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撩拨君心,引君入瓮

第一百六十三章 撩拨君心,引君入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孩脖子后一紧,整个人*地悬空,跟莲藕似的,一下被岸上高大的男子从池子里给拔了起来!

    云菀沁第一个念头就是双手死死捂住头脸,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拎上岸。

    身后男子手一松,她脚尖儿点地,趴在岸上,呛出几口水,干脆借机垂着背,耷下头,死活不抬起来。

    女子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儿那件单薄的芦花夹层薄袄,淋得透湿,紧紧粘在身子上,曲线竟也比往日毕现,此刻浑身冒着浓浓的寒气,宛如藤蔓一般趴在地上,头发挡住半边脸,咳个没完。

    夏侯世廷皱眉,伸臂过去:“你怎么了?”

    她觉得身后有股热量迫来,一咬牙,咻的迅速直直扑到他怀里,头脸全都埋得紧紧,双臂一开,乳燕投林似的圈抱住男子的窄腰,极尽暧昧姿态,嗓音虽哑,添了几抹弦音轻颤的调儿:“奴婢冷——”

    施遥安惊呆了,光天化日下,自己还在场,想勾引王爷也不至于这么大胆吧,那天还信誓旦旦说对王爷没心思,这丫头,好生的心深!

    意料之中,投怀送抱的男子微微一震,马上将她手臂一抓,整个人掀了出去:“放肆!”退了几步,冷冷看了摔趴在地的女孩一眼:“岂有此理!”说着掀袍转身,大步离开。

    施遥安回过神,来不及说话,跟着主子走了。

    云菀沁被丢到旁边,肘子正碰到冰冷地面,雪雪呼痛,见两人总算走了,却松了一口气,揉着胳膊站起身,先匆匆回了下人屋子。

    回了屋子,幸亏同屋的婢子都出去当差干活了,吕七儿淋得湿漉漉,估计也去浴房整理了。

    云菀沁将门一锁,找了面荷叶镜出来一照,果然,脸上妆毁了一半,头发也快歪了,幸亏没被两人瞧个正着。

    她拿出进行辕时藏在袖袋里一些妆膏,重新补好,最后又把头发重新弄好。

    半晌,镜子中的人恢复落水前的容貌。

    她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到冷意,生了个炉子,脱掉衣裳,用干毛巾把全身揩干净,又套上今早上才从吴婆子那里领的袄子,半会儿,才稍微暖了下来。

    看打理得差不多了,云菀沁打开门,去了主屋的房间。

    主屋廊下,施遥安见这丫头刚刚犯上,马上就大喇喇地跑来,垮了脸,拦住:“站住,退下。”

    却见这丫头扯了两边袄裙,施了个礼,看了一眼窗棂,故意大声:“奴婢是来解释关于农户那件事的。”

    半会,门内传出声音:“让她进来。”语气颇冷。

    云菀沁打了帘子,进了房间,只见他跟平时一样,坐在书案后。

    室内空气凝结,他换了衣裳,应该是刚刚被自己一抱,也湿了衣服,她竟然面容略发烫,有些紧张,反倒没有屋外的勇气了,只垂下头,老老实实:“王爷,刚才奴婢在池子边只是手滑,冷水一冲,又昏了脑子,您老别介意。”

    手滑?昏了脑子?案后,男子脸色发紧,若不是今天的事要质问她,根本不愿意叫她进来。

    天下怎会有这种无赖少女。

    “早知道长川郡出刁民,却没想到还真能你这样的厚脸皮。”室内,他换了一身月白蝠纹长袍,透出清冷光辉,与脸色此下很相衬,不易察觉地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

    小举止,透出他的心绪不宁。

    云菀沁见他看似镇静,回想抱住他的一瞬,他身子一个震颤又狠狠一记猛推的反应,实在忍不住走近两步,调侃:“其实……王爷不是娶亲了么,刚才那样子,怎么像是个——”

    给他面子,后边没说出来,却已经让夏侯世廷已经变了脸色,鼻翼绯红:“闭嘴。”

    难得俊脸涨红,细细看,鬓腮处,有晶莹的细密汗丝闪耀。

    云菀沁情不自禁心里一动,刚刚那一抱,是这么久第一次近距离相处,宛如放出了心底深处的小虫子,她笑意如波浪荡漾,一双眸子盈盈,显得单调的脸蛋生了些光辉,仍不知死活:“……王爷是真的成亲了?不像啊。看起来,被施大人说得天花乱坠的那位娘娘,与王爷也不见得多亲密吧……”

    话音甫落,衣襟一紧,一只大掌攀上她领口,已是狠狠抓住一把拎近了几寸。

    她呼吸一止,暗中呼了口冷气儿,只觉男子阴狠地盯住自己,鼻息渐浓:“你是哪里来的胆子。”

    静谧室内,男子身上独有的甘醇气息夹杂着炽焦的热度萦绕在她身边,全是她熟悉的味道。

    她盯住他眼底的幽深,心里一痒,完了,自己是有病吗?他越是大义凛然宁死不屈摆出个正人君子的相,自己越想撩弄撩弄。

    罢了,死就死了!

    她并不挣扎,反倒顺着他的力道,故意倾身滑进他怀里,双手一抬,十分流畅自然地勾住他脖子:“奴婢比不上娘娘的容貌和姿态,可是奴婢能帮王爷镇贼驱匪,完成大业,女子光有容貌家世有什么用?出身好、生得美的贵女,王爷在京城见得还少了?能辅助夫婿的才了不起呢……”

    男子对于她的行径,几乎不能用惊愕来形容了。

    她唇颊添笑,指尖轻移,在他胸口精细质地的衣料上朝下滑了几寸:“刚刚奴婢湿着身抱了王爷,沾了水渍,王爷回屋也换了衣裳么……”

    这不是挑逗是什么?

    夏侯世廷反应过来,两个字几乎是迸出牙关,将她发髻一捏,往外抓去:“贱人。”

    妈呀,再大点儿力气,头套又得被他拉掉了,云菀沁呲呲牙,太狠了,跟树藤似的缠住男子,嘴儿也一气呵成:“王爷要是对奴婢没意思,又怎么会作伪证救下奴婢?王爷还是很看重奴婢的吧!”

    为什么会救下她?难道叫他说,只是因为她好命,有福气,刚好一双眼儿和神态生得似他的心头肉么?

    可如今这丫头完全不识好歹,痴心妄想,就算跟她生得一模一样,他也没有任何耐心了。

    云菀沁感觉他的手掌顺着衣领,掐住自己的脖子,这个手劲,完全是不留情面。

    面前男子冷目森寂,瞳仁黝黑:“你不配跟她相提并论,若再敢胡言乱语半句——”虎口一压,钳住自己颈子的手又紧了几分,隐约响起嘎吱两声骨骼响。

    云菀沁脸色迅速涨红,肺腑里呼不到新鲜空气了,得,玩大发了,这人真是不能开玩笑,太没趣了!忙狂乱地点头,可怜兮兮地唔唔了两声。

    夏侯世廷眼神已经泛起了厌恶,一把大力将她推在地上的毛织毯上,本想叫她进来听她解释农户的事,现在懒得听了,再也不愿意看见她了,袖口一挥:“滚,滚出去,不许再来本王房间!”

    她喘了几口,呼吸匀称了,拍拍屁股起来,这才掸掸袖:“王爷,奴婢开玩笑呢。”不能误了正事。

    夏侯世廷冷得发狠,显然还没原谅她:“滚。”

    云菀沁只能收拾自己的烂摊子,继续诱哄着,腆着脸:“王爷,奴婢真开玩笑的,刚刚池子那边的瘾儿还没过足呢,这会儿又起了性子,奴婢就这样,您也不是第一天认得!奴婢早就有相好的,不是跟王爷说过么,再说了,奴婢便是脸皮有十层厚,也不敢跟京里那个美若天仙、冰雪聪慧的娘娘比啊!奴婢算哪根葱啊!”

    夏侯世廷听她夸赞京里那人,脸色总算松弛了下来,不像之前那么黑了。

    云菀沁趁热打铁,赶紧带回正事儿上:“奴婢多谢王爷之前在刑房救了奴婢。奴婢知道,就算王爷放过奴婢,让奴婢免于死罪,可能也不会再信奴婢了,不过,能不能先听奴婢解释?”

    夏侯世廷唇角发凉:“你还真是个明白人。这就是为什么本王不大舍得弃了你,不过你若真是黄巾党的人,你在本王这里的下场,也并不会比在梁巡抚那里要好。”

    云菀沁看着他:“今天来找奴婢的,确实是黄巾党的人。”见男子脸色眸内杀意陡然一升,马上继续:“不过,奴婢却一心向着官府。”

    夏侯世廷冷视眼前少女。

    云菀沁双膝一屈,咚一声跪下来,道:“奴婢走到这一步,也不瞒王爷了!奴婢当初能从黄巾党那边来行辕,其实并不容易,是奴婢说会帮他们做内应,探听行辕的军务,吕八才放心故意放奴婢走的,今儿来送菜的其中一名农户,就是吕八派的人,他们等不及了,来找奴婢,想要问行辕的内部情况,包括地形、人员的分布、每日站岗值勤的时辰。”

    夏侯世廷听得背寒加重,如顶千钧,却听她又道:“奴婢自然什么都没告诉,将他打发走了,不然现在怎么敢跟王爷坦白?”

    夏侯世廷眼一眯:“你的意思是,你当初提出来行辕做内应,只是权宜之计,敷衍吕八?”

    “王爷睿智。”云菀沁吁了口气,“奴婢那会儿为了逃出黄巾党,只能先这么说了,不然吕八哪里会放心?谁想到,吕八还真的找人混进来,找奴婢要下文了。”

    男子却凉笑:“本王要怎么信你?你这么一说,本王更是信不过你了,你万一是个红黑两道通吃的怎么办。”

    云菀沁道:“通吃?奴婢就算有这个心,也还得有这个胃,您看奴婢就一个丫头片子,能吃得下么?不怕胀死吗。奴婢早就拿定主了意,跟着官府吃饭就已经旱涝保收了。奴婢本来说在行辕避避风头就走,可王爷要是信奴婢,奴婢愿意帮官府将黄巾党及幕后大佬一块儿擒住!到时王爷若是赏脸,带奴婢回京城看看大世面,给个好差事做做就成了!”

    幕后大佬四个字一出,夏侯世廷已清楚,这丫头,恐怕真是知道黄巾党那边的事,目中光泽一闪,认真起来,故意试探她:“你知道黄巾党背后有人?”

    云菀沁点头:“东城外马头山上,长川郡的匪王,花名山鹰,正是教唆吕八揭竿游行、阻止武装抗击官府的幕后黑手。如今待在吕八身边的一个田姓老者,就是山鹰派出去两边传消息的中间人,每隔一天都会经过东城的卫家村,去马头山上汇报城内的情况,”话音一停,语气略沉几分,“一旦黄巾党和官兵在城内激战,山鹰便能马上带队,堂而皇之跳出来,打着帮助灾民的旗号,帮黄巾党与官兵作对,若再做些感化民心的事,到时晏阳百姓不会再认为山鹰一党是土匪,这群土匪马上便能占城为王,慢慢朝外扩展。攻城陷镇,行谋逆之事,到时就算镇压下来,王爷绝对也会受朝廷和皇上的责罚。所以,王爷现在必须就要将山鹰灭于城内。”

    每一个字,都正中了夏侯世廷这些日子的隐忧。

    这丫头,真的只是个普通的乡野女子?

    云菀沁见他默认,道:“奴婢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王爷总该信奴婢了吧。”

    夏侯世廷凝视她,没讲话,可面上的表情,显然已是松弛了几分。

    云菀沁又试着问道:“敢问王爷和施大人及部将,想到什么引出山鹰的法子没有?”

    这是在跟自己商讨大计?说来这丫头要不是偶尔做些大失仪态的举动,凭着这冲劲儿和勇谋,若是个男子,调在身边当个门客也是不错的,夏侯世廷轻拨扳指,目色宁静:“先诱黄巾党,制造开战假象,趁机诱出山鹰,一网打尽。两队人马必须一块捉住,否则惊了另一方,后患无穷。”

    “王爷说的就是奴婢想的啊。”云菀沁兴奋了,见他厉色看自己一眼,吐吐舌,收敛住,又问:“那王爷想出怎么诱出黄巾党了吗?”

    夏侯世廷难得对着她目露笑意,瞥她一眼:“诱敌之物,今日险些被你给损了。”

    云菀沁明白了,诱敌之物,就是吕七儿。

    他一直将吕七儿放在行辕好生养着,就是为了找个机会诱出吕八。

    可他那话,却叫她很不满意。人还跪着,却扬起脸,撇撇嘴:“什么叫被奴婢损了啊?明明就是她先犯奴婢在先,打压不下奴婢,自己倒差点儿遭殃。王爷这么维护那吕七儿,也不怕京里的娘娘不高兴……”

    夏侯世廷本就是随口一说,听她又扯到了爱妻头上,脸色一垮:“你当天下女子都跟你一样小气。”

    云菀沁双手一摊:“娘娘没这么小气,奴婢小气行了吧?要不是那吕七儿,奴婢的手怎么成这个样子……”

    嘀嘀咕咕的,居然像是撒娇。

    男子眉一皱,想起她刚才没规矩的举止,还真是不信她是开玩笑,算了,这女子再厉害也不能留用在身边,用了这一次,给些赏金放她走,更不可能把她带回京,想着,眼光顺着她的话瞥过去,只见她十指尖尖处,倒还真是有些红肿,衬得手背和小腕处的肌肤更是白腻,忽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色。

    云菀沁一眼看见他脸上异样,顿时会意过来,糟了,咻一下,忙缩回手,放在袖子里:“王爷,咱们说正事儿吧。王爷打算用吕七儿诱出黄巾党?”

    她一双手素来保养得漂亮,重生后慢慢精熟美容方剂,自然也不会漏掉女子的第二张脸,特意调配了一些护手香膏,每日定时擦拭,养得一双手如油脂洗浴过,又如丝绸裹住,光润饱满,白皙无纹,软如棉花。

    她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差点认出自己的手……

    幸亏肿了,变了形,看不大出来,估计他不会多心。

    夏侯世廷也自觉盯着她的手看有些失态,见她收回去,也没怎么多望了,转移心思,脸色一肃,应了她一声:“嗯。”

    云菀沁想了一想,道:“可吕八这人很大义,公私分明,不一定会为了妹妹领着黄巾党和官兵明着开火。”

    夏侯世廷自然也颇清楚吕八的性情,这也是为什么迟迟没有动静,总想等个好机会,见她话里藏话,叩击桌案:“你已经有法子了?”

    “吕八心疼妹妹,想要救却怕损害大局,黄巾党的兄弟队伍快要断粮,是他现在的心病。若这两个目的加在一起,再加上他碰到一个好机会,应该能促使他与官兵拼命,即时便能引山鹰出动。”一字一句,慢条斯理。

    夏侯世廷眉头一跳,语气和蔼了一些:“你起来详说。”

    您老人家还记得我还跪着么?总算有点儿人性。

    云菀沁捻着裙子起来,自觉搬个圈椅做到书案对面,也不客气。

    窗棂细风渗进来,吹得帘子轻微一动,温暖的房间,密语低低盘桓着。

    **

    晏阳知府衙门。

    吕八坐在圈椅上,听着部属带来的庆儿丫头口信,眉头紧锁,半晌方才确认:“果真如此?”

    “是的大哥,”第二次混进行辕的汉子点头,“庆儿姑娘说了,就在初七的上午,秦王亲自领队,去往东城卫家村的受灾村民家中派粮,带领兵甲加晏阳官兵共计三百余人,还有行辕中的奴婢随行。”

    去派粮?若能提前埋伏在那里,劫下粮食,就能免了断粮之苦,倒是比夜晚火烧行辕偷袭粮仓要安全地多。

    吕八琢磨起来,只是仍有些犹豫,既是秦王领队,保卫工作肯定做得很严密。

    汉子又看了一眼老大,补充道:“对了大哥,听庆儿姑娘提过,随行的奴婢当中,还有七儿妹子。”

    妹妹也在随行队伍中?吕八心中大动,转头征询田老的意见:“我倒是觉得是个好机会,田老觉得如何?”

    旁边,田老一听汉子的汇报,早就坐不住了,吕八是为了劫粮食和救妹妹,他听见有秦王带队以及在东城征粮这几个字,却是眼色一亮。

    东城卫家村,离马头山才半刻钟头的脚程。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匪王就是等着黄巾党和官兵正式开战!

    到时吕八带着黄巾党抢粮,肯定会引发两方混战,山鹰马上就能带人下山,一举擒下秦王,顺便再趁机坐镇晏阳。

    此刻听吕八问,田老马上点头:“可行。”

    吕八主意已定,又望向那传信儿的汉子:“丫头初七去不去东城?”

    汉子一愣,知道老大说的是庆儿姑娘,摇头:“不去。”

    旁边的几个兄弟哪里会猜不出老大的心意,若是庆儿姑娘也去,就和七儿姑娘一起救出来,既然不去,那就麻烦了。

    田老望吕八一眼:“不过是个丑丫头,老八。”

    众人叫老大粗眉大眼满满坚决,摇头:“初七事成后,我带几个兄弟去行辕把丫头救出来!”

    **

    初六,入了夜,天凉气清,空气中酝酿着一触即发的刀光剑影,瑟瑟凉意铺满全城。

    温度一下子又降了许多。

    夕阳还没完全落下,行辕的官兵和下人全都进了各自营帐和厢房,养精蓄锐,准备明天随王爷去往东城收粮。

    行辕内,灯火零星,只有岗楼处的卫士未离岗位,比平日显得更加寂静。

    一袭身着婢女服装的倩影手里抱着衣物,看起来刚做完活计,在月光下,朝下人屋院信步走去。

    走到一半,女子纤巧身影一转,驾轻就熟地避开灯火,错开有士兵巡守的正道,朝行辕角落偏僻地方走去,趁着士兵换岗的短暂机会,靠近防守薄弱的栅栏门。

    已经见过两面的农人打扮的汉子拢袖站在门外,她贴近过去。

    上次说好了,初七不管黄巾党去不去东城,都会在这里回个话。

    “庆儿姑娘,明日大哥会带兄弟前往东城劫粮。”汉子话语一出,让云菀沁松了一口气,成了,又听他道:“到时,大哥在卫家村的一处屋子上插一面显眼的红色小旗,劳烦庆儿姑娘叫七儿姑娘经过那里时,找个机会去那屋子,到时大哥会将她救出来。”

    云菀沁想那吕七儿一心一意倒戈官府的作派,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哥哥回去,却仍是先点头:“好。”又试探:“明日大哥那边带的人可足够?行辕这边,王爷出行,护卫多,而且都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士兵,大哥准备好了吗?”

    “庆儿姑娘放心,”汉子没有明说,暗示,“咱们的人即便不够,到时也有人来助阵。”

    云菀沁明白了,要把山鹰引出来了,点点头,示意明白了,正要转身,却又听那汉子道:“庆儿姑娘,明日你不一起随队,咱们不能顺便救你出来,不过你安心等着,大哥说东城那事完了,马上过来行辕将你带回去。”

    隆冬中,云菀沁心下一暖,却是摇头:“你叫吕八大哥不要管俺,先做了正经事再说。俺找机会,自己会离开。”

    汉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前少女一眼:“你就是大哥的正经事,…庆儿姑娘这般伶俐的人儿,难道还不懂?”

    说着转身背离行辕,匆匆消失于夜色中。

    云菀沁一怔,先疾步回了屋子。

    初七日,引君入瓮,秦王是下了格杀令的,不打算留活口。

    山鹰一群人固然要抓要灭,可吕八,她始终还是保持着最初的信念,——想要救下。

    ——

    下人屋子内,灯火融融。

    吕七儿正跟几个婢女叽叽喳喳,谈天说地,因为明天要随王爷一块儿去东城收粮,难得的高兴,而且自己还是被王爷亲点去的,更是激动得不行。

    正说得面色红粉扑扑,见云菀沁推门而进,吕七儿笑意一敛,没说话了,盘腿上了炕,准备睡下。

    云菀沁见几个婢子出去打水洗漱去了,将门窗全都一反锁,走过去,将她从被窝里一拉。

    吕七儿眉一皱:“干什么?我要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跟着王爷出行辕。”

    云菀沁开门见山:“你想保住你哥哥一条命么?”

    ------题外话------

    谢谢

    天使人的月票

    dengjing0226的月票

    fm1967的月票

    liuqiuju1982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