朝廷几时出了这种好政策?云菀沁可是每隔一段日子,就叫妙儿抄一份邸报回来呢,可是见红胭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便也将信将疑,暂且这么先听着,铺子由她打理,用人要不疑——反正也是好事儿。

    却说马场那边,云家姐弟和沈家兄妹的人影消失在小径拐角的一刹,永嘉郡主宽和的脸上笑意褪去,滚着金边蟠桃纹的袖口一拂,带起了一阵凉气,坐在椅子里。

    刚刚身边回云菀沁话儿的婢子左右一瞟,示意所有人都下去,然后俯下身,低语道:“想不到今日竟碰到了云家的小姐,果真老天爷就是眷顾郡主,郡主想什么都是心想事成的。”

    永嘉郡主面朝马场的出口,仿似那儿还盘留着云菀沁的身影,眼神一动,并没说话,良久才轻启香唇:“巧月,你看那云家的小姐怎样?”顿了一顿,“与我比较,如何?”

    名唤巧月的侍婢原来是溧阳王府的家生子,比郡主大十岁,后来得了溧阳王世子的嘱咐和委托,陪还在襁褓中的永嘉一块儿进宫,将这永嘉自幼伺候到大,哪里会不知道主子的心思,自然是维护自家郡主,轻缓笑道:“能怎样?不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及不上郡主一根毫毛。”

    永嘉笑着剜侍女一眼:“算了,问你是白问的,你肯定是说我好的。”

    巧月摇头,语气添了几分傲:“奴婢可没偏心眼儿,全是照直说。那云小姐,再美再伶俐,不过只是个凡尘俗世的人儿,可郡主您,才是独一无二的,天下没有其他女子比得过您。”

    这话确实不是奉承,而是发自内心。

    在巧月眼里,永嘉郡主就是个天生的福星,周身无一不完美,什么事儿都好像懂,厉害得紧,说起来,郡主刚生下来时,因为早产的缘故,几天都没哭出声,接生婆都说兴许挺不过去。溧阳王妃过世没几天,这郡主更是奄奄一息,还休克过一回,圣上派太医来王府看过,会诊过后,太医都说是没救了,只怕小郡主得跟着王爷王妃一块儿去了,世子爷连小棺材都备好了,没想到半个时辰后,永嘉郡主竟是睁开了葡萄似的眼,滴溜溜地到处转,醒了过来,连行医多年的老御医都说,这简直是奇迹,简直是老天爷送的一条命啊。

    喝了几天乳娘的奶水,这郡主便精神地活了下来,巧月还记得自己个儿当时帮乳娘照顾,看着摇篮里还是婴儿的永嘉郡主,虽然才生下来几天,一副神情活灵活现,就像什么都通晓,再等她陪着永嘉郡主被圣上接进宫后,眼看着郡主一天天长大,更是觉得这个郡主与众不同,三岁便能识字题诗,五岁就能作千字长文,巧月其实很迷惑,郡主是哪里来的这一肚子的诗词?三五岁的孩子,也没见过她读过几本书啊,身边的女先生更没曾教过,只能说这永嘉郡主是天纵奇才!

    再长大一点儿,永嘉郡主许多方面更是无师自通,一张小嘴儿不时丢个新奇的典故,或者从没听过的寓言,更是哄得皇上心花怒放,爱不释手。

    其实在宫里生活,巧月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自家郡主到底身份尴尬,不是圣上的亲女儿,有几个公主见得父皇偏爱这堂妹,每回总没什么好脸色,所以巧月还是希望瞅着找机会恳请皇上将她们送去北方王府,与世子团聚。

    没料到郡主在皇宫大内混得却风生水起,有时听得公主说些闲言碎语,一个不爽,便将那几个公主私下暗中整治一顿,还能叫公主不敢状告,生生压得对方不能动弹。

    这样一个郡主,貌美而无所不知,在巧月心目中,还能够有谁比得上?别说一个初次见面的云家小姐,便是天上的仙女儿也及不上!

    永嘉郡主听了巧月真心的夸赞,也只浅浅一笑,这些年类似这样的赞许而略带震惊的目光,她看得不少,早已经习惯,也尽情地享受着,笑完了,脸色却有些落寞,粉唇贝齿之间,挤出一丝喟叹,生生遁去了少女的天真无邪,显得成熟许多,一双美目直直望向不远处,近乎茫然空洞:“你说我独一无二,说天下没有其他女子比我强,可是为什么,他会……”

    巧月似乎明白永嘉要说什么,条件反射,忙阻止:“郡主。”

    永嘉郡主自知差点失言,并没多讲下去。

    主仆二人这边正在凉棚下说话,郁柔庄已是打马回了。

    她翻身下马,石榴红的鲜艳裙角儿飞起,朝这边走过来,见凉棚内除了永嘉郡主,再没其他人,先是对着永嘉郡主施了个礼,继而冷道,自言自语:“哟,走了呢。”

    永嘉郡主脸上刚刚的神色早已消失,一笑:“走了还不好?待在这儿,你看着不怄气么?”

    郁柔庄没说话,坐了下来,接过绿水斟来的茶,慢慢地优雅地喝着,可娥眉却是蹙得紧紧。

    永嘉郡主纤长的眼不易察觉地睨过去,笑意未消:“刚才那云菀沁在,你还能说看得生气,现在人都走了,总该眼不见心不烦了吧。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绿水悄悄看一眼自家小姐,方才弱弱道:“郡主,奴婢家小姐现在不是气那云小姐,是……气另外一个人。”

    永嘉郡主眼皮一动,笑意更盛:“谁啊。”

    绿水咬咬唇,低低道:“回郡主的话,还不是那死没良心的三王爷。前儿奴婢家老爷在宫里遇着秦王,暗示小姐病了,秦王只说叫老爷去找太医去看,老爷又说小姐这几天会来荀兰马场,暗示秦王得空,能来与小姐碰个头儿,没料那秦王仍是不理不睬,您瞧瞧,奴婢家小姐都来了这么久,还没看到人,肯定是不会来了……小姐怎能不气。”

    “绿水。”郁柔庄越听越是恼,愤愤打断。

    永嘉郡主拿起前头小几上的茶盅,慢悠悠地抚着,唇角笑意恬然:“难怪今儿我说要你陪我逛御花园,你却非要拉我来马场,我还在奇怪,你连年参加秋狩,还需要练什么?原来是不死心,非要来看看情郎来了没啊。呵呵,没料情郎没看到,看到了情敌,难怪上火。”

    “永嘉。”郁柔庄眉一挑,直呼名号。

    永嘉郡主呷口茶,一双水汪汪的眼凝着郁柔庄,笑道:“不过柔庄几时对我那三皇兄这样上心?我记得上半年你进宫时,你还烦恼,说对三皇兄没什么意思,眼下竟为了三皇兄大失千金小姐的仪态,叫妓女去闹上门的事儿都做出来了。”

    有人争的东西,再不好,也成了好的,何况本就是个镶在石头里的宝玉。

    打从知道秦王可能心里有别人,郁柔庄也不知道怎么,越瞧那秦王越是顺眼,也将自己代入了正室的位置,除了自己,任何女子都莫消染指,肖想不得的。

    此刻,郁柔庄银牙一启:“我偏偏不信,我堂堂贵胄出身,前朝几代皇后是我的姑奶奶,到头来,还比不上那个姓云的。”

    永嘉郡主静静瞧着郁柔庄的脸色,只抚盖轻笑:“可别说呢,有时候,国色倾城的牡丹,还就是败在了石头缝里的野花儿手上,更别说,那石头缝的野花儿,早已不是野花,人家的父亲,好歹也是当朝二品兵部尚书,虽说位置还没稳当,但赐爵、召门客也是迟早的事儿。到时候势力渐渐大了起来,连你家父亲郁宰相,指不定还得敬几分。”

    这话语气淡然而随性,好像是无心之语,却挑得郁柔庄心中那团火苗子更是刺啦啦燃了起来,灌进一口水,方能将秀美的眉毛展平下来,恢复正常脸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