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逢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中,桂魄清冷,白雾浓浓,山丘下,星火点点,官兵队伍中一派宁静,正在等待指示。

    约莫半刻钟头前,派去的探路兵士匆匆从斜坡跑下来,禀报了山上的情况。

    有炊烟生活痕迹,也有踏痕,还有零星的灯火,足可证明,秦王断定不错,目标果然就在这座山丘上。

    梁巡抚当时仰头看了矮墩墩的山包,马上下令调队上山,直捣黄龙,却被秦王与沈肇双双喝止住。

    斟酌下,秦王只派了沈家军的唐校尉带人上坡,近距离与那山鹰喊话劝降,奈何山鹰知道一下山就铁定玩完,死活不屈服,窝在山上,不肯束手就擒。

    时辰一点点地过去,唐校尉第二次失败,骂骂咧咧下了坡子。

    夏侯世廷垂着眼,听完唐校尉的禀报,并没说什么,只将施遥安叫过来,嘱咐了几句。

    施遥安脸色一动,一颔首,带了几个士兵,偷偷顺着小道上了山坡。

    梁巡抚不知道秦王到底打什么算盘,按捺不住,怕夜长梦多,心里也有鬼,见那山鹰迟迟不降,缰绳一拉,踱至秦王身边,迫不及待:“王爷,何必同那些土匪客气,唐校尉已经谈失败了,您就算叫施大人再去,恐怕也是一样的啊!如今咱们占着上风,山下四面都被咱们围得似铁桶,还怕逮不住人?直接冲上去吧!下官带队领兵在前,一定给王爷拿下那山鹰和吕八的人头!”那日被秦王掐了脖颈险些嗝屁,梁巡抚至今心有余悸,此刻说话也带着点儿讨好之意。

    却见火光下,身边高头骏马背上的秦王目色一阴:“你太吵了。”

    梁巡抚一怵,闭上嘴,这秦王,风风火火星夜亲自过来擒贼,难道不该大干一场么,怎么偏偏又稳起来了,做事每次都是叫人摸不着头脑。

    吕七儿被施遥安提了出来,站在几名长官主帅的后方,冰凉如水的夜色中,瑟瑟发抖,见着秦王跨在鞍上,微仰颈项,盯住山坡,似在酝酿下一步的打算。

    银白清辉给男子长躯伟身镀了层比平日愈发冷洌的光泽,腾起勃勃杀气,她不觉莫名心中跳得慌,也不知道是紧张自己这会儿的处境,还是因为别的。

    正在这时,前方斜坡上传来断续马蹄声和断续火把,隔得远远,透过茂密的林丛,只听男子嘹亮又略带阴狠的声音划破宁静天际:“做主的是秦王对吧?这次晏阳之乱,朝廷也怪不得咱们!谁叫你们那魏王放粮不全,把人逼到了尽头?咱们道上混,讲个愿赌服输,既是输了,咱们也不强求,不求别的,你叫后山坡的官兵守兵退后,放咱们走,今后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不愿意,那咱们兄弟也只能与你们拼个鱼死网破了!”

    军队哗然起来,狂妄,都死到临头了还敢与官府谈判!这是哪里来的底气!就凭那山上那区区百来名不到的游兵散勇,还想与装备齐全的官兵来个鱼死网破?

    官兵受了那山鹰的挑衅,情绪激动起来,有冲上去剿贼的意思。梁巡抚低声道:“王爷刚刚叫唐校尉上去跟他们谈判,只怕更助涨了他们的气焰,还当官兵多好欺负呢!现在不冲上去还更待何时哇!”

    梁巡抚一说,官兵们更是骚动不已,王爷究竟是瞻前顾后什么!眼下无论兵力还是武器,甩了山上贼人不知道几条街,随便就能擒住那一群人,无奈王爷不下令,也不能动弹,却个个不无怨言,终于,有大胆的军官也开始咆吼起来:“王爷,就叫下官领兵冲上去吧!”

    沈肇命令管副官和唐校尉压下骚乱的官兵,望向秦王,知道他此刻承受的压力不浅。

    云菀沁尚在山上,贸然冲上去擒人,山鹰等人气急败坏,为了助阵杀威,必然会撕了手上的肉票。

    这个险,秦王绝不可能冒。

    可——眼下群情激动,梁巡抚又不住添油加醋,只怕军心大乱,到时压不下来。

    沈肇见后方官兵又在执枪喊着,闹着要攻山,厉喝一声:“听秦王的军令!违者一律按军规处置!”

    声音这才消停了一些,埋怨声却压得低低,宛如汪洋散开。

    远处,居高临下的山鹰等人借着火光,见一群官兵内部意见相左,好像自乱了阵脚,愈发得意,哈哈大笑起来,却听山下清冷男子声音穿林透木,传过来:“蝼蚁尚且偷生,山鹰,你愿意跟官兵硬拼,你旁边的人愿意不愿意?放下武器,列队下山,尚能抵消些罪过,本王保证你们的家人亲属,至少不会被你们牵累。”

    山鹰生怕乱了自己人的心,唾了一口,大声道:“你不用蛊惑人心!只当你们捏着咱们的人?呵!你们也有条人命攥在咱们手心!”

    沈肇心里一紧,却见秦王窄袖一抬,拎起马缰,踱了几步,马蹄铁与地面撞得冷硬铿锵,笑道:“先别说你们攥着的人命只是个不值钱的下贱婢子,就算再是金贵,一条人命换你们这近百人的几百条至亲,天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

    山坡上,山匪如沸腾的水,低低喧哗起来,只听山下男子笑声骤隐,声如银瓶乍破,听得人惊心,继续道:

    “张得贵,家有七十老母,因其子落草,怒其不争,宁可独居城南村庄。”

    “乔大富,家有兄嫂,两人将其养大,感情深厚。”

    “孙国柱,育有三子一女,还有一名结发妻房。”

    ……

    全是山上逃匪最亲的家人名目。

    听得一群山匪冷至骨髓,这秦王,剿匪之前,到底做了多少准备工作。

    男子声音一顿,又刺透云霄:“……吕八,家有幼妹,兄妹相依为命至今……这个就在手边。”

    吕七儿在队中听着,知道此时正是立功机会,便也顺着秦王的意思,趁机跑出来,捻裙哭起来:“哥哥!不要和官府作对,弃械投降吧!”

    夏侯世廷目光一偏,扫了吕七儿一眼,并没阻止的意思,反倒还有几分支持的神色。

    吕七儿心里一喜,比起前天王爷对自己的莫名怒斥,今日简直就是佛光万照,太和蔼了,于是更加卖力,哭得愈发凄厉,又是磕头又是叫嚷:“哥哥!你就算为了妹妹好不好!难道你愿意看着妹妹与你一块儿受罚吗?你以前不是总说,此生的心愿,就是看着七儿平安康健地长大,找个好婆家,好夫婿,给你生几个大胖外甥么!您与那贼人厮混一起,妹子哪里还有什么前程!妹子若成了罪民家属,没了良籍,还会有好人家愿意要妹子么?”

    吕八身型一动,手紧紧抓住旁边的一根藤蔓,在夜色和丛林的遮挡中,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山鹰咬牙切齿:“吕八,你可是跟我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怎么,你不会还真像归顺官府,背叛我吧?”

    半明半暗中,吕八哑声沉沉,回骂了一句:“你多心个什么,大难临头,父母儿女都不算什么,一个妹妹而已,能比得上老子自己的命么。”

    山鹰这才放了心,一群山匪却波动起来,踏上绿林之路,大半已与原来的家人断绝关系,可如今荒凉夜色中乍一听亲人的名字,仍是说不出来的慌。

    “怎么样,”男子声音缓和下来,幽深苍穹下,还真如那山鹰说的有蛊惑的意味,“祸不及亲人。若顺降,尚可留你们亲人后代下半生无忧。你们的路,已经被自己封断了,何必让你们至亲之人今后的路难走。”

    山上,一群人宛如魔怔,被说得士气大减,一个年纪小的,意志不大坚定,居然哇一声哭出声,呜咽道:“鹰爷……我爹娘都快六十了,吃了一辈子的苦,我……我不想他们因为我被朝廷砍头……还有我哥嫂,还有我小侄子,才半岁不到呢……”

    山鹰生怕内部出了纰漏,一巴掌拍得那小土匪昏头转向,狠狠道:“别听那朝廷狗乱说一气!就算降了,咱们家人也不一定能脱罪!这些官府的人,最会骗人了!”好容易镇下兄弟,扬声朝山下大声道:“你们休要说些废话!谈不拢就算了!反正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咱们不会顺降!要么你们放老子们走,今后井水不犯河水,要么你们就冲上来,咱们痛快干一场!老子混了这么多年,啥都怕,就是不怕死!”

    山下,官兵中再次掀起一波巨浪,比刚才更震天。

    知道这山鹰是长川郡的匪首,却没料到还真是狂到这个地步!

    “王爷!还在等什么!对着这些贼人怀柔招安是没用的!需用武力,才是正道!”

    “是啊,小的愿领兵上去,直接砍了那山鹰人头!”

    这朝廷委派来的三皇子,第一次应付地方险情,难免手段宽厚了些!

    宽厚不是错,可对着贼人还这般磨磨唧唧,那就是典型的优柔寡断,怯懦胆小了!

    官兵们一边劝谏,一边不满地低声私语。

    沈家军在沈肇的压制下,本来没什么动静,这会儿也有些开始跟着起哄。

    秦王的兵甲是维护上级的,并没随着晏阳本地的官兵闹腾,可听到这儿,亦是心思摇摆,只不敢明说。

    一时之间,不满秦王作为的官员集聚过来,声浪哗哗,恳求中带着几分威胁。

    几乎掀得中间男子的坐骑受了惊。

    正这时,施遥安疾步下了山坡,咚咚铁靴踏地,直奔秦王马下,环视周围官兵鼎沸的不满,拱手道:“王爷,您叫小的去查的事儿,已查到了!”说着从背后囊袋里拿出什么,捧在手上

    火把照明下,众官员和将士看清楚施遥安手里的东西,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是土制地雷,已经卸了拉环。这地雷的威力十分强大,稍一踏上,就能炸得人仰马翻!

    “小的领着几个士兵上去偷偷查看了下,上山沿路都埋着这东西,隔十来步便有一枚。”施遥安禀道。

    马头山的土匪向来喜欢玩这把戏,不用说,肯定是山鹰铺下的!

    难怪山鹰胆敢叫嚣,原来是为了故意激怒官府,勾引官兵上山。

    若真是冲上去了,前面领头的将士伤亡定是惨重!

    此事也会沦为笑柄,这么多的官兵捉拿几十个土匪,竟还死了这么多人!

    军队沉默下来。

    刚刚的不满,抱怨,埋汰,讽刺,愤怒,全都化为乌有。

    梁巡抚也是呆住,半天没说话。

    “还冲上去吗?”夏侯世廷抚了抚马鬃,声音骤冷。

    全都闷声不吭,压不出一个屁来。

    半晌,一名官员开了口,这次语气恭顺多了:“王爷明察!那么……王爷现在可有什么指示?那些土地雷很是厉害,官兵的队伍太大,前面上山的路只这么一条,若勉强上去,夜黑林密,挤挤碰碰,肯定会有人不小心踩雷,到时便会队伍大乱……”

    夏侯世廷并没回应,直接仰颈朝向山坡上:“这么遥遥相对,隔空喊话,难得谈出个什么。本王为表诚意,亲自上山,只带一名随从,届时,再慢慢商量,你看怎样?”

    众人俱是一滞。

    山坡上,山鹰亦是愣了一愣,半会儿才道:“想不到穿金戴银、娇生惯养的皇亲国戚中,倒还能出个有种的啊,那你就上来吧。”

    秦王随行兵甲最先劝起来:“王爷不可,您怎么能上去?万一那些土匪害了您怎么是好?”

    夏侯世廷声音大不不小,恰好能叫山上群人听见:“他们也是想保命的,害了本王?这是必死的买卖,但凡还有脑子,便不会这么做。若他们绑住本王威胁你们,勿需顾忌,格杀勿论,这是本王今夜的第一条军令!”

    山鹰听着,脊背莫名窜了凉意,这个秦王,倒是意想不到的狠,对别人再狠都不算狠,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他堂堂个皇子,竟是用军令嘱咐官兵不用顾惜自己性命,事到临头,该打就打,几个金枝玉叶能对自己有这份辣厉。

    这话是威胁他别想打小算盘,若是有半点加害或者绑票的意思,就再无转圜余地,同归于尽,必死无疑。

    沈肇望向秦王,低声道:“王爷也不必以身犯险……”却见他已经纵身下鞍,带着施遥安一人,背着手,径直沿着小径上山。

    不像是去与贼匪谈判,倒像闲庭漫步一样。

    沈肇呼吸一屏,拉缰转身,喝一声:“全体原地待命,听从山上动静,不可轻举妄动!”

    众人全都应下。

    梁巡抚喉结一动,望着秦王渐渐隐于密林的背影,却是心思一动,招招手,将刚才陪同施遥安上山的一个小兵叫过来,俯下身,低低问:“山上果真埋了地雷?”

    “这还有假?一条道儿上都是,幸亏王爷明察,觉得那山鹰不对劲儿,叫施大人先去查查!再往山上走,指不定埋得还更多,那山匪,若是跑不掉,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了!”士兵喏喏回应。

    梁巡抚小三角眼眯起来,拽着缰绳的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

    山顶临时扎起来的简陋寨子,中央烧着熊熊篝火。

    山鹰望着篝火对面的男子,护胸软甲,铁钉军靴,宽肩勾绘着腾云盘龙纹,两册的铆钉护肩衬得人越发挺拔,看似是军装打扮,却掩饰不住与生俱来的贵气。

    身躯颀长,面相俊美,只是肤色就算在橘色火光的照应,仍有些苍白,缺了点儿血色,却并不显得羸弱,冬季的银轮凉意中,倒更添了几许探不透的神秘。

    男子拣了块高度合适的山岩,一掀袍,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岔,坐了下来,目光越过火堆,跃过来,看起来心态很良好,开场白也叫一众土匪意外:“闻名不如见面。”

    光是气场与容姿,已压人一筹。

    山鹰看久了,倒有些心神不定,为了镇定心中不安,脸上更是凶神恶煞:“有屁快放。”

    火对面,夏侯世廷将他急躁尽收眼底,轻笑淡语:“本王都不紧张,你怕个什么?”

    山鹰被他勘透心意,恶声恶气:“别拿出刚才那一套。你们这些朝廷狗的作派,老子还不知道吗,个个都是伪君子!老子话已经放在这里了,你要是想劝降,就尽早把话吞下去!老子只要你们放我们走!”

    施遥安摇头:“说你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还真没说错。我家王爷若是想劝降,会主动上山送上门,与你私下商量吗。”

    山鹰眼色一眯,只见那皇子手掌滑向腰际,马上警惕起来,抽出大刀,手一招,示意背后部下拉弓上弦,与部下喝道:“你干什么?”

    已经是惊弓之鸟,覆灭不远。夏侯世廷目光颇是怜悯,手指转瞬间从腰间掏出个硬冰之物,泛着淡绿色光泽。

    是个玉佩。

    玉佩的赤色丝绶绕在男子的手指上,亮在了众人眼前。

    山鹰松了一口气,示意部下放了武器,怀疑道:“这是什么意思。”

    夏侯世廷面朝旁边一瞥:“西北山脚兵力松,你们杀出去应该不难,本王不但放你们下山,你们还能‘抢’了本王的信物混出城。”

    山鹰听得目瞪口呆,继而大喜,却不敢置信:“你说真的还是假的?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放咱们走?你有什么要求?”

    吕八站在山鹰身边,虽久不言语,却看得清楚,这个三皇子今晚做的一切都是跳出格子外,不合常理的,对着山鹰一行人步步退让,亲自上山商议,如今更是放山鹰一行人走,分明是有什么顾忌,只是当局者迷,山鹰此刻只想着跑,心都乱了,这皇子给了他希望,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秦王的顾忌,究竟是什么?

    吕八手心一蜷,不觉想着那丫头。

    难道这丫头当真是得宠,这皇子是为了救她?

    不可能……到底是个婢子而已,怎么可能让皇子屈尊舍身?

    自己一定是糊涂了!

    不过,不管怎样,今晚上,是能叫那丫头逃跑的好机会!吕八呼出一口气。

    夏侯世廷望住山鹰,对方已经明确地问自己有什么要求,可此刻,他就算再心急火燎,也不能提出要对方放了人质。

    别说要山鹰放了人质,就算问都不能多问她一句。

    一个皇子,怎会将个婢女的生死放在心上?

    这话一出,依这土匪的精明,必定会猜疑他亲自上山的用意,也明白了人质的重要性,更不会放了她。

    她会处在更加凶险的处境。

    顿了顿,夏侯世廷声音冷清,全无感情:“你出城后,就凭你这百来号不到的队伍,人困马乏,身无盘缠,活下去也是艰难。倒可直奔沛县,那儿粮银丰富,足可够你东山再起。”

    山鹰琢磨了一会儿,忽然背后汗毛竖起,寒意也窜了起来,明白了这皇子的意思。

    这就是秦王帮自己的原因!

    谁不知道,朝廷派来运输赈款的魏王就在沛县驻扎!

    这皇子,故意指路他们去沛县,就是勾他们去劫财,祸害那魏王,行借刀杀人之意。

    不用说,——皇子之间还能有什么恩怨?为了搏圣心,争储位呗!

    山鹰愣愣盯住面前男子,却见对方已经手指一松,将那玉佩飞弹了过来,落在松软绵实的红泥土上。

    山鹰伸手忙捡起来,揣进兜儿里,眼珠子一转,咧牙笑道:“多谢秦王指了一条财路!”手一挥,去将余下兄弟们集合过来,准备杀下西北山脚,出城!去沛县!”

    短短不到半刻,化险为夷,一箭双雕。

    既能避免土匪撕票,不动声色救出娘娘,又能顺便反击魏王。

    至于这一群土匪——要重新逮住,还不是迟早的事。

    施遥安心中大石一放,俯下头,低低:“三爷,待他们一离开,奴才马上搜山找出娘娘。”已经找到他们的驻扎地,想必人质也不会关得太远。

    夏侯世廷双目凝着山鹰集结部下,仍是正襟危坐,心中却是跳得激烈,手心一蜷,竟冷汗淋漓,恨不得一只手化为巨掌,将这山颠来覆去,快些将她一下子翻出来。

    正在这时,不远处靠近山下的地方,传来一阵诡异的橘红火花,劈劈啪啪炸得乱响,顿时火光四溢,宛如过年时的鞭炮!

    山鹰脸色一变,走过去站在高石上一眺望,只见山下的官兵竟往前面的山道上扔火折子,火折子本就是易燃物,点了火星,碰上地雷裸出地表的雷管与导线,立刻就炸了起来!

    不一会儿,半边山坡已炸得面目全非,火苗窜到树木上,肆意烧起来,越来越旺,一下子就宛如毒蛇,朝山上蔓延过来!

    山丘上滚起了浓烟,借着晚上的北风,正好朝山上扑来,让那火势更是入滚雪球似的,一发不可收!

    山鹰回头呸一口,怒视秦王:“他妈的!你是什么意思!”

    施遥安一震:“是谁敢擅自做主!”

    夏侯世廷脸色亦是微微一变,却冷冷起身,挥袖道:“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有多远滚多远!”

    山鹰一听就知道了,肯定不是秦王的意思,再看看那山火,顺风直上,再不走就要烧上来了,耽搁不起,直接领着百来名兄弟朝西北山脚奔去!

    夏侯世廷刚刚和山鹰说话时,便瞅准了附近的几个山洞,此刻也挺身而起,却见一个粗犷汉子走过来,好像生怕他就这么下山:“劳烦下山时,带上庆儿姑娘,随我来!”

    一句庆儿姑娘,让夏侯世廷眼皮一动,冷冷望过去,是吕八,却来不及多说什么,跟他一块儿飞奔而去。

    ——

    山洞内。

    云菀沁听到门口两个看守自己的土匪好像被人叫了一声,然后走了,很久都没声响。

    挡住山洞门口的石头缝隙内,似是有些异味飘来,虽隔得远,但她闻得清晰,是硝烟和火药味。

    依稀夹着浓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阴冷的山洞内的温度也高了起来。

    山上走水了——?

    她心头砰砰跳着,用手里已经握了快两天的石头锐角继续磨割着麻绳。

    绳子已经越来越细。

    一下,两下……

    终于,她感觉手一松开,自由了。

    她先掀下了盖头,看了一下四周,果然是个山洞,二话不说,马上又用石头割开了脚踝上的绳子,因为这次手没有绑着,很好施力,不到十几下就割开了。

    云菀沁站起来,一个站立不稳,差点儿摔倒,手一伸,撑住山壁,才站住,双腿保持一个姿势一两天,早就麻掉了。

    她好容易拖着僵硬的腿走到山洞门口,刚一贴上挡门的石头想要推开,手飞快闪开了,烫!

    洞缝外,有跳跃的火光,果然是山中失火了。

    正这时,有纷沓脚步声传来,是铁靴声。

    这会儿不叫救命还等到什么时候,怎么死都成,就是没想过变成烤乳猪。

    她刚了喉咙,吕八的声音传来:“丫头!咱们来了!这就救你出来!”

    “吕八大哥!”云菀沁叫了一声,依稀透过缝隙,见着吕八在移石头,可半天却是纹丝不动。

    她趴下来看看,石头底下似是卡住了,忙道:“卡住了!不能硬搬!”

    外面人似乎也注意到了,熟悉的声音飘进来,冷冽且迅速:“遥安,砍树!将石洞门撬开!”

    是他!

    云菀沁心里有什么翻涌了一下,只见下面缝隙被一截拳头粗的树杆伸进来,撼着石门,开始有些移动,却又听见施遥安的声音:“三爷,不行,火太大了!烧过来了,您先走吧,从小路下山叫人上来帮忙,奴才先撬门!”

    并无脚步响起声音。

    那人没搭话,只将一副力气全都用在撬门上面。

    终于,伴着树杆咔嚓一声折断,石洞门开了。

    虽是夜晚,但是火势已经烧红了半边天,云菀沁这两天没见光线,眼睛半天才适应,扶着墙壁往外移动,脚仍是麻的,压根走不快,刚挪两步,只见一具熟悉的身影已经大步进来,将自己的腰身一握,抱出山洞才放了下来。

    贴住他宽暖胸膛时,她心潮起伏,这两天冷静背后藏着的慌乱终于倾泻而出,鼻头酸了,有什么往眼眶外拼命地涌着。

    虽然知道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她却忍不住想要抱住他。

    旁边一株烧得作响的参天大树一抖,染着火苗儿的树枝被烧断了,哗啦落下来。

    “三爷!”施遥安一叫。

    男子反应很快,已经牵着她手,闪身一避,顺势将软甲外的大氅罩住她整个身子,见她仰着一张哭得愈发丑的脸蛋儿,稀疏睫毛上挂着两颗水珠子,易容了的鼻头也红扑扑的,惟独一双眼珠子却是雪亮冰清,那么的熟悉,怎样改换容貌也改不了。

    明明样子这么丑,完全不像原来的她,可当知道眼前人千真万确就是她的一瞬间,却想一口将她吞下腹中。

    从他望着自己的眼神,云菀沁知道他已经明白是自己,明知道他已经够快,却不知怎的,仍禁不住委屈:“你怎么才来啊……。”带着泣音,嗓音仍然嘶哑。

    昼夜挂在肚子里的人,已经在身边好多天了。他居然不知道。

    一想到她几次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遭劫,他现在背后全是后怕的冷汗。

    他俯下头,趁着大氅的遮挡,匆匆用手指摩挲掉她颊上的泪,呼吸深重,看着她。

    “三爷,快走吧!”前面上下山的路封死,只能从旁边下,施遥安喊着。

    夏侯世廷看了一眼她的脚,将大氅脱下来,将她头脸裹得严严实实,一点都不露出来,背对她,蹲了下来:“爬上来。”

    ------题外话------

    谢谢^_^

    玲儿123456的评价票

    guoninghua的月票(3张)

    梁剑696的月票(4张)

    杨燕妮的月票(2张)

    书迷s123456的月票

    杨贵妃7603的月票(2张)

    acy2533l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