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零五章 有好戏

第二百零五章 有好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厅里,章德海不知第几次从张望门口,终于劝道:“韩小姐,三爷要务正忙,王妃又不在府上,您帮贵嫔将礼物也送到了,今儿不如先回去吧。”

    “章公公,我左右也没什么事,就等王爷忙完吧,贵嫔难得交代我事儿,我不能辜负了。”韩湘湘强颜道。

    章德海也不好说什么了,什么难得,今后这种交代,只怕多得很,主子这是一条心想找机会,叫韩小姐多跟三爷接触接触,处处感情,自个儿既然奉了主子的命陪着韩小姐来,也不能不顺着她,眼神一移,看她手边的茶已经凉透。

    刚一来秦王府,下人个个都清楚韩小姐许是日后的王府侧妃,背后窃窃私语,指手画脚,进了花厅,端上杯茶水,就再没过问。

    秦王府的人心相背,不言而喻了。

    韩小姐还没过门呢,下人们已经自觉却是站在自家王妃那一边,对韩小姐竖起了无名敌意。看起来,韩小姐日后就是进了王府,只怕日子也不大好过,但看她这么执拗,只怕秦王府就算是个火坑,也得一头跳下去!

    干等着也不行。章德海朝门口扬起声:“三爷与八爷还在忙?你们有没有说清楚,是贵嫔派韩小姐来的?”

    秦王府家奴语气有些懒洋洋:“回章公公的话,说清楚了,可三爷有正事要忙,咱们也不好多啰嗦啊。”

    章德海皱皱眉,不耐:“行了行了。韩小姐的茶都凉了,还不——”

    “还不给韩小姐续茶,也不知怎么平时怎么教你们的,既是客人,怎么能怠慢。”清亮女声传进来,伴着几人的脚步。

    章德海一讶,连忙上前,打了个躬:“娘娘回来了。”

    门外的王府下人见娘娘发了话,马上恢复精神:“是!”进去端了韩湘湘的冰冷杯子出去续水了。

    初夏补了一句:“娘娘今儿的红枣鹿茸茶煮好没?好了也一块儿拿上来。”

    其中一个下人应了一声。

    韩湘湘今天得了贵嫔的嘱托,来秦王府送些宫里的贡补品药材,心里一半激动,一半又是发愁,甚至有些畏惧,一上门听说王妃不在,包袱总算是落了下来,此刻见她回来了,脸色一滞,忙起身行礼,有些惶恐:“惊动了王妃过来。”

    云菀沁叫她坐下,自己坐到上座,含着笑:“这叫什么话,三爷有事见不了客人,我正好回来了,来代替三爷见客人,也是应该。”

    韩湘湘一怔,是啊,自己这是说的什么话,她可是王府的主子,正是不知道怎么接下句,却见她一挑眉:“听说母嫔除了叫韩小姐送药材,还叫韩小姐传话,母嫔有什么吩咐,直接跟我说吧。”

    韩湘湘只得道:“没什么大事,贵嫔听说秦王最近朝事忙碌,叮嘱秦王注意身子,别太过操劳。”

    多大点事儿,叫章德海传话还不行,非得叫韩湘湘来代传。云菀沁不动声色:“有劳母嫔关心了,若韩小姐与母嫔会面,请代为回禀,妾身定会好好提醒三爷,府上上上下下,都会注意的。”顿了一顿,浅笑:“那么,应该没别的事了吧。”

    问得韩湘湘脊背一直,这是暗示自己没事就可以走了。

    韩湘湘的余光瞥了门口,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他会出现在门槛外,一时之间,应该起身告辞,却又恋恋不舍,好像有什么扯住自己,叫自己动弹不得。

    一个悠闲自在,不徐不疾,等着她主动告辞,并没强迫。

    一个矛盾至极,如火上烤,等门口能出现盼了多时的人影,又盼着座上的女子能多留自己两刻。

    再不找些由头,也没理由多留。韩湘湘低道:“今儿一早,姚公公在宫里的养心殿外宣了旨,代皇上给我爹与秦王下了赐婚的旨意。”声音如蚊呐,却叫室内每个人都听得清晰。

    倒也不意外,赫连氏提过,这道旨就是这几天得下了,云菀沁偏过头,望了一眼章德海。

    章德海点点头。

    韩湘湘说完这话,就像挑战过了第一关,后背一阵冷汗,脆生生抬起头,咬唇望住面前的女子。

    云菀沁知道,她这话也不是挑衅示威,只是暗示木已成舟,迟早是一家人,又何必针锋相对。

    不但不是挑衅,反倒还是在弱弱的示好。

    她这类型的女子,怕还是主母大妇比较欢迎的妾室对象,是真正的妾心如水,感情至上,只巴望分得男人一羹雨露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顾。

    家中妾室若是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对于许多正室,只怕得笑醒了。

    可玩感情的人,却也是最难打发的。

    这么一想,还是吕七儿好应付,谈感情太伤钱了,形势不对,赶紧换人掉头,天下又不是只你一家权贵。

    韩湘湘提着一口心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云菀沁的回话:“既然如此,你就安心待嫁。”

    女子口气如初,既没有刻意装得欣悦,也谈不上冷漠刁钻,但对于韩湘湘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惠,原本当她就算不将自己赶出去,也得翻脸变色。

    皇命在上,谁还能有异心,终会妥协,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她吁了一口气。

    正这时,下人端着托盘回来了,给娘娘端上去了。

    初夏将茶盅捧起来,揭开盖子瞧了瞧,鹿茸削片,红枣大粒,用银勺搅动了一下:“娘娘,今儿这鹿茸泡发得不错,红枣也饱满,趁热了喝。”

    云菀沁接过来,并没马上喝,只抬起螓首,朝端茶的下人道:“我这后来的人茶都上了,客人的茶还没续上来。”

    初夏马上顺着话训诫:“娘娘教导的礼仪规矩,不能因为娘娘不在家就都丢了,今后再这么失行忘矩,受了家法可别叫屈。”

    下人忙弯下腰:“是,娘娘,小的谨记在心了。”说罢先出去了。

    韩湘湘见她展现主子威仪,令行禁止,刚刚的松弛又紧绷起来,慌乱:“娘娘不用责怪下人,是我初次登门,有些不好意思,没有主动叫他们续水。”

    不好意思?还没出阁的闺女家都已经跑来了未来夫家,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初夏心中不悦。

    云菀沁目色柔缓:“韩小姐是个菩萨心肠,慈悲为怀,可是家有家规,不能惯了他们,既然进了王府,就都得按着主子的一套规矩来,决不能朝令夕改,没做到,受罚也是理所当然。”

    韩湘湘听得一个咯噔,这是借着训诫下人来警告自己,王府不是那么好待的?再见她一双明灼美目望向自己,心里莫名紧张。

    可是,既然已经拿定主意进这王府,那么,就得适应她的性情和作风,她不管是个仙子,还是个魔头,自己都得习惯。

    况且,韩湘湘知道,云菀沁并不是个坏人,否则在秋狩路上也不会扶持自己这个弱小。

    现在她对自己有敌意,全是因为还没想通,不怪她。

    等日子久了,她就会明白,自己真的不会跟她争什么,最多,处处伏小做低,叫她满意。

    说不定,在她的诚心打动下,两人还能恢复旧日的关系,和和美美地共侍一夫。

    鹿茸气味大,幽幽飘到鼻下,韩湘湘扯开话题,顺便也能多拖拖时辰,温婉道:“邺京鹿茸稀缺,除了贡品,大半都是出自德兴斋,圣上也曾经赐了我爹一些,我爹当做宝贝,封在酒罐里泡酒,平时碰都不让人碰,逢年过节才拿出来呡几口。原来娘娘平日也是拿这个养生。”

    初夏亮出个大拇指:“韩小姐到底是官宦人家的小姐,有见识,这鹿茸确实是德兴斋从北边老林采集,连夜调来京城的,我家娘娘年纪轻轻,本来还没到养生的年纪,只是三爷瞧着我家娘娘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大舒服,非逼着娘娘喝,原先总是用鹿茸搭配上海马,炖成羹,娘娘嫌鹿茸腥,不爱喝,三爷瞧娘娘每次像喝药似的,换成了鹿茸枸杞冰糖茶,最近又变了花样,叫人用川东的大枣炖茶,枣子甘甜,能压住腥气……反正就是换着花样儿弄,免得娘娘吃厌了。”

    “初夏。”云菀沁轻轻一喝。

    阻止来不及。韩湘湘已经小小变了脸,捏在手心的绣帕快要掐烂,才手一松,站起身:“时辰不早,湘湘就先告辞了。”

    “高长史,送韩小姐和章公公。”云菀沁也没客气,站起来。

    韩湘湘与章德海隔着几步路,并排走出花厅,在高长史的带领下,沿着小径,朝正门走去。

    章德海见身边女子走得迟缓,还一步三回头,知道今儿好容易来一趟,没见着人,于心不死,快走到大门的影壁,却听她轻轻“啊”一声。

    这一声,引得高长史也回颈来望。

    “怎么了,韩小姐?”章德海停步问道。

    韩湘湘手拢袖中,面上有几分难为情:“我绣帕落在王府花厅了。”

    高长史还当她什么事儿,正要叫个下人去取,却见韩湘湘轻声阻了:“不妨,我自己去拿吧。”

    高长史只当她不愿意叫女子的私人物品被外人碰着,倒也没多想:“韩小姐快去快回。”

    韩湘湘来了花厅,已是人去楼空,惟独门前两个王府家奴守着,说了几句,进去拣了帕子,转身照原路返回,走了一半,却转了向儿,朝西北处走去。

    刚刚在花厅里听到那高长史说秦王跟燕王在府上的翰墨阁议事,她有意无意地问了两句章德海翰墨阁在哪里,章德海常来王府,跟她说了。

    她脚下如飞,玉颈却薄汗阵阵,浸湿了袄子。

    终于,无人烟的临水处,一间飞檐大屋坐落眼前,门匾上书着翰墨阁三字。

    遥遥望进去,书房大窗支起几寸,堪堪露出里面人的身影轮廓。

    高挺鼻梁如峦,浓俊眉峰似墨,恁的清俊尊贵,比起婚前,似乎又多了点些说不出的味道。

    男子此刻坐在书案后的高椅中,头颈弧度下垂,凝视手中除去了引黄的臣子奏章,神态专注,如无人之境,叫韩湘湘呼吸不畅。

    今天来了他府上,一路走在他的居所,就已经浑身躁动,现在只差几步就跟他对上,韩湘湘心跳急遽加快,藏在月门后的身子板儿也轻微颤抖起来。

    她从来想过自己竟有胆子做出这种羞于启齿的事儿,偷窥男人,还是在别人府上,一边想着偷偷看几眼就走,一边却又脚掌生了根一样,迟迟走不动,纵容自己,再多看一下下。

    一眼,一眼就好……

    一眼加两眼,看得上了瘾。

    书房内。

    燕王从案上抬起头,天气回暖,室内暖炉烧得太旺,年纪轻火气本就大,有些难耐,站起身一边嘀咕着:“这天气,一说热就马上热了……”走到窗户边,将支窗棍往上一顶,手却在半空一滞,诡谲道:“三哥,你看外面是谁。”

    “你皇嫂来了?”案后人身型一直。

    “三哥就记着皇嫂,快过来。”

    夏侯世廷一听不是她,兴致减半,丢下卷宗,慢慢走到窗前,顺着八弟目光视去,正见月门口露出一抹女儿家粉色裙角儿,虽然躲得快,却仍猜得出来是谁。

    “这韩家小姐看起来一阵风都能吹倒,胆子不小啊,竟敢偷偷跑来窥视。”燕王啧啧,一转头,见三哥已经回到圈椅内坐下,神色若有所思,爽快地道:“需要我帮三哥把未来侧妃轰走吗?”

    沉思片刻,夏侯世廷眸中渐浮笑光:“是要你帮忙,不过不是轰人。”

    “嗯?”燕王从没见过他对自己笑得这么诡异,有些心上心下。

    “你帮本王,拿下她。”一字一顿。

    燕王酝了半会儿,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推搪:“那可是三哥的侧妃,父皇的旨都下了,若不是国丧期,这会儿都进了你府上的门了,我这当弟弟的,怎么能给哥哥戴绿帽!不行,我不干这种没有道德的事情!”

    笑意一凝,男子厉色复添:“这不是跟你打商量,是命令。”

    燕王又找借口:“谁不知道她为了你要死要活,连亲事都不要了,还大病一场,在她心里,三哥就是个完人,我怎么能动摇三哥神一般的地位。”

    “准许你在她面前尽情抹黑本王。”

    燕王倒吸一口气:“三哥,你太无情了!为了皇嫂舒坦,连你皇弟色相都要牺牲,偏心!”

    一个卷宗啪的都过去,正砸燕王怀里,夏侯世廷并没否认:“明白就好。”

    燕王气急,将卷宗拿起来,还在穷磨蹭,却见他脸色一沉:“还坐着干什么?免了你公务,开始,就现在。”

    还真是说做就做啊?燕王将卷宗啪地拍在案上,站起身:“到时那韩女死乞白赖要跟我,三哥可别嫌没面子。”说着昂首大步出去。

    却说韩湘湘在院子门外,隐约见到两具身影走近窗前,赶紧缩藏起来,等没了声响,才慢慢探出头,正想观望窗台还有没人,从门口伸出纤颈,眼前阴影一降,一名紫衣金冠的清俊少年站在眼前,上下端详自己。

    少年虽然年纪跟自己差不多,但因为生得手长脚长,个子比同龄人高挑不少。

    是燕王。韩湘湘秋狩时看过他,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来,吓了一跳,退后几步,自己偷窥只怕被里面人瞧得一清二楚了,脸又涨得通红,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解释什么,一时支支吾吾,怕被秦王觉得自己行举太轻浮,眼眶一红。

    燕王有些郁卒,拿下她?还没说话就把她吓哭了。

    他叹了口气,任务总得完成,掏出手绢递给她:“你别哭了,明明是三哥欺负了你,叫别人看到,还以为是本王欺负你了。”

    韩湘湘大半时光是谨守闺秀礼仪的人,虽知道收受男子手绢不好,可偷窥情郎的事儿都做了,还在乎什么别的,被燕王看到了糗事,也不敢不接,只得拿过来,泪水一哽:“秦王没有欺负我。”

    “你堂堂个官宦千金,为了他,什么形象都不要了,他却连个照面都不跟你打,这还不叫欺负你?”

    韩湘湘被说得心酸:“秦王他还没识得我的好。”

    燕王呵呵一笑:“你的意思是等你嫁进王府,他就会识得你的好了?”

    韩湘湘略一犹豫,却汲了汲泪:“就算一时半会儿不行,我大不了等,一年不行,我等三年,三年五载不行,十年八年还等不到他心意么?人心都是肉作的,时日久了,就算看一只狗都有感情了,我总归是他的妻妾,秦王待我再怎么也不会薄幸到哪里,总会慢慢知道我的好处。”

    燕王背着手,点头附议:“嗯,待秦王终于意识到你的存在,愿意跟你谈谈感情,你已经是个人老珠黄的侧妃,——当然,这还是在你之后,再没有其他妾室进门的前提下,不然,三哥哪里忙得过来。”

    韩湘湘怔然,自己素来沉浸在梦幻中,觉得只要耐心等待,默默奉献,迟早能换来心上人的眷顾,眼前的燕王却是一语点破很可能出现的惨烈现实。

    她知道自己如今插进秦王和云菀沁中间,许是会有很长一条寂寞孤冷的路,支撑着她义无反顾朝这条路前行的,无非就是有朝一日,秦王会眷顾自己,可燕王的话,却恰好提到了她没有想过,也根本不敢细想的盲点。

    神色一痴,指间的帕子险些滑下来。好半天,她才忍着颤,轻轻一福身:“多谢燕王提醒,不过我还是相信,天道酬勤。今天叫燕王看笑话,我先走了。”

    怎么,天道酬勤这四个字儿是这么用的?燕王也没想过自己一席话就能让她罢手,轻轻一挥手:“嗯,你去吧。”

    韩湘湘正要转身,记起什么,脸色一红,将手帕递过去:“多谢燕王。”

    燕王瞅了一眼手绢:“你就这么还给本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本王的帕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韩湘湘脸色越发大红,手心攥着的像个烫手山芋,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皇子手绢都是织造局御制的绣龙金线蚕丝帕,也不能说给自己用了一回就丢了吧,只能硬着头皮道:“好,那我弄干净了,再还给燕王。”将那手帕一卷,塞到了袖袋里,生怕被人瞧见。

    燕王这才满意了:“嗯。”

    待韩湘湘匆匆离开,燕王也进了翰墨阁内。

    月门不远处,人影一闪,吕七儿从墙壁后走出来,今天看着燕王上门,又跑来在门口寻些机会,没料正好看到这一幕,到现在还有些没回过神,莫不是眼花了吧,韩氏春心大动,跑来偷看心上人情有可原,可怎么是燕王出来跟她亲亲热热地碎碎念了半会儿啊,居然还——将手绢给了她?

    手绢是男子的贴身物,跟女子的私人用品差不多的,若不是定情,怎么能随便给?

    吕七儿心里打鼓似的,一边琢磨着,一边背着翰墨阁走远了。

    主院,初夏小跑回去,跟云菀沁说了翰墨阁外面的情况。

    初夏陪娘娘回了主院后,调头回去大门口,准备看看一行人走了没,却见章德海和高长史杵在影壁不远处,才知道韩湘湘转回去拿帕子了,一时奇怪,过来花厅,却没瞧见人,初夏轻手轻脚来了翰墨阁这边,没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眼看中两个不安分的都在这边,一明一暗的朝里头望着。

    气不打一处,初夏恨不得当下就把两人给拎出来,再一寻思,韩湘湘看的自然是秦王,吕七儿看的想必是燕王,心思一动,干脆沉下气。

    盯了半会儿,初夏才回来了。

    云菀沁听初夏将前后经过细节一说,却是浮上笑意:“只怕有好戏。”

    好戏?初夏不解,却听娘娘笑道:“吕七儿再留些日子也好,不用急着弄走。”

    **

    回府几天下来,日子过得也算快,云菀沁大半时辰都是研读医妆书,翻查账簿,一天去两次客房那边,看看弟弟的伤势和功课,眼看着石膏要卸了,总算放了些心。

    每次去都会碰上崔茵萝。

    本来云菀沁怕这小胖娃吵闹,缠着弟弟玩,误了弟弟的学业,或者无意碰撞了弟弟的伤手,没想到几次看着,这胖娃倒还挺老实,回回去了云锦重的屋子,见着他在读书,也叫人端一套桌椅,拿一本启蒙书,坐在弟弟的书案不远处似模似样地翻看,一上午破天荒的竟能一个字不说。

    虽说崔茵萝还没到大防的年纪,但两人不是兄妹,成日泡在一间房,也不大好。

    可这样看来,倒是能叫崔茵萝养养性子,云锦重似乎对胖娃当伴读也没抗议,云菀沁便也干脆默认了。

    云家那边,云菀沁仍是盯着爹处理白氏的进程,几天下来,并没动静,这日正想捎个口信过去云家,却见珍珠进来禀:“娘娘,云尚书来王府了,求见娘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