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惯坏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惯坏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早在大宣落地生根,可母嫔终归脱不去北人的身份。

    夏侯世廷并没多在意赫连氏的敏感,照直答道:“是。”

    赫连氏从皇儿口里坐实了风声,眸光一动,语气却反倒比刚才轻松缓和,边走边问:“噢?是谁来?”

    夏侯世廷看了母嫔一眼:“北边的储君,赫连允。”

    说起赫连允,与赫连氏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蒙奴与大宣汉人有些差异。

    大宣一夫一妻多妾制,不同身份和地位的人,纳妾数量也是有一定限制的,越到上面越是规制严谨,例如天家的四妃九嫔二十七世妇,位置固定。

    而蒙奴却是一夫多妻多妾制,以族丰人旺为宗旨,不限制纳妾数量,国君设左右皇后,下面妃嫔姬妾更是多不胜数,以至于儿女的数目很是惊人,同一代的皇子皇女之间,别说兄妹姐弟感情了,有的彼此之间,甚至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面。

    赫连允贵为太子,为皇后所生养。

    赫连玉烟虽是国君之女,有公主封号,却是嫔妾所生,与太子本是云泥之别,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可赫连氏当年被宁熙帝看中后,是由赫连允主动进献。

    赫连氏听闻是赫连允亲自来,绣帕一紧,半晌才嗯了一声。

    夏侯世廷见她似是不安,道:“朝廷与北边如今看似剑拔弩张,但要打,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起来,母嫔也无须担心。就算有朝一日真有战祸,母嫔是大宣嫔妃,早就将大宣当成家乡,平日也是循规蹈矩,不会受牵连。”

    赫连氏目中晃过一丝莫名神色,却转瞬不见,点点头,用笑意掩饰心绪不宁:“母嫔知道。”又顿了一顿,拉开话题,“倒是你,最近朝事这么多,可得注意身子,马上就要纳妃了。”

    他步子沉了一些,并没言语,蓦的道:“听说沁儿那日进宫给母嫔请安,因为韩通挡路,迟了些,母嫔对她训诫了几句。一切全是因为儿子下令,韩通才让她误了时辰,儿子已经训责过韩通,也请母嫔不要放在心上,更不要怪沁儿。”

    赫连氏睨他一眼,这儿子往日与自己相处时,素来话不多,如今说得最多的,却是他的王妃,生怕自己半点委屈了她,又幽幽一叹,“你还当真是时时刻刻为他着想啊……就算她如今在府上甩你的冷脸,也不忘记为她说好话。”

    章德海前日才下府问候过崔茵萝,母嫔知道王府的情形,夏侯世廷也不意外。

    路道一片沉寂,只剩步履声,赫连氏骤然开口:“…你待她巴心巴肝,她呢。母嫔到底住在宫里,你当母嫔真不知道她从萃茗殿出去后,去东宫探望过太子?你又当母嫔不知道,太子受伤,是为了她——”

    后面的施遥安心头一惊,眼下三爷正是气头上,贵嫔又将这事挑出来,不是给三爷增添不快吗。

    “母嫔费心了,”他皱眉,打断赫连氏的话,“捕风捉影的事,母嫔不要信。儿子夫妻之间的事,自会料理。”

    施遥安吁了口气,关上门,三爷如何气娘娘都行,在外面,到底容不得别人指摘娘娘一丝一毫,哪怕是——赫连贵嫔。

    这是在叫她不要插手管闲事?赫连氏脸色一僵,却再没说话。

    与此同时,养心殿内。

    刚刚与三人隔帘议完朝上事,宁熙帝精力耗了很多,却还没躺下去歇,倚在榻上,饮完妙儿端来的清肺饮,稍舒服了些,道:“妙儿,你先退下。”

    妙儿端起托盘,轻巧出去,正走到门口,帘子落下的一瞬间,只听传来皇上强打精神的声音:“姚福寿,泰州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泰州?妙儿脚下一滞,无端端的,皇上为什么会提到泰州?泰州,能有什么事?

    “……回皇上的话,工匠们早就安排好了,拣个黄道吉日,随时可以动工……不过……”姚福寿的声音略犹豫,似在劝阻,“皇上真的要亲自微服去吗?皇上这身子,连下榻都是艰难啊,泰州虽不远,可来回颠簸,那儿的条件和药物也简陋,没皇宫这么周全,万一有什么事儿……”

    “不仅要去,还要越快越好。这次不去,只怕再没机会,朕的身子,还能拖几天?”男子心意已决。

    姚福寿知道阻止不了,只得叹口气:“好,奴才安排车具,叫姚院判也一块儿,随时好照看皇上的身子。”

    “工匠那边,可周全?”

    姚福寿道:“放心,皇上,奴才的心腹门生工部侍郎邱京生亲自挑的人,嘴严口风紧,绝不会泄半句。也私下联过泰州县令,动土当日,县令必会扫清方圆十里,不会让人发觉。”

    皇上秘密安排了大量工匠去泰州,要动土?——还要微服去泰州?

    妙儿心里一个咯噔,脚下有点晃,忽的明白了。

    ——

    傍晚时分,从宫里回来的车驾一路朝北城驶去。

    马车离秦王府越近,燕王发现三哥表情越复杂。

    以往每次随他回府,哪次不是脸色轻快,何况几天都没回去了。

    问了坐在车头的施遥安几句,燕王才知道怎么回事。

    座驾在路口处,长“吁”一声,蹄一伸一缩,车厢轻微一晃,停了下来。

    燕王打开帘子,离王府还有些距离,道:“怎么回事!”

    “殿下,有人找秦王。”施遥安瞥了眼前头眼熟的婢子。

    婢子拦停了马车,行礼:“奴婢是韩府的小彤,小姐听说王爷一贯赞许德兴斋的药膳,知道王爷最近日日在宫里理事,十分辛苦,在德兴斋订了些滋补物来王府,不便进去王府,便在路口守着,等着王爷回来,顺便交给王爷。”

    燕王眺目一看,只见小彤身后两三丈远,挺着一张软轿,前后站着轿夫,轿帘轻晃,不用说,韩湘湘在里面早就守了三哥半天。

    他回过头,却见厢内男子的阴沉着脸:“王府什么都有,需要德兴斋的药膳,也自有人订,何必劳你家小姐费周章。”

    小彤惶恐:“王爷恕罪,这也是小姐的一片心意……”

    夏侯世廷正是心烦得很,几天没回府,在宫里以公务聊以寄慰,不闻窗外事,只当能够暂时忘记她,偏偏她的影子仍在脑子里盘旋个没完,哪里还有什么火气。

    一路上,既想快回去,又惦记她还生气,好容易平定了心绪,他只想一步跨回去,进她闺房,将她揉进身子里,咒一声小妖精,害他在宫里不安心。

    离王府还有几步路,却被韩氏主奴给拦了,怎么不叫人大为光火。

    “若真有心意,在府上好生待嫁,寻常女子哪里有出嫁前成天跑出来?轻浮毛躁,不知闺范!将礼物拿走,回去!”他声音加重。

    施遥安忍不住回头,娘娘婚前跟三爷见面还少了么?三爷那可是喜欢得不得了啊,娘娘少跟他见几面,三爷还不满意,说娘娘迂腐呢!轮到韩小姐这边,又说人家轻浮。

    这可真是赤/裸裸的双标政策!

    此话一出,小彤被震慑住,身后轿帘却一动,有人拨开,似是坐不住了,疾步出来。

    燕王望过去,只见韩湘湘走到马车下,竟一下子跪了下来,不知在轿子里憋了多久的泪水无声滑下来:“妾身是轻浮,可也是因为王爷总不见妾身,妾身心里慌。妾身实在不知道怎么讨王爷的欢心,只得做些连自己都瞧不起的事……”

    燕王胸中一憾,道:“算了,三哥,叫她挡在路中间,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夏侯世廷卖八皇弟人情:“遥安,下去将礼物拿了。”

    韩湘湘见他收了礼物,这才起身,虽恋恋不舍,连个人影儿都没见着,但听见他声音也行了,抹着泪与小彤让开路,痴痴看着马车驾过,正经过身边,马车陡然一止。

    韩湘湘一阵惊喜,只听帘内传来声音:“劳烦韩小姐记得一句。”

    “王爷请说。”她心都要跳出来。

    “今后休得在自家父亲面前胡说八道,挑拨关系。”抛下一句,马车继续朝前行驶,辕轮坚硬清冷,宛如厢内男子挽回不了的心。

    韩湘湘一惊,身子抽干力气一般,幸亏小彤扶得及时,瘫在丫鬟怀里,喃喃:“他以为是我在爹面前告状,冒犯秦王妃……”

    小彤在家中,也听老爷说过,前几日王妃进宫请安,因宫里做道场法事,老爷将其拦了,害得王妃在宫外等了半天。

    没想到这事情,让秦王耿耿于怀,将怒气宣泄在小姐身上。

    或许老爷是有几分私心故意刁难那秦王妃,可真的不关小姐的事儿啊。

    小彤抱不平,却又无可奈何:“小姐,您看这秦王,心里完全只有云氏,哪插得进别人啊——奴婢怕您进了王府,受的委屈更多啊。”

    韩湘湘手足无措,愈发哭得厉害,正这时,前面有人伸出长臂,似是递了什么过来。

    泪眼朦胧中,燕王站在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下了马车过来了,手上拿着个白色帕子。

    “殿下?”小彤讶异,知道小姐有点儿怕燕王,将小姐手臂箍紧。

    “你放心,”燕王瞥了一眼手上帕子,玩笑,“这次不是本王的帕子,是御制局做的仿绸手纸,轻软棉细,看着跟手帕一样,其实是一次性的,用过即弃,不用再发愁怎么还给本王了。”

    韩湘湘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今天第一次与秦王单独说上话,却得来这个结果,大大受了打击,太难过,也没想着避开燕王,竟抬起手,主动接过来帕子,哽咽:“谢燕王。”

    ——

    王府内,下人们见三爷回来了,赶紧围拢上来,打水烹茶。高长史见他一脸乏气,又吩咐下去:“去浴室,给三爷准备香汤沐浴。”

    夏侯世廷松了松衣襟,撸起半截金丝袖管,露出矫健腕子,听似漫不经心:“不忙。本王先去主院换身衣裳。”

    高长史愣了一下,轻喊一声:“三爷……”

    他察觉出长史的异样,心里有些猜测:“怎么了?”

    高长史吞吞唾:“您……娘娘她……”

    他浓眉一虬:“她怎么了?”

    高长史早知道今儿给三爷交差是个棘手的事,可见着他神色难看,仍是有些畏惧,不敢说得那么明白:“娘娘她这会儿不在府上……”

    他脸色一变,二话不说,直大步朝主院走去,跨院上阶,风行雷厉,经过之处,冷声簌簌直灌。

    珍珠和初夏见他回来,忙迎过去:“三爷回来了……”

    他朝前直走,打帘,进了她香闺,果然!

    椅凳几案整整齐齐,平日砌着医书和笔记的临窗小书案也干干净净,床褥枕衾一丝儿热气都没有!

    “人呢。”男子指声音渐透阴沉。

    晴雪和珍珠已经跟了上前:“娘娘前天头疼,染了点儿时疫,京城空气不大好,带着初夏回郊区的佑贤山庄小住两天。”

    若真是病了,府上的下人早就忙不迭捎信进宫,告诉自己了。只怕是那家伙又借着赌气到外头撒野去了。算起来,还就是两人拌嘴的第二天。

    丫头片子的,气性比自己还足!平日顺着她,让着她,简直把她惯坏了,倒还骂不得,碰不得了!

    施遥安跟了进来,见三爷脸色发黑,打圆场:“你们啊,怎么不说一声呢,叫人传个口信进宫很难吗!”

    果不其然,珍珠道:“娘娘不准咱们递信,说只是去郊外养两天病,又不是很远,马上就会回。又说三爷几天都没回来,连个信儿都不回,想必宫里一定是公务繁忙,这么点儿小事,就不用特意传信让三爷分心了。”

    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啊。夏侯世廷越发是黑了几分。

    高长史亦是在外面点头。

    施遥安凑耳小声:“三爷,不如去接接娘娘吧。”

    夏侯世廷紧绷着一张脸,跨出闺房:“自己长了腿,能滚出去,就能滚回来。她不是说了马上回吗!”

    施遥安努努嘴,话说得轻巧,就看您能憋几天。

    **

    佑贤山庄。

    京郊的气候比京城里提早,城里还有些春凉,娘家庄子上已是暖意融融,一派春夏浓郁之景。

    胡大川夫妇见云菀沁过来,知道她身份不比以往,却仍是以乡下人的淳朴性子与她相处。尤其是卫婆子,早就惦记了云菀沁多时,一看见小小姐来了,喜出望外,每天拉了她说个没完,只是听说表少爷和红胭的事,又恻然抹泪。

    表少爷是许家独苗,也是卫婆子主家的少爷,算是从小看到大,自然心疼。至于那位红胭姑娘,经常亲自跑来庄子上调货补货,督促赶工,卫婆子也很喜欢,如今见到两人这样,当然伤感,被云菀沁安慰几句,才抱了些希望,告诉自己,既是有大姑娘在,红胭姑娘必定不会有事。

    夫妇两人见她是一个人带着初夏,轻装简服外加一辆马车来的,估计不愿意叫人知道,也不多问什么,将原先她住过的厢房收拾了一通,添了各类物品,叫她住得舒服,又私下召集庄子上的几个下人,不要随便乱说,平日也按照着大姑娘的称呼来叫,也好让云菀沁无拘无束,尽情享受几日清宁自在的日子。

    云菀沁住了几天,白天跟着胡大川夫妇去花田查看,翻土剪枝,巡察温棚,到了晚上,倚窗伴灯,看书记录。

    三两天一过,这日晚上,天气又暖了几分,云菀沁亮了一盏烛,正在翻书,只听初夏从外面匆匆推门进来。

    “怎么了?”她阖上书。

    初夏关上门,从袖中抽出个被红泥烫了封印的牛皮信函,给了她,低声道:“宫里递来的信。”

    宫里?还能有谁?云菀沁眉一动:“莫贵人?”

    初夏点头。

    云菀沁撕开信函,抖开信笺,一列列地读下来,脸色大变。

    “怎么了,是什么事?”初夏见她脸色不对劲,忍不住问。

    短暂斟酌后,抑住心头震撼,云菀沁走到书桌边,将信笺放在烛火上,盯着火苗将信纸毒蛇吐芯般,一点点吞噬掉:“叫车夫将车子牵出来,再去跟胡管事夫妇打声招呼。”

    初夏一疑:“是要回去?”

    云菀沁道:“去泰州一趟。”

    ------题外话------

    谢谢

    shazi32的月票(5张)

    acy2533l的月票(2张)

    jx737947的月票

    haishangyu的月票

    hyy1729的月票

    小竹子de天空的月票

    yurimizu的月票

    13590493800的月票

    wongyl92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