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铁骨柔情

第一百六十一章 铁骨柔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主卧,炭炉里的幽淡熏香袅袅裹住室内的温度,红木书案上堆积着军机要务,虎头玉镇纸压着的晏阳城内各类地形图和军函。

    旁边的牛油烛台烧着,一半照明,一半给屋里添了几许暖意。

    烛火中,男子坐在书案后,剪影落在素色窗格间的窗纸上。

    云菀沁只当他又跟平时一样在查看城内军情报告。

    这几天,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眉目几乎没有舒展平,整个人宛如一把拉紧了弓,箭在弦上,贲张有力,随时就要开弓射出。

    有时候午饭晚膳过后,她会来房间跟其他下人一块儿收拾碗盘,很多时候,那些饭菜几乎都没动过。

    虽然暂时制止了沈家军破城而入,可再不能一味地拖下去了,必须尽快将山鹰引出来,这几天,他跟施遥安以及几个心腹部下的密谈次数也越来越多。

    此刻,比起白天对着将官部属的严厉,他显得闲适一些,穿着宽大的燕居棉袍,金丝玉蟒带圈住窄瘦峻腰,正伏案持笔,脸庞微垂,青鬓如墨,眉宇微结,轮廓比起在晏阳城第一次看到他时,又瘦了一些,俊眸下有积攒了劳累多日的乌青眼圈,可一双瞳却熠熠生辉,宛如湖水波澜迭起,隐隐透出几分叫人莫名的振奋之色。

    云菀沁站在隔断帘外等了会,里面男子仍旧伏案不动,便在外面将热水倒进了铜盆,兑凉了一些,又拿了干净棉帕子,轻手轻脚地绕过梁柱,从背后端进去。

    若是往日,他见她就这么进来了,肯定会变脸厉斥,又得叫她滚出去。

    今天专注得很,竟没察觉有人进来。云菀沁一边将铜盆放在小几上,一边偷偷看他。

    他仍旧俯首盯住纸面,笔酣墨饱,写几笔,又停下来看着,看着看着,末了,唇角微微一翘,笑意蔓延。

    伴着这一笑,挺拔鼻梁上飞上一抹可疑的赤色。

    大晚上一个人在房里看军函,莫名其妙地笑了?

    云菀沁脊背有点儿拔凉,不是劳累过度,思觉失调——中邪了吧?

    她好奇地端着铜盆,轻步走过去,一踮脚,在他背后瞟了一眼。

    嗯……?好像不是军函?云菀沁这几天进出房间摸熟了,撰写公文的纸张一般都是特制的,纸张偏厚,底色颇黄,防止转送半路潮湿风霜的侵蚀,前段时间他送回京城皇宫和秦王府的平安函,就是用的这种公文纸。

    而他现在提笔写的信纸,却是有名的颍州宣纸,纸张稍薄,柔白细纤,一般用来寄私人信件的。

    纸上是他的字迹,看起来筋骨丰肌,不失不过,细观隐隐又有鸾翔凤翥、君临天下之态。

    字如其人,无波无澜,却藏腹中春秋。

    旁边,镇纸压着一个牛皮信封。

    难道是寄给秦王府的平安信?

    实在忍不住,她倾身向前几步,信函开头鲜明的“吾妻沁儿”四个字,令她凝住。

    果然是寄回王府的信。但是看这开头,绝不是之前寄回来枯燥官方的平安信……是给自己一个人的?

    她心里一动,顺着朝他手边望去,只见旁边堆砌着一小札牛皮信封,用红色丝线帮着,最上面的一封扉页上有自己的名字,铁画银钩,力透纸背,一弯一勾,又蘸着浓浓的铁骨柔情。

    这些信,她一封都没收到,因为他知道皇子从地方送去京城的信函,无论公私,内容会被多人盘查。

    这些蘸满私心的字句,全是他和她之间的闺帷秘语,他不愿意叫别人看到,宁可先写下来,待回京再全都给她。

    她没有想到,在离自己百里多遥的晏阳行辕,他每日完成紧张的公务后,还会拔出珍贵时光给不在身边的自己,她脚步一下像黏在地面上,又禁不住探了探纤颈,想继续看信中的内容。

    宣纸还没写满的空白处在烛光的反射下,晕出个小人儿的身影。

    夏侯世廷目一黯,刷的转身,伸臂一把揪住她脖子,俊脸一下子涨得赤红无比,下意识将镇纸将信函一压,尽数挡住,压低嗓子:“放肆!”

    明明是生气,竟又透出几分——羞恼?

    羞恼?他害羞了?

    云菀沁没来得及闪身,连忙掰他手腕,咳着讪笑:“奴婢只是见王爷太认真,不敢打扰,什么、都没、没看到——”

    他手一松,却余怒未消,俊逸双目凉了再凉,连身边融融烛火都掩盖不住。

    她趁机溜出来几步,见他被人戳穿秘密似的脸,倒是忍俊不禁,跑到帘子边,等他万一暴怒就随时开溜,老虎鼻子下拔胡子,远远挑逗:“……王爷,你那信是写给娘娘的啊?嗯,写得不错!”

    进了行辕没几天,被烟熏过的喉咙快恢复了,她又偷偷去熏过一次,眼下嗓音比之前更粗哑几分。

    这话一出,男人脸上更是红紫交加,腮帮子咬得咯咯响,这野丫头本就胆子大,如今见着有功劳在身,更是无法无天,一喝:“来人——”不罚不行。

    云菀沁没想到他这人一点儿都禁不起逗弄,嘴一撇,太没趣了,不过仔细想想,白日在官兵臣子面前调兵遣将、谈论军务,摆着一张严肃脸,转个身回了房间偷着笑红着脸写信,被人发现了,确实也挺尴尬。

    这人,不会为了保住自尊,要杀人灭口吧!

    她忙道:“——写得不错!就是如今写情信,已经不时兴用颍州纸了,您过时了!奴婢听说薛涛笺不错,底色是俏粉,格子还勾着花纹,闺阁女子十分追捧,王爷下次用那种,娘娘铁定喜欢!”

    愠怒中的男子话音一收,脸色竟松弛下来,眼一斜,睨一眼那张信函,碍于面子,又不好意思多问。

    云菀沁见他怒意稍怠,笑意更浓:“奴婢不敢欺瞒王爷。”

    半晌,男子唇一启,听似淡然:“嗯。”就当她将功折罪,手一挥,将听了叫唤跑进来的下属赶了出去。

    室内重新安静下来。

    云菀沁将铜盆和棉巾端到他手边:“王爷净手吧。”

    夏侯世廷这会儿见着这丫头,心里有点儿发虚,匆匆净了双手,揩干净后,皱眉:“好了。”

    云菀沁将铜盆端到旁边,正想要出去,却听他道:“你等等。”

    反正也被她看到了。夏侯世廷将写好的信折了一层,送进牛皮信封,封口,与旁边那一小扎红线绑着的家信捆一起,抬起手:“出去后,顺便给施大人,传本王的话,近两日找机会送回京去。”

    云菀沁接过来,一时口快:“不攒得好好的么,到时王爷带回京给娘娘就行,怎么现在要送?”

    夏侯世廷没想到她这双眼利索得很,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都看到了,脸色一紧,目似寒星,望她一眼。

    云菀沁吞下话,却见他恢复神态,语气听上去十分的淡泊:“嗯,现在就送回去。”

    她霎时明白他的用意。

    晏阳这场变乱的结果无论怎样,势必都有一场剿贼战在即。

    既要对敌,就免不了危险,即便他身为主帅,也在所难免。

    万一有什么事,就算人回不去,至少这些信能给她聊以慰藉。

    夏侯世廷见她捧着信没说话,皱眉:“听见没?还不出去给施大人。”

    云菀沁望着他,虽然事态的结果不一定最坏,可他却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

    只差一刻她想要揭穿身份,最终还是吸了口气,掐住掌心,忍了下来。

    正因为他看重晏阳之变,她更不能袖手旁观,一定要协助他,度过这道关卡。

    可一旦揭露身份,她就绝对会与这件事斩断了关系,——他是绝不可能再让她与黄巾党的人接触的。

    她将一沓信函还回桌上:“这个,还是您自个儿交给娘娘吧。”

    夏侯世廷一震,不敢置信地盯住她,这丫头,到底是哪里来的胆量,却听她望着自己,开口:“奴婢听施大人说过,王爷跟娘娘刚成婚。你们两个还有大好的日子没过呢,您将这信先送回去,娘娘看了是个什么想法?还不当您是立志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么?人不回去,她要这些死物干嘛?就算写得再情真意切,再锦绣团簇,也是废空话!您要是真的挂念她,体贴她,就好生生地送个大活人给她!”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八个字令夏侯世廷魂聚魄醒,精神拨正回来。

    这丫头,竟然能猜透自己的心意。

    灯火憧憧下,男子静默,眉目看不出是怒是喜,坐在高背椅上不动。

    云菀沁屏息,等候着他的反应。

    半会儿,他眉锁重重,唇角微讽:“听你这口气,好像有相好的?”

    云菀沁一愣,顺溜道:“有啊,怎么没有。”

    室内宁静俄顷,男子调侃:“居然还会有人喜欢你,那人是被鸟啄瞎了眼吧。”

    云菀沁哑然道:“嗯,是啊,那人还被泥盆子糊了脑袋。”

    夏侯世廷浓眉皱得更紧,这丫头还真是疯疯癫癫,奇奇怪怪,能跟她相好还能是什么好人,半斤八两的,不过被她这么一打岔没心情竟亮敞多了,挥挥手:“下去吧。”

    云菀沁怕他还存着负面心思,飘了一眼桌上的信札:“那这信——”

    男子手臂一伸,将那扎信扒了回来,语气颇是疲累:“不但泼辣,还啰嗦得要命。”

    云菀沁放下了心,端起盆子一躬身:“那奴婢退下了。”

    走到门口又听他喊了一声。

    云菀沁停步,又怎么了?只听男子声音传来:“你去叫主事的婆子给你重新换一件袄子。”

    少女穿着件芦花夹层袄子,衣裳滚边处还破了几个小洞,整件衣服刚好裹在瘦瘦小小的身子上,没有一点儿富余,看起来极单薄,压根挡不住晏阳眼下的气候。

    云菀沁转过头笑笑:“多谢王爷了!”扒起帘子离开了。

    转颈一笑,帘子因人离开,翻飞而起,带起一道细风,旋绕过暖和的屋内。

    夏侯世廷鼻下有些似曾相识的馨香,是女子与生俱来的固有体香,发自肌肤,环绕身体,任何胭脂水粉或者油烟风尘都掩盖不住的。

    以前从没注意到,今天与这丫头是头一次单独共处一室,她留得也久,这体香自然扩散开来。

    香味虽马上变淡,继而烟消云散,却又霸道地占据着人的嗅觉。

    神魂恍惚了一下。他哗的起身,走到熏炉边,手一掐,灭了那熏香,室内轻嗅残留的馨香。

    ……怎么会?估计是心理作用吧。

    他醒悟过来,轻笑一声,有些自嘲,怎么痴魔到了这个地步。

    竟在个完全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孩身上,不停找她的影子。

    不过是身型略像,眼神偶尔颇似,不过这个年纪的女子,有共通处不是很正常么。

    三千弱水,各有芬芳,可他那一瓢,谁又能代替。

    ——

    第二天,云菀沁做完了手头活,去吴婆子那里重新领了袄子。

    吴婆子早就得了通知,已经将软厚的簇新袄子准备好了,叠得整整齐齐,一见庆儿过来,笑眯眯将东西递过去,又另外塞了个雕海棠花纹的铜制汤婆子,低声道:“施大人吩咐的。”

    云菀沁抱了过来,跟吴婆子道了谢,离开了。

    回去下人房间的路上,她路过一处伙房,只见前方有一行人肩上抗着些蔬菜进出帐子,个个穿着粗布衣衫,百姓模样,不像是行辕里的官兵和统一着装的下人,不觉一疑,倒是难得放外人进来,脚步一缓,顺口喊了一声迎面而过的巡守士兵:“小哥,他们不是行辕里的人吧,咱这儿不是管得严,不让外人进来的么?”

    士兵回答道:“这几名是晏阳城郊种菜的农户,今儿来给咱们送菜。晏阳城这一耗,还不知道耗到什么时候,行辕粮食有限,万一再冷些,下雪封路,只怕连粮食都难找,三皇子提前吩咐了,找农户送菜进来提前储着,以防不时之需。”

    云菀沁点点头,与那士兵擦身而过,正要走过伙房,只见送菜的农户中有个穿褐色短袄的汉子,抗着一筐子大白菜,朝自己望过来,使了个眼色。

    她心里一动,是吕八派来的人,稍微一考虑,轻盈几步上前,朝那伙房的主事福福身:“大人,奴婢主屋那儿做事的,王爷派奴婢来亲自瞧瞧新进的菜。”又看了一眼那汉子筐子里的大白菜,笑着往不远处一指:“这儿人多,那里亮堂,不如搬到那儿去看看。”

    那主事见这女孩颇眼熟,再一听她鸭公粗嗓,知道是新进行辕经常进出王爷屋子的庆儿姑娘,倒也没多说什么:“你们几个人,去吧。”

    云菀沁领着几人走到旁边,避开伙房当差的视线,随便找了理由将另外几个农户留下,示意那褐袄汉子单独跟自己来。

    两人闪身到隐蔽墙角处,云菀沁只见汉子打量自己一番,低声道:“庆儿姑娘对吧?是吕八大哥派我来的,捎个口信问庆儿姑娘一声,来了这么多天,行辕内的地形都应该摸熟了,传个话,俺带出去,到时候吕大哥那儿也好办事。”

    云菀沁道:“你告诉吕大哥,不可烧行辕。”

    汉子脸色飕然收紧,退后一步,声音压得更低,却已经有几分激怒:“庆儿姑娘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投了官贼,叛变了咱们?”

    云菀沁嗤笑:“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俺要是叛了黄巾党,能想方设法施计叫沈家军不攻进城么?你既然有混进来的本事,也能想法子打听一下,看看阻止沈家军进城的是谁。再不然,俺刚见着你,早就叫人将你绑了!还跟你在这儿唧唧歪歪?”

    汉子脸上怒意稍霁,浑身毛刺抚平,语气有些歉意:“是我冲动了,庆儿姑娘勿怪,可你说不要烧行辕,是什么意思?吕大哥已经备了好久,就等庆儿姑娘引个路,放个话,马上就能行动了!”

    云菀沁眼一动:“俺待了几天,这行辕深阔难测,前面哨岗卫兵繁多,后面的皇子兵甲也在校场扎帐,日夜巡守不怠,火烧行辕,实在是危险大过利益,再说了,你瞧见了,他们如今也在找郊区百姓囤粮,不然怎么会叫你有机会混进来?行辕的粮食也算不上充足了,你们就算成功偷袭,又能抢多少?不合算的买卖,能做么?你跟吕八大哥说一声,千万不行!”

    汉子听得倒吸凉气,却仍犹豫:“咱们后半夜偷袭,加上庆儿姑娘引路,怎么会不成?就算我回去说了,吕八大哥恐怕也不会就此罢休。”

    眼下之计,必须先要阻止他们夜袭。

    要灭了吕八这个已经烧得沸腾的决定,那就必须有另一个收获更肥的计划转移他的视线。

    云菀沁道:“你回去告诉吕大哥,暂且忍忍,我会想法子让他们直接擒到秦王。”

    汉子一讶:“真的?庆儿姑娘打算怎么做——”

    云菀沁冷冷道:“这不是还没想好吗,你慌个什么,主意装在脑子里,你还怕飞了不成?先回去告诉吕大哥,等信儿,最迟十天之内,一定给他个交代。”

    汉子再没一句废话,擒贼先擒王,若能直接捕了最大的,相当于覆了晏阳城的整个官兵队,暂时忍忍缺粮的苦又算得了什么,道:“好,十天后我再来。”说着探头见没人,悄悄先走了。

    云菀沁隔了一小会儿,走出墙角,见剩下几个农户汉子还杵在那里莫名其妙等着吩咐,匆匆过去,道:“好了,菜不错,我到时同王爷说一声。将菜送回仓库,回去吧。”

    几人完成任务,也没多说什么,担着菜先走了。

    不远处,这一幕,正被出来做事的吕七儿看在眼里,只觉得奇怪,王爷什么时候叫她查看菜?

    见云菀沁朝屋子回去,背影消失,吕七儿犹豫了一下,匆匆追上那几名农户。

    却说云菀沁步子轻快,回了下人屋子,满屋婢子见她领了新袄子和保暖物事回来,全都围拢上来,做完活儿也没事干,扒着她,闲侃起来。

    云菀沁一看大炕,才知道自己还没回来的时候,吴婆子又派人给自己送了几床加厚的被子褥子过来,不用说,也是上面的鸿恩。

    “听说施大人早上就通知吴婆子给庆儿加御寒物了,当真是照顾庆儿啊,你们瞧瞧庆儿那新袄子,比吴婆子的还要扎实精致呢。”

    “施大人的意思,不就是三皇子的意思么!”

    “那倒是,庆儿这次立了功,甭说过冬的棉衣棉被了,到时得了赏识,被三皇子带回京都说不准呢!”

    正在说着,屋门嘎吱一声,有人推门而进,是吕七儿回来了。

    几个婢子也并没在意,打了声招呼,继续谈笑风生。

    吕七儿刚在门口就听见了屋内的议论,一进来,瞥了一眼炕上的新被褥和新袄子,脸色透出些雪白,却没说什么,只默默地坐到了大炕的一角,只听有婢子笑着道:“带回京?若庆儿姑娘是个男子,带回京还能建功立业,当个军师啊门客什么的,做官发达,可惜是个女子,带回去也没用啊!”

    “你傻啊!女子更好办,带回去往后院一塞,做老婆呗!”年轻婢子生性活泼,口无遮难,又是关上门闲磕牙,什么都敢说。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

    吕七儿脸色一变,却将头垂得低低,好像并没听。

    云菀沁见她们玩笑越说越过火,阻道:“人家三皇子哪里看得起俺?而且王府里已经有王妃了,俺才不去呢,谁知道那秦王妃是不是母老虎?再说了,人家恩恩爱爱,俺去插一脚做什么?俺宁当穷人的妻,也不当富人的妾。”

    几个婢子本来就是开玩笑而已,不过是见庆儿如今受主子的抬爱,拍她的马屁,笑着说了一阵子,就各忙各的去了。

    吕七儿的脸色却是一直没好看过,见人都散了,才慢慢站起身来。

    云菀沁见她失魂落魄,心神不定的样儿,禁不住喊了一声:“七儿,你还好吧。”

    吕七儿被她喊得竟然一惊,好像被蛇咬了一口,条件反射地一笑:“没事,没事。”

    云菀沁有些怀疑,这几天对自己不冷不热,这会儿怎么赔起笑脸,刚要说话,却听见门外传来马靴咚咚声,逐渐逼近屋子,有士兵的声音传进来:“请庆儿姑娘出来!”

    一群女孩子一呆,都没反应过来。

    这一下子功夫,门外士兵已经等不及,一人竟“哐啷”一声,一靴子踹开门:“庆儿姑娘请随咱们去一趟!”

    几个婢子这才见到是行辕里面刑房处的官兵,个个脸色严肃可怖,全都慌张起来:“怎么回事?”“庆儿怎么了?”

    刚刚才在艳羡庆儿姑娘得了上面的恩赐,赏了厚被子厚褥子,怎么——刑房的官兵来拿她?

    一个下人而已,若是犯了一般的小错,后院主事的吴婆子来喊过去就行了,何至于出动刑房的官兵?

    云菀沁心里猜到些什么,站起身:“请问几个兵大哥,是谁叫奴婢,出了什么事?”

    一个官兵语气不善:“你还敢装腔,两刻前你跟什么人见过面,要找人跟你对峙么?梁巡抚接到举报,派咱们来提你去刑房,别废话了,过去吧!”

    有的婢女深知刑房的厉害,悄悄扒住云菀沁的袄角儿:“你见谁了?犯什么事儿了?那刑房去不得啊,一去就是先打二十大板的,再不坦白,又是各种刑罚,士兵都受不住的——”

    云菀沁掌心微微一凉:“秦王知道吗?在那里吗?”

    那官兵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不在行辕,出去巡城了!这事还用不着王爷出面!梁巡抚审就够了!快走!不然仔细咱们动粗了!”

    云菀沁挑挑眉:“不去,奴婢只听秦王的差遣,等秦王回来再说。”

    “嘿!你倒是挺聪明啊,”官兵脸一变,“这时候知道抱主子大腿了!不过,这事儿人证物证俱在,王爷回了也没用,来人!”

    两个小兵上前,拿出一截儿粗麻绳上前,云菀沁秀眉一蹙,知道去一趟刑房是免不了,掸掸袖子:“会走!别过来。”

    官兵哼了一声,示意两人退下,见云菀沁朝门口走去,又望了一眼几名婢女,一指:“那个谁——找梁巡抚举报的人,叫吕七儿吧?你也过去一趟,当个人证。”

    瞬时,所有人的目光投在吕七儿身上。

    吕七儿脸一白,垂下头,仿佛自己才是受了坑害委屈的那个人,默默尾随跟上。

    ------题外话------

    明明就有互动,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揭穿身份快了~总要给男主一个机会呐,男主认为这样就相认一点都不酷—。—

    这几天太忙了累成狗,这章更得字数不多,下章努力哈,么么大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