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酒心奶球,春闺帐暖

第一百四十二章 酒心奶球,春闺帐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临出发前的准备事宜多,夏侯世廷每天忙得不着家,白天与施遥安去京郊军营训练兵甲,安排随行去长川郡的人,有时忙到夜半才能回来,因事务强度不小,应大夫也每天跟去跟回伺候,负责王爷身体突发情况。

    才一天后,蕊枝跟高长史打了招呼,要一块儿跟去军营照料,高长史本想女子去那种男人地儿不大方便,有应大夫也已经够了,禁不起蕊枝的软磨硬缠,想有个女子在身边悉心些,终于答应了下来,吩咐蕊枝每天在营帐里提前备好衣服茶水,提醒王爷用药和休息,以免过度劳累。

    蕊枝兴高采烈,忙不迭答应了下来。

    两人说话时,正巧晴雪和珍珠在管家院子那儿为王妃传话,临走前见到蕊枝过来,多了个心眼儿,在院子门口故意逗留了一下,听完后才回了主子院落。

    已是年底,转眼天地又清冷了不少,秦王府在北城靠近郊外,气候更低一些,连下了两天小雨之后,天色泛着乌青,尽显阴霾,冷得叫人不愿意出屋子。

    所幸王府再怎么朴素,主子再如何被打压,该有的基本生活用度,朝廷仍是按照礼制没亏待,过冬的装备还是齐全的,厚棉被、瑞炭、涂在墙上的椒泥、防寒帘幕前几天都从内外府拨了下来,存放在府上的库里。

    王府这边,人员情况,云菀沁差不多摸熟了,就这么四十几口人,最难搞的崔茵萝那边,打从那夜闹腾一场,第二天闹了绝食,后来也安静了下来,至少没出什么幺蛾子了。

    看着秦王每天去郊区军营,云菀沁也明白了,他主动提出任职长川郡,除了想借那里的特殊环境建立功勋,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皇子出行外地,随身肯定要兵甲保护,光靠王府外院的那些心腹禁卫根本不够,这是最名正言顺调动那三千兵甲并能够且接触的机会。

    朝廷将皇子和其麾下的兵甲分开,就是为了防止皇子生异心,避免双方太过亲近,要是在京城,无论如何也没多大机会调兵,而去地方上任便能顺理成章做到这一点。

    珍珠和晴雪回来前,云菀沁酿了几坛子御寒酒酿,刚封存好,想等天冷了再开坛在泥炉上温着喝,又灵机一动,留下一点儿残余的酒水,包在凝固成圆形的奶脂里,做成酒心奶脂球,到时能够哄哄崔茵萝小胖子,正跟初夏边说边做,两个丫鬟从室外叽叽咋咋打帘子进来,将高长史院子那儿的事禀给了王妃听。

    初夏皱眉,低低叨念着:“这蕊枝,还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看样子指不定还要提出随行去长川郡呢,三爷交谁手上她都不放心,就她自个儿看着才最保险,当自己是谁。”

    “说起来,蕊枝姑娘的职责还是三爷身边的近身婢,按道理,就算一块儿去,咱们王妃也不好说什么。”珍珠小心翼翼地说道。

    晴雪扯她一下袄子角儿,示意别说得王妃不高兴。

    这几天,云菀沁几乎没看见蕊枝的人影儿,白天她跟去了军营伺候,不在府上,晚上秦王回来了,也没见过她的人,后来听珍珠说过,那天从宫里回来后的一场风波后,高长史怕自己记恨蕊枝,吩咐她暂时不要来主院伺候。

    秦王在府上,无非就是主院和书房两边跑,主院这边蕊枝不方便来,便一直待在书房那儿。

    也难怪这晴雪珍珠怕自己不高兴,秦王这几天忙得都快长翅膀,脚不沾地儿,除了睡觉回卧室,白天军营,晚上书房,对着蕊枝远比自己多多。

    见王妃不语,除了初夏清楚自家小姐的性情,不会将那蕊枝当回事儿,晴雪和珍珠却怕王妃真不大开怀,珍珠做事儿麻利力气大,嘴巴却拙,晴雪还算伶俐,嘴巴也快,腰一叉,马上道:“王妃若是开个声儿,奴婢立马就去军营将蕊枝给喊回来。”

    叫回来?那蕊枝素来与施遥安是秦王的左膀右臂,三个人铁三角似的分不开,现在哪里一时半会能断了?云菀沁只对着初夏交代了几声,将做好的酒心奶脂球送去给崔茵萝那边。

    下午,雨停了,地上也都干了,阳光从云层后面出来,天光明媚不少,照得地上也暖了起来。

    云菀沁中午偎着炭炉盹会儿,起来精神充足,体内像是用不完的精力,披了件儿厚实的银羊斗篷,带着初夏和晴雪、珍珠三人去了看王府的库房,顺便整理一下陪嫁物。

    虽然已经进门好几天了,但要么忙着进宫,要么阴雨阻得人不能出来,今天还是第一天好好逛逛秦王府。

    皇子王府的地皮规划都是工部固定的,不得不说,虽说王府里面的装潢不算奢华,门脸儿也开得低调窄小不引人注目,面积还是不小的,宅院加上后面的花园、人工池,足有近九十亩地,南北长有三百米,东西宽也有一百四五十米,楼阁交错,廊檐相嵌,衔山环水,只是装的人太少,除了不到五十个的内院主奴,便只有养在前面,保护安全的心腹卫兵,整个宅子,显得空空荡荡,显然,主子也并不大经心打理,或者说,心根本不在装点屋子上面,许多楼阁厢房有些漆脱墙破,也懒得花功夫修缮一下。

    云菀沁蹲下身,手抚上一根廊柱,啪嗒一声,掉了一小块瓷,叹了口气,拍拍手,起身继续朝前走着。

    王府的库房在后院,库房重地修的幽静偏僻,平日除了高长史和一名账房先生,基本没人来。沿着小径越走越安静,也显得越是冷清,初夏将云菀沁肩膀上的斗蓬收紧一些,道:“王妃稍后还是赶紧回房吧,染了风寒不得了,哎,这个鬼天气。”

    云菀沁却不以为然,天儿越冷,香盈袖那边猫眼温泉的生意越好,开始许多人只是尝鲜儿,如今长期的多了,倒是有些供不应求了,毕竟温泉隔开后一搭一建,池子有限。

    温泉生意一好,也带动了铺子的生意。

    一时之间,同行其他铺子或者一些投机人看得眼馋,蠢蠢欲动起来,开始动脑筋找衙门托关系,想拿下别处的温泉。

    既是商业,便免不了打对台戏,只要不像是原先在佑贤山庄时天香斋买通眼线,搞恶性竞争,云菀沁来者不拒,凭能力罢了,只叫初夏传话给红胭那边,按部就班一步步地好好经营就行了。

    几人到了库房,珍珠将从高长史那儿拿来的一串钥匙掏出来,打开厚重的铁门。

    库房内悬着一股特有的冷清空气,几座高柜子整齐排列着,有的存放府上下人的身契和各类地契,有的是存放一些皇上赏赐的古玩饰件儿。

    再往里面走去,摆放着一百多抬嫁妆,仍大锁加身,大红绸子都还没卸下来。

    金翡晶也单独放进了旁边一个铁柜中,显然,从婚前几天被抬进王府后,一直没有动过。

    “这些嫁妆抬进来后,三爷没叫人开箱清点,也没归类进库房其他的箱柜?”云菀沁一指,娘一过世,便被爹七七八八地单独移了出来。

    珍珠老老实实道:“高长史说了,三爷提醒过,这嫁妆既是王妃的财物,不管是多是少又有多贵重,就都是王妃的,只叫人单独滕放了个地方,里间便是供王妃放私产的,由王妃自行打理,又说王妃好财,千万别乱动,小心王妃急了……”云菀沁本来心里还有点小感动,一听后半句脸色尴尬了一下,什么好财,自己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便是他秦王,也得仰仗着俸禄养活王府这些人,还有杏园那么一片珍稀药田,贴补那十几户人家呢。

    云菀沁走了出去,正这时,晴雪将外面打开的柜匣一一打开,又将府内的账本捧了过来,给王妃过目。

    清点了会儿,只能说这秦王府的日子,确实过得紧凑,在皇亲贵胄中,不算宽裕,而且,除了一些逢年过节御赐的珍玩玉器,竟没一毛钱的结余资产。

    “说起来,三爷封王也有好多年了吧,”云菀沁摇摇头,合上账本,“虽说王府日常开销大,难得攒钱,可多少也应该有点儿积蓄吧,没有后备资金,万一有个什么事怎么办。”

    晴雪与珍珠对看一眼,珍珠方才小心翼翼地说:“其实本来有一笔不小的流动银子,只是后来……三爷挪动了。”

    “嗯?”云菀沁一疑,“挪哪里去了?”

    晴雪小声道:“三爷说要买个铺子——就找高长史给拿了。”

    初夏忍不住掩起嘴,看云菀沁一眼。

    原来那香盈袖竟是秦王府目前全部的积蓄买的?云菀沁哑然,还没吱声,有小厮从主院那边没见着王妃人,找来了,在库房外面喊:“王妃,三爷从军营回来了。”

    几人锁了库房,回到主院,进了屋子,只见自家主子已经脱了外面的大氅,坐在厅内,浑身刚从外头回来的冷气儿还没散去,正与高长史说话。

    蕊枝也跟着三爷从军营刚回,刚提了个炉子进来房子放在中间,见云菀沁过来了,笑意充盈的脸顿时一滞,淡淡施了个礼,退到了三爷身后。

    夏侯世廷见云菀沁回来了,银羊斗篷一脱,一身正红妆蟒暗花革金丝锦缎袄裙,衬得娇容似晚霞,两个腮帮子在外面吹过风,红粉扑扑,忍不住站起来走过去,举起手将她脸一托,用手掌捂了一下,练兵置队一整日的劳乏气都宛如消了一半。

    满室春情,不用炉子便热乎起来,这三爷,简直把旁边人都当透明的啊……高长史见状,老脸红了,蜷手轻轻咳了两声,示意初夏、晴雪和珍珠都退下去。

    蕊枝仍站在圈椅后面,一身芙蓉鸡心领直身褙子,显得苗条娟秀,也算是个正当青春的美人儿,看着一对新人,脸上颇是复杂,唇抿成一条线,叫人看不透心绪。

    这几天伺候在三爷跟前,虽比王妃陪伴三爷的时辰还要多,可是,无论在军营还是书房,她哪里看不出三爷身在曹营心在汉,每日回府的步伐也是急匆匆的……主子终于有个红袖添香的人了,而且也是他希冀的人,她曾经以为自己会为主子高兴,可是事到如今,在王妃进门的第一天起,她才知道,自己并不开心。

    高长史那日撂下的一句狠话,让她回去后想了一晚上,将她的一直蒙昧着心反倒说醒了。

    她进秦王府时才九岁,进王府对于她来讲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皇子府内的下人,一般是由内务府选调进来,而她全家却是南方沿海的外来农户,靠种树栽果为生,家乡太贫苦,举家搬迁来京城郊区没多久,运气不好,正巧碰上了大瘟疫爆发,家人受了传染,接二连三全都死了,只剩她一个人,连温饱都成问题,因为年纪不够大,纵是想去大户人家奴婢或者去酒肆洗盘子传菜都没人要。

    与此同时,官府每天还在将受了感染的京人往城外的郊区拖。

    那天下半夜,万籁俱静,饿得双腿浮肿的蕊枝趁村人都睡得死死,想去邻居家庄稼偷拔些蔬果填肚子,走出家门不多久,夜幕下,不远处空旷的草地上有火光亮起来,伴随着车轮的滚滚和马蹄声,还夹杂着病患压得低低的哀嚎。

    她觉得奇怪,官差将染了病的患者拖到郊野丢弃一般是白天,今天怎么深更半夜的做这事儿,便是那一时的好奇,改变了她的前途。

    她过去,藏在林子后端视,照路的灯火中,前方是十几个四轮拖板车被便衣打扮的男子推着朝前滚动,那些男子看起来魁梧健壮,好像是什么大人物的扈从,板车上横七竖八躺着些被病痛折磨着呻/吟不止的人,身上流着脓疮,还沾着泥土,每个人脸上都灰扑扑的,就像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有一两个人眼熟,她知道这些是前两天官衙送到郊外的病人,病得都不轻,当时她还去看热闹,官差们挖了大坑,今天黄昏时分全部挖好了,已经陆续将这些病人赶了进活人坑,这些人此刻应该已经差不多窒息而亡了。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这些神秘的便衣男子,将他们从活埋坟墓里救了出来?

    白天还听见这些病人们垂死的挣扎和哭声,如今是哪里来的天兵天将将他们解救了?

    在极度的震惊中,蕊枝看见板车的背后有几道身影骑着马踱着过来,旁边几名应该是随从,簇拥着中间的少年。

    少年看样子最多十三四岁,夜色中穿一袭银灰袍子,跳跃的火光中,面庞如郊外天际悬挂的冷月,五官宛如雕琢的璞玉,虽年纪不大,身量已超过同龄人,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下颌轮廓清俊而瘦削,尽管如此,仍是长躯挺拔,秀如茂竹,看久了,竟叫人有些心疼。

    那少年扬起修长手臂,指了指前方载着病患的拖板车,眉头聚拢,与旁边的人说这话,隐约有声音飘来:“……杏园那边都备好了吗……”

    有人毕恭毕敬答着:“是的,三爷。”

    三爷是谁她不知道,她只记得惊为天人之下,脑子一片空白,浑浑噩噩间,大着胆子又凑近了几步,扬起脸痴痴望住那少年的雅肤俊颜,一时忘记了饥饿。

    这少年,不仅生得姿仪卓绝,更如天神下凡,解救了这么多人!

    忽然只听“嘶”的一声,生长农户家的蕊枝一个清醒,哪不知道是蛇吐芯的声儿,郊外本就虫蚁多,何况又是杂草小路的大半夜,这么一群人马出行,惊动了蛇虫出洞并不稀奇。

    她循声望去,只见一条黄眼绿身的竹叶青正盘踞在那少年的马下,若是一咬,那坐骑一定会受惊扬蹄,而那少年恐怕也会摔倒受伤!

    蕊枝想也没想,扑上前去伸出臂膀,竟徒手将那蛇的颈部一捉,一行人见冲出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大吃一惊,勒缰停住。

    有人大叫:“你是何人!”又有人已压低嗓门,斥道:“来人,将这人抓住!”脸上似是已经动了杀机!

    那少年在锦鞍上居高临下,一双清冷眸子望过来,手背缠着赤辔原地转了两圈。

    蕊枝明白了,他们将这些病人从土里剖出来,是避人耳目的,不想被人发现的!

    可她居然还是不后悔!

    被他一双眼睛望得心中狠狠一动,蕊枝恍了一下神儿,本就饿得没力气,那竹叶青发了狂性,趁她失神伸长脖子一口叮到她的虎口处!

    一阵剧痛下,蕊枝仰天倒下,昏死过去前,只觉得有人将自己架了起来,意识迷糊中,只听那少年声音传来:“将她带回王府去。”

    蕊枝醒来后,已经身处秦王府,这才知道,那少年竟是是不久前册封了亲王之爵、刚刚建立王府的当朝三皇子。

    当时本来要灭口,却被秦王一句话拦下来:“此女坚韧不畏死,可留用。”

    从此,她便留在了秦王的身边,成了王府一等侍女。

    那年月光下惊鸿一瞥,仍会在脑海中盘旋,而这个男子又给了她温饱,更让她离不开。

    这样的开端,让她有了一个注定与一般婢女不同的地位,而在她心目中,自己与秦王也是相互倚仗的。

    若他是逐渐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她就是藤萝。

    一直以来,她只想以一个丫鬟的身份,默默伺候三爷就行了,可如今,她却惊觉,自己原来是想当这男子身边的女人,只有这样,才能名正言顺地照料他一生。

    也许,这个想法,在她人生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子时,就已经埋下来了。

    她不奢望能当他的正室,可就算是偏房侧室,恐怕也……这云氏,像是个跟人分享夫君的人么?自己是个辛勤的农夫,三爷是她培育多年的沃土,这片土壤上好容易发芽开花快要结果,偏偏来了个陌生人,帮她接下了继续开垦的差事,还有人告诉她,这土壤本就不是她的,这叫她如何不排挤那陌生人!

    这一片沃土,明明是她的,难道真要将成果双手供给他人么?

    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想着,蕊枝不自禁抬起手,放在唇边,凝住了神,因为想得过于专注,手一滑,不慎撞到圈椅的背靠上,将高长史和主子的眼光引了过来。

    这一声响动,让两人身子从痴缠中会意,分开坐下。

    坐下来后,高长史才开口:“明儿三爷就要率部去长川郡,走前按惯例,得需同王妃交代行程以及家中安排。”

    云菀沁点点头,高长史又笑道:“所幸咱们王府不像别的皇子宅院人多物杂,按着往日的程序走,也没什么太操心的事。三爷离开期间,由王妃主理内外庶务,奴才也会有问必答,视王妃为三爷一般。另外三爷这次出行,王府中也会带几个人,施遥安和几名心腹侍卫,特此跟王妃禀报一声。”

    一道碧绿纤细身影走出来:“蕊枝不放心三爷身子,也素来服侍惯三爷了,恳请三爷这次去长川郡带上蕊枝。”

    没有自称奴婢,自称的是名字,显现出与主子的关系并非一般主奴。云菀沁眸光一转,面上并没多余神色。

    高长史脸色微微一变,提前开声:“蕊枝,此次行程人员已定,不得添乱。”

    “高长史,”蕊枝扭过头去,年轻饱满的红唇微微翘起一个弧度,显出几分倔强,“蕊枝哪里是添乱了?不过是想照顾三爷的一番苦心罢了。”

    从云菀沁这边角度望过去,不得不说,倔色倒还越发增加了这丫头几分姿色,显得像一株不畏狂风骤雨的花朵儿似的,倒是轻笑一声。

    蕊枝听王妃轻笑,望过去,语气冷冷:“王妃可是有什么训诫?”

    这话虽然说得恭敬,却又暗暗透着不服气。夏侯世廷脸色一黯,还没说话,云菀沁已经悠悠开口:“蕊枝姑娘一块儿去,打算做些什么呢?”

    蕊枝抿了抿纤薄的唇线:“自然是照顾三爷的起居,提醒三爷穿衣保暖,定时用药,按餐用膳。”

    “呵呵,蕊枝姑娘还真是无微不至,”云菀沁不乏笑意,“三爷此去是上任就职,不是游山玩水,初次与当地官员臣子见面,不树刚硬官威就罢了,还留下个娇生惯养受不得苦的印象,随身带个沿路唠叨防寒保暖、按时吃饭的美貌温柔丫头,今后有谁能服?这就是蕊枝姑娘为三爷的好么?”

    蕊枝刚一梗脖子想要开声,却听王妃话没说完:“同行施遥安与几名禁卫不比蕊枝姑娘伺候三爷时间短,谁也不是缺手短脚的人,自会照料妥当,蕊枝姑娘无须自我苛刻,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肩膀上扛,须记住,这世上,谁缺了谁,都活得下去,更无须将自己看得那么的重。”

    不知为什么,夏侯世廷至爱她这种轻微发狠,却不动声色打人脸的模子,就算这蕊枝是他的多年心腹,素来有功,此刻被说得脸红耳赤,也看得暗中乐呵,不觉眼一眯,满脸都是赏戏的意思。

    蕊枝被呛得半天说不出话,半天嘴巴才重新呢喃:“奴婢这么些年除了贴身伺候三爷,并无其他职责,向来是三爷在哪里,奴婢便在哪里,这次三爷去长川郡,奴婢留在府上,也没什么事——”

    “谁说没事?”蕊枝话没说完,童声从门外飘来,伴着门口初夏、晴雪、珍珠三人的一声“表小姐——”,崔茵萝撩着两条小肥腿儿牵着何嬷嬷的手进来了,嘴边还有没擦干净的白色奶脂痕迹,明显就是已经把云菀沁送过去的酒心奶球吃了。

    夏侯世廷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酒香夹杂着奶味儿,正是从这小丫头身上发出来的,崔茵萝已轰轰地走过来,端端正正行了个礼,甜丝丝:“三王爷好,云妃好。”一露嘴巴,甜腻香气更是喷了夏侯世廷一脸。

    这丫头在家里对自己几时用过敬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果然,夏侯世廷听表妹开口:“表哥将蕊枝借给我用用。”

    夏侯世廷眉宇一拧:“你要她干什么,你院子里人手不够用?”

    “够用,但这事儿秦王府估计就她熟些!”崔茵萝偷偷瞥一眼云菀沁,正色朝向秦王,神情完全没点儿不好意思,“阿萝最近吃了个好吃的酒心奶球,呃……做奶球的那位师傅说,有一种可可树,长着可可果,果实里的浓浆提炼出来加工熬制,裹上甜酒,就更好吃,可是京城没有这种树,也没几个京人认识,南方沿海的海南郡附近才有。王府中,只有蕊枝祖籍是南方沿海人,原先在家乡正好也是种果树的呢,表哥叫她帮我去找一下嘛。”

    做奶球的师傅?夏侯世廷望了一眼正在淡定喝茶的身边人。

    “我听说表哥这次去长川郡不带蕊枝,搁在家反正也是搁着,就给我用用嘛。”崔茵萝见秦王没说话,耐不住性子了。

    夏侯世廷这才示意高长史吩咐下去。

    高长史见了三爷神色,忙道:“明儿我拨几个下人,便随蕊枝姑娘去一趟南地,找些材料回来吧。”

    蕊枝晓得这表小姐吃穿用度无一不被满足,这次也不例外,不过是出门找食材而已,哪里能拒绝,只得咬咬牙,道:“是。”

    临行事务交代完毕,天色已不早了,一行人散去,崔茵萝站在末尾,牵着何嬷嬷的手,朝云菀沁眨了眨眼,满脸的恋恋不舍,似是还想留在主院说话,却被乳娘手一攥,拉出了门槛。

    室内清净一空,只听男子声音含笑飘出:“做了几颗劳什子奶糖,就打发了一个大活人去大几百里之遥的海南郡,爱妃可真是——会哄小孩啊。”

    四十余口人都查清楚了,那蕊枝的籍贯出身来历,云菀沁又怎么会没问过?

    她酥手一松,放下茶盅:“调走你心腹婢子,心疼了?”说完,径直朝内室走去。

    心疼?他望着她的背影,心痒才对!

    云菀沁刚一进屋,只觉背后人跟贴近,双臂一展,将自己腰圈住,又感觉他垂下头,搁在自己的颈圈内,摩挲着。

    春闺帐暖,又是升起一片甜腻香。

    方才厅内有外人在,不够尽兴,这次,想跑都不行。

    一想到刚刚新婚就要小别,他更是说不出的郁结。

    身后喘息渐浓,云菀沁感觉纤背后贴着的一口胸膛里,似有什么跳得更猛,平时也就算了,明天就要启程,犯了病不得了,忙转过身勾住他脖子:“你先冷静。”

    夏侯世廷哭笑不得,却又是神色一凝,女子回头,双颊蜜潮泛滥,说不出的动人,手肘一弯,将她拦腰抱到手臂上,嗓音压得沉着:“离晚饭还很有些时辰。”一手撩开帐子,将柔软含香的女子放在榻上。

    ------题外话------

    谢谢^O^

    紫灵雪雪雪的月票(3张)

    墨静心殇的月票

    15280164981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