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16章 .煜哥儿的妒忌心

第016章 .煜哥儿的妒忌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胡姨娘晕倒这次后二房这边加紧好吃好喝供着,明面上瞧着对待的好极了,转眼九月,霖哥儿满周岁。

    孩子抓周,柳尚义还想请些官场上的朋友,让柳老夫人劝拦了下来,满月酒已经大办了一场,孩子抓周,自家人在一块儿吃一顿饭热闹热闹就成了,饶是如此,也请了不少人。

    许家来人尤其的多,许老夫人为许老太爷生个七个孩子,许氏排行第六,上头三个哥哥两个姐姐,底下还有一个没娶亲的弟弟,这还没算许老太爷的那些庶子女。

    抓周安排在了宴客厅外的院子里,秋高气爽的天,上午巳时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屋檐上,漆红的瓦片折射出的光芒和阳光交相辉映,屋檐台阶下这边摆着一张长桌,铺着红色的布,上摆印章经书,笔墨纸砚,算盘等小版的东西。

    柳青芜牵着弟弟站在柳老夫人身旁,这边已经围了不少人,没多久许氏带着霖哥儿出来,小家伙看到这么多人也不认生,扭头看来看去,奶娘把他放在了桌上,霖哥儿穿着一身红色锦缎的新衣裳,带着一顶黑色的头衣,身上挂着金锁片,团坐在那儿,肉嘟嘟的一团十分的喜气。

    一旁妈妈说着吉利话,哄着霖哥儿去抓东西,为了吸引孩子的注意力,这些抓周用的颜色都很鲜丽,尤其是砚台印章,也多是为了求吉利。

    霖哥儿坐在那儿好一会儿,扭头找爹爹和娘,看到许氏和柳尚义站在另一边,双手撑着撅起屁/股开始朝着他们那儿爬,一面爬一面把眼前的障碍物拨开,毛笔和一把桃木剑掉在了地上。

    许氏身子重,柳尚义迎了过来,霖哥儿高兴,张开双手要柳尚义抱,柳尚义也疼他,抱起他哄着。

    这一幕落在柳青芜身旁的煜哥儿眼中,谁也没发现,小小年纪的煜哥儿,看着那情景时,眼中里流露出来的是浓浓的妒意。

    柳尚义哄了几句又放下他,霖哥儿这才抓抓这个,又抓抓那个,一旁妈妈说尽了好话,又哄着想让他拿官印,就在他侧边上,霖哥儿仰头看着众人,咧嘴一笑,挥着肉嘟嘟的小手,拿起那官印没等妈妈说出口吉利话就直接扔在了地上,滚了几下滚到了柳静言身边孙玉蓉的脚下。

    出门前被柳静言好好教导过一番,孙玉蓉看着这官印,瘪嘴也没说什么,有丫鬟过来赶紧把官印捡回去,不消这点时间,坐在桌子上的霖哥儿捡着好的往下扔,毛笔,算盘,砚台,越扔越开心。

    一旁的妈妈时刻盯着,直到霖哥儿手里抓起一串铜钱,这妈妈赶紧抓住了他的手,夸道,“大富大贵,五少爷将来一定是要做大富大贵之人。”

    话音刚落,柳尚义就把霖哥儿抱了起来,夸了一通,他倒是无所谓抓了什么,孩子高兴就好,许家的人自然都是跟着笑夸,唯有柳老夫人这边站着的几个,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微妙,孩子抓周,这也太纵容了些。

    再看看柳老夫人身旁的两个孩子,其中有人面面相觑,皆是摇头,不是自家的事,也说不上话...

    午饭就在宴客厅中,周岁吃长寿面,孩子们坐在屏风后,有些吃完早的,让丫鬟带着在园子里玩。

    期间柳尚义抱着霖哥儿出来过一趟,许氏跟在后面,偌大的肚子挺着,站在一块,俨然是幸福的一家子。

    柳青芜这桌坐的都是柳家这边的孩子,柳尚义抱着霖哥儿过来的时候柳青芜恰巧不在,等她拿着煜哥儿爱吃的糯米糖糕回来,本是坐在她旁边的煜哥儿不见了,翠屏也不在。

    柳青芜问柳青妍,后者摇摇头,她光顾着看自己的顽皮弟弟,没注意到煜哥儿什么时候离开。

    “他啊,出去了,就在刚刚二舅舅他们走的时候。”对面的孙玉蓉脆声开口,语气里淡淡的幸灾乐祸,“一直跟着到门口,还喊二舅舅了,可惜二舅舅没理他。”

    孙玉蓉的声音不轻不重,同桌的都听见了,其中年纪大几岁的已经转头看柳青芜的反应,柳青芜把手中的糯米糖糕放到旭哥儿面前,抬头冲着孙玉蓉笑道,“多谢表妹了,我这就去找他。”

    翠玲跟在她身后到了外面,问门口守着的丫鬟,说是朝着旁边的小园子里走去,柳青芜刚刚走到园子门口,里面传来了一阵哭声。

    紧接着就是丫鬟的惊呼声,柳青芜快步进去,就在花坛绕过的假山后头,她看到了翠屏,也看到了翠屏怀里的弟弟。

    哭声的来源不是煜哥儿,而是他对面奶娘怀里的霖哥儿。

    周围还站着几个孩子,柳青芜走到翠屏身旁,那边也有大人过来了。

    许氏就在前边儿休息,前后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这就出事了,许氏看到奶娘怀里哭的惊天动地的儿子,呵斥道,“你是怎么照顾少爷的。”

    奶娘身子一抖,眼底闪过一抹惧怕,抱着霖哥儿的手更紧了。

    霖哥儿一听许氏的声音,从奶娘怀里钻了出来,这一露面,把许氏惊的不轻,霖哥儿额头上鼻子上都是伤,蹭破了皮泛着血,血迹混着眼泪糊了他一脸颊,乍一看,还以为整张脸都蹭破了。

    “还不快去请大夫,还愣在这做什么。”许氏抽了一口气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奶娘抱起霖哥儿,此时就在不远处的柳尚义过来了,许氏一见他,再看奶娘怀里的儿子,自己险些都要晕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他才抱着儿子去宴客厅和亲戚朋友打招呼,一转眼人就变成这样了,霖哥儿一看是爹爹,伸着小手朝着他抓,哭着喊爹爹,搭上这些伤,十分的可怜。

    就在此时,站在柳青芜旁边的一个五六岁小男孩,忽然指着翠屏怀里的煜哥儿大喊道,“是他,是他打了弟弟,是他推倒了他。”

    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有说服力,他还指手画脚的示范煜哥儿怎么打了霖哥儿,又是怎么推倒了他,末了,还走过来试图要拉翠屏护着的煜哥儿。

    煜哥儿在翠屏怀里显然是吓呆了,这个男孩跳着脚到柳尚义身边大喊,“小姨夫你看,就是他,他刚刚推了弟弟才摔倒的。”原来这男孩子,是许家人。

    这边动静大,过来看的人多了,柳尚义看着煜哥儿求证,“思煜,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煜哥儿推开了翠屏,站在那儿看着柳尚义,伸出小手,手心里赫然是刚刚被那个嚷嚷的男孩子推倒坐在地上擦到的伤口,也泛着血迹,他捏了那么久,这血糊了他一手心,刚刚没掉的眼泪,此时看着柳尚义时委屈极了,“我也疼,爹爹为什么只哄他。”

    “我问你,是不是你打了弟弟,还推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柳尚义重了口气呵斥,“是不是你。”

    煜哥儿显然是被他这呵斥声吓到了,眼眶里含着泪愣愣的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一旁这个许家的男孩还直喊着‘就是他’,生怕后来到的人不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柳青芜转头冷冷的看着他,许鹤庭接触到她的眼神,还想伸手指着她说什么,柳青芜眼底闪过一抹凶狠,就这么盯着他,过了一会儿,他不吭声了,躲到了陪着他的丫鬟的身后,还用余光时不时撇她一眼。

    柳青芜收回了视线,从怀里拿出了帕子,轻轻的替煜哥儿包起来,拉住他,抬头看着柳尚义,语气恭敬而疏远,“父亲,思煜和思霖都受伤了,您有什么问题,不如等上了药再问,也不迟。”

    “二老爷,有什么问题比看大夫上药更重要的,您看孩子哭的,二夫人如今也不宜久站。”刚刚到的冯妈妈看到这样的情形赶忙劝道,移步不动声色的把柳青芜和煜哥儿都护在了自己身旁,“老夫人在前头听见,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赶紧先把药上了。”

    冯妈妈带头,就近直接把人带到了老夫人在的屋子内,等着柳青芜他们进了屋子,冯妈妈看着围过来的这些客人,笑着把他们都拦在了外头。

    许老夫人也想进去看看,她来得晚,也没瞧见到底伤的如何,就听见自己的孙子在一旁跳着说,看冯妈妈拦着,笑道,“我进去瞧瞧罢。”

    “老夫人在里头,不便外人入内,还请许老夫人见谅。”冯妈妈亦是笑靥的拦着她,门口有两个丫鬟堵着门,总不能硬闯吧,许老夫人听到外人二字眼神闪了闪,冯妈妈招来了一个丫鬟,“花园里摆了戏台,怕是不认得路,带大家过去。”

    就是有心看戏,也没好意思这样等门,何氏配合着冯妈妈,笑呵呵的说道,“我带大家去就成了,许老夫人,您喜欢看哪一出?”...

    等门口的人清了,屋子里此时才正热。

    给两个孩子都上了药,柳尚义也听目睹全程的奶娘和翠屏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脸色沉凝。

    一旁的许氏看着儿子这一脸的伤,心疼的直掉泪,霖哥儿恹恹的伏在许氏的腿上,上药的时候疼,如今还啜泣着。

    之前柳尚义抱着霖哥儿出来,许氏有些累,就在前院的小厢房里休息,刚好外头有人找,柳尚义出去了一下,刚刚学会走路的霖哥儿坐不住,要出去,许氏就让奶娘抱着他,后头跟着两个丫鬟去一旁的花园里走走。

    煜哥儿就是跟着他们到了这小厢房外,看到霖哥儿去花园里了,他也跟过去了,翠屏紧跟着他到了花园里,结果两兄弟才打了个照面,话都没说几句,早早开口说话的霖哥儿一句奶声奶气的炫耀,“爹爹,我的。”又轻推了煜哥儿这一下,彻底激怒了煜哥儿。

    不过是个刚刚会走路,风一吹都站不稳的奶孩子,煜哥儿伸手要还击,霖哥儿先前的力儿还晃着,自个儿晃了两下侧着就倒了下去,一下磕破了额头和鼻子。

    煜哥儿身后的翠屏没看清,以为是煜哥儿动了手,一下揽住了他,有些无措,霖哥儿旁边的奶娘措手不及地瞧着这幕,心下惶然,这磕着的可是宝贝啊,她怎么担当的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