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幼年中毒内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幼年中毒内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崔茵萝?

    昨晚那娃哭哭啼啼地回院子去了,今儿早上忙着进宫,到现在还没来得及问,云菀沁望住那嬷嬷:“表小姐怎么了?你是表小姐身边的人?”

    领人进来的是珍珠和晴雪,忙上前道:“这位是表小姐身边的何嬷嬷,表小姐是吃何嬷嬷的奶水长的,从襁褓到现在都是由她亲手伺候。”

    何嬷嬷愁眉苦脸道:“表小姐绝食,奴婢和几个下人嘴巴沫都说干了就是不吃,奴婢实在没法子,生怕表小姐出什么问题,只听说三爷还在书房办公,只能跟王妃来说一声了。”

    表小姐自从幼时进了秦王府,无论吃穿用住,还是使唤的下人,都是一等一,想吃什么用什么,手一招就有人自觉端上来。

    就像这何嬷嬷,也是赫连贵嫔特意在内务府中挑的,本是在宫中养育过小公主的乳娘,每隔一段日子,赫连贵嫔也会派人来问候这外甥女,疼爱之意,不可言喻。

    秦王府的宝贝闹起了绝食,旁边伺候的人生怕被责难,赶紧先来打个报告。

    绝食?云菀沁听得有些好笑,从昨儿晚上开始到现在才多久,抬起手:“起来吧,一天没吃饭,饿不死人的,她不愿意吃,是还没真正饿着,等她饿得不行了,你们不求,她会自己去找。”

    何嬷嬷没料到王妃的回应这么淡如水,张了张口,苦笑:“可……可,三爷要是知道奴婢们表小姐饿着了,会责罚奴婢们的……贵嫔娘娘每隔七八天便会叫章德海过来看看,万一瞧见表小姐这个样子……更是不得了。”

    “这表小姐这么得宠啊?”初夏嘀咕着插嘴。

    何嬷嬷叹口气儿:“可不是,赫连贵嫔可将表小姐当成眼珠子一样宝贝呢,三爷得了贵嫔的交代,这么多年也对表小姐有求必应。表小姐四岁那年跑去撩府上的看门狗,被狗儿汪汪叫得吓哭了,贵嫔听说,硬是心疼得叫三爷把那饲养家犬的下人和大狗一起轰出去了,去年爬树不小心摔下来,腿扭了,照顾不周的下人也是挨了好几十板子,歇了半年才痊愈。……奴婢们能不经心么。”

    云菀沁沉吟会儿:“你先回去吧,我稍后过去看看。”

    何嬷嬷听云菀沁这么说,想她肯定会过去劝表小姐,总算放下心,喜笑颜开,先回去了。

    初夏听说过昨儿晚上那表小姐大闹新房的事,再一听何嬷嬷的话,想崔茵萝也不是个好打发的,小声说:“王妃,叫王爷过去劝吧,这小金贵人儿是那贵嫔娘家唯一的亲人,自然是宝贵得紧,你不管怎么照顾,只怕都落不到好,何况那小妮子本就似是跟您不对盘……”

    也不是没接触过小孩儿,弟弟比那崔茵萝大不了多少,如今都对自己言听计从,云菀沁还不信拿不下那小胖娃,只问道:“对了,咱们院子的厨房在哪里?”

    珍珠道:“王妃要用膳么?奴婢这就先去传膳。给主子们做饭的厨房在外面。”

    云菀沁摇头:你先带我过去吧,我要用用。“珍珠一愣,晴雪反应快些,连忙反肘将她一擂,道:”王妃随咱们来。“

    王府主人院的后院天井葺着间厨房,素来不开火,大半只是用来烧水,方便给屋子内的主子用,可炊具灶台样样都还齐全。

    云菀沁跟初夏耳语了一番,初夏明白她意思了,将珍珠、晴雪带着去找了些准备食材回来,又将蒸笼找出来,灶膛烧好了火。

    云菀沁将鸡蛋打了,撇开蛋清,在蛋黄里加了牛乳和油,打匀后加了些砂糖,和入过了筛的面粉搅拌,挤压出一团团浓稠的乳白糊团子。

    倒是跟蒸包子前的步骤有些类似,晴雪和珍珠正在旁边看得出神,又听王妃吩咐,去拿了个清洗干净的大食盘来。

    云菀沁将调好的鸡蛋糊倒入食盘,封上了锡纸,放进蒸笼,再将蒸笼外围注满水。珍珠照着吩咐,将蒸笼架子放进了平日烤肉食的泥炉子里,时不时抽出来加点儿水。

    等待出炉的同时,云菀沁将剩下来的一碗蛋清加上牛乳和砂糖拌上黄油,又添了些调料,打到发泡,凝成蛋白膏,将娘家做好带来的凝固食用花精在炉子上小火融开,又叫初夏几人去找几个时令水果切成瓣。

    与此同时,珍珠和晴雪将差不多了的食盘端出来,只见长方形的食盘里,浓稠的鸡蛋糊已经成了型,与食盘合为一体,成了一个正正方方的形状,淡黄色的糕体,柔软而新鲜,光是闻着就甜腻浓香可口,末了,只见王妃把碗一端,将蛋白膏淋了上去,待蛋白膏凝固,再把融解的花精洒在上面,最后才将切好的苹果片、梨片和橘子瓣儿插在糕点上。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块鸡蛋烤成的淡黄色糕点,上面涂满着白色如油脂状的奶膏,嵌着深浅不一的花瓣纹,点缀着水果,晴雪和珍珠平日见到的糕点多半是大宣本土的桂花糕之流,一小块一小块,可像王妃这样,蛋黄做成的糕点与奶脂双层搭配,打扮得鲜艳夺目,恁的别致,倒还是第一次见到,与其说是吃食,更像个艺术品。

    别说小孩儿见到稀奇,便是大人见着,只怕也是爱不释手。

    云菀沁将那鸡蛋糊烤好的蛋糕晾凉了一些,由初夏端着,朝崔茵萝的院子走去。

    崔茵萝住在王府西边的一处院子,对于低调简朴,处处不甚张扬的秦王府,算是装扮不凡的居所,一看就知道很得府上主子宠的。

    云菀沁还没进去,已听见小女孩气得鼓鼓的童声传来:”我不吃我不吃,拿下去!饿死我得了!反正我绝食他们也不理!“

    然后便是何嬷嬷与几个婢女求情的声音:”表小姐吃些吧,王爷是被公务缠身,没法子挪步,王妃说过等会儿来看表小姐!“

    ”她来干什么?“一听说云菀沁要来,胖娃语气一变,隐隐有些欣喜,继而压了下去,情绪更加激动,”我不要她来看,是嫌还没气死我么!“

    何嬷嬷哭笑不得,叫人来哄,人家来了又不愿意见,正没辙,屋外传来脚步声,伴着女子的声音:”不吃饭也好,再过几年该定亲了,一身的肉,也该减减,不然也不知道哪家的子弟要。“

    崔茵萝呆住,见形态怡然的女子在侍女的伴随下,走了进来,一进屋便瞥了一眼桌子上原封不动的饭菜,然后坐在了圈椅内。

    何嬷嬷一讶,却赶紧与婢子们福身:”王妃来了。“拉了拉表小姐的袖子:”…要参见王妃。“

    崔茵萝朝云菀沁吐了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哼一声,头朝一边甩去。

    云菀沁不介意,只给何嬷嬷使了个眼色,何嬷嬷退到一边,烫手山芋总算有了接手人。

    崔茵萝瞥云菀沁一眼,两坨肉肉的腮帮子鼓得就跟牛蛙一样:”别以为小孩子没读过书!你这是激将法!没人要就没人要!姨妈养我!“

    ”哟,连激将法都知道,却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云菀沁淡淡道。

    何嬷嬷还当王妃过来,得哄一哄表小姐,没想到说了两句话,两句都是打击,自家表小姐还从没这么被对待过,马上涨红了脸,尤其第二句,简直就是戳到了不可提起的软肋:”你,你——“

    ”怎么,还是不想吃?“云菀沁眉一挑,透出几分英姿和邪气儿,倒跟崔茵萝初次见过的那个俊美少年重叠了起来,看着更是憋气,就算肚子早就饿得响也不能不战而退,幸亏之前咬了两颗藏在橱柜下面的糖葫芦,垫了一下肚子,肉呼呼的拳头砸在桌子上:”这什么菜,不想吃——“

    ”不吃就不吃吧,拿下去,免得碍了表小姐的眼,“云菀沁手一挥,完全没一点劝说的意思,”表小姐这一餐晚膳,粗粗一算,不加上人工和柴火油盐酱醋,起码得四五两银子吧,够京城中等百姓人家两三天的餐费了呢,表小姐不吃,不知道多少人想吃都没办法,端下去给王府南院的杂工。“

    南院的下人多半是王府打杂的,例如看门,照料家犬,打扫马厩,清洁净房,做的都是一些很辛苦和低下的差事,也是王府中最为低贱的奴才。

    珍珠与晴雪忙按照主子吩咐,将桌子上的酱爆羊肉丁、鸡丝炒蕨菜,汆丸子汤等晚膳,一道道都端了下去,连白米饭都不放过。

    崔茵萝见晚膳瞬间被搬走了,桌子上扫荡一空,心里一紧,肚子不争气地响亮一个咕噜声,下人掩嘴笑起来。

    ”怎么样,还不吃?“云菀沁问。

    崔茵萝被逼到这一步,为了面子,就算真的饿了也只能忍,眼巴巴看着碗碟被收走,饥饿感加剧,却猛吞口水:”不吃,爱拿走就拿走!“她没料到云菀沁对自己手段这么强硬,本想着过来会安慰自己,没料竟是——连自己的吃食都给搬走了!

    亏自己这些日子为她朝思暮想,她扮成男装欺骗自己就算了,嫁给表哥更是罢了,如今对自己说句软话都不愿意,太无情了!

    念及此,崔茵萝悲凉极了,哽咽起来,眼光追随珍珠手上最后一盘搬下去的菜上面:”亏我昨晚上还给你送过吃食呢——“

    云菀沁打了个眼色,初夏将灌上奶脂的鸡蛋糕端上来,甜腻腻的香味一下子在房间内扩散开来。

    崔茵萝呜咽马上停止,小鼻头深深嗅了两下,四处张望起来,待目光落到初夏怀里的吃食上,眼睛一亮。

    ”不吃那些,试试这个吧。“云菀沁将糕点推过去。

    崔茵萝的视线被这个漂亮的糕点占满了,狠狠吞了几下口水,却仍是握紧小拳头:”我说了不吃……“语气已经明显低弱了很多。

    ”你说不吃桌上的饭菜,又没说不吃别的东西。“云菀沁见她开始有些软了,帮小胖娃找了个台阶。

    何嬷嬷也赶紧递上个银勺子。

    哼,为她这种无情的人饿死了不划算!崔茵萝蹙眉,凑近香喷喷的覆盖着一层乳脂的糕点,舞起了勺子,不知道从何下手,半天才小心翼翼舀了一小口,甜腻的乳奶油脂配上鸡蛋味十足的软糕,一点点渗入了味蕾,满口生香,嚼起来也比平时吃的糕点软糯多了,她正换牙齿,已经缺了两颗乳牙,这糕点的软硬正合适她咬。

    崔茵萝吃了第二口,第三口,奶油糊在嘴唇上面像长了一圈白胡子似的,却完全顾不得了。

    明明是个馋嘴猫,小吃货,还想玩绝食?云菀沁见崔茵萝吃得正香,突然道:”好了,甜食吃多了不宜,初夏,给表小姐端走。“

    ”是,王妃。“初夏过去将盛着鸡蛋糕的托盘一抽,端走了。

    ”诶诶诶——“这一次,崔茵萝就没那么沉得住气了,撒开两条肥肥的小短蹄子就跳下板凳,”我才吃四口呢!“刚把馋虫勾出来就拿走,太没人性了。

    ”还想吃?“云菀沁笑着问。

    崔茵萝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却抵不过蛋糕的诱惑,不得不顺着心意,咂咂嘴,朝着初夏运去的背影。

    ”想吃可以,先吃饭。“云菀沁拍拍手,珍珠和晴雪又将刚才端下去的晚膳捧了几盘上来,只是这次只有三菜一汤,什锦鳝丝,芥菜炒素鸡,清蒸小豆腐,配上个鲤鱼煲冬瓜汤。

    何嬷嬷和几个伺候崔茵萝的婢子看见,稍一怔:”这……“

    云菀沁道:”一个六岁的小孩子,每餐大鱼大肉,长得太胖,对身体不好,今后减半。“

    ”表小姐喜欢吃肉,三爷见她喜欢吃,便也都答应……“何嬷嬷苦笑解释。

    所以就说他完全不会教养小孩,什么都依着小孩的喜好。云菀沁眉一蹙:”那就尽量吃白肉,红肉辅之即可。“

    一行人应承下来。

    崔茵萝为了吃蛋糕,只得支支吾吾地重新爬上桌子,何嬷嬷见表小姐总算肯吃饭,吁了口气,却听崔茵萝不大放心,生怕云菀沁出尔反尔,用小奶音振振有词:”吃完了饭,就能吃那个糕糕了,对吧!“

    云菀沁道:”何嬷嬷督促着,若表小姐吃饭表现好,吃完了便切下一小块蛋糕,给表小姐当饭后甜点,若是表现不好,又在闹脾气,以后再吃不到好吃的了。“

    居然还有好吃的?崔茵萝食指大动,肚子里的馋虫今儿算是被她全都勾起来了,原来他哪里还有什么气,点点头。

    云菀沁见她乖乖地舀着米饭吃起正餐,这才转过身子,却听崔茵萝在后面嚼着米饭,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诶——”

    这次,再没之前的恼怒,虽然有点儿迟疑,但平静了不少。

    “小姑奶奶,要叫王妃,什么诶啊。”何嬷嬷给崔茵萝擦擦嘴,提醒道。

    云菀沁转过身,之间崔茵萝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笑了起来。

    这一笑,春风化雨,方才的严厉全都不见了,崔茵萝心头一酥,脾气也消了大半,虽然还是介怀云菀沁男装害得自己芳心东流,可已经不怪她,而是变成一股说不出的遗憾。

    那天她离开后,她一直惦记着,尽管表哥不告诉当天那人是谁,更不放自己出去找,可她却坚信,还有见面的一天,没想到再见后,美梦宛如泡影戳碎。

    崔茵萝一直不知道对那少年是什么感情,直到有一日,她溜到表哥院子玩儿,见到表哥拿着个蓝花瓷瓶在凝神,拇指在瓷瓶上轻轻抚摸,宛如在把玩着什么稀世珍宝,素来不苟言笑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

    她好奇,趁表哥出神,将瓷瓶夺过来扒开筛子,一嗅,是浓浓的中草药味儿,后来才听下人说,是云家小姐派人送上门,给表哥消疤的紫草药膏。

    当那一次她才知道,自己和表哥的情绪似乎是一样的,都在惦记着一个人。

    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与表哥竟然想的对象是同一个,实在是啼笑皆非。

    半晌,胖娃筷子从指缝间一松,呐着:“看你给我做了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就暂时原谅你跟表哥这一次了。”说着,极其悲天悯人地叹了口气。

    人家说抓到一个男子的胃就抓到这个男子的心,只是没想到同理可以用在小孩子身上。云菀沁听她说得老成,不自禁笑起来了。

    回屋时,王府厨房那边见王妃回来,已将晚膳端了上来。

    云菀沁用完了后,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叫珍珠去将住在王府西南处的应大夫叫了过来。

    在等待应大夫的同时,云菀沁听晴雪大概介绍了秦王府目前的人员组成情况。

    府邸内,上下里外统共四十八口人,这个人数,在皇子府邸中算是少得可怜的,连稍微大些的朝臣府邸都比不上,一来因为秦王一直没有妻妾通房,这就已经大大减低了人口,别说妻妾,便是连一般朱门贵户会蓄养的家伎都没收藏几个,惟独便是有两名歌姬,还是成年后,宁熙帝被言官进言了几句,赐来王府的,无奈三爷压根就不爱听戏听小曲儿,打从进了王府就没被三爷使唤过,一直晾着像干鱼似的,但因为是上面赏赐的,也不能怠慢,两人一直在后院的一处小阁楼养着。

    如今王府的老人儿有三个,从开府起便跟在秦王身边,说是左膀右臂也不为过,一个是管家高长史,一个是施遥安,一个便是那从昨儿到今天就不停闹情绪的蕊枝。

    高长史是内务府出身,被派下秦王府当长史后,一直处理秦王府的内外要务和府上的账务库存,在王府中地位不容小觑。

    施遥安维护秦王进出安全,蕊枝则贴身照料秦王饮食起居多年,小到穿衣脱袜,大到沐浴试毒。

    亲王兵甲一般养于郊区兵营,被兵部管辖,若皇子有需要,向朝廷提出申请,待批允之后,再行挪用,这也是为了防止皇子有图谋不轨或者不臣之心,秦王的也不例外,平日基本不调用,只时而去探视一下。

    听到这里,云菀沁有些释然,原来皇子的三千兵甲并没那么好用,哪里是什么一呼百应,下个指令,就一群兵士从天而降?当说书呢!朝廷和皇帝也不是傻子。

    看起来,调用起来也是层层屏障和诸多苛刻,这样将兵甲与皇子建立制度,隔绝起来,就算皇子能私自调用,兵甲与皇子长年没什么接触,恐怕更亲朝廷,不会是皇子的心腹军队。

    难怪秦王私下要另外养些私客。

    而那应大夫,则是王府医官,皇子建立王府后,府内必须配备专属大夫,秦王府也不例外,应大夫五品职衔,出自太医院,虽年资没高长史等三人那么老,却照料秦王病情好几年,看上去也应该很得秦王信赖的,否则不会后来将他妹子选中为四婢之一,调去宫中伺候赫连贵嫔。

    正在说着,应大夫过来了,在帘子外鞠躬:“王妃。”

    云菀沁透过帘子,道:“应大夫进来坐。”

    应大夫知道新王妃估计想了解一下三爷的身子情况,就算她不叫自己,他也想尽快找个机会同她见上一面,此刻遵照意思,进来坐下,又听云菀沁静道:“你们都下去,在外面伺候着吧。”

    初夏、晴雪和珍珠三人打帘子出去了。

    室内安静下来,应大夫见面前女子曲起纤细食指,在案上轻叩,语气听似轻柔,却又是透出一丝说不出的凉,骤然将室内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三爷的身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劳烦应大夫将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我想详细了解。”

    应大夫望着王妃,缓道:“三爷幼年在皇子所受伤的,王妃该知道,皇子断奶前,都是住在皇子所,由专门儿的奶娘进行哺育。彼时是皇子所的乳娘抱着他喂奶,待众人听到乳娘的惊叫,才看看见皇子在乳娘怀里不省人事,浑身青紫,幸亏姚院判当时刚为宫里贵人看过病,途径皇子所,见状连忙施针灌药,及时制住毒性蔓延,三爷方才保住一条命,事后皇上派人查过,那毒源是…”

    云菀沁秀眉一耸。

    “乳娘的ru头上涂过一层透明剧毒,”应大夫继续,“婴幼儿吮吸后,自然将奶水与毒一同吞下肚,皇子断奶都很晚,三爷那时年纪小,也很少吃五谷杂粮,投毒之人在食物中找不到什么机会,竟然找到那奶娘身上,那剧毒俗称傀儡散,不比鹤顶红穿肠草弱,十分顽固。因是皇子遇害,与宫里人脱不了干系,皇上秘密叫人暗查,乳娘打死不认,直说自己不知道,显然早就被收买,甘愿做替死鬼,最后并没结果,皇上也只好把乳娘处决了事。三爷虽保全一命,可残毒遍布五脏六腑,不在一处,根本无法全部找出来,如今形成了规律,每月会发作一次……姚院判想的无牙药蛇的法子,能稍稍镇住那痛楚,可毕竟也不是治本的法子,还是需要寻到解除顽毒的药才是上策。三爷建那杏园,汇集天下药材,便也是这个目的。”

    顿了一顿,应大夫又看了一眼云菀沁,道:“至于那伤势的反应,不发作,与正常男子无异,每逢发作却会骨痛难忍,大汗直流,如有千虫万蚁在咬噬,叫人不得安宁,情绪激动时尤其容易发作,……所以,这也是为何三爷迟迟未近女色的缘故,敦伦之事,耗费体力,损耗精血,促使气血流通过快,一定会让毒性在体内乱窜,有发作的危险。”

    云菀沁见他眼神复杂地望着自己,知道是劝谏自己,暂且先不要与三爷敦伦,脸微微一烫,老老实实地说:“我跟三爷还没圆房。”

    应大夫大大松了一口气,又感觉当着王妃的面松口气好像不大厚道,年轻夫妻,谁不是亲密无间,如胶似膝,难不成叫王妃守活寡?就算王妃无所谓,三爷血气方刚的,每天见着这天仙一样的美人儿,能看不能吃,能不着急么?只怕不犯病,却憋都得憋死。

    这么一想,应大夫忙道:“王妃也莫急,虽说那伤毒一时半刻难得痊愈,但敦伦的事儿,奴才和姚院判却正在想法子解决,尽快研出药,能减轻因气血流快而造成的发病征兆,这样便能帮三爷同王妃…”

    “行了,我知道了。”云菀沁脸色红起来,什么莫急啊,自己是哪里看出来很急了?

    应大夫又说了一下目前秦王服的什么药,一般是什么时候服,是药三分毒,平日是不服的,只在发作前三天开始,每天四剂,早中晚和半夜各一次,发作后再服一天补元气就好了。

    这一说,已经近了二更时分。

    见天色太黑,应大夫也不方便多留在王妃闺中,先退下去了。云菀沁梳洗过后换了舒服的寝服,趁着夜间宁静,无人打扰,脑子里将应大夫的话回放了一遍,又琢磨了一道。

    说来道去,残毒不解,此病难愈,而最关键的是,那毒素分布不均在体内,很难一一找准排除。

    云菀沁坐在书案后,叫初夏将装书和笔记的嫁妆柜子打开,拿出本御毒经,然后将几人都打发出去,独自翻看起来,又做了几个标注。

    看着看着,眼皮子打起架,今儿起得早,去宫里一趟,回来又是应付人,哪里能不累。不一会儿,云菀沁趴在书案上盹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得身子一轻,好像悬空起来,朦朦胧胧睁开眼,才知秦王已经回了屋子,正把自己从书案后的圈椅内抱起来,准备放到床榻上去。

    “你回来了,事情完了?”女子呢哝的声音,就像糖丝子,又揉了揉眼。

    本来想轻手轻脚把她放上床,见她醒了,夏侯世廷停了脚步,去长川郡上任前的准备工作很多,哪里完得了,忍不住回来看看她睡了没。他轮廓清俊的脸庞虽爬着疲惫,却噙着淡笑:“听说一回来,还没进屋子,就罚走了几名婢子?”

    “舍不得啊?”她勾住他脖子。

    “没想到爱妃这么有魄力罢了。”这一勾脖,将他的心都勾了去,男子深呼吸一口,大掌随之一紧。

    云菀沁见他盯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游弋波动,应大夫的话在耳边隐约浮动起来,忙将他手一拽:“夜了,我累了,三爷也累了吧。”

    夏侯世廷哪里听不出她是推脱,昨儿见她这样只是颓丧,今天再听,心头却微微一扯,眼色黯如窗外夜幕,忽然垂头,附耳吐气:“你后悔吗,要是后悔……。”

    就这惭愧的模样,装得还挺像呢,又在讨同情。云菀沁故意:“我要是后悔了,三爷会怎样?会不会找个机会放了离开王府?”

    男子目一敛,兜住她下巴,冷冷道:“想得美。”

    大步已跨到雕花拔步床前,将她抛在厚软棉实的锦榻上。

    再等他宽衣回来,榻上人儿已经蜷成一团,睡了过去,他将她被子掖好,看了会儿,转身去书房继续未完的公务。

    两天后,宫中来使传秦王入宫。

    夏侯世廷进宫接旨,正式授长川郡专城副都统一职,辖三州四县之军政要务,赐官印官服,三日后率皇子兵甲,去长川郡的晏阳城,先与长川郡的地方长官会面。

    ------题外话------

    谢谢^O^

    小豆子1996的评价票

    ghjvkb6168的月票

    帅气的土豆的月票(3张)

    janech的月票

    bei1163的月票

    janet51919的月票

    13553808975的月票(3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