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皇嗣

第一百七十七章 皇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魏王府,正厅,木头担架上披着白布,一只浮出青色尸斑的手臂滑了出来。

    男子坐在圈椅内,望着担架,背影朝向门口,动都不动。

    鸳鸯战战兢兢,软了腿,死活挪不动步子。

    云菀桐狠瞪婢子一眼,自己心里却也是乱得紧,好容易平静下来,只身进去,喊了一声:“王爷。”

    没有回应。

    又喊了一声,仍是冷冰冰,像是石头掉进水,连个浪花都没。

    云菀桐脸色讪讪,心中愤怨,瞥一眼僵成石头的夜南风,刚才的紧张和畏惧消失了,恨意又席卷而来。

    到此刻为止,她仍然不后悔弄死了他。

    无论生还是死,他都能虏获魏王的注意,凭什么!

    在她好不容易鲤跃龙门,得了皇子侧妃的地位,却被一个小倌出身的贱人踩在头上,怎么能甘心。

    “妾身听说夜南风是在湖里被找到的……”云菀桐咬死了银牙,装作不知情,尽量让声音平缓。

    男子终于抬起头,牙齿打着战:“你好狠的心,用刀刺他,还用石头绑了他手脚沉湖,你是想叫他万劫不复,死了都也不能超生?他杀了你全家吗?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吗!”

    云菀桐脸色雪白,只见魏王缓缓站起来,一步步朝自己走近,心生恐慌,朝后退去:“没有,妾身没有杀他——”

    “还不承认!”魏王濒临崩溃,几步上前,高大声音一下将侧妃拢近阴影中,一把拽起她的手腕,冷笑:“不是你杀的?那你敢不敢看他?”

    云菀桐仰头注视暴怒中的男子,鼻头发了红,忍住眼泪:“妾身没杀他……王爷放了我……疼……妾身肚子疼……啊……”

    “别想用肚子再来钳制本王!”魏王手劲加重,夜南风的尸体打捞上来到现在不到半个时辰,眼下是正恼怒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早就丧失了理智,“你要想证明清白,就去看看他!敢不敢!”说着将她拖到担架前,蹲下身,“哗”一声,扯开白布。

    泡得肿胀的脸没有一点血色,身上衣衫褴褛,已被湖里的鱼咬得七零八碎,身体很多地方也被咬得皮开肉绽,甚至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尖利一声“啊——”,云菀桐轻叫一声,偏过头去,最近本就开始反酸,此刻只觉恶心不已,一股酸水从胃里往上冒,手腕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

    魏王紧箍着不放,指腹往女子柔嫩肌肤里越扣越深:“怎么,不敢面对他?不敢看被你杀的人?”将她脸颊下颌一掰,强行桎梏成一个朝着地面的弧度,咬牙切齿:“本王叫你看他!”

    头脸被固定住,避无可避,云菀桐愣愣看着尸体,只听说魏王叫自己跪下道歉,终是心发了冷:“是,是我,是我杀了他!”

    “贱人!你为什么要杀他!就为了平日那么点儿争风吃醋吗!你平日踩踏他欺负他,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杀他!你这妇人,心思太歹毒了!”魏王见她终于承认,气急了,将她手腕一提,举起手就要掌掴,却听门槛外鸳鸯尖叫一声:“王爷息怒,侧妃有孕啊!”

    一声阻止,暂时拉回了魏王的理智,巴掌却仍是停在半空中没有放下,脸色天人交战,十分难看。

    云菀桐泪涟涟盯住他:“为什么要杀他?这贱人要挟妾身,会夺去妾身的孩子,还会砍妾身的手足,若是王爷真心袒护妾身母子一点,他能有这个胆量吗?妾身不后悔杀了他,唯一后悔的是杀晚了,若是早点儿杀了他,指不定王爷的心会早点儿收回来……”

    “胡说!他哪有你这贱人这么狠!他在府上从来都是忍着你!尤其打从你有孕,几时对你无礼过?”

    鸳鸯屁滚尿流爬进来,咚咚磕头:“王爷不知道啊,夜南风表面装温良柔顺,私底下却总是话里藏针,羞辱和激怒侧妃,给侧妃气受!”

    云菀桐却再没说话,任男子拎住手腕,默默流泪。

    魏王重重喘气,望着云菀桐,她来之前,将她活活掐死在夜南风的尸身前活祭的打算都有,不就是怀了个孩子么,大不了不要,难道自己的前程,还就系在这么一个没成型的肉身上了?父皇若一心想要提拔自己,有个子嗣,只是锦上添花,添一把柴火助力罢了,没有这个孩子也没关系!

    可此刻,见着云菀桐的样子,他手劲莫名不自觉松动了几分,只是到底还没完全消气:“你跪下来,给他道歉!若是诚心,此事就到此为止,你还是当你的侧妃!”

    他如今要的,不过就是想要替曾经宠过的人出口气罢了。

    鸳鸯一听,这买卖划算啊,赶紧哭着拽住侧妃的裙子角儿,劝:“主子,您就依了王爷的意思吧,您看看,王爷已经够大度了……”

    这男宠都死透了,居然还比自己重要,云菀桐已是绝望透了顶,冷笑起来,称谓都丢到了一边:

    “我知道自己攀上王爷的手段见不得人,不像我那姐姐是被夫婿抬着举着当宝贝似的出嫁,所以王爷一向打心眼里瞧不起我,这我也认了。可既然进了王府,我就是主子,打杀个奴才而已,凭什么下跪道歉?我在娘家被人踩惯了,好容易从个庶女混出头,莫非现在要我比在娘家还要低贱,对着小倌烂掉的尸体下跪?不如现在就杀了我,让我为这个奴才填命吧!”说罢,使出浑身力气,手臂一挣,推开魏王。

    这女人,从第一次与自己邂逅恭维奉承自己,到用不耻手段摸上自己的床,再到嫁进王府,一直到如今,用见不得光的办法怀孕,魏王只当她为了安享荣华富贵,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答应,万万没料到她还会反驳自己,自己已经给了她台阶下,叫她磕个头,让自己解个气,谁想她怎么突然高傲了起来,一时之间,魏王有些错愕,随着她的大力挣扎,手一松,退后几步,并没用劲了。

    云菀桐没想到魏王就这么放开自己,用的是十成力气,陡然一空,打了个晃,略微沉重的身体重心不稳,竟仰天倒了下去。

    鸳鸯措手不及,眼看主子摔坐在地,吓了一跳,忙扑上去:“主子,没事吧……”

    魏王也是一惊,心也仿似被磕了一下,一瞬间,脾气全都消了,竟然冒出上前去看看的念头,看了一眼夜南风的尸体,死死攥紧拳,才打消这种荒唐念头,转过脸去。

    云菀桐见他眼里只有死掉的男宠,连孩子都不顾了,心如死灰,搀住鸳鸯起身:“没事。”

    鸳鸯亲眼看到她那一跤摔得不浅,不敢怠慢,匆匆看了一眼魏王:“王爷,奴婢先扶侧妃回屋子,叫大夫过去瞧瞧……”

    魏王回头一看,路都能走,能有什么事,只挥了挥手,示意退下。

    到了晚上,夜南风的尸身已经被放进了棺材内,移到府外去下葬了。

    与此同时,王府的下人们听说云侧妃被魏王叫去了一趟,回了院子后喊肚子疼,下人赶紧叫了王府大夫,一直到这会儿,大夫还没出来。

    王府长史去了主院,愁眉苦脸道:“王爷,侧妃也不知道有没事,大夫到现在还没出来呢,王爷要不要去瞧瞧?”

    魏王仰躺在窗前的宽大锦榻上,勾起手指,正撩逗旁边架上的鹦鹉,这一天的闹心事儿简直太多了,听了长史的禀报,眼皮一跳,居然有一丝不安滑过,却又攥紧拳头,不过摔一跤而已,肯定又是那女人在哪里故意借机邀宠,身子挺起来,哼哼唧唧:“瞧什么瞧!本王原谅她了吗?”

    长史再不敢说什么,低下头,正在这时,却有急遽脚步小跑进了主院,隔了帘子在外大惊失色:“不好了不好了,侧妃她下身的血止不住,大夫说皇嗣保不住了!”

    惊叫划破宁静。

    长史正是惊愣,只见魏王哗的掀袍起身:“什么!”

    **

    魏王侧妃云氏散步时不慎摔跤滑胎的消息传出,魏王府失了皇嗣一事,满朝与后宫一夕皆知。

    宁熙帝震惊之后,一时之间不能接受,心情大跌,连稍微好些的身子都受了影响。

    因流产一事正是风头上,魏王特意请了旨,接连几天留在宫里侍疾,一边能够安抚父皇,另一边,万一有什么风声传到父皇这里,也能够及时挡住。

    养心殿内,魏王侍疾了几日,便被骂了几日。

    那日,宁熙帝想不过,又觉得闹心,狠狠斥了几句床头的儿子,连个皇嗣都没护好。

    魏王一脸沉痛,脸色苍白,只含了眼泪,匍匐在地:“是儿子初为人父,没有多体贴云氏,才致云氏不慎摔跤滑胎,辜负了父皇对孩儿的期许。”

    宁熙帝见他本就愧疚心痛,也不大舍得多骂,丧子也不是他所愿,叹口气:“那云氏也是的,罔顾皇嗣,怀胎这么大的事也不经心,真是叫朕恼火!哎,你要是有个儿子,朕在那些内阁大臣和言官那边……说话也有底气多了,可惜了啊,可惜。”

    魏王没讲话,只耷拉着背。

    妙儿与往常一样,侍立在床柱边,果然,皇上是有扶魏王的意思。

    那日郑华秋去带话给了悟德,妙儿大概猜出了云菀沁的用意,是想要叫魏王府起乱子。

    当时她还觉得奇怪,云菀沁只是带了句“不男不女,雌雄莫辩,乃克星”的签底给悟德,让悟德转告云菀桐,怎就能让魏王府生变?

    如今看来,兴许还真是那句签底搅乱了魏王府。

    昨日,初夏传信进宫,王妃出京前令晴雪珍珠二人查方姨娘的事情已经查到了结果,只是云菀沁一回京就直接进了长青观,一直没机会告诉,前几天得知云菀桐滑胎的事,直觉再不通报上面,只怕错失了机会,便告诉了妙儿。

    妙儿当时看了初夏的信函,不免有些发寒,心里对着方姨娘呸了一声。

    此刻,见皇帝和魏王父子正说得亲密,妙儿默默端着托盘,出了养心殿。

    **

    凤藻宫这边,蒋皇后听到了魏王失胎一事后,眉头舒了好几天。

    今日,白秀惠伺候在一旁,也是笑道:“皇上总说魏王那子嗣是福星转世,对社稷有利,不就是想要用这孩子提拔魏王么,现在可好,连天都不让魏王当储君啊。”

    蒋皇后心思沉凝,魏王失了这一胎,只能暂时缓一缓他当储君的步伐,皇上若是想叫他当,照样还是有别的借口。

    “你说怀得好好,怎么会小产?”蒋皇后琢磨着,仿似自言自语。

    白秀惠一愣,回答道:“据魏王府长史上报,说是前些日子下冰雹,那云侧妃出来散步时,不小心踩滑了,摔了一跤,回了院子后出血不止,胎儿便掉了。”

    蒋皇后只反问:“你也觉得是摔跤?”

    白秀惠见皇后似是怀疑,不禁笑道:“管她是什么原因,反正没了这孩子,对皇后只有利,没有害。”

    “你啊,就只看得到这么一点儿蝇头小利,”蒋皇后冷冷,“光是没了孩子算得了什么。

    话音一顿,吩咐:”将宫里前些日子送去伺候云侧妃的保胎嬷嬷秘召回宫,本宫有话要问。“

    半日不到的功夫,魏王府伺候怀孕皇妾的嬷嬷来了凤藻宫。

    皇子妻妾自怀孕起便会上玉牒记录,有太医定期去查看,也有专门的乳母入王府伺候,这些本来是韦贵妃这个正宗婆婆在亲自管理,每隔几日,乳母都会进宫,禀报孕妇的情况。

    韦贵妃盲眼失势后,自然交到了蒋皇后来操持,所以,嬷嬷听皇后娘娘想要知道云侧妃滑胎那日的动静,也不敢隐瞒,道:”侧妃滑胎那日白天,被魏王叫去了正厅,两人关着门,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那云侧妃回了院子就肚子疼,然后开始流血,傍晚便小产了……小产后,魏王叫王府大夫和侧妃的贴身丫鬟鸳鸯照顾侧妃,只将奴婢打发到屋子外,不过饶是如此,奴婢仍瞧着云侧妃手腕上有明显的抓痕,似是劲儿不小的人用力掐住的,应该是男子。“

    ”就是说,云侧妃与魏王见面后,手上受了伤,然后就小产了?“蒋皇后眉一蹙。

    ”是的。“

    白秀惠一惊,添了喜意,俯身低语:”听这意思,云侧妃根本不是踩冰滑倒,有可能是被魏王打得流产?娘娘,这下可有好戏了,皇上要是知道魏王亲手打掉了皇嗣,肯定会对他印象大减!“

    蒋皇后却没就此打住,瞄向嬷嬷:”魏王为什么会对云侧妃发脾气,你们可知道吗?“

    嬷嬷迟疑,道:”奴婢也不确定有没有关系……不过王府里正好死了个男戏子,尸体是在湖里找到的。那戏子之前已失踪了几天,长史叫全府上下翻查过,听说为了这事儿,王爷质疑过云侧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闹了矛盾……“

    果然,蒋皇后唇际浮了冷笑,魏王喜欢龙阳,王府藏男宠的事,她也曾经有所闻,只是这几年被韦贵妃压得紧,魏王这小儿自己也藏得严,她也不好在皇帝耳根下嚼舌根,万一没嚼成功,自己在皇帝面前还落了不好的印象。

    男戏子?如今看来,还真是的——

    蒋皇后清冷得略显坚硬的面上,笑意弥漫,正这时,却听有宫人来传:”娘娘,莫贵人有要事求见。“

    莫贵人?蒋皇后一疑:”传。“

    妙儿进殿,扫了一眼四周:”娘娘万福金安。“

    蒋皇后瞥了她一眼,当初秋狩为了不让云菀沁进宫,主动提出叫这丫头进了宫,打消皇上的心意,本以为她进宫后便悄无声息,再不会得皇上的注意,没料到这次居然有侍疾的恩典,看来皇上对她还是有些喜欢的。

    云家出来的女人,上到母亲,下到女儿,再到区区一个婢子,当真是个个都碍她的眼。

    想着,蒋皇后面上却是淡漠:”贵人如今当宠,不是应该在养心殿昼夜不离地侍候皇上吗,怎么跑来凤藻宫了?“

    妙儿垂头:”皇上这几天一直伤心魏王头胎子嗣没了,今儿又在感概,魏王正在安慰皇上,父子二人说得亲热,妾身也不好打扰,便退了出来。因近来一直在养心殿侍疾,没曾给娘娘请安,趁机便来谢个罪。“

    蒋皇后一听皇上和魏王又在私谈,眉不禁一皱,也听出了眼前女子的暗示,好像有什么关于魏王的话要对自己说,既然找上门来,那就肯定是有利于自己的事儿。

    她袖子一挥,凤眸一沉,屏退了殿内所有下人。

    虽她极讨厌这些云家的女子,但并不妨碍利用她们踩下魏王。

    &

    当天晚上,夜色甫一落下,养心殿外的廊下和室内,纷纷掌了灯。

    魏王跟往日一样伺候皇帝用完膳食,服下汤药,却听门口传来姚福寿的通传,蒋皇后来了。

    她心头莫名有些惶惶,只退到一边。

    蒋皇后进了殿中,坐在榻边锦绣圈椅内,问候了皇帝几句身子情况,将目光投向魏王身上。

    魏王自然知道这蒋氏不是个善茬,以前有母妃顶着,如今没人能罩着,格外不自在,被她望得发寒,抹抹额头汗,却见她收回目光,站起身,面朝皇帝:”云侧妃滑胎之事,皇上可不要太难过了。“

    宁熙帝听皇后提起这事,又难免有些伤心,眉一紧:”都是天意,也是没法子的事。“

    蒋皇后淡道:”皇上,不是天意,恐怕是人为。“

    魏王脸色骤然发白,宁熙帝一惊:”人为?“

    蒋皇后道:”听说云侧妃滑胎前,魏王府失踪了个男戏子,“睨一眼魏王,”魏王为此召集了全府的下人搜人,好像还质疑过侧妃,怀疑是侧妃加害了这名男戏子。几天后,男戏子的尸首在府内湖水里找到,魏王与侧妃单独闭门见了一面,侧妃出来时,手腕有抓痕,回了院子不到几个时辰,就流产了。“

    字里行间,”男戏子“三个字,咬得格外重,又格外的意味深长。

    宁熙帝听得懵掉,这话什么都没明说,可又什么都说出来了。

    一个男戏子而已,老五怎么会大动干戈发动全府人找,云氏无端端的又怎么会加害一个戏子?

    这是说——这戏子是老五的男宠?云氏嫉妒,残害了戏子,才遭老五毒手导致流产?

    老五这几年府内搜集俊美男子的事,他也曾听过一两点风声,只是韦贵妃说老五爱看戏,那是特意搜来的戏子,且也没听到这儿子有什么丑闻,便也没多说了,后来见老五纳了侧妃庶妃,更没什么怀疑,尤其如今这云氏还怀孕了,越发觉得以前的风言风语是无稽之谈!

    如今一听,宁熙帝却是一个冷战,望向魏王:”这可是真的!“

    魏王一个激灵跪下来,脸发了白:”绝,绝无此事啊父皇。“

    蒋皇后拍拍手。一名青衣褐帽,民间打扮的年轻男子进了养心殿,抖抖索索:”草民叩见皇上,叩见皇后。“

    ”这是什么人!“宁熙帝远远看去,见那男子生得皮光肉嫩,身型纤细,说话竟有些女子般的风韵,心里明白些什么,声音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蒋皇后冷视那男子一眼:”还不交代。“

    男子战战兢兢道:”草民杨秀,是洛阳春的老板。“

    洛阳春?宁熙帝听说过,这是养小倌的地方,鼻翼一抽搐。

    魏王咬紧牙齿。

    ”夜南风是什么人呐。“蒋皇后问。

    杨秀继续道:”……本来是洛阳春的头牌,后来被侯府二少花重金秘密赎买去,“说着吞了口唾液,指了一指魏王:”听说是为了讨好五皇子。“

    宁熙帝面色白了又紫,狠瞪一眼魏王。

    蒋皇后叫杨秀退下,淡道:”魏王府那淹死的‘戏子’,就是洛阳春的头牌小倌。皇上如今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魏王收藏男色在府上,那小倌与朝廷正式册封、上了玉牒的侧妃争风吃醋,云侧妃将其溺杀,魏王痛失爱宠,一怒之下,竟生生打杀了云侧妃腹中的皇家子嗣,还骗皇上云氏是自己摔跤落胎。“又望向魏王:”想不到魏王对那男子,果真是情真意切,感天动地啊,这些年,魏王到底收了多少入幕之宾啊?魏王好男风成性,皇上心中该有决断吧。“

    一个贪男色的皇子,还想当储君?做梦。

    夜南风是辩解不了了,魏王噗咚跪在地上:”父皇,只有夜南风一个!再没有其他了!儿子只是一时兴趣,贪玩而已,一定能改的!您看看,孩儿府上还有侧妃和庶妃,云氏不是还怀过孕么?今后必定还能继续为夏侯家开枝散叶,延绵子嗣!“

    宁熙帝喘了几口气,胸膛起伏,妙儿忙上前为皇帝揉背,又低了口热茶,心中却也是震惊。

    本来以为云菀沁只是想乱了魏王府了后院,却没料到竟是为了引出了魏王好男色一事。

    若魏王真的有龙阳之癖,再得宠,也只能从储君名单上删去了。

    君主无子嗣或者子嗣单薄,比什么过错都大。皇上怎么会让一个不碰女人的儿子接手江山社稷?

    不过,魏王辩解说自己只是新鲜好玩,倒也是应变之策。

    好男风成性和一时贪玩,区别太大了!

    搬出云菀桐曾经怀孕一事,证明他还是能够繁衍子嗣,不会一味地沉溺于男色中,依宁熙帝对他的宠爱,指不定也能混过去。

    果然,妙儿望了一眼宁熙帝,见他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哼了一声:”果真只是一时贪玩?“

    魏王都快指天发誓了:”绝对的啊父皇!儿子当时收了夜南风时,只当他是戏子,也不知道是小倌啊。“

    却见蒋皇后轻声一笑,说不尽的凉意:”既然魏王搬出侧妃怀孕一事,倒也正好,那就暂时不谈魏王好男色的事,来谈谈怀孕的事儿吧。来人,将那些女子都带进来!”

    ------题外话------

    谢谢

    毛土豆122的评价票和月票(2张),浮世昙花的评价票和月票(7张),eris619的评价票和月票(3张),jyu1970的鲜花(5朵),月夜沫mo的评价票和月票(3张),yln198211的月票(2张),许尔一世温柔的月票(5张),lisawangli的月票(3张),sq710422的月票,13051080896的月票,xyyd的月票(2张),林寒星的月票,小乐快乐的月票,元胖子的月票,小草最坚强的月票,xu85218355的月票,578095194的月票(2张),绝色风华的月票(2张),龙月雪的月票,jindai1996的月票,301951的月票(3张),Jxz0577的月票,花开浮笙的月票,火舞天翔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