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浓得化不开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浓得化不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红胭有孕了?

    云菀沁怔然,只听应大夫又道:“下官将洪氏情况知会了狱卒,狱卒估计通知了刑部官员。——按律例,洪氏死罪能免。”

    大宣律法不杀怀孕女囚,若女囚身犯死罪,大半情况可减免一等,死罪变为长期监禁。

    一旦缓了刑,以后再想法子让她脱离大狱。

    这胎儿,名正言顺保住了红胭的性命。

    “真的?”云菀沁有些不敢相信。

    应大夫笑道:“娘娘放心,打从许少离京后,三爷便嘱咐下官,每隔几日去刑部为红胭把脉,随时盯着脉象,一旦有异,就赶紧通知刑部。那红胭姑娘如今孕相初萌,还不大显,不过已经能确定,有一月的喜事了。”

    夏侯世廷见她面露喜色,示意应大夫与施遥安退下。

    他让表哥和红胭狱中成婚,果然并不仅仅是为满足表哥心愿……云菀沁喜悦过后,忍不住:“你就那么有信心,红胭一定能怀孕?”这个表哥,平日看着不着调,倒也还能干出件实事。

    一晚上而已?行啊!

    他垂下头颈,凑近她娇嫩颈项边,唇角噙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你太小瞧男人的爆发力了。”

    ——

    不下数天,刑部朝专人给女囚室的犯人把脉确诊之后,将情况上报,因特殊情况,女犯洪氏因有月余身孕,据法典重新量刑,暂改斩刑为狱中收监,待产下婴孩,再另做刑责处理。

    消息传到香盈袖时,祝四婶和阿朗惊喜地话都难得说出了,悬在喉咙管的心总算放下来,只要不是死刑,其他再重的罚,哪怕是永久监禁又算得了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初夏从香盈袖回来,顺便去刑部看了一下红胭,回来后,直接风风火火回了主院,跟云菀沁说了官府的裁决。

    云菀沁略一思虑:“初夏,你明天再去一趟刑部,好好打点一下,请人多关照些红胭,再让厨房炖些适宜孕妇的滋补品,到时候想法子送进去。”狱里的条件能好到哪里,就算红胭再能吃苦耐劳,如今身子不一样,万一有个闪失就前功尽弃了,上哪里再去弄个救命的胎?

    “娘娘别担心,”初夏凑近,“奴婢刚去刑部大狱看过红胭,看见与她同押一间牢房的是个中年婆子,干干净净,说话也稳妥,据说这婆子欠了债,还不起钱,才用刑罚抵债进来的,可奴婢私下一问,才知道竟是太子安排进来的,还特意安排与红胭一个牢房,就是为了照料红胭些月,防止出纰漏。”

    云菀沁微微一讶,心中松了一些:“太子对表哥竟能有这个心,也不枉表哥投他门下一场。”

    初夏看了她一眼,眼皮子一动,是对许少有心,还是对娘娘有心,谁又说得清。

    云菀沁见她目光意味深长,转移话题:“舅舅那边,知道了吗?”

    初夏点点头:“奴婢去香盈袖之前,就去许府通知了,舅老爷听说了,脸色动了一动,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怎么,只说知道了。”

    表哥如今流放岭南,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回来。红胭腹中,到底是舅舅的第一个孙儿,也是独生子留下的唯一血脉,他怎么会不高兴?只怕是不好拉下脸。不过这孩子,也许能帮舅舅与红胭打破坚冰,让舅舅承认红胭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红胭事情暂时一了,她心头大石也放下了。

    ——

    萃茗殿内,随着蒙奴储君抵达京城的日子越近,赫连氏这几日越是有些魂不舍守。

    今日练起小楷,也不如往日得心应手,写错一张又一张,只觉心里乱得很。

    章德海想,主子到底是北边人,十几年未见北边的宗亲了,如今大宣与蒙奴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候,乍然知道北边的人要来,情绪紧张也是正常的,只得在旁边劝道:“贵嫔,三爷想必已是安排好一切接迎事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赫连氏暂不去多想北边来人的事,眼一动:“王府那边办了喜事后,这些日子如何啊?”

    章德海知道她问的是侧妃的事,犹豫了下,道:“也没什么,还算平静。”

    平静?这话说得含蓄,不就是说儿子再没去过棠居么,没沾过韩氏么。不过这也是她早料到的,并不稀奇。

    赫连氏搁下笔:“那孩子,若不是我亲自去督促着,怕是连大喜之日那天都不会进侧妃的院子。”

    章德海也不好瞒着主子:“贵嫔,其实那晚上……三爷好像,也没待在棠居……”

    “什么?”赫连氏眉头一跳。

    章德海垂下头:“奴才前几日去王府看崔小姐时,无意听棠居的下人说的,似是说那夜待咱们一走,三爷就出了西北院落,施侍卫早在府外备了马车,三爷乘车先离开王府了,然后施侍卫去了主院,对初夏姑娘交代了几句,然后初夏姑娘把王府也请出府去了……奴才私下再一打听,才知道那晚上,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城门,去京郊温泉过了一夜,天亮前才回了王府,王妃的衣衫似是都换过了,三爷将娘娘一路裹在毯子里,抱进去的。”章德海说得脸皮子微红,有些话也不好明着说,只终究忍不住,捂住嘴笑了一笑,“看不出啊,三爷倒还挺会玩啊。”

    赫连氏自是明白什么意思,脸上也有些尴尬的神色。

    不过,既是玩得这样疯,儿子这伤的忌讳,只怕也没事了,正如姚光耀上次来说的,已是有药物克制了,倒也好,那便也能早些开枝散叶。

    这样想着,她心情才开怀一点儿,却又眉一紧:“侧妃的喜庆日子,倒成了他们两个的大喜日。她在王府老将世廷霸着,世廷又怎么进得了别人的的院子。”

    正这时,蓝亭从外头回来。

    皇上这阵子病情又有些反复无常,赫连氏每日会叫蓝亭去养心殿外面,虽见不着皇上的面,却也能找姚福寿问候一声,代转慰问之词。

    赫连氏见她进来,道:“今天皇上可好一些了?”

    蓝亭有些无奈:“姚公公每次都不是那几句敷衍的话。今儿更是忙得很,奴婢问多了,还嫌奴婢碍事呢。”

    “忙什么?”赫连氏疑问。

    蓝亭道:“前些日子,不是在宫里选近侍医女吗,奴婢去时,天井领了不少宫人过来,姚公公正在偏殿一个个地看着呢,似是都不怎么满意,有些不耐烦。”

    赫连氏目色一转,起身吩咐:“你陪我亲自去养心殿一趟吧。”

    蓝亭搀着主子到了养心殿,偏殿朱门敞着,门口守着黄衣官,门内,隐约见站成一列的十来名宫女,正在接受挑拣。

    赫连氏走近了几步,姚福寿看到,暂撇下公务,过来迎接:“贵嫔怎么来了?皇上的病还算稳当,贵嫔暂不用操心。”

    赫连氏柔柔福身行过礼,望一眼门内的宫女,轻道:“听说养心殿这边在挑选近侍医女,想着既是为天子侍疾的贴身人,必须万分的经心,特意来看看。”

    姚福寿拱手:“贵嫔有心了。可不是,奴才这几日就在忙乎这事儿了。”

    赫连氏眸子一抬:“看姚公公的样子,还没挑出什么合适的人选?”

    “哪里有这么好挑的?有医术的,偏偏没有莫贵人那般心细手巧,体察圣意。”姚福寿摇头,此次近侍医女,既需懂医术,最好是通晓肺腑之疾,又需要口风严密,通事乖巧,毕竟皇上的病不能随便乱外传,尽量少人知道。

    赫连氏点头:“倒也是,既给皇上侍疾,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莫贵样样好,只可惜不通晓医理,世廷的王妃倒是会几分医术,伺候病人也应该无碍,若是能与莫贵人结合起来,倒是堪称完美。”

    姚福寿一愣,却见贵嫔已一躬身:“既姚公公在忙,我也不多打扰了。”说罢与蓝亭转身离开。

    姚福寿被贵嫔说得心一活络,原地思量了半会儿,一拍脑袋,疾步进了正殿。

    殿内飘着浓浓药味,宁熙帝刚服完药。

    泰州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可回了京后,却病情急转如下,这几天连榻都下不了,偏偏北边太子就要来了。

    妙儿将托盘端起来:“姚公公,医女挑得如何了,可有合心的。”

    姚福寿看了一眼莫贵人,开了口:“皇上,老奴觉着,挑来挑去,都不如一人合适。”

    宁熙帝抬头看他:“谁?”

    姚福寿道:“秦王妃。”

    妙儿脱口:“为何偏偏挑选秦王妃?”

    姚福寿目光一闪,宁熙帝示意妙儿退下去。

    姚福寿见贵人离开,这才走近几步,压低声音:“秦王妃与莫贵人一样,都是知道皇上真实病情的人,又是自家人,比临时找的医女好得多,而且,王妃通晓医理,泰州那次,老奴亲眼看见她如何救驾,当真是有些反应能力,说起来,再无人比她更合适。且秦王妃乃皇家宗亲,又是皇上的儿媳,进宫侍疾更是合情合理。”

    宁熙帝眉宇一拧:“两人刚成婚频频分开,心里定会不满。那丫头本就心里埋怨朕,朕不想被她更加记仇。”

    姚福寿声音压得愈发细:“老奴看得出来,皇上如今抬爱秦王,在给秦王机会,此次王妃侍疾,贤孝之名必当誉满京师,也能够为夫婿增添光耀,树立人心。这是给秦王机会的好事啊,两人怎会不满,怎么会记仇?再说了,此次召医女侍疾,不过是为了应对北人来朝,待赫连允一走,王妃便能回府了。夫妻间,分离个几天都禁不起,还谈什么情比金坚?”

    宁熙帝斟酌半晌,拟定注意:“那你便下去办吧。”

    妙儿在帘子外见皇上主意已定,也不好说什么了。

    ——

    第二天,姚福寿带着拟好的圣旨,亲下了秦王府,宣念了皇上旨意。

    天子近日病疾难愈,又因北储君造访,需招揽精通医术的宫人为近侍医女料理事务。秦王妃云氏旁通医术,纤毫娴敏,特赐召侍疾,翌日派车进宫,北储君离京后,再行放还。

    云菀沁叩首谢恩,姚福寿柔声:“成为天子的近侍医女,今后再无宗亲女眷胆敢小觑王妃,凭着这容光,谁都得卖您三分面子。连带着秦王府也跟着沾光,这机会万中无一,王妃可要好生珍惜。”

    云菀沁正要接过云绸圣旨,却听身边男子语气平静:“宫里通晓医术的宫人也不在少数。云氏半吊子水平,半路出家,叫她侍疾,只怕画虎不成反类犬,贻误了父皇的病情,到时万死不辞其咎。”

    姚福寿见他推脱,道:“秦王放心,真正开方断症的有院判大人,秦王妃不过是与其他几个医女一块儿,打些下手罢了,通晓小小医理足可,没那么大的责任,哪里谈得上贻误病情那么严重。”

    纳侧妃都没抗旨,好容易让他得了皇帝的满意,慢慢建立了好印象,难不成这么点儿事反倒去违逆?

    云菀沁主动接过圣旨:“有劳姚公公了。”

    姚福寿看着秦王阴涔涔的脸色,背后觉得瘆得慌,交代了明儿车子什么时辰来就离开了王府。

    待姚福寿被高长史领着离开正厅,夏侯世廷拂袖朝内室走去。

    云菀沁将圣旨交到初夏怀里,追上前去,到了转角的无人廊下,好容易赶上,将他袖子一拉:“不是说了吗,蒙奴太子一走,就能回来。几天而已。”

    他深靴一顿,侧颜一转,轮廓紧绷,停了须臾,长臂一挥,将她卷入怀里:“而已?”

    正是如胶似膝,浓得化不开的时候,便是一天都难熬的。

    说罢,手已揉进她小衣内狠捏一把,听她娇喘一声,他心热如火,将她打横抱起,贴近她耳下沉道:“那今天得将这几天的,都给本王补了。”

    ------题外话------

    谢谢

    sswsswtl的月票,496462444的月票(3张),okkitty的月票(3张),狐狸家的猪的月票(4张),18980615768的月票(4张),月夜梅花的月票,wongyl92的月票,berry8453的月票(2张),书中侠女的月票(2张),15984123841的月票(7张)和1张评价票,13857286674的月票(3张),13913983270的月票,kexin84的月票,悠然惜晚的月票,zhj999111的月票,13051080896的月票,15808358012的月票(2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