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07章 .柳家祖宅宗祠祭祀

第007章 .柳家祖宅宗祠祭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一月迈出没有多少日子,国公府里又忙碌了起来,一年一度宗族祭祀的日子,大房一家子还在外任,祭祀的是就由二房来打理。

    祭祀前五天柳尚义就去了祖宅宗祠,那是在仪都城外的乡下,村子里还住着不少柳家的族人,柳尚义去的时候祖宅宗祠那儿早几天已经打扫干净。

    柳老夫人是在祭祀前三天带着一家子前往乡下祖宅,这一回祭祀也是要把霖哥儿的名字记到族谱上去,所以许氏带着儿子也一同前往,加上三房这些人,装的东西,浩浩荡荡也有七八车。

    去年慕氏去世还不到一年,柳青芜姐弟俩守孝没有前去,这也是他们第一回出仪都,出了城门口,煜哥儿趴在小窗子边看着外头,好奇的很。

    柳老夫人一路闭目养神,姐弟俩也乖,没出声,直到到了镇上,还有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能到乡下,柳老夫人醒了,开始和他们讲柳家的祖宅。

    柳青芜还能听一些去,两岁大的煜哥儿可坚持不了多久,墩坐在那儿听了半响,脑袋一垂一垂像是要睡着了,柳老夫人拿手扶了他一下,他还顺势的就倒在了她怀里,扭动着舒服的姿势,呼呼的睡了。

    大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他们到了乡下,透过窗子,柳青芜看到了直建上半山腰的柳家祖宅,加上山腰上那一片儿,看起来比柳国公府还要大。

    门口迎接的人很多,冯妈妈扶着柳老夫人下了马车,后面许氏她们也都纷纷下来了,等着柳老夫人先进去。

    “来。”柳老夫人笑着牵起柳青芜往台阶上走去,翠屏抱着煜哥儿跟在后面,许氏本以为柳尚义会在,一抬头这么多人,根本瞧不清,前面柳老夫人已经走进去了,她这才快步跟了上去。

    祖宅很大,里面比柳青芜在外看到的还要大很多,光是前院走进去都走了许久,前院还住着不少柳家族人,此时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见到她们都会停步行礼。

    到了内院人才渐渐少了,到了岔路口要分开,柳老夫人吩咐众人,“各自先去休息一会儿,一个时辰后在前厅用饭。”

    到了休息的院子,煜哥儿闲不住,翠屏抱着他出去逛院子,这边柳青芜陪着柳老夫人,在走廊里把这几间屋子走了个遍。

    “你祖父还在的时候每年都会过来,住在这儿,可比仪都舒坦不少。”冯妈妈替柳老夫人推开书房的门,前几天已经有人打扫过,但屋子里还是有一股久无人居的清冷。

    书房里的架子上还放着不少书,柳老夫人取了一本下来翻开在柳青芜面前,柳青芜只认得几个字,伸手指着把认得的念了出来,柳老夫人出神了片刻,摸了摸她的头,“回去得开始教你认字了。”

    柳青芜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认字了,但慕氏没教她多少日子身子骨就垮了下来,柳尚义觉得没必要这么早教,也就暂时搁下了。

    一听柳老夫人要教自己认字,柳青芜高兴的点点头,“娘给我留了好些书,我认全了字就能看了。”

    在书院里留了一会儿,柳老夫人带她回屋,严妈妈已经带人把带来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乡下睡炕,偌大的炕床上叠着几床被子,煜哥儿一上去就站在那儿踩来踩去,甚至还想拉开垫底的褥子看看下边儿为什么会热,抬头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柳老夫人,“祖母,热呼呼,快上来。”

    老人家就是容易被哄高兴,煜哥儿这么奶声奶气的叫喊,柳老夫人笑着坐了上去,他还一面喊着,“这边儿热,这边儿热。”屋子里都是他的声音。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在院子里休息了一会儿前往前厅,算上族内的这些人,足足摆了六七桌,这还只是部分的族人。

    男眷女眷隔了一道大隔屏,孩子们坐了一桌,煜哥儿挨着姐姐坐着,见大家都是自己吃的,也不肯让翠屏喂,自己拿着勺子吃,一旁一岁多的旭哥儿有样学样,也不肯让奶娘喂了,夺过勺子,伸着往碗里舀,斜着舀出来一半,往嘴里送的时候又漏了一半,余下几滴还努力用舌尖舔着,糊的嘴上衣服上都是,还吃的一脸高兴。

    对侧坐着几个族中算是贵气些的孩子,看见旭哥儿这么吃,都是低着头闷闷的笑,出门前家里长辈就嘱咐过了,国公府里的小姐少爷他们可不能得罪,所以就算是旭哥儿这样再逗趣,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小孩子吃东西专注的很,旭哥儿是浑然不觉,一旁的柳青芜拿出帕子给他擦嘴,刚刚才会说几个字的旭哥儿只咧着嘴冲着柳青芜笑,拿着勺子拍着碗,吭吭的响。

    “脏死了,别闹。”坐在旭哥儿旁边的柳青妍一看他乐的脚都开始蹬了,不耐烦的抢过他手上的勺子斥责身后的奶娘,“万一磕着了看你们怎么和娘交代,好好喂就行了。”

    拿的好好的勺子忽然不见了,旭哥儿愣了愣,哇一声大哭了起来,他才刚刚会说话,指着柳青妍哭着说坏,抬手就要打她,柳青妍不能还手打弟弟,虎着神情瞪他,“你还哭。”

    话音刚落,旭哥儿挥手过来一巴掌,哭的更大声了。

    这一巴掌说疼不疼,可就是打的柳青妍也觉得委屈了,她再年长也不过才四岁,弟弟这么小一个人吃东西本来就不对,她阻止又没有错,于是这一伤心,也跟着哭起来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一桌子的孩子都愣愣的看着,煜哥儿不忘往嘴里塞了一颗翠屏夹的丸子,轻轻拉了拉姐姐的手,含含糊糊道,“姐姐,二姐姐怎么也哭了。”

    柳青芜也不太明白啊,有些不确定的回答他,“大概,是疼的吧。”

    这儿的哭声很快引起了那边的注意,何氏赶过来,看到自己的一双儿女哭成这样,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欺负了他们,可听旁边奶娘一讲事情的原委,脸都绿了。

    叫伺候的人抱起两个孩子送回院子,何氏过去那桌又和柳老夫人赔了个不是,“吵着大家了。”

    “怕是一路过来受了惊吓,你赶紧过去吧,让厨房送些安神汤过去。”柳老夫人自然也不会戳破,顺着她的话。

    “是啊弟妹,毕竟旭哥儿年纪小,妍姐儿也还是个孩子。”许氏在一旁关切,何氏脸上有些尴尬之色,又和柳老夫人说了句,转身离开了前厅。

    这边孩子一桌安静了许久,煜哥儿看着空出来的两个位置,仰头还想问柳青芜,柳青芜从面前的盘子里夹起一块虾仁放到了他的勺子中,早他一步道,“吃。”

    等他低下头去吃完这虾仁,又上了新菜,转个背就把要问的事儿给忘了...

    这一夜三房那边院子里怎么个情景只有在外值夜的婆子有听到些动静,不知是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一齐哭的,闹了半宿,第二天族中清洗祭器时,何氏那眼眶,遮掩了还是透着些没睡好的青肿,也没见到旭哥儿和妍姐儿。

    族中有经验老道的老妇人带着众女眷洗祭器,许氏和何氏也要洗,这些都是得学的,稻草沾着草木灰擦洗祭器,洗完的晾在干净的篓子里,擦干之后放起来,亮闪闪的堆在桌子上。

    宗祠那儿由族中的子弟由清扫过一回,距离祭祀还有两天,下午的时候这些祭器都送去了宗祠,那边还有一些尊炉需要擦洗,分派过去几个妇人,到了傍晚的时候都已经清理妥当。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外院这里就已经开始煮水杀猪羊鸡,鱼是前几天早市里买来活养的,天亮的时候整头的猪羊就开始上大灶蒸了。

    等柳青芜他们起来看,就只剩下木桶里还没杀的鱼。

    冯妈妈让他们看了一下就带回去了,前院准备事情忙乱的很,回到院子里,这边早早的有了拜访柳老夫人的客人。

    柳青芜走进时,一个穿着棉服的妇人牵着两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子在给柳老夫人行礼,细看之下,那棉布上还打了补丁。

    柳老夫人和颜看着她们,“都这么大了。”

    “没有老夫人的帮忙,这孩子也生不下来。”那妇人是一脸的感激,柳老夫人摆摆手,“说的什么话,遇上那种事能帮忙的都会伸手一把。”

    妇人擦着手,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了口,“老夫人,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不知道府上还缺不缺人,这两个丫头从小是在村子里苦大的,什么都能干,能不能进府让她们讨口饭吃。”

    两个丫头怯生生躲在妇人身后,柳老夫人看了她们一眼,和这妇人说道,“这你可得想清楚了,不论签的是活契死契,可都是做伺候人的活儿,苦不说,还得受得住委屈。”

    “老夫人,但凡是有点办法,我也不舍得把这两个孩子送进府里去,可这实在是没法子了啊。”妇人红着眼眶,忍着那酸楚,搂紧了两个孩子,“孩子的爹走的早,娘生下了二丫后没两年也走了,我带着两个孩子住在老大家,日子也过的苦,养了我这个老婆子,老大家的还有孩子,实在是养不过了,就怕哪天我眼一闭走了,两个孩子就彻底没了依靠。”

    贫苦人家,多养一个孩子就多一份负担,女孩子在他们眼中更是成了无用的赔钱货,更何况是弟弟一家留下的,不是亲生的。

    两个孩子一见奶奶哭了,拉着她也跟着低低啜泣了起来,柳青芜坐在柳老夫人身旁,揪着衣服,鼻息一酸,眼眶湿润。

    妇人是下了大决心过来的,拉扯着两个孩子又给柳老夫人跪了下来,“老夫人,签了活契两个孩子出来怕是也没人替她们做这个婚嫁的主,您要是不嫌弃,就签了这两个丫头做国公府的人,做什么都成,粗活累活都不打紧,将来老了,还能有口饭吃,有个仰仗。”

    说罢,妇人是压着两个孩子给柳老夫人磕头,磕的这青石板的地吭吭的响。

    柳老夫人这把年纪,哪里见得这样伤心的事,心里头一难过,人就闷的慌,冬雪几个忙把妇人和两个孩子都扶了起来。

    冯妈妈给柳老夫人顺着气儿,“老夫人年纪大了,受不得这些,你们也别太难过,这家家都有难事,你们今天过来老夫人是高兴的,想见见当年救的孩子,你这样,不是让老夫人为难么。”

    妇人抱着两个孩子,又摇头又道歉,还想跪呢,让冬雪几个扶着拦住了,柳老夫人摆了摆手,“把她们带下去收拾收拾。”

    严妈妈上来请她们出去,妇人跟着到了门外,拿着袖子胡乱的抹了一下脸,小心翼翼的问,“妈妈,老夫人是不是气着了,我真是该死,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严妈妈赶紧拉住了她,拉到了一旁扯着她袖子低声道,“走什么,带你们下去收拾收拾,老夫人这是答应了。”

    妇人脸上一喜,“啊?答应了,老夫人答应了。”

    严妈妈拉着她往耳房走去,“是啊,老夫人心善,你就跟着我过来先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