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嗣王驯悍,天伦之乐

第二百六十八章 嗣王驯悍,天伦之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沂嗣王见少女力气比一般弱质女流要大,察觉得到她是有些武艺的。

    难道是什么将门家中的女孩子?

    他眉一紧,摁住了她手脚,咻的一下撸起她袖子,掐准手臂上穴位。

    沈子菱感觉小臂一冰,浑身窜起一股酸麻,一惊,加重力气,手臂都抬不起来了,骂道:“你当就你会点穴吗,姑奶奶不会吗?快放我下来?”

    一个女孩子家,开口骂人,闭口姑奶奶。沂嗣王一张温雅脸庞绿了,语气厌恶:“那你是哪家的姑奶奶啊?”

    “你管呢?——快,快放我下来!“沈子菱手脚动弹不得,嘴却还能动,狠狠一口咬上沂嗣王的肩头,毫不留情。

    好个难巡的野猫,就是北边这样的女子也不多。沂嗣王疼得冷汗一炸,眉一皱,忍住把肩上少女丢出去的念头,冷笑:“不想说,是不是?”几步走到马车边,打了帘子,扔进去。

    “你想干什么!”沈子菱被丢到毯子上,骨头都快摔散架了。

    “告诉本王,你是哪家门户的?”门外男子问第二次。

    “关你什么事!”沈子菱哪里知道这男人怎么小气,当场就要对自己进行报复打击,今儿这事儿可不能被祖父知道,祖父对自己再宽松,见自己辱骂沂嗣王,也得狠狠责罚自己,当然死活不报家门。

    沂嗣王冷哼一声,再不说什么,回过头朝嗣王府的马夫吩咐:“送这位小姐回家,她若不说家中地址,就满京城每家每户地叩门问,直到找到她府上为止!”

    好阴毒的男人!沈子菱目瞪口呆,见马夫甩鞭要走,嚷道:“你堂堂沂嗣王就是这样欺负人吗?”

    “现在就是堂堂沂嗣王?刚刚不才说是靠裙带关系的小人吗。”沂嗣王挥挥手,示意马夫不用理会。

    “是,嗣王!”马夫遵令,驱使着车身一颠,却听厢内传来女子扯着喉咙的尖叫:“来人!沂嗣王拐带良家妇女了!堂堂的沂嗣王是个拐子!尽拐邺京的良家妇女,每次来京时乡亲父老们赶紧把自家妻女收好啊!快来打拐子啊!”

    马夫失色,忙将车子刹住,背上冷汗飞流直下,自家嗣王看似温文尔雅,骨子里却狠戾,这些年在北边成日与沙场作伴,与尸骨为伍,跟许多武将一样是杀人不眨眼的,便是刚才连自家表妹,说掌掴就掌掴,——这小姑娘家,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你真打算这么喊下去?”果然,沂嗣王还没遇到过这种悍妇,脸色宛如在冰里滚了一圈。

    “你敢满京城敲锣打鼓地送我回家,我就敢沿路糟蹋你名声!咱们来个玉石俱焚,谁的脸都别想要!”沈子菱瞪大一双眸子,就跟竖起爪子的猫儿。

    马夫几乎不敢看自己主子,半晌,轻微咯噔一声响,一抬头,只见沂嗣王神色如铁,眸内狠意毕现,手一滑,拔出腰际缀着宝石的佩刀,直指车厢内的女子。

    沈子菱白了脸:“你疯了么,这是在京城,杀人要填命的,可不是在你前线的沙场上——慢着……你要杀也得解了我的穴,咱们好好较量,这样算什么好汉——”

    佩刀的刀鞘却并没松脱,半空中直送前方,不轻不重,代替手指,点了少女手腕一处。

    沈子菱闷哼一声,四肢一松,顿跳了起来,只见车厢外男子对着自己满满鄙夷:“当多大的胆子,刀还没脱鞘,就把你吓得……你这种小悍妇,给你解穴嫌脏了本王的手,回去还得洗刀子。想跟本王较量?别说本王没提醒你,小丫头会些花拳绣腿,被周围人宠着哄着,就自以为就牛上了天,真正遇着厉害的,哭都来不及了。你这种人,幸亏是个女人,若是男子,上了战场,还没举刀,恐怕就被蒙奴人给吓尿。”

    沈子菱被说得面红耳赤:“胡说!”说罢身子一腾,双臂抵在车厢两侧,绣鞋一抬,伴着一阵香风,一记前踢正朝沂嗣王的额门。

    男子身体迅速往后一倾,钢掌一挡,堪堪握住她翡翠绿的鹦哥咀绣靴,捏得沈子菱动不得,见她青了脸,方才一松,借力将她整个人往后一推。

    沈子菱喘了几口,狠狠扒开帘子,呸他一口:“不是我打不过你,是位置小,我施展不开!”说罢,一把推开他,跳下车子。

    沂嗣王摸了摸面上的香唾,冷嗤一声,却神清气爽,上了车子。

    马夫有些担心:“嗣王,能够进出皇宫的恐怕不是一般人家的闺女啊,您这么羞辱这小妮子,怕会不会——”

    “本王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正因为看见她是刚从皇宫出来的,才留了点情面。怕什么?不是皇上的女儿,本王都惹得起。”沂嗣王皱眉,下令,“回府。”

    却说冬儿刚见小姐被沂嗣王扛大米似的扛走,想要去喊人救,却自知是自家小姐挑衅在前,生怕闹大了,正在原地急着打转,见沈子菱回来,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问,却见小姐一边走着,一边揉着手腕,鼻头和眼睛都是红的。

    哎呀,不会是被沂嗣王打哭了吧?这个沂嗣王,再怎么也是个女孩子家,不至于出手伤人啊!

    冬儿急了:“小姐,沂嗣王打你了?!打哪里了?受伤了吗?给奴婢看看……是不是很疼啊——”

    一拳打在了心上!比打在肉上还疼。沈子菱摇头,将刚才的事儿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又忿忿:“冬儿,我真是个悍妇,是个绣花枕头,遇着厉害人,只有被吓尿的份吗?

    冬儿见小姐没挨揍,悬着的心放下来,再一听,赶紧为小姐挽回自尊:“沂嗣王满嘴喷粪的话您也信啊!?他说给小姐解穴脏了手,还不是扛了小姐半天!”

    这一听,沈子菱脸色更就是发紫。

    冬儿自知越劝越错,噤声,又嘀咕:“亏得小姐从小就将那沂嗣王认作偶像,在府上收集的兵器和马匹都与沂嗣王一模一样,凡是沂嗣王在北边的大小战役邸报,还叫奴婢抄回来保存,反复研究……原来这人是这种样子,先是进献表妹,又对着小姐动粗,哎,看来还是不要跟敬仰的偶像见的好,距离产生美感——”

    也不怪小姐今天一听说沂嗣王的事儿,反应这么过激,要知道自己个儿偶像做的事与想象完全不一样,是个人都会失望。

    “够了,别说了!”沈子菱打断,脸又涨得通红,“这事儿从今以后,不要再提了!”

    只当自己瞎了眼,从小到大竟将这人当成了楷模,想他作为溧阳王唯一的儿子,放弃京城富贵安定的生活,宁愿去驻守北方,与蒙奴抗战,一定是个做事光堂,不慑权贵,与其他臣子不一样的铁铮铮男子。

    近年他常常来京,她还有些惊喜,总想着跟大哥说一声,看能不能寻个机会亲眼看看他。

    没想到,今日一见,梦都碎了,完全跟自己想象的不是一个人,做些靠女色求荣华的事,还用尖酸刻薄的话来羞辱自己!

    祖父和哥哥从来只会鼓励自己,沁儿对自己的武艺每次也是赞赏,这个男人——眼珠子被鹰叼了!

    狂傲自大,没有风度!

    讽刺他一句半句,他几倍相还!这还算是男人?

    罢了!回去就重新换了坐骑和兵器,连那些摘抄的邸报都一把火统统烧了!

    沈子菱火大,朝自家马车走去。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夏侯世廷左等右等,等不到人来,朱笔一搁:“今天的轿辇怎么这么慢?”

    语气虽然平缓,可齐怀恩哪里看不出皇上的火急火燎,这几日因为蒙奴提出交换人质的事,皇上大半时辰都耗在朝上和书房,今天难得事情收官,连晚上都等不到,沂嗣王刚一走,就要召皇贵妃过来,笑道:“刚刚奴才过去时,信阳伯夫人岳氏和沈将军家的二姑娘都在,估计皇贵妃耽搁了些,皇上别急,马上就来了。”

    夏侯世廷眉宇一拧,有些不满,早不来晚不来,偏这个时候进宫,可到底再没谁说什么了。

    又等了小半时辰,人依旧还没来。

    齐怀恩见皇上脸色堪虞,连折子都批得有些心浮气躁了,也有些慌了,正要亲自再去催请,殿门一开,黄门一声禀报,这才放下心,笑着对来人道:“娘娘怎么才来。”

    云菀沁牵着小元宵,小臂上挽着个食盒走进来:“刚去皇子所接蜀王了,今天给皇上带的点心也做得繁复,才耽搁了。”小元宵因大些,近年已赐了殿,住进皇子所。

    齐怀恩一看皇上的眼色,马上退了出去。

    夏侯世廷见她过来,心情一舒爽,今日天气有些暖,她秀发绾了个半斜的倾髻,全无一点点缀,披着个绣鸾鸟纹小云肩,里头是烟紫色南绸襦裙,浅露半弧胭脂色抹胸,私下打扮哪里像是皇贵妃,明明就是个秀艳绝伦的少女。

    浑身香馨极好闻,也不知道又是调配的什么香。

    他推开黄卷,再一看她旁边的小不点,淡道:“不是叫你一个人来吗,怎么把勋儿也带来了?这个时辰,应该午睡吧。”难得跟她独处一下,不情愿这小子在旁边当灯照着,暗示送回去。

    云菀沁将食盒摆放御书案上,并没接受他的暗示,恬笑:“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午睡呢,起来了。三爷这几天辛苦,都没见小元宵了,顺便带来见见。”又摸摸儿子的头:“去给父皇问安。”又打开食盒,拿出里面的点心,全是些地方小吃,杭州府的雪媚娘,西湖藕粉,猫耳朵,小笼包,陕西郡的柿子饼,镜糕,云南郡的螺旋团子,核桃丸子,藕脯,牦牛肉蛋卷儿……每样小吃各一小碟,粉粉糯糯,白的黄的,一碟碟堆了满桌。

    快满四岁的小元宵生得粉嘟嘟,一身紫金皇子锦袍和虎头靴,神采奕奕,龙行虎步地上去,掀开袍子,跪下来,奶声奶气地认真道:“给父皇请安,父皇辛苦了。”

    夏侯世廷却笑得有些僵硬,悄悄睨一眼儿子身边的人,几天没见的又何止儿子,道:“勋儿起身。”

    小元宵闻到香气,小脑袋一抬,随意指了指御书案上的一盘糕点,一双大眼熠熠生辉:“父皇,那是什么?”

    嘴馋了还明知故问。这小子,鬼精得很。夏侯世廷只得将儿子抱起来,夹了一块龙须酥给他。

    小元宵坐在父皇的膝盖上,双手捧着糕,小鼹鼠似的放在嘴巴前吃着,吃完一个,又去找自己喜欢的,一会儿工夫,吃得满嘴糖粉,长了白胡子一样。

    云菀沁坐在旁边,将食盒里一把壶拎出来,倒了盏花茶,一边品,一边给儿子擦擦嘴,不催也不赶。

    夏侯世廷见这么吃下去,也不知耗多久,看小元宵又插了一块蛋卷时,坚决按住:“多吃无益。”

    “这个明明才吃两块。”小元宵做了个剪刀手,急着申明,岁数一大,语言增进不少,小嘴伶俐得很,脑子也清楚。

    “其他的吃了很多了!快到晚膳时辰了,零食吃多了,乳娘喂正餐时吃不下。”他自己还没吃,饿了好几日,也只得狠心掐断儿子的食物,又给身畔女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小元宵送到乳娘那儿去。

    以前父皇只怕自己挑食厌食,从来不会阻止自己吃东西,要什么也都叫宫里人去准备,大多事儿都顺着自己,今天却好奇怪。小元宵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望向娘求救,知道娘不管说什么,父皇都是答应的。

    “前阵子换季,小元宵厌食,几日没好生吃,瘦了很多,难得今天胃口开了,这才吃了一点而已。”云菀沁似是没注意男子的第二次暗示,义不容辞地站在了儿子这一方。

    小元宵望向座上的人,父皇今天竟然没有马上附和娘的话,还莫名其妙垮了脸,语气十分霸道*:“朕说不能吃就不能吃了,要吃回皇子所,重新弄几道,何必在这儿吃!”

    小元宵呆住,又明白了,父皇一定是嫌自己抢了他的吃食,父皇真是太小气了。

    云菀沁见他不高兴了,怕吓着儿子,掏出帕子倾身过去,给男子怀里的儿子揩揩小嘴巴:“算了,那小元宵就跟乳娘回去吧。”

    这一俯身,女子衣襟一陷,抹胸愈发显露人眼,体香幽幽,他情不自禁手一抬,绕过小元宵,滑到她腰下,轻轻一拍,三分撩拨,七分褒奖她终于答应送走这碍事儿的小子。

    没料巴掌重了一点,“啪”一声,在安静的御书房清脆悦耳,很清晰。

    小元宵耳朵和眼睛都尖,一眼看到父皇的小举动,白玉一般的团子小脸有些惶恐:“是不是母妃不听话,父皇才打母妃屁股。”

    云菀沁脸色一讪,却见他朗笑起来,语气邪邪:“是啊,你母妃不听话,勋儿快回去,父皇要好生教训一下你母妃。”

    再说下去,只怕连儿子都教坏了,云菀沁瞪他一眼,抱起儿子,送到门口,正要交给乳娘,小元宵却还心有余悸,拽住娘亲的衣领子,忧心忡忡地嘟嚷:“娘跟勋儿一起走,父皇今天很坏的……”

    云菀沁安慰:“父皇那是开玩笑的,不会真的教训娘。”

    小元宵半信半疑,可刚刚父皇明明就满脸通红、鼻息很粗地打了娘屁股一下,这不是生气是什么呢,想半天,郑重告诫:“那父皇要是又打娘的屁股,娘就赶紧来找我哈。”

    乳娘一听,脸色飞起一片红霞,只当没听见,将大皇子一抱,福了身,匆匆离开。

    云菀沁回了书房,只见御书案上男子神情轻松:“那小子终于走了。”

    “三爷险些吓着小元宵了,都把你当成坏蛋了。”云菀沁有些不满,走到书案前收拾满桌子茶点,又拿出个盛汤的瓷壶,一揭开,热气直冒,舀了一小碗,递给他,刚他只顾着陪小元宵吃,还机会下筷。

    “男孩哪里有那么金贵,随便说个话都能吓着,还能成什么器候。”他一点无所谓,接过汤水。

    她知道,随着小元宵年龄的越大,他开始十分注意儿子的教育,不再事事宠着溺着,在某些方面甚至有些糙着养,正想着,夏侯世廷已经喝了几口汤,放下碗,将她皓腕一拉,拽入怀里,低道:“翰林院大学士冯曼殊德才兼备,教过三朝皇子,民间有名望的学子和鸿儒有不少是他门生,可谓难得的人才。朕挑中了他,准备近期就开始让勋儿进内书馆,由冯学士给他正式开蒙,你看怎样。”

    既然是他亲自挑选的,肯定是最好的了。云菀沁也听过那冯学士的大名,没什么反对意见,只眼波一转:“听说冯大人在学业上非常严格,就怕小元宵这么早开蒙,再加上遇着个严师,会吃不消。”

    “再过几月就四岁了,这个年龄开蒙正好,不早。朕的儿子,朕也信得过。”他贴她耳边,“早点做出些成绩,再过两年,便正好册位。”

    她自然明白他说的册位是什么位置:“再过两年,小元宵也不过六七岁,册储君会不会太早?就怕朝上有人说。”

    “朕如今就这么一个儿子,就算今后还有弟妹,他也是长子,储位迟早都是他的,谁敢说什么。”他鼻息一烈。

    她顺着他的话,眸中清滟一闪:“就因为今后可能还有弟弟,皇上不用选选么?这么早立下来,可就不能变卦了。”

    他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手劲一收,捏紧她如柳的软腰:“纵是有弟弟,也都是一个人肚子里出来的。”

    她眉睫一闪:“是吗,不过听说后宫马上要进人了啊。”

    他本准备今晚过去福清宫跟她说一声,见她已经听到风声了,也不多瞒,勾起她下巴:“吃醋了?那朕找个由头,推了沂嗣王好不好。”

    她知道他要么不说,这话一出,若自己点头,他一定会做。

    只这一句话,她还有什么不安心?

    云菀沁拿起调羹,舀了一勺汤汁,喂他嘴里:“沂嗣王是一等一的功臣,如今朝政初定,社稷还不稳,怎么好伤了君臣关系。再说了,如今只是把那名女眷送到慈宁宫陪伴太皇太后,又没定名分。”

    “那为什么朕听着有些口是心非?”他喝了一口,轻拨开调羹。

    “口是心非怎么了?”云菀沁眼儿一斜,倒也不否认,“朝廷不也是喜欢嘴巴一套,实则又一套么?”

    他气笑,目光沉沉敛敛:“你要是个男身,在朝为官,绝对是个刁臣,朕一定得想法子弄死你。”正说着,只觉周身有些热,鼻翼和脊背甚至还渗出些汗,不禁心头一动,目光望向案上的汤,攒眉:“今天送的什么汤水?”

    “怎么了?还不是福清宫厨房提前熬制的汤水,”云菀沁顺着他奇异的眼神将汤拿过来,要调羹一搅,冒出几个黑乎乎的东西,顿时明白了,前些日子,拓跋骏夫妇回了高家村一趟,顺便在龙鼎山上打了一回猎,重新过了把农户的瘾,猎回了几头鹿,岳五娘回来后,将鹿肉叫人腌晒成山珍,当成礼物送进了福清宫,又特意包扎几条鹿鞭,偷偷塞给云菀沁。

    她想着他近来忙不停,这鹿鞭对肾虚劳损,腰膝酸痛有效,便叫人放在厨房,日后等他来了再熬汤,没想到今天厨房的人将这东西丢进去了。

    今儿天气本就有几分燥,加上几口鹿鞭汤下肚,气血早就腾腾升了起来,这会儿见他热得厉害,她忙给他扇风,又给他解了领口:“还热不热?”

    他将她在膝上抱紧了,低低:“光是扇风解不了这热。”

    她鼻尖一烫,不知是不是贴得太紧,自己浑身也有些热了。这鹿鞭的厉害,她也不是不知道,原先在娘家,云玄昶毕竟年纪不算小了,那三名瘦马馆的妾室又年轻,怕驾驭不住,便叫莫开来备了些鹿鞭酒窖藏着,她鼻子灵得很,每次一进厨房,便能闻着那味儿。

    男人鼻尖上的汗水,俊腮涨得一片赤,喝过酒一样,身躯朝前,将她如柔韧的芦苇强行压折,迫她靠在背后的书案边。

    她虽觉得在御书房有些羞耻,却深深感受到来自前方的压力,知道回绝不了,映满酡红的雪肤上,眸子盈盈如鹿,有些紧张,忙先推搡了一下他,提醒:“那个……戴不戴。”

    声音软糯磁滑,让他背后的热汗又滚了不少出来。

    “勋儿这么大了,朕前日问过姚院判,说是时日差不多了。”他全无一点犹豫,将她双手一捉,举起来,以便腾出位置,让昂魁身躯与她贴得更近,浓黏滚热的呼吸几乎叫她意识昏迷,化作一滩春潮:“再给朕生个公主。”

    她知道他一直想要个女儿,之前他明知道端姐儿非他所出,却并无不好,除了是因为看在燕王的面子,也是因为对小女孩的怜惜,那日嫉妒燕王有女儿的语酸溜溜语气,也还历历在耳。

    如今一看,简直是思女成狂。

    襦裙下面一件件衣料的剥离,直到最后一件遮羞的撕扯,她惊呼一声,整个人悬空而起,被他托住腰下,抱起来丢在书案上。

    玉体横陈在天下大事之间,何等蛊惑人心。

    龙袍翻飞,大手将案上的军务、奏折及邸报哗啦啦统统推到一边。

    御书房内颠龙倒凤,看上去,实在是昏君做的事……

    可他管不得了,有她在,随时随地是他的欢场。

    太皇太后今年寿宴到了,这表示,正宴过后,被满城名媛期盼的撷乐宴也到了。

    除了条件符合的世家男女,这次沂嗣王因在邺京,又因为长年在外戌边,还没娶正室,婚姻问题成了皇家重视的,也顺理成章的了太皇太后的邀请,一道去御花园撷乐宴,看看有没合眼缘又合适的婚配。

    这次的寿宴自然是云菀沁操持,样样精心无比,亲自下到各个准备寿宴的岗位去定时查看食材、用具。

    宴前的头两天,她去了慈宁宫,将宴上的安排单子一一给贾太后过目。

    贾太后不无满意,什么都让她放手去做,只瞥了眼儿撷乐宴上的宾客安排,见着沂嗣王的名,眼神一动,瞄向她:“说起来,沂嗣王那表妹在慈宁宫住了好些日子了。”

    云菀沁知道贾太后是怕自己委屈吃醋,只恭声:“不知太皇太后对那女孩儿印象怎样?”

    贾太后自然也知道沂嗣王送表妹到慈宁宫,并不是只为了给自己进献个侍女,终极目的是为了将那女子送进后宫,此刻见云菀沁云淡风轻,知道她并不放在心上,心里对她更满意了几分,道:“这个女孩,别的倒没什么,就是贵在会不少稀奇玩意儿,别说宫里闻所未闻,就连咱们大宣都是极少的,可能都是跟着沂嗣王,在北方那边学来的吧。说来你不信,倒跟原先的永嘉差不多,哎,难怪都是出自溧阳王府的女孩,不过,那永嘉,在宫里仗着先帝爷和那么点儿小本事,特立独行,眼高于顶,连公主都不放眼里,最后得来这么个下场,这个女孩子,性子可比永嘉谦逊温顺多了。”

    云菀沁但笑不语,只一边听着,一边点头。

    那人既然跟在沂嗣王身边,变身份回京,就注定早不是以前的永嘉郡主了。

    除了性情再不能像昔日一样骄矜如孔雀,相貌当然是第一位需要改变的。

    虽然不知道她换了怎样一副皮囊,可既然连太皇太后都完全辩不出,想必,一定是变得连爹妈都不认识。

    天下的奇人异士,名医圣手,多得很,依沂嗣王在江北驻地的权势财力,寻个为她弄掉刺青、改换容貌的,也算不上登天难事。

    “不知沂嗣王家那女孩儿闺名是什么。”云菀沁捧起瓷杯,呡一口香茶。

    “溧阳王王妃姓唐,”贾太后道,“那女孩,闺名无忧。”

    古话,萱草令人无忧。

    故,萱又称忘忧草,或者无忧草。永嘉郡主夏侯萱,这名字,改得好啊。是从此但求无忧了?

    她眉眼未动,话题一转,又跟贾太后聊了些寿宴的事。

    贾太后本来对老三即位心里还有些疙瘩,如今看来,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如百姓家中的夫妻一般,前朝振兴,后宫安宁,也没什么不好,便是宁熙帝那会儿的光景都赶不上,那时女眷只将后宫当成战场,压根不像面前女子一样,当成家一样去真心实意地打理。

    只想着世谆的事,贾太后终归有些叹息。

    云菀沁也猜出她心意,安慰了一番,陪着说了会话,直到夜色降临,才告辞。

    刚走出太皇太后的寝殿,配殿的廊下,一道身影一闪,好像见人出来了,背过身,朝走廊尽头走去。

    虽虽只一瞬,她却看得清楚。

    拐角处,身穿鹅黄色宫裙的纤细身影窈窕,秀腕上的啷当玉镯碰撞清脆凌冽,在夜色中既悦耳,又张扬,好像是一种无形的挑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