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王戆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br>

    远离中原的江北城,临‘蒙’奴,毗大漠黄沙,地势宽阔,民风彪悍。,最新章节访问:. 。

    嗣王府坐落城中正北,朱檐碧廊,巍山奇石,光是起居的内院,就占地百亩,论气势,不比天子在外的行宫差。

    宁熙年间,沂嗣王在此驻扎下来抗击北敌。

    次年,宁熙帝派遣京城的名匠组队,千里迢迢来为沂嗣王修葺府邸,足可见天子对这个侄子的关切。

    若说大宣非皇子当中的福王,无人出沂嗣王之右。

    而沂嗣王真正的风光顶峰,却是宏嘉年间。

    江北城的幕僚臣民,谁不知嗣王是宏嘉帝的权途探杖和幕后功臣。

    宏嘉帝尚在封地陕西郡时,嗣王便与其因为共同抗敌而建下‘交’情,而后,宏嘉帝回京夺位掌权,嗣王更是其人背后不可小觑的坚实力量。

    待宏嘉登基,嗣王亦是风光万丈,说不尽的意气风发。

    朝上朝下不无敬让,连太皇太后贾氏也得给嗣王三分薄面,更还给沂嗣王御赐了一‘门’亲事。

    府邸‘门’口十分热闹,今天是沂嗣王携带着新娶嗣王妃回城的日子。

    ‘门’兽石墩的两列聚集着嗣王府的奴从,众人在一名看似管事的青衫老者的带领下,引颈眺望,等了多时。

    午时,从邺京回来的队伍陆续进城,停驻在王府的台阶前。

    前方是载着主子的马车,后方是跟去邺京的几瞧‘荡’亲兵,还有好几辆香车宝马,驮着从邺京带回来的御赐嘉礼。

    华盖宝顶的一辆大马车上,沂嗣王在亲兵的拥护下,撩开帘子,下了车。

    等待的众人脸‘露’惊喜,齐呼嗣王。

    青衫老者率先过去:“主子一路辛苦了。”说罢,瞥一眼马车,跟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恭敬道:“恭请嗣王妃下车。”

    嗣王被赐婚的音讯传到江北时,近‘侍’和家臣们便十分高兴,放下了一笔心事。

    这些年,嗣王府虽来来去去的‘女’人不少,可没正式妻房,始终算不上成家立室。

    嗣王正妃沈氏,邺京武‘门’出身嫡亲小姐,祖父为三朝元老,年轻时被封将军,多次参与大宣征讨之事,祖上四代皆是大宣武官。

    这一代,兄长沈肇更被皇上指认驻扎在‘玉’龙城,与嗣王共同戌边,应对北疆夙敌事务,可谓是一‘门’虎将豪杰。

    乍一听,这沈家小姐与嗣王也算是匹配。

    两个丫鬟走近马车前,心情有点小‘激’动,也不知道即将要伺候的新主子是什么样子。

    沂嗣王听宋管事有请王妃,却是薄‘唇’一搐。

    宋管事并没察觉嗣王神情,只见马车内无人响应,只当没听见,又客气喊了一声:“恭请嗣王妃下车。”

    仍是石头掉进井里,有去无回。

    宋管事一讶,望一眼沂嗣王,只见他‘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并不做声。

    一名丫鬟手快,打起一边帘子,惊叫:“王妃……不在马车里。”

    众人集体怔住,不在里面,那在哪里?

    新娘子一路回江北,难道不是跟夫君坐一辆车子?

    “这……嗣王,嗣王妃呢?”宋管事诧异地望向主子。

    沂嗣王还未冷哼出声,队伍后方传来马蹄铁的踏踏声,伴着亲兵朝两边扇般散开,一匹红棕‘色’的高头骏马踱到府邸‘门’前。

    咦,这不是沂嗣王的专用坐骑,西域的千里骏吗?

    马背上,一身彤‘色’的芳龄‘女’子牵住缰绳,轻声一阵娇喝,停下来,翻身跃下银鞍,环视一眼周遭,抬头看了看王府‘门’匾,最后,目光方才落在宋管事身:“叫我?”说着,手抓进了马匹的鬃‘毛’里,挠了一把痒痒,宠溺道:“辛苦你了,大乖。”

    哞哞两声,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大乖十分乖巧地蹭了新主子一下。

    “大乖真乖。”沈子菱拍拍马首。

    沂嗣王脸都黑了,一路上不愿意跟自己同宿一车就算了,牵了自己的快马去当代步也算了,还将自己威风的千里骏改了这么个智障名字。

    更可气的是,这千里骏也是没骨气,从邺京到江北的一路上,竟然就被她给收买了,将她当成了主子。

    众人会意过来,面前这位驱使嗣王座驾的‘女’子,就是太皇太后亲自赐婚的将军府小姐。

    夫妻两个,居然一个坐车,一个骑马回来。搞什么鬼。

    府上一个二管事有些错愕,脱口而出:“嗣王跟嗣王妃怎么不坐一辆车子回来?”

    宋管事瞪了一眼那二管事:“蠢货!定是王妃晕车,坐不得马车!”

    二管事闭了嘴,频频点头。

    众人将目光转到了新主母身上。

    ‘女’子看起来至少比沂嗣王小七八岁,身姿苗条纤细,一双长‘腿’裹在便于骑行的胡装小脚‘裤’中,配上一双棕‘色’小牛皮马靴,眉目标致,宛如一袭飒爽秋风,端的是英美清怡,有很浓郁的少‘女’气。

    嗣王素来喜欢成熟妖娆的‘女’人,府上收罗的姬妾多半风情万种,会察言观‘色’。

    这新进‘门’的主母,看上去天真娇憨,眉眼还有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牛犊子气没消,似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清澈水潭。

    嗣王会喜欢这种丫头片子?

    可不喜欢也没用。这是太皇太后亲赐的亲事。

    便是憎恶,也得观音似的供着。

    宋管事带着人正式拜见嗣王妃,自我介绍一番,然后介绍着一道迎人的府上几个其他管事和重要职岗上的近‘侍’下人。

    沈子菱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宋管事介绍的人,忽的,只觉得一股灼热的目光望过来。

    两名管家妈妈后面,站着几个‘女’子,很显然不是婢‘女’,身穿绫罗绸缎,头戴珠钗点翠,身上的脂粉‘艳’香,隔得十几步都飘了过来。

    几个‘女’子都还算老实,见新主母回来,个个垂下头,并不敢出声。

    一名却十分大胆,抬着头望过来,一双美眸柔情似水地盯子沈子菱身边的男人身上。

    就是沈子菱刚才察觉到的目光。

    沂嗣王见她看着自己的几个‘侍’妾,表情还有些异样,心里畅快了几分,示威似的慵懒懒:“‘吟’娘何在?”

    那名大胆的‘女’子一听嗣王召唤自己,表情惊喜,莲步出来,娇滴滴:“嗣王,‘吟’娘在这儿。”

    宋管事一愣,嗣王夫‘妇’回江北,阖府上下,自然也包括府中的姬妾们,这个‘吟’娘,是城中一个有名的歌姬,以一把黄莺出谷的歌喉闻名江北,在沂嗣王去邺京前被召进了王府,几个小曲儿得了嗣王欢心,是嗣王眼下最宠的红人儿。

    只是没料到嗣王还没进府就先问候‘吟’娘,也太不给新王妃面子了。

    沂嗣王瞥一眼沈子菱,向‘吟’娘挥手,一字一句,清晰无误:“你过来。”

    ‘吟’娘在其他几个‘侍’妾的‘艳’羡眼神中,走了过去,一停下来,双泪涌出来,梨‘花’带雨地掖眼角:“嗣王总算回来了,妾身日日在府上牵肠挂肚,好不挂念啊。”

    “难怪,人都瘦了一圈。”沂嗣王余光又瞥一眼沈子菱,捞起‘侍’妾‘玉’手,‘揉’在掌心,搓了一搓。

    ‘吟’娘羞红了脸,芙蓉俏脸往一边转去:“大白日的,嗣王……”身子却不易察觉地朝男子倾靠。

    沈子菱打量着娇妾,‘胸’大屁股圆,也不知擦了几斤香粉,‘逼’得人喘不过气,一把甜腻腻的声音就像在砂糖里滚过一圈,叫人听着全身起‘鸡’皮疙瘩,偏偏脑袋长在下半身的男人就是受用,又意味深长地瞟一眼沂嗣王,摇摇头。

    沂嗣王见她望向自己,心头出了一口气,正想得意个两把,却察觉那目光又有些不对劲,并不是恼怒,分明是对自己审美的鄙夷和嘲讽。

    ‘吟’娘见嗣王俊眉攥起,倾身两步,低婉试探:“嗣王一路辛苦了,先进去洗尘吧。”

    宋管事皱眉,这个‘吟’娘,就算嗣王亲点过来伺候,也不能将王妃当做空气。王妃也在跟前,不知道行礼就罢了,还当着王妃的面跟嗣王打情骂俏,太胡闹了。

    却见嗣王妃笑笑:“好,嗣王跟这位大婶先进去吧。对了,马厩在哪里?我先给大乖喂粮草去。”

    一声大婶让‘吟’娘面‘色’涨红。

    众人一呆,捂嘴暗笑,可不是,浓妆‘艳’裹的‘吟’娘虽然娇媚,却衬得旁边素颜清新的嗣王妃更显小了几岁。

    将‘门’家中的小姐,就是心直口快,不过也好,正适合嫁入这多变的边城环境。

    一个亲兵听了嗣王妃的吩咐,已经去将大乖拉了过来。

    沈子菱靴一踩银环,翻身上马。

    亲兵讨好地指路:“嗣王妃,马厩在那里——”说罢,朝马匹进出的侧‘门’指去。

    这一路上,不仅收买了他的千里骏,更拉拢了一群他的亲兵,都快组成小团队了,一群人为她马首是瞻。沂嗣王鼻息微浓,轻哼一声。

    沈子菱“嗯”了一声,一拉缰绳,调转方向。

    沂嗣王见她压根不理睬,骑着千里骏朝侧‘门’走去,面子挂不住,脸‘色’一‘阴’郁,语气却仍客气:“喂马何须王妃亲自动手,有下人们就好了。”

    众人见嗣王变了脸‘色’,大气不敢出。

    鞍上,沈子菱好像没听见沂嗣王的话,也没个回音,继续拽着缰绳,朝侧‘门’悠闲走去。

    沂嗣王见她不搭理,脸‘色’一垮,她本就仗着太皇太后的赐婚和皇贵妃的撑腰有恃无恐,那沈肇日后再在‘玉’龙坐稳了,她恐怕更是不知道夫纲是什么玩意。

    今天第一次进‘门’,若不将她这股傲慢气压下来,今后岂不是更嚣张。

    关键是,他还从没被‘女’人甩过脸子。

    沂嗣王一张俊脸泼了彩墨一般,先黑再白,最后,撒开‘吟’娘柔若无骨的手,大步跨过去,准备强行扼住马头辔绳。

    ‘吟’娘见新进‘门’的王妃竟然这样触怒嗣王,也是吓了一跳,她深知嗣王的‘性’情,怎会吞‘女’人的气。

    这下,这个嗣王妃,在嗣王心目中,再无翻身之地。

    本来听说嗣王带个新王妃回来,‘吟’娘还有些怯,王妃是京城来的官家小姐,相貌、见识和出身都是江北的地方‘女’子不能比的,有了新人,嗣王哪里还会想着自己。

    见此场景,‘吟’娘虽惊惧,又有些说不出的轻松,忙也提裙跟上去,作势劝和:“嗣王莫恼……”

    沂嗣王几步上前,堵截在沈子菱马头前,臂一伸,抓住缰绳。

    沈子菱见沂嗣王忽然出现在面前,似是一讶,手一拉,一个急调马头。

    千里骏扬起前蹄,对着马下的人,竖起身子,长鸣一声——

    沂嗣王一惊,闪身避开。

    正跟在后面的‘吟’娘,哪里有沂嗣王那样好的身手,躲闪不及,被冷硬的马蹄靴一脚踢到脸上,闷哼一声,仰倒在地,捂住俏脸。

    宋管事忙派人过去扶起‘吟’娘,只见‘吟’娘一脸的血,吓了一跳,到底是嗣王宠妾,要去看伤得怎样,问:“怎么样了?可要请府上的大夫来看看?”

    ‘吟’娘却死死捂住脸,不让看,嘴巴就像漏风似的,呜呜咽咽说不出半句完整话。

    一个婆子将‘吟’娘粉颊一掰,‘吟’娘顿吐出一口血沫子,里头还夹着个白生生的小东西。

    婆子一瞧,慌叫起来:“哎呀,不得了了,‘门’牙被踢掉了。”

    ‘吟’娘又疼又丢脸,哇一声哭起来,望向沂嗣王,口齿不清地叫冤:“……屎……王……要给贱妾……啄主啊。”

    沂嗣王脸‘色’一变,望向始作俑者。

    沈子菱不紧不慢地下马,端详着牙齿被踢掉的娇妾,惋惜:“我骑马骑得好好,你们干嘛突然拦我前面?这下好了吧。”

    宋管事忙道:“这怎能怪嗣王妃。”又使了个眼‘色’。

    其他姬妾早被嗣王妃举动震得目瞪口呆,这会儿急忙一拥而上,将‘吟’娘搀了进去。

    沂嗣王看她没事儿人一样,在近卫士兵们前呼后拥下,快快活活去马厩了,眼‘色’沉暗下来。

    宋管事摇摇头,又想起什么,上前禀报:“供主母居住的荷馨苑早前因江北起风,‘门’窗受损,还在修复,这次嗣王回江北又回得急,老奴先将嗣王妃的居所暂时安排在嗣王的院子里,与嗣王同宿一屋。待嗣王妃那边的院子准备好了,再搬迁过去。这样安排,嗣王不知道有什么异议?”

    江北风沙大,三天两头开一场飓风也不出奇。

    “得多少天?”沂嗣王不悦,“让她住在西苑不行吗。西苑环境也不错的。”

    西苑?那是客厢啊。怎么能让嗣王府的主母住客人住的院子。

    宋管事提醒:“传到京城,叫太皇太后和皇上他们听了,只怕不喜,嗣王与王妃成婚才多久啊。”

    “好了好了。”沂嗣王摇摇手,满心不情愿,最多当被鬼压。--73563+dsuaahhh+26982372-->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