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真实原因

第二百四十一章 真实原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年一度的雨季一旦拉开序幕,就再也停不下来。

    入夜之后,闪电宛如饿极了的凶兽撕破天际,伴随着一连串滚雷,豪雨如注,豆大的雨珠落地后跌碎成几瓣,在地势稍凹的地方汇聚成沟。

    今年的雨比往年更烈,往年入夏前的雨虽然也多,却连绵细碎,今年每下一场,有翻天覆地的气势,简直要撕破苍穹四方,就像是什么大变前的征兆。

    崇文殿位于皇宫的西北所,是夏侯世廷平日在宫内摄政办公起居的寓所。

    此刻,身着云龙腾海袍的男子站在殿门的长廊下,披着挡雨的斗笠蓑衣,窄袖下手心蜷握,玉扳指在掌心之间泛着凉光。

    施遥安站在主子后面,齐怀恩刚走不久。

    王妃让齐怀恩将这几天在宫里发现的事尽数转告给了三爷。

    齐怀恩离开后,三爷一直站在廊下,久不言语。

    施遥安见他脸色似铁,宛如眼下压抑的天际,也知道他心中百味杂陈。

    傀儡散,三爷中的毒,原来是蒙奴人的持有的毒,王妃托齐怀恩传话时虽没明说,但不言而喻。

    当年下毒的,竟是贵嫔?

    “三爷,可能是当年害您的那个凶手无意得到了傀儡散……也说不定。”施遥安忍不住开声。

    这话虽然是安慰,施遥安自己却都底气不足,傀儡散本就稀少,连姚院判都是查了许久才查到是什么毒,宫里寻常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得到,既然赫连允有,同是蒙奴人的赫连贵嫔从北地带来那毒药,也不难。

    可怎么会?贵嫔——怎么会谋害亲子?施遥安与远在几殿之遥的与云菀沁一样,便是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通的。

    难道是为了争宠?故意坑杀自己的亲骨肉,来诬害其他嫔妃?毕竟这种恶毒手段虽少,在历朝历代,也还是有的。

    可再仔细想想,不可能。损失一个皇子——就为了诬陷其他女人?这买卖,得不偿失!对于没有倚仗的贵嫔来说,不划算。对于当时正是得宠的贵嫔来讲,也是不可能的。

    瓢盆大雨中,闷雷响动频频,夏侯世廷目中光泽微微晃动,脑子渐而清晰。

    当年,一身的毒,连个名字都查不出,更不提对症下药。

    后来姚光耀终是机缘巧合,在太医院的大内医籍库内翻到了古书,才能确定中的什么毒。

    可——那又真是机缘巧合马?懂事后的一年,姚光耀给他私下问诊时,他曾无意问过姚光耀,大内医籍库书经如汪洋,怎么独独能够找到那一本记载了傀儡散的医案。

    姚光耀曾提过,倒也巧合,那些日子,为了找出秦王到底中什么毒,他这个医痴白日黑夜都在大内医籍库里抱着书看。

    那日贵嫔带着宫人来大内医籍库,私下问他皇儿的伤情如何,临走前,贵嫔身边的宫人不慎碰倒一摞久不被人翻阅的沾尘古籍,便是在那一摞古籍中,姚光耀找到了与他病症相符合的毒药,才能对症下药,慢慢研习解药。

    当时听了,他并没放在心上。如今一联想,却仿似是母嫔安排好,故意让姚光耀发现。

    那就表示,母嫔一直以来知道他中的什么毒,是故意放出信息让姚光耀知道。

    ——她既毒害自己,到头来,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雷声厉厉,轰隆滚过耳畔,夏侯世廷垂下头颅,略微粗粝的手指摩挲过指腹上光润的扳指。

    太小就离开宫闱,记忆并不清晰,与母嫔分开的那一场,画面却历历在目。

    眉眼哀愁的美丽少妇在宫女的陪伴下,站在皇宫角门处,看着宫人们将皇子抱上了肩舆送往相国寺。

    “娘,娘。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我好疼,肚子疼,骨头好像被虫虫在咬……”冰雕玉琢一般的三四岁小儿坐在肩舆上,虚弱地哭着,却连哭出声的力气都没有,像个受了伤的小野兽,在肩舆上无力地流泪,浑身中了毒的青紫还未完全褪去,过早的磨难,让他一夕长大,明白自己再不能像其他皇子一样生活在宫里,有亲娘陪伴。

    三岁的幼儿独自离宫,前程无果,生死难定,从此,人生路上只有一人作伴,就是自己。

    少妇泪水紧含着不落,极力压抑着,最终撇开宫女,几步跑上去半跪下来,掏出怀里的一枚玉扳指,用红绳套在幼儿的颈子上:“世廷,娘对不起你……你出宫才有活路。你若想娘,就看看这扳指,随时随地好好带着它,就像娘在跟前——”

    侍卫扛起肩舆,小男孩仍旧没有放弃,努力往后望着,忍着全身的剧痛,手臂拼命朝娘亲挥舞:“娘……你再多陪孩儿走一段路好不好……”

    少妇退后几步,泪眼直直盯住前方,咬牙凄厉:“走吧,——走!”

    那句对不起,他一直以为是母亲跟儿子分离时的不舍。

    至如今,他才明白,那是愧疚。

    原来母嫔并不愿自己活着。他如野草,好不容易活下来,她却还要将自己送出宫。

    她并不想自己留在她眼皮子底下。

    不管是什么原因,夏侯世廷只觉心中凉意渐生,勾住扳指,松脱下来,掷于天井冰冷的地上。

    随时随地好好戴着它。

    戴在身边这么多年,没有一日离开,到头来的真相是自己一人自作多情,生母的嫌恶。

    玉扳指滑进水凼,翻滚了一下,停住了,一会儿便被猛烈的雨水浇得更加光洁透亮。

    “三爷。”施遥安见他面色不改,心里不忍,却也不知说什么,半晌,见他挺直身躯,已经从往事中脱身而出,好像什么事也没有,语气在大雨中也格外清晰:“蒙奴人果然是不甘心白白来一趟大宣。”

    施遥安知道他指的是谋害太子一事,蒙奴人确实野心不浅,打着扶三爷上位的名义去谋害太子,难道那赫连允还以为三爷会欣然接受,与北人一起兴高采烈地同流合污,去谋算太子?

    三爷就算是想登高,也自有铺排,又哪里用一群外敌来扶?笑话。蒙奴人是想在大宣造出一个傀儡君主吗?

    想着,施遥安道:“亏得这一次有王妃阻止。齐怀恩刚也说了,王妃吩咐过青婵,叫她跟贵嫔坦白赫连允的事,贵嫔得知,一定会想法子阻止赫连允。”

    光是母嫔一个人阻止,只怕不够。夏侯世廷道:“拨一千亲兵,即刻去往京郊处蒙奴士兵驿馆周围驻扎下来,让高长史请几名蒙奴长官入王府做客。”

    施遥安明白主子的意思,弯身:“是。”

    等夏侯世廷转身进了殿,施遥安瞥一眼水凼子里的那枚扳指,叹了口气,快步跑出去捡了起来,收在了袖口中。

    ——

    次日,下了一夜的雨,终于歇了下来。

    此行北人来大宣,赫连允白日会进宫面圣,与皇帝以及大宣内阁重臣商谈两国外交事,傍晚在明光阁由一名内臣伴随用膳后出宫,歇在京郊驿馆。

    明光阁内,今儿是姚福寿陪伴用膳,赫连允用到一半,只说吃得饱胀,想要出去消食,领了随从出去了。

    几个大宣的宫人按着规矩,跟在蒙奴储君后面。

    刚出明光阁,赫连允斜睨一眼身后:“我在附近逛逛,走两圈便好了,你们先进去吧。”

    几个宫人对望一眼,不敢离开。

    正这时,身后传来姚福寿的声音:“赫连太子亲自都开口了,你们便退下吧。难道叫外人说大宣小家子气儿,请个客人来家里都不放心,像防贼似的,处处盯着不成?”

    宫人们忙垂下头,纷纷退回了明光阁内。

    赫连允施了个礼,姚福寿也不阻挡他的路,让出条小径:“请。”

    赫连允恭敬道:“有劳了。”说罢撇下众人,带着随从背离着明光阁,慢慢走远。

    姚福寿目送着北储君离开的背影,眼珠悄然一动,抬起手,对着身边侍从做了个示意。

    ——

    却说赫连允到了那日跟青婵见面的一处僻静宫苑,站在一处假山旁边等着。

    日头渐暗,已到了掌灯的时辰,四周幽暗起来,终于有脚步声传来,轻盈细碎,急匆匆的,一听就是女子。

    赫连允探出身子,迎面而来却不是那名年轻小婢女,眼一沉:“怎么是贵嫔来了。”

    赫连氏脸色难看,疾步走前,声音又怒又冷:“皇兄是怕我过来质问吗?”

    赫连允明白了,估计那婢子还是跟主子说了,投毒一事恐怕是泡汤了,腮帮一紧,气急:“行,你今天来了倒也好。秦王昨夜派了千余亲兵到京郊,驻扎在蒙奴队伍旁边,说是最近风大雨猛,防止驿舍坍塌,却个个执刀仗枪,盔甲护身!还将我朝几名随行的高官请到了秦王府,——怎么,这是要威胁我?”

    赫连氏一怔,舒了口气:“那么,皇兄清楚了,世廷也并不愿意跟你一块儿做那种事情,你还不住手!皇兄,我与世廷的日子好容易安宁下来,你就放过我们吧!”

    赫连允见她喋喋不休地哀求,忽的眼一厉,拎住她腕子:“让你为国和亲,到头来是为了让你过安宁日子吗?你来的那一天,就该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这话仿似雷击,让赫连氏回不过神,半晌才颤抖着:“皇兄若坚持如此,就莫怪我不顾族人亲情了!我只有把你的狼子野心告诉皇上,免得你在大宣做出什么祸事,害了我与世廷!”

    赫连允见她反咬一口,手劲儿一厉,掐得紧紧,脸上露出意思阴涔涔的笑意:“噢?好啊,去。皇帝问你为什么我这样匡扶秦王,你就将真实的原因告诉皇帝吧——”

    赫连氏脸色苍白如纸,手心冷却,额头却有热汗滚下来,只听这兄长犹不罢休,凑到自己耳畔,继续未完的威胁:“——告诉你们皇帝,秦王并不是只有一半北人血统,他从头到尾,就是如假包换的纯正北人。到时你猜——你和秦王的下场会怎样。”

    赫连氏一把将他嘴捂住:“你不要胡说!”

    赫连允见已经将她震住,甩开她的手,退后了几步,冷笑一声,拂拂袖子,带着随从,轻快离开。

    天际响雷滚过,眼看又是一场入夜后的暴雨,蓝亭在入口迟迟等不到主子,慌慌张张地进去找,只见贵嫔整个人好像被抽走了骨头一般,撑在旁边的假山上。

    蓝亭一惊,忙过去搀起了贵嫔。

    赫连氏强撑起身子,搀在婢女臂上,正要回去,周围一片光芒闪烁,由黯到明,越来越亮,渐而包围了两人。

    几名太监提着宫灯,从四周涌上来,挡住了两人去路,全是养心殿内皇帝近旁伺候的心腹。

    姚福寿站在中间,神色谨肃,声音压得低低,却厉色十足:“请贵嫔去养心殿一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