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出阁

第一百三十七章 出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菀沁揉揉眼睛,看了看窗外,天色还没全亮,正是黎明前半明半暗的时候,因为失眠,后半夜才睡,这会儿还有些睡眼惺忪,困意没有全消,呢哝着:”天不是还没亮吗,再多睡个小半刻吧……“

    ”等亮了还来得及吗?”初夏哭笑不得,人家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哪个不兴奋激动,自家小姐可好,还在赖床,“今后到了王府难不成还要这样,日日叫秦王喊您醒不成?”

    又催促了几句,云菀沁才爬起来,用青盐甘草杨梅配的牙粉漱了口,洗了脸,正在这时,门声一响,初夏回头一看,知道是伺候大姑娘穿衣打扮的人来了,脆声道:”进来吧,大姑娘起身了。“

    几名妇人各自抱着一沓衣裳和头冠、饰物进来,有云家的婆子,还有宫里专门负责皇家嫁娶的嬷嬷,进来后,将手中的衣物放在闺房中间的梨木小几上。

    领头的一名宫中嬷嬷约莫四十上下,面容干净,举止不无贵气,一看就是个地位不低的奴婢,一眼落到初夏身边的少女身上,刚起身只穿着件玉兰色绵绸袍,双颊微微透出粉扑扑,娇美似出水芙蓉,虽年纪看起来不大,一双眼眸却又从容,青丝如瀑布,还没绾起来,直直过臀,还没走近就嗅到一丝天然体香,虽半点脂粉未施,也没来得及装扮,俨然是绝代佳人的胚子。

    嬷嬷知道这少女是云家大小姐,上前福身:”云家小姐吉祥,恭贺小姐与秦王百年好合,举案齐眉!奴婢姓尤,在凤藻宫当差,今儿也会一路伴行,送小姐进秦王府,明儿一同陪秦王夫妇进宫。皇后嘱咐过,叫奴婢好生伺候大姑娘,千万不能怠慢,云小姐是新人,婚礼全程若有什么不懂的,大可吩咐奴婢去做,别客气了。“

    云菀沁敛衽还礼:”皇后亲自操心妾身婚礼,还委派尤嬷嬷下府,着实叫妾身惶恐。”

    “云小姐这是哪里的话,皇后是云小姐的婆婆,婆婆操心儿子与儿媳的婚事,岂不是天经地义。”尤嬷嬷笑道。

    云菀沁看了一眼初夏,初夏掏出早就准备好封了银子的红包,当做喜钱,一一打赏给了众人。

    尤嬷嬷只听皇后说这秦王妃八岁丧母,并没亲娘教导,继母又并没怎么管她,本想今儿指不定会有些慌张,估计是自己一手操办,没料到她居然通晓婚礼人情,举手投足俱是沉稳淡定,倒像个老练的,有些诧异,领着众人接下后,将新王妃请到玉色纱屏风后面,束腰,裹胸,套上中衣,又换上喜服,戴上头冠。

    几个婢子牵着长长的曳地喜服裙袂,搀着新嫁娘从屏风后面出来,初夏看见云菀沁的第一眼,目中一亮:“大姑娘今儿好美。”

    室内,嬷嬷和丫鬟也都面露惊艳,放下手头活,议论起来。

    少女如云乌发尽数被卷起,头戴九翚翡翠四凤衔珠冠,发冠边缘坠着一圈饰着鸾凤的金口宝钿垂珠,若隐若现遮住玉容,身穿皇子妃婚礼时的织金云凤翟衣,外披赤如彤云的霞帔,人还未上妆,脸蛋已经透出自然绯红,浑身艳光逼人。

    尤嬷嬷是皇后身边的人,后宫什么佳丽不曾见过,一双眼睛毒辣得很,此刻却跟其他人一样,怔忪半会儿,这副好胚子绝对有后宫皇妃的仪态,当太子妃都是绰绰有余,当个闲散皇子的王妃,倒有些委屈了,咂舌道:“云小姐当真是绝色姿容,再过几年只怕更是不得了。”

    几人七手八脚将新人搀到红木镜台前坐下,上完了妆,天光已经亮了起来。

    见打扮妥当了,尤嬷嬷带着几个婢子出去等待人传报吉时,云菀沁坐在镜前,望着金黄铜镜倒映出的娉婷人影。

    镜中的人,明明是自己,却又有些新鲜,像是个崭新的陌生人。

    女子一身火红正统婚服,全身上下皆打上了皇家儿媳的印迹,头冠珠帘下遮掩着娇容,唇色朱红两瓣如玫瑰盛开,眉黛如峰峦绵长入鬓,飘逸宽大的霞帔内的新娘喜服十分修身,显得纤腰窈窕,胸脯挺翘,微裸出的颈圈白净无暇,宛如羊脂牛乳,恨不能叫人咬一口。

    备嫁期间,她悉心保养着,如今无论体态还是肌肤,都处于最好的状态。

    这副身体还是最完美纯净的时候,还没嫁给负心的人渣,没有受过任何世事的荼毒,没有被人伤害过。

    晨晞霞光照进雕花窗棂,是温暖而明媚的一天,也是云菀沁新生活开始的第一天。

    正这时,初夏从外面回来,关上门,走近镜台,弯下腰小声道:“大姑娘,夫人衣裳都换好了,已经去了正厅,在老爷身边,等着王府来人。奴婢刚才过去了一趟,她正跟老爷说话,脸上那憋不住的喜气儿……啧啧,外人不知道的,当她多高兴大姑娘能嫁个好人家,这继母当得多够格呢,其实谁不知道,她高兴的啊,是能跟老爷有机会搭上腔。奴婢看她啊,还在想着等会儿能跟老爷一起享受大姑娘与秦王的大礼,做王妃母亲的美梦呢!”

    云菀沁“嗯”了一声,转过脸,望着初夏:“东西都备好了么?”

    “早备好了。”初夏应声。

    “那就好。”云菀沁染成淡绯的蔻丹指尖轻轻点着妆台。

    ****

    云家正厅内。

    白雪惠头簪花钗,身穿折枝葵花纹翟衣,今儿天不亮就起了身,收拾了一通,前几天叫阿桃提前想办法弄了些脂粉过来,特意照着老爷喜欢的打扮,加上家中送来的送嫁华裳,气色和姿容比前些日子好了不少。

    早上,白雪惠一路来了正厅,沿路看着多时没见的云家大宅,心情既激动,又是振奋地砰砰直跳,自己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尽快回主院。

    与云玄昶一见面,白雪惠泪水涟涟,柔声道:“老爷。”

    云玄昶与她多年的感情,有过蜜里调油、秤不离砣的日子,虽她犯了恶毒的大错,但这么些日子没见,气消了不少,此刻见她瘦了不少,显得楚楚可怜,苦头肯定吃了不少,态度也还好:“你来了啊,坐吧。”

    怜娘也在旁边,见到白氏收拾起来还人模人样的,虽说年纪比自己大,可论风姿,自己恐怕还比不上她,不免生了几分警惕,故意偎近老爷几寸,盈盈说:“夫人先坐,新人还在房间打扮呢,吉时未到,王府的太监来传过信一次,三皇子估计还有得些时辰才能来。”

    白雪惠瞥她一眼,今天自己才是作为送嫁的主母,她这贱人喧宾夺主,拿起架子教起自己了,要不是自己如今这个样子,哪里轮得到她这小妾在眼皮子底下蹦脚,又一想她怎么处理女儿身后事的,更是胸内生了一把火,好容易才压了下去,再想起她在自己那儿将大凉之药喝没了,却又目中闪过一丝冷,好歹舒坦了许多。

    想着,白雪惠不气了,依着怜娘的意思,坐了下来。

    云玄昶见她变了个性子,心里更是满意,再不提往日的事儿,说了几句待会儿的流程和礼节,白雪惠全都一一柔声答应着。

    不一会儿,童氏也在黄四姑的搀扶下,带着茂哥和竹姐来了正厅,后面还跟着云锦重与蕙兰,方姨娘因如今不讨童氏和云玄昶两头的喜,今儿皇家来人,童氏嫌她粗俗,只怕污了盛大日子,叫她留在春霁院里,不要出来。

    白雪惠见到老太太来了,眼睛一亮。

    童氏对白雪惠态度不如儿子那么好,一看见她,仍是忍不住想起她撺掇家奴在庄子坑害孙儿的事,只是今天是喜庆日子,还要用她的人来撑场面,也不想闹得那么难堪,并不多说什么,将头偏向一边,只跟蕙兰说话。

    白雪惠睫一垂,可怜地望了一眼老爷,云玄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没说什么。

    白雪惠得了允许,心中一喜,叫阿桃斟了盏茶,捧着走到童氏身边。

    童氏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白氏噗咚一声,竟跪了下来,双手捧着茶,哽咽起来:“婆婆,媳妇儿往日不懂事,如今才如梦方醒,自觉行为不堪,这些日子在家祠旁边,每次回想没曾好好对待前房子嗣,心中像割肉一般,痛骂自己不是人,是个畜牲,非得要靠身体受罚才能减轻心中的痛苦……今儿难得有机会再见婆婆一面,婚礼一毕,媳妇儿又要回去,只能这会儿给婆婆端茶认错了!”

    手举起来的同时,白雪惠宽敞的翟衣袖口往下滑了几寸,露出十几条明显的褐色疤痕,看起来是被利器划过的旧疤,最长一条足足有两三寸,有好几天划过肘上血管群集的地方,万一一个不慎,就会失血过多,童氏并没说话,可是见她承认错误,用自残来赎罪,加上丧了独女,下场已经这么凄凉,心中已没之前那么坚硬。

    白雪惠趁热打铁,身子一转,又转向云锦重,扑了过去,抱住少年袍子下的裤管,抽泣:“锦重……娘对不住你,你这些日子可就还在恨娘?锦重,娘小时候曾经抱养过你一段日子,说起来,你跟我相处的日子,比跟你亲娘相处的日子还要久,你看在娘也曾待你好过,就原谅娘一时糊涂的无心之失,好吗?娘没了霏姐儿,老天爷已经惩罚了我,从今后,你给个娘赎罪的机会,让娘好生照料你好吗。”

    气氛凝滞,在场的人,全都望向少爷。

    怜娘揪住裙侧,屏住呼吸,今儿看来,老爷对白氏还是有些旧情的,而老太太不管如何,总是要走的,若是少爷再一点头,说个原谅,那白氏迟早也是要回来的,这样一想,紧张出了一手的汗。

    云锦重看着面前凄楚哭泣的妇人,腿踝一抽,退后两步,回到蕙兰身边,声音略有童稚,却很清晰:“什么娘?锦重只有一个娘,你是我爹后娶的填房罢了。

    这些日子,云菀沁给弟弟的洗脑没白费。

    前世,白雪惠从小到大催眠云锦重,使其认贼做母,只听这继母额唆使,云菀沁为了亲人和睦,家宅安宁,也没告诉弟弟白氏曾经与许氏的恩怨。

    今生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从弟弟回来的第一天开始便开始灌输弟弟,许氏才是亲娘,那白氏,只不过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趁逃难进京来云家,怄死了许氏,占了娘的位。

    其实,云菀沁也并不想在年少的弟弟心目中留下什么仇恨的阴影,只是比起留下阴影,她更不愿意让弟弟被蒙骗,必须得叫弟弟明白到底谁才是恶人。

    云锦重这话一出,怜娘吁了口气。

    白雪惠脸色一白,她也算是清楚云锦重的性子,十岁左右的小孩儿,这么一哭一求情,心肠应该不会那么硬,没料竟是一口回绝,还把自己讥讽了一番。她脸色不动,只是更加悲凉地掩嘴抽泣着,继续博得同情。

    云锦重本来站在蕙兰身边,见她哭哭啼啼个没完,上前几步。

    白雪惠只当这继子心软了,却听他大声训斥:“今儿是我姐姐的大喜日子,母亲的眼泪留着哭嫁再用,现在用完了待会儿怎么办?母亲究竟是不是真心为姐姐高兴?”

    少年脸色严厉,俊秀柔嫩的五官拧成一团,丝毫不留情面,蕙兰想白雪惠到底还是夫人,这会儿云家的家长都在场,怕少爷这么当面责斥引起老爷的不满,给云锦重丢了个眼色,偷偷拉回来了。

    白雪惠暗中咬咬牙,却站起来回到座位,擦着泪:“是我疏忽了。”

    云玄昶见儿子当着上下的面,这么责骂白氏,怕今儿家里的宗人府官员和宫人听到了不成体统,再一见白氏逆来顺受的样子,心里也是动了一动,眉头一皱:“锦重——”

    童氏自然是袒护孙儿的,只咳两声,打断儿子:“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叫外头宫人们听到了,你们不嫌丑,我嫌。对了,时辰是不是快到了啊?”

    正厅门口,莫开来进来打圆场,禀道:“老爷,老夫人,王府的太监方才来传了第二次啦,说秦王已经出门口了,照北城离尚书府的距离,应该差不多快到了。”

    “好,”云玄昶掀袍起身,望向白雪惠,“你就随我去大门里提前迎着吧。”

    “是,老爷。”白雪惠一福身,跟在老爷身后,领了一群家奴去了大门口。

    *

    盈福院内。

    云菀沁从初夏口中的转述,得知了前厅弟弟对白雪惠的反应,笑得险些弄化了妆,正在这时,尤嬷嬷从外面疾步进来:“王爷到了!小姐随奴婢出去吧。”

    婢子为新娘盖上红绸盖头,尤嬷嬷搀着云菀沁在一行婢子的前呼后拥下,出了闺房。

    初夏见没人注意,先去干云菀沁交代的事儿了。

    尚书府门口,门扇大敞,阶梯下的青石地面提前清洗过,光如明镜。

    云玄昶携白氏率着云家众人站在门槛内的影壁前,等候秦王临府,日头稍高,马蹄噔噔和车辕声由远至近。

    身穿吉服的王府太监快马加鞭,在皇子娶亲的仪仗前先来禀报了一声:“秦王殿下到!”

    云玄昶立刻抖了抖袍,率家人齐齐跪下,行迎接亲王之礼。

    不一会儿,迎亲仪仗鱼贯来临,按照礼制,前后左右负责随同皇子迎亲的内大臣、散佚大臣、侍卫以及护军。

    云玄昶与家人纷纷抬头,枣红色膘肥体壮的高大骏马上坐着秦王夏侯世廷,气势轩然英挺,叫在场只闻其名、没见过其人的女眷都红了脸,有些害羞到竟连看都不好意思多看,今日秦王与平日打扮截然不同,头戴九旒冕冠,一身金织盘龙九章衮冕,精瘦腰身饰金钩玉佩革带,皮制乌色长靴勾勒出修拔的腿型。

    夏侯世廷一跃下鞍,在迎亲官员的簇拥下,走近云府,扫了一圈跪着的云家诸人,声音沉稳,并没多少亲近:“免礼。”

    云家人见这个秦王生得虽然英朗俊伟,可气态疏离,这么个大喜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开怀,并不像个和善的,都有些紧张,云锦重却是一边起身,一边跟旁边今儿照料自己的蕙兰小声笑道:“我王爷姐夫今天真是好看,都能叫家里的婢子流哈达子了。”

    蕙兰还没来得及捂住少爷的嘴,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云玄昶扭过头去,瞪了一眼儿子,正要责斥不敬,却听秦王开声:“你也有这么一天的。”

    这一次,语气噙着笑意。

    非但与云家众人呆住,连王府来迎亲的下人和官员们都忍不住侧目,对着准王妃的亲弟弟,态度竟活生生拐了十八个弯,居然还难得开起玩笑,再一抬头,只见秦王已抬步走进云府。

    云玄昶醒悟过来,领着白雪惠跟上前,将秦王迎进家中的正厅内,按皇子娶亲规矩,在女方家门外,娘家父母要遵守君臣礼,跪拜秦王,而进了家门,皇子则会与新娘共同拜过娘家父母。

    云玄昶夫妇坐在了上首座位,夏侯世廷则坐于左边下首,没一会儿,只听尤嬷嬷喜庆的声音传来,搀扶着头脸被盖的新人进了厅内。

    夏侯世廷见她发戴九翚四凤冠,珠帘子坠下,与红盖头一同挡住脸,浑身艳如晚霞,虽看不到面容,可露出的一截儿藕似的颈子足可叫人遐思,心中一动,薄唇一弯,上前将她手握住。

    尤嬷嬷将新娘转手与王爷,跟在两人的旁边。

    云菀沁被他大掌握得牢牢,心里残余的那么一点紧张尽数消失一空,跟着他走到大厅的中间,面朝云玄昶和白雪惠。

    夏侯世廷觉得到自己的新娘小手有些凉,能感受到她此刻有些不适应,修指一弯,在她嫩嫩的掌心抠了一下。

    云菀沁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却也知道他肯定暗中笑得轻邪,故意将手一抽,却听他吸口气,赶紧将她的手抓紧了。

    与此同时,宗人府的司仪官扬声道:“新人向父母表生养答谢之恩!”

    白雪惠挺起了腰板,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这些日子的委屈也勉强减低了许多。

    夏侯世廷正要朝前走,却觉得云菀沁将自己的手捉得紧紧,虽然疑惑,但她不走,他也就顺她的意思,跟着不动了。

    迎亲的一干宫人和官员在厅外见两人停在原地,面面相觑,司仪官正要再报一声,只听烈火一般艳丽的红绸盖头下,飘来女子清脆的娇声:

    “生妾身者,乃云门许氏,许氏惟独妾身一名独女,今日妾身出阁,若是拜,也该拜亲娘。”

    白雪惠拳头一捏,差一点儿就站了起来。

    此时,初夏抱着一面抛光打磨保养过的棕色牌位走进厅内。

    众人窸窣起来。

    云玄昶一看,初夏手中正是亡妻许青瑶的牌位,知道肯定是女儿的主意,却只能对着初夏牙关一咬,低斥道:“还不滚下去!这成什么体统!云家夫人活生生的就在此!你搬个亡人的灵位干什么!是要闹得满城笑话不成!”又猛给新姑爷使眼色,叫他劝解一下。

    夏侯世廷明白云菀沁的意思,只当没见到云玄昶的眼色,只紧握住她的手,嘴角微微一挑,一派的纵容。

    “女儿若是忘本,大婚不拜生母,那才是不成体统,朝廷以孝治国,便是连天子都不能免,难道还容不得一个小女子行使孝道?谁生我,我拜谁,便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谁敢笑我,除非那人心中孝道无存。”盖头下曼妙声音飘出,说到这儿,陡然一厉,“初夏,请夫人让位,请牌位上座!”

    “是,王妃!”初夏变了称呼,令白雪惠失了一下神,还没反应,已经被那丫鬟不易察觉拉了起来,推到一边儿。

    初夏将许氏夫人的牌位放在上首右边位置,与老爷并排而坐,云玄昶脸色都紫了,却还在犟嘴:“大喜日子,这不晦气么,也不嫌不吉利……”

    “王妃生母的牌位,又不是别人,岳母定会佑护亲女,怎么会带晦气?”夏侯世廷蓦然开声,打破了僵持,“云尚书乃重臣,无须这样迷信。”

    司仪官见秦王都发了话,事已至此,秦王和新王妃二人心意坚决,矛头一致对外,怎会特意去忤逆呢,忙笑道:“好了,吉时过了便不好了!”

    云玄昶甩甩袖子,闷哼一声,坐了下来,与亡妻的牌位,一同受了秦王与女儿的跪拜父母之礼,等司仪官高呼“礼成”,他才青着一张脸,站在门边:“送秦王、王妃!”

    白雪惠就更是气得肝儿疼,早就怀疑这丫头哪里会这么好心叫自己出风头,原来先已经想好了要给自己下面子,好容易平静下来,才收回怒容,走到老爷面前,见他也是不高兴,劝了几句,云玄昶见她非但不恼火,还贴心安慰自己,心中的气顺了许多,看着白氏的眼光也更加柔和了几分。

    云锦重见姐姐这回是真的要走了,心头却是一动,趁蕙兰没注意,什么都不顾,撒腿就朝前面扒开层叠的人,泪汪汪地喊了一声:“姐!”

    蕙兰上前拉了少爷,蹲下身安抚起来。

    众人目光齐齐瞄向身穿正红霞帔的新娘,只见女子纤手将盖头挑起半寸,面朝门口的云尚书,影影绰绰间,能看见一张漂亮的红艳朱唇启合:“女儿惟独这一名同胞弟弟,还请父亲在家多多照料,切勿叫人怠慢于他,女儿也会时不时叫人回来问候一下。”

    今后,云家后宅的争风吃醋,任这渣爹再纳几房,宠谁灭谁,她不关心,只要将弟弟善待好就行。

    留了怜娘和白氏,就是看清楚了爹的秉性,若没有这两人,还是要继续纳些不知底儿的新宠,闹得后院更加复杂,而怜娘和白雪惠,不过一剂千金汤,就已经制约住两人了,一个灭了生育的希望,另一个将对方成假想敌,如同秋后的蚂蚱,就算能跳出禁锢之所,有了前车之鉴,再不敢对继子动手。

    从此后宅由她俩厮杀致死,弟弟暂时无忧。

    迎亲的众人听到王妃这番托付,有些疑惑,父亲照料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何还要特意叮嘱,难道当爹的还不如姐姐精心么?今儿来的官员侍卫大多家里都是有妻有小的,约莫能猜到几分,只怕是这云尚书在家处事有些不公正,而这云少爷又没生母,方才叫王妃不大放心,这番叮嘱大可以私下交代,王妃特意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叮嘱,不如说是给云尚书下了个绊子,叫他不得不多将儿子放在心上,不能出什么纰漏。

    今儿是女儿出嫁的大喜日子,倒是让云玄昶吞了一口气接一口气,却也没法子,继续青着脸:“为父定当好生照料锦重,决不叫他受委屈,王妃且安心出阁。”

    礼炮喧哗中,云菀沁出了云家大门,在尤嬷嬷和初夏的搀扶下上了皇家的八抬朱红大轿。

    婚轿在仪仗中,上了正街。

    皇子成亲,又是头次大婚,引了不少百姓上街来观看,喜庆声音宛如波涛,一滚滚地袭进轿厢内,初夏不时掀开帘子,说两句外面的热闹情形。

    北城距离有点儿远。刚走到一半,云菀沁摸摸响了两声的肚子,早上到现在没吃,不饿才怪。

    前世成婚也是这样,早上一直捱到了半夜,一天都没吃,都快前胸贴后背了,当时老实,后来在婚房,下人都走了,桌子上放着些水果,她也不敢碰,只怕不合规矩。

    这么一想,云菀沁饥饿的感觉更强烈了,恨不得马上到秦王府,起码进了房间,能趁机摸点儿东西下肚,今天体力消耗大,还要饿一天下来,谁受得了啊。

    日上三竿,迎亲仪仗到了北城的秦王府。云菀沁被尤嬷嬷背下了轿,跨过火盆,进了王府大门,左拐右绕,终于停定下来。

    室内博山香炉里点着绵幽的淡雅熏香,让人心情安定不少。

    云菀沁被尤嬷嬷领着,坐到了一张软绵绵的厚实高榻上,用手试了试,是质地很好的床单面料,应该到了新房。

    耳边一阵脚步和下人的嘈杂声渐渐淡下后,云菀沁的肚子又极其响亮地叫唤了两声,不自禁捂住。

    不一会儿,尤嬷嬷的声音传来:“王妃安坐歇息,奴婢先去外面照料一下。”

    “三爷呢?”云菀沁扒开一下头盖里的层层珠子。

    尤嬷嬷打趣儿:“嗳哟,这会儿便惦记着秦王了么?王妃莫急,婚礼宴客都陆续来了,王爷前厅接待呢,不忙到天黑,估计是进不来的。”

    云菀沁点头,又是个忙到天黑的,当新郎的统统都忙,也不怕新娘饿死在新房么,看来真得自己先解决了,懒懒道:“好。”只听尤嬷嬷的脚步声伴着门声嘎吱一下,慢慢消失,掀起了盖头和头冠上的珠帘子。

    前世把自己饿得半死,这辈子可没那么傻,觅食是人的本性!

    视线逐渐清晰,婚房比她在娘家的婚房间要大两倍不止,隔断成三间,每一间都用松竹锦帘拦住。

    她这会儿坐的地方在最里面一间的寝卧,拔步床边香几上的龙凤喜烛,前面就是一张花梨木弯腿食桌,可竟然干干净净——居然什么都没有。

    前世成亲,婚房里好歹也放着些水果,不说填饱肚子,起码也能挡一挡,这个秦王,连根毛儿都不给她留!

    云菀沁想着还得挨到天黑,正有些气急败坏,却听有人进来了,连忙坐回榻上,将珠帘放下来,盖上了头盖。

    ------题外话------

    看到评论有亲说要二更,等悠然什么时候打个鸡血,嗯,一定会有这一天—。—

    谢谢评价票和月票^O^,好多新婚礼~

    lin英的评价票和月票(11张)

    qquser8699563的月票

    wuhs1688的月票(3张)

    496462444的月票(2张)

    yang6760356的月票

    lulusindykam的月票

    janet51919的月票

    甜心小麦09的月票(2张)

    jxq2012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