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零二章 怜娘的去处

第二百零二章 怜娘的去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雪惠一怔,停下脚步,光顾着高兴拔掉肉中刺,忘了这个命中的煞星还没走,看了一眼老爷,脸上划过一丝不安。

    云玄昶经她一看,有些说不出的心软,颇有些帮白氏挡的语气:“王妃还有什么事,直接跟为父的说就行了。”

    怜娘还没走,白雪惠就已经得了爹的宽容,这下一走,娘家后院岂不又成了白雪惠蹦跶的天下?

    爹尽管也是宠得怜娘上天,终究只能算是一时激情,相处时日不长。

    而白雪惠到底是与爹同床共枕了十多年的人,分量不一样,尤其又还顶着个正室的帽子。

    云菀沁满脸毫不掩饰地写着的“我就是不愿你好过”,叫白雪惠暗中心惊,情不自禁攥紧拳头,脸上却一派平静。

    云菀沁平静道:“是有事,关乎云家家运的事儿。”

    云玄昶看住女儿。

    云菀沁的目光悠悠一荡,凝在白氏的面上,正是少妇的佳年华,虽不及怜娘年轻,楚楚风韵却更胜几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人也消瘦了,不过一朝翻了身,容光恢复起来也不是个难事,开了口:“说起来,母亲在家祠边也关了不短日子了吧。”

    说出这话,总不可能是劝老爷将自己赦了。白雪惠心中一跳。

    云玄昶也是皱眉:“王妃到底想说什么。”

    云菀沁也不绕圈子了:“母亲当初犯了那么大的错,重则应该报官法办,轻则也该休弃赶出家门,最后只是禁足家祠,并没深究,什么原因大家都知道。如今皇后薨了,凤藻宫的人,监禁的监禁,没入官奴的没入官奴,咱们家这位姨母,也不在话下。怎么样?爹有什么打算。”

    树倒猢弥散,蒋皇后殁了,白秀惠也风光不在,因为是贴身女官,比一般的宫人处置得更严厉,打从蒋氏进了思罚殿,白秀惠直接便进了刑部大狱,被审问太子戏楼遇刺一事。

    白秀惠早没抱着自己还活的希望了,干脆什么都没辩解,不说话,左右还能落个忠奴的名声,就等着上断头台的那一天。

    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亏得皇后主子在思罚殿死了,免去了去宗人府过堂,这案子皇上不欲多追究,白秀惠也跟着被刑部释放了,捡回一条命,却被罚入了京城的教坊,没落为低等官奴。

    当初是有白秀惠劝阻姐夫,才让姐姐被从轻发落。

    如今白雪惠失去了亲妹子这个靠山,又还有什么借口被优待?

    此话一出,白雪惠脸色白了,云玄昶也是脸一紧。

    若是白氏刚犯错那会儿,云玄昶正气得紧,怎么罚都行,可隔了这么久,他脾气早就消了,尤其现在,自己身边没什么贴心人儿了,又刚弄走了一个,正是挖心一般的疼,再不想少个人了。

    他看着面前的女儿,原先只觉得她不孝,忤逆,跟自己对着干,眼下却背后发了凉,这个女儿活活就是来讨债的,身边只要是稍微合自己心意的女人,她全都要弄死弄走才罢休,只留下能够合她心意的人?云家后院的女人,到底是他的,还是她这个做女儿的?!

    想到这里,他脱口而出:“你母亲该受的罚,都受过了,这段日子也受了不少苦,已经知道错了,够了!”

    云菀沁早知他会替白氏求情,也不意外:“杀人未遂,谋害嫡子,这是重罪,若受这么点罚就够了,邺京监狱还有人住吗,恐怕十室九空吧!”

    “那你要怎样?”云玄昶几乎是捏着脾气,低低从喉里吼。

    云菀沁挑眉:“刚刚不是说了吗。”

    “报官法办,休弃离家,无论哪一个,跟杀了你母亲有什么区别?”云玄昶瞪大眼。

    云菀沁脸上写着那她可管不着。

    云玄昶几欲骂出一声冷心薄情的货,却哪里敢,正这时,身边一袭素袄哗的一飘,白雪惠抓住他袖子,似乎看出他的不满,摇了摇头,双目含泪,示意不要与王妃顶撞,泪眸中,又晃过一丝愤愤的迷惑,本来当这小贱人都成婚了,离家了,就消停了,为什么非要逼死自己才罢休?

    云菀沁看在眼里,秀眉轻蹙,小事儿上装可怜,还有些用处,临到大事还用这一招?

    没迟疑多久,她轻声道:“本来,逼爹休妻这种事,也不是女儿该做的,可是还有一件事,爹需要考虑,皇后被揭行刺太子,虽然没有正式审理,但爹心中也应该是有数儿的,若不是皇后没了,皇上不想追究了,这案子可就得继续查下去。白令人是皇后心腹,就算跟这事儿没关系也成了有关系,如今因为皇后的过世,虽没有安上迫害太子的罪名,但你当太子心里会不记恨?白令人到底与云家有亲戚关系,母亲若还是云家的主母,云家,难保不被那白令人牵累。”

    白雪惠一惊,这小贱人,好生的阴狠,云玄昶排在第一位的是什么,不就是好不容易拼来的权位么。太子可是未来的天子,他能愿意得罪吗?

    妹子的事儿,又没定罪,且都受了罚,怎么会连累到云家?她这分明就是故意捉着老爷最怕的事儿来说,动摇老爷的心意!

    白雪惠掌心发凉:“白令人都已经沦为官奴了,太子的气儿也该消了,再说了,虽然白令人是妾身的妹妹,但是十多年来,咱们来往并不频密,关淡薄泊得很,还不如邻里街坊!太子怎么会因为这么个疏远的亲戚关系记恨云家。”

    云菀沁轻笑一声:“关系淡薄?母亲让白令人帮二妹嫁入归德侯府,让白令人为自己减轻惩罚时,可没见着你们两人关系多淡薄啊。”

    女儿的一番话,云玄昶听得清楚,心思却果然摇摆了起来,看了一眼白氏,犹豫了会儿,道:“你先回去吧。”

    白雪惠再沉不住气了,语气虽低顺,却已经急切起来:“老爷,王妃这话说得太严重了,俗话说,祸不及出嫁女,就算是妾身的父母犯了滔天重罪,夫家也不会受影响,何况妾身与白令人只是姐妹而已啊。”

    这些道理云玄昶怎么可能不明白?就算是娘家犯了抄家灭族的罪,已经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也不会因此受牵连。

    可是,律法是一回事,人情又是另外一回事,太子在律法上收拾不了蒋皇后一党,私下难道还不能泄泄恨么?万一真的小心眼,因为那白令人的关系,给自己穿穿小鞋,挡挡自己的前程,他也吃不消啊!

    但女儿故意夸大其词,不想要白氏好过的目的,云玄昶也是知道的。

    两相权衡之下,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脸色一垮:“行了,你先回去,我自有主张。”

    白雪惠无奈,再多说下去,反倒会遭了厌恶,垂头先下去了。

    云玄昶又想了想,方道:“让为父的再考虑些日子吧。”

    云菀沁该说的都说了,手搭在初夏臂上:“那爹也别考虑太久了。走。”

    初夏脆生生应道:“是,娘娘。”

    云玄昶回过神,喊:“等一下!”见女儿驻足,皱眉:“请王妃将锦重送还回云家吧,为父的给他找个好大夫,在府上好生地调理着。”

    小妾怀的是别人的孩子,这会儿就知道惦记亲生的了。云菀沁不耐:“急什么,女儿才给他采买了读书物事,下人都安排好了,今儿早上差人去问过,他说住得很舒服。晚些再说吧。”

    云玄昶急了,却见她已经转身离开花厅。

    马车内,高长史已等了多时,趁娘娘还没出来,找云府家人要了卷绳子,将怜娘捆得个牢实,免得她挣扎。

    此刻见娘娘回了,高长史问:“娘娘,怎么处置这姨娘?”

    云菀沁见怜娘哭得妆容全毁,道:“去南城的河边。”

    南城河边?那儿最有名的,可是京里有名的寻欢地万春花船。

    高长史老脸一红,与初夏对看一眼,却只好吩咐车夫启程。

    怜娘一听,只当是要将自己卖去粉头寨当妓女,哭得更是喘不过气,因为嘴里的布条,脸憋得通红。

    不消两三刻,马车到了南城一隅,下车后,一艘装饰得火红鲜艳的大船泊在岸边,周遭一片脂粉香气,陆地和甲板之间搭着一条趸船,方便城中客人来往,船上倚红偎翠,各处都有叫人脸红耳热的春色艳景,欢声笑语不时一*地飘出来。

    高长史想着是烟花地儿,怕叫人看到了娘娘不好,叫马车停靠得老远,却仍是嘀咕了两句,听了娘娘一番交代,又硬着头下车,去了船上。

    怜娘眼看着要被卖去当粉头,哭得岔气。

    云菀沁蹙眉看她一眼,伸手撤掉她口的布条。

    怜娘得了空气进来,大大喘了几口,忙趴在车厢地上,嚎道:“王妃就饶了我吧,我不想做千人骑万人踏的!王妃将我卖到一般的小门小户去为奴为婢都行……不,将我卖到酒馆、茶肆,叫我跑腿打杂,做最粗重的活儿都成!”

    “谁说要让你当妓?”云菀沁一打帘,瞄向窗外,只见高长史已经带着人来了。

    女子跟在高长史身后,走起路来摆臀扭胯,风骚劲儿十足,浑身桃红柳绿,散发着浓烈的脂粉味儿,斜斜绾着个发髻,缀着些亮眼的宝石簪钗,一看便知道是花船上的姐儿,看装扮,应该还是个正热的红牌。

    “是在马车那里吧,嗳哟,怎么停这么远啊……。”女子一边走一边用罗帕扇了扇,娇哝哝地道。

    怜娘以为是提货的鸨母来了,缩到车子角落,死活不下,直到车夫将她手脚绳子卸掉,拎了下来。

    她一看清楚来人,小脸刷的雪白,是桃花,竟是桃花。

    桃花一眼看见怜娘,柳眉倒竖,攥紧粉拳,就像看到许久不见的仇人,却知道她栽了,要泄恨也不急在一时,畅快地大笑起来:“好你个怜娘,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

    只见马车窗帘一开,一名富贵打扮的丫鬟打开帘子:“你如今也算是花船上的红人,这怜娘,就送给你当婢子吧,卖身契稍后叫高长史拿给你。”

    桃花认识初夏,也知道车厢里还坐着谁,大声笑道:“你叫你家主子放心,桃花定会好好善待你家主子的心意。”

    怜娘早就冷气直冒,当初害桃花蒙冤,让她被方姨娘打坏了身子,自己当她的婢子,她能放过自己?

    怜娘拼命爬起来,回头扑向窗户,抓挠着拍打:“不要,我不要当她的婢子,不要——王妃,我求求你了——您把我卖给鸨母,让我当这花船上的妓子都行,我不给她当婢——”

    “这是你欠她的。”车厢中,女声飘出。

    怜娘正要再拍窗,桃花噔噔走过去,已经迫不及待,一把捞住她头发,狠狠道:“山水有相逢,你我都是瘦马馆出身,一起进的云家,这会儿又到了一起也是缘分啊!——怎么,你还舍不得云家的富贵?我被转手卖到这地方被人骑踏时,你还在云家吃香喝辣吧?倒也是拜你所赐,老娘被你害得不能生了,别说好人家,便是一般的男人也不会要我了,反倒叫我一条心成了这船上的红牌,你给老娘听好了,今后你也别想死,好好伺候我,将我伺候舒坦了,我每天还能给个一餐饭你吃,伺候得不舒坦,老娘叫你每天生不如死!”

    怜娘被桃花扯得头皮发麻,一路挣扎着哭吵着,终究还是被拉上了花船,岸边的热闹声,湮灭了哭喊。

    待高长史上了车,马车调头,疾驰离开。

    从南城河边回来的半途上,云菀沁吩咐车夫转向,顺便去香盈袖。

    到了进宝街,高长史跟车夫在街口等着,云菀沁与初夏步行进去,离香盈袖还有些距离,看见熟悉的铺子里外,竟然人头攒动,因为铺子并不大,显得格外拥挤。

    两人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只当恰好是个高峰时辰,又刚刚新年过完,一时热闹而已,盯了半天,客人进出不穷,压根没断过。

    两人进去了。

    红胭一见云菀沁,惊喜不已,围着说了好半天的话,才跟她一块儿进了内堂,煮了壶花茶,一边喝着,一边汇报目前的经营情况。

    云菀沁倒也有些愧疚,婚后基本成了甩手掌柜,铺子的事儿都是红胭、祝四婶和阿朗打理,幸亏红胭能干,祝四婶和阿朗也刻骨耐劳,处处都打理得井然有序,一些产品和项目也都走上了正轨,比如之前好容易拿下来的猫眼温泉。

    叫云菀沁有些意外的而是,京人居然还是挺吃月度优惠、季度优惠甚至年度优惠的那一套,这几个月没过问,在温泉办理长期服务的京人越来越多,幸亏之前划分和控制了时辰,不然早就打了乱仗。

    但温泉只是个附属经营项目,又不在铺子里,并不至于让香盈袖的店面爆满,主要原因,红胭一说,云菀沁才知道,竟然跟输出大食的香料有关。

    香盈袖的货物一抵达大食,按照往常惯例,由上到下地分发扩散。

    大食是香料大国,其实一贯是瞧不起其他国家香料的,总认为没有自己国家正宗,可这一次不一样,据说,大食上层的几名贵胄使用后,夸了几句,大为好评,说这中土香料十分特别,还派人提炼配方来模仿。

    上行下效,引动了下面的潮流,百姓见贵人都说好,自然跟着起哄,一时之间成了热潮,以使用大宣进口的汉人香料为荣。

    前不久,有经商的大食商人来了邺京,带着香盈袖的香膏香精,被邺京百姓看到包装刻着香盈袖。有人眼熟,知道是京城铺子的货,自然好奇,问了几句,大食商人便将国内的情况说了一番。

    这一说,一传十十传百,在京城里造成了轰动,香盈袖能代表大宣输出香料,而且在人家国家这么抢手,这货物能不好吗。于是,京城也掀起了热潮,红胭说这几天还算好的,前些日子门槛都差点儿挤爆了,每天都得派人去佑贤山庄通知赶货,还去牙行加聘了好几个短工。

    在本土没红起来,在国外红了,然后回了本土,被当成了宝贝,也算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红胭说得红光满面,云菀沁虽然也高兴,却又有些疑惑,大食的贵人夸香盈袖的货?虽说她对自己的东西是有信心的,可大食毕竟算是香料宗主国,人家的贵胄什么好东西没用过,会主动开金口,夸一个籍籍无名的东西好?

    正想着,只见内堂的帘子一打,阿朗探出头:“隔壁的春满楼老板,派掌柜的过来,得知咱们东家来了,说都在一条街上,左邻右舍的,特意来打个招呼。”

    春满楼?这是什么店?春满楼的老板又怎么知道香盈袖另外有东家,还知道自己是东家?云菀沁刚进来时,也没多注意隔壁开了新店,一讶。

    红胭眨了眼,低声道:“那老板是凤大人。”

    凤——凤大人?不是回大食了吗?怎么还当上了老板?

    红胭看出她的疑惑,又道:“那凤九郎没回去,在京城买了宅子,还在咱们斜对面儿开了铺子,估计是瞧见你来了,所以派人来打个招呼。”

    云菀沁还没多问,只见门帘一晃,一个一脸福气相的圆润掌柜已经进来,打躬客气道:“小的姓万,是隔壁春满楼的掌柜,特奉东翁的意思,跟香盈袖的东家行个礼。”

    云菀沁不禁问道:“你家老板开的什么店?”

    万掌柜笑道:“经营些外埠的土特产,有一部分跟香盈袖一样,也是香料,因为我家东翁是大食人,所以以西域大食的为主,跟香盈袖也算得上是同行,香盈袖的货物现如今在大食炙手可热,东翁说了,以后咱们得虚心请教着贵店,还得与娘子互相切磋。”

    云菀沁失笑:“要不是听你说,我还以为春满楼是个酒馆茶肆呢,跟你们经营的货物,完全不一样啊,我看你们老板,不怎么会取名啊。”

    万掌柜笑得越发灿烂:“没事儿,这春满楼的店名,我家东翁说了,跟‘香盈袖’匹配得天衣无缝,那就行了。”

    云菀沁一顿,心里同时却又一动,凤九郎跟各国贵胄交情好,与本国的贵人自然也是私交甚密,难道是他帮自己,让那些贵胄放话?

    万掌柜打完了招呼,转身正要离开,却被身后的美娘子给喊住:“等一下。你家老板人呢?他既然派掌柜上门,我也不好失礼,亲自去打一声招呼,回个礼吧。”

    万掌柜回头,这次笑脸却成了倭瓜,苦哈哈:“娘子有心了,不过,暂时不用了,我家东翁好些日子没来店铺了,都是由我和几个帮佣打理呢。”

    嗯?云菀沁疑惑:“怎么回事?”

    万掌柜照实道:“不瞒娘子说,前不久来了一伙人,二话不说就砸了咱们的店,当时东翁正好在,不小心也被打伤了,虽然也不算重,但这会儿还躺在宅子里歇养着呢。”

    云菀沁气上心头:“岂有此理,天子脚下,是什么人竟敢罔顾王法当街砸铺?你们报官了没?找着凶手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