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落天修 > 第五十一章 惊虹一枪

第五十一章 惊虹一枪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拓跋红艳话音一落,王静悦就大感不妙,顺着艳儿看着的地方望去。

    只见另一间房里出来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女子。正是昨天和拓跋红艳谈的来的那四位:马兰,紫兰,兜兰,斛兰。

    四人出来后站成一排静静的看着王静悦,一动也不动。

    王静悦看着四个女孩,想从她们身上知道点什么。可谁都不开口说话。

    只好把艳儿拉倒面前问道:“艳儿,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怎么会在咱们屋里?”

    拓跋红艳回道:“悦郎你说过的话可要算数才行,事情到底怎样我不太清楚,她们告诉我,你昨夜和她们睡到一起啦。事情就这样。“

    王静悦大惊道:”怎么可能,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拓跋红艳道:”悦郎可能是真的,不信你看看。”说着就把被子掀开。

    只见床单上有四块红色的“花”印。王静悦此时懵了。他从模糊的记忆中一点点的回忆,最后抱着脑袋倒下床。“天吶,原来真是酒后犯了错,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该怎么办呢?”

    拓跋红艳见王静悦抱头倒在床上,以他出什么事,慌忙叫道:“悦郎你怎么啦?可别吓我”伸出手去拉王静悦。

    站着的四女也慌忙过来看望究竟。心里一直恐慌,疑惑,也部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在牡丹宫里,岳牡丹对柳春兰说道:“昨夜安排得怎样?”

    坐在下位的柳春兰回答道:“姐姐你就放心吧,我办事你放心,都按计划安排的一样,正常进展。对了,姐姐我就不明白,你怎么舍得一下就把四小兰送给他呢?”

    岳牡丹笑道:“这算得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除你我之外,把宫里的所有妹妹和花儿都送给他,那又如何!”

    这话把柳春兰吓了一跳。始终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月牡丹站起来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是该咱们出场的时候了。”

    在王静悦的卧室里,王静悦终于问清楚了一些事情的经过。

    原来昨夜回到待客居时,自己抱着的拓跋红艳被眼前的四女接过,又搀扶自己进了卧室,然后自己酒醉后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四个女子表示:其实从见到王静悦后就喜欢上了他,所以当时也没反抗,心甘情愿的愿意跟随王静悦。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下面的问题是怎么解决。这可是把王静悦难住了。

    在此时拓跋红艳还没心没肺的对四兰说道:“几位妹妹,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姐姐啦,只要以后听悦郎和姐姐们的话就好,保管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就是!哇哈哈,我终于可以做姐姐了。”

    王静悦一听此话手捂额头又倒下床来。心想啊:“我的姑奶奶,小祖宗,你就别再添乱了好不好?”

    此时门外有传来话声:“百花宫岳牡丹前来拜访,不知贤侄现在可方便?”

    王静悦听到此,连忙穿戴衣着。应声回道:“请岳宫主前辈稍等片刻,我马上出来。”几个女的一同帮着穿带,有穿衣的,穿袜的,穿鞋的,整理头发的,虽然头发还不是很长。一副衣来伸手了,饭来张口的架势。

    终于打整好穿着。五女中有端水的,递毛巾的,擦脸的......忙前忙后的服侍着。好不容易才打理好。才出了卧室,来至会客厅。见到岳牡丹带着柳春兰在客厅站着。

    王静悦连忙上前抱手躬身道:“不知前辈有何要事,你又何必亲自涉足,差人通知弟子,弟子自当前去聆听教诲。”

    岳牡丹看了看王静悦和四女道:“我们可爱的四朵小兰花怎么会在贤侄这里呢?该不会是贤侄在屋里藏花吧?孩儿们过来让我看看,有没有没被那蜜蜂蜇了?”

    王静悦一听汗颜!浑身的不自在。心下一横暗想:“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

    四女低头来到岳牡丹身前,岳牡丹仔细观着后点点头笑道:“孩儿们,以后你们就跟着他走吧,是福是祸就看你们的造化了。”转身对王静悦道:“我可把四个心爱的宝贝女儿都交给你了,以后对她们好一点。也不枉她们对你的一番情意。你们现在可以走了。”转身就走了。

    此时的王静悦实实的被雷了。

    在百花宫宫门外,好多的“花儿”看着王静悦等七人走远离去。心里也很羡慕。“要是我也能跟随在他的身边该多好啊!”

    路上拓跋无敌纳闷啊,这小子也太没谱了,有我这老丈人在此,居然也敢纳取妻妾。

    一路上数拓跋红艳最高兴,和四女有说有笑的谈论着,一切都那么自然。

    王静悦带着疑惑,忐忑,无奈的心情走在前面。暗想回去该如何解释呢?

    快到百花城时拓跋红艳撒起娇道:“悦郎,几位兰妹妹行走不便,都很累了,是不是应该买几辆木兽车啊?”

    王静悦不想进百花城了,拿出一枚空间戒指递给拓跋无敌道:“爹爹你进城看一看,买上几辆木兽车吧,我们就不去了,以免再生事端。

    等拓跋无敌带着三辆木兽车到来,这才坐上木兽车回转蔷薇城。

    途中五个女孩叽叽喳喳好不热闹,王静悦和拓跋无敌各怀心事。成了两个闷口葫芦。几次想开口说话经都觉得无法启齿。

    来到曾路过的高山险路。在那路的中心站立一人,手拿一把,长把大刀,怒视着王静悦等人的到来。

    “给我站住,我是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账,我振东镖局二十七人的死伤,皆出自阁下手中,这事总得有个说法。”一手指着王静悦道。

    王静悦一听此话就明白来人是谁。停下木车,下车走上前道:“这一切都得怪你自己,要不是你心胸狭隘,哪有什么死伤。是我去你振东镖局,杀的人放的火吗?好像是贵镖局前来暗算我吧,只不过没能成功,反而自损的吧!”

    持刀人道:“任你百般说词,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受死吧。”话说完就冲了上来。

    长刀横扫,直劈,刀气把周围的山石树木化成碎屑。来人的境界不低而且很高,圣尊境界高手。

    王静悦左闪右让,也被逼得一时飘摇不定。

    长刀发出的刀气形成一道道的锋芒,锋芒在王静悦身体周围不停的攻击。始终没能触及到王静悦。

    百招过后,持刀之人大喊:“南慕容你还等什么,一起出手宰了此人啊!”

    有一个人在二人交手不远处突然现身道:“周兄你也太心急了,你这一喊我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身法了。也罢,为了那杆枪我们始终是免不了要斗上一场的。”说完手中多出一把双头枪,直刺而至,枪中飞一条蛟龙往王静悦袭来。

    王静悦大吃一惊,好厉害的器灵。虽然躲过两人的夹击,但被器灵周身的鳞芒扫到,衣服被扯开了一条大缝,皮肤也感到隐隐作痛。

    心念一起,手中“苍鹰仙枪”顿现。枪中的器灵鸣声大作。王静悦举枪直对前方之人道:“你是何人?到底为什么要来搅这场浑水?”

    前方之人容道:“我南慕容是也。我来是因为你手中的枪,你不配持有它,此等枪只有我,枪圣南家人才配得上使用。”说完持枪就戳向王静悦,无数枪尖蛟龙利芒,直奔王静悦。

    王静悦也针锋相对,点出无数苍鹰枪芒,飞向南慕容,一阵剧烈的碰撞之后,王静悦退出十丈有余,南慕容退出八丈开外。

    王静悦的神力比对手稍显弱了一点。而南慕容也不好受,枪中器灵传来信息:“对面的器灵刚好克制于我,我的力量被它吞噬了许多。”

    王静悦再次举枪道:“能接住我一枪的,你是第一个,再看看这一枪如何?”说完运起意念灵力点出一枪,一只周身围着蓝色光芒的苍鹰向南慕容飞射而去。

    南慕容也举枪迎上。

    “哄”的一声,南慕容飞出百丈开外,手中长枪一边枪头已经折断,枪中发出哀鸣之身,南慕容稳住身形转身离去。传出话来:“你就等着我南家人的无尽报复吧”

    王静悦颤抖着手收回了枪,从口中喷出一口淤血。他自己知道,虽然使出这惊虹一枪,对手的器灵替主承受了伤害,器灵受损。但那器灵的拼死反击也使自己受了不小的内伤。但值得高兴的是,枪中器灵吸收了对方器灵一半的灵气。器灵显摆道:“下回再相遇的话,那器灵绝对是我腹中补品。”

    王静侧身看向那振东镖局的周定勇道:“我们的账也该算一算了。”

    周定勇道:“哼,别以为有把仙器就了不起。仙器不只你有,看看我的。”说着手中大刀依然向王静悦劈出,一条青龙般的巨大龙头呼啸而至。

    王静悦暗叫不好,已经来不及取枪迎敌,快速躲闪和散出蓝灵形成一个淡淡的光球。

    让开了龙头的劈势,但还是被曲身的龙尾扫中了光球,光球破碎,王静悦被扫出三十丈开外的才稳住身形停下。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王静悦为自己的大意和小看对手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连忙拿出几粒丹药丢入口中,手里“苍鹰仙枪”也闪现出来。枪器灵道:“你这是活该,小看对手是兵者大忌,下面看我的,我帮你报仇。”气的王静悦直咬牙。

    心里愤怒,暗道:“别得意,好歹我也是你主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小心我把你吸收了。”

    “苍鹰仙枪”自动飘起,飞速刺向周定勇。周定勇大吃一惊:“怎么同是仙器,此那枪竟能如此厉害,居然能自行攻击。”也急忙持刀劈向“苍鹰仙枪”。想试一试此枪的威力。

    周定勇只觉得自己胸中一阵剧痛,便被震飞出了好远。此时才知道了厉害。

    两把仙器斗在一起,龙刀的器灵比鹰枪弱了太多,只是凭着天生那一点龙威勉强和对手拼。器灵也是有智慧的,眼看斗不赢,竟然要逃跑。被苍鹰狠狠的在龙尾啄了一口。一节龙尾断裂掉了下来,龙灵低吟着逃回周定勇手中。

    周定勇收回大刀转身就逃。

    王静悦用手接住那掉下的器灵龙尾,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突然脑域传来灵得信息:“主人可以把它打入武器中温养,慢慢的也能成为器灵。”

    王静悦心念一动,叫艳儿过来,,拿出那把小剑,把那无主“龙尾”打入了小剑中。

    战斗随着周定勇的离去而结束。这次的对决中让王静悦明白了,任何时候对敌都不能大意和小看对手,差点就被杀了,想想也真是直冒冷汗。

    七人坐上木兽车厢蔷薇城赶去。

    在远处的山头,一个白衣老者和岳牡丹站在一起,那老头大家也认识,天机门的门主欧阳机。欧阳机对岳牡丹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他真的很神秘。”

    岳牡丹道:“天机老头,我可是贴了四个女儿了,你可得给我算准了,不然小心我把你那天机掐下来做花肥。”说着哈哈一笑就消失了。

    欧阳机打了个冷湛道:“我怎么就找上这疯婆子合作呢?”摇了摇头也消失了。

    王静悦几人到了蔷薇城。蔷薇城里盛传一个消息:“听说了吗?昨夜振东镖局解散了,总镖头周定勇下落不明,整个镖局都跑空了。”

    本来打算去振东镖局的王静悦只得和众人一起踏入传送阵,前往丹城。

    走出传送阵想转乘到神剑宗山门之城。一个声音传来:“你能停留一会吗?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一个白女子站到了面前。

    王静悦诧异的看着女子,女子把面纱揭去,原来是圣灵仙宫的李婷婷。

    王静问道:“你怎么在这?有什么说吧!”

    李婷婷看了看王静悦和身后的几人道:“能跟我去仙宫据点再说好吗?

    王静悦想了想点点道:“走吧。”

    跟着李婷婷来到一个大院。

    王静悦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李婷婷道:“谢谢你,治好了我的双腿。我想问你,你讨厌我吗?”

    王静悦道:“不用谢我,都是师姐师弟的关系。我不讨厌你,我们没有什么仇恨是么?我为什么会讨厌你呢?”

    李婷婷红着脸道“那你会喜欢我吗?”

    王静悦刚想说话,拓跋红艳过来说道:“我说这位“妹妹”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啊?你很喜欢我们悦郎吗?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什么......。”

    王静悦连忙把拓跋红艳拉到身边,捂上她的嘴,对李婷婷道:“李师姐,我不能喜欢你的,我现在有很多的妻子,我不想伤害到你,请你原谅。没什么事,我们就告辞了。”说完拉着拓跋红艳就要往外走。

    李婷婷拦了上来。“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就是喜欢上你啦,只要你同意我留在你的身边,我什么都愿意做。那怕是为奴为婢。”

    王静悦道:“李师姐你又是何苦呢,我不能承诺你什么,你先回师门问问你的师傅,看她如何决断,如果李宫主前辈同意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你看这样行吗?”

    李婷婷点了点头,让开路。看着王静悦等人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落天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源愚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源愚南并收藏落天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