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零九章 设局杀人,皇女争风

第一百零九章 设局杀人,皇女争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郁成刚半张着嘴巴,仰面朝天,脸色乌青,死不瞑目,尸体像一坨碎掉的泥巴,稀巴烂。

    两条腿被啃得差不多了,露出了白森森的小腿骨,一条胳膊勉强完好,却也被咬得快要断掉,几乎剥离了上身,浑身上下的衣服更是七零八碎,几近赤身*,双腿之间,鸡飞蛋打,连男子最宝贵的物件都不翼而飞,留下一个血淋淋的洞口……

    御帐外,年轻宫女看得又羞又怕,一个个偏过脸去。

    在场的男人们看着郁成刚腹下的惨况,也禁不住跟着一阵蛋疼。

    光看郁成刚疼得扭曲变形的嘴脸,也知道当时的场景一定是惨不忍睹。

    “这,这也太凶残了!”宁熙帝手中的剑哐啷一声落地,退后两步,姚福寿连忙将皇帝搀住。

    燕王屏住笑,一喝:“是啊,这野兽也太重口味了,将人撕了吃就算了,还吃男子的那地儿,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成了精的母兽,正在发情期呢,哈哈……”说着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又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对面静立着像一堵墙似的三哥。

    夏侯世廷面无表情,斜睨一眼八弟,淡道:“秋狩官员殒命,这会儿正在调查情况,八弟说话别太轻佻了。”

    燕王吐吐舌。

    宁熙帝一听秦王的话,却想到了什么,马上道:“对,调查清楚没?被什么野兽咬的?”

    将尸体抬回来的内务府官员跪在地上,哭着说:

    “微臣们过去时,郁总管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现场血浆淋漓,肢体飞得到处都是,还有动物的脚印,侍卫内的人查过,也问过围场的守兵,根据郁总管身上的咬痕,还有地上脚印和一些零碎的野兽毛发,照经验,很有可能是饿了几天的黑瞎子闯了进来,正好,山林里近来有一头身型特别高大的黑熊出没,身高近一丈,体重八百多斤,据围场官员说,这头黑瞎子不时咬死野兔野鸡,一吼起来,行宫那边儿都能听得见。只怕咬死郁总管的,就是那祸害。”

    宁熙帝倒吸一口凉气,他狩猎经验丰富,山林中最厉害的动物不是老虎不是狼豹,一是豪猪,二就是黑熊,这两种动物发起疯来都是不要命的。

    他年轻狩猎时,近距离碰见过黑熊,那家伙是兽类动物中力气最大的,一脚跺地,地动山摇,皮糙肉厚很难打死,被连射十几箭还能跟人拼命,更别提饿得不行了的黑熊,连几头膘肥体壮、训练有素的狼狗都能打不过它。

    郁成刚若是跟饿着肚子的黑瞎子面对面撞上了,就算长了八只手,也是没生还希望的。

    宁熙帝手一挥,侍卫连忙将郁成刚的尸体抬了下去,又背着手,眉头皱了起来:“围场的栅栏都修好了没?再不会出意外了吧!为什么好端端的栅栏会有缺口,叫猛兽钻了空子?照道理,黑瞎子一般生活在深林,怎会朝围场这边来寻食?”

    “回皇上的话,”内务府官员哭丧着脸,“祜龙围场宽大,有些栅栏确实年久失修,一时没法全都清查出来,前几日下了几场雨,估计那一处的木头腐了,彻底坍了,这会儿正在修葺和加固,再不会出差错了!围场官员说,黑瞎子饿得不行了会到处找吃的,围场这边怕是有动静或者有谁煮东西,吃食的香气传出去,将他给惊动了,顺着摸了过来,结果进了破栅栏,跟郁总管遇上了……”

    “唉——”宁熙帝叹口气,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天灾*,难得挡住,也怪这郁家今年走霉运,连连意外,先是郁文平的女儿,这会儿又是侄子。”却听秦王开口:“父皇,不如由儿臣先去围场事发那边,看看破损的栅栏修得怎么样。”

    有皇子亲自督工,确实更放心。宁熙帝只怕好端端一场狩猎再出意外,嗯了一声:“那世廷去代朕看看。”

    姚福寿便也扬声吩咐下去:“行了,将郁成刚的遗体好生看管着,找车子送回京去。车马器具都备好了么,好了就叫伴驾的人都去围场那边。”

    众人忙应道:“已备齐了!万岁随时可以起驾过去。”

    夏侯世廷见宁熙帝先进了御帐更衣,身子一转,燕王世宁眼珠子一转,几步跟上,笑眯眯:“三哥去哪里啊,怎么像是像是往围场的方向啊。”夏侯世廷面朝前方,脚步不停:“小屁孩,多管闲事。”

    “三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么能叫多管闲事。”燕王眼眨了一下。

    从小到大,有几件事这八弟没有参与?夏侯世廷见他跟得紧,也没拦了。

    兄弟二人到了围场,到了破损口的栅栏,工匠们敲敲打打,已经将大半坍塌的栅栏竖了起来,此刻正在加固。

    地上泼了几道水,却还有没有完全干涸的血迹,很是触目惊心。

    见三皇子和八皇子过来,众人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俯身行礼:“三王爷,八王爷。”

    夏侯世廷道:“免礼,继续赶工,皇上他们就要来了。”

    众人不敢怠慢,连忙又低头忙活起来。

    “你,督促着。”夏侯世廷瞄了一眼燕王。

    燕王努努嘴,却见三哥背着手,闲庭漫步一样,从还没修好的一处小破口踱了出去。

    “三王爷,危险,最好不要出去,才刚刚发生大事呢——”有官员看见了,提心吊胆,急忙阻道。

    “没事。就在附近。”男子摆了摆手,“大白天的不会有事。遥安跟着。”

    众人再没说什么。燕王好奇地看过去,却见三哥与施遥安已经走远了。

    夏侯世廷慢慢踱步到不远处的一爿林子,走到一棵树下,随手捡起一根长树杆当做手杖,举起来,轻轻挑开茂密的林叶,几个饱满的蜂巢挂在树上,犹散发着蜂蜜的清甜香味。

    黑瞎子最嗜好吃蜂蜜,嗅觉也在巨型野兽中数一数二。

    饿得快疯的熊晚间出来觅食,一嗅到这个味儿,哪里会不找过来。

    夏侯世廷悠悠看了一眼施遥安。

    不用多说,施遥安也知道要干什么,袖口卷了上去,蒙上头面罩,抱住树杆几下蹭蹭上去,小心翼翼地摘下蜂巢,走到旁边的断崖边,举起来,一个个丢了出去,毁尸灭迹,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悄悄跟在三哥后面的燕王在不远处看着,总算明白了,那栅栏只怕也是三哥动的手脚。

    *

    女眷帐那边,云菀沁、曹凝儿等人听郑华秋说完时,已经是倒抽一口冷气,韩湘湘吓得小眉眼儿一皱,脸色发白,又差点哭了,难得伴驾一次,人命一件接一件的,倒是曹凝儿轻声道:“那郁总管不是什么好人,活该。”

    云菀沁也是安抚韩湘湘:“你不是怕林若男回来么,就当她回来了,害的也不是咱们,而是叫她差点儿蒙冤的郁成刚,如今有仇报仇,也该走了。”

    韩湘湘这才拭了拭珠泪,感激地弱弱道:“谢谢云小姐,每次都帮我和安慰我,我真没用。”

    云菀沁嘴巴虽是在安慰韩湘湘,心里却是犯着猜疑,昨晚上秦王跑来女眷帐子,提过郁成刚,那郁成刚刚巧又是昨儿晚上死的。

    正是疑惑着,任公公在外面催起来了,云菀沁整理了一下,起身掀了帐子,出去了。

    任公公刚听完郁成刚的事儿,还有些心有余悸,一见帐子中走出的丽人,却是心胸一舒。

    女子头插玲珑点翠喜鹊珠钗,束住了满头的乌发,盘成了一个堕云髻,秀丽而飘逸,露出整张饱满年轻的脸蛋,没有抹一点儿胭脂水粉,却是光泽满满,自然清新。

    身上是女子骑行所传的传统胡装,鲜亮的湖蓝宁绸棉衫,搭配一件蟹爪纹对襟马甲,束腰绑胸,下身的小脚长裤将腿拉得修长,裤脚扎进玉色的羊皮长靴里。

    这一番穿着,将女子往日遮在宽裙衫里看不到的身材完全显露了出来,腰细胸大,臀儿翘挺如蟠桃,活生生叫在场的男子挪不开眼。

    任公公没做男人几十年了,这会儿看久了,都忍不住有些耳朵发热:“云小姐这身打扮极其衬你,今儿定然是艳压群芳,叫众位皇亲与贵人赞不绝口。”

    今天围场上的女眷不是皇后贵妃,就是公主郡主,就算想要艳压群芳也得低调,是嫌还不够事儿多么,宫里的女人比宅子里的女人还要事儿妈,云菀沁可不想出这种风头,福身笑道:“公公过奖了,再如何也比不上皇后娘娘,到时公公可千万别这么夸臣女,免得叫人笑话臣女。”

    任公公见她说话极有分寸,倒是跟自己见过的大部分臣子女儿不一样,这种场合,哪个闺秀不是争破了头皮抢上去,就怕不得到贵人的注意。

    两人一前一后,在两名侍卫的陪伴下,穿过帐子,步行到不远处的祜龙围场。

    刚踏进围场内,云菀沁一抬头,不远处,金色的御帐豪华气派,伫立在中间,应该是宁熙帝的帐子,围场边上已经有侍卫将健壮的马牵了出来,一字排开,箭袋箭矢、弓弩刀箭都也一一备齐了。

    “可是云家小姐?长乐公主就在那边看台,请云小姐过去。”有名绿袄宫女过来引路。

    云菀沁到了看台边,锦绣遮阴蓬盖下,坐了许多女眷。

    最前方的中间是蒋皇后,听说她昨儿被郁柔庄撞柱子一吓,有点儿精神不好,今天一看,仍有些郁郁不振,着一身正红蹙金刺凤吉服长袍,倚在背靠上,似是强打着精神来的。

    韦贵妃则精神饱满,端坐一边,全程面带笑意,代替皇后的职责,不时指示着下人们做事。

    韦贵妃的斜后方,永嘉郡主今儿穿得一身玫瑰粉束身胡装。

    这身胡装看似跟其他年轻女子们差不多,可细细看,却又发现花了不少心思。衣服下摆边缘裁成了荷叶边,宛若裙子一样,下身的裤子,别的女眷大多是直筒的形状,她的裤子偏偏叫人裁成了往外飘开的形状,就像个喇叭筒一样,很是与众不同。

    永嘉郡主本就白皙的脸上敷了很细的薄妆,肌肤更是显得剔透,这一身的装扮,虽说是符合狩猎的,可仔细思忖,却根本是来选美的架势。

    见到云菀沁,永嘉郡主笑着举起笋般的臂,招了招手。

    云菀沁只将目光移到旁边,径直过去拜过了皇后贵妃,然后跟着上了两级阶梯,去了长乐公主那儿。

    还没上前请安,却听长乐公主拖着腮,嘴里朝身边的侍婢嘀咕:“瞧她那样子。哼。父皇也真是的……在宫里拿她当宝贝,还得带出宫丢人现眼,你看看那叫穿的什么,父皇刚刚看到,还说什么别出心裁,我说啊,就是奇装异服,怪模怪样!这种歪魔邪道,入不了正流的小手段,哄得父皇倒是开心,却是显得咱们这几个正统的公主成了什么都不懂的笨蛋!”说着一蜷粉拳。

    云菀沁一怔,顺着夏侯婷的目光一望。

    夏侯婷的目光正落在前排的永嘉郡主身上。

    果不其然啊,原来传闻不是假的,永嘉郡主真是不得公主们的喜欢。

    宁熙帝子嗣繁多,女儿刨去早夭和已经出嫁的,只剩下六名公主,而长乐公主夏侯婷又是如今几个公主中,地位最高的。

    夏侯婷是宁熙帝的第十女,今年十五,生母贤妃是宁熙帝早年一直到现在的老人儿,外祖父家中也是一门重臣,所以,夏侯婷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女。

    云菀沁淡道:“公主何必妄自菲薄。公主也说过,那是入不了正流的,威风一时,也难成正流,公主是正统,才能万古长青。”

    夏侯婷望了过来,脸色讶异。

    宫女忙道:“这位是今儿来给十公主伴行的云尚书家长女。”

    夏侯婷本来并没将伴行的臣子女儿放心上,来了就来了,各玩各的就好,刚一听云菀沁的那番话,正中自己的心意,很是高兴,将云菀沁的手一捉,拉到了旁边坐下:“我喜欢你,你陪我坐。”

    云菀沁坐在夏侯婷身边,聊了一些今天狩猎的琐事,来了几名太监,手上端着红木盘子,上面摆放着精美的马鞭,水晶杆,羊毛鞭,给几位皇女和郡主分发起来。

    按照往年秋狩的惯例,皇室的女儿虽不像男子一般出猎,可在围场范围内,会骑马驾驭一两个来回,以示后代无论男女,都不忘大宣马上打江山的立国传统。

    若是干巴巴地骑马也没什么意思,久而久之,形成了惯例,贵女们会比赛骑马。

    分发马鞭的领头太监扫了一眼看台上的各位女眷,先将托盘送到了永嘉郡主眼下:“郡主请。”

    永嘉郡主扭过头,看了一眼蒋皇后,晶莹小嘴儿一启:“娘娘。”

    蒋皇后知道皇上宠她,自然是顺着宁熙帝的意思,淡道:“选吧。”

    永嘉郡主再不迟疑了,选了一柄,甜笑着对太监道:“快拿去给堂姐堂妹们挑选吧。”指的当然是夏侯婷和其他两名伴驾公主。

    夏侯婷和另两名公主变了脸色,马鞭先给她挑了,余下的,还像是她恩赐给自己几个的,谁能不生气不妒忌,别人就算了,她们才是大宣正宗的公主啊!

    等太监将托盘拿了过来,两名公主憋着气儿选了,夏侯婷却是冷道:“别人选得不要了的,再给我?当我是收垃圾的不成。拿开。”

    太监尴尬不已,永嘉郡主却是听得真切,回过头,咬唇:“十公主,这是皇伯伯叫人送的呢。”

    这话说的,倒像是夏侯婷不顾宁熙帝的面子。云菀沁帮夏侯婷拿了一柄,堵住了永嘉郡主的嘴,又叫太监退了下去。

    良久,夏侯婷的火气才消了些,目光又飘到了永嘉郡主身上,见几个臣家女儿围在她身边,谈笑风生,她随便说个什么,做个什么,旁边的人全都面带赞许,连连惊叹,不觉更加的娥眉紧锁,眼色暗沉。

    云菀沁眼眸一眯,也不怪夏侯婷生气,要是自己指不定比她还恼火,自己才是家中的正宗嫡出女儿,偏偏来了个外来亲戚的女儿,夺了父亲的宠爱,什么都偏袒着,谁会不气。

    不过,就连夏侯婷这个公主中最有地位的,再讨厌永嘉,也不好明着对着她发难,更何况其他几个公主,看来,这永嘉郡主还真是在宫里极得宠的。

    云菀沁委婉道:“公主何必在意呢,再厉害,这辈子也不可能越过公主。圣上再如何宠,还能宠过自己的亲生女儿么?”

    夏侯婷不提还好,一提更是恼火,道:“我看就是超过咱们几人了。父皇眼里,女儿多的是,少一个不算什么,可疼爱的侄女,就这一个呢!”

    “公主——”宫婢劝道,生怕被人听去了。

    云菀沁眉尖儿一蹙:“倒也是难得了,竟还有喜欢别人家的女儿胜过自己的女儿的,看来这郡主也很有几分手段。”

    夏侯婷这才放低了声音,却仍是抱怨:

    “你不知道,她小时候总是跑到父皇那儿,开口闭口就是提自己那个为国捐躯的溧阳王生父,还有殉情的溧阳王妃,又说哥哥也在边城为大宣守卫疆土,每次都说得泪涟涟,父皇自然感动不已,别人劝她,她仍是哭,父皇一劝,她马上就停了,不知道多会迎合父皇呢,哼,她还在襁褓中就被抱进宫里,连爹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对她生身父母有感情?若是真的想念,为什么不回去?更不提还哭得像个泪人,完全就是虚情假意,想要让父皇对她歉疚!再等大一点儿,她又自创些鬼模鬼样的歌啊舞的,在父皇面前跳舞唱曲,更是惹得父皇开怀,总说她是开心果,她那些歌啊舞的,怪里怪气,跟宫廷乐舞格格不入,完全就是另辟蹊径讨人喜欢!再来,她知道父皇喜欢诗词,便投其所好,总是送些手作给父皇批改,父皇一看她的诗词,更是大为惊艳,竟说她的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还说什么‘可惜朕的永嘉郡主是个女儿身,身份高贵又不方便出宫,若是出宫,民间有哪个才子才女能比得上她?”!呵,当我不知道?我与她从小都在深宫长大,她平日哪里读过几本书,光顾着取悦我父皇去了,也不知道那些诗词歌赋,是不是剽窃来的!”

    越说越气,夏侯婷喝了两口茶才消停下来:“反正,如此一来,在父皇眼里,我们都是庸脂俗粉,完全看不到我们的好,她才是天上的仙女,什么事都赢过我们,加上对溧阳王一家的愧疚,父皇自然疼她疼到心坎上了!”

    夏侯婷旁边的婢子也是忍不住,嘀咕了几句:“若是真的安分守己就算了,咱们公主也不是那种刻薄小气的,偏偏这永嘉郡主在皇上面前与公主们十分的友爱,私底下却总是给几个公主使绊子,有一次,在女夫子那里读书时,见圣上来了,她故意让圣上看见咱们家公主背不出书,被女夫子责,还有一次圣上输了仗,不高兴,却故意暗示一名公主穿红衣去献茶……诸如此类的小事儿,叫圣上更是偏心她。”

    若将其他几个公主衬得蠢笨如猪,个个都是花蝴蝶,自然就将她自己烘托得高大完美了,如此一来,圣宠,自然能够连绵不断。

    云菀沁一直就对永嘉郡主有些怪异的心思,明明她对自己还算客气,偏偏跟她相处时,总觉得有些不大自在,现在一听,大概能理出来了,这个永嘉郡主,性格很自我,行举出格得更是——不像大宣朝人。

    就好像本地人和外地人初次接触,各种习惯有些不适应似的。

    正是说话,太监在看台下传了一声,请各位皇亲女眷们过去赛道那边上马。

    夏侯婷咬了咬唇:“不行,这回我一定要赢,总得给咱们几个公主夺回个面子。”

    云菀沁看了一眼那条宽敞赛道,终点被一条红色布条拦着,眼珠子一转,笑道:“公主,那永嘉郡主骑术如何?”

    夏侯婷一愣,老老实实:“比我的要好,每年都能跑到我前面,……还能超过不少。”

    婢子又是叨着:”能不好么?皇宫里最好的骑马师傅被皇上拨给了她,西域每次进贡来宝马,她也能挑到女眷中最好的。”

    云菀沁拔下发髻上一柄珠花簪,塞到夏侯婷的手心里,又附耳轻声说了几句。

    夏侯婷一喜,忙将簪子攥得紧紧,下了看台。

    走到赛道前面,夏侯婷踩蹬翻身上马,转过头,只见永嘉郡主与自己并排而立,正盈盈而笑:“十公主,承让。”虽是笑,神情满满的是蔑意。

    太监一个唿哨响起,贵女们拉紧了缰,策马朝终点驶去。

    还没跑到一半,永嘉郡主已领先于众人,眼看就要越过红线,夏侯婷心下一横,深吸一口气,拽紧了缰绳,蹬进了银环,夹紧马腹,手往下一滑,将掌心的簪子尖儿朝坐骑的肚子上轻轻一扎!

    马儿吃痛,撒开蹄子朝前猛奔,发挥了潜能,速度大增,转瞬竟是越过了永嘉郡主的座驾,提前冲过终点的红绳。

    夏侯婷得知最先冲线,勒紧了马头,长声一嘘,柔柔摸着马鬓,安抚下焦躁的马,停了下来,只听对面已传来太监的喜报:

    “今年皇女赛马,长乐公主胜出!”

    宁熙帝早就走出御帐,趁出猎前,兴致勃勃地观看大宣女儿的赛事,一听是夏侯婷赢了,倒是有些意外,却也颇是高兴:

    “赏!朕的女儿,果真是马上英雌!”

    永嘉郡主坐在马上,目光幽幽,盯着夏侯婷。

    夏侯婷开心不已,打马返回,谢了隆恩后,叫贴身太监和宫女领了赏赐,兴高采烈地下马,在一群女眷们的恭贺声中,回了看台。

    永嘉郡主慢慢地回来,在看台下,跃下马鞍,将马鞭交给了太监,一抬头,目光凝住云菀沁,夏侯婷那个草包,公主又怎样,皇帝的亲生女儿又怎样,能玩得过自己么,原来背后有个谋士,却不动声色,回了座位。

    女眷们赛事刚完,日头升了不少,那边男子也快准备出猎了。

    山间的太阳猛烈,虽有锦棚遮阴,蒋皇后仍有些头晕,昨儿受了惊吓后,本就有些心绪不宁,后来启程,马车上一腾一腾的,又有点儿晕车,加上被韦贵妃揽权气得有点儿不舒服,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

    白秀惠见皇后气色不好,怕有什么问题,将她搀回了后面的凤帐里去歇息,又叫人去吩咐叫个太医过去把把脉。

    云菀沁因为随时考虑怎样见到蒋胤,所以也关注着蒋皇后,两人是兄妹,同时伴驾出行,肯定会见面的,这会儿盯着蒋皇后那边,果然,听到有声音飘来:“……好,那奴婢去叫蒋国舅去看看娘娘。”

    她心中一动,神色仍平静,转过脸,朝夏侯婷说:“公主,臣女有点儿想方便,不知道能不能通融,让臣女离开一会儿。”

    夏侯婷正因为云菀沁献计得了风头,高兴着,哪里有不答应的:“你去你去,不妨的,不用赶。”

    云菀沁笑着说:“谢过公主。”

    ------题外话------

    谢谢月票:huangqiong19(2张),dubiwei,gelili98111,xiumeng0753,木棉朵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