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05章 .柳尚义酒醉念前妻

第005章 .柳尚义酒醉念前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衡铄在漯城当差,一年都回不了仪都几回,上一次踏入这柳国公府,是慕氏去世,当时慕家上下全部都来奔丧了,还险些和柳家人动手,也就是从那次之后,柳国公府再有任何帖子发过去慕家都一概不理,直到这一回,慕衡铄回仪都,亲自前来参加这弥月酒。

    慕衡铄抱着她和亭子中的柳思祺和霍靖祁打了个招呼,继而抱着她去往沉香院,来都来了,怎么也得和老夫人打个招呼。

    走进沉香院,柳老夫人早一步知道慕家来人了,门口严妈妈带着慕衡铄进去,补着回笼觉的煜哥儿才刚刚醒,由翠屏抱着,他并不记得慕衡铄,自然也不知道该叫什么,见姐姐在他怀里,只朝着柳青芜张了张手,躲在翠屏怀里不肯打招呼。

    “你母亲身子可好。”坐下后柳老夫人问道。

    “挺好的,前些日子还去了观音山上祈福,一路走上去,利索的很。”慕衡铄说着让跟着的丫鬟把东西取上来,“这是我娘吩咐我带给老夫人的,再有个把月就入冬了,补这去去湿。”

    一整盒上等的茯苓,渗湿利水,宁心安神,冯妈妈接过来,柳老夫人笑道,“那我也不客气了,养着这一副老骨头,等你回去了也替我给你母亲带一份回去,一并养了去。”

    “老夫人哪儿的话。”慕衡铄摸了摸柳青芜的头,笑意真切了不少,“娘让我谢谢老夫人把两个孩子养到您这儿来。”

    “这有什么好谢的,青芜和煜哥儿可是嫡长亲的,那边新手当娘的照应不过来,我自然要把他们带过来好生照顾。”柳老夫人把这其中的缘由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

    “有老夫人这句话就成了。”慕衡铄笑着,“断然是不会委屈了我那可怜姐姐的两个孩子。”

    想必是在外听到了些什么,当日煜哥儿落水,打发了这么些丫鬟婆子出去,多少会有闲言碎语传开,被慕家人听去了也是可能。

    柳老夫人脸色微变,很快恢复如常,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语气淡淡的似是许诺,“自然是不会。”

    慕衡铄这一番问话其实有那么点要说法的意思,可柳老夫人心有不快也无从计较,到底是自家先亏欠的。

    之后聊的没几句,慕衡铄就告辞离开了沉香院,临别前送了不少带给姐弟俩的礼物,本来想在煜哥儿这里卖个好,让小家伙记得有这么个好舅舅,偏偏煜哥儿不给面子,拿了东西后直往柳老夫人怀里躲,怎么哄都不肯让他抱一下,逗乐了一屋子的人。

    柳青芜送慕衡铄出去,这会儿当舅舅的抱着她不笑了,出了沉香院的门,慕衡铄捏了捏她的小脸,“等出孝,舅舅接你们去外祖母家。”

    柳青芜点点头。

    慕衡铄本来想教点什么的,可面对半点大的孩子,最终说出口的话也显孩子气,“往后要是受欺负了,你祖母不给你们做主,写信给舅舅,舅舅给你做主。”

    柳青芜用力的点了点头,抱紧了他的脖子,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

    柳家这热热闹闹的弥月宴过去了,送走了所有的客人,罄竹院里安静了许多,柳尚义走进屋子,许氏把霖哥儿交给了奶娘抱去堂屋右间,起身扶住他,喝的半醉的柳尚义伸手搭在了她的身上,往她脸上凑。

    “熏着呢。”许氏把他的脸撇到一边,侧身扶他靠在了坐榻上,看着他一脸的酒红笑斥,“你可找着机会大喝了。”

    柳尚义一把拉住她,真还耍起酒劲了,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搂紧亲了一口,笑呵呵道,“你不生气?”

    “气啊,怎么不气了,打水给你洗洗,看你臭的。”许氏佯装生气,打情骂俏着推了他,把他推倒后起身吩咐外头侍奉的打水。

    背后传来了柳尚义满是酒气的话语,“我看你不生气,你不会生气的,她才会生气。”

    许氏那本是笑靥的神情一瞬冷了下来,转过身去,柳尚义已经眯上眼醉迷糊过去了,嘴里还念念叨叨着她以为听错了的话,她才会生气。

    许氏的心底里生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凉意,她倒是想把他揪起来狠狠的甩着问那话是什么意思,柳尚义已经睡着了。

    屋外的丫鬟敲门端着热水走了进来,把盆子放下,许氏走过去亲自绞着布巾,浑然不觉那水有多烫,一旁的丫鬟轻呼了声,“夫人,这还没兑凉水。”

    许氏这才惊觉自己的手已经烫红了,方妈妈闻声进来,见此情形,忙去找了烫伤的药膏来给她涂,许氏坐在那儿,屋子里其余的人退出去了,她看了还躺在坐榻上的柳尚义,喃喃道,“奶娘,他怎么还惦记了她。”

    方妈妈也不知道之前屋子里发生了什么,看小姐恍惚的样子,轻轻的把药涂抹开,开解道,“小姐,这若真半点不惦记了,那不成没心没肺的人了。”

    “你说的也对。”许氏收回了手,神情恢复如常,起身亲自给柳尚义擦脸,迷糊中的柳尚义还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许氏低头看着他的脸,轻笑着像是在说给方妈妈听,又像是在告诉自己,“已经不在的人,有什么好较劲的。”

    可到底在不在意,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十月一过,十一月到来,仪都冷起来就十分的快了,院子里的落叶也掉的紧,国公府里如今是许氏当家,各院子取暖的炭火早早分配了下去,沉香院这里是头一份。

    清晨柳青芜刚醒,翠玲递了杯子给她喂水,喝了半杯,热乎乎的布巾抹了一把脸,张妈妈替她换好衣服,堂屋后的小间的已经布好了早点。

    柳青芜先过去对面给柳老夫人请安,祖孙俩再一起到堂屋后,这会儿翠屏才抱着赖了床又不肯起煜哥儿过来。

    坐下之后闻着香气了,这才睁开阖着的眼,嘟着小嘴看柳老夫人,糯糯的喊了一声祖母,等翠屏舀着粥凑过来,眼睛都还没张齐全,这嘴先张大了,啊一口吃了粥,小嘴蠕动了几下,啧着张口还要。

    祖孙三人安安静静的吃过了早饭,三房那儿何氏早早的带着一双儿女请安来了。

    三房并不是柳老夫人亲生,柳尚白是老国公的庶子,出生没几年生母就走了,柳老夫人看他可怜,养在了自己这边,这么些年当官娶妻生子,虽不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也没养废他,柳尚白是个识时务的,对柳老夫人也孝敬。

    何氏和柳老夫人的娘家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进门之后几乎是每天前来沉香院请安,最初还要伺候她起居,给拦下来了,她也不是何氏的正经婆婆,柳家也不兴这伺候的礼,说了几回后何氏还是要坚持天天请安,柳老夫人也就随她去了。

    屋子里散着淡淡的熏香,堂屋中间摆着一个暖炉,半身高,暖炉顶上掐丝珐琅,雕琢的十分精致。

    何氏带着一双儿女进来请安,坐在那儿笑靥的问着老夫人安好,对面柳青芜和柳青妍并排坐着,何氏说起这入冬的事,“天冷了,尚白差人去北边托人捎了裘毛回来,给母亲做一身披风,去年媳妇在娘家也看到过,不过只有袖套那般大小,用着可比厚许多的绒子还暖和。”

    仪都再往北一些,过了高岭,那儿一年到头一半的日子都是冬,出产的裘毛都是来自野狼野狐凶狠的动物,难打也少见,普通的都不便宜,上好的价更高。

    柳老夫人听着微颔了颔首,“太破费了,你们有这份孝心就行了,带来了给妍姐儿和旭哥儿做。”

    “他们长个子的年纪,用不着。”何氏飞快扫了一圈屋子,刚刚来的路上也没看到二房的人回去,她肯定来的比二房的早,末了,堆着那笑意又亲热的问了柳青芜几句。

    果不其然,许氏比起何氏,是姗姗来迟了。

    时间掐的也不晚,就是她进来的时候,何氏的茶已经喝到了第二杯。

    “二嫂,今早我还是快了你一步了。”何氏比许氏还要大几岁,喊起这二嫂来半点不绕口,端着茶杯,眯眯笑着。

    “是啊,下回弟妹可别赶这么早了,明明我来的也不晚,到了你这儿,显得我懒了呢。”许氏笑起来比何氏柔美多了,她给柳老夫人行礼后在何氏前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一手捏着帕子,轻放在椅子扶手上,微抬了抬头,嗔笑着回她。

    “二嫂要照顾霖哥儿,如今脱不开手也是应当。”何氏收回了视线,她呆的也差不多了,起身对柳老夫人笑道,“母亲,碧水轩那儿还有不少事,我先回去了。”

    柳老夫人摆了摆手,冯妈妈这边拿出了两个锦盒,也没打开让她瞧,直接递给她,“给两个孩子,去吧。”

    何氏拿着锦盒笑的真情,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沉香院,走回去的路上,在奶娘怀里的柳青妍有些不耐,“娘,祖母又不喜欢我们,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请安。”不来沉香院,早上她还能多睡一会儿。

    “傻丫头,你要不来,能有这个?”何氏指了指锦盒,老夫人送出的东西,再普通也不会差。

    柳青妍不喜欢何氏这贪小便宜的嘴脸,哼了声,“谁稀罕,我又不是没有,爹说了,别人不喜欢还凑上去的,就是厚脸皮。”

    “呵,你娘我是厚脸皮,就你们父女俩清高。”何氏气笑了,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懂什么,你以为娘是贪这点东西。”

    柳青妍张大眼睛看着她,“那你贪什么。”

    何氏瞧着女儿一脸单纯童稚的模样,摸着她的脸叹了一声,“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说罢,不再提什么,带着一双儿女回了碧水轩。

    这边的沉香院内,许氏喝了一口茶,看着柳老夫人,语气恳切道,“娘,我这左思右想,两个孩子还是应该养在我这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