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恩赐

第二百一十七章 恩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锦重说得平静,男子却似生了感触,神色很不平静。

    半天,男子方才道:“嗯,那今后日常起居多注意些,再别误了身子,下半年就要应考了。”

    云锦重见他就像长辈关心小辈,拉家常一样,连爹都没对自己说过这种亲热的叮咛,心中暖意流动:“学生谢谢大人的关心。”顿了一顿,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好心好意道:“不过学生瞧大人身子似是不怎么好,也该多保重才是。”

    男子听了这话,憔悴容颜上浮出喜爱,这孩子,既生得好,学业超群,心窍又似大人。

    他强支精神,终是开口,说出今天唤他来的意图:“过几天,锦重就不要再去国子监了。”

    云锦重一惊:“啊?”

    男子见他讶异的模样,愈发生了疼爱之心,连病痛似是都减轻了几分:“今后你去内书馆上学吧,内书馆一切资源都比国子监好,对你备考大有裨益。至于你家中那边,我会通知一声。”

    内书馆?那——那可是在宫里,是皇子们读书的地方。资源比国子监那可不是好一星半点,光说教习皇子们的师长,也全是杨太傅之流的内阁重臣。

    云锦重脑子一闪,好像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却又不敢相信,只怔然道:“大人不是开玩笑吧,学生有什么资格能进内书馆?”

    男子听了这话,面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笑意却更浓:“以陪读身份进去,无碍。”

    “能给皇子陪读的,大多也是郡王和世子们,锦重何德何能。”

    “我说你够格,你就够格。”男子蜷拳咳了几声,平息下来,说:“你资质优越,便是在皇子里面,也没人能及得上你,况且你爹已经升了尚书,无论天资,亦或父家,并不比其他人差多少,今后进去了,与人交往时,不用有半点自卑,更不用觉得自己比别人低微,听见没有。”

    云锦重见他给自己打信心,蠕了一蠕唇,吸了口气,忽的站起来,又弯腰跪在地上:“多谢皇上。”

    宁熙帝见他识破自己身份,也没多怎么诧异,依他聪慧,瞒也难得瞒住,静了片刻,手一扬:“起身吧,坐下来。”

    原来真是当朝皇上。云锦重起来坐回椅子上,脑子有些嗡鸣,回过神,情不自禁:“优秀学子多不胜数,皇上为什么独独对锦重这么好。”

    宁熙帝没想过官方言辞能敷衍得了这个少年,喟叹一声:“朕与你娘年轻时有些渊源,尽管后来没来往了,可朕仍是想照拂一下故人之子,这一点,你姐姐也是知道的。”

    娘与皇上是故交?云锦重讶异,能让自己进内书馆陪皇子读书,这份交情,肯定不浅,可以说,还是很深的交情。

    既然这么深的交情,为什么以前完全没点风声,现在才想着要提携自己?

    许多疑窦冒出来,云锦重惶惶的,不敢问,却又不由自主抬起额,端详龙颜。

    宁熙帝交托完毕,扬起声:“姚福寿,送云少爷回国子监去。”

    云锦重看见刚刚接自己过来的白面公公打帘进来,准备领着自己离开,却见皇上蓦的开声:“等一下。”

    两人望过去。

    宁熙帝眼神停在小少年的白净面庞上:“锦重,你过来一下。”

    云锦重遵旨上前,只见皇帝抬手,沿自己的眉眼轮廓轻轻滑过,眸有感慨,语气也尽是满意:“好,真好。”

    云锦重不明所以。

    宁熙帝已是放下手:“回吧。”

    姚福寿领着云家少爷步出园林,安排上了轿子,转身匆匆回了亭子里。

    宁熙帝出来养心殿,又说了一番话,此刻已十分疲惫,仰于卧榻上,轻阖双目。

    自打皇后没了,皇上病情又加重了,今天还是强撑出来的。姚福寿忙上前:“皇上,奴才去安排皇辇,回养心殿歇着吧。”

    “不用,朕没事,还觉得通体舒泰,许多时没有过的舒坦。”宁熙帝眼皮一动,睁开眼,唇角笑意一蔓。

    姚福寿光看皇上的神色,就知道,虽然今天第一次见云锦重,却已经是喜爱到了骨子里,不管怎样,见他脸色红润,精神也好多了,也就舒了口气。

    ——

    秦王府。

    云锦重回来时,天色已黑。

    往常若晚回,随从还会提前回来报个信儿,今天一行人却统统没个音信,云菀沁坐到黄昏时,等不住了。

    弟弟近来乖巧,从没这么没周章过。

    云菀沁隐隐不安,初夏和晴雪、珍珠虽也觉得奇怪,却安慰:“堂堂京城,又是国子监里面,能有什么事儿,指不定少爷多看了两页书,耽搁了。”

    又等了些时候,眼看着太阳落山,看着云锦重还没回,云菀沁正想去跟高长史说一声去国子监看看,却听门口传来下人禀报声音:“回了,云少爷回了!”

    几人松了口气儿,云菀沁却是眉一蹙:“把少爷和墨香叫过来。”

    初夏知道王妃是生气了,赶紧将少爷领了进来。

    云锦重到现在还是有些恍神,也没多注意姐姐的表情,云菀沁见他痴痴不语的样子,愈发有些动怒,对着墨香道:“少爷去哪里了?”

    墨香见娘娘不喜,战战兢兢:“娘娘,小的不知道…小的和几名王府随从在国子监等着少爷出来,迟迟不见出来,只见着一名国子监的下人出来跟咱们说,少爷先从侧门走了,有点事情,叫咱们等着,不用急。小的们也不知道少爷去了哪里,只得在原地等着,过了一个时辰,才见到少爷被一乘软轿送回来了,然后赶紧回府了。”

    初夏怕少爷被责罚,忙劝和:“少爷还不跟娘娘道个歉。”

    云菀沁本当弟弟是贪玩去了,倒也没什么,这么大的孩子哪有不爱玩的,何况近来弟弟学业紧张,受伤后又迟迟没出去放个风,就算他不说,还准备哪天得空将他带去游船踏青,可就算去玩,也该通知一下,怎能叫府上人都干着急,如今一听墨香的话,她却心思一疑,火气消了:“锦重留下,其余人,除了初夏,都退下吧。”

    等众人散去,云菀沁盯住弟弟:“怎么,是谁找过你吗?”

    云锦重见室内人都没了,平定了一下心神,将皇上叫人接自己密见的事,从头到尾给姐姐说了。

    说毕,室内一片静默。

    云菀沁没想到皇上竟会召见弟弟,更没想到弟弟会被赐内书馆读书。

    云锦重见姐姐不说话,只当她也在惊讶皇上如此厚待自己,忍不住好奇:“姐,皇上真与娘是故交友人吗?怎么从没听说过?”

    云菀沁回过神,只点点头:“很久以前的事了。”想了想,提醒:“锦重,皇上召你进内书馆的原因,你自己清楚就行了,不要到处说。皇上是男子,娘是有夫之妇,男女有别,外人若是知道,本是清白关系,只怕反倒会引起流言蜚语,说娘的闲话,你也这么大了,该懂了。”

    “锦重明白。”云锦重一听跟娘的声誉有关,答应下来。

    云菀沁嗯了一声:“既然皇上都跟你提前打了招呼,旨意没几日只怕就得下了,那你就不要辜负皇上的心意,好好在内书馆读书吧。天不早了,你到现在还没吃饭,先回院子去,别饿了肚子。”

    云锦重之前被赐内书馆,到底有些茫然迷惑,见姐姐没说什么,心情倒是高兴起来,毕竟能进内书馆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点头离开了。

    初夏早看出娘娘的脸色,见少爷走了,低声:“那内书馆,听说除了皇子,伴读的都是皇室宗亲,还不是每个宗亲子弟都有这资格,除了各府的继业嫡子,还得学业卓著,能力显赫,被皇上青睐。本朝还没有无爵臣家的子弟能进去。少爷这一次,实在是天大的福祉,皇上太过抬举了。”

    一句“太过抬举”,让云菀沁思虑加重。

    上次皇上暗中叫曹祭酒推举弟弟提前考秋闱,云菀沁已经有些莫名的心思,今天弟弟这事,让她心潮更是一动,念起云菀桐和方姨娘预谋狸猫换太子的那摊子事,皇上一声令下,压得紧紧,范围波及甚小,云府没受半点责难,逃过一劫,当时她只觉庆幸,反正只要不连累弟弟就好。

    难道,皇上袒护云家,还真的是怕连累了弟弟……?

    初夏见她沉思,轻声劝慰:“娘娘也不必多思虑。皇上旧情难忘,对夫人……一直求而不得,现在对少爷好些,也在所难免。”

    说起这个,就更是正中了云菀沁说不出口的心思,却也不好说什么,只点点头。

    希望如此吧。

    ——

    两日后,宫内传旨,尚书府嫡子云锦重资质厚重,在臣宦子弟中出类拔萃,特选为内书馆侍读,一来能勉励宗亲,二来亦可为臣家子弟楷模,即日开始,即赐每日进宫,随诸位皇子读书。

    云锦重现今居住秦王府,旨意是宁熙帝口述,姚福寿拟定,亲自颁到王府。

    云菀沁在大厅内,代替弟弟接了旨,起身后,命下人为姚公公看茶问座。

    挥退家奴,云菀沁纤声道:“皇上对我云家一双子女天恩浩荡,实在有些受不起。”

    听似感恩,却又是试探。

    姚福寿一笑:“一来确实是皇上有私心,不想委屈故人的子女,二来,也得要你们姐弟二人有本事,皇上才能抬,若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想抬也抬不起来的。”

    一句话叫云菀沁也不好多问什么,喝过茶,送了姚福寿出府上轿。

    匆匆三天一过。

    主子的内弟进内书馆,倒也算是个喜事。

    秦王府这几天上下有些忙,为云锦重裁制进宫的服饰,准备进出轿子,更换学业上的各类用具,还要挑选和调配每日跟随进宫的下人,又得交代些礼节。

    毕竟是去内书馆,同窗都不一样了,个个要么是皇子,要么是王亲贵胄府上的子弟,云菀沁担心弟弟初来乍到,有些应付不来,趁夏侯世廷回来时,问过内书馆的情形。

    如今在馆的几名皇子均没开府,仍在宫里赐殿居住,除燕王,其他几个皇子与云锦重差不多大的年纪。

    因燕王王爵早已颁赐,差不多也到了年纪,宫外开府就是这么一两年的事,去年又被颁了朝廷的差事,去内书馆也不算多了。

    如今主要就是十二皇子厉王、十三皇子景王、十五皇子汾王每日不怠地去馆受教,再就是几名郡王家的子弟。

    云菀沁知道这几个皇子出身都不低,拿那十三皇子景王来说,便是与长乐公主夏侯婷是一母同胞,出自贤妃膝下,只叮咛弟弟不要冒犯了贵人就好。

    府上里外忙乎着,吕七儿倒也挺高兴,至少进进出出没人盯着,也没人管自己了。

    与韩湘湘约定的日子一到,早晨,她天一亮起来,好好梳扮了一番,秀发上抹匀了桂花油,绾成个可人的桃髻,又换了一身新衣裳。

    时辰差不多到了,吕七儿对着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扯了个由头就出去了。

    管事嬷嬷知道她是三爷和王妃从长川郡带回来的,素来就没怎么管她,今儿见她要出去,也没说什么。

    吕七儿到了约好的地点,只见韩湘湘带着小彤早就等在那里了,一笑,迎过去一福。

    两人汇合后,没一会儿,便去了七里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