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三十章 贵妾变家妓,二少遭遗弃

第一百三十章 贵妾变家妓,二少遭遗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怜娘虽然心头一个咯噔,见老爷已经提前开口,也只得应下来:“是。那妾身便等着大姑娘来通知。”

    云菀沁只温和地看着她,噙着两分笑:“好。”

    吃过晚饭,云菀沁站在最后,乖乖巧巧地目送着童氏与云玄昶等人先离开。

    待人都走远,她才抬头,天色已如一块巨大的帘子,拉下了帷幕,天井内静悄悄,这个时辰,家中的下人也都陆续琐事忙完,前后回了厢屋,各自都闭门掩窗歇息,再不互相窜门了。

    初夏匆匆从天井对面的月门外走过来,低声道:”大姑娘,人已经约好了,可以过去了。”

    云菀沁嗯了一声,和初夏回了屋子,两人换了衣裳,披上大氅,戴了帷帽,从侧门出了云家,绕过暗巷,抄小路往云菀霏的外宅走去。

    这是今天第二次来这里,不过现在的小宅子,已经如坟墓一般的死寂了。

    从矮墙内往里看去,环境森森,没有人气,廊下和屋子连个灯光都没有,看起倒是挺可怖的。

    云菀沁站在门外时,几乎还能闻到那股恶心的气味,脑子也回想起今天屋内的情景,终于再不迟疑,眉头一蹙,嘎吱一声推开栅栏门,跨进去了。

    初夏提着夜行灯笼跟进去,提前几步一照,走廊下,失去了碧莹,再没人伺候的云菀霏满脸是伤,手脚仍然被绑着,靠着门板坐着,脸上和颈子上的鲜血已凝固了,成了鲜红色的新鲜痂痕,在灯笼的光亮中,很是骇人,因为剧痛而叫嚷过的缘故,嘴巴里的抹布已经松脱,掉了出来。

    云菀沁因为疼痛,昏迷一会儿醒一会儿,许是听到脚步的缘故,此刻从昏迷中再次惊醒了。

    见着姐姐出现在眼前,浑身光鲜如旧,完好无损,她忽的意识到如今是个怎样的境况,对,事情败露了,碧莹被刺瞎毒哑扔到勾栏去了,泰哥哥也不知道被捉到哪儿去了,顿时浑身一个颤抖,哭起来:“大姐,大姐——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为讨男子欢心,引诱自己来,剥了自己衣裳,奉给自己的夫君的是谁。

    云菀沁贴近过来,蹲下身子,轻凑二妹耳边,轻轻叹了一声:“看样子,慕容泰再管不了你了,你这样子,想找新靠山也不行了,就算跑出去,这张脸也只会把人吓死,可怜啊,连个伺候的丫鬟都没了。”

    云菀霏身体打着筛子,忘记了疼痛,如同命运放在祭台上,等着大姐的下一句。

    “不过,你放心,到底姐妹一场,我会派人来照料你生活的——”语气自然。

    云菀霏凝固的呼吸瞬时松弛下来,欣喜一闪而过。

    “——你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还未说完的下半截儿话,又从云菀沁的贝齿中滑出来。

    云菀霏呆住。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

    一名身着碎花小袄,婢子打扮的女子提着灯笼走了进来。

    女子见到云菀沁,并不奇怪,显然两个人提前已是约好了,走近,侧身一福:“云大小姐来了。”

    声音熟悉,在两架灯笼明亮的光亮中,云菀霏瞪大眼睛,清晰地看到画扇站在面前,又见大姐转过白玉俏脸:“二妹,余下的日子,就由侯府的一等大丫鬟来伺候你吧。对了,你们熟得很,就不用我介绍了。”

    画扇没有看云菀霏一眼,只是轻福道:“一定不负大小姐所托。”

    “不——不——”云菀霏会意过来,把自己交给画扇,还能有活路吗,这画扇不知道多妒恨自己,自己曾经与泰哥哥感情正酣时,也不知道给了多少气这丫鬟受,大声尖叫起来,却因为手脚被绑着,没法儿起身,“大姐——你把我的手脚解开就行了,我不要她伺候,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你一个人?呵呵,二妹肩不能扛,手不能挑,没有谋生能力,当初委屈做妾嫁给慕容泰,连点儿陪嫁银子都没有,怎么过生活?没了奴婢,二妹连生炉子做饭都不会吧?”云菀沁怜悯地看着她。

    云菀霏怔然了一下,继续摇头:“我不管,我不要她伺候,你叫她走,叫她走——大姐,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怎么行,你是侯府的姨娘,你伤成这个样子,侯府身为夫家人,怎么能不派个人照顾你。“云菀沁目光轻柔,又面朝画扇:“今儿探望过了,云家作为娘家,已经仁至义尽,今后再没功夫来了,只能由画扇全权料理了。”

    画扇目中划过一丝冷意,这暗示还不够*裸么,从此,云菀霏无人过问,还不是自己手心里的一只蚂蚁?

    她俯身,得意地领下职责:“是的,云大小姐。”

    云菀沁撂下话,与初夏提着灯笼,离开了。

    云菀霏崩溃,大叫了一声,可叫给谁听?侯府再不可能有人管她,又被父家遗弃!

    这深巷陋宅里,只有一个恨自己入骨的贱婢!

    待那云家大小姐一走,画扇哪里还闲得住,见云菀霏大吵大嚷,冷哼一声,拣起那团抹布塞进她嘴巴里,脸上露出一丝阴森森的笑,看的云菀霏胆战心惊。

    画扇扬起声音:“阿豹,大柱!进来吧!”

    两个粗衣褴服,相貌丑陋的汉子畏畏缩缩地从篱笆墙外面探出头,慢慢走进来,是侯府外院倒夜香的低等奴才。

    云菀霏惊恐万分,含着抹布呜呜咽咽:“你要怎样,你们要怎样——”

    画扇冷冷朝着那两名奴才道:“虽脸上破了相,身上应该还是皮嫩肉滑的!便宜你们了!”

    云菀霏狠狠一蹬腿儿,胸口里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哪里想得到自己跟慕容泰在同一天内享受了一样的待遇。

    见着两个男子豺狼一般混浊而好色的眼睛,云菀霏头皮发麻,似乎能尝到今儿大姐被锁在屋子里的感受了,不,应该比大姐要恐惧,这两个男人恁的粗丑!

    两名汉子平日没女人瞧得起,又没开过荤,见着母猪都能赛过貂蝉,哪里会嫌云菀霏脸上的疤,只要是个女人,活的,就行了,咽了咽口水,搓搓手,却还有些犹豫:“画扇姐,她……到底是二少的贵妾,行么?”

    画扇一提就上火,呸一口:“贵妾?养在外面连门都不能进!什么贵妾?比贱妾都不如!放心,云家和慕容家再不会有一个人管她了!你们尽情地享受吧!从今天开始,我每日会来给咱们这位姨娘送饭菜,你们呢,就每天就跟我一块儿来吧,呵呵。”

    云菀霏眼色彻底的像是跌进深谷,绝望了,只恨为何蕊枝白天为何没有直接将自己杀了算了。

    阿豹胆子大一些,听了画扇的话,小声朝同伴私语:“画扇姐姐是侯府一等大丫鬟,她这么说,肯定没事儿!嘿嘿!”

    两人再不犹豫,喜上眉梢,将地上的女子一捞而起,一个人托住头,一个人抬腿,不顾女子的挣扎和哀嚎,抱了进屋。

    画扇看着房间里灯火一闪,脸上划过一抹阴冷,不是喜欢勾搭男人?今儿开始就叫你这贵妾变家妓!

    **********

    同一天内,慕容泰被人群的议论声吵醒时,已是万家灯火。

    他发现自己像个破抹布似的,被丢弃在了归德侯府旁边的巷子口,浑身酸痛得骨头都快拆掉了,尤其下身异样感很是不好受,又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大吃一惊,全身上下,赤身~*,胸口上还映着鲜红的唇印和女人尖细的指甲印,袍子、披风和中衣全都堆在身边,忙慌张地穿起来。

    可已经来不及了,周围早就聚集满了晚间回家的路人。

    看到巷子口趴着个浑身赤~裸的人,路人们本来以为是乞丐,多看了几眼,纷纷放慢脚步,讨论声不绝于耳。

    慕容泰容姿俊美,给人印象深刻,又是个喜欢出风头的,成天在外面晃荡,许多京人自然都认识。

    “你看那人可眼熟?”是不是侯府的二房孙少爷啊——”

    “不会吧—?……欸,好像还真是!怎么倒这儿了?”

    “你没瞧他这一身的酒气和脸颈子上的唇脂印子吗,指不定是在外头花天酒地,喝得烂醉,还没到家就在门口晕倒了——”

    “啧啧啧,这种纨绔子弟——”

    怀疑声逐渐变成了奚落和摇头声。

    慕容泰这才发觉旁边的衣裳*,好像被人泼了酒水,不用说,定是那秦王指使的,还没来得及偷偷进府,侯府总管已经听到风声,领着家丁们出来了,见二少爷这个样子,大惊,在路人的指指点点中,叫人先帮二少套上袍子,又用外套蒙住头脸和重要部位,遮掩着进了侯府。

    归德侯府,大厅内,气氛紧绷。

    慕容老侯爷坐在雕花酸枝木官椅内,眼神沉厉,像是随时要吃人。

    慕容泰在私事上放荡,慕容老侯爷虽然一向知道,每次却被夫人一句“人不风流枉少年”给压下去了,自从慕容泰与那未来姨妹私情曝光之后,老侯爷心里就生了疙瘩,风流归风流,玩到天边都行,可传得沸沸扬扬叫侯府蒙羞,那就不行!

    后来被白令人胁迫,心不甘情不愿叫那云菀霏进了侯府的门,慕容老侯爷对慕容泰就更加迁怒,只是邢氏又在旁边劝解的缘故,面上并没说什么。

    此刻看见慕容泰披头散发,衣衫凌乱,身上沾着俗艳浓丽的香粉味儿和酒气,胸口一道道的指甲印和红痕,慕容老侯爷哪里还坐得住,重重一拍案,勃然大怒:“畜牲!畜牲!亏你祖母成天说你乖巧上进,堪当大任,如今败坏我侯府风气名声的却就是你!”

    慕容泰见爷爷生气,汗毛都竖起来了,推开管家和家丁,朝前走去,想要解释:“祖父,孙儿……”还没走两步,却打了个踉跄,与两个粉头鏖战一下午,还有媚香的残留没有散去,现在哪里有力气。

    慕容老侯爷见他居然玩得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住,“唰”一声站起来,上前一脚踢了上去,犹不解恨,又是一拳挥了过去!

    老侯爷早年是领兵打仗的人,如今虽年纪大了,但仍是颇有雄风,一脚一拳下去,一般人根本受不住。

    慕容泰哼都没哼一声就被祖父打趴在地上,鼻口狂流血,朦胧间见爷爷又拔腿过来,吓得转身大叫:“祖母救命!祖母救命!”

    慕容老侯爷本来踹了两脚也就算了,听他要去找邢氏救命,又气不打一处,过去将他颈后的衣领子一拽,找他腿上猛踢一脚,制止他跑。

    慕容泰两条腿本来就虚弱无力站不稳,一瞬间,“嘎吱”一声,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见二少惨叫一声,抱着左边的小腿肚子跪了下去。

    侯府总管和家丁看得胆战心惊,二少的小腿骨折了!

    正在这时,门槛外传来一声妇人的惊呼:“侯爷手下留情!”

    声音一落,一名衣着贵气的富态老妇人在左右婢子,前后嬷嬷的引路下,快步走了进来,。

    老妇人肤色白净,面庞圆润,双眉之间有当家主母的威严色,身着秋香色掐牙镶边缠枝宝瓶图样直领长锦袄,外面是双福绫棉勾金坎肩,胸前挂着一品诰命夫人钦赐蜜蜡佛珠,抿着唇,面色紧张,又有几分不满,正是归德侯府的侯爷夫人,慕容老侯爷几十年的正室妻房邢氏。

    邢氏听到风声,知道侯爷在暴打慕容泰,当即就奔过来,此刻见孙儿头青脸肿,抱着小腿呼痛,连忙叫人上前去看。

    一名贴身嬷嬷将二少的裤腿管儿小心翼翼地卷起来,倒吸一口凉气,原本笔直的小腿骨肿起来一大块!

    邢氏心疼得要命,尖叫连连:“来人啊,赶紧叫大夫,为二少看腿!快,先将二少好好抬进房间去!”

    “站住!”慕容老侯喝止住,“这逆孙也该受些惩罚!关进西北院的小屋去,叫侯府的大夫去看看就行了,每日送去三餐!叫他好好反省!”

    “侯爷!阿泰骨头都断了,若不好好治疗,只怕会留下后遗症,您打也打过,骂也骂过,还想怎样!”邢氏气急。

    慕容老侯爷哼一声,因着这邢氏出身和背景,从年轻到如今一贯对夫人说一不二,敬重有加,否则也不会在世子位上那般的迁就,这会却不退让了:“哼!就是因为你的溺爱,才叫阿泰养成了这种性子!以前私通云家未来姨妹、闹得满城风雨的事儿,我就不计较了,今儿更是可笑可恨,在外面吃完也不知道抹干净嘴,醉得像一滩烂泥,脱光了衣裳躺在侯府门口,叫外人看得清清楚楚!再过两日又得传到朝上去!他那姨娘给京城的公子哥儿看光了身子,如今再轮到他放荡名声传出去!我打仗时没死在沙场上,却活生生要淹死在外人的口水里啊!不行!若是再这样下去,我侯府名声迟早败在他手上!来人啊——”

    这孙儿就算私下厮混,也不会闹得这么大,更不会傻到在家门口出洋相送上门给侯爷骂,况且,他出去玩怎可能身边不带个小厮?邢氏满满都是怀疑,皱眉道:“阿泰,你跟你说爷爷说清楚,你没去青楼,你没喝酒,是不是有人故意整你害你的!你将事情的经过原委说出来,祖父祖母来为你做主!”

    慕容泰怎么好解释,难道说自己伙同云菀霏,将三皇子要娶的王妃勾引上门,意欲糟蹋,然后被三皇子捉去狠狠耍了一把?

    眼下都被打成这样子,若祖父得知实情,恐怕不止是打了,估计气爆炸,为了避免牵连,当场将自己逐出家门也有可能!

    慕容泰有苦难言,有冤屈难诉,只是屁滚尿流拉住邢氏的腿脚:“我知错了,奶奶——”

    邢氏见他默认了,也再不好说什么,为保孙儿,道:“侯爷,阿泰是妾身一手养大的,就当是妾身教养不善吧,如今他这腿都成这样了,就请再饶了他这一次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啊,今后妾身一定好好管教,这样的差池绝不会再出现!”

    上次寿宴风波后也是这么说!结果呢?慕容老侯爷不让半分,言之灼灼:“不行!"

    邢氏见慕容泰疼得冷汗直冒,几乎快要昏死,再拖下去,只怕腿都难得保住,哪里还管得了别的,牙一咬:“侯爷若非要这般绝情,不容亲骨肉,那妾身惟有搬出那面丹书铁券!”

    丹书铁券为先帝所赐,宁熙帝幼年还是太子时,挑奶娘,谁的奶水都不喝,营养不良,身子极弱,邢氏生产过后,一次偶然进宫,见得太子饿得嗷嗷大哭,乳娘没辙,她正好是哺乳期,便将太子抱在怀里,尝试着喂了两口,谁想太子这一喂,竟咕噜咕噜喝个没完,从此谁都不要,只喝邢氏的奶水,先帝和贾太后大喜,邢氏也就得了圣旨,喂养了宁熙帝一段时日,这才让太子一日强健过一日,顺利长大成人。先帝感激邢氏救了储君一条命,盛喜之下,才拨下这个天大的赏赐。

    这丹书铁劵向来放在家中祠堂,几十年从没动过,慕容老侯爷没想到今儿竟被夫人搬出来救这逆孙,脸色涨红:“你——”

    却狠狠瞪一眼邢氏,声音吞进肚子里。

    那丹书铁券皇家至尊之物,又是先帝赐的,便是连贾太后和宁熙帝都得忌惮几分,老侯爷又怎能忤逆?

    慕容老侯爷拂了拂袖,斥道:“好!我就看你能保他到几时!”说着没好气地离开了。

    邢氏赶紧将孙儿抬回了房间,叫家丁喊大夫上门,在慕容泰的呼天抢地中,大夫给他接了骨头,上了夹板,邢氏陪了大半晚上,叮嘱画扇好生照顾,才离开了。

    画扇刚从外宅那里领着心满意足的两个奴才回来,见少爷这么个惨状也是吓了一跳,再一回想,琢磨出来是怎么回事儿了,惊出了一声冷汗,说起来,要不是自己间接报信给秦王,也不会害了二少,可自己只想着别让云菀霏奸计得逞,哪里会知道二少也参与进去了!这下好,将二少不小心给害了!

    可这能怪自己么?说到底,还是怪云菀霏乱出主意!画扇满腔的悔意,统统化成对云菀霏的怨恨,却哪里敢吐露半句,只默默地忙前忙后,照料着慕容泰,私底下每天去外宅送饭时,叫那阿豹和大柱换着花样,狠狠多折腾会儿云菀霏。

    过了几天,画扇仍然气不过,又换了个低等奴才过去,如此下来,每隔两天就换个人,侯府外院打杂的一群奴才,都被画扇带去过云菀霏的宅子。

    侯府里,几天下来,慕容泰日日躺在床上,吊着腿哀嚎。

    那一脚踢得很重,造成粉碎性的骨折,加上折了腿之后,拖了许久才接骨,耽误了会儿,大夫复诊时,他偶然听说,那左腿就算好了,只怕也会有些跛,心里更是凉了一大片。

    这次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叫慕容泰没想到的是,更叫他震悚的还在后面,过了几天,断骨的疼痛勉强好了些,可他觉得身体的别处开始产生异样。

    见不得人的私密地瘙痒难捱,用手抓几下才能缓解,可慢慢的,就算抓挠也不起作用了,断续还有异臭味。

    一开始是画扇发现不对劲的,每日给二少擦完身子后,铜盆里的水有些浑浊略黄,还掺着血丝,这天换洗时,发现症状又严重了,画扇想去叫大夫,却被二少喝止住了。

    慕容泰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病,在确定后,当时就傻了眼,这是那两名低贱妓子传染给自己的花柳!

    这病在嫖客中的名声如狼似虎,人人避之不及,一旦得了,再不能行那些欢愉事,是终生不治之症,只会越来越厉害,最后全身流脓,连人都见不了!

    夏侯世廷!竟这般的毒辣!

    慕容泰尽量平静下来,叫画扇去叫了个密医上门,密医查看之后,确诊了,果真就是花柳的初期症状。他当场便失魂落魄,画扇也是心惊肉跳,只能隔几天就偷偷去拿药回来给二少敷擦。

    邢氏哪里知道孙儿染了这病,几次上门见他精神不振,恍恍惚惚的,只当是骨折还没好的缘故,还悉心安慰:“……今后一定会给你寻求些名医,治好腿上的伤,还有,老侯爷那边,奶奶也在松动,这几天他语气软多了,再过几天只怕就没事儿了。等这事儿淡了,一切恢复以前。”

    慕容泰却是听得欲哭无泪,还怎么能恢复以前!

    自从那天慕容泰被老侯爷暴打,长房那边的慕容安便盯在了眼里,这些年堂弟凭借着祖母的偏爱,一直拦着自己坐不上世子位,如今这样的好机会,怎么会不关注?盯了几天,发现那画扇经常出去拿药,慕容安心生怀疑,派贴身小厮故意跟画扇撞了一面,抓了一帖药,回来找大夫一瞧,知道了是治什么的药。

    长房这边的小厮大喜,大公子才是名正言顺的世子位,却因侯爷夫人偏心,老侯爷不作为,忍辱了多年,一捋袖子就要去找侯爷,慕容安考虑过后,却不动声色,暂时阻止了,叫小厮先将这风声传到外面去,告发倒是没问题,只是万一祖父祖母要压下来,岂不是白费了这次机会。

    在慕容安的刻意放风下,归德侯府二少逛窑子,染了花柳脏病的事儿,在偌大的邺京,范围由小到大地传了起来。

    慕容泰得了不治脏病的风声,自家人不知道,反倒是从府邸外传进家门,慕容老侯爷这一次,真的是大发雷霆,将府上的大夫去一看,确凿了传言不假,登时就气得瘫软在圈椅内。

    若说之前拳打脚踢,老侯爷还算是对慕容泰抱着点儿希望,如今却是连打这孙子的心的意思都没了,彻底地对慕容泰死了心,邢氏也是错愕地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眼睁睁瞧着侯爷将爱孙遗弃在府上西北院落的小黑房内,连画扇都打发到了边上,只留个瘸腿豁牙的老家人住在黑房旁边的耳房,负责看着,不施药,不请大夫,每日只给两餐暂且吊着他的性命,看样子,侯爷是由着他自生自灭,免得就这么死了叫外人说侯府心狠。

    自此,每天晚上,侯府下人都能听到西北小院那边传来压得低低的呼痛声,宛如负伤的野兽在巢穴里惨叫,到了天光一亮,又见那瘸腿老家人一盆黄水接着一盆黄水地往外倒,熏得西北小院旁的一圈地儿草都不长了。

    *

    云府。

    慕容泰的事穿得京城沸沸扬扬,自然也传到了云家。

    府上各人心思不一。

    正好是晚饭时候,云玄昶吃了慕容老侯爷的瘪一直就没全消,听后大笑:“我就说了,他家那个二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吧!上次居然还有脸到我家中重新提亲事?将我一个女儿要去当了小妾,居然还想要另一个女儿当妻?我呸!”

    怜娘在旁边也是跟着笑:“老爷最是明察睿智了。妾身也这么觉着,既已经断了的亲事,就如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再次收回呢?”云家规矩,妾室不上饭桌,一般在旁边侍立,等主子用完,得了话儿,才上桌子用饭,如今云玄昶升了尚书,生怕被人说自己寒门出身不拘小节,更是重视家规,可怜娘打从那日从寺回来,日日都是上桌吃的,今儿也不例外,童氏也没说什么。

    云菀沁也在旁边,听了不禁筷子一顿,睨了爹一眼,睿智?睿智个屁!上次差点儿就要把自己又送给慕容泰一次了,怜娘就不必提,收了四千两白银狂扇枕头风呢,想着,她不觉眼神一沉,望住怜娘,温婉笑道:“噢,对了,上次不是说找一天去祠堂边,跟母亲说婚礼的事儿么?我都准备好了,二姨娘明儿就随我过去吧。”

    怜娘不知道为什么云菀沁这回将家务分给自己,她跟那蕙兰不是走的还挺亲近么,嫁妆的事儿都是蕙兰处理的,这次去白氏那儿,应该也会叫蕙兰陪伴啊,怎会落到自己头上?后来想来想去,怜娘终究释然了,自己因为那高僧的金口玉言成了后院红人,连原先被自己气病的老太太眼下对自己的态度都好了,这大姑娘,马上就要出嫁,何必跟自己闹开?况且还有个同胞弟弟留在娘家呢,不怕自己日后生了儿子得了势,公报私仇么,难道…她是借这个机会,暗示跟自己谈和?

    如今听云菀沁客客气气,怜娘心中的猜测也笃定了许多,声音扬高了几分,夹一块肥美的回锅肉片放自己碗里:“妾身见大姑娘几天都没来派人喊妾身,还以为大姑娘又临时改了主意,另外择了人选呢,既然大姑娘交代下来了,那明儿妾身便陪大姑娘去。”

    云菀沁见她这阵子因为抬了身价的缘故,更加拿她自个儿当个主子,面色不动,只笑得愈是灿烂:“怎么会改人选?这几天没叫二姨娘,是因为我在准备东西,母亲小产后就去了佛室,我听伺候的阿桃说,她身子一向不大好,三天两头病,面黄肌瘦,既然这次要和爹一块儿主婚,肯定要提前调理一下,免得到时失礼于众人,我准备了些补品,到时一同捎过去。”童氏点点头:“还是沁姐儿周道。”

    几人吃过饭,各自回了屋子。

    云菀沁和初夏回了盈福院,将明儿要一起带去白氏那里的药膳拿了出来,事先先用保温的食盒装好。

    这是云菀沁花了几天功夫调制好的,汁液浓稠配上气味幽香,提炼自六种中草药,闻着让人舒心而清爽。

    第二天,云菀沁早起,与怜娘汇合,一块儿去了白雪惠住的祠堂边屋子。

    ------题外话------

    谢谢

    漫漫红尘路的月票

    mary101的月票

    xrxdan的月票

    qquser8699563的两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