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她是儿子的命

第一百九十六章 她是儿子的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蓝亭见主子发了话,又见花厅里都是自己人,也就不隐瞒了,面朝座位下的两人,小声道:“刚刚章德海传回来,说是宫里的禁卫抓了个小宫女,送去刑部了。皇后进思罚殿后,私藏了匕首,就是那贱婢给的。”

    云菀沁坐直身子:“宫女?”说着,情不自禁望向赫连氏一眼。

    韩湘湘也是心里咯噔一下,皇后突然崩逝,引得外界猜测纷纭,爹回了府上也偶尔说过,只是天子既然都放话是病逝,臣子们哪敢明着说什么。

    如今一听,——皇后私藏了匕首?

    果然,皇后不是正常死亡,恐怕是另有蹊跷,指不定与那匕首有关。

    这么重大的皇室秘辛,贵嫔并不避讳自己,非但不让自己退下,还让自己与秦王妃一块儿听,显然将她当成了自己人,韩湘湘激动不已。

    正这时,蓝亭回应云菀沁:“对,是凤藻宫的一个小宫女,得过皇后的恩惠,那日皇后与回凤藻宫取证时,暗中示意过她,叫她准备匕首给自己,然后故意撇开众人,在宫院的花园中拿了那匕首。”

    “那现在,宫女又是怎么被发现的?”云菀沁问。

    赫连氏眼眸波光漾着,看似平静,却藏着暗涌,居然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蓝亭答着:“好像是那宫女房间内有花纹和款式一模一样的配套刀具,无意被人发现了,皇上这段日子也在查匕首是谁拿给皇后的事儿,今儿上午宫女被人揭发,一拷问,竹筒倒了豆子,全都招认了,皇上大怒,听说这会儿已经将宫女拿下了。”

    赫连氏见云菀沁没说话,打破了沉闷,望向蓝亭:“既然如此,皇上的心也该安了。”

    韩湘湘也顺从着贵嫔,纤声应着:“是啊,天理昭昭,做过的事,迟早得发现蛛丝马迹。”

    赫连氏满意地看了韩湘湘一眼,柔声:“不过今天的事,事关宫闱不可言说的秘事,韩小姐出了宫,可不要乱说。”

    韩湘湘忙站起来,惶恐:“贵嫔信赖湘湘,拿湘湘当成……”小心翼翼看一眼云菀沁,“……当成了自家人一般,湘湘又怎么会给贵嫔添麻烦?这事儿烂在我肚子里,连爹娘都不会多吐半个字。”

    赫连氏脸上柔笑愈发荡漾开去,头一偏,那正宗儿媳妇却凝思不语,好像根本就没察觉自己和韩小姐你来我往,胜似婆媳,不禁眉一蹙:“沁儿,你在想什么。”

    云菀沁颔首:“回母嫔的话,没什么,只是觉得区区个宫女,胆子倒是挺大。就算真的是那宫女,当时没被发现,隔了这么久倒是没发现了,也是有些怪。”

    赫连氏面庞生了冷意,语气却没什么变化:“沁儿难不成还觉得弄错了?证据搜出来了,那宫女自己都承认了,你这孩子,脑子总是想得多,不如学学韩小姐,虽还没出阁,倒更像个贤妻良母的仪态。”

    字句间,透出几分显而易见的不喜。

    云菀沁看着她尽力压抑的焦躁,猜疑扩大,再没说话。

    韩湘湘见赫连氏脸色不快,怕她不高兴,忙说:“贵嫔别生气,秦王妃也不是有意的,估计只是好奇,随口一说而已。”

    “好奇?”赫连氏扬起颈背,娟柔秀美的脸上平日的温意一扫而空,“之前偷偷跟着沈家军去长川郡是好奇,混进晏阳的灾民队伍里是好奇,回来受了罚以后不知悔改,还要好奇?秦王不舍得教训你,我这当婆婆的,却是容不下你这毛病,咱们不像寻常百姓家的婆媳,日日能见面,今天既然难得相处,必须要给你立个规矩!”

    贵嫔难得发这么大的火,下人们一时之间,吞了声音,动都不敢动。

    韩湘湘虽第一次见赫连氏,却也清楚她在宫里是个低调谦和,对谁都好声好气的人儿,刚刚对自己也是不拘礼节,十分的温和,既然发火,那就肯定事出有因,绝不是无理取闹,忍不住朝云菀沁:“……秦王妃,你同贵嫔认个错吧,到底是婆媳啊,贵嫔是个和善人,把话说通了,也没什么……”

    却见对面素袍清颜的女子玉颈一移,双目微冽,竟让她将声音吞了进去,话音飘来:“韩小姐也知道我与贵嫔才是婆媳?外人插手婆媳间的内务事,你这到底是劝和还是挑风浪?”

    声音不大,情绪很平和,并没半点愤慨,也谈不上指责或者斥骂,却是云菀沁第一次正面毫不客气地还击自己,韩湘湘吃了个瘪,只觉委屈万分。

    赫连氏看在眼里,心头突突乱跳,实在忍不住一拍案,脱口而出:“韩小姐这话有什么不对?迟早也是王府的人,就算位份比你低个一级半级,话还是能说几句的!有她这样内敛柔顺,不争不抢的性子打理后院,秦王府才能安生,我皇儿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这话彻底说出了贵嫔的心意,不仅想叫韩湘湘进府,若是可以,只恨不得叫她取代了秦王妃才好。

    赤霞、蓝亭和在场的下人俱是心头一讶。

    氛围刹那如冰锥落河,一沉到底,冷到了无以复加,一时间不能转圜的地步。

    正在这时,只听花厅外传来章德海的声音:“主子,秦王过来了。”

    韩湘湘一个激灵,笋指捏住绣帕,身子却还是避免不了因为激动,有些颤。

    赫连氏一顿,道:“请进来。”

    来就来了吧,倒也好。

    她起身,伸出一只臂:“湘湘。”

    不要宫婢扶就算了,堂堂正正的儿媳妇在场,偏要个还没名没分的韩家小姐搀扶……这也太不给秦王妃面子了。下人们埋着头,不敢喘气儿。

    韩湘湘受宠若惊,却又不敢,生怕惹了云菀沁的嫉怒,迟疑中,被贵嫔催了一下,才走过去,搀住贵嫔。

    赫连氏并没看云菀沁一眼,只扶住韩湘湘,走到花厅靠近门口处,一起迎接秦王。

    章德海走在前面,身后男子黑色爪龙金绣袍,缁色云纹靴,大步之下,进了室内。

    韩湘湘心脏快要受不了了,险些要跳出来,最后一次见他,还是秋狩回京时在城门口,她扒开车帘子偷偷张望了他一眼。

    临别一眼印在她脑海里,一日不曾忘。

    如今,权柄在手的男子,气度更胜从前。

    她的眼睛钉在男子的身上,只见他入内后,停住脚步,幽黑眸子落在赫连氏和自己身上,顿时心跳又快要停了,却见他眉目一皱,并没即时请安行礼,目光一转,竟又滑到了身后的人身上,迟迟没动。

    夏侯世廷目色凝然,十分不悦,母嫔将正宗儿媳打发在后面,却叫个旁门左道亲亲热热地搀着在前面迎接自己,这叫个什么理。

    赫连氏看出儿子脸色不大高兴,自己也是心头愠意滚滚。对他王妃不过小小的不公,他竟连对着自己的礼节都忘了,若摊上大事还得了。

    最开始居然还劝过皇上,叫皇儿纳了她,越想,简直越是悔不当初。

    赫连氏声音有些发凉:“秦王今儿的朝事是都料理完了么,怎么有空来母嫔这儿?”

    夏侯世廷将眼光从云菀沁身上收回来,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嗯了一声:“朝务毕了,来看看母嫔。”

    来看她?怕是得知命根子在这儿才跑来吧。赫连氏眼下一沉,却只淡道:“秦王来了,还不赶紧端茶去。”

    蓝亭和赤霞面面相觑一眼,看出主子的意思,带着下人先下去了。

    赫连氏拍拍韩湘湘的手,这一次,语气含了些笑:“傻孩子,愣着做什么,将我的手炉拿过来,给秦王暖暖手,虽是开了春,这天儿却不比正下雪时要暖和,秦王刚从外面进来,一身的凉气。”

    韩湘湘知道贵嫔是给自己找机会,脸色一绯,转身过去,小心翼翼地捧起金丝手炉。

    夏侯世廷脸色越发难看,望向母嫔,却见她故意避着自己的眼色,再一回头,娇弱女子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

    韩湘湘呼吸到贵胄男子特有的醇厚龙涎香,抬起如水美眸,只觉眼前男子伟如天神,心如小鹿乱撞,伸出纤臂,将手炉递上前去:“秦王。”

    夏侯世廷抬起手,韩湘湘只觉他指尖似是触到自己,浑身酥麻,旖旎美梦正流连脑子里,只见他一把打落她掌心的手炉,浓眉扎紧:“不可理喻!”

    韩湘湘惊愕万分,男子毫不珍惜力气,完全不顾会不会伤到自己,打翻手炉的同时,整个人也跟着往旁边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幸亏章德海眼疾手快将这韩小姐扶住了,却觉她浑身发着抖,一双眼眶红红,泫然欲泣。

    赫连氏知道儿子不好朝自己发火,只得将气宣在韩湘湘身上,不免也是气得哆嗦:“皇儿怎么能这么对韩小姐,一个姑娘家,好心给你递个手炉,只是想伺候你而已。”又转身将韩湘湘的手一拉,查看有没有摔着。

    韩湘湘得了贵嫔的袒护,更是说不出的委屈,鼻酸喉咙涩,泪珠子断了线似的,一颗颗往下掉,却仍是朦朦泪眼,不死心地望着秦王。

    夏侯世廷置若罔闻:“不用别人来伺候。”两步跨到后面,将云菀沁手一捉,托起来,亮给室内几人看:“儿子的王妃在这里。”说着,只将她牵着,绕走到前面,全不避人。

    韩湘湘见两人的手握得牢牢,一呆,泪水也停了,有些怔忪。

    赫连氏轻拍她手,用举止安抚了一下,脸上却生了几分冷意,笑得叫人不自在:“好。既然今儿你们三个人都在场,母嫔便也说了,你父皇已经拿定主意,要让韩小姐做秦王府的侧妃,圣旨都拟好了,这几天就会公诸于众,皇后新丧期二十七日,一月过后,就为你礼聘韩家。韩小姐迟早是你妻妾,你今天失仪,母嫔就当你不认识韩小姐,算了,今后决不可对她这么苛刻!”

    夏侯世廷仍紧攥住身边女子的粉拳,瞥韩湘湘一眼:“儿子怎么会不认识,不单认识,还清楚得很,皇上突然改了决意,全是因为母嫔游说。”

    果然,就说皇帝怎么会无端端翻覆了心意。云菀沁看了一眼赫连氏。

    赫连氏愠了:“就算母嫔游说又怎样?韩小姐是个温善的人,又心系于你,对你朝思暮想,什么都愿意舍弃,有她伺候你,也是你的福气。今天跟她相处,母嫔也很喜欢她的性情,王府多个人,多个开枝散叶的机会,更能帮你整顿好家业。难道母嫔为你找皇上求亲事,还错了吗,是还要我去皇上那边磕头求他收回成命,不要给你安排亲事,你才满意?”

    夏侯世廷沉默半晌,凝住眼前的妇人。

    云菀沁觉得他手指一蜷,将自己握得更紧,只听耳边有声音萦绕:“父皇那边,儿子自然会去说。”顿了一顿,“只要母嫔这边,不要再多生事端就好。”

    一句“母嫔不要再多生事端”,听得赫连氏倒吸口冷气。

    这个儿子,仍是敬重着自己,礼让着自己,可这句话的语气,是以摄政王爷命令臣子的口吻。

    总揽了几天的朝事军务,果真将他骨子里的野心扇起来了么?

    “母嫔没料到你为了自己的王妃,连亲娘也会威胁了,你说母嫔是该高兴你厉害,还是懊恼?”赫连氏喟叹。

    夏侯世廷绕过话题:“母嫔原先也是喜欢沁儿的。”

    赫连氏笑得苦涩,搀在韩湘湘手臂上:“你不用顾左右而言他。反正你的意思,就是母嫔赶不上你的王妃,没她重要。我怀胎十月,落个如今下场,白养了一个好儿子……到头来,比不过一个新媳妇,这就是我的孝顺儿子啊。”

    夏侯世廷手掌力度增大,几乎握得云菀沁张心快要出汗:“母嫔若是有事,儿子就算豁出一条性命,也会护母嫔周全,”略一停,盯住赫连氏舒坦了几分的脸色,“可,沁儿却是儿子的命。”

    赫连氏脸色苍白,指尖抠入掌心。

    秦王话一出,韩湘湘心底好像有什么坍了下来,撑了许久的两泡儿泪终是噼啪落下来,要不是跟贵嫔相互撑着,身子几乎有些支不住。

    夏侯世廷手指一勾,示意身边人跟自己走,朝着赫连氏:“今日萃茗殿人多,母嫔也劳累了,先歇息吧。”说罢,拉了云菀沁的手转身。

    赫连氏知道他兴许是要去找皇上,醒悟过来,阻止道:“这门亲事是皇后的遗愿,皇上既然主意已定,就绝对不会再改主意。你强行劝谏,只会以卵击石,让皇上龙颜大怒。世廷!你一直以来的心愿,你当母嫔不知道吗?你才摄政,刚领略到功成名就的滋味,难道是想重新打回凡尘!?”

    那夜她陪皇上夜祭蒋氏时,皇上的绝望如死灰,抱着那婴儿衣物愧疚得不能自拔的模样,她看得触目惊心。

    皇上,是绝对不会改变心意了。这么一点儿遗愿,是绝对要帮皇后达成。

    若是只触怒龙颜,罢黜了摄政的职务倒还好,怕只怕皇上将对皇后的愧疚发泄在他身上,另外还要受什么额外责罚。

    就算赫连氏不用说,云菀沁也早就考虑过了,听了这番话,脚步一驻,将他大掌一捏。

    他偏过头颈,乌眸黢黢,似是有些不满,声音微微发厉:“还不走。”

    却觉掌心的酥手挣开,脱滑,她回过头,上前几步:“母嫔能不能让我跟三爷说两句话?”

    赫连氏知道她估计是要劝皇儿,总算松了口气,算她还没昏头,就算再不容其他女人,这点儿理智却还是有的,脸色勉强平展了一些,扬声:“章德海,将秦王和王妃领到隔壁耳房。”

    章德海应了一声。

    夏侯世廷脸色有些阴郁,见她已跟上章德海,却也无奈,只得先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门左拐,沿着走廊走着。

    一路,萃茗殿的下人不时驻足,弯腰行礼:“秦王。”眼前人如今既是摄政王爷,更是敬畏。

    不一会儿,三人到在一间耳房门口停下来。

    花厅是宴客所,这件耳房则是供客人中途小憩歇息的。

    因为萃茗殿长年根本就没什么外客,所以这儿虽简榻、桌椅等家私齐全,却一直空置着,没有人烟气,整洁干净而幽静。

    他见章德海打开门,她前脚进去,自己却站在外面,迟迟不进去,只沉声:“在这儿耽搁个什么名堂。”

    却见一袭尼姑袍子没除的秀美人儿脚尖一跺,有些烦他磨唧,咬咬唇:“磨蹭什么,进来再说。”

    他脸色一垮:“吃了雄心豹子胆。”却二话没说,背着手垮了进去。

    章德海呵呵一笑,带上耳房的门。

    门咯吱关上,他一把从她背后偷袭,长臂一展圈住她:“生气了?”

    ------题外话------

    谢谢

    jz1007的评价票和月票

    13959180366的2张月票

    1294855193的月票

    496462444的2张月票

    15693553355的2张月票

    小米么么爱鱼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