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震慑猛兽

第二百三十八章 震慑猛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里,紫光阁内,几名医女按着吩咐,各司其职,一切顺利。

    除云菀沁,五名医女都是姚福寿从宫里各处精挑细选出来的,除了通医理,性情也是蕙质兰心,缜密乖顺,几天下来,几人相处地也是平和友好。

    虽说是近侍医女,除了端日常用药和药膳进殿,也没什么跟皇帝接触的机会,每次都是到了养心殿,由妙儿或者姚福寿端进去,但通过药量的日趋加重,云菀沁还是清楚,皇帝已经病入膏肓,不过是靠名贵药材在维系着。

    这日早上,晨晞初露,姚光耀派人送来紫光阁的药剂分量又加重了几味,是平日没有用到的,全是提神强心的药,这些药材虽能短时间内振奋心脉,对于沉疴之人,却有些猛,一般来说不会用。

    几个医女面面相觑,一个不禁问道:“皇上这两天的病情还算稳,怎么需得用到这些药?”

    送药的医官道:“今儿上午蒙奴储君赫连允到了京城,中午以前就要进宫,在金华殿面圣。你们也别问了,快些煎药,给养心殿那边端去。”

    难怪用这些药提精神,原来今天赫连允进宫了。云菀沁开口:“好了,别说了,赶紧做事吧。”

    五人见秦王妃发话,赶紧各自忙去了,云菀沁正要跟去药膳房,却被那医官一拉:“今天北人面圣,得需要半天功夫,姚院判怕皇上撑不住,他一个御医跟在旁边,只怕引北人怀疑,所以请秦王妃带两个医女过去,在金华殿后面照顾,万一中途皇上身子不适,您几位也能应付一下。”

    云菀沁点头,等医官离开紫晶阁,叫了两个医女过来,两名女孩都是民间医家出身,家里父祖辈俱是行医的,后来进宫当了宫女,一个名唤琴钗,一个名唤听弦,几天相处下来,也是云菀沁觉得最沉稳的两个医女。

    日头渐升,金华殿来了传召,三人过去了。

    三人提前到了正殿的背后,与天子丹墀上的龙椅只隔着一层厚厚的金丝帘和一面扇屏。

    到了以后,三人将备用的汤丸和三棱针放好,伫立在帘子后面,以备不时之需。

    皇帝已服用过加重分量的药,这几天病情也算平稳,宴客应该没什么问题,三人并不是很担心,见正宴还没开,不时低声笑侃两句,正是说着,外面传来太监的传唱声,随着鱼贯而入的步履,人影渐渐在纱帘后密集起来。

    最后,前面的龙椅上,有人坐了下来,三人知道皇上已是到了场,收起了笑语。

    说话之间,有个陌生男子声音不时响起,语气恭敬,可明显汉话有些生疏。

    琴钗胆大些,掀了帘子一小角儿,回过头,悄悄说:“是蒙奴的储君。”

    “是不时长了两个脑袋五只手?”听弦与许多没有见过北人的中原人一样,对蒙奴人总有些戒心和好奇。

    琴钗捂嘴笑:“亏你会想!”又一边看一边介绍:“……看上去比皇上小一些,外貌跟咱们汉人差不多,就是个子高大些,五官更深邃点儿,倒是与秦王有些形似……”说着,自知失口,忙闭上嘴,望了一眼云菀沁,怕她不高兴,似是为了弥补,又低声笑道:“秦王也在外面陪宴呢。”

    就算掩耳盗铃,也改变不了赫连允与三爷的血缘关系,云菀沁笑了一笑,示意没事,顺着琴钗掀开的帘子缝隙,往外看去。

    赫连允坐在皇上的左下方第一排,比起皇上高瘦清雅的身型魁梧昂长一些,眉眼之间乍一看,确实与夏侯世廷有四五分相似,只是到底是一国储君,多了几分藏不住的傲矜,此刻与皇上对答之间,口气虽然恭敬,可一双眼显然不是真心,沉积于内的野心宣发于外。

    可谁管北人致歉是不是真心?只要人主动来了,就已经落了下风,大宣赢了这一场。

    而此次北人能来朝道歉,全是秦王的功劳。

    殿内的臣子见蒙奴人毕恭毕敬站在丹墀下,看秦王的目光,不禁又敬几分。

    赫连允令随从官员当着宁熙帝,诵读蒙奴皇帝对于互市一事的致歉辞,又令扈从将从北地带来的礼物一一搬到金华殿外空旷的宫院中。

    “这些都是一路从北方带来的蒙奴特产,全当为互市一事谢罪,还请贵朝勿为互市耿耿于怀,误了两国友好。”赫连允面朝宁熙帝。

    宁熙帝见蒙奴此番给足面子,龙心甚悦,望向座下的老三,目光中更添了几分赞许,全是满意,见时辰不早,又叫宫人照着北人的饮食习惯,上了精美御膳。

    宫人端了长案进殿,架起火堆,又将剥了皮的全羊悬吊在火上炙烤起来。

    赫连允瞥一眼与北方一样的饮食,施礼:“皇上特意迁就蒙奴的饮食来款待咱们,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宁熙帝玩笑一般:“北方和中原差异大,朕怕赫连太子不大习惯,起居饮食,统统按北地准备。没事,你们北地没有的,咱们中原大把,你们北地有的,咱们中原也有的是。太子且放心住下吧。”

    赫连允笑意顿时一敛,却还是客气:“多谢陛下。”说着,拍拍手。

    殿外搬礼物的脚步深重起来,还伴着铁链哐啷的声音。

    除了赫连允一行人,全都循声望过去。

    几名北人武将推着一辆板车到了殿外,车上有个巨大的四四方方的东西,被红布盖着的。

    停定之后,红布之内,传来嗡嗡低沉的声音,引得殿内人略惊讶,交头接耳地猜测起来。

    赫连允道:“是敝国本地产的珍玩异兽,也千里迢迢带来的礼物之一,供陛下笑纳赏玩。”说罢,示意随从将红布拉开。

    红布一开,众人轻讶出声。

    车上是一个半丈长宽的硕大铁牢笼,里面坐卧着一只大兽,头颈和四肢被五条铁链锁着,身体明明是老虎,有一圈圈的虎皮纹路,可脑袋上滚着一圈金色鬃毛,又形似狮子,一只尖利的爪子勾在牢笼底部,嵌入好几寸,另一只抓着栅栏,棕色眼瞳凶光四溢,警惕盯着殿内的人,喉咙里发出闷吼,好像随时会冲破桎梏,扑上来。

    “这——这是什么?”在座的臣子一惊,“到底是狮子,还是老虎?”

    离殿门坐得近的几名臣子有些哆嗦,狮子和老虎本就够凶猛了,这怪物虽像狮子,又像老虎,可个头远又比狮子老虎大一两倍,锁了五条锁链还能移动身体,叫嚣个不停,万一使了蛮劲儿冲出来可不是好玩的。

    姚福寿眉头也是一皱,别国贡礼中也不乏珍奇异兽,却都是赏心悦目的温顺动物,这北狄子真是天生野蛮,这种凶兽当做朝来往之礼就算了,竟还运输进宫,送到殿上,简直半点礼仪不讲,可既是蒙奴送来的礼物,也不能拒绝或者明说不好。

    赫连允见区区一个面相凶恶的玩兽就将一群汉人弄得有些畏惧不安,眼眸中轻蔑顿起,笑道:“姚公公,这个玩兽在敝国算是蒙奴的国兽,若是怕惊到了诸位大臣,我让部下再锁紧一些。”说着,打了个手势。

    一名蒙奴武士会意,将戴了铁皮护腕和铁制手套的手朝铁笼里伸去,抓住那凶兽身上的链子,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故意,锁没锁紧没有看到,一条铁链却反倒锒铛一声,松落在地。

    凶兽本来离栅栏还有些距离,此刻少了一条铁链的束缚,身体往前一扑,整个贴住了牢笼,爪子也伸出栅栏几寸,与最近的一名黄门官只差不到一根手指的距离。

    黄门官条件反射地尖叫一声,大失仪态,竟踉跄地朝旁边躲去。

    殿内其他陪宴的几个臣子被那黄门官一扰,也跟着哗然起来。

    几名蒙奴武士哈哈大笑起来。

    赫连允脸一沉,喝叱住几人:“不得无礼!”

    武士这才将那铁链重新栓上,锁紧了凶兽。

    赫连允这才抱手:“没惊了皇上吧?这家伙天生强悍,在蒙奴草原上素有战兽之名,所以才用五条铁链绑着,没想到还是绑不住。”

    宁熙帝见区区个畜牲,竟把臣子吓成这样,脸上挂不住,黑了几分,再听他说这畜牲的秉性,完全就是将它比作蒙奴,胸膈一闷,咳了几声。

    赫连允眼色一动:“皇上恕罪!”正要下令将猛兽运下去,却听右列飘来声音,语气带着几分笑意:“性情虽强悍,只可惜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十来个春秋。”

    赫连允望过去,对座年轻男子丰华俊采,便是不看一身云龙锦袍,光看一双大宣极少汉人有的幽深眸子与挺拔身躯,也知是谁,不免笑道:“秦王何出此言。”

    夏侯世廷望一眼铁笼中的猛兽,转颈:“蒙奴地处草原,雄狮是草原上最凶猛的野兽,这禽兽肖似狮子,身上又有老虎额斑纹,本王猜,应该是贵国用雌虎与雄狮交配产下的狮虎兽。狮虎兽的确是珍贵,可惜狮与虎天生不亲近,上百年才能孕育出一只,生下后能活下来且顺利成年的,十只中还没两三只,就算这两三只,精心培育照顾,寿命最长的,也不会超过十一二年。”顿了一顿,缓缓摇头,“说起来,无论寿命,还是身体的质量,还抵不上看门护院的家犬。”

    赫连允一怔,笑意却继而更盛:“秦王将上百年才能出一只的狮虎兽,跟随处可见的狗相提并论?狮虎兽是万兽之尊,无可匹敌,什么都不怕,狗能比吗?再凶猛的狗,见到狮虎兽,吓得只怕连爪子都伸不开。”

    却见男子背手走到中间,倒挂着的炙烤全羊已烧得半黄半焦,下面的柴火稍小了一些,却仍是烧得兹兹作响。

    夏侯世廷长躯一弯,似是无心,信手拾起一支烧得通红到快断掉的干柴,轻踱步子,手臂一挥。

    那一截带着火星子,烧得嘎吱响的干柴刷的一下,被掷进铁笼里。

    狮虎兽见到红通通的烈火,受了惊吓,竟后退一步,缩到牢笼,距离那火星子能有多远有多远,刚才喉咙里的凶狠闷哼,也成了呜咽。

    动物素来惧火,狮虎兽也不例外。

    刚刚在蒙奴人口里天下无敌的狮虎兽,如今看见火就败了下风。一群蒙奴官员和随从脸色涨红,不无尴尬。

    宁熙帝心情大好:“去年秋狩,老三才猎下围场最凶猛的人熊。没料今天,不拔剑,不拉弓,光是一截柴火就叫蒙奴的国兽吓成了猫儿,看来老三当真是猛兽的克星,不管哪里的凶兽都能震慑住!”

    皇上虽这些日子对秦王观感越来越好,可从没当众夸奖过,姚福寿知道皇上今天相当满意秦王,也顺着天子心意,跟着笑道:“有其父必有子,大宣的皇子怎会不勇猛英武?”

    赫连允听了宁熙帝的嘲讽,面色讪讪,再听姚福寿的夸赞,望一眼秦王,脸上却又添了笑意:“看见秦王成了大宣的肱骨,也是贵嫔的福气,我更十分欣慰,不枉我当年亲自请上,让玉烟和亲大宣,又为玉烟送嫁一场。”

    宁熙帝见他提起赫连氏,便也当着众人的面顺水推舟,大方道:“贵嫔打从嫁入大宣,还没跟娘家亲人见过面,赫连太子既是贵嫔的兄长,也算是朕与贵嫔的媒人,今日宴后,赐贵嫔在明光阁与和太子兄妹相见,叙叙亲情吧。”

    ------题外话------

    谢谢

    xyyd的评价票和月票(2张)

    wangxiaofang778的月票(4张)

    qquser6818773的月票

    一只丢了幸福的猪的月票(4张)

    35137033的月票(3张)

    wh520301的月票

    xystere105的月票(2张)

    catherine333的月票

    Xymxymxym的月票

    acy2533l的月票

    ngcw715的月票(2张)

    dishuyan的月票

    fengsa0910的月票

    phyllislee的月票

    美法丝的月票

    孙艺强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