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云家鸡飞狗跳的乡下生活(一)

云家鸡飞狗跳的乡下生活(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车嘎吱嘎吱沿着乡间阡陌,抵达泰州秀水村的祖宅时,童氏跟云老大、黄四姑带着一群儿女,正在门口等着。

    因为都知道是京城回来的官老爷,还引来了村民在不远处偷偷观望,个个却都有几分惊讶。

    寒门学子,攀攀爬爬,考取功名多不容易,更不提还从兵部一个小官爬到了一部之长的位置,对于庄户人家的子弟来说,简直是祖坟冒了青烟,更不提云老二在京里老婆生的女儿还进了后宫。

    好容易混到这个田地,眼下应该是正要大展拳脚、收获果实的黄金年龄,却放弃京中的荣华富贵,打道回府,怎么会甘心?

    回乡就算了,至少也该住在泰州的镇子上,没料搬回了村子里。

    听童老太太说,这云老二是因为生了病,才奉旨请上罢官,眼下一看这架势……村民们啧啧,暗中猜测,若是正儿八经地主动请辞,怎么会像老鼠过街似地回来?只怕是官场上犯了什么忌讳,被上级削了官,那童老妪嫌丢丑,才说是儿子主动罢官吧。

    马车里,窗外飞来一阵阵的蜚短流长,长途跋涉,疲累不堪的云玄昶听得胸中气结。

    自己本该在官场是被下属们逢迎,被上级器重,哪里会料到锦绣前程功亏一篑,被迫回乡,还被一群乡野愚夫蠢妇们跟在背后闲言碎语?

    云玄昶气得腹下胀痛,旧疾隐隐犯了,用手捂住,窗外的议论却仍旧不留情地飘进来。

    “这云家的老二不是在京城的兵部当过大官么,俺还当衣锦还乡,应该多气派呢,怎么连个僮仆都没有,太寒碜了。咱们村里往年当官的老爷回乡后,基本都是在镇上买个宅子,再招揽些僮仆,每日前呼后拥,斗鸡走马,不知道过得过滋润呢。”

    “听说府邸和产业大半留给了京城的儿子了,就是在京城娶的商家老婆生下的儿子。”

    “哟,他能愿意?”有人吃惊。

    “啧啧,这云老二在京城的宅院家产有大半只怕是那老婆娘家的,何况那可是给自己儿子,又不是给别人。”有人笑道。

    末尾一句话“是给自己儿子”飘进云玄昶耳里,脸色微微一紫,心头宛如剜了块肉般疼,却止不住外面的人继续窸窣。

    “再甭喊什么老二了,人家可是官老爷呢!仔细将你拿进大牢去!”

    “什么老官爷,都已卸了官职,跟咱们一样,不过是个平头百姓!”

    马车朝家门逼近,渐渐抛下了村民的声音,云玄昶心情平静了一些,看一眼前方不远处的祖宅,还是自己升侍郎时给家里捐修的,在秀水村中算是比较气派宽敞的,如今旁边多了一间新修的屋子,——正是自己今后的居所。

    在京城时,他就通知了兄长和娘自己要回乡的事,说是要回祖宅住,让兄长找工匠在祖宅旁边提前加盖一间,中间打通个小门,算是一家人住在了一起。

    本来那贱人这些年有些本事,攒了不少油水,拿过来,重新在泰州置办产业也不错,谁想一问,都赔给了高利贷。到头来,回个乡,只落到租赁马车和下人的盘缠。

    这些年的攀爬,全都打了水漂,打回原形。

    想着,云玄昶目色一暗,眼光飘到车子一角的妇人身上,更可气的是,还带着个看了呕血的累赘。

    只恨不得将这不干不净的贱妇掐死得好,却又不甘心这么便宜了她。加上宫里那两名贵人都是恨自己入骨的,又知道白雪惠的好事儿,白雪惠若是突然暴亡,只怕那两人抓到把柄,会请上叫人盘查。

    思前想后,云玄昶将人带回了泰州,一路却因克制不住的心怒,非打即骂,路才走了一半,白雪惠身上头上没一块完整好皮。

    虽天气不冷,白雪惠却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裹得紧紧,颈子和大半张脸都遮得严实,被丈夫厉目一看,受了惊吓,身子往后一缩,露出半边脖子的瘀伤,伤痕新新旧旧,层叠覆盖,似是旧的还没好又添了新伤。

    云玄昶目光再往她腹部上瞄去,更是牙齿一咬,浑身力气却宛如抽干,颓乏无力,别的倒也罢了,难道自己这辈子真的无子送终,只能注定为别人养儿子?这贱妇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就算了,便是连锦重也——

    说来道去,全天下的女人都是贱人!

    他握紧拳,见白雪惠躲缩到角落,心烦意燥,一巴掌掴过去,闷声低吼:“到家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跟这孽种!”

    回乡的路上,他就亲自购了打抬药,灌她吃下,没想到这孽胎顽强得很,白雪惠翻来覆去疼了好几宿,硬是没打掉。

    看来安定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得先去再找打胎药。

    此刻,白雪惠挨了一巴掌,只怕男子要继续动手,护住自己,哭起来:“老爷别打了——”

    马车停下来,云玄昶也不愿意叫人看自己的笑话,闷闷喝叱:“别哭了!若叫娘和我大哥他们知道你做出这种丑事,还怀了孽胎,我叫你好看!”白雪惠忙汲了眼泪,擦了把脸,又戴上了帷帽。

    祖宅门口,童氏见老二两口子回来,带着云老大和黄四姑迎上去,见二儿子比上次在京城见到消瘦不少,两个脸颊凹陷下去,一看就知道确实身子不好,拖住他手,唉声叹息,嘘寒问暖了几句,安慰:“算了,算了,功名利禄是要紧,可也抵不过一家人整整齐齐在一块儿,回来了也好,皇上准你回来养病,说明还是很体恤你的……”

    这番安慰听得云玄昶更觉憋屈悲凉。

    黄四姑目光瞟到了二叔身边的妇人身上,尖尖小脸苍白,多时没见,愈发的纤瘦,仍是一副城里夫人的斯文模子,是乡下的村妇比不了的,一下车自家云老大就看得目不转睛,心内嗤了一声。

    打量着半会儿,黄四姑目光却一定,乡野的风很烈,一吹过来,刮起白氏头上的半边帷帽,白净的下颌肌肤上印着几道触目惊心的鲜红。

    黄四姑一看那伤痕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再注意到白氏失魂落魄的眼神,明白了,顿时有些得意,装什么金贵的城里夫人,还不是跟乡下女人一样被丈夫当畜牲一般的揍,却又有些惊讶,上次跟婆婆在京城做客时,这弟妹犯了那样大的错,也不过被二叔关在了家里。

    都隔了一两年了,应该再不是为了那事儿,那能是为什么被二叔这么毒打?瞧白氏那颈上的紫红淤痕,全是往死里掐。

    黄四姑心下狐疑,也没多想,只笑道:“这乡下地方可不像你们城里,没那么多讲究,今后弟妹出门也不用戴什么帷帽。”白雪惠条件反射将帷帽一扯,低下头,生怕黄四姑看见了自己的伤势,惹了云玄昶的怒。黄四姑快活得很,往日自己在京城受够了这弟妹的气,从今往后,她还能摆什么官夫人架子,只能看自己脸色过活儿了,想着,瞥一眼身边的丈夫。

    云老大得了老婆的一记眼色,虽这种时候提这个,有些不大好,仍是望住弟弟,迟疑了一下,开了口:“阿昶回来就好,那边新葺的屋子已经好了,你跟弟妹马上便能搬进去,肯定是比不上你京城的宅院,但该添的用具都添了,前儿你嫂子也去里外拾掇干净了,要是还有什么缺的,你再跟俺说,俺去镇子时,再顺便跟你带……说起来,泰州虽小,可如今这物价涨得也是快啊,若是需要什么大件,可能还需要等等,毕竟,前些日子盖新屋时,已耗了不少银两。”

    云玄昶一听就明白大哥的意思,这是找自己要修新屋的银子,自己当官时,没少接济泰州乡下的童氏,云老大自然也受了惠。

    大哥家里一家七口的祖宅,都是自己出钱修缮加宽的,云家赖以为生的几处庄稼和果园本来是租附近地主的,每年缴租子都喘不过气,哪里还有什么富余,刚刚能糊口,后来是他出银子买下来,成了云老大一家的私田,生活方才好多了。

    如今,他没找兄嫂要银子,云老大反倒找他伸手要盖新房子的钱,果真是亲兄弟明算账啊,原先自己风光时,云老大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现在见自己落魄了,就开始拿起兄长的架子了。

    再看一眼云老大身边的黄四姑,不消说,夫妻两人早就合计好了。

    云玄昶赌气般道:“稍后我就将盖屋子和添置日常用具的银子给大哥。”就这么个乡间屋子,能要多少钱,自己的积蓄还算能应付。

    云老大吁了口气,一双眼睛却仍是有些为难地盯住弟弟。

    云玄昶脸色微微一垮,可今后同一屋檐下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能第一天回家就坏了关系,语气尽量客气:“大哥还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云老大看一眼老婆,吞吐,“只是咱们家中每月用度有限,弟弟和弟妹这么一来,家中便多了两双筷子,本来也没什么,只如今吃穿样样都是钱,你四个侄子都大了,老大明年就要娶媳妇了,到时一大笔彩礼跑不掉,茂哥儿快上学堂了,束脩也得不少,便是连竹姐儿也到了快成亲的年龄,嫁妆总得提前先备一些把,……你们两口子住下来,一个月两个月俺还负担得起,时日久了,只怕……”

    这是找自己要今后的生活费!云玄昶气不打一处,本来回乡就憋了一肚子气,没料还被吸血鬼给黏住了。童氏也觉得这样太没兄弟情分了,轻轻拉了拉长子的袖子,低低道:“你弟弟才刚回来,这些话迟点儿说。你弟弟原先不也接济过你们嘛,这祖宅还是他出钱翻新的哩,没有他,你们也没自个儿的庄稼地,多添两双筷子又能用多少钱?……”

    “婆婆啊,也不怪俺家老大说话直,原来是原来,现在是现在啊,您别说咱们势利,银子的事儿是个最实际的,家里这么多张口,一张就要吃,马虎不得,说来,娘的风湿近来也犯得厉害,每月贴膏药的银子都不少。”黄四姑嘀咕着,“现在将银子分清楚了,也省得以后为这个吵闹。”难不成还想自己夫妻养二叔两口子?想得美,一毛钱都别想,尤其是这狐狸精一般的弟妹,在城里拿架子,到了乡下,还准备当自己是金枝玉叶,饭来张口!?

    童氏这么一听,也不好再说什么。

    云玄昶气得小腹愈发疼,若不是为省开销,哪愿意非要跟兄嫂挤在一堆受这个气?

    府宅和许氏的陪嫁全留在京城,就连许氏陪嫁店铺赚的银子也在银号被冻结了,不消说,又是那两个冤家女儿暗中施手,幸亏这些年好歹私下攒了俸禄,才不至于身无分文,可又哪里够在泰州镇子上生活花销,于是,他便遣散了随从,住回祖宅,打算日常花销蹭蹭大哥家,再拿积蓄去置办些小产业,谁料又摊上了兄嫂翻脸不认人,如意算盘完全落空。

    云玄昶一拂袖:“好,我的用度另外分开,嫂子算算,到时告诉我,我再拿钱给你。”还没进家门就被兄嫂算计了两笔,本就不多的积蓄又紧巴了不少,看来今后得好生计划,一个子儿掰成两半用了。

    二叔夫妻安定下来没两日,黄四姑也不客气,家务和农活分摊了一半给白雪惠。

    童氏见着大儿媳将那二儿媳当佣人似的使唤,也没说什么,既然回了乡下,又住在了一起,那就是一家人,什么事自然得分摊着做。

    于是,小到给全家老小洗衣裳,大到陪着黄四姑下庄稼地插秧翻土打药,几天下来,白雪惠将这辈子没尝过的苦都吃了,皮肤糙黑了不少,人又干瘦了一圈,还时不时被那黄四姑尖酸讽刺几句。

    白雪惠多年养尊处优,哪里吃过这种苦,就算禁在府上祠堂旁,也没做过这种粗活,如今每天鸡一鸣天不亮就得起身,每晚全家都躺下才勉强做完活计,回到屋子里全身骨头都快散架。

    白雪惠累得实在受不住,想想这种日子不是一天两天,恐怕没个尽头,这日在天井搓衣裳搓了一半,绝望地抽泣起来。

    黄四姑正在鸡窝给家里的芦花鸡喂稻谷,瞟见了,眉一皱,本就见不得她这副娇娇弱弱的样子,此刻更心头窝火,连二叔对她使唤白氏都没吭声,哭?哭给谁看?

    打从两夫妻住进来,自家那没出息的老大从没见过城里白白嫩嫩的女人,每天只要遇见这白氏,眼睛珠子就在她身上转个不停,有两次见妻子对弟媳使唤得太凶了,更还上前劝了两句。

    想着,黄四姑没来由妒忌上脑,一把谷子哗啪一声扔过去,正摔倒白雪惠脸上,叉腰一冷笑:“哭什么哭!自己男人不疼惜你,想叫别人家男人疼惜么!不要脸!早就说过了,一天是狐狸精,一辈子都是!往日在城里连自个儿亲戚的夫君都要勾搭,现在到了乡下还想勾搭自个儿的大伯子?!人家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是不熟的不吃啊!呸!贱人!”

    住下来这几日,那大伯子对自己算是全家最好的,白雪惠也心知肚明黄四姑嫉妒,此刻见她生气,反倒心情舒爽了,只抹了一把被扔疼了的脸,柔柔站起来,朝黄四姑唇一扬,嗤一声,朝自个儿屋子里走去。

    黄四姑见她起个身还妖妖娆娆的样子,只恨不得冲过去将她那张脸给撕了。童氏出来了,见状轻声喝了一声,黄四姑停下了步子。

    童氏将刚刚那一幕看到眼里,皱眉对着大儿媳:“什么勾搭不勾搭?咱们村儿不比京城,就这么大的地方,老二这么回来,本来叫人埋汰得每天连门都不好意思出,再听你这么说,岂不是愈发多的流言蜚语?那些长舌妇嘴巴厉害得很,不知道怎么笑话咱们。以后再别说了,听见没!”

    黄四姑知道老太太爱面子,暂时压下这口气,嘴里答应了,可心里却是不甘,见童氏离开了,看一眼还丢在天井内几大盆还没洗完的衣裳,冷笑一声,怎么着?连活计也趁机丢下了?她放下稻谷,去了二叔那边的院子。

    却说白雪惠丢下发火的黄四姑,挺直脊背,得意地回了自己的院子,走近屋子,看见门内的人影,整个人又秧了下来,静静进了屋子,唯唯诺诺喊了一声:“老爷。”

    住进祖宅后,云玄昶怕人知道丢丑,这几天都没对她动手,只让她滚到旁边的一间小耳房起居,白雪惠好歹再没受皮肉之苦,松了一口气。

    此刻,白雪惠正要回到自己旁边的窄小屋子,却听云玄昶在背后一喝:“过来,喝了。”

    白雪惠回头一看,只见云玄昶黑着脸,手上端着个冒着热气的碗,当然知道是什么,打了个寒战。

    从住进来的第一天,云玄昶就开始暗中去找堕胎药。

    上次在路上喝过堕胎药后,几天腹痛难忍地打滚,胎儿没打下来,人却差点儿死掉,白雪惠还记着,此刻吞了一口唾液,浑身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往后退。

    云玄昶见她居然在避,恼羞成怒:“怎么?你是还想留着这胎?”说罢一个大步跨上来,掐住她两边脸颊,往下灌去。

    窗外,正准备将弟媳提回去做事的黄四姑看得惊奇,白氏这是怀孕了?二叔居然要灌她堕胎药?

    正满肚子怀疑,窗内,妇人嚎破嗓子的一声尖叫传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