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48章 .收箱拾出发漯城

第048章 .收箱拾出发漯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临了这关头,都快要躺下睡了,珍儿这么通报,刚刚洗漱出来的柳尚义自然也听见了,走出来看许氏,“派人请大夫过来看看。”

    许氏还能说什么,取了架子上的衣服换上,简单的挽了一下头发,“派人过去请了,我去看看。”

    “我跟着你一块去吧,刚到仪都,兴许是水土不服了。”柳尚义还没换下衣服,要跟着许氏一块儿过去看看,许氏回头看了他一眼,“能是多要紧的事,你歇着,我过会儿就回来了。”

    童姨娘是他从鹤州带来的姨娘之一,纳了才一年多,嘴巴甜又乖巧,还是十分得柳尚义的心的,所以许氏的这番话并没有劝住他,他跟着她出了屋子,“忙了一天了也没顾着她们,一块儿去瞧瞧。”

    到了安排童姨娘的屋子,大夫还没到,站在门外就能听见里面传来疼痛的难忍声,门口的丫鬟掀开帘子让他们进去,童姨娘面色苍白的靠在床侧,捂着腹部,蜷缩着身子。

    “老爷,夫人。”见到他们来了,童姨娘强忍着点头行礼,许氏摆了摆手问一旁伺候着的丫鬟,“你好好歇着,茉莉,这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回事。”

    “姨娘刚刚吃了一小碗银露羹后过了一会儿准备休息,肚子才开始疼的。”桌子上还有一点吃剩下的银露羹,肉眼也瞧不出什么问题。

    童姨娘喊了一声老爷,苍白着脸可怜的望着他,眸子里泛着泪花,看的柳尚义也心疼了,催促丫鬟继续想,“今天吃了些什么好好想想。”

    许氏不是没看到这一幕,早就把后院那几个姨娘定论为了狐媚子,当着夫人的面都敢抛媚眼,私底下还不知道得放肆成什么样子,于是她拉着柳尚义直接到了外室,隔绝了童姨娘视线能扫到的,名曰等大夫前来。

    临睡前医馆和药铺都关门了,请大夫的时间久了些,等了一会儿终于把大夫请过来,进了内屋后把脉,大夫又看过她入夜吃的一些东西,问那丫鬟,“银露羹里是不是还放了桂圆和薏米。”

    丫鬟点了点头,也不甚确定,“应该是放了的,小厨房夜里炖着是当小夜食吃。”

    大夫很快走出来了,“脉象浅显,还要过些日子才能实确,这些日子还是静养着的好,应该是有了身孕。”许氏一听,不可能啊,抬头看大夫,大夫已经坐下开始写方子,她看了一眼屋内,“童姨娘的小日子都还没到时候。”

    “所以这脉象浅显,桂圆薏米属寒食,早些时候更是碰不得,还好这汤羹中放的并不多,只是引起腹痛,若是如今就见红,那这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大夫很快写了药方交给他们,起身,“七日后我再来请脉。”

    派人送大夫出去,柳尚义早许氏一步走进了内室,童姨娘的腹痛好了一些,她也听到大夫说的话,此刻的神情是喜悦多过于难受。

    她的小日子一向很准,这次的月事还差几日就到了她也就没往有身孕的方向去想,小厨房里的吃食都是夫人命人备下,夜里哪屋的人饿了就可以派人去取,现在想想不免心惊,她若是多喝上一碗,没等知道这孩子不就保不住了。

    “老爷,可真是惊着人了。”童姨娘虚弱着抚摸着腹,“险些保不住它。”

    “遵嘱大夫说的,好好休息。”柳尚义拍了拍她的手,“不要想太多。”

    童姨娘还想让他留下来陪着自己,许氏进来了,这一双利眼直接扫过童姨娘挨着柳尚义的手,随即笑着扶起柳尚义,“也是虚惊一场,知道童姨娘有了身孕,往后就更能注意些,老爷,时候不早,让童姨娘好好歇着,我们回去吧。”

    童姨娘一眼看过来,似乎是含了千言万语,不过许氏在场,柳尚义即便是想留下也不会留下。

    两个人出了童姨娘的屋子,已经是深夜,再大的兴趣也经不住夜已深的困意,回到了主屋柳尚义躺下就睡了,许氏却睡不着了。

    再度洗漱后脖子和耳后那淡淡的幽香还有,许氏闻着睡不着,脑海里又是这桩意外有身孕的事,当初胡姨娘是意外有了身孕,没防住,这童姨娘也是。

    鹤州时这三年防的好好的,可就是回来途中这大半个月,赶着路许氏没怎么在意,回来之后童姨娘就有身孕了。

    归来的喜悦被一天这么多的事情冲淡无几,耳畔是丈夫的平稳的呼吸声,许氏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睁着眼睛,直到窗外的天渐渐有了黎明时的蒙蒙亮她才在半梦半醒中睡去...

    儿子带来的姨娘多了,柳老夫人也不会个打个的去注意,得知儿子身边的童姨娘有身孕,柳老夫人赏了些东西让严妈妈送过去。

    长子院子里没这要担心的,就连三房那边都没有庶出嫡出的问题,唯独这二房,嫡出的还分不同的娘,这一个一个的庶出,将来还有的闹。

    柳尚义回来的第五天,沉香院这边开始收拾东西,玉清院和品令院也开始准备箱笼。

    桑妈妈把要装箱的册子送过来给柳青芜过目,仪都几间铺子得留人打理,还有庄子,娘的嫁妆库房里又清点过一回,玉清院这边怎么也得留几个人。

    翠玲和冬雪都要带去,知叶和知绿这几年伺候的也好,剩下两个小丫鬟,就只有桑妈妈和张妈妈两个老人。

    柳青芜这边为难呢,柳老夫人那儿似乎是知道她这难处,严妈妈带了竹兰和一个管事妈妈过来,说是匀了给她看管玉清院。

    这边知绿和知叶的屋子内,知绿收拾好了自己的小箱笼,见知叶还坐在那儿,衣服堆在箱笼外头还没放进去,催促她道,“我们快些收拾,等会儿还要出去替小姐收拾书房。”

    知叶抬着手把衣服放进去,末了又从里面拿出来,转头看知绿,有些不确定,“我走了小兰可就一人了。”

    “小姐指了名让我们去,还能忤逆不成,你这么担心她,那你干脆去小姐跟前说你不走了,留下来看着玉清院,陪着你的好妹妹的了。”绿叶没好气道,“你真是傻透了。”

    “我不是那意思。”知叶忙说道,“小姐信我,我不会说那样的话惹她伤心,可知绿,那毕竟是我亲妹妹,我娘走的早,以前日子过的苦,跟着祖母在大伯娘家里饱一顿饿三餐,来柳家时候我答应过祖母会好好照顾她的。”

    知绿没有姐妹只有一个哥哥,爹烂赌,在她三岁的时候把娘给卖了,后来哥哥要说亲,爹和哥哥又把她给卖了,亲情于她而言没有这么浓,很多时候她以为应该爱护她保护她的人,最后却是对她最狠的人,所以看知叶和小兰这对姐妹,知绿看的比她清透,亲情也是需要相互馈赠,相互爱护才会维持长久的,像小兰这样不知感恩永远只会怪姐姐的,比陌生人的关系都可怕。

    “你能照顾她多久,她在这国公府里已经五年了,我们也来了五年,可我们学了什么她学了什么,难不成你要陪着她一辈子,她要什么你就给她,你像个收拾烂摊子的必须给跟在她身后,等将来你许了亲也不会完,你的相公你的夫家都会陪着你一块儿给她收拾,照顾她。”知绿到她身边坐下,拿着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往里放,“跟着小姐你还能多抚照她一些,若是留在这里,说不定她还会反过来埋怨你。”

    知绿把她的衣服都收拾进去了,替她关上箱子,拉着她去书房里帮冬雪一起收拾小姐要带走的书。

    那边张妈妈缺个人,知绿拍了拍她的肩膀跑去帮忙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回来,知叶不在书房里了。

    “冬雪姐姐,你可知知叶去哪里了。”知绿抱过冬雪递来的札记,冬雪摇摇头,“说是有事出去了一趟。”

    知绿一跺脚,嘴里恨恨的念叨了一句,伸手接下一捆书放到箱子里,能有什么事,肯定去找小兰了。

    果不其然知叶去前院找了妹妹,决定要跟着小姐走,她本可以求小姐带上妹妹一起,可知叶虽然舍不得小兰,心里却十分清清楚楚小兰这样的不能留在小姐院子里,小姐也不会要她。

    她能做的,就是把她这几年攒下的私己都留给她,以后这国公府里的人少了,事儿也少,她手上自己有支使的银子会过的更舒服些。

    找了一圈才找到小兰,她不在浇花,而是刚刚从内院出来,知叶把她带回到她自己屋子,如今同屋的人正在外头忙着,屋子里也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知叶把门一关,怀里掏出袋子塞到小兰手中,后者本是不耐烦的神情一喜,拿着袋子手也紧了,抬头看知叶,“姐?”

    “这是姐姐攒下的所有银子,你留着,有什么应急时都能用。”玉清院里吃穿用度都有,时不时还有小姐的赏赐,知叶平日里省,也没有别的花销,月银就都省下来了,小兰掂量着肯定是超过了十两银子,心里头的焦急全散了,这银子可来得真巧。

    黑漆漆的屋子里知叶没看清楚小兰神情里的变化,拍拍她的肩,“去了漯城后有机会我还会给你捎回来,你留在这儿要听管事妈妈的话,不要任性,知道吗?”

    小兰反常的没有指责她没带自己走,而是捏着这银子点点头,“姐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

    知叶还以为她长大了,摸了摸她的头,颇为欣慰,“那我就放心了,过些年如果可以,我求小姐让我回来,到时候我们姐妹就又能团聚了。”

    “留在了漯城就不回来了,还回来做什么,这儿就剩下三老爷一家。”小兰嘟囔着迫切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银子,“说不定我们还能在漯城见。”

    “你说什么。”知叶没听清楚,低头看她,小兰摇摇头,“没什么,玉清院如今事情也多吧,姐姐快回去。”

    知叶又嘱咐了她几句,小兰打开门拉着她走了出来,直接把她送到了内院门口,看着她走远了,忙掖到了角落里打开钱袋子,里面碎银加铜钱,足足有十五两银子,加上她之前凑的,已经足够二十两了。

    小兰小心的取出五两银子,其余的藏到怀里,忙往内院里赶,在厨房外找到了一个妈妈,把她拉到了一旁,往她怀里塞了五两银子,小声道,“马妈妈,这里有五两银子,若是你带我一起去了漯城,出了柳家我再给你五两,到了漯城后我给你十两,一共二十两银子。”

    马妈妈拿起这碎银往牙口里咬了一下,哼笑的看着她,“真本事了让你凑到了二十两银子,该不会是哪位主子那里偷的。”

    “你只管带我走就是,绝不拖累你,要是我骗了你,出了柳家你就能揭穿我,到了漯城银子没给齐的,你马妈妈说要换人,我也是活该,是不是。”她想要跟着去漯城,还是得靠厨房这边老夫人用惯了的几个老厨娘,这几个老厨房都有打杂的下手丫鬟,替换一个对她们来说也不是要紧的事,这个马妈妈是个势利眼,从她下手把握最大。

    马妈妈上下看了她好几通,视线落在她的珍珠耳环上,“之前让你洗个菜你都不愿意,去了前院后日子不是过的挺好,怎么又要回来,去了漯城还是得呆厨房里,日子可没这么好过了。”

    小兰直接摘下耳朵上的珍珠耳环放到她手里,讪笑着恭维,“妈妈是我见过厨房里最好的厨娘,能跟着妈妈那是我三生有幸,怎么会嫌苦,妈妈不嫌弃我才是。”

    “嘴巴还挺甜的,好吧。”马妈妈勉强的点头,示意道,“去收拾东西吧,把银子备齐了,少一个子儿就有你受的。”

    “哎!”小兰脸上一喜,目送她离开,在角落里又呆了一会儿,转身匆匆回了前院...

    六月十五这日天还没亮,柳国公府大门口就列了数量马车,等所有东西装置妥当已经是清晨,三房一家子送了柳老夫人她们出来,神情里俱是不舍,柳老夫人让何氏代为打理国公府,何氏可高兴了一天一夜。

    等着所有人都上了马车,管事妈妈前后询问过后,迎着这热夏清晨的朝阳,一家子出发前往漯城......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最低温零下四度,直接冻成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