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凌迟水煮,梦回前生

第二百五十九章 凌迟水煮,梦回前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开瑶台阁,走了小半会,周围安静下来,这是一条黑黢黢的小径,云菀沁注意到不是常去慈宁宫的路,脚步稍缓了下来。

    “云美人怎么不走了,太皇太后还再着急等着呢。”那公公看出她放慢步子,提醒道。

    初夏得了云菀沁的眼色,道:“这是去慈宁宫么?怎么平日都不是走这条路?”

    公公步子一止,回过头来:“云美人也太多心了,不是说了么,慈宁宫出事了,早被禁卫给守住了,大路行不通,走小路方便。”

    或许是今晚的事情太多,云菀沁有些不安,没继续朝前走,环视了周围一圈:“小道太黑了,夜路难行,初夏,你去将齐怀恩叫过来,让他提个灯笼。”

    “是。”初夏应下,要转身。

    那小公公一听她要去叫瑶台阁的公公,脸色一变,脱口而出,阻止:“就剩几步路而已了,哪里需要去拿灯笼?!”

    瑶台阁离慈宁宫颇远,才出来一会儿,怎么就只剩几步路了?云菀沁明白了,根本不是太皇太后召见自己,眉心一拧,喝叱了一声:“好大的胆子,竟敢假传太皇太后口谕!”

    要见自己的人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云菀沁拽起初夏的手,调头离开。

    公公见穿帮了,急了,牙齿一咬,只悄悄捡起地上石头,趁两人转身,几步上前,扬起手,一下子打到初夏头上,见那婢子应声而倒,又掏出早就备好的帕子,从背后一把捂住云菀沁的口鼻,已是撕破刚才的恭敬脸色,恶气狠狠:“咱们家惠嫔果真没说错,还真是个不叫人省心的!叫你去你就去,哪里来的这么多推阻猜疑?”

    竟是蒋妤。

    云菀沁眉一蹙,嗅到一股奇异却不陌生的香味,知道是迷香,虽尽力闭住鼻口,无奈帕子上涂抹了太多,还是吸了一些进去,意识发散,开始有些模糊。

    那公公见她挣扎不休,下了狠心,再捂紧了三分力气,待女子软下来,才扛起来,藉着夜色作掩护,匆匆离开。

    初夏捱了一石头,被砸得半晕,倒在地上起不来,却隐隐约约察觉主子被人挟持走,待力气一回来,马上撑地起来,跌跌撞撞回了瑶台阁。一进天井,初夏的样子惊得瑶台阁的宫人都围拢了上来:“初夏姑娘怎么了?”

    齐怀恩见她这幅模样,也是吓了一跳:“你不是跟主子去慈宁宫了么,怎么一个人又回来了——”

    初夏气儿都没喘匀,一把捉了他腕子:“是惠嫔假冒太皇太后的口谕召咱们出去,主子这会儿被她的人不知带到了哪里,快去叫人找——”

    “蒋惠嫔?她不是还在同光宫禁足,极少出来么?怎么会有这般大的胆子!”齐怀恩一震,却又有些隐忧的猜测,那蒋妤最恨自家主子,如今趁皇上不在京城,今晚皇城又乱糟糟,生了乱子,只怕是想趁这个良机报复主子。

    齐怀恩急得一挠头,定了神,立刻吩咐几个宫人:“快,去通报慈宁宫那边!”

    聂嬷嬷急道:“完了,今儿慈宁宫那边乱得不行,都封了路,什么事都不让近前,只怕连太皇太后都见不到,这可怎么是好。”

    初夏想起什么,交代几个宫人:“沈侍卫今天在宫里值勤,你们赶紧去哨岗通知他一声。”又拉了齐怀恩,带了几个太监,去了同光宫,在大门口嚷着要面见惠嫔,并且让惠嫔叫出自家主子。

    如一路两人所料的,蒋妤被外面惊扰,只携着几名宫人出来,站在庭院里,对着门外的初夏等人讥讽道:“还真是有鬼,你们主子不见了,跑我这儿来找?我这儿可不是贩卖人口的人牙子商行,若有证据,现在就去报太皇太后来搜,若是没证据,你们再这样吵嚷就是以下犯上,别怪我叫人将你们几个狗奴才拖出去打死!”

    齐怀恩正要撸袖进去,初夏将他一扯,蒋妤便是再笨,也不会将人藏在自个儿的宫殿,这会儿没时间跟她继续纠缠,找到主子才是最重要的,她拉了齐怀恩小声道:“你注意到没?惠嫔那心腹婢女一向跟在她身边,这会儿却不在,会不会是惠嫔派了出去——跟咱们主子在一起?”

    两人再不多说,匆匆离开了同光宫,走回一半路,只见聂嬷嬷已追了过来,喘着气儿道:“慈宁宫的几面路都拦了,禁卫死活不放,说是太皇太后放过话了。奴婢们好说歹说,那些人也都不让咱们进去……”

    正在这时,男子脚步声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沈肇一脸严肃,领着几个禁卫闻讯过来了,一见初夏等人的神情,不用多问就知道人还没找到。初夏眼下只能指望着沈肇,焦道:“沈大人看如今怎办?那惠嫔这种事儿都做得出来,恐怕会对主子不利,得要尽快找到,还请您多带几个侍卫帮忙搜一下。”

    偌大的皇宫,夜色一抹黑,主使者不说,能去哪里找?光靠几个侍卫一时半会儿哪里搜得到。

    沈肇脸色一动,让几人稍安勿躁,带着人朝皇宫的西北所大步而去。

    夜幕下的崇文殿沉静而庄严,刚有人入驻的喧嚣已经退了下去。

    先随秦王进京的一批将士已经安排在了各间配殿耳房内。

    不到几个时辰便要天亮,待雄鸡一唱,天光大白,太皇太后懿旨一发,朝上的这一柄权杖,便会重回他手上。

    一年多的隐忍,并非白费。只有如此,他才能光光亮亮,堂堂正正,被人恭请着返朝掌权。

    夏侯世廷坐在案后,轻手抬指,摩挲沾了尘埃的案头。拓跋骏和施遥安见大局已定,亦是心情松弛,陪着主子站了半天。

    拓跋骏与施遥安说了会儿话,朗笑道:“三爷,我已经通知了陕西郡那边,今日的事情一定,长安那边剩下的亲兵和王府近臣都会后批赶来京城,三爷局势便更稳固。”

    “拓跋将军这么高兴,是因为五娘要来了吧。”施遥安调笑,当时三爷让拓跋骏夫妻先去北方,以刺杀赫连允威胁皇上,后来三爷北上,拓跋骏也与岳五娘也都留在北边,跟在主子身边。

    “小子,你娶了媳妇儿就知道我是个什么心情了!”拓跋骏毫无羞色。

    听得这话,夏侯世廷蓦的抬起头,顿了一顿,目光透过敞开的窗,朝北面望去。

    朝北方向,正是后宫所在地。

    施遥安知道三爷在想什么,低道:“太皇太后说得没错,娘娘……云美人如今是皇上的人,三爷和云美人关系需要避忌,三爷刚回宫主事,总不能让人议论您肖想后宫的妃嫔。暂且忍几天,等稳定了,再想法子要回不迟。”

    云美人。听了这称呼,他眉心虬蚺成藤蔓,嘴角又凝作冰,冷笑一声。

    正这时,门外传来急遽脚步和有人吵着要进来的声音,眼看崇文殿外面守夜的人拦都拦不住。

    “怎么回事?是谁敢闯殿?”拓跋骏不耐烦,出去正殿,只见几个大内侍卫模样的人往里闯,刚要走过去赶人,施遥安后脚已赶过来,看着来人一讶:“沈大人?”又大声:“快放开!是原先的京城指挥使同知沈大人!”

    拓跋骏虽未见过沈肇,却听过他为秦王开过城门,应该算是自己人,一听,也赶紧让人将沈肇请过来。

    几名随秦王进京的亲兵一松,沈肇推开众人,走到殿前廊下,抱手:“夜深打扰秦王,冒犯了,下官有要事相禀。”

    殿内,夏侯世廷的幽深眸光落至门外人身上,沈肇当时开城门是为了谁,他心知肚明,后来自甘领罚降为皇宫侍卫,只怕也是为了解她的动静,方便照顾,眼下对他态度倒也算客气:“沈大人说罢。”

    殿外,男子焦急的声音贯穿夜色,驰风而来:“云美人被不知名宫人带离瑶台阁,不见踪影,还请秦王派人手搜宫!”

    —

    云菀沁撑开沉重的眼皮,鼻子下犹有迷香的残余味道,四肢软绵绵的,四周环境阴气森森,头顶上吊着昏黄的灯盏,嘎吱晃动,身子下面是潮湿的地砖。

    目光所及处,是一格格被木头栅栏围住的囚室,窄小得一丝月光都无法射进的小天窗,和挂在墙上的镣铐枷锁。

    是牢狱,皇宫里的牢狱。

    “醒了?来人,将云美人搀过来。”女声冷冷。

    她艰难地循声望过去,是蒋妤身边的贴身婢女,不禁好笑:“你主子是个疯狗,你也疯了么。借太皇太后口谕将我挟持到这里,你们也脱不了一个死,现在,瑶台阁的人应该都在找我,你家主子便是想整我,也不必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法子。”

    那婢女笑了一笑,声音阴涔涔:“皇上不在宫里,太皇太后如今自顾不暇,今夜皇城起了乱子,正经事儿都忙不完,谁顾得上区区一个美人?就凭你瑶台阁那几只小猫小狗,等找着你时,只怕已是干尸一具。明日我家惠嫔自有说法,云美人就不用操心我家主子如何善后了。”又一弯腰,拾起手边一张薄绵帕,放进装满清水的铜盆里浸湿,又捞起来,双手一转,拧成半干。

    一个公公走到云菀沁身边,就是刚才那名小太监,将她一抗,搀起来,摁在牢中的石榻上,平躺下来。

    婢女拿着汲满了水的棉帕过去,将帕子打开,铺在她的脸上。

    濡湿帕子牢牢黏在皮肤上,密封罩住云菀沁的整张脸。她只能吐气,不能呼进空气,那帕子汲满了水,沉沉的,也吹不下来。

    “云美人可见过这种死法,”婢女悠悠说道,仿似在聊天一般,又从一堆干帕子上拿起一条,浸湿后,加盖了一层,“宫里的人叫做‘贴金纸’。将湿巾一层层盖子脸上,人只有出气儿,没进气,慢慢窒息而亡,身上不会有任何伤口,不会让人怀疑,却是最痛苦的死法……哎,奴婢也觉得这手段太狠了,可谁云美人那样害惠嫔,惠嫔恨云美人入骨呢?”

    第二条湿巾覆面,空气更稀薄,云菀沁手脚开始挣扎,却被那公公给压得紧紧。

    “再告诉云美人一件事吧,是惠嫔非让奴婢在您枉生前说的,”婢女暂时停下加盖金纸,蹲下身,在她耳边低笑,“云美人可知刚刚是谁进宫镇压郁相和群臣?咱们惠嫔打听到了,是秦王——秦王没死,回来了呢——云美人与前夫好容易重逢,却缘悭一面,天人永隔,定当是懊恼得很吧——”这也是为何自家惠嫔非要今夜动手的缘故,一来,今夜实在是大好机会,二来,秦王回来了,若今日不动手,只怕以后再难有机会。

    石榻上人听了婢女的话,身子一颤,粉拳攥紧,双膝一躬,又被公公按了下去,

    是他,他回来了。降临的死亡阴影,竟一瞬被惊喜掩盖,让她几乎忘记自己快丧生在牢狱里。

    与此同时,第三条贴上来,湿巾如毒蚁,一黏上去,就巴得紧紧,吞噬了外界的空气,刚刚的惊喜流失,她意识慢慢丧失,呼吸困难,宛如被丢上岸,被太阳活活蒸烤得快要龟裂的鱼,连挣的力气都没了。

    似是又回到重生前被二妹退下池子溺水的那一刻,一模一样的感受,呼吸不到任何空气,耳朵嗡鸣,胸口快要爆炸。还有,脑子里闪过无数次过往场景,就像走马灯一样。

    前世病亡前,她脑海也是闪过幼年、童年和少年时的记忆片段。

    好像人临死的时候才会这样,脑子里回放零散记忆。

    难道这次,真的逃不过这一劫?

    上次殉葬,几个医女哭得撕心裂肺,她却信心十足,觉得不会有事,老天爷让自己重生一次,不会让自己这么完了。

    可这一次,她竟畏怯了。重活一次,本就是捡的一份运气,是老天爷怜悯她前世过得压抑隐忍,被人夺了不少该得的,连平凡女子该享受的都没得到,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而现在,她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运气也恐怕用完了。

    三爷回来了。

    这次回来,他定会坐稳朝堂,兴许还会成为前世的那个他。

    前世,昭宗的后宫没有自己的存在,她只是归德侯府二房孙媳妇,两人关系遥不可及,完全搭不上界。

    今生,若他真登基为皇,老天爷又怎会反历史轨道,在他的后宫多加一个自己?

    那么,今日真是自己死期么——

    娇容血色褪尽,笋指因为蜷曲嵌入了掌心,手背青筋微显,几层金纸下,双眸灌满血丝……

    有个声音似乎在耳边不停轻喃,告诉她,她多活一辈子,已经赚到了,劝她放弃算了。

    她死死抗拒着那个声音。

    她想抱一抱小元宵,儿子还没叫娘……

    意识越来越昏沉,思绪渐渐如烟雾涣散,她手指一截截缓缓松开。

    哐——!

    施私刑的婢女和公公齐齐一震。

    铁门被人大力踢开,几人前后冲进来,劲风扑撞而来,婢女看清几个来人,脸如土色,软倒在地。

    “狗奴才活腻了!给小爷我等着!”齐怀恩一见石榻上的主子,恨从中来,临跑进去前,一脚踹中那公公胸骨。

    初夏身型小,抢先一步过去,掀了女子面上的几层湿巾,一试探,气息微弱,几不可察,忙道:“主子快醒醒——”

    铁靴踏过清冷牢狱地砖,靠近低矮逼仄的囚室,似是听到了里面的哭声,更加心焦火燎的急,步伐几乎凿穿石板。

    亲兵们将那婢女和那公公拎起来,退到一边,让路给主子。

    走进牢房,囚房内的画面映现在他急灼得快要烧起来的通红眼瞳仁中。

    初夏抱着怀里的女子,又掐人中,又是大喊,却叫不回她神魂。

    女子美貌如初,甚至更要妍丽,就算现下这模样,还是不掩色泽,可眼睫阖得紧紧,双颊霜雪一片,掌心肉儿有因为挣扎而掐过的痕迹。

    看得他心中宛如被叼去一团血肉。

    前几日见面,隔着车厢帘子,他心情澎湃,虽不方便告诉她自己回来了,却透过帷幔,仔细而灼热地端详她的每一寸眉眼,没一个举动,恨不能将这一年多的遗憾补偿回来。

    彼时,她虽然摔得鼻青脸肿,到底却是活生生的。

    此刻,她宛如抽走了浑身鲜活,如一樽冰冰凉凉的精致石雕。

    “没气了,主子没气了……”初夏唤不醒她,大哭起来。

    齐怀恩一呆,冲进来的亲兵亦是惊讶地窸窣起来,有几人是老人儿,知道这眼前的女子是隆昌帝如今后宫的妃嫔,却还有一个身份,——是秦王昔日的王妃。

    门口,夏侯世廷在一阵低低的哭声和喧哗中,只脸色阴冷,大步跨进,蹲下昂长身躯。在众人惊诧眼光中,只见他握住那云美人的手腕,拇指号住她脉上的一处穴位,贴下头颅。

    主子当众吮含住女子香唇,急救过气。又解开她衣襟,浑厚大掌隔着轻薄的亵。衣,贴在她柔软高。耸的胸脯左下方,适度按压。

    久病成良医,且又是上过沙场的军人,总会有一些急救手段,众人并不惊奇,只是云美人到底是后宫的女眷,主子这样也太……一群亲兵惊讶过后,都只当看不见,偏过头去。

    一番折腾下,佳人衣裳大敞,肚兜露出大半,丰隆雪丘险要跳脱出来,谁敢多瞧?非礼勿视!还不怕事后被摘了眼珠子?那是主子一人独享的盛景。

    俄顷,夏侯世廷将她打横抱起来,朝大门走去,亲兵们又慌忙让出路。

    怀里的人儿浑身凉透了,连指尖儿都像是冰得如水里捞起来,抱起一瞬间,他心头一动,将她揉得更紧,又用鹤氅将她裹得紧紧,这样或许能换回一丝热度。

    “三爷,主子怎么样了?”初夏爬起来,围过去看,哭着问。

    他并未回答,只一边走着,一边朗道:“去叫姚院判来。”

    齐怀恩二话不说,提前飞跑了出去。

    “三爷,这两人怎么处置?”有亲兵一指小太监和筛糠发抖的婢女,趁主子还未走,赶紧问道。

    前方人铁靴未停,只偏过颈,望一眼囚室墙壁上的刑具,其中一套,最显眼。

    一个铁钩上挂着一个麻绳编织的千洞大网,旁边是各种尺寸的大小匕首。

    剥光犯人衣裳,将网子套在犯人裸/体上,挤出网眼里的一坨坨肉,再用小刀,一块块地割下来。

    网眼密密麻麻,小如鸡卵,足有几千,人一时死不了,只会疼得如人生不如死,宛似人间炼狱,割去千片肉后,才会断气,俗称的千刀万剐。

    他一把声如寒铁坠入无底深井,在囚室内毫无感情地回响:“凌迟。”

    就算她此次没有事,也势必让这一群害过她的人百倍相还。

    ——

    同光宫,夜将尽。

    蒋妤悬着一颗心,一夜未睡,只拿了把椅子,坐在庭院,等着心腹鼻子回来报喜。

    破晓刚过,殿门传来急遽的叩门声,她心情一激动,赶紧让宫人拔掉门闩,却见到一群陌生将官冲进来,看打扮不是大内禁卫。

    “你们,你们是何人?后宫禁地,你们是哪里来的贼子,竟敢乱闯!来人啊,来人!”蒋妤心中不妙,退后几步,叫人去喊侍卫。

    几个魁梧兵将冲过去,刀鞘微一抽,挡开区区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宫人,绑了个瓷实,又堵住嘴,最后将蒋妤提到前面。

    一名长得有几分山野气息,身材高大彪挺的中年将官走出来,一双炯目宛如秃鹫,毫不留情地上下打量蒋妤:“咱们是太皇太后邀请进宫的,不是什么贼子。你,是同光宫的主位,惠嫔蒋氏?”

    蒋妤明白了眼前是什么人,抖索起来,答非所问:“……你们好大的胆子,凭什么这样闯到同光宫,是想造反吗?”

    “秦王今日天一亮起便上朝主政,皇宫大小事务统管于名下,”拓跋骏再不跟她打什么官腔,“蒋惠嫔假冒太皇太后口谕,公报私仇,残害妃嫔,还在产床上祸害云氏母子,险些造成一尸两命,数罪并罚,即刻押赴宫中大牢。”

    “岂有此理,”蒋妤惊叫,“这些罪名我不承认,我是后宫的妃嫔,就算处罚,也轮不到你们!便是不等皇上回来,也该由太皇太后先来审,岂容你们造次?来人,来人啊——你们这是干什么——”蒋妤心神崩溃,尖叫着欲要满院乱跑。

    吵得拓跋骏脑门发麻,不耐烦地一把将她拎过来,将她嘴巴塞了布条,叫人拖出同光宫。

    ——

    天亮了。

    贾太后歇了一整夜,舒服多了,起身后,正在端详朱顺昨儿拟好的懿旨,只见朱顺从外面慌里慌张回来,将同光宫那边的事情汇报了一遍。

    贾太后手上的云绸旨差点儿跌了。

    马氏亦一惊:“两个下人都被秦王凌迟了?”

    “嗯,正割着呢,女的割到第七百八十多刀就疼死了,那太监倒命硬,到现在还没断气儿,不过也差不多了。”朱顺揩一把汗。

    马氏倒吸一口气,又想起什么:“……惠嫔呢?”两个下人都这样,那蒋妤还能有好下场啊?

    朱顺面上更是为难:“天亮前被秦王身边的拓跋将军押去了大牢,似是投了壶——”

    贾太后和马氏一听,白了脸,投壶是宫里一个严刑的称呼,便是将皇宫庭院中收集雨水的半丈多高的青铜水壶烧热,再将犯人投进去,活活给煮死。

    “已用了刑啦?”贾太后忙问,虽说自己也不喜欢那蒋妤,这次蒋妤确实也太过分,可再怎么,后宫妃嫔也该由她亲审后再处罚,那老三招呼都不打一个,而且还用这种残暴的手段,实在有些妄为。

    朱顺皱着眉点点头,据说那蒋妤一被丢下去,连个泡儿都没鼓,只听得惨叫一声就没了声息,再等打捞上来,已是成了水煮青蛙,皮儿都没了,自己都不敢近前去看,又低声道:“那惠嫔不单这次残害云美人,听瑶台阁的初夏姑娘交代,似是生二皇子时,也被惠嫔买通嬷嬷加害过。那云美人不是生不下来,最后剖腹生子么,全是因为惠嫔让人暗中操作,初夏姑娘说,只当时惠嫔权势大,云美人没证据,只好吞了这口气。估计因为如此,秦王才更加怒极攻心……血洗了同光宫。”

    这就难怪了。

    贾太后想着小元宵也险些葬于蒋妤的手,恼怒:“这个贱妇,为了那么点儿醋,我的宝贝孙儿也要祸害!”这么一恼,也没对秦王的做法说什么了,只恨道:“罢了,罚都罚了,还能怎么办,人死不能复生。若外面有风言风语,就说是哀家同意的。”

    朱顺点头,示意知道了。

    “云美人没事吧?”马氏突然开口。

    朱顺脸色阴暗了几分:“送回瑶台阁了,姚院判去看过,到现在还没醒来。”

    贾太后脸一变:“怎么回事?”

    “据姚院判说,憋窒久了,也不知道几时能醒。”朱顺叹口气,又安慰,“不过,性命暂时无忧,太皇太后放心,有宫中这么多的巧手名医和名贵药材,迟早没事。”

    贾太后打起精神,抬头看看窗外,天际明亮,日头高升,道:“秦王呢?”

    “已到了金銮殿,臣子们也基本到场了,就等太皇太后发旨。”朱顺忙答道。

    贾太后将懿旨交予朱顺手中,挥手:“去吧,去殿上,传哀家懿旨。”

    朱顺小心翼翼地捧了旨,告退离开,朝金銮殿走去。

    贾太后望着朱顺的背影,莫名有些感叹。

    这道旨一宣发,皇宫内外,朝野上下,便尽数归那老三统管。

    比起上次的摄政,这次,才是真正的一统江山,行天子之职。

    眼下,国无君主,臣子慌乱散成一锅粥,对于想要一登高位的人,正是好机会。

    老三显然已经拉近了景阳王,昨夜又以护驾的名义,杀了最后一只拦路虎——郁文平。

    只怕,他的下一步计划,已快要来了。

    马氏见太皇太后沉思,试探:“太皇太后放纵和袒护秦王屠杀妃嫔宫人,不仅是因为太皇太后也痛恨惠嫔吧。”

    贾太后望一眼多年的身边老人儿,不语。

    马氏继续:“……更重要的是,如今秦王是顶梁柱。若没了秦王,那些臣子又得复卷而来。”顿了一顿,提醒:“可太皇太后,秦王眼下回宫,显然不仅只想摄政……”

    贾太后手一举,打断她说话:“哀家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这老三失踪了一年多,一直没音讯,刚好皇上亲征被俘,他便回来了,刚好又是臣子闹腾时,他进宫镇压,会有这么巧的事么。呵,什么跌落山谷,什么在农户家养伤,你当看戏啊?”

    马氏蓦的一惊:“如此说来,难道皇上御驾亲征和被俘,也跟秦王脱不了关系……”

    “住嘴,”贾太后声一厉,“这事儿没证据,怎么能乱说。”

    马氏忙垂首:“是。”

    贾太后虽制止了马氏,心里却活络起来。

    皇上是名正言顺的储君,秦王若想取而代之,无论如何都会遭天下人唾弃,被臣子反对,便是去年夜闯皇宫杀了太子,或是凭借武力自己上位,也平定不了人心,龙椅坐不稳,坐不长。

    与其这样,不如暂时退一步。

    这老三干脆借着闯宫这事自请离京,其后更诈死隐居一年,让皇上掉以轻心。

    待皇上御驾亲征被俘,他才亮相于朝上,这个时候,他便是众望所归。

    若是皇上迟迟不回,他再上位,便是名正言顺,得天下之信服,既铁了心要登上那高位,又哪里慌这一两年?他倒是会取舍,不焦不躁。

    这样一说,皇上被俘的事——恐怕还真是与老三脱不了干系。贾太后脊背莫名发凉。

    不过,就算将这老三的肠子识得干净,贾太后也无奈,如今朝廷上,到底只能靠他。

    不让老三上位,难道叫魏王上去么?

    更重要的是,有这份心智,不愁社稷不稳。

    当皇帝的人,谁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管得好江山,就罢了。

    细思下来,贾太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不多提这事儿,只想起什么,对着马氏道:“走,陪哀家去瑶台阁一趟,哀家想看看沁儿。”

    ——

    耳边隐约有声音飘着。

    有宫人们进出脚步声,初夏熟悉的焦急询问声,姚院判的叹息回答,甚至还有小元宵在耳边咿呀呀哭喊,似是乳娘将小元宵抱到床榻前,唤自己醒过来。

    云菀沁有些朦胧意识,偏就是醒不过来,就像是跌进了一场漫长的睡眠,被梦魇给缠住了,除了声音,四周都是雾气,裹得她辩不到方向。

    “小元宵,快叫你娘。”是初夏的声音。

    “呜……呜呜……”肉呼呼的小手儿拼命挠她的耳朵根子和头发,哭着想要吵醒她。

    她嗅到幼儿软绵绵的*气,近在咫尺,伸臂欲去抱,却捞了个空,连耳边的声音都瞬间消失了。

    虽然闭着眼,视野中却浮现出橘融的光芒,似是夜间掌的灯。

    耳畔的声音安静下来许多,再没有对话声,也没有幼儿的啼哭。

    “小元宵。”她蠕动着唇,双眸睁开一点细缝,室内的烛光照得眼前一片亮,窗户似乎敞开了缝儿,有银白月辉照进屋。

    原来真的已经是晚上了。

    头好疼——自己只是被贴金纸,为什么此刻会全身四处疼痛,虚弱不堪,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这种感觉,好像有些似曾相识?就像是——病入膏肓的垂死病人?

    不过,醒了就好了。

    她轻轻喘息几口,睁开眼,正要叫初夏和齐怀恩,再让乳娘将小元宵抱过来,床头,飘来男子的声音,淡淡:“你醒了。”一具身影从圆墩上站起身,背手踱近,站在榻边。

    她怔然望住他。

    面前男子明明是她最熟悉的那个人,似是又成熟了几岁,可明明只分开不到两年,此刻大氅内着玄黑九龙五爪勾金云锦袍,脸上虽有几分惊喜,可目光里,怜悯和同情居多。人虽醒了,脸色却更加苍白,好像所有力气都在那场告御状里用竭了。姚光耀既都说没救了,肯定再没机会,他知道她现在只是回光返照,心中动容,再想起这榻上的娇人儿在相国寺的举动作派,更有些惋惜,语气稍微柔和了点:“要不要朕给少夫人拿杯水。”

    门口,齐怀恩叩门两声,窜进头来:“皇上,不早了,什么时候回宫啊?归德侯府的邢老太太又派人催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