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左手右手

第二百三十一章 左手右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风一灌,云菀沁咳了几声,却觉一只手将自己一拉。

    她一个重心不稳,趴在男子身上,被他用云丝被褥从头裹到脚,密密严严,不让一缕风灌入。

    “叫高长史去告过假了,这几天不去宫里,在府上办公就好。”夏侯世廷在她耳边低道。

    “是为了陪我?小小风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她抬起身子,一愣。

    身下的男子一脸享受地任她趴在身上,懒懒闭上眼睛,长睫覆下来,留下一片阴翳,显得五官愈发的挺立俊伟:“忙了这么久,一日休沐都没,疲了,也该享受几天。”

    云菀沁欣悦地捏了捏他鼻子:“你这个公事狂,还懂享受?”

    他浓眉一攒,缓缓睁开眼,这丫头,精神稍微好一点就又开始胡闹了,摸了摸她额头,烧热都退下了,只是还有些咳声,不能懈怠。

    想着,他眉宇又虬了一虬,揉揉她秀发,以利相诱:“这几天好好养病,屋子都别出来。过几天要是病好了,天气暖和,就带你和锦重去游船河。”

    说起来,成婚这么段日子,还真没好好出去玩过,云菀沁一点儿都不觉得这场病讨厌了,却又心里一动,趴下去:“……还带锦重?”

    “你想撇开他?本王求之不得。”他唇线一挑。

    “只是没想到你把他也记在心上,对他这么好。”

    他含笑:“他是本王的弟弟,对他好,不是应该的吗。”

    云菀沁差点儿被口水呛住:“他,他什么时候是你弟弟了……”

    夏侯世廷见她又咳起来,将被子一掖:“他是你弟弟,不就是本王内弟?”

    她这吁了口气,原来如此,平静心绪,蓦的勾住他颈子,吓死人了。

    他拍拍她手:“起来吧,吃完早饭,消消食,一刻以后,叫初夏提醒你吃药。”

    昨晚上灌的两碗药,到现在牙齿缝里还是涩味,胃也是一阵阵犯呕,云菀沁哪里吃得下饭:“要不直接吃药,不想吃饭。”

    “那怎么行?需遵医嘱。”他习惯了,在服药方面异常的严格,又喊了一声。  门帘外,珍珠回应:“早膳备好了,随时可传进来。”

    云菀沁不愿意吃饭,坐在他小腹上,赖着不下来。

    坐着坐着,却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了。石头般地一抵,她脸色一绯,醒悟过来,每天早晨,他有什么反应她怎会不知道?

    再看他脸色极力压抑着,她才撑起双臂,赶紧爬起来。

    两人起身洗漱穿戴好,高长史过来主院,通知齐怀恩整理了宫里的一些事务,汇总成折,一大早送来了王府,正放在翰墨阁里。

    夏侯世廷看榻上人一眼,吩咐珍珠:“你们照料着王妃吃早饭。”

    “三爷先忙,娘娘有咱们看护着。”珍珠和晴雪在门口道。

    待人走了,两人将早膳端到床榻前,云菀沁夹了一口肉糜,放进嘴里,脸一皱,呕了出来,吐在小磁碟里。

    初夏忙递上帕子。

    药太猛,刮得胃没有一点油水,一见油腻就反胃。云菀沁推开碗碟。

    珍珠和晴雪对望一眼:“咱们叫厨房去做些清淡的?”

    云菀沁见两人着急,也只能点点头,不一会儿,晴雪端了干贝鸡丝粥进来,却见王妃捏着鼻子吃了两口,到第三口时,连酸水都快吐出来了。

    “好了,不吃了,先歇歇吧。”初夏心疼,叫两人将碗盘拿走。

    “不吃怎么行,三爷说了,这几天吃穿样样不能怠慢,不能让病拖重了,万一真的被传染上了肺疾不得了啊。”珍珠急了,“要不奴婢再去下碗素银丝面……”

    晴雪将她一拉,使了个眼色:“瞎说什么!”把她扯着先出去了。

    云菀沁其实也约莫猜到几分,他卸掉公务,亲自陪自己养病,肯定不仅仅是普通风寒。不过,她信自己的抵抗力,这辈子保养得好,没被人坏了身子,身子还算扎实,一定能熬过去。

    宁熙帝虽有肺疾,可她也从知道,就算是最谈虎变色的肺痨,到了一定阶段,除了唾液,也很难再有传染性了。

    而宁熙帝的肺疾,显然已经是膏肓之地。

    她一点儿不担心,只是如今那人担心,也没法子,便钻进被子,先歇着。

    初夏扶云菀沁躺下,先坐在榻边陪着。

    刚进了被子,云菀沁记起一件事,问道:“初夏,三爷是不是知道我在泰州跟皇上见面的事?”

    “嗯,昨儿您一昏,我生怕您……你被皇上染了病,只得跟应大夫说了,既说了您跟皇上见了面,肯定就得将皇上去泰州的原因说了,您可怪奴婢?”初夏苦脸。

    墓园的事,云菀沁出来后,都跟初夏说了,惟独锦重身世一事,没有跟她说。

    倒不是不信任初夏,只这件事连娘都不愿意曝光,她便也想顺着娘的意思,一直隐瞒下去。

    若是可以,巴不得这件事永远不要被揭开。

    就让锦重当个无忧无虑的官家子弟吧。

    “不怪你。”云菀沁道,“三爷也知道皇上与我娘以前的事,如今知道皇上泰州为我娘迁墓,也不会太惊讶。”

    又说了几句,精神才瘪了,倚在迎枕上盹着过去。

    ——

    翰墨阁。

    门口传来通禀:“三爷,燕王来了。”

    燕王轻快入内,笑意先到:“三哥今天难得请上休沐,吓了我一跳,还当三哥病了,特意来瞧瞧。”

    夏侯世廷刚将齐怀恩送来的卷宗过了一道目,道:“坐吧。”

    “不是三爷病了,是娘娘病了。”施遥安在门口说。

    “三嫂怎么病了?”燕王一讶,“什么病?劳得三哥紧张到告假在府,没什么事情吧?”

    夏侯世廷没说什么:“暂没大碍,正在屋子里歇着。”目光一瞥,睨向他:“大清早来王府,不是只为了看谁病了吧,有什么话,说。”

    燕王神色一正,也没多说闲话了:“三哥可知道,父皇前几日私下微服出过宫?这事儿铺排得紧密,宫里几乎没人知道。”

    见三哥并无惊讶,燕王一怔:“三哥早知道了?”

    夏侯世廷眸子淡然:“你一早来神神叨叨的,就是说这个?皇上微服出宫,至于这么稀奇吗。”

    燕王一拍大腿:“微服出宫,是不算稀奇,可我听到个消息,父皇一回来就亲自拟旨,听闻是一道密旨,封存太庙高祖帝王的宝相后面,由专人看守,不得随意取出,又请景阳王来了养心殿一趟,交代他督促密旨,不得叫人觊觎。三哥不是与姚公公私交甚好吗,这次摄政也是因为姚公公在一边劝过父皇,不知道能不能趁机问问他?”

    这些年,宫内宫外,接交人际,建立势力,皇帝身边的姚福寿,自然也是夏侯世廷争取到的目标之一。

    可,两人关系也仅限于此了,姚福寿始终只视父皇为主子,帮自己做些举手之劳,动动嘴皮子,倒无所谓。

    叫他背叛皇上,刺探秘旨内容,不可能。

    夏侯世廷沉吟片刻:“这件事父皇既是以密旨形式留存,就表示不愿意叫人知道,你也不要到处打探,免得被父皇知道迁怒你。”

    “三哥就不好奇父皇那道旨到底是什么?”燕王道,“这旨意,父皇连太子都没说,更没告诉咱们这些皇子,只是叫景阳王一个局外人督促着,你说……”顿了一顿,“不会是储君位有变吧?父皇当初立太子,只是因为太子是皇后的嗣子,看在皇后的份儿上罢了,如今皇后一薨……父皇会不会起了易储心?三哥为国捐心劳力,到头来,储位落在那个没建树的太子身上,本就叫我窝火,要是便宜了其他人,我心里这口气,更是咽不下去。”

    “咽不下去也得咽。”他语气平淡,“不管那密旨是什么,也不管父皇有没有易储心,你都该明白,在父皇心中,我从来跟储位都是不相干的。”

    燕王攥了攥拳:“难不成,劳心劳力,到了最后,反倒为他人做嫁衣?”

    “那道旨到底是什么,如今除了皇上,根本没有人清楚,现在急有什么用。”夏侯世廷见八弟颓丧样子,语气添了些玩味,“若真是另立新君的旨意,父皇早就趁身子尚好,昭告天下,何必偷偷摸摸?既然是密旨,又藏得这么严,也就是说,不到非常时刻,轻易不会动用,许是一辈子都是个空头旨意罢了。”

    燕王一听,才算安心一些,抱袖:“是我多想了,三哥说得对。”

    夏侯世廷见他似是成熟了一些,尚算满意,随意翻了卷宗,漫不经心:“韩氏那边,如何?”

    燕王被问得一愣,没来由有些愠:“我早就说过,三哥叫我上阵杀敌都行,这种事情,我怎么做得来!韩氏对三哥情比金坚,雷打不动,三哥还是一条心思纳了她吧。”

    这个脾气,发得有些没头没尾啊。夏侯世廷眼一眯:“你跟韩氏……。”

    燕王脱口而出:“三哥别乱想,我们什么都没有!”“我说了你们有什么吗?”夏侯世廷笑了一笑。

    幸亏外面传来清脆女声,晴雪过来了,打破了燕王的尴尬。

    刚来翰墨阁前,让她隔会儿过来报一下云菀沁的情况,他一抬眼:“是不是要吃药了?”

    晴雪在帘子外苦道:“娘娘连早饭都没吃,吃什么吐什么,叫厨房做了好几次,都吃不进去。”

    他将卷宗一覆。

    **

    主院,厢房内。

    云菀沁睡了个回笼觉,醒来肚子有点儿饿了。

    初夏见她终于喊饿,忙起身:“奴婢去厨房拿早饭来。”却见晴雪端了托盘进来,笑得神神秘秘,盘上的珐琅翡翠小碗冒着热气。

    初夏接过来,是一碗青菜鱼片粥,煮得白软绵细,旁边的小碟上竟还配着两个杂粮馒头。

    云菀沁接过来喝了两口,味道清淡,有点不像王府大厨的重口味手艺,再一看旁边的馒头,王府的食物向来是精粮,哪来这种糙食,放下勺子,会意了,是他做的,跟那次在高家村他亲自下厨的菜式都是一样的。

    这菜单,这口味,还真是千年不变,完全是不求进步的,稀饭仍是光可鉴人,能当镜子照。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饿了,竟吃了个干干净净。

    刚用完早膳,珍珠和晴雪将碗盘拿了出去,云菀沁摸摸肚子,想要下榻消化消化,只听帘外传来珍珠声音:“娘娘,燕王殿下来了王府,听说您病了,来问候一声。”

    云菀沁垫了个枕在腰下,坐起来:“还不请。”

    隔断外的帘子另一边,燕王坐下,与三皇嫂寒暄几句,开始支支吾吾。

    云菀沁察觉,道:“屋子里只有我的贴身丫头,没其他人,有什么事,燕王说吧。”

    燕王为难了半天,才咬咬牙:“前阵子,三哥叫我去接近韩氏,让我最好把她勾得心花怒放,琵琶别抱……这种差事,我做不来。跟三哥说,他肯定不高兴,还当我忤逆他。只能跟三皇嫂说说,有空劝劝三哥了。”

    有这种事?云菀沁忍俊不禁:“这种幼稚的事,亏他怎么想出来的。”

    “可不是!”燕王拂袖嚷道,又愤愤然,“不管我的感受就算了,连他自己的脸都不要!圣旨违背不了,木已成舟,他也只能用这种损我利他的偏门法子。”若不是皇嫂在场,燕王一声呸都要出口了。

    初夏啧啧两声,三爷这心,也不知道是太大还是太窄,娘娘跟太子不过见个面,脸就黑得要下冰雹子,现在上赶着当活王八,却一点儿不在意。

    “三爷这顶绿帽子,偏偏让你给他戴,也算是器重你。”云菀沁认真道。

    燕王哑口无言,站起来:“反正今后我不掺乎这事,韩氏跟我没关系!就这样!三嫂且先歇着吧,三哥规定了时辰,说最多只能看望你半刻钟,超过时辰就要进来卸我的腿,我先走了。”

    云菀沁笑道:“初夏,送客。”

    ——

    几天一过,在府上人的精心照料下,云菀沁咳症消停,应大夫来问脉。

    脉象稳当,心肺并无杂音,表示并未染上肺疾,只是普通风寒。

    问诊之后,众人才长长舒了口气。

    夏侯世廷也没食言,应了之前的承诺,择了暖和一天,带着云菀沁姐弟二人去了京郊湖上泛舟,次日又去踏青,再过一日,又去了热闹市集,抱回一堆玩意。

    欢愉的时光虽是过得快,但时光过得越快的同时,也离韩氏进府的日子越近。

    云菀沁却更担忧红胭离临刑的日子越来越近。

    **

    病好些后,这日,云菀沁进宫给赫连氏请安。

    当天,赫连氏难得的和蔼客气,没像前两次话里诸多挑剔,时辰差不多了,才道:“过几天韩氏就要进门。你身子刚痊愈,不管是世廷那边,还是家中事务,不要强撑着,待病好了再说。有人分担,不必自己一个人操劳。”

    难怪今天态度和气。原来是提前打一声招呼,生怕她一个人霸宠。

    云菀沁轻声答道:“三爷休沐了几天,积了不少公务,这两天每日泡在宫里的勤政阁理事,又极少回府,若韩氏能让三爷多回府,妾身也是高兴的。”

    这丫头,总能说些叫她堵得一口气接不上来的话,却叫人也挑不出错处。赫连氏顿失心情,依世廷如今对她的样子,再看她毫无分让夫婿的意思,只怕韩湘湘就算进了王府,也是个束之高阁的沾灰货。

    身为婆婆,岂能让儿媳坐了上风,赫连氏回应:“你放心,太子伤势渐好,听说皇上已经叫姚公公跟世廷提过,叫他慢慢交出摄政的职务,等事儿交还太子,世廷就清闲多了,我到时再劝劝皇上,世廷与你初婚,又刚纳侧妃,少给些事儿他做,让他好好陪陪你们。”

    不知道是不是多心,云菀沁总觉得赫连氏对三爷摄政有些排斥,甚至——很不愿意他揽权登高,惟望他当个安逸的闲王就好。

    身为皇子亲母,谁不愿意自己儿子一朝成龙?越登越高?这一点,赫连氏还真是奇怪。

    若是以前,云菀沁可能会觉得赫连氏胆小低调,不愿意儿子参与夺储事,宁可平平凡凡。

    可如今她知道,赫连氏核子里并不是个善茬,那么,如此拖三爷的后腿,倒是有些没道理了。

    不过,皇上要收回三爷的摄政权?这几天,他大半时光陪着自己和锦重游玩,面上云淡风轻,从没表露出一丝一毫。

    皇帝对他果真是没一点儿客气的意思,用完即弃。

    一半的北人血统,真成了他越不过去的山。

    出了萃茗殿,云菀沁见前方有人走过来:“秦王妃进宫了啊。”

    一抬头,是姚福寿。

    她上前行过礼,只听姚福寿低声道:“秦王妃上次泰州救驾有功,皇上叫老奴在国库备了些礼。秦王妃既进宫,便一道带回府上吧。”

    云菀沁考虑半晌,道:“谢礼不敢当,只求能见皇上一面,说几句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姚福寿有些诧异,考虑了会儿,对着身边小太监耳语一番,叫他回去先通报,道:“秦王妃,请吧。”

    不到一刻,一行人到了养心殿。

    隔着帘子,云菀沁见不着天颜,却听出皇帝的中气比上次主子泰州要足一些,该是回京后调养过。

    “还当经泰州一事,你再不会见朕了。”帘后男子声音传出,“今日主动来,有什么事情,说罢。”

    “算是事情,却也不算事情。皇上听得进,便当个事情,若是听不进,只当是妾身来看望父皇,随口闲谈,不要怪罪妾身。”

    宁熙帝听得感触颇深,叹口气:“你娘若有你一半的灵活,兴许也不至于钻牛角尖。你说吧,朕不怪罪。”

    “妾身听说近日皇上有意让秦王交接摄政之职,退出理朝之事。”她垂下眼。

    姚福寿忙道:“王妃,虽皇上准你无罪,可也不该多嘴朝堂事。”

    “妾身不关心朝堂事,只是关心家事罢了。”

    “好个家事。”宁熙帝允她继续说。

    “蒙奴是大宣背上的芒刺,大宣的诸位皇子则是皇上的左右手,左手没有右手用得多,可也总比脊背上的芒刺要亲。芒刺需要拔,左手却总不会摘掉,如此,皇上为何又要分左右手?”

    姚福寿深吸一口气,右手是那些天生优越又得宠的皇子,左手自然是指秦王,秦王妃这是劝谏皇上不要偏心,选拔才能不要在意出身,要在乎能力。

    宁熙帝沉默片刻,重重咳几声:“朕累了,退吧。”

    姚福寿忙将云菀沁一拉:“今儿到此为止,回去吧,秦王妃。”

    不动摇他尊严的事上,因自己是许氏的女儿,他可能会袒护,可是在正经事上,云菀沁从来没想过他会顺着自己半分,更没想过几句话便能说动他心意,转身先随着姚福寿离开。

    ——

    纳侧之日渐近,内务府和韩家陆续搬了嫁妆过府。

    照着纳妃的礼制装扮,下人们将西北院子的棠居拨作侧妃居所,只因国丧刚毕,嫁娶事宜还是不宜大肆张扬操办,装得十分低调,加上王府的下人有心偏袒王妃,对侧妃未免有些敌意,再看看娘娘病愈后,三爷几日在宫里料理朝事,回都不回,哪里像是要纳妃的高兴劲头,于是,一个个的更加敷衍行事,侧妃廊院装点得几乎堪称惨淡,送去伺候未来侧妃的下人也尽拣些歪瓜梨枣,没有一处精心。

    倒是云菀沁懒得叫赫连氏说闲话,叫初夏去稍微布置了下。

    迎亲是日,按着大宣礼制,侧妃由偏门入府,进院落。前院摆宴,款待女方父家和皇子的幕僚好友以及宫中道喜的来使,宴间,由皇子携着长史款待,至夜深再送客。

    偏偏,府上的主子,从早上到晚上宴席都开了,还没影子!

    眼看着客人纷纷入席,高长史没法子,跑去主院,找云菀沁求救:“三爷还没回府怎么是好!”纳侧妃虽说没那么隆重,但主家至少也得告假一日,在家应酬着。

    可蒙奴太子马上要抵达邺京了,事情多,三爷并没告假,一早说得好好,去宫里处理些事情就回来,没料这会儿开宴了还不见人!

    还没回来?窗前,云菀沁医书一放:“那高长史先去宴席应酬着吧,燕王不是也来了么,不行的话,叫燕王代替三爷,帮衬一下。”

    “三爷纳妃,叫燕王在宴席帮、帮衬?这……于理不合啊。”说出去,还不知谁当新郎呢!

    初夏嘟嘴:“那如何是好?总不能叫娘娘出面去接客吧。大伙儿都知如今国事繁忙,三爷脱不开身,三爷和燕王关系又铁杆,燕王帮忙招待招待,也没什么。”

    也只好如此了。高长史转身,没走几步,一个下人从宴席处飞奔而来,凑耳禀报了一番。

    高长史听了,赶忙调头回来。

    初夏见他又返回,奇怪:“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来了个客人,这次,恐怕还真得娘娘亲自招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