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一百一十九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侯世廷漫不经心的一番话震得臣子窃窃私语起来。

    宁熙帝会意到秦王的意思时,脸色瞬时怪谲,额上的皱纹拧了起来,浑身的气压都低了下来,却没理由发作。

    蒋皇后却是心中一动,倒有几分喜意,尽管妙儿代替主子进了宫,可只要那云菀沁一天待字闺中,没个下家,就难保皇帝不肖想,刚刚宁熙帝远远望着那云家女孩儿的眼光,她难道没看到吗!

    三皇子这么一番举动,正好能够给自己解除危机,可谓雪中送炭。

    这样一想,蒋皇后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除了太子,她素来对其他皇子都不曾过问,对这个三皇子,更是没关心过,可今天看来,不得不推他一把了。

    夏侯世廷只当看不见宁熙帝脸上的复杂,等着臣子们议论完,望了一眼施遥安。

    施遥安也不迟疑,走出去几步,四周扫了一圈:“云小姐身边来人了吗?”

    郑华秋早就其他席位间的人一样,震惊得说不上话,上次郁成刚那事虽然猜到那秦王与云小姐熟稔,却也没料到熟到这个地步,一套三件的金翡晶珍玩,竟就这么送了出手,此刻一听,忙出列:“奴婢郑华秋,是一路伺候云家小姐的宫人。”

    施遥安点点头:“好。”手一挥,众目睽睽下,示意三名黄衣禁卫将三件珍玩抬了过去。

    秦王做事儿还真不含糊,说风就是雨,话一出口,马上就送,郑华秋不敢怠慢,连忙喊了随行的公公,将那一套稀世珍玩接了下来,只见云小姐表情看不出有多高兴,近距离瞧着,反倒轻微颦着眉尖儿,忙小声拉她的衣服角儿:“云小姐,该上前去谢恩。”

    云菀沁牵直了裙,离开席位,站在众人中央,一双秋水凝成的眼望了过去,正扫过夏侯世廷,胸中宛如暮鼓晨钟,敲撞个不停。

    直到半刻之前,她还认为他来秋狩,主动接下擒熊的任务,全是为了埋存于心的野心,哪里想过是为了这一刻?

    从她这世第一次遇见他时,就没想过他会是个儿女情长的人。

    帝王从来无情寡义,甚至,她认为他是个压根不在乎感情的男子。

    前世对男人的失望,在感情上受到的伤害,让她对他瞻前顾后,保持距离,最后一层窗户纸极难捅破——

    可今日他却当着帝后和大宣当下最得宠的皇亲、臣宦的面,用转赠稀世古玩的行动,让她醍醐灌顶地意识到,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怜取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何必总拿慕容泰跟他比较?

    这般一想,前世沉积在心里的感情郁结彻底消了。

    考虑须臾,她捻裙行礼,神色有些紧张:“多谢皇上,多谢秦王,可是云家受之有愧,这等上古珍品,多少名门朱户都得不到,岂不是叫外人说道么,万一不慎毁了,更是没脸见皇上。”

    夏侯世廷掌一蜷,俊颜瞬间黑了一下,这个家伙在搞什么鬼,拆自己的台子?分明已经看出自己是在找皇上请旨赐婚!难道她不愿意?

    可昨天晚上,她还因为紧张自己,飞马夜奔而来,还给自己疗伤,车厢内还——

    才一晚上的光景,怎么变了卦?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琢磨!

    难道她心里还有什么别的牵挂?那个过气的未婚夫慕容二少,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估计是没什么威胁性了,他不相信她会惦记着。难道是沈肇那小子?

    罢罢罢,今儿就算逼也得逼她收下!哼。

    男子磨了磨白森森的牙,看着眼前跟自己对着干的少女,就像在看一头即将拆吃入腹、却又不听话的小野兽。

    施遥安见云小姐谢绝礼物,也是吓了一跳,只怕三爷不好收场。

    “云小姐不用谦虚,”夏侯世廷语气尽管稳健,昂挺如竹笋的上躯直了起来,“云家为朝廷肱骨重臣,云尚书刚任兵部要职,朝廷日后还需云家尽心辅佐,配这礼物,正合适,怎么会受之有愧?本王一向自惭为朝廷效力不多,但今天若能将佳礼转送给父皇的新宠重臣,争取人心,也算是给朝廷进献绵薄力。”

    见秦王这么讲,宁熙帝还有什么好说,东西都被他送出去了,难不成这会儿当着诸多臣子的面抢回来,若是不说两句,更显得皇家吝啬小家子气,只开了口:“既然是秦王的一番好意,你就收下吧。”

    蒋皇后向来都是站在皇帝这边,听见宁熙帝开口放行,亦是宽宏道:“云小姐再勿推拒了。”

    云菀沁这才收起面上的惶惶:“那么臣女——恭敬不如从命。”说完,飞快瞟了一眼秦王,唇际浮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那笑意是狡黠。夏侯世廷看得一清二楚,突然明白她刚才故意推拒的意思了。

    一送她就收下,免不了叫人说她不知进退,太过贪婪,一点都不懂得谦让,而且她也知道皇上不高兴秦王送出这东西的,推让一下,至少能让宁熙帝心里舒服一些,等人来劝,她再收下,便是无可奈何而为之了。

    白白担心一场,还以为她真的不愿意!

    夏侯世廷莫名生了几分委屈,下次单独见着,一定这丫头好生补偿,一双清幽长眸却盛满笑意,坐在长椅内,上躯挺直,紫貂裘氅的贵雅衬得轮廓越发,不甘示弱,半是玩笑半认真:“待运回京城后,云小姐可以择个干燥地方,定期抛光擦干洗就行。相信云小姐一定会将这套上古珍玩保管得好,若有损伤,本王再拿云小姐是问。”

    云菀沁牙齿一磨,真是小气,非得还击才舒服,声音却柔腻动人,笑意盈盈,福了一下,恭敬道:“臣女定当用性命来维护这套珍玩,不会给秦王——一丁点是问的机会。”

    夏侯世廷眉一扬,还真是个不让步的性子,非得吵赢了才罢休,却也再不说话,由着她得了上风,嘴角边际浮现出一丝纵容的味道。

    施遥安尽收眼底,不禁挑挑眉,还没成婚就三爷就让步成这样,若是真成婚还得了,倒是为三爷未来的后院命运有些担忧。

    蒋皇后默默将两人唇枪舌剑之间的火花看在眼里,唇角一扬,悄然开声,像是宴中拉家常一般:“前儿,本宫从几个宫人那儿听说秦王与云小姐相熟,那日还将身上的裘服都给了云小姐,只当是胡说八道,今儿一见秦王赠云小姐金翡晶,才算是信了。”

    蒋胤得了恩赐,坐在蒋氏的下首,知道妹妹是什么用意了,他跟妹妹蒋氏的出发点不一样,但难得目的是一样的。

    说个难听的话,如今这云家丫头和宁熙帝的关系就像是肉包子放在狗鼻子下,这次不吃,难保没下一次。

    给云菀沁尽快择定个良婿,倒是能打退宁熙帝的心魔,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于是,蒋胤澹然开口:“娘娘,草民也听说那事儿了。说起来,秦王与云家小姐都是正值婚龄,又都没订下婚事,如今看来,倒是……有些意思呢。”他比蒋皇后说话可是大咧多了,丝毫懒得拐弯儿的,扭过头,毫不委婉地宁熙帝说道:“皇上,宫中应该是几年都没办正经喜事儿了吧?何不正好借着此次机会,让老太后高兴高兴?”

    永嘉郡主拳头一捏,这个国舅爷管什么闲事!这几年,到底是去当道士还是去当居委会大妈?什么事都拿来管!

    席间众人听蒋皇后和蒋国舅二人联合提出指婚的意思,议论更加纷杂起来。

    有几名伴驾的元老臣子和资历较老的言官对觑一眼,秦王早就到了婚龄,确实早该择亲了,皇上本来瞧中的是郁文平的女儿,也跟他们私下提过,可如今那郁家小姐不争气,犯下那种重罪,是不可能了。若以这云玄昶的女儿代替之,在几名老臣看来,倒是更适合,秦王一半的蒙奴血脉,始终是他们的心头刺,郁家势大根深,若秦王日后有什么野心,利用自身皇子地位加上妻家的力量,绝对是社稷的隐患。

    而,云家是草根出身,便就算云玄昶如今慢慢爬成了高官,也翻不起什么大波浪,秦王若与云家联姻,从姻亲那边是捞不到什么太大好处的,这自然让老臣们放心多了。

    现在见秦王借机表达了心意,连皇后和国舅都开口了,几个老臣也再不犹豫,齐声推波助澜起来:“皇上,国舅说得是,天赐良缘啊。”

    “皇上,三皇子年纪已长,再不立妃,恐引外人说道!”

    “皇上,三皇子因为身子不好,已经是拖了几年,唯恐女色误体,可今年秋狩顺利生擒凶兽,应该已是无大碍,怕也是天意示警,老天爷都催促三皇子立室啊!”

    一个个,说得唾沫横飞。

    谏词波浪一滚滚打过来,宁熙帝不说话都不行了,目光落到下首坐在红木宽椅上的老三身上,一袭紫貂氅,风华万状,无波无澜,五官俊美犹赛过自己年轻,稳重更胜一筹,这会儿见众人七嘴八舌地进谏,他不动声色,不喜不动,就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一样。

    从主动提出秋狩,到承担擒熊任务,到索要金翡晶为奖赏,再到转赠给云菀沁,全是他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思虑过的。

    宁熙帝呼吸蓦的加重,这个儿子,明明看过许多次,现在却好像是第一次见到,恁般陌生。

    在一阵又一阵的劝谏中,宁熙帝望向席间那抹与旧恋人无比神似的倩影,那倩人儿似是发觉,将脸颊转了过去,陡的胸口有些刺痛,她终究不是青瑶,更与青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子……

    就算是青瑶又如何,自己记挂了一世,沿路都栽满了她的回忆,这些年宠爱的女人,身上处处都有她的影子,而青瑶却将自己送他的定情手绢都剪了丢了。

    宁熙帝忽的心死如灰,重重咳了两声,姚福寿知道皇上有病,心惊肉跳,低声:“皇上——”

    这一咳,席间劝谏的臣子也安静了下来,暂时噤声。

    沉默良久,露天野味宴中,几乎能听得见山风呼啸的声音,众人正是怔忪,却听上首传来声音:“秦王云氏珠璧之相,确实堪称良配,云氏为清白官宦良家女,名声尚好,也甚得太后欢心,既然天意如此,朕——”

    众人屏住呼吸,心思各不一样,等着皇上说完。

    蒋皇后是势在必得,信心满满,永嘉郡主却将指甲尖儿掐进了肉里。

    “云氏若为新媳,朕也颇为欣喜。”

    皇上说的是“新媳”,那就是说,许云菀沁的是秦王正妃位。

    姚福寿心中喟叹了一声,云玄昶如今虽贵为尚书,毕竟是新晋,且还无爵位,云氏嫁入王府做正妃,始终还是有些高攀,看来,皇上始终还是忘不了那许氏,也不愿意让许氏的后人受委屈。

    永嘉郡主艳红尖利的蔻丹却是死死扣住肉,险些恨得折掉,正妃?

    堂兄日后登基,那姓云的岂不成了皇后?

    昭宗的皇后是姓云的吗?难道云菀沁这种土生土长的原生女,真的能当与帝王齐体的中宫娘娘!?

    自己有哪里比不过云菀沁么,唯一不过就是输在投胎投得与那个要当皇帝的男子成了兄妹!

    永嘉郡主恨起老天,却又不甘心。

    不,老天既然安排自己穿越一次,肯定不会就这么叫自己平平淡淡走完一世。

    古代女怎么能跟自己相提并论?

    可恨自己上辈子对历史本就不算通晓,昭宗名气虽大,但多是在政务建树上,男女情事上很有节律很克制,并没什么花边新闻和风流佳话流传下来,就连后宫有什么后妃,也没什么记载。

    倒也好!永嘉郡主自我安慰,历史上没记载,那就是说一切皆有可能,还不一定是那姓云的呢!

    蒋皇后这边只觉得胸口一颗大石放了下来,管他正妃还是侧妃,只要塞出去,便是好事儿。皇上这话虽不是正式赐婚,却也跟正式赐婚没什么两样了,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再不可能收回去,那云家丫头,除非得了恶疾重病,或者同郁柔庄一样犯了滔天大错,毁了名声,跑不掉是那老三的人了,这下好,皇上最是要面子爱名声的人,总不方便再去肖想儿媳妇,该是死心了!

    蒋皇后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儿,金丝绣凤大袖一拂:“皇上厚爱,秦王还不谢恩。”

    夏侯世廷扶着红木拐,在燕王和施遥安的搀扶下,稳稳站起来:“谢父皇赐婚。”

    几名元老臣子见反应最快,率着众人前后也都恭贺起来。

    围场御帐边的野味宴上,一片沸腾意。

    当天过后,秋狩接近尾声,仪仗队得了皇命,开始收拾,准备次日返程。

    *

    秋狩队伍还没回,宁熙帝赐婚的信儿却提前飞回了邺京。

    云玄昶收到风声的当天就回家告诉了家人,童氏喜不自禁,手都抖个没完,二房家中三个孙女,已经嫁出去了两个,一个毁了,一个就跟白眼狼似的,不指望她能提携娘家人,不反咬一口、给娘家人甩脸子都是好的,眼下还因为魏王的事儿险些牵连娘家,有等于没。

    就指望沁姐儿好生找一门了。

    童氏并没奢望沁姐儿再有一次云菀桐的好运,又能找个王孙贵胄,只想撷乐宴后不少世家公子青睐,能从中挑一门就不错了。

    却没想到,沁姐儿竟是被皇帝老儿亲自赐了婚事,对方不仅是封了王的皇子,赐的还是正位!

    童氏简直不敢相信,托了儿子的手问了半天到底是正还是侧,云玄昶答了好几遍,才叫老太太相信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

    归德侯府,西院。

    慕容泰得知这事时,木楞了半天,半天才飞起一脚,踢翻脚边椅子。

    画扇刚刚扶起椅子,正想过去安慰,门外却传来熟悉的叫唤声,脸色一紧,先出去了。

    院子门口,画扇见着一脸愁色的碧莹,眉头一皱:“你这蹄子又来干什么,我说过,二少这些日子忙,不会过去!叫云姨娘等等吧,哪日二少闲下来了再过去。”

    “画扇姐,”碧莹哀求,知道画扇是在推诿,“我家姑娘刚刚进门时,是因为老侯爷正在气头上,都过了这么久了,老侯爷都没说不让二少过去了,您就让二少去看看我家姑娘好不好?我家姑娘进门这么些日子,被安置在外宅就算了,二少一次都没去看过啊!”

    “什么你家姑娘我家姑娘,不过是姨娘而已,还改不了口,一点儿规矩都没有!”画扇推开碧莹抱住自己的手,“怎么,二少过去了,她还想趁机缠住二少,与二少重修旧好,然后想法子进侯府的门?别当我不知道你们姨娘那点儿心思!”画扇曾经在云菀霏那儿受过的气,今儿全部都还回去了,痛快得很,哪里肯让云菀霏与二少有一点合好的机会。

    正在这时,屋内慕容泰的声音不耐烦地响起来:“画扇!画扇!跑哪里去了!”

    画扇忙扭头回应了一声:“来了二少!”又压低声音,冷笑着打消云莞霏最后一丝念想:“别说我没提醒你,二少这几天心情不好,云家大小姐回了京,皇上就要下旨,正式将她赐婚给秦王了,这个风口浪尖,你可再别来闹腾了,到时惹得二少更加不舒坦,别说不去外宅,将姨娘赶出去都有可能!”

    碧莹无可奈何,只得先出了归德侯府,绕过几条小巷,回了外宅。

    进屋后,碧莹将今儿带回的饭菜从篓子里拿出来,见云菀霏与往日一样,坐在窗口发呆,叹了口气:“姨娘,先吃饭吧,一天没吃呢,今儿的菜还不错,有——”

    云菀霏转过头,见到婢子从侯府做完事儿回来,灰蒙蒙的眼瞳一亮,冲了过来:“怎么样,今儿见到二少没,他说什么时候来看我?”

    碧莹没说话,咬了咬唇。

    云菀霏看她表情就知道了,慕容泰仍是不愿意来看自己,一巴掌掴过去:“没用,一点用都没!请了这么多次都请不来!”又一把掀翻了桌上的剩饭菜,趴在桌子上嚎啕哭起来,从接来外宅那天开始,慕容泰愣是一天都没上门!

    哭了半会儿,云菀霏终于忍不住,起身就朝外面冲去:“不成,我得亲自上门去找他——”

    碧莹正在地上捡瓷碗碎片,急忙将她腰身一抱:“姨娘,不要去啊,您进不去侯府的,万一老侯爷知道了,您再也没有进门的机会!先忍忍吧!再说二少最近心情也不好,您等他心情好些再找也不迟啊——”

    云菀霏怔然,暂时稳住心神:“心情不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

    碧莹将画扇说的事儿转述了一遍。

    云菀霏身子一瘫软,仿若抽走了魂魄一般,回到板凳上坐下来,心里一股冷劲儿直冒,心理极不平衡,呵,那云菀沁竟都要当王爷正妃了,老天爷啊,凭什么!自己才本是云家最得宠,最该一跃成凤的人!

    她马上就要万人之上了,自己却是在这个破烂地方当人的妾,连夫家的大门都进不了,每天吃着婢子捎来的剩饭剩菜!

    夫婿宁可牵挂着一个即将要嫁人的姐姐,都不来看自己一次!

    绝望至极过后,云菀霏只恨不得将那云菀沁抓来凌迟,才能泄恨,心中却又划过一丝亮堂——

    这个信儿,似乎是她的转机和救命稻草。

    忍住心头的痛恨,云菀霏吞下眼泪,面上浮上诡异的笑意:“碧莹,你明儿再去侯府时,想法子跟二少单独见一见,就说我有法子叫我那姐姐婚事难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