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皇孙,元红帕

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皇孙,元红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寿宴的逼近,宫里忙得热火朝天。

    东宫祝寿的排场不小,缺人手,每天将长青观的女尼们调去缝制晾晒戏袍、清洗筛选道具。

    几天下来,一些宫人们当中隐约传着,秦王妃也在那些帮忙的女尼当中,每天跟着一起去东宫,早去晚归,时不时还被太子私下召见。

    秦王妃如今在宫内佛堂受罚,与其他女尼一样,是受皇家差遣的下人,去帮东宫操办寿宴的事,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

    何况太子现在身负皇命,有监国理政的职责,招个受罚的皇亲女眷去做事又算得了什么。

    但毕竟两人是叔嫂关系,一些宫人听说两人曾经又是老相识,免不了暗中多些闲言碎语。

    慈宁宫那边,贾太后听到一些流言蜚语,派马氏去东宫,跟太子说了一说,暗示今后叫长青观的人去东宫做事时,就不要叫上秦王妃了,免得让人背后说些有的没的。

    太子那边的回复倒是恭恭敬敬,却只有一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斜,若是顺了那些长舌人的心意,还显得做贼心虚了,没事也成了有事。

    贾太后听了太子那边的回复,便也没说什么,马氏怕太后不高兴,道:“不如奴婢再去跟太子说说……”

    贾太后摆摆手,示意不用了,别的孙子她不好说,这个孙儿的性情她却是了解的,自幼到大,表面上谈笑自若,云淡风轻,接人待物宽宏温厚,看起来是个尺度很宽,极好相处的人,实则外热内冷,心中自有一把戒尺,比那些面上严厉苛刻的主子,更不好琢磨,拿定的主意,不会轻易变更。

    想着,贾太后只道:“随他吧,他也大了,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只是你若遇着秦王,叫他别在意那些闲言碎语,不要多心了就是,免得弄得兄弟间心里生了疙瘩,不和睦。”

    马氏应下来。

    秦王妃来东宫来得勤,最心烦意乱的还是蒋妤。

    蒋妤每次去凤藻宫请安都会跟蒋皇后提起这事儿,叫姑姑阻止秦王妃再去东宫,偏偏姑姑却一言不发,听得多了,反倒还皱眉训斥:“不过是去东宫打下手,帮帮忙,本宫能怎么阻止?”

    蒋妤心不甘情不愿,拽着姑姑的袖子撒娇:“姑姑,太子爷哪里是叫秦王妃去做事儿啊,每次去了都将她单独叫到身边,说是陪练琴筝,其实两个人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您就放个话嘛!”

    蒋皇后将侄女儿手啪的拍落下来,冷道:“那你捉到奸没有?没捉到说什么都是白说!秦王妃为官宦小姐,琴棋书画都精通,如今陪太子陪练琴曲,将功赎罪,在外人看来,再合情合理不过,本宫放话叫秦王妃别去东宫,就因为本宫觉得两人可能有什么奸情,——你是叫别人说本宫脑子不清楚?”

    蒋妤气得如鲠在喉,不敢再说什么,几次被姑姑打了回马枪下来,心里却积攒了几分怨恨。

    平日自己吵着想要当太子妃,姑姑不帮自己还算情有可原,毕竟凭自己的身份,当太子妃确实是有点难度,可是,现在只不过叫个罪妇不去东宫,姑姑是皇后,只不过一句话而已,太子肯定会给她面子。这能有什么难啊?这样都不帮自己!

    蒋皇后心里自有一笔打算,太子与云菀沁走得近,倒也不是个坏事,最起码,秦王能舒服么,嘴上不说什么,心底与太子的梁子,就结上了。

    皇子之间斗得越厉害,对她是有益无害的。

    **

    转眼寿宴快到。

    这天上午,刚做完早课,云菀沁照例与长青观的师傅们一块儿被召去了东宫。

    到了东宫门口,领路太监跟平日一样,叫人将女尼们带去后院做事,又将云菀沁带到另一边。

    太监说主子见今儿天气不错,暖和,叫人端了琴筝到水榭去练习。

    云菀沁绕过游廊,走到颂元殿背后的水榭,只见一个丰满白皙的乳娘抱着个婴孩,弯着腰,太子坐在琴后,正在逗弄着,头一抬,见人来了,笑着朗声:“来了,今天倒是早。”

    乳娘见着秦王妃,直起身子,抱着婴孩轻轻一施礼,退到边上。

    云菀沁看了一眼金丝襁褓包裹着的婴儿,应该就是兰昭训为太子生的皇嗣,算起来才几个月大而已,微微笑道:“打扰太子享受父子天伦之乐了。”

    “不妨,”太子语笑晏晏,一指:“今天天气暖和,乳娘带着孝儿出来接一接地气,正好路过水榭,孤就将他叫到身边看看,这一看才知道,原来长大了好多,都快不认识了。”

    “孝儿?”云菀沁目光一动。

    “上玉牒的大名还没取,只是个平日称呼的小名。”太子道。

    这孩子的小名,也取得正合太子如今的心思。云菀沁心里感喟着,却听太子朗声道:“你愣着干嘛,你看看孝儿,长得像不像孤。孤瞧了半天,感觉眉毛嘴巴有些相似,不过,眼睛还是不如孤有神采,鼻子也没孤这么笔挺高直。”

    不说话时,还像个为人父的,一说话完全是个没长大的。跟自己的儿子还比起美来了,比赢了还挺高兴!云菀沁哭笑不得,走过去,拨开襁褓,笑着说:“这才多大,还没长开呢,现在就能有这副相貌,今后一定是青出于蓝,太子也太心急了。”说着,将手搓热了,免得冻着了孩子,指尖一勾,轻轻抚了抚婴儿圆润的下巴。

    婴儿咯咯笑起来,小嘴巴还一嘟,吐了个泡泡给云菀沁看。

    太子看得一呆,拂袖:“岂有此理,这小兔崽子真是,孤刚才逗了半天都没反应,现在来个生人倒是开始拍马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子喝叱声音有些严厉,吓坏了小婴儿,孝儿脸色一变,粉嘟嘟的鼻头一抽搐,竟有些要哭的预兆。

    云菀沁笑着将孝儿从乳娘手里接过来,抱到怀里,轻拍两下,压下婴儿想要哭的苗头。

    太子见她对待婴儿颇是细腻,而且好像有些异常的喜爱,仰靠水榭的皮榻上,眸色流转:“玩别人家的孩子有什么意思,有本事,自己生一个玩呗。”

    这话,也太没规矩了,简直都快赶上挑逗了。旁边的乳娘听得脸色一红,忍不住望了太子一眼。

    云菀沁早习惯他这副形态,也没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埋头继续逗弄婴儿,学着童音跟婴儿说话:“小皇孙长得真是好看,就是嘴巴不要长得像你爹就好了……。”

    乳娘掩嘴一笑。

    太子讨了个没趣,又道:“哦对,今早议政时,孤遇见老三了。”

    太子现在监国,每天都要和朝臣商议国事,秦王只要不去长川郡,也会日日进宫上朝,两个人遇见,有什么稀奇?

    云菀沁没搭理,继续与孝儿说笑。

    太子见她宁肯跟个没牙的婴儿说笑都不愿意跟自己说话,脸色微微发青,却双手枕在脑勺后,慵道:“……老三问过孤关于你的事~”

    云菀沁动作一停,抬起头。

    太子见她终于肯望过来,吁了口气,笑得灿烂:“……下朝后,老三问孤,是不是东宫缺人手,要是缺,就在民间多选些宫女送进东宫来。哈哈哈,这旁敲侧击的……孤都替他急啊!不就是想让孤再别叫你来东宫吗,孤说不用了,孤就喜欢长青观的女尼们做事,心细,手快,好用,哈哈,老三一张脸顿时就黑了——”

    云菀沁将婴儿送回乳娘的怀里:“太子无不无聊啊。”

    正在这时,水榭外来了个宫女,是兰昭训殿里的,似是一路找了过来,在台阶下看见乳娘抱着皇嗣在太子身边,忙上前福了一福。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太子目光投向水榭外,笑意一敛,顿时没了玩兴。

    宫女回答道:“回太子爷的话,凤藻宫那边有人来了,照例看看小皇孙,问问今天的情况。兰昭训说乳娘将皇孙抱出去透气儿了,凤藻宫的宫人在殿里等着,奴婢便来找乳娘,将小皇孙抱回去。”

    太子挥了一挥袖,面无表情:“嗯,抱回去吧。”

    乳娘抱着婴儿,告退离开。

    水榭静默了片刻,云菀沁试探:“皇后倒是挺关心小皇孙,每天都会派人来问候。”

    太子轻笑一声,凝视水榭旁边的碧波粼粼,目中生了一缕说不出的凉意,与笑容极不相衬:“她既然打算弃掉孤,肯定就得扶另一个起来。还有谁,会比一个襁褓中不懂事,母亲地位又低的小婴儿更适合当她的傀儡?”说罢,也不知道是生了触动还是愤慨,广袖一飘,正拍到琴筝上,弦哗哗一拨,飞出一阵急乱之音,惊得水鸟迭起。

    而且,这婴儿还是储君的子嗣,储君一旦丧命,她扶持这婴儿做皇太孙,劝谏皇上和臣子们时,更有说服力。

    每日派人来东宫慰问小皇孙,看上去是关心初生的孙儿,其实是看中了婴儿能够被利用的价值罢了。

    云菀沁心神一动,蒋皇后的打算,比她想象中的更要全面和周详,也难怪太子等不及登基后再与蒋皇后对着干,实在是这会儿已经逼得无路可走了。

    她忽然觉得,太子这些年在宫里并不比秦王要轻松。

    秦王幼年被蒋氏祸害中毒,倒不一定是个坏事,至少利用这个机会,来个金蝉脱壳,离开深宫,在暗处伺机而动。

    而太子却是戴着面具,深陷泥沼,在别人正大光明的刀箭中步步维艰。

    她禁不住,手一伸,将前面男子搭在琴上的手捉起来,杂乱无序的噪音顿时消失。

    将他的手放到旁边,云菀沁正欲抽出来,却被他反手一扣,整个手被他握在掌心。

    她一惊,想要抽出,男子力道一紧,又压了几分,目光灼灼,失去了没有往日的明朗:“若这次事情顺利,孤心愿达成,沁儿今后不要回秦王府了,就留在宫里好不好?”

    云菀沁这次是真的有些愠了,手猛地一抽,却还是纹丝不动,男女在力气上,始终还是有悬殊,牙齿磨了一磨:“太子练琴时是不是又喝酒了,怎么又说起醉话来了!”

    “孤今天没喝酒,而且孤的酒量好得很,就算酩酊大醉,讲的也是真心话。”男子声音渐而沙哑低迷,手指一蜷,将她粉柔掌心抠了一下,月牙眸生出殷殷期盼,弯着的弧度,让人动心。

    一句话打破了云菀沁想给他台阶下的目的。这男人,显然今天是决定不要脸了。

    论起男女接触,太子显然是比跟木头疙瘩差不多的秦王更加懂得抓女子的心。

    前世慕容泰也是很会讨女子欢心的,但多半是甜言蜜语,可眼前的男子,却是嘴角眉梢都能引诱着人。

    云菀沁突然笑了起来,打破他好不容易构建起来的暧昧气氛。

    太子眼色一沉:“笑什么啊?孤这么卖力容易吗!孤跟你说啊云菀沁,你可别想打岔。孤不是老三那段榆木疙瘩,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我笑小叔子勾引嫂嫂这种低俗不堪的戏码,太子倒也演得像个情种一样。”云菀沁又挣了一下,依旧挣扎不开。

    太子眼皮一动:“孤没演,是认真的。”

    云菀沁还是笑着,毫不留情地打击:“没演?那太子就是有病。”

    太子眉一挑:“孤怎么有病啦?”

    “太子若是认真的,为什么我婚前没对我说半句,现在才说,这不是有病是什么?叫我留在宫里?太子不怕被人用口水淹,我还怕被人指着鼻子骂红杏出墙呢!”云菀沁讽道。

    沉默许久。

    云菀沁当他终于顾忌脸皮了,却见他唇际显出一丝笑意,这一次的笑不是轻佻,竟有几分说不出的压抑,让空气温度骤的一降。

    男子的手也终于松了。

    她赶紧抽出来,却听他声音传来:“孤十二岁那年立过誓,与蒋氏的事情没有解决前,绝不会将珍重的东西放到身边。”

    有真心,就有牵绊。与蒋氏相对一日,都要戴着面具,何不干脆蜷住真心,落个两袖清风,以免害*己。

    云菀沁的手在半空一滞。

    “什么叔嫂?皇家不讲这一套。皇家只讲胜者为王,谁握权势,谁在朝说话,孤一朝若为天子,有谁敢说闲话?只要你愿意,孤就有法子,让你清清白白脱了秦王妃的身份,不会被人指摘半句。”太子噙着笑,语气幽幽一转,“至于秦王,孤看在你的面子,或许能不计较他早前一步得了你。”

    简直是越说越离谱。云菀沁喉咙一哽:“你真是疯了——”

    话音甫落,手腕被男子挟住,一把朝上拎起。

    她瞪大眼,只觉他颀长身躯倾前一挺,厉风压境,条件反射地往后躲避,反倒被他逼到了水榭的美人靠上。

    他抚琴时效法古风,不束冠,俊鬓两边的墨发被湖风一吹,飘到她的脸颊上,痒咝咝的。

    趁她顾着后退,他一只手转瞬将她双腕并排捉住,几乎是拷着似的拘禁在她的头顶上方,另一只手一撩袍,长腿弓起,强行压住她双腿,让她上下都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可能。

    女子被活活架在水边的美人靠上,姿势香艳而引人遐思。

    两人脸颊不过半根手指的距离,鼻尖几乎对上了鼻尖。

    “夏侯世谆,你疯了不成,光天化日的——”

    却见他置若罔闻,反倒笑纳了女子近距离喷吐出来的兰馨之气,一只手勾她下颌:“嗯?脸红了?这些动作在夫妻间很寻常啊。难道你们只在闺房……?老三这人,真是太无趣了……”

    云菀沁忍不住了,手脚都不能动弹,嘴巴却还能用,啐了他一口:“他可没你这么变态,快放开我,等会儿有人来了!”

    “诶?沁儿忘了,这是在东宫,”太子咻的转过脸,避开她啐,用拇指弹了一弹颊上的香唾,俊脸贴得更近,嗓音一沉,“别说没人敢过来,就算咱们幕天席地被人看到了,也不敢说出去半句。”

    真是够了!云菀沁懒得跟他多说,松软了双腿,准备趁他放松,再伺机动作,却觉他托住自己的腰,沿着脊背,指腹一点点游弋着。

    男子的手指矫健而有力,故意隔着她的青色尼姑袍袄打着圈儿,感受着女子的轻微颤抖。

    经历过人事的男子怎么会察觉不出女子最细微的反应。

    太子眼眸一凝,目中闪过一丝笃定的欣喜,低下头颅,附在她耳珠边:“就知道老三的身子骨不行,你们根本就没有圆房。”

    云菀沁一震,几乎忘记自己还保持这么个不雅的姿势被他架在水榭边,吞吐:“你说什么鬼话。”

    “交给内务府那边的元红帕,”太子呵着气,声音又低了几分,说出来的话简直让云菀沁恨不得找个石头先把他砸昏,再凿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孤叫人偷偷拿出来找人看过,根本不是女子元红血。”

    “你……夏侯世谆,你这个变态……”她几乎有些有气无力了。

    他笑着欣赏她从脸颊红透到耳朵尖的赧色:“喜欢的人不能放在身边,但是时刻盯着,还是可以的,对了,还有你在长青观用过的……”

    “疯子!”云菀沁赶紧制止他,生怕再听到什么不可理喻的荒谬事。

    太子往水榭外一瞥,不远处的身影似是离开了,站起身,叹口气:“孤倒恨不得自己疯了,这样就能做一些不需要理智的事。”说罢,将云菀沁搀了起来,望了一眼水榭外,示意:“好了,已经走了。”

    她喘了几口气。

    刚被他压在美人靠上,他第一次靠近自己耳边细语时,云菀沁就知道,蒋妤在外面,便牙一咬,配合他演戏。

    蒋妤这几天去蒋皇后那边告状,每次却得不到满意的回复,次次回东宫大发雷霆,想必已是积了一肚子怨气。

    这次见到这种活色生香的场面,肯定更加受刺激,必定又要去蒋皇后那边去哭诉。若蒋皇后仍是不作为,蒋妤对这个姑姑的不满会更加大。

    不管怎样,姑侄两人的裂痕,能增加一点,是一点。

    当然,光靠这,是远远不够的。

    太子见她还坐在美人靠上吐气,笑眼斜扬:“怎么,要不要孤给你斟杯茶来匀匀气?”说罢,已举壶斟了半杯,推到她手边。

    云菀沁回过神:“你刚刚说的真的还是假的?”

    太子装傻:“哪件?”

    “元红帕……”这个死变态。就算不问,她心里也能确定,肯定有这么一码事。

    太子站起身,顾左右而言他:“孤去兰昭训那儿看看孝儿。长青观的师傅们这会儿该做完活了,你也该走了。”

    “啪”一声,一个杯子恨恨砸了过去,却被他一偏,砸了个空。

    **

    那边,蒋妤听说秦王妃今儿被太子叫到了水榭,与平时一样,坐不住,又带着侍女跑了过来。

    只是再不敢像第一次冒冒失失闯到两人眼前。

    蒋妤只躲在水榭外的灌木丛后偷望,先看着两人一块儿逗弄兰昭训的小崽子,形如一家三口,已经气得牙痒,再看乳娘将小皇孙抱走,只剩下两人,更是捏紧拳,屏住呼吸。

    等到两人竟在水榭做出那种亲密举止,蒋妤的肺都要气炸了,若不是婢子拦住自己,只恨不能要去敲锣打鼓叫人来看了,好容易,才被婢子拉离了水榭。

    走到一半,蒋妤犹是不信自己刚看到的,揉揉胸口,走着走着,又调转回头:“不行!我一定要叫人看看那秦王妃勾搭太子的样子!怎么能就这么走了?这不是便宜了她么!”

    婢女将她又拽住:“哎呀我的主子,您这一嚷嚷,秦王妃的名誉是丢了,可太子名声也完了啊!太子能不气您吗?您也完了啊!再说了,咱们刚才可看的清楚啊,那副样子,不像是秦王妃勾搭太子爷,倒像是太子他——”

    是,倒是像太子霸王硬上弓!不过又有什么区别!总之,这两人关系就是水洗不清!一个有夫之妇,竟与当朝储君黏黏腻腻!

    蒋妤不能去喊人捉奸,又不能跑去泄恨,窝着这口气更不想回去被堵死,拉了婢子,又噔噔跑到了凤藻宫。

    蒋皇后正在品南方地方官送来的贡品白茶,却听侄女锒铛乒乓地哭哭啼啼进来,眉一蹙,打发了殿内的宫人,道:“又怎么了?”

    就这副每次遇着点事都像塌了天的样子,还想当太子妃,便是她把这侄女强行扶上去,熬不了许久,绝对还是会被人一脚踹下来。

    想着,蒋皇后连茶都没心情品了,但凡蒋家未嫁女儿中有个稍微有气度和头脑的,当年都不得选这草包。

    蒋妤这会儿正是气头,哪能察觉姑姑的不满,一把鼻涕一把泪,跪了下来,又是气恨又是得意:“姑姑,你前几次不总说我没抓着奸,就不能乱说太子爷和秦王妃么?今儿就被我捉到了!”

    蒋皇后茶盅哐啷一搁:“怎么了?”

    “我今儿在水榭外面,亲眼见着太子爷和秦王妃——”蒋妤脸色涨红,银牙一咬,横下心:“太子爷将秦王妃抱在水边的美人靠上,两人贴得紧——”

    呵,太子果真是对秦王妃有些心思啊。

    只是那云菀沁并不是个跟着一道疯的性子啊。蒋皇后眼一眯:“秦王妃也是甘愿的?”

    蒋妤一愣:“姑姑这是什么话,秦王妃自然是攀附都来不及啊,那可是储君,未来的天子啊,她自个儿夫君见着都得要行跪拜礼的人啊,她能不投怀送抱吗——”

    “说实话!”声音一厉。

    蒋妤讪讪,道:“好像不大甘愿。”

    蒋皇后唇角浮了一抹浅笑,似是自言自语:“那就是说,是太子召秦王妃去东宫做事,却趁水榭无人,强迫调戏秦王妃?”

    蒋妤哼了一声:“可能吧。”

    蒋皇后轻笑:“好。你回去吧。”

    回去?蒋妤站起身,道:“姑姑,这事儿难道又这么算了!之前你说没见着两人怎样,也不好说什么,现在我都亲眼看到了,姑姑还让她一天到晚往东宫跑吗?”

    “回去。”声音又严了一分。

    蒋妤熟悉姑姑性格,知道这语气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再不敢说什么,却已经泫然欲泣,死命一跺脚,委屈又恨恨地转身离开。

    待蒋妤离开,蒋皇后轻声一唤,白秀惠打帘进来。

    “刚才良娣的话,你都听清楚了?”蒋皇后重新端盏,只觉茶香扑鼻,又有了品茶的心情。

    “奴婢听清楚了。”白秀惠一疑,知道娘娘有安排。

    “随便托个东宫下人的嘴巴,传给秦王那边吧。”

    **

    蒋皇后的寿宴如期而至。

    宁熙帝因为病还没痊愈,仍在养心殿,寿宴当日也很难出席,却下了旨,负责寿宴的秦王、燕王以及各殿宫人、礼部等部门不得有一点怠慢,各种规格和排场完全比照天子的万寿诞来安排。

    邀请赴宴的除了邺京本地的朝臣名宦,世家大族,以及各朱门名户的公孙与名媛,更有在邺京的异国使节,花团锦簇,热热闹闹,全为了给寿宴增添气氛。

    圣旨一出,足可见皇帝对皇后生辰的重视,所有人自然不敢怠慢。

    寿宴的当天早晨,云菀沁比平日起身还要早半个时辰,天光不亮,已经梳洗完毕。

    东宫那边提前吩咐下来,今儿她与几个长青观的师傅依旧会去帮手,寿宴上在后台随时更换道具。

    说是做在寿宴上打下手,却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今天的寿宴上,会来不少待字闺中的名门闺秀。

    这些名门闺秀,每次进宫,很大一部分都是奔着太子妃位悬空的太子而来,这次参加皇后寿宴,大好机会,自然也不例外。

    今天就是个好机会。

    云菀沁绾好发髻,跟着女尼们一道出了长青观。

    寿宴选在宫中专门用来举办大宴的金华殿进行。

    上午正阳门就打开了,赴宴的臣宦和使节各自携带家中女眷,纷纷在门前下马,然后在宫人的引领下,进入宫闱,到达金华殿。

    金华殿里面是宾客的席位,男子席位在外面,中间隔着一层薄帘,里面是女席。

    殿外的宽阔天井铺着猩红地毯,中央搭着一个四方戏台,是给皇后庆寿表演的地方。

    云菀沁和尼姑们先到了金华殿旁边的小耳殿,整理了一下道具,听外面传来步子声,知道宾客们差不多已经提前到了,跟几个尼姑打了声招呼,独自出去了。

    金华殿内,已经坐满了宾客,几乎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正宴还有将近一个多时辰,蒋皇后还没来,这会儿功夫,正是最轻松的时候,宫人们上了些宫中的佳茗,臣子们坐在席位上,一边吃茶一边说笑。

    也有一些随着父兄进宫的闺秀在各自婢女的陪伴下,得了允许,在金华殿附近逛着,打发时辰。

    云菀沁正寻思着哪个比较合适,目光一移,落到一名蓝衫妙龄女子身上,唇不禁一扬。

    正是个合适的故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