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五箱虫卵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五箱虫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听说货物有问题,云菀沁坐不住了,叫何嬷嬷先回去,起身说道:“高长史,叫理藩院的官员在王府花厅坐会儿,上茶款待,我马上出来跟他们一起去。”

    高长史脸上却有点儿为难,并没挪步子。

    “怎么了?”云菀沁察觉到。

    高长史前几天看王妃进宫后接下通商的事,其实并不像府上其他人那么新鲜和高兴,府上下人私下议论,大宣开国百年,没哪家的王妃能得这种殊荣,可他却心慌慌,三爷上任前就私下叮嘱过自己,离开这段日子,让王妃在府上打理着就行了,再就是进宫请安时务必叫那两名死士盯着,尽量避免外务,怕有什么意外。

    高长史当时还笑着安慰三爷,说娘娘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就算遇事儿也不是个坐着挨打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意外,却只听三爷默默吐出两个字:“招人。”

    高长史先前还不理解,现在总算才明白了。

    这王妃可不就是招人吗!三爷还刻意叮嘱要避免娘娘的外务,这下好,进了一趟宫,何止外务啊,外来使节都给拿下了。

    在王府遥控打理就罢了,这会儿一听还要亲自去一趟官衙,高长史有点不乐意了,苦着脸直言了:“娘娘,这些通商的事儿是臣子的任务,落在您头上本就没道理,好吧,就当是情况特殊,大食人单单看中您的手艺,可您在宅子里派人去做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那理藩院衙门都是男人,你到底是皇子妃之尊,总有些不大方便啊,怕给一些皇亲背后笑话——”

    高长史是王府大管家,受过宫规的正统训练,性子保守陈腐也是自然,云菀沁眉黛一动:“我听闻旧朝有全家男人死光了的将门,全家女眷上到婆婆,下到儿媳,包括家中的烧火丫头,都一起代替家中男子上阵杀敌呢,我这才多大点儿事情啊。如今西域诸国瞧不起大宣的一点,就是女子个个养得软绵绵,除了生,就是养,开国时还好,出现过几名女将军,越到后代,越是禁锢。这回连皇上和太后都通融了,天赐的机会,旁人又敢笑话什么?”

    高长史被硬生生说得哑口无言,论嘴皮子哪里赶得上娘娘,好容易整理出话又准备辩解,初夏已经出来,将他往外面笑着推搡:“好了好了,长史,娘娘要换衫了,先出去接待理藩院的人吧。”

    高长史无奈,只得甩袖子,先过去了。

    云菀沁换了一套简单轻装,和初夏去了花厅。

    燕王世宁派来传话的两名官员是理藩院的堂主事,忙起身行礼:“秦王妃。”

    “免礼。”云菀沁开门见山,“那货物前儿交给理藩院衙门,燕王还捎话来说已经送去大食人驿馆了,是有什么问题?”

    两名堂主事对觑一眼,说:“娘娘去了再说吧。”

    云菀沁听这意思,似是问题还不小,秀眉一拧:“初夏,走。”

    府外,高长史将轿子已经备好,满脸不大甘愿地尾随在娘娘身后,眼巴巴看着娘娘上轿,被两名官员带领着,朝城东的理藩院衙门而去,才叹了一口气,转过身。

    看门的阿虎直愣愣盯住主子离开的背影,琢磨:“奴才怎么瞅着娘娘,比三爷往日在家里时还要忙呢?”

    高长史一听,又长叹一声才跨进门槛。

    *

    城东,理藩院。

    五层砖红楼阁的塔形建筑威严肃穆,古色古香,伫立在修剪整齐的草木前方,是大宣管理对外事务的权力机构。

    理藩院下面分为十二司,分爵禄、朝贡、贸易、定界、官制、户口、兵刑、耕牧、赋税、驿站,属于礼部管辖,却又独立成一个部门。

    而这一次对大食输出,就正好属于“贸易”一类。

    官署大门已经大开,门口的衙役早就接到上头迎接秦王妃的命令,驱散了闲杂人等。

    衙役见到一个头戴帷帽的年轻女子带着婢女下轿,知道是秦王府的王妃,也是那些出口大食商品的经手人,禀道:“八皇子燕王已经在里面大堂等着王妃。”

    云菀沁踏进理藩院,绕过天井,直奔大堂。

    理藩院官署分中轴线、东、西副线三大建筑群,仪门、甬道、抱厦、月台、大堂、厢房、耳房,都很完整。

    到了大堂,正上方悬挂着匾额,上书先帝爷御宝,门前有一面宽大的屏风,上面绘着山水朝阳图,寓意为官者明如日月,清似海水。

    大堂内的藻井雕刻着三十六仙鹤朝日图,寓意皇权统一,四海为一。

    室内一派庄严。

    走过屏风,燕王世宁已经听到传报,从官帽椅内刷的站起来:“三皇嫂来了。”

    云菀沁施了个礼就直接问:“八皇弟,货物是有什么问题?不是已经送去大食人的驿馆了吗?”

    燕王英眉皱皱,盯着云菀沁:“早上大食驿馆那边来人,说是昨晚上临时开锁,打开一个箱子看了看,在货物里面发现了一些东西,连忙又将其他的货箱都开了,发现有五箱里都有问题,使节夫人十分生气,本来是直接找太后,幸亏被旁边人拦下来,才先拿过来给咱们看看。”

    初夏心里一个咯噔,有点儿慌了,不管在货物里发现什么,总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幸亏被压下来,万一真的先闹到太后和皇上那边去了,自家王妃就算没什么事儿,原来引以为傲的手艺技能和香盈袖的名声,也就彻底完蛋了。

    按例说,王妃这是头一次接手这么重要的任务,虽然没有在现场督促,每个程序都把关得很紧,不会出什么纰漏啊!

    却听云菀沁眉目不惊,并没多余废话:“送过来的货在哪里?八皇弟带我去看看。”

    “嗯,皇嫂随本王来。”燕王手臂朝内堂一伸,两人就几步走去,初夏和两名堂主事也赶紧尾随其后,跟了上去。

    到了后院的仓库,堂主事取出钥匙,落锁开门,云菀沁与燕王进去了。

    被大食人退回来的有五件货,此刻木箱被撬开,盖板大敞。

    云菀沁走近木箱,因为一路运出国境再抵达大食,需要多日,为了提防变质或者路上浸水,她特意叫人在木箱上刷过防虫蛀防潮湿的浅色油漆,这种漆味道很强烈,可以持久十天半月不淡,现在刚刚风干,才交货几天,味道还正是冲鼻的时候。

    木箱里整整齐齐地放着几层红木雕琢的妆奁匣,里面分门别类装着佑贤山庄工人们日夜赶工出来的香料货品。

    云菀沁看了一眼,脸色一变,半天没有说出话,半晌,走到另一箱,低头一看,脸色更是紧,五箱依次看下来,里面的情况都是一样。

    燕王跟两名堂主事对望一下,脸色发紧。

    初夏心里跳得厉害,凑过去一看,眼睛瞪圆,眉头蹙紧,一阵恶心!

    木箱内里的四方木壁和匣子外壁上,爬满了细小的东西,宛如绿豆,壳略微透明,有的已经挣出壳,在蠕动,白色线条一样,有点像是蚕,却比蚕要小千万倍,此刻粘在货箱内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一堆!

    这是虫卵!

    那些白色线条的,是已经孵出来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初夏失声而出,难怪那使节夫人要直接告到太后那边去,装胭脂水粉的货箱中生了这种玩意儿,还是输出友邦的货物,谁不气,摆明了就是大宣不重视,制作者不经心!

    一名堂主事无奈:“今早送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爬满了这种小虫卵……”又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云菀沁:“大食那边人说,怕是王妃使用的原料不新鲜,长了虫子。”

    不可能!上次去庄子上,与汇妍斋竞争的天香斋倒是玩弄过类似手段,可是后来将那马婆子撵走了,庄子管理得严格得不能再严格,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了。

    初夏嚷了起来:“怎么会,我家娘娘精心地很,做工的下人是佑贤山庄花田那边的工人,都是熟手,怎么会生了虫子?香盈袖和佑贤山庄附近的汇妍斋,两家铺子的原料都是出自庄上的花田,若有问题,铺子早就出问题了!”

    “所以说,”突然,仓库门口传来男子声音,含着几分疑虑,夹着一行人的脚步,“秦王妃的意思是,虫卵是有人故意投放进去的?”

    云菀沁和燕王等人循声望过去,只见仓库沉重的铁门“嘎吱”一响,一名锦袍男子领着扈从,慢慢走进来。

    逼仄而低矮的库房,显得凤九郎的身型更加颀长玉立,进门时还得稍微躬一下腰身,跨进后,分别朝燕王世宁和云菀沁俯身施了礼。

    燕王转头朝云菀沁小声道:“哦对,忘记跟皇嫂说了,就是凤大人将货送来的,人还没走,一直在后面的厢房等着,说是要个结果回去禀报呢。”

    云菀沁上前几步,道:“凤大人有礼了,多谢凤大人今天能够及时拦住使节夫人,给时间让我们先调查,避免闹到御前。”除了他,还有谁能劝得住使节夫人,

    凤九郎眸子一闪,她居然一猜就知道是自己?太没意思了,一点神秘感都没,雕钻过的脸庞上,温润薄唇却不自禁一勾:“可接下去的事,下官很难再帮你了,只能靠秦王妃给个交代。”

    云菀沁凝视凤九郎,略微昂首:“刚刚我婢子的话,凤大人也听到了,正好也是我的意思。货箱里的虫卵是有人刻意投放进去的,原因仅一点,若是原料有问题,只会在香料里生虫,可是香料却是完好无损,只是柜箱里有虫,摆明了是有人撬开柜箱,将未发育的虫卵丢了进去。”

    说罢,她随手捞起一罐瓷瓶,里面是香膏,拧开旋盖,一阵自然清新的甜香飘出,瞬间充满浮着灰尘味的仓库。

    膏体里面光洁干净,完全没有那些恶心的虫卵。

    “我看了好几瓶,里面的货物都没接触到虫卵,凤大人可以叫人一瓶瓶仔细查看。”

    这大宣王妃认真起来的劲头挺有意思。凤九郎盯得有点出神,仔细琢磨着她的话。

    燕王在一边望着凤九郎看皇嫂的眼色,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其实刚刚凤九郎进来的一刻,他就有点儿不自在了,三哥虽说临行前没特意叮嘱,可自己再怎么着,也不能看着他媳妇儿与个外男这么亲近,就算是为了公务。

    凤九郎也并没因为云菀沁一句话而开绿灯,还真叫人一瓶瓶去检查了,手一抬,吩咐:“按秦王妃的意思做。”

    “是。”跟在后面的几名大食随从上前查验起来。

    两刻左右后,随从们汇报:“回凤大人的话,香料中确实都无异样,只是货箱里沾满了虫卵。”

    凤九郎双目一眯,摇头:“即便是人为,也是你们的责任,没有经心守护,让人有可趁之机,交了次品给咱们,恐怕还是挡不住使节夫妇的气。”

    云菀沁淡道:“是不是完全是我们这边的责任,言之过早。”

    这话一出,仓库里的众人全都一愣。

    秦王妃的意思是,这货箱有可能是搬到大食人的驿馆后,才被人投进虫子,有可能是大食人照顾不周。

    云菀沁沿着五件货箱绕了一圈,把货物都拿出来,将空箱上下里外细细摸着,还反过来调过去地看,箱子底儿朝天的时候,便哗啦啦掉了一地的虫卵。

    燕王有些密集恐惧症,光看那密密麻麻的虫卵就浑身汗毛直竖,此刻见她就这么翻来覆去,皱眉:“来人,给本王的三皇嫂拿个手套来。”

    云菀沁回过头道:“不用了。”在庄子上那段日子,去花田和梅林翻土下种的事儿也不是没做过,泥土里的虫子还见少了么。

    凤九郎看着这名大宣王妃又是看又是摸,眸子一弯,光看她的样子还真是能迷惑人,娇娇稚稚,只当是个矜贵的金枝玉叶,那日宫宴上虽出众,却也不过是纸上谈兵,没想到核子里却是泼辣得很,说动手就动手。

    不过也是,这事儿是她在背后主办,万一出了事,只怕得受罚,又怎么能不紧张。

    凤九郎由着她去捣鼓,须臾,只听她回头朗声道:“你们看看,这是不是撬开的印子?”

    几名大食随从过去,见木箱盖子的下方背面,有细小的凹痕,还掉了一些木屑。

    盖子的下方背面本就叫人忽视,那些凹痕就更加细微。

    燕王忙道:“快上去看看!”

    两个堂主事上前忍住恶心,扒开虫卵,凑近头颅去查看凹痕,半会儿,禀道:“回燕王的话,这果真是撬痕!若不是仔细查,还真看不到呢!”

    燕王捏了鼻子眯眼道:“这箱子厚重,盖子也沉,若是用刀子撬开,应该痕迹很大的,用什么撬开的?”

    一直没怎么做声的凤九郎忽然上前几步,捞起一个爬满虫卵的盖子,看了看那凹痕。

    云菀沁看他样子,应该是很爱干净的,这会儿倒是吃了一惊,只听他认真道:“应该是用最小号的十字起。”是专门拧螺丝的小号工具,一点点撬开,不会像刀子那样出现明显撬痕。

    说罢,凤九郎丢开盖子,拍拍手,脸色乌青下来:“到底什么人做的?岂有此理。”

    云菀沁与几人走出仓库,回到了理藩院的大堂,重新落座。

    初夏和几个官署下人打了干净水,给几个人递了皂胰子,净了手后,云菀沁道:“我刚刚仔细看过那些虫卵,这种虫卵叫作青乌头,在大宣,多半用于买来喂食观赏鱼和雀鸟,在鸟鱼饲料中,青乌头还算是比较昂贵的食物。就我所知,尤其有一种叫做锥尾凤头鹦的雀鸟和一种叫做闪电红的锦鲤,是专门吃这种贵重青乌头的。”

    凤九郎用棉巾慢慢揩着手,头颈一顿,噢,对,这王妃会制作香剂,还有花田私产,通晓植物特性,对于跟植物息息相关的虫类,应该也是有了解的,俊眉舒展,将棉巾放进托盘,若有所思:“……喂得起观赏鱼和雀鸟的人,不大可能会是一般百姓,而喂养的还是贵重的鸟鱼,又都能吃到昂贵饲料…所以王妃的意思是,投虫之人,有可能身份不低。”

    其实就算不是因为这虫卵,也能猜的出这背后捣鬼之人不是什么小角色。

    那人不管是害自己,还是害大食,胆敢破坏两国贸易,便是有一定底气的。东窗事发了,难道不怕担罪吗?

    这样一想,凤九郎眉头松弛了,云菀沁的脸色却发紧了。

    燕王总算找着机会插嘴:“这样就好办了!本王在京城养鱼鸟的门户去一家家盘查!养了锥尾凤头鹦和闪电红的,着重力度盘查!肯定能查到些线索!”

    “不好办才对。”

    云菀沁和凤九郎异口同声。

    燕王眉头一拧,有必要这么默契吗?三哥,对不住,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云菀沁见凤九郎与自己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块儿,大方地一抬手,示意外来贵客先说。

    凤九郎顺了她的心意,道:“若是一般的小城镇倒还好查。邺京乃天子脚下,能养得起鱼鸟的多如牛毛,养了锥尾凤头鹦和闪电红肯定也不在少数,燕王查是可以查,只是太耗时间了,只怕没有一个月也得二十天,燕王觉得使节夫妇会有耐性等那么久吗?这期间,恐怕早就跑去皇宫告状了。这一说,除了秦王妃受罚,事情也会闹开,那个投虫的人,更会提高警惕,想法子提防,到时候,更不好查了。”

    “趁此事还没传开,那人还不知道这事已经被发现,是调查的最好时机。”云菀沁补充道。

    凤九郎眼一眯,碧绿似翡翠般的瞳仁光泽满满,露出几分笑意:“王妃对于调查有什么提议?”

    云菀沁见面前男子的样子,分明已经是想到了什么法子,亦是淡淡笑道:“五箱内虫卵极多,这种虫卵的保质期很有限,买多了也是等着变质,所以喂食鸟虫的人,一次性不会购买太多。照理来说,那人手头不可能储藏这么多虫卵,肯定是临时去叫人采买的,而宫宴确定通商之事后到今天也不到七八天——这样,就已经缩短了调查的时间和步骤。咱们只需要调查宫宴那日之后,采买过大量青乌头的人,就可以了。”

    凤九郎笑意渐深,她说的一字一句,跟自己肺腑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一张结得乱七八糟的网,被两人一点点地合力慢慢解开,只是——不知道顺藤摸瓜查到的背后人,到底是谁。

    燕王跟身边两个堂主事小声耳语了一下,转过头:“这些名贵鱼鸟的饲料,京城的卖家并不多,还有专门的花鸟市场,这目标倒是小得多了!还是皇嫂心细。本王这便叫人去市场上查查。”说着吩咐了堂主事几句,却听云菀沁道:“八皇弟,我也一起去。”

    燕王一愣:“这种事哪里需要皇嫂去啊,而且花鸟市场人多且杂——”

    凤九郎眼睫忽闪,瞟了一眼云菀沁:“燕王殿下,关系到秦王妃的清白和秦王府的名誉,秦王妃紧张也是自然的,若是不叫她去,只怕秦王妃回了府也不安心。何况,燕王刚见识过了,秦王妃通熟这方面的常识,去了,也是个帮手。”

    燕王还在犹豫,却见云菀沁已经戴好帷帽,遮住半边容颜,莞尔回头:“八皇弟就别磨叽了。”带着初夏,跟着几名官差朝大堂外面走去。

    罢了,连三哥在场恐怕都拦不住。燕王把自己贴身侍卫乔威叫出来,令他跟去市场,暗中保护云菀沁的安全,刚吩咐好,看着乔威出去,却见凤九郎一掀袍子,也朝外面走出去,忙叫道:“欸——你这又是去哪里?”

    凤九郎偏过颈子:“回燕王殿下的话,这件事与我大食也是有关系的,微臣怎么能只让大宣出力?自然也要去跟着查查。”

    燕王急了:“你别去。”

    在理藩院,有自己看着还好,出去了可就不一样了。

    凤九郎眉毛一压:“燕王是瞧不起微臣,还是瞧不起大食?”

    燕王一甩袖,也不跟他绕圈子了:“本王是放心不下你!三皇嫂既然去了,你个外人跟着去,像个什么话?本王知道你大食风气开放,男女混杂在一起,不算什么稀奇事儿,可咱们中原皇朝是不一样的,来了大宣,也得入乡随俗,懂得避讳!”

    凤九郎见他竖起皇子威,尽管语气还算恭敬,可脸色已经冷了,蔑道:“燕王殿下,大食也是有调查权的,是谁投进虫子,损害两国通商贸易,使节大人与夫人更有知情权。现在秦王妃为了这事儿奔走操心,你却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你——”燕王头疼得要命,真狠不得一个响雷把三哥劈回京,让他亲眼瞧瞧这异邦男子的不要脸,却也只能见着凤九郎轻飘飘领着随从跨出大堂门口。

    到达京城的花鸟市场时,云菀沁才发现天青长袍玉纹带的男子跟了上来,一惊:“凤大人怎么也过来了。”

    凤九郎把刚刚在理藩院对着燕王的一番话,又重复了一遍。

    云菀沁点点头:“倒也是,这事与大食不无关系,按道理凤大人确实该一同前往。”

    两人说了几句,怕两人带着随从,目标太明确不大好,叫一干人都离了几丈远,然后才双双走进了市场。

    花鸟市场内人声鼎沸,夹杂着雀鸟叽叽喳喳,热闹非凡,人气十足。

    街道两边买卖花鸟虫鱼的店铺,大多将货物摆出来吸引客人注意,鸟关在笼子里或者缩在吊架上,被悬挂在店铺外面走廊下,地上还摆放着一排鱼缸,缸子内各类观赏鱼游来游去,旁还放着捞鱼的小勺子和捕网。

    每家店铺的掌柜和小工撸着袖子,要么站在门外招揽生意,推荐新宠物,要么正与客人讨价还价。

    市场内,一片嘈杂汪洋。

    两人只当是逛闹市一样,在人群里慢慢悠悠地走着,眼睛却是暗中扫着两边的店铺,偶尔上前问几句。

    一条花鸟市场走了一半,还没看到卖青乌头的店面,看起来,这青乌头在京城确实顾客不多,所以店铺进货普遍都少。

    云菀沁不觉轻轻叹了口气。

    声音很细,却被身边的男子听见了,道:“王妃何必叹气?正是越少,才越好查。”

    这么一说,也是对的。云菀沁说:“凤大人说得不错。”

    凤九郎面朝前方,忽然又开了声:“说起来,微臣还有个疑惑。”

    云菀沁只当他又发现什么疑点,忙道:“凤大人请说。”

    “王妃看起来这么小,真的已经成婚了?”凤九郎疑惑。

    云菀沁一愣,失笑:“假谁也假不到皇家头上啊。差不多就是大食使节来邺京之后的几日。”

    凤九郎眸中凝聚的瞳仁微微有些涣散,哦,原来日子隔得这么近啊。

    ——若是早来个一两月,兴许她还没跟大宣皇子结下婚事吧。

    “大人怎么了?”云菀沁奇怪地问。

    “没什么,”凤九郎直视前面,表情并没什么变化,与此同时,突然一指前头:“你看,那家店铺的廊下,挂着的是不是锥尾凤头鹦?”他也没见过中原人的这种鸟,只是看到那鸟儿宛如扇子打开的尾巴,头型又似山鸡,顶上还有个火红的冠子,猜的。

    云菀沁一看也是惊喜:“走,去问问。”

    既然卖这种鸟,说不定也卖青乌头。

    店铺不是很起眼,在花鸟市场最里面的一家,客流相比于前面卖廉价花鸟的店,少得可怜,刚走出来了一个,便彻底一个客人都没了,算得上门可罗雀。

    可门匾精美华贵,装鸟鱼的笼子和大缸也是名贵沉香木和大理石制作的,一看就是专卖名贵花鸟。

    而铺子里正在亲自喂鱼的老板,也并没像其他老板那样吆喝生意,好像根本不在乎客人多少。

    做生意的人,怎么可能不在乎不赚钱?

    这老板不徐不疾的态度,只能说明一点,他是做定点生意的,有长期老主顾,根本不在乎散客。

    凤九郎率先跨进去,举起手轻轻一碰挂在廊下的风铃:“老板!”

    中年老板一见两人,是一对穿着精美的男女,女子虽带着帷帽,看不大太清楚脸,却也看得出是个美人,头上的发型是出了嫁的发髻,应该是位夫人,那男子显然是个异国美男子,便放下手头活计走过来,客气道:“客官有什么需要。”

    一看态度,这老板肯定是见惯了贵人和场面的。

    云菀沁纤腕一抬,随意拨弄着旁边吊架杆上的一只虎皮鹦鹉,就像真的在逛店,仿若不经意地问:“老板,你这儿有没有乌头青的虫卵卖?”

    中年老板脸色一怔。

    虽然只有短暂一下,两人尽收眼底。

    随即,老板笑道:“这位夫人,若只是喂养一般雀鸟,像您现在把玩的这种,用不着青乌头那么昂贵的,那种鸟食京城货不多,万一断货了,您的鸟儿吃习惯了,到时还不好办呢!”

    凤九郎贴近云菀沁几步,淡笑:“我夫人在家里还有一只锥尾凤头鹦,一向就是吃的青乌头虫卵,确实是难买,在京城寻了许多家都没找到,你这儿有吗?”

    云菀沁知觉他得自己紧紧,一动,罢了,演戏嘛,反正也没人看见没人知道。

    老板见两人一派亲昵,郎才女貌,倒还真像是年轻的新婚夫妻,再看凤九郎的西域面孔,大概猜出来了,可能是外地来的有钱夫妇呢,放了些心,笑起来:“两位算是找对了。我这儿啊还真有,两位客官要多少啊?”

    云菀沁心里一喜,扬起头,故意含情脉脉看了凤九郎一眼,面朝老板:“我们要很多,因为还得去好几个州县游玩,这东西难买,既然找到了一家,打算一次性买多些,再用冰块给镇着保存下来,慢慢用。可能需要——”说了个数字,正好是那五箱虫卵的大概分量,又对着凤九郎娇憨地眨巴眼睛:“好不好?”

    凤九郎也是演戏演足,宠溺道:“为夫的什么时候没依过你?”

    老板先一听云菀沁要那么多青乌头虫卵,心里一惊,面上又划过一丝什么,再一听两人的充足理由,也不怀疑了,却犹豫了一下:“这个……”

    “怎么了老板?是没有那么多吗?”云菀沁眉一紧,在老板看来,这表情像是因为害怕买不到稀少鸟食,其实她是真紧张。

    老板踟蹰了会儿,之前那名派下人来购买乌青头的贵人买下大量后,又多塞了银子,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不要跟人提起他们买乌青头虫卵的事,最好近期连卖都不要卖了。

    若不是看两人是外地人的份上,又只是买去喂宠物的,估计量不大,老板早就一口拒绝说没有这虫卵了,没有想到两人要这么多,现在被问到了嘴边,也不能不说了。

    罢了,反正是外来的,无所谓,老板低声道:“实不相瞒,本来是有那么多的,可前些日子被个客人都买去了,还刚好跟你们买的差不多呢!不过也不要紧,你们夫妻只要能等个一两天,我再去调货——”

    云菀沁心中一动,面上却露出些遗憾,惋惜道:“哎呀,怎么这么不巧,老板,那人是什么时候买的啊?”

    老板也没防范,顺口:“就在这月初十。”

    便正好是宫宴后的第三天。

    云菀沁和凤九郎对视一眼,忽然朗声道:“来人啊。”

    紧紧跟在身后的随扈听见传,疾步上前。

    老板还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这,这是怎么了?你们是什么人?这,你们想干什么?”

    云菀沁丢了个眼色给理藩院的人,几名衙役二话不说,将老板两个臂膀一箍,不易察觉地迅速架进了店铺。

    云菀沁和凤九郎也飞快跟了进去,一进门就关上店铺,顺手将闭门歇业的木牌挂上去。

    ------题外话------

    谢谢^O^

    xudan710420的鲜花(5朵)

    摎jiu的鲜花

    南宫茉的月票

    桃子梁的月票(2张)

    飘逸出尘的月票

    木黄的月票

    浮华暗淡失色的美的月票

    xiaoyan28的月票

    blackcat123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