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督促过夜

第二百三十二章 督促过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北院落,棠居。

    比起前庭的热闹,新侧妃的院子寂静得完全不像在办喜事,空气里还飘荡着几缕严肃气息。

    天井内,几名拨给侧妃的老弱下人战战兢兢站在四周,看着从宫里来的一脸不喜的赫连贵嫔。

    月色如水,身着喜服的新人被丫鬟扶着,刚得知贵嫔过来,从新房里疾步出来,此刻跪在地上:“没想到贵嫔亲自出宫来王府,还纡尊降贵,特意来了妾身院子,实在是湘湘的天大福气。”

    赫连氏望着面前的韩湘湘,侧妃喜衫,珠翠绕发,比平日看着更是娇美,却轻微颤抖着,似看上去很是委屈,再环顾四周,不禁皱眉:“我若不来,又怎么看得到你大喜日子这么委屈?王府的下人是怎么安排的,这院子离三爷的主院远,门小路窄,还正对着个风口子,我一进门便觉得冷风嗖嗖直灌,百般不自在,你身子本就柔弱,长期住在这里,哪里受得了?还有这新屋,怎么装得这样单调?廊下就不能多点几盏灯吗?秦王府莫非穷到了这个地步?”说着,目光飘到一群下人身上,愈发不喜,“还有,这些下人……除了几个韩家陪嫁的,都是什么货色?一个个老弱病残!”

    说到这儿,赫连氏心火起来,又转向几名王府的下人,“你们家三爷呢?为什么还不回来?再忙也不至于连纳妃日都不回吧!王妃也没说去派人请一请吗?人呢!王府的主子呢?你们全都哑了吗?该行使主子责任的时候,躲在房间里不闻不问,装傻吗?”

    几个王府下人见贵嫔对王妃指桑骂槐,个个低下头,不敢吱声。

    章德海眼看主子发脾气,转过头去小声对着下人催促:“秦王妃呢,怎么还不过来。没去禀报说贵嫔来了吗?快去再喊喊啊!”

    “已经通知高长史去请王妃了,应该快过来了,公公等等。”王府下人无奈。

    章德海这才劝慰主子:“贵嫔别急,咱们来得突然,也没提前打招呼,王妃还得穿衣打扮呢,总不能披头散发就过来啊,那多失礼啊,主院离韩侧妃的棠居也远,路上还有些距离呢。”

    赫连氏听了,怒气稍熄了些,坐在韩湘湘叫小彤递来的圈椅上,等着她过来。

    韩湘湘只怕事情闹大,才第一天就得罪了云菀沁怎么是好,走过去轻声:“贵嫔不要动气,这院子也不是不好,尚算幽静别致,而且,妾身刚刚听说了,前几天王妃还亲自布置过,并不是不经心。”

    赫连氏看她一眼:“你别怕,我既来了,便得给你做主,待她来了,我好生说说。”

    韩湘湘更胆战心惊,云菀沁得知贵嫔在自己院子,必定不敢不过来,待会儿一来,被贵嫔训斥,还在下人面前丢了颜面,到头来,还不是迁怒自己?

    半刻之后,一名身着绿衫,脸庞圆润秀美的贵婢,在两名王府小厮的伴随下,进了院子,见着赫连氏跪下施礼。

    章德海见那婢子是秦王妃身边的初夏,再看三人的身后也没其他人影,更没见到秦王妃,忙问:“你们家娘娘呢?还在后面吗?”

    “回章公公的话,我家娘娘已经到了前院的宴客厅,请贵嫔移驾过去。”初夏恭恭敬敬。

    章德海一讶,只见赫连氏尖尖十指蔻丹一收,脸色一白,不敢置信:“她……她不过来,……叫我过去?”

    “放肆,你们这些狗奴才是不是没跟秦王妃说清楚,贵嫔如今正在侧妃的院子!”章德海斥道。

    “章公公,说清楚了,”初夏弯下腰,福了一福,不无客气地脆声应道,“娘娘说了,贵嫔是从宫里来的贵人,棠居乃侧妃居所,怎能在偏房侧室的院子迎接?叫人看了,说王妃不懂得礼数就算了,万一说贵嫔好不容易下一次王府,只能在侧室院子里做客,连主房正屋都进不了,岂不是折损了贵嫔的名声?一定要在光明正大的宴客正厅相迎。”

    赫连氏面上讪红无比,却终是攥紧手:“果然是王妃教出来的好婢子啊,舌灿莲花的。你家娘娘考虑得这么周全,这么有孝心,我还能说什么。”说罢起身,“湘湘,你陪我一块儿去吧。”

    韩湘湘只想老老实实待在新房里,等着秦王回府过来棠居,哪愿意横生风波,却无可奈何,搀住贵嫔朝院子外走去。

    初夏起了身,一弯腰:“请贵嫔随奴婢来吧。”

    呵,侧妃进门第一天,就叫娘娘亲自来妾室的院子,这得多给妾室长脸啊!想得美。

    想见娘娘?可以!你们两个小妾,就一块儿乖乖主动去正厅见娘娘吧!

    初夏与王府家奴提灯引路,一行人绕过几处廊院,进了宴客正厅。

    上座女子穿一袭夜间防风的丝质朱红披风,秀发绾做一个斜斜的飞天髻,除了一柄红牡丹珠光步摇,再无其他饰物,正抚盖饮茶,悠哉不急地等着,披风下露出一双赤色凤头珍珠小丝靴,微微上勾,翘起两个角儿,妩媚动人。

    从头到脚,一身的明艳,在厅内灯光下,衬得女子娇艳万方,粉颊无妆自酡。

    除了大喜和节庆日子,云菀沁极少穿太过浓丽的红,如今鲜少的穿戴,让人完全移不了眼。

    赫连氏与韩湘湘双双一滞,脚步跟着不约而同地停了一下。

    这一身的正印之红,只有眼前座上的女子才穿得了,就算赫连氏是宫里的嫔妃,就算赫连氏今日是奉了恩旨下府参加喜宴,任她周身璀璨,粉金饰银,也不可能与这如火的正红有半点关系。

    全因并非正门而进的大妇。名不正,则言不顺,其他样样也只能逊一筹。

    只有座上这女子,方能将一身红装绯饰,穿戴得如此张扬且自然。

    韩湘湘目光微烁,发了几分感概,虽说为了嫁给秦王,什么位份都不计较,可哪个女子又不愿意当正室。

    如今,眼前丽人一身的正朱之色,永远与自己无缘,她到底有些心头酸涩,竟是头一次有些怀疑自己嫁进这王府,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赫连氏也是心绪难平,低估了她,今夜从踏进秦王府开始,只怕已经处在了下风,——还没见面就被她摆了下马威。

    正想着,云菀沁起身,朝赫连氏行礼:“母嫔下府,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什么都没准备,叫三爷和外人知道,还说妾身怠慢了。”又叫下人将赫连氏请上座,招待茶点。

    一句话撇干自己关系,全赖在她没有提前通知。赫连氏蛾眉一跳,坐下不久,开了口:“我来时,没在前庭见到世廷的人影儿。家主可以公务繁忙,可沁儿身为王妃,却应该派个人去说一声,请他回来。”

    声音不大不小,可语气却是重的。

    刚一张嘴,第一句话就开始责怪。初夏眉一蹙,却见云菀沁红唇一翘:“妾身可不敢催。”

    赫连氏冷笑:“今儿是王爷的喜庆日子,他没回来,你身为王妃去请一请,是份内的事,有什么不敢?谁还能怪你不成?到底是真的不敢,还是故意?”末尾故意二字,说得尤其厉,伴着酥手一拍几案,翡翠指环也跟着哐啷清脆一磕,连身边的韩湘湘都吓了一跳,却见云菀沁脸上晃过一丝惊惶,扬起娇容:“母嫔可知三爷在忙什么?”

    赫连氏见她仍在找理由,气不打一处:“不管忙什么,难不成连婚丧嫁娶都能抛诸脑后?我虽是个內帏的妇人,不了解政事,可也知道,如今大宣尚算国泰民安,还不至于忙到连纳妃日子回不了家!你不愿意去请他,也不用找理由。”

    云菀沁面露几分诡谲:“母嫔也用不着了解政事,蒙奴储君赫连允要来邺京了,母嫔该是听说过吧。”

    赫连氏脸色微微一变,半晌,没好气:“那又如何?”

    “虽三爷和母嫔早就是大宣的人,可血缘上与北人脱不了关系,总有些人会多心。赫连允来京一事,三爷处理得妥当,那是应该的,处理得不好,那就成了大错,万一碰上朝中一些嫉恨三爷的,借这次机会设计陷害,诬赖三爷与北人亲近,辱没国体诸如此类的,更是不得了!母嫔觉得,这样的情况下,三爷精心对待此次赫连允造访,提前里外安排紧密,忙得连喜庆日子都回不了府,算什么?母嫔又觉得,事关三爷和母嫔的前途甚至性命,妾身又敢去随便打扰三爷吗?”

    此话正中赫连氏的软肋,一字一句听着,冷汗竟都冒了出来,虽知她的话有些故意夸大,明显是恐吓自己,可细细想来,却也真是不能轻率。

    这个公务,关系她母子命运,确实是关键,不能松懈。府上纳个侧妃,在这件事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连章德海听得都吸了口气:“秦王妃说得没错。”

    赫连氏瞪章德海一眼,呷了几口热茶,压下砰砰心跳,道:“那宴席中这会儿没个主家招待,也不成啊,沁儿既是王府的主子,总不能撒手不理。”

    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没吓够?初夏代替主子开口:“贵嫔放心,娘娘叫高长史带着一群老人儿管事应酬着呢,又请了燕王在席间照应。”又瞥了一眼韩湘湘:“这也算是够给足侧妃颜面了。”

    韩湘湘埋下头去。

    赫连氏哺过燕王几日,还是对燕王比较有好感的,也知儿子与燕王交好,听到这里,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道:“侧妃那棠居,我才去过,冷寂萧条,敞口迎风,离世廷的屋子还远。调去伺候的下人,更是个个迟钝呆傻,不是风烛残年,就是稚嫩之龄,别说跑腿办事儿,说话都不伶俐。沁儿这方面的安排,倒有些疏忽了。”

    出自宫中,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怕是王府的下人怠慢,老三根本没将这侧妃放在眼里,只怕在府上从来不关心,再打上公务繁忙的妻子,估计当没纳妃这回事!王府的奴才跟宫里一样的,都是见高踩低的,见主子都满不在乎,他们又怎么会精心?

    可云菀沁却不该不理!

    这哪里是鸡蛋里头挑骨头,分明是深井里面捞针都要寻个错出来,初夏轻嗤,娘娘到底还算有先见之明,免得赫连贵嫔说七说八,还算是提前嘱咐下人,也别太怠慢了,将那棠居装点过,若真完全不督促,由着下人去装葺,今儿看到,更有理由扯。

    初夏倾身一福,有条不紊:“秦王府的西北院落,本来就是留给侧妃、庶妃们住的地方,娘娘一切都是遵着王府房间的规矩安排的。只是因三爷从来没有蓄养姬妾的习惯,那儿一向空置着,像个荒地儿,下人也极少去打理,长年下来,显得萧索也是正常,加上国丧甫出,大张旗鼓欢庆也不好,装点自然清淡了一些。所以,贵嫔才觉得一进去就冷清简陋了些,不过没事儿,等韩侧妃住久了,许是便能将那庭院捂得回暖,衬得有人气一些。”

    韩湘湘听到这里,见王妃早已妥妥占着上风,一对一答下来,贵嫔有气无地出,忙朝云菀沁道:“王妃安排的院子,妾身十分满意,感恩不尽。”

    云菀沁语气宛如玩笑:“侧妃也不必顾着我的面子,今天难得贵嫔在眼前,你对屋子有什么不满,尽可当着面说出来,免得贵嫔走了,你一个人觉得委屈,再偷偷抹眼泪,那我才是真的六月飞霜,说不清楚了。”

    韩湘湘一听这话,骇得跪下来:“妾身并无不满,那屋子,妾身很喜欢,也绝不会私下抹泪委屈,让娘娘被人猜忌,便是有人说什么,妾身一定也会维护娘娘!”

    云菀沁满意点头:“那就好。”略是歪颈,望向赫连氏。

    赫连氏望了韩湘湘一眼,有些怒其不争,却睨初夏一眼:“那下人呢?总得安排个活泛的下人给侧妃使唤吧。你家娘娘倒是聪明,身边放的全是像你一样,会帮腔助阵的人,侧妃身边,呵,全是些东倒西歪的。”

    初夏笑道:“贵嫔谬赞了。奴婢是娘娘的陪嫁,侧妃不也有几个娘家带来的丫鬟么,奴婢瞧着,侧妃身边身边的小彤就挺不错嘛。”

    那小彤,毛儿都还没长齐,与韩湘湘半斤八两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类型。

    就这一对主仆,碰上你们两个,那还不是被你们捏在手心玩死为止的?只怕一辈子窝在那棠居,到死见不到世廷都有可能!

    赫连氏唇际浮出冷意,却也不急,慢条斯理端起茶杯,吹了一口:“那几个下人,我没有一个瞧不起。这样吧,我来做个主,给侧妃安排个人,调到身边用。”

    初夏见她早有安排,眉一挑,望向云菀沁,见她并没说什么,便也不做声了。

    赫连氏道:“章德海,把她带过来吧。”

    章德海应了一声,出了门,没过一会儿,领这个鹅黄衣衫的婢女进来。

    婢女穿着的是秦王府下人的衣衫,虽是埋着头,一双眼却有些不安分,一进来到处望。

    “吕七儿?”初夏看清楚了,这丫头,什么时候竟引来了赫连贵嫔的注意?

    “这丫头算是你们王府自己的人,调给自家主子用,无可厚非,说起来,也不算我这当长辈的手伸长了,管得太宽吧?我瞧她说话很得我心,在市井打滚过,应该有几分见识,刚刚能够弥补侧妃的性子。——韩侧妃,你喜欢不喜欢?”赫连氏问。

    韩湘湘早想进府后找个机会将吕七儿调为己用,没料贵嫔安排在前头了,哪里会不愿意,惊喜不已:“这个婢女正合妾身心意,多谢贵嫔体贴。”又望向云菀沁,可怜巴巴:“求王妃赐婢。”

    “沁儿,你觉得如何。”赫连氏声音温和。

    “原来母嫔看中的是这丫头呀。”云菀沁一笑,“这丫头是晏阳人,不熟京城大户规矩,本来连王府都进不来,只当初回京后我就进了宫,没来得及安排,她才有幸暂居王府。我刚打算为她择个下家,送出府的,只因前些日子病得厉害,连床都下不了,才耽搁了。倒也巧合,母嫔千挑万选,独独挑出她来。”

    这不摆明说自己眼力劲儿不行,这么多奴婢,偏选中个乡下来的丫头片子?赫连氏一肚子气,却压下来。

    此话一出,吕七儿噗咚一声跪下来,珠泪顺着雪腮留下来:“王妃!还望王妃别赶奴婢出府!”

    “胡说个什么!王妃带你回京,帮你择个好人家,叫你过好日子,什么叫做赶你出府?这王府,本就不是你待的地方!”初夏跨前几步,一指吕七儿。

    吕七儿连忙自掌嘴巴:“奴婢失言,奴婢的意思是,奴婢的兄长与秦王和王妃有些渊源,奴婢愿意继续留在王府继续留在王府效犬马之劳!”

    又将哥哥有恩于三爷和娘娘的事情拖出来。初夏撇嘴,吕八倒也可怜,死了这么久还被妹子抱着利用。

    赫连氏一听吕七儿的话,果然动容,叫章德海将吕七儿扶起来,转向云菀沁:“我也听说过,这丫头的兄长在晏阳以身护驾,救过世廷与你,既是如此,满足他胞妹这么点儿心愿,又有什么?免得说出去,还说你心胸狭窄,以怨报德。”

    看起来,这吕七儿似是早就打算好,要混到韩湘湘身边了。

    还能有什么目的?一来,便是想要利用韩湘湘,继续享受王府的荣华富贵,二来,只怕与燕王脱不了干系,吕七儿只要留在王府,总能与燕王碰上。

    韩湘湘软柿子一枚,当奴婢的人,还有什么比碰上这样的主子更幸运?

    况且……今儿赫连氏明显与她早就碰过头了,又早就安排好了,自己也不好推脱。

    云菀沁敛衽柔声:“母嫔都这么说了,妾身难不成连个婢子都不让您做主吗?”

    初夏从她脸上猜出几分心意,便也道:“那七儿你就在侧妃身边好生伺候着吧,若有失职,必定严惩不贷。”

    吕七儿大喜,磕头:“多谢王妃!”

    韩湘湘也是欣喜不已,感激道谢。

    见韩湘湘如获至宝的目光,初夏倒有些怜悯,还当自己得了个李逵,其实得的是个李鬼,自求多福吧。

    赫连氏见云菀沁答应了,总算舒了口气,今儿得了这么一个小便宜,已经满足了,再没多挑剔。

    时辰一晃,夜又黑了几分,前庭天井设宴处,高长史派了人过来,禀报说宴席已经差不多了,部分宾客陆续告辞了,燕王与高长史正在领着下人送客,等会儿再料理。

    这个老三,不管是真忙还是懒得搭理,竟从头到尾连个酒宴都不出席,宴散了还不见人,也太不重视了,这韩湘湘,本来就懦弱,今后在府上,怕是连个威仪都没了。

    赫连氏心情罩了一层阴翳,头颈一伸,朝门外望去,等着皇儿回来,又低声叫章德海去门口看看。

    云菀沁见宴席散了赫连氏还不走,心中猜到了几分她的意图,眼睫一动,唇角显出笑意:“父皇今日恩赐浩大,也不知准了母嫔多少时辰?若是久,妾身再多备些香茗点心。”

    嫔妃被恩赐出宫,时辰历来有限,就算是回娘家省亲,也不过是早上待到中午之前。

    她这是在催自己回去!

    赫连氏心下一泠,还真当世廷和这秦王府,是她一个人的?

    虽时辰紧张,赫连氏却掩着焦急,淡道:“不急。我在大宣没娘家,从没省过亲,皇上怜惜我,此次准我多与你们叙叙天伦再走。”

    云菀沁见她犟着不走,也懒得理了,兀自端茶弄盏,不易察觉伸个拦腰,长披风下绣靴微晃,舒活筋骨。

    滴漏渐深,终于,门外传来声音:“三爷回来了。”

    赫连氏一喜,站起来,先吩咐:“快将韩侧妃请回棠居。”

    韩湘湘等了一夜,此刻心头猛跳,小脸刷的红了,被吕七儿和小彤扶着告辞离开。

    赫连氏回头望了一眼云菀沁,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口气温和:“不早了,沁儿也累了,先回你院子歇息吧。”说罢后脚急匆匆出了宴客厅,去堵儿子了。

    一出大厅,没走几步,吕七儿跟韩湘湘说了几句,调头回来,对着赫连氏,在夜色中福身道谢:“多谢贵嫔出面开口,将奴婢调到侧妃身边!奴婢无以回报!”

    光靠韩湘湘那软巴巴的泥性子,吕七儿没把握,不一定能留在王府,今日天降机会,竟看到赫连贵嫔下府道贺,这种机会她哪里能不好好把握。

    方才赫连氏一进王府,她就偷偷尾随着,趁没人的地方,挡了去路,跪下自荐,恳请到韩湘湘身边为婢,又说自己与侧妃也算有几面之缘,侧妃也一定会很高兴。

    当时,赫连氏见这婢子伶牙俐齿,又是民间市井出身,肯定比韩湘湘心眼多,多少能帮韩湘湘不被云菀沁压得太狠,已经心动了,后来再去了棠居,一看拨给韩湘湘的那几个不中用的下人,赫连氏更是坚定了心意。

    此刻,赫连氏意有所指,道:“你不须报答我,只只好生伺候着你家主子,别叫旁人欺负她就行了。”

    “是。”吕七儿躬身道,喜滋滋回了韩湘湘身边。

    宴客厅内,初夏走到门槛前,对着赫连氏的背影呸了一口。

    这是生怕三爷今天又被云菀沁霸了,要督促三爷今夜在棠居过!

    管天管地管人拉屎放屁,连儿子洞房花烛也不放过!

    ------题外话------

    谢谢

    藏馨的月票(2张)

    phyllislee的月票

    machaolin的月票

    lulusindykam的评价票

    tianshan77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