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04章 .霖哥儿弥月酒

第004章 .霖哥儿弥月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翠玲总觉得这几天姑娘对张妈妈的态度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那感觉,过了几天,临近五少爷的弥月酒,姑娘准备着送给五少爷弥月礼,那感觉又不见了,她便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一早去玉清院里替柳青芜取来了红线,柳青芜手里是一个编好的络子,接过翠玲手中的红线,穿针后从络子看不见的地方把结缝了起来。

    年纪小力道轻,手法生疏,难免缝的时候会岔了针,柳青芜将针头抵在小桌子上才穿了过去,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抬头看着翠玲笑道,“这样如何?”

    用红色的绳结打成的络子,小巧精细,寓意吉祥,底下的苏子还是翠玲她们帮忙做的,如今接起来放在盒子中,十分的漂亮。

    “我在小姐这年岁的时候针都拿不好。”翠玲夸道,“老夫人昨个都说您打的好看呢。”

    说着,张妈妈走进来了,翠玲去厨房里端汤,屋子里剩下张妈妈和柳青芜两个人,前者似有话,后者收着余下的线想着要给弟弟的玉佩打个络子。

    过了一会儿,张妈妈替她把坐榻上的针线篓收起来,神□□言又止,柳青芜先开了口,“奶娘,往后关于爹和娘的事,您可别在思煜面前提起来,尤其是那天那样的话。”

    张妈妈那要说出口的话又给塞了回去,张大了眼看着她,似乎是没有料到她的口气会这么强硬,“小姐,我可不是那意思。”

    “我只知道奶娘是为了我们好,但你也看到了,爹并不在意我和弟弟。”柳青芜为什么会看的这么明白,她三岁到四岁的记忆里,除了爹和娘的吵架外,就是娘在病床上暗自垂泪,又要对她和弟弟强颜欢笑的画面,那一整年里记忆里,父亲不再对她和弟弟好,有时还会厌恶他们。

    她甚至记得他们吵架的内容,关于许家小姐,书信往来,还有钟情谁,尽管她懵懵懂懂的不明白那些内容中所含的意思,但她却清楚的感受到了娘的不开心,像是被人背叛。

    她怎么会没尝试去亲近呢,娘去世的的那半年里,她带着弟弟一直想亲近他,可娘才去世半年,他再娶了,从此对她和弟弟不闻不问,这样的父亲,她要如何敬重。

    张妈妈动了动嘴,神情闪了闪,“老爷怎么会不在意您和少爷,您和少爷可是嫡长的子女,这谁能不认。”

    柳青芜挑着她的话,点了点头,“嗯,我和弟弟是父亲的嫡长子女,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

    张妈妈有些诧异,这些话,姑娘从前可不会说...

    转眼十月底,柳国公府有喜事,国公府二房次子弥月酒,又添一子的二老爷高兴,大摆了一场,这弥月宴的排场,堪比当时嫡长子出生时。

    客人邀请的也很多,柳家在仪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十月二十七这日一早,柳府早早的开了大门迎客。

    罄竹院内,换过一身喜色红袄子的霖哥儿被许氏抱在怀里,脖子上已经挂了好几个红包,一旁是许老夫人和许家二嫂。

    结了国公府这一门亲,许家可得力不少,尽管是继室,也没差几年,眼见着女儿一举得男稳固了位子,又得女婿心的,许老夫人当初那点不悦早就消散了。

    看着外孙肉嘟嘟讨喜的模样,屋子里没别人,许老夫人这就问起了前边儿两个孩子养到沉香院的事,外头多少也有些话传出去的。

    许氏笑意淡了一些,拉了拉儿子的小手,“嗯,是啊,搬过去有快半月了。”

    “你当初就没拦着。”

    “那边要做主的事,等我知道,相公那儿都答应了,这三房都是等要搬过去了才知道的,老夫人瞒的好,哪里拦得住。”许氏也知道沉香院的那位不大喜欢自己,不过做女人的,抓牢了丈夫的心,面上做齐全了,谁能挑拣她的不是。

    “糊涂,你说你能拦着你相公不去玉清院,你还能拦着他不去沉香院,那可是他亲娘。”许老夫人看她这胜券在握的模样,轻指了一下她的头。

    许氏一想就通了,这脸色也沉了几分,她想方设法让柳尚义忽略那两个孩子,如今搬去了沉香院,柳尚义时时要去请安,不就常见面了,可当时她就没往这层面上想。

    怀里的霖哥儿仿佛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平静,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许氏把孩子交给奶娘,看着许老夫人,“那娘您说该怎么办。”

    “找机会把他们带回来养,你可是他们的母亲。”许家二夫人给小姑子出着主意,“就算是带不回两个,带回一起也好,两个都养着算个什么数。”...

    这边许老夫人给女儿传授着,许氏听的认真,那边的柳尚义却没这么好过了,邀请客人来参加这次子的弥月酒,这不,慕家也来人了,来的还不是别人,是慕家最小的儿子,尚未娶亲的慕衡铄。

    这慕衡铄年方有十九了,还未定亲,官品比柳尚义坐的高,男人就比这点东西,柳家慕家家世差不多,一样有大哥罩着,柳尚义就没人家混得好,再加上慕晚秋早逝,来了谁他都好说话,来的是慕衡铄,他不自觉的矮了一截,好像亏欠了人家什么,每回交锋都不对付。

    慕衡铄到了之后就直拍着柳尚义的肩膀,一口一个姐夫,“我还以为你把我这帖子给忘了,一问大哥,咱们慕家,你就发了大哥一张。”

    “发给你大哥不就是发给慕家的,一样。”柳尚义当时就打着那心思,慕家两位老爷有空也不会过来,就没算到这茬,怎么慕衡铄忽然回仪都了,不是在漯城当差的。

    “什么我大哥,是你的大舅子。”慕衡铄忽然神情正经的纠正他,继而又笑了,“可得恭喜姐夫了,如今一女二子,六年内娶了两个妻子,尽享齐人,怕是整个仪都都没人有你这样的好福气。”

    慕衡铄的声音不轻不重,周遭听到的人可不少,当年柳尚义想娶许家小姐的心可是坚定的很,到底还是挨不过家中做主,转而娶了门当户对的慕家小姐,可这慕家小姐去世,不过半年,人又把许家小姐娶回来了,明面上没人说,背地里说这事的人可不止一个。

    所以慕衡铄这么一说,听到的人皆是笑而不语,柳尚义只能陪笑着把他拉到一边,低声无奈道,“你就别取笑我了。”

    慕衡铄眼底闪过一抹讽刺,敛起了说笑的神情,正色转移了话题,“姐夫想多了,我怎么会拿这事取笑,对了,青芜和思煜呢,怎么没看到他们。”

    “在内院,我让人带你过去。”这是悄无声息的松了一口气,换做别人这么说,柳尚义早翻脸了,也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起来,可就是对他,提不起气儿莫名的心虚。

    “行,这弥月酒宴办的也大,你忙你的。”慕衡铄见好就收,跟着带路的人去往内院,柳尚义看他离开,转身半分钟都没停顿,立马去往门口,迎同僚去了...

    这边沉香院外的小花园中,柳青芜坐在亭子里,对面坐着的是特地回来参加弥月宴的大堂哥柳思祺,一旁还有柳思祺的朋友霍家少爷。

    “一年多没回来,还以为咱们小青芜把大哥给忘了。”柳思祺摸了摸她的头笑道。

    柳大老爷所出的柳思祺和柳思衡都很疼青芜,尤其是柳思祺,七岁的年纪差,拿她当亲妹子一样的疼。

    柳青芜张大眼睛看着他,笑的很甜,“才没有呢,忘了谁都不会忘了大哥的。”

    妹妹怎么都比弟弟惹人喜欢啊,柳思祺一把抱起了她,小个子的她到他怀里双手刚刚能放到青石板的桌子,柳青芜把桌子上的果子往霍靖祁的方向推,软软说道,“霍哥哥你吃。”爱屋及乌,大哥的朋友也要好好招待。

    霍靖祁也有个妹妹,可这别人家的妹妹,怎么看都比自己家的乖巧可爱懂事,见她努力伸着手要把盘子推给自己,对柳思祺笑道,“难怪你书信中总是说有个宝贝的妹妹。”

    “那还有假。”柳思祺疼爱柳青芜也许有另外的原因,可这些疼爱都不假,他帮着她把盘子推过去。

    霍靖祁象征的拿了几个在手中剥着,果肉放在了一旁的小碟子里反推给她,抬头看柳思祺,“听我爹说,你们快回来了。”

    “差不了几年,也许还要去漯城。”柳思祺点点头。

    “要是去漯城,到时候见面的机会可就多了。”少年的年纪,两个人说起话来都显老成的很。

    柳青芜仰头看了霍靖祁几次,他一面说话,把碟子里的果子都给剥了壳,剩下的果肉都在自己眼前的碟子里,小手抓起一把放到大哥手中,柳思祺把她放了下来,柳青芜兀自走出了亭子,身后跟着翠玲。

    走到了花坛边上,远远的,忽然传来了一声叫喊,抬头看去,慕衡铄正朝着她这边走来,柳青芜这神情即刻浮现了欣喜,迈着小腿朝着慕衡铄跑去,一面喊着小舅舅。

    那头慕衡铄怕她摔着,加快了脚步把扑到她怀里的柳青芜一把抱了起来,举的老高。

    “丫头,好久不见。”慕衡铄抱紧了她,朗笑道。

    柳青芜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被风吹凉的小脸贴着他的脸颊,凑在他的耳畔,撒娇,“小舅舅,我好想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